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93章:沈浪KO!血淋淋一幕!爽   
  
第93章:沈浪KO!血淋淋一幕!爽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宅的管家是今天晚上訂婚宴的主力.

訂婚宴雖然是在張晉家老宅進行的,但是一些人力物力,全部是徐家供應.

這徐管家此時本應該在後廚忙得打腳後跟的,但他實在忍不住要看出來沈浪倒黴.

所以原本迎賓沒有他什麼事情,他也跟在外面舔著臉迎接客人,而且專門挑那種地位不高的客人迎進去.

然後,他眼角始終瞥著沈浪這邊.

他和沈浪算是無冤無仇了,而且也不是因為主辱臣死.

主要是因為沈浪之前在徐家入贅的時候,完全是一個傻子加廢物.

徐家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飯,睡覺,踩沈浪.

沈浪完全處于鄙夷鏈的最低端,徐管家平均兩三天不踩沈浪一次就渾身難受.

現在你沈浪竟然發達了,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這,這怎麼可以?

你發達了,我以後見面了還怎麼踩你啊.

而且你這種茅坑貨色都能發達,很挑戰我的人生觀啊.你沈浪這種垃圾,本就應該在茅坑里面被人家踩著拉屎一輩子,怎麼可以忽然發達起來?

都說矛盾是仇恨的根源,其實妒忌才是!

此時,見到沈浪被這個低級的娼婦汙蔑潑糞水,徐管家真是好高興,好爽啊.

心理恨不得大喊道:這事是我辦的,我辦的

然而沈浪一招神來之筆,直接讓情形逆轉,這個娼婦竟然一口咬中了他徐管家.

頓時,徐管家臉色一變,怒斥道:"哪里來的下賤娼婦,胡言亂語.你汙蔑沈浪,和我沒有任何關系.我堂堂徐宅的管家,怎麼可能認識你這等貨色?"

"我呸!"那個娼婦怒斥道:"二狗子二十年前你什麼貨色,大家一個村子我能不知道嗎?當年你偷看我上茅房,忘了嗎?"

沈浪一揮手,這麼精彩的故事,要讓她講下去.

那幾個乞丐和流浪漢盡管不情願,但還是站定了,但依舊將那個娼婦抬在空中上下其手.

徐管家寒聲道:"今日我主家大喜之日,我不和你這等下三濫的女人計較."

說罷,徐管家就要走.

那娼婦嚇壞了,尖叫道:"二狗子,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明明是你花錢雇傭我來汙蔑沈浪的啊,你給了我十五金幣,說事成之後還給我一套房子的."

"沈浪公子,我是被逼的啊,被逼的啊……"

"都是這個二狗子,二十年前他在村里就偷看我出恭,後來進城商鋪做學徒發達了.前幾日專門找到我,讓我往你身上潑髒水,還借機睡了我五次,前四次起不來只是胡亂蹭蹭."

這話一出,眾人不由得朝徐管家看去.

你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了,口味竟然如此……獨特.

都是兒時回憶害死人啊,當年這娼婦在村里可是花一朵啊.

《手機》里面嚴守一發達了之後,內心對村里的大嫂田桂花還有一絲少年遐想呢.

沈浪朝著娼婦道:"這麼說來,我沒有去睡過你?"

"沒有,沒有……"那個娼婦道:"我從來都沒有見過沈公子,是徐管家花錢雇我來害你的.他本來還說加錢讓我承認自己有梅花,還把你染上了,我沒答應."

我日,這就惡毒了啊.

梅花就是梅/毒,在這個世界可是治不了的髒病.

說沈浪口味重去玩這種下賤的娼婦,別人只是鄙夷一番,說他身染了梅花,那名聲就徹底毀了,走到哪里都如同人形劇毒一般讓人惡心恐懼.

"來人,將這個賤人給我趕出去."徐管家大聲喝道,然後他就要往院子里面溜.

"站住!"沈浪道.

徐管家冷笑道:"沈姑爺,你雖然是伯爵府的贅婿,但還管不到我徐家頭上吧.你這般姿態,小心別人看到了會說玄武伯爵府真是跋扈,不愧是玄武城的主人啊."

二狗子你可以啊,區區一個商人的管事,竟然都學會政治攻擊了啊.

你這是說我玄武伯爵府踐踏行政嗎?

說罷這位徐管家轉身離去.

你沈浪你伯爵府姑爺又如何?我派人汙蔑你,給你身上潑髒水又如何?

你能奈何得了我嗎?

你能傷我一根汗毛嗎?

吃飯睡覺踩沈浪,沒想到啊,此時竟然還能玩的起來.

你沈浪成為伯爵府姑爺了,還是讓我白白踩.

沈浪又道:"站住呀……"

徐管家轉身,淡淡道:"沈姑爺,且不說這是這個賤人在胡說八道,再說這種案子是要由城主府審理的,你玄武伯爵府沒有執法權的."

"說得再直白一下,你沈浪姑爺奈何不得我,告辭!"

這徐管家還說得真沒錯.

伯爵府是無權這位徐管家的,需要城主府審案抓人,但柳無岩和徐家完全是穿一條褲子的.

在場所有人都看著沈浪.

你沈浪若是連一個徐管家都滅不掉,那今天晚上你連一戰的資格都沒有了.

直接就是一個窩囊廢.

那徐管家見之,心中更加得意.

他的表演欲更加高漲了,本來是急匆匆要溜走,但現在卻仿佛慢動作一般,一點一點往院子里面挪著走,一走一回頭.

就是要讓所有人看到,沈浪奈何不了我區區一個商人管家.

狗賊沈浪能奈我何?能奈我何啊?

我徐管家就是這麼忠誠,就是這樣拼命為主人辦事打沈浪的臉.

伯爵府沒有執法權,沒有執法權.

張晉和徐芊芊也不出來,躲在院子後面看戲.

沈浪歎息一聲道:"娘子,這里好多壞人,他們今天晚上要害我,我好害怕,我們回家吧!"

木蘭道:"好,我們回家."

然後,沈浪牽著木蘭的手轉身就走.

頓時,張晉急了.

這才哪到哪啊.

這第一招潑髒水只是開胃糞啊,只是惡心一下沈浪而已.

接下來,還有對付沈浪的致命殺招呢,還有對玄武伯爵府的致命殺招呢.

沈浪現在若是走了,固然留下一個窩囊的名聲,但是毫發未損啊.

圍攻玄武伯爵府的預演,絕對不能這樣虎頭蛇尾地結束啊.

廢了這麼大心力布局,絕不能前功盡棄啊.

頓時,張晉走了出來,大笑道:"金小姐,沈公子,宴會還沒有開始,為何這麼急著走啊?"

沈浪道:"里面有人要害我,好壞的."

張晉道:"那沈公子如何才能不走呢?"

沈浪道:"你把他雙腿打斷,我就不走了."

沈浪一指徐管家.

"做夢."徐管家心中冷笑道,我是徐家主的心腹,想要讓張晉大人打斷我的雙腿,怎麼可能?

然而,接下來他惶恐地發現,張晉竟然真的在沉吟猶豫.

徐家主飛奔而出,低聲喝道:"還呆在這里做什麼,趕緊走."

徐管家貓著腰,立刻就要飛快溜走.

而沈浪更快,直接出去了,登上馬車就要回家.

張晉面色一變,沈浪絕不能走,今天晚上圍攻玄武伯爵府的預演絕不能前功盡棄.

否則父親會何等失望.

為了給沈浪和玄武伯爵府致命一擊,付出一些代價都是值得的,更何況只是區區一個徐家管事.

張晉頓時臉色一變,寒聲道:"徐管家,是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收買一個娼婦去汙蔑伯爵府姑爺沈公子?簡直不知死活,來人啊,將他給我拿下."

頓時,兩個武士上前,猛地抓住了徐管家.

徐光允臉色劇變,上前道:"賢婿……"

張晉一揮手,寒聲道:"今天是我的訂婚禮,竟然有下人因為私怨而做出如此不堪之事,如不懲戒,如何正家風?如何向在場賓客交代?以後誰還來敢吃我張晉的喜酒?"

"將這位徐管家按在地上,打斷雙腿!"

頓時,這位徐管家猛地被按在地上.

他的人生觀,瞬間崩潰了.

我……我……

張晉大人,我是在為你做事啊.

怎麼要打斷我的腿啊?

又有那個主人殺自己的狗,扒皮吃肉的啊.

一個武士高高舉起木杖,就要打下去.

"慢著……"沈浪道.

張晉道:"沈公子,你又要如何?"

沈浪道:"不勞你們費力,我自己來,自己來……"

接著,沈郎又道:"把那個娼婦也帶過來,和徐管家擺在一起,大家畢竟同村的啊."

頓時,那個娼婦被從一頓流浪漢和乞丐手中救了下來,被按在地上和徐管家並排.

"柳無岩城主,一個下賤娼婦攀咬汙蔑貴族,按照越國律法,應該作何懲治啊?"沈浪問道.

柳無岩不想開口,但不得不開口.

"交由受害貴族懲治."

越國的法律對平民還是比較保護的,但對于下等特殊人群,基本上就沒有太把人命當成一回事了.

沈浪蹲在那個娼婦的面前,淡淡道:"我這個人對女人多少有些寬容,所以我總不能看著你被幾十個乞丐和流浪漢蹂躪致死."

沈浪下令金晦道:"打!別打死,打殘她的四肢就可以!"

"是."金晦道.

于是,沈浪高高舉起木杖,望著張晉和徐芊芊,還有柳無岩道:"是你們讓我打的哦,我這不算違反律法了吧?"

張晉面孔一抽搐.

"我真打了哦……"

"我真打了哦……"

邊上的人臉上一陣抽搐,你他媽快打吧,別廢話了.

沈浪撿起兩塊磚頭,墊在徐管家的大腿上,形成一個支點.

"乖,別動!"

然後.

沈浪猛地一杖下去,用盡了他夢中吃媳婦奶的力氣.

"咔嚓……"

徐管家的兩條大腿骨,活生生被打斷!

……

注:新的一周餓得嗷嗷叫,諸位大大投票養我啊!

上篇:第92章:浪爺太優秀,開局就弄死人    下篇:第94章:逼王之王沈浪!徐芊芊被抽傻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