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95章:沈爺算無余策!這次死個大人物!   
  
第95章:沈爺算無余策!這次死個大人物!

g,更新快,無彈窗,!

柳無岩城主是三甲進士,在唐允面前當然直不起來腰.

這就相當于XX師院的學生見到清華北大學生一樣,還沒有開始說話,聲音都趕緊壓在嗓子里面.

在場有三分之一的人,紛紛上前向唐允彎腰行禮.

剩下三分之二不是不想上去,而是沒有資格上去,只能站在角落,露出諂媚的笑容.

"年兄,國都一別已經數月,甚是想念."一個身穿布衣的青年才俊上前,朝著唐允躬身拜下.

唐允這才拱手道:"李兄安好!"

又一個大人物出場了,今科的二甲進士,新官上任的銀衣巡察使.

銀衣使者也是禦史的一種,只不過是屬于國君一人的特權巡察機構.後來新政改制這個組織便和禦史台做了合並,許多年輕官員也進入了這個威名赫赫的機構之中.

沈浪認識這個人.

玄武城是真正學霸,沈浪從小就聽著他的名字長大的,耳朵都要長出繭子了.

李文正!

玄武城的驕傲,所有玄武城年輕讀書人的公敵.

因為老師在打人的時候,通常會說一句.瞧瞧李文正怎麼樣怎麼樣?你們真是朽木不可雕.

然後,啪啪啪啪!戒尺就揍了下來.

沈浪從小到大被老師打過八百回以上,百分之九十挨打的之前,都會聽到李文正三個字.

所以在他的記憶中,李文正就是挨打的信號.

盡管沈浪已經是地球穿越過來的靈魂,但見到這個人之後,他身體還是本能感覺到強烈的不適.

這位李文正,今年二十八歲,剛中的二甲進士,和唐允是同一科.

別一聽到二十八歲就嫌棄人家年紀大.

二十八歲中進士,已經很了不起了.

論玄武城的知名人物,這位李文正和沈浪完全是同一個級別了.

只不過沈浪的名聲大多都是負面的.

腦殘低能兒,軟飯之王,賭神,如今大概又要加上一個黃/書大佬.

而李文正的外號只有一個.

玄武城驕傲!

多麼偉大光正?

他和沈浪都是出身于平民.

沈浪貪慕虛榮,好吃懶做,跑去吃軟飯.

而李文正則勤奮好學,自強自立,最終考中二甲進士,簡直是人生楷模.

當日玄武伯爵招上門女婿的時候,壓根就沒敢想過李文正.

因為他名氣太大,二甲進士,金卓伯爵不敢有這個念頭.

殿試結束後,這位李文正衣錦還鄉,簡直是萬人空巷,人山人海.

如今他有擔任銀衣巡察使,巡視天下諸郡,雖然官職不高,但權力驚人,就連太守也要敬之三分.

今日張晉和徐芊芊的訂婚宴,這位二甲進士就坐了第三尊貴位置上.

比沈浪和金木蘭,足足靠前了六個位置.

……

"鎮北侯爵府二公子南宮屏到!"

這個聲音簡直是慷慨激昂,振奮人心.

最後壓軸的超級人物來了!

晉海伯爵府世子唐允,平南大將軍之子祝無邊,張翀太守之子張晉,二甲進士李文正,玄武城主柳無岩.

這五個人出列.

因為,只有這五個人才有資格去迎接這位鎮北侯爵府公子.

徐光允和徐芊芊作為主人,都沒有資格去.

此時,唐允目光朝金木蘭望來.

因為木蘭是玄武伯爵府的嫡女,身份尊貴.

木蘭朝沈浪望來.

"我不去."沈浪道.

木蘭道:"那我出去迎一下."

木蘭也是良苦用心,鎮北侯爵府是軍方大佬,也勉強算得上老牌貴族,雖然現在態度向新政派偏離,但作為老牌貴族代表,木蘭還是希望稍稍挽回一下.

六個身份最尊貴的人前去迎接.

片刻後,鎮北侯公子南宮屏進入大廳之內.

全場靜寂!

沈浪望他一眼.

這位鎮北侯二公子長得還行,但沒有唐允那麼帥,也沒有那麼盛氣凌人,反而笑容滿面,讓人如沐春風.

而他的旁邊還有一個人.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就是隱元會的舒亭玉.

這個人的名字聽上去是一個美男子,然而實際上竟然是一個胖子.

一個臉比饅頭還要白,還要光滑的胖子.

請注意,胖子和肥宅是不一樣的.

有一種胖子非常陰險,就是眼前這個隱元會的舒亭玉,扮豬吃老虎指的就是這種豬.

還有一種胖子就是……金木聰.

這個隱元會的舒亭玉其實沒有笑,但臉上仿佛時時刻刻都在笑.

所有大人物都到齊了!

張翀沒有出場,上了年紀的大佬也都沒有來,他們只會在婚禮到場,訂婚宴來的顯赫人物基本都是年輕一輩.

……

訂婚宴,要開始了.

四面八萬圍攻玄武伯爵府的預演,也要正式開始!

對方是一群人,來頭一個比一個大.

而應戰方只有沈浪一人!

木蘭低聲道:"夫君,如何?"

沈浪道:"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木蘭道:"我想聽."

沈浪道:"在場眾人都是垃圾,土雞瓦狗而已!"

"娘子,你知道一局棋最無趣的是什麼嗎?"沈浪道.

美女捧哏道:"是什麼?"

沈浪道:"還沒有開始博弈,就知道敵人接下來第一步會怎麼走,第二步會怎麼走,第三步會怎麼走,當然這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徐家的第一步,那個娼婦那只是開胃屎,用來惡心人的.算是一頓王八拳,還真是完全預料不到的."

"但是敵人的第二步,第三步就非常有跡可循了."

木蘭道:"我不信."

沈浪用手指蘸了酒水,在桌子上寫了一個人的名字.

王漣!

見到沈浪一副神棍的樣子,木蘭道:"你覺得第二個出場攻擊我們的人會是王漣表哥?"

沈浪點頭:"九成!"

木蘭疑惑,她知道夫君很聰明,但這種事情偶然性太大了,根本就無從推斷,沈浪卻這幅篤定的樣子.

張晉舉起酒杯,就要下令開宴.

而就在此時!

一個身影闖了進來.

玄武城主簿,木蘭的遠親表哥,舉人王漣.

他仿佛喝了一點酒,就這麼沖進了大廳.

張晉道:"王漣兄,你來遲了,待會兒罰酒三杯啊."

這兩個人是有過節的,而此時卻非常親熱.果然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

王漣置若罔聞,直接沖到金木蘭的面前,目光充滿了迷戀和狂熱,大聲嘶吼道:

"木蘭,為什麼?為什麼啊?"

"你為什麼要嫁給這個畜生?我們的山盟海誓難道你忘了嗎?"

"前年的中秋之夜,桂花樹下,我們當著天上明月私定終身,你難道忘了嗎?"

"當日花前月下,耳厮鬢磨,恩愛纏綿,交頸而眠,約定生生世世都為夫妻,這些你都忘了嗎?"

"你為何要負我?為何要嫁給這個畜生?"

"為了你,我沒有去參加會試,我來到玄武城做一個主簿,我放棄了大好的前程,一切都是為了你."

"金木蘭,你這個負心的女子,為何要這樣對我?那一夜的恩愛纏綿,對你來說難道只是一場夢嗎?"

王漣的聲音嘶聲力竭,杜鵑泣血.

聽到這話,木蘭頓時驚呆了.

真的沒有想到,人竟然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王漣對她的癡戀,木蘭當然清楚,所以就刻意和她劃清距離.

什麼花前月下,什麼恩愛纏綿?完全是信口雌黃.

她幾乎都沒有私下和王漣說過話.

但從王漣口中,仿佛木蘭已經和他有了一腿.

他口中的私定終身,可不僅僅只是約定,而是想要告訴所有人,他睡過沈浪媳婦……

又是一桶髒水.

而且是幾乎洗不掉的髒水.

木蘭真的怒了,猛地便要站起反駁.

但是沈浪握住了他的手.

"娘子別急,他這僅僅只是開始惡心一下我們,接下來才是真正大招,半個時辰內還你清白,而且他……會死得極度之慘!"沈浪淡淡道.

此時,在場眾人議論紛紛.

"沒有想到啊,看起來冰清玉潔的金木蘭,竟然和王漣有一腿啊."

"這有什麼想不到的,表面上越是貞潔烈女,私底下就越是放蕩."

"好可憐的沈浪啊,頭上綠油油的,活生生戴了一頂綠帽子啊."

"這有什麼奇怪的,沈浪只是一個卑賤的農家小子,根本連金木蘭的床邊都爬不上去,他們成婚完全是假的,成親後金木蘭不管找什麼男人,沈浪都無權干涉的."

沈浪拿出一個本子,看著這些說閑話女子的面孔,然後一個一個寫下她們的名字.

他不認識的,便問木蘭.

木蘭道:"夫君,你寫她們名字做什麼?"

沈浪道:"讓她們生不如死,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

此時,王漣依舊癡癡望著金木蘭,目光癡情纏綿,表情陷入回憶,仿佛在回味去年中秋之夜那子虛烏有的恩愛纏綿.

張晉過來將王漣拉開,勸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王漣兄,宴會還沒有開始,你怎麼就喝醉了啊?"

然後,張晉朝著沈浪望來得意的一眼.

你沈浪不要臉,潑髒水你不怕,但你妻子金木蘭總是愛惜名聲的吧,我們將這桶糞水潑在她的身上,你能如何?

跳進怒江都洗不清.

沈浪繼續用手指沾酒,在王漣的名字上打了一個叉.

因為在他眼中,王漣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接著,他又寫了一個名字.

李文正!

木蘭低聲道:"夫君,敵人的第三步,就是由這個人出手嗎?"

此人可是銀衣巡察使,奉旨巡視天下諸郡的,官職不高,但無人敢惹.

甚至一郡太守,都要對他敬畏三分,非常厲害的.

"對."沈浪道:"而且,就是他想要給我最後的致命一擊,置我于死地!"

接著,沈浪又在李文正名字上打了一個叉.

因為在他眼中,這位玄武城之驕傲,也離死不遠了.

今天晚上注定會很殘忍啊.

……

注:上架倒數第二天,我心亂如麻,拜求兄弟們用推薦票撫慰我,給您作揖了.

上篇:第94章:逼王之王沈浪!徐芊芊被抽傻了    下篇:第96章:猛捅一刀!登峰造極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