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96章:猛捅一刀!登峰造極啊   
  
第96章:猛捅一刀!登峰造極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宴會開始了!

先是張晉發表感激宣言.

尤其重重感激幾位大人物的到來.

接著是玄武城主柳無岩發表講話,誇獎了張晉和徐芊芊,稱之為天造地設的一對.

然後是祝無邊發表講話,祝賀張晉和徐芊芊的佳偶天成.

說的一堆廢話略過不提,省略五千字.

在這些人講話過程中.

二甲進士,銀衣巡察使李文正不講話,矜持鼓掌,露出笑容.

南宮屏不講話,不鼓掌,但露出笑容.

唐允很屌,不講話,不鼓掌,不露出笑容.

沈浪最屌,不講話,不鼓掌,不露出笑容,還在看春畫冊子.三次裝著不小心碰到木蘭的大腿,然後被她暗中抓住了手腕,求饒後被放過.

接下來,宴會進入杯盞交錯,痛飲美酒,痛吃美食的時光.

但場面還是有些尬.

原因很簡單,因為有沈浪和金木蘭在.

今天晚上的任務,就是圍攻沈浪.

所以,讓在場所有人都不能好好地拍馬屁了.

原本多麼好的機會啊,鎮北侯的二公子在,晉海伯的世子唐允在,銀衣巡察使李文正在,平南大將軍的公子祝無邊也在.

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開口,唯恐亂了節奏.

足足好一會兒,終于有人開始了.

此人姓什名誰不重要,關鍵是一個舉人.

哪怕在玄武城,舉人也絕對是上流社會,很稀罕的.

但在今天晚上的宴會上,舉人的身份也就是一張入場券.

"最近出了一本奇書,諸位可知否?"

沈浪精神一震,來了!

"只怕想要不知都難吧,這本書火遍了陽武郡和怒江郡,而且這種大火的趨勢正飛快蔓延整個天南行省."

"這本書寫得還真是一流啊,里面的文字極盡辛辣,道盡了人間世情."

看看,這有多麼不正常吧.

這些人竟然如此誇獎沈浪的這本書.

為什麼?

就是先將這本書捧到天上去,然後再重重砸下來摔死.

也就是在這宴會上他們可以對這本書高談闊論,因為沒有一個人會說你們看啊這本書的封面是徐芊芊啊.

因為整場的言論都是可以控制的,這就是傳說中的禁下不禁上.

如果放在大街上要是談起這本書,保證無數男人噴得徐芊芊滿頭滿臉.

"你們還不知道吧,這本書的作者浪陵笑笑生,便在我們在座的諸位當中."

"真的嗎?"

"不會吧!太驚喜了啊."

"快,快告訴我們是誰?"

這些人的演技太浮誇了,真是讓人有些不忍直視.

"這位浪陵笑笑生,便是玄武伯爵府的姑爺沈浪."那個舉人朝著沈浪指來.

頓時,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沈浪.

接下來,幾乎所有人都在誇獎沈浪這本書寫得有多麼出色,多麼超凡脫俗.

"我最喜歡的就是這本書里面的詩,寫得太好了,簡直入目三分,每每讀起,都忍不住心中感慨萬分."

"對,對,對!你們最喜歡的是里面的哪一首詩?"

"第一回中的那首: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好詩,絕頂好詩."

"短促有力,如同一支鋒利之劍."

此時,連唐允和南宮屏,以及二甲進士李文正都忍不住討論這首詩來.

在場所有賓客,全部加入了這場討論.

整個宴會,仿佛變成了一個文學沙龍,而且是吹捧沈浪的文學沙龍.

幾乎所有人,都在誇獎這首詩寫得是何等之好.

而就在此時!

玄武城主簿,舉人王漣一拍桌子.

"砰!"

一聲巨響.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目光望向了他.

一切都仿佛彩排過一般精准.

王漣猛地站起,指著沈浪厲聲道:"你這個無恥之徒,不但搶了我的女人,還偷了我的詩."

"沈浪,你為何要剽竊我的文章,剽竊我的詩?"

"你就是一個無恥的文學盜賊,這首詩明明是我寫的,你為何要竊取?"

……

今天晚上對沈浪的第二步攻擊,終于落實了!

張晉問過張翀,訂婚宴對沈浪的攻擊,是否要有底線.

張翀道:"沈浪有底線了嗎?來而不往非禮也!"

張晉問道:"如果沒有底線,是不是會降了我們的格調?"

張翀淡淡道:"政治斗爭就沒有格調,只有肮髒和更肮髒."

所以,張晉將父親的話落實得非常不錯.

而且,一步一步遞進.

殺傷力一招比一招更強.

接下來的第三招,才是真正致命一擊.

但是張晉很想知道,眼前這第二招沈浪能不能解?

……

王漣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不會吧,沈浪姑爺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無恥之事吧."

"剽竊詩句?完全是文人之恥啊!"

"沈浪公子,你快出來解釋一下啊."

"王漣大人,你有沒有證據啊?沒有證據的話,不能瞎說的."

此時,一個年邁的長者起身.

因為他實在坐得太後面了,沈浪此時才看清楚他.

竟然是寒水鎮學堂的大教習,用地球的話說就是中學校長,今年已經七十歲了.

但他只是一個秀才而已,有什麼資格出席今天晚上的宴會,完全是為了沈浪而來啊.

半年多前,就是他親自將沈浪趕出學堂的.

沈浪身上這個讀書人之恥的名號,也是從他嘴里傳出來的.

此時,這個老校長顫顫巍巍站起來,道:"王漣大人,這沈浪是我的學生.他雖然之前不成器,但也還扛不住剽竊詩詞這樣的罪名,你若沒有證據,就不要瞎潑髒水啊."

王漣道:"當然有證據."

接著,他從懷中掏出了一份文章道:"大家看,這是八年前郡試的文章,做不得假吧?"

郡試是考秀才的第一關,郡試通過者才可以參加院試,院試通過者才獲得秀才功名,可以進一步參加鄉試考舉人.

所以,郡試雖然是級別不高的科舉考試,但也是官方權威.

王漣開始傳閱這份考卷,最後傳到了唐允,李文正,南宮屏幾人手中.

柳無岩城主上前指著這份試卷道:"沒錯,這確實是八年前怒江郡試的考卷.上面還有當時太守府和天南行省學政提督府的印章."

"再看這紙張,再看這字跡,完全做不了假."

"幾位公子,你們看看,王漣這考卷上一開始就寫的是這首詩: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王漣在八年前的郡試上就寫過這首詩,如今沈浪的書中又出現了這首詩,毫無疑問是剽竊."

"鐵證如山!"

在場眾人嘩然.

"沒有想到啊,竟然真的是抄襲啊."

"虧得我如此欣賞這里面的文字詩詞,沒有想到竟然是剽竊啊."

"簡直是文人之恥!"

沈浪這本書太火熱了,根本打壓不下去,也無法封殺.

那麼索性將它捧到最高處,然後將剽竊的罪名栽贓到沈浪頭上.

如此以來,風頭就徹底扭轉了.

之前大家都在談論書中徐光允和徐芊芊的丑事,很快就會轉變到談論沈浪的抄襲剽竊丑聞上.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只要今天晚上沈浪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那明日這個抄襲的罪名,就會變得板上釘釘.

就算以後真相逆轉也沒用了,沒人在乎的.

大眾噴出的口水,就如同男人夜晚激情後噴發的子彈,是收不回囊中的.

那個老校長道:"王漣大人,我的學生沈浪和你沒有任何交集,他怎麼可能抄得到你的詩啊?"

王漣道:"老先生,當日沈浪受傷後,我憐惜他,曾經到他家幫他溫習功課,教他讀書半個月之久.沒有想到此子狼心狗肺,竟然剽竊我寫的詩."

那個老校長顫抖指著沈浪道:"可有此事."

沈浪沒有理會他,而是伸手道:"王漣的考卷,給我看看."

王漣和柳無岩上前,將這份考卷張開,距離沈浪兩尺左右,卻不交到他的手中.

沈浪一看,立刻判斷出.

這確實是八年前郡試的考卷,不管是紙張還是字跡,都充滿了歲月的痕跡.

而且考卷的一開始,果然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最關鍵的是,這首詩的每一個字,都是王漣的字跡,而且是他八年前的字跡.

每一個字,也都充滿了歲月的痕跡.

哪怕用X光加智腦,也依舊肯定這是王漣寫的字,不是偽造的.

考卷是真,上面的每一個字都是真.

牛逼啊!

簡直讓人歎為觀止!

看上去,完全是鐵證如山了.

但毫無疑問,王漣壓根就沒有寫過這首詩.

那王漣是怎麼做到的呢?

沈浪頃刻之間,就猜到的辦法.

王漣是沒有寫過這首詩,但這首詩只有十六個字,每一個字都很普通,幾乎每一個讀書人都寫過.

那麼,王漣就將之前寫過的這些字全部剪切下來,拼成這首詩.

然後找來最高明的書畫裝裱大家,將這十六個字貼在八年前王漣的這份考卷上,最後在考卷表面裝裱上一層透明之極的紙.

知道最牛逼的是什麼嗎?

最後這層透明紙都是從八年前某個書畫作品的空白區域揭下來,這樣才能充滿歲月的痕跡.

在地球上,那些書畫造假者的功力就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一副名畫,可以揭開三層來賣,一式三份.

不但如此,還可以做到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無縫拼接.

總之,不是絕對內行之人,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破綻.

而眼前王漣這份八年前的考卷,幾乎就做得登峰造極了.

至少沈浪完全看不出破綻.

每一個字都是真的,每一份紙張都有八年的歲月,每一個官印也都是真的.

這就代表了權威,真得不能再真.

沈浪只能歎為觀止,大呼一聲牛逼.

連郡一級的官府,都幫助王漣作假,要將沈浪剽竊抄襲的罪名蓋棺定論.

王漣指著沈浪寒聲道:"現在鐵證如山,你抄襲我的詩,沈浪你還有什麼話說?"

……

注:下一章就滅了他,絕不拖戲,絕不抄詩!諸位老大投票給我吧,給我力量,我要碼字到半夜.

上篇:第95章:沈爺算無余策!這次死個大人物!    下篇:第97章:沈浪可怖殺招!最慘不過王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