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97章:沈浪可怖殺招!最慘不過王漣   
  
第97章:沈浪可怖殺招!最慘不過王漣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的那個鎮學的老校長看過這份考卷後,顯得非常生氣.

他顫抖指著沈浪道:"畜生啊!之前你在寒水鎮學堂就不學無術,如同朽木一般,讀書九年都無法完成啟蒙,我忍無可忍才將你趕回家去.但當時的你還算純良,如今竟然學會的剽竊和抄襲,簡直是讀書人之恥辱,是我的恥辱."

不容易啊,這麼大的年紀了,還跑出來栽贓陷害.

尊老愛幼是傳統美德.

但是……對于一些變老的壞人,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漣指著沈浪寒聲道:"沈浪你還有什麼話說?說啊!"

接著,忽然有一個女子道:"沈公子,我不相信你會抄襲.這首詩之所以和王漣主簿的一樣,純粹是巧合對不對?你做出幾首更好的詩出來,證明給大家看你是真的有才華."

"對,對!"

"沈浪作詩,證明你的才華."

"對,沈浪你做出更好的詩句來,證明你不是剽竊之徒."

而此時,二甲進士李文正道:"在場讀書人眾多,最低也有舉人功名.沈浪姑爺你若願意,可以和他們比拼詩詞才華.我出一題,如果你所做之詩能夠超過他們,便證明你胸有錦繡,不完全是剽竊之徒."

"對,請李大人出題,我們在場所有舉人和沈浪比拼詩詞."

徐芊芊此時心中無比之快意.

他不由得回想起當日,徐家汙蔑沈浪偷取金黃色的染料配方.

沈浪為了證明自己,拿出了更好的黃色染料,還有紫色染料.

如今,算是異曲同工之妙了.

只不過當時有王漣這個二愣子破壞了徐家的好事,今日可沒有第二個王漣了.

全場都是沈浪的敵人.

讓沈浪作詩,完全就是戲弄小丑.

最後不管沈浪做的什麼詩,哪怕好到逆天的地步,都會輸.

就如同韓日世界杯中,你們踢得再好有怎麼樣?裁判都被我們某國收買了.

而今天晚上則沒有裁判,或者說裁判全部都是敵人,全部是要將沈浪碾死之人.

這是圍攻玄武伯爵府的前奏,大家都是年輕人,不需要底線的.

李文正道:"沈浪你寫的書不是《金/瓶/梅之風月傳奇嗎》,就以風月為題作詩如何?"

"好,就以風月為題."

"沈浪作詩."

"沈浪作詩!"

在場幾位舉人紛紛慫恿.

沈浪不屑一笑道:"作詩?我憑什麼要作詩?你們有什麼資格讓我和你們比拼詩詞才華啊?"

頓時,這些舉人怒了.

"我們是舉人,而你沈浪沒有任何功名,要論資格,也是你沒有資格和我們相提並論."

"我們給你證明清白的機會,竟然還不珍惜?"

"等我們考中進士之後,便可以擔任城主,可以成為國家之棟梁,你說我們有沒有資格?"

"你沈浪沒有任何功名,只是一個下賤的贅婿,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們比?"

頓時,這些舉人優越感爆棚.

沈浪冷笑道:"你們當中,五個人可有一人能考中進士嗎?"

"就算你們考中進士又如何?先混幾年文官,然後好不容易做一任城主,最終能夠做到太守之職算是你們祖墳炸裂了."

"而就算五十幾歲的時候讓你們做上郡守一職那又如何?能享受到什麼榮華富貴,能娶到什麼級別的妻子?能夠住什麼樣的宅子?能夠有多少個仆人?"

"比得上我嗎?"

"我沈浪住著萬畝莊園,千畝豪宅,身邊奴仆侍女幾十人.我身邊隨便一個侍女,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兒."

"我身上穿的錦衣,價值幾百金幣.我的妻子是伯爵之女,整個怒江郡的第一美人.美貌絕頂,身材絕頂,武功絕頂!"

"我每次出門,都有幾十個騎兵護送,何等排場?

"你們一生奮斗的終點,只不過是我的起點而已."

"你們夢寐以求的一切,不,是你們做夢都得不到的東西,我唾手可得."

"你說,你們有什麼資格和我比?你們在我面前有狗屁優越感啊!"

"你們中了舉人,好了不起啊.但卻要給別人做狗,才有資格踏入今天晚上的宴會."

"然而,今天晚上這場宴會,幾乎就是為我而開的."

"所以,你們在我面前,算個屁啊!"

這些話一出.

那幾個舉人,全部啞火了.

沈浪你不要臉啊!

竟然把吃軟飯說得那麼理直氣壯.

在這種場面本應該將假話說得冠冕堂皇啊,你說這些庸俗的真話來誅心,什麼狗屁意思啊.

但是……

不知道為何,這些舉人心中充滿了悲哀.

沈浪的話雖然粗鄙,但是卻直接道破了真相.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殘忍啊.

這個世界上最悲哀的就是這個啊.

你一生為之奮斗的最高目標,只不過是別人的起點而已.

你拼盡全力,甚至幾乎要付出生命代價,都得不到的東西,人家躺在床上隨便勾勾手,什麼都有了.

這個時候你去指責沈浪的庸俗?去說我讀書是為了造福萬民,是為了越國的繁榮昌盛?

在這種高端場合,就沒有必要說這些虛偽的假話了吧,在場又沒有什麼愚民.

抱歉這個世界暫時還沒有民族主義,不像是我們後世中國,真的有無數精英豪傑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獻出自己的一切.

……

接著,沈浪望向了徐芊芊冷笑道:"想要讓我做出更好的詩來證明自己沒有剽竊?耍猴啊!"

"當日我沈浪只是一個草民,你們徐家隨時都可以碾死,我才需要用盡全力證明自己的清白."

"而現在,作你媽/逼的詩啊."

王漣聽了沈浪的話後,頓時大笑道:"沈浪,你這是在耍無賴了是嗎?你這就是變相承認你剽竊我的詩了對嗎?"

"你這個文人之恥."

"你不但搶我的女人,還偷竊我的詩詞."

"金木蘭,你瞎了眼睛了,挑選了這麼一位不知廉恥的男人."

王漣在大廳之上,指著沈浪鼻子怒斥.

徐芊芊內心無比之痛快.

你沈浪不作詩又怎樣?耍無賴又怎樣?

還是改變不了一個事實.

我們潑你髒水,你無計可施,跳進怒江都洗不清.

就算再跋扈無賴,也改變不了你黔驢技窮的事實.

確實,面對眼前這種局面,幾乎是無解的!

因為,沒有裁判.

或者說,裁判也已經上場打架了.

任何辯解都是愚蠢而又徒勞的.

這個時候,沈浪又默默地拿出了一樣東西.

麥角酸/二乙基酰胺,世界上最強的致/幻/劑.

上次沈浪從幾百斤發黴的黑麥中提取出來了這麼一點.

其中很少一部分用在了大傻的後媽宋氏身上,效果離奇的好,如今還剩下許多.

這種致幻劑有多麼牛?

任何人都扛不住,包括沈浪.

1942年,美/國/中/央情/報局開始著手研究思維控制類化學武器.六名神經生理學領域的一流專家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想要發明一種犯人吃了就會不打自招的"審訊藥".

他們采用了許多種藥物,有(大)麻提取物,海x因等等,效果都不佳.

最後,他們發現了麥角酸/二乙基酰胺.

結果這玩意完全是最牛逼的審訊藥,中情局將它實驗在美軍一個高官身上,結果他直接供出了一個高級機密,沒有任何精神抵抗.

當然這東西也是講劑量的.

少量的劑量,能夠讓人產生幻覺,仿佛靈魂飛升.

而再大劑量的話,整個大腦都會被人控制.完全是別人問什麼,你說什麼,仿佛整個人完全沒有精神防禦.

之後不管是中/情/局還是克/格/勃,都大量使用這種東西進行審訊.

有了這東西,沈浪可以最簡單粗暴解決掉王漣,還做什麼詩證明自己的清白?可笑!

王漣指著沈浪大聲喝道:"沈浪,如果你還是男人的話,就當著你妻子的面,就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承認剽竊了我的詩."

說罷,王漣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飲下.

他當然沒有醉,只是裝著喝醉了而已.

沈浪將這顆凝結的最強致/幻劑暗中遞給了木蘭,然後一句話都沒有說.

木蘭稍稍猶豫片刻,找到一個最好的機會,玉指輕輕一彈.

頓時,這顆世界上最強烈的致/幻/劑飛入了王漣的杯子里面.

這個劑量,足足是當時給宋氏的許多倍.

整個過程無聲無息.

唐允,南宮屏,祝無邊等人都是武道高手,這樣的小動作本是瞞不過他們的.

但是王漣就站在沈浪和木蘭面前,他的身體遮擋住了這幾個高手的視線.

而王漣是一個書生,基本上不會什麼武功,當然不可能發現.

甚至不需要別人勸酒,他又倒了一杯,然後一口飲下.

王漣大聲叱責道:"沈浪,你知道嗎?我瞧不起你,我瞧不起你!"

"敢做不敢當啊!"

"玄武伯爵府要完了,竟然找了你這樣的女婿."

"你這等卑劣之徒,我羞于和你為伍啊……"

然後,王漣直接就要離去.

反正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給沈浪潑了一身髒水後就打算走.

真是好過癮,好爽啊.

沈浪完全沒有任何反駁的余地.

整個過程,都被他王漣指著鼻子罵.

你沈浪不是很厲害嗎?怎麼不牛逼了.

我就是汙蔑你了,你又能如何?

緊接著,王漣覺得自己好像飄飄欲仙.

周圍的一切畫面開始旋轉,變得光怪陸離.

所有人的面孔,仿佛都只是一道影子.

每一個人的心跳聲,呼吸聲都如此的清晰.

他好興奮,好快樂啊.

我喝醉了嗎?

這麼快就喝醉了?

喝醉的感覺這麼好嗎?

就好像成仙了一樣啊.

這種感覺太妙了,就仿佛他重新變回了一只小蝌蚪,在空中漂游.

我……我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啊.

此時的王漣,進入了一種非常奇特的狀態.

就好像喝醉酒後效果乘于一百倍.

哪些人喝醉酒了都胡言亂語,把心中啥秘密都講出來了.

而現在王漣的大腦,則完全沒有任何防禦.

沈浪忽然問道:"王漣,你在汙蔑我,栽贓我對嗎?"

"對啊."王漣聲音顫抖道:"沈浪,我就是在栽贓你啊."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甚至一下子無法反應過來.

當然,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王漣在栽贓沈浪,但是卻從他嘴里親自說出.

沈浪接著問道:"我有沒有抄襲你的詩?"

"沒有啊."王漣笑道:"我根本就沒有寫過那首詩啊,不怕告訴所有人實話.那首詩雖然很短只有十六個字,但是太牛了,根本就不是我能夠寫得出來的."

沈浪道:"那是誰讓你汙蔑我,栽贓我的呢?"

頓時,張晉猛地站起道:"王漣大人,你喝醉了."

"來人,送王漣大人去休息."張晉一聲令下.

頓時,兩個武士進來,就要將王漣架走.

木蘭沒有說話,直接從腰帶抽出一支軟劍放在桌面上.

"沒有底線,也是有底線的."木蘭淡淡道.

你們可以不擇手段地汙蔑我夫君,往他身上潑髒水,但我們也可以反擊.

若是連反擊都不允許,那就別怪我動手了.

誰敢來帶走王漣,木蘭的劍就敢斬斷誰的手臂,反正武士性命不值錢.

沈浪道:"王漣,是誰讓你汙蔑我的呢?"

王漣道:"是柳無岩城主."

這話一出,柳無岩臉色劇變,厲聲喝道:"王漣,你不要胡說八道,信口開河,你已經喝醉了."

王漣徹底進入了新世界,整個人好興奮啊.

我要飛了,我要飛啦.

他竟然開始扒光自己的衣衫,然後對著柳無岩城主頂胯.

"就是你柳無岩,就是你讓我汙蔑沈浪的."

"你每天都對我呼呼喝喝,頤指氣使.你可知道?我給你戴綠帽子了,我睡過你的小妾,八次,八次,哈哈哈!"

"你小妾說你不行,每次明明支撐不了三呼吸時間,卻還要她在浪叫一刻鍾,裝著你很厲害的樣子."

……

注:又四千字大章!兄弟們,推薦票給我啊,真真給您拜了!

上篇:第96章:猛捅一刀!登峰造極啊    下篇:第98章:沈魔王碾壓全場!最後之絕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