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09章:木蘭寶貝相親相愛!今夜注定流血!   
  
第109章:木蘭寶貝相親相愛!今夜注定流血!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可以加特效的話,此時木蘭身後會有一團火焰猛地飆起.

然後,整個人都熊熊燃燒.

沈浪,你太過分了.

剛才都害得我哭了.

金木蘭粉拳緊握,美眸噴火.

沈浪見之剛進上前,一把將她的小蠻腰用力抱著,貼著她的身後抱住.

天!

這彈性,要炸啊.

等等,這個時候不要火上澆油.

沈浪借機親吻娘子的脖頸,求饒道:"娘子,我錯了,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我錯得無以複加,我錯得天翻地覆."

"木蘭寶貝,你心胸那麼挺拔,就饒過我這一次好不好?"

木蘭本來一聽夫君無賴求饒的聲音就要心軟的,但是……你這是求饒認錯嗎?

你認錯的時候,擠什麼擠?蹭什麼蹭?頂什麼頂?

木蘭拼命地忍著.

嘴里默念:"金氏家訓,女子不打丈夫,女子不打丈夫,女子不打丈夫!"

木蘭大美人真的忍得好辛苦啊.

然後,她猛地轉身,將沈浪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啊……啊……"

"娘子,不要啊……"

"斷了,真的要斷了."

"不但腰要斷,其他地方也要斷了."

整個院子都傳來沈浪淒厲的慘叫聲.

頓時,院子里面所有的侍女全部房門緊閉,然後耳朵貼在門上聽.

姑爺悲慘的時候,你千萬不要不要在邊上,否則會很慘.

別以為你是女人,姑爺就不報複你.

小環屁股上現在還有毛毛蟲爬過的印記.

但是,聽著姑爺的慘叫聲,真的好爽啊.

整整三個小時.

沈浪整整被摧殘了三個小時.

欲生欲死,整個人都在地獄中沉淪.

從今以後,他聽到六禽戲都會本能地肝顫,肛縮.

真的……痛不欲生.

最後,他被木蘭抱著進入繡樓的最上面一層.

已經准備好了藥湯,木蘭將沈浪放了進去.

"夫君不是喜歡看嗎?現在你自己沐浴,自己看個夠吧."木蘭道.

嗚嗚嗚!

然而,這個小娘皮更狠都還在後面.

她竟然在隔壁房間沐浴,中間就隔著一道簾子,不超過五米.

嘩啦啦的水流都能聽見.

溫水劃過她雪白肌膚的聲音都能聽見.

就隔著一層簾子.

但是沈浪別說走過去,連胳膊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唯一的一點力氣,只能將半斤多重的東西抬起來.

"呼,呼……"沈浪用力吹那道簾子,然後放棄了.

然後,他的內心拼命腹誹.

金木蘭,你的耿直呢?

沒有想到啊,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啊.

竟然這麼陰險狡詐?

旁邊的木蘭嬌滴滴嗲聲道:"夫君,人家這是跟你學的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啥?!

你這個小娘皮什麼時候連讀心術都會了?

那我以後出去鬼混的時候,豈不是很危險?

……

有一件事情補充一下.

木蘭的老師鍾處客,是一代武道宗師.

前兩天,他千里迢迢來了一趟,大傻筋骨的測試結果出來了.

練武奇才.

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

百年不遇的練武奇才.

究竟天賦有多麼高?不知道!

但總之,比木蘭的天賦還要高.

于是,于是沈浪興致勃勃走到宗師的面前,眼巴巴道:"大宗師,那您幫我看看,我是不是那種千年不遇的練武奇才?"

鍾處客宗師看了沈浪一眼,目光有點古怪.

本來一句話要脫口而出的,卻又咽了回去.

"深不可測,深不可測,就連我這樣的宗師也看不穿啊."

這就是大宗師的評語.

沈浪大喜.

我的練武天賦果然很牛逼啊,連大宗師都看不穿.

當然,他沒有看到背後的娘子剛才對大宗師一副哀求的表情.

這真是讓大宗師為難了.

他老人家哪里撒過謊啊.

但是不要緊,人家老師傅語言藝術還是非常了得的.

就仿佛地球上那些鑒寶節目,那些專家看到假貨從來不直接說,只會說看不准,看不准.

……

又過了一天!

所有人都等待著國君的旨意,對李文正的旨意.

若殺李文正,則新政暫緩.

若不殺李文正,則新政繼續.

只要國君的意志一現,祝戎,張翀等人立刻就會化身成為凶猛虎狼,朝著玄武伯爵府拼命噬咬而來.

剛剛過去了幾天的平靜期,就會瞬間毀滅.

幾天的蟄伏和等待,只會讓他們將爪子磨得更加鋒利.

如果不出意外,就是在今天了!

……

早晨木蘭又在演武場練武.

而沈浪昨天晚上被木蘭操練得欲生欲死,全身都好像要裂開.

但是泡了一晚上藥湯,再睡了一夜之後,竟然生龍活虎,走路生風了.

沈浪不由得感歎,我果然是連大宗師都看不透的練武奇才啊.

吃過早飯後,沈浪一身短打衣衫,朝著演武場走去.

路過大傻的小院.

那個百年不遇的練武奇才大猩猩,正蹲在地上看螞蟻搬家.

見到沈浪過來,大傻趕緊熱情道.

"二傻少爺,快過來看螞蟻搬家,可有意思了,我把最好的位置讓給你."

沈浪不屑道:"你以為我是你啊,這麼不求上進,看螞蟻搬家?你幾歲了啊,這大好的時光正是我男兒建功立業的好機會,怎麼可以這樣荒廢?"

大傻嘟囔著:"不看就不看嘛,干嘛要罵我?"

然後,他又興致勃勃地看螞蟻搬家了.

一邊小心翼翼地轉移方位,唯恐攔住了螞蟻軍團的行軍路線.

沈浪雄赳赳走了.

……

來到演武場.

"娘子,我想要練武."沈浪道.

木蘭一愕道:"夫君為何有這樣的想法?"

沈浪道:"男兒當自強,娘子你太優秀了,我覺得我有必要追上你的步伐,否則我怕有一點兩連你迷人的臀角也看不到了."

木蘭裝著聽不懂,道:"那夫君你練武的目的是什麼呢?"

沈浪想起昨天晚上被娘子按在地上摩擦摩擦,蹂躪三個小時六禽戲的畫面.

痛不欲生啊!光一字馬就九種不同的姿勢啊,每一種都幾乎讓蛋皮撕扯開了.

太慘了啊!

那種筋脈要撕扯開來,肌肉要爆掉的感覺,太痛苦了.

我練武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報仇了,為了將媳婦你按在地上摩擦摩擦,蹂躪一百遍,一百遍!

沈浪義正言辭道:"我練武的目的,當然是為了保護娘子,保護岳父和岳母大人啊."

木蘭道:"那夫君你有什麼比較具體的目標和要求呢?"

沈浪道:"我的要求很簡單,每天練半個時辰,也不用太辛苦,一年之內就能打敗某個強大的敵人."

木蘭幽幽道:"夫君,你說的那個強大敵人該不會是我吧?"

沈浪驚悚.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我的娘子真的進化了,真會讀心術了.

沈浪趕緊道:"怎麼會了?怎麼灰呢?別說我打不過娘子,就算我打得過,我也舍不得傷你一根毛毛啊."

木蘭又裝著聽不懂.

沈浪停頓了片刻道:"哦,我說錯了,我收回剛才那句話."

媳婦沒有的東西,你怎麼傷啊?

木蘭深吸一口氣,我再忍,金家女人不打丈夫,不打丈夫.

沈浪道:"娘子,有沒有可能有一種武功超級厲害.我一天練半個時辰,一年之內就和你一樣厲害."

木蘭無語道:"夫君,你想多了."

沈浪道:"說不定我是那種萬年不遇的練武奇才呢?大宗師都說我深不可測,看不透呢."

木蘭白了他一眼.

沈浪道:"我知道那種億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別人是看不出來的.我說不定就是那個武道天才,我舒舒服服練半個時辰,就等于別人練三年."

木蘭不反駁了,直接道:"好,夫君你就跟著我練武吧."

接下來,沈浪雄心滿志跟著媳婦練武了.

……

半個時辰後.

雙手雙腳都要斷掉了.

度日如年,好難受,好痛苦.

紮半個時辰馬步,他休息了十三次.

于是,沈浪果斷放棄了.

哼!這種萬年不遇的練武奇才,愛誰誰,我不稀罕.

打不過娘子就打不過唄,大不了以後都讓你在上面.

沈浪道:"那,那什麼,娘子我忽然記起來了,大傻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我這就走了啊,下次再練,下次再練."

然後,他就離開演武場了.

所以,你們別說主角不練武啊?

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努力.

……

路過大傻院子的時候,他還在蹲在地上看螞蟻搬家.

沈浪搬過來一只凳子,朝大傻道:"讓開點,讓開點."

然後,兩兄弟興致勃勃一起看螞蟻搬家.

過了一會兒,金木聰路過的時候道:"你們看什麼呢?"

然後,三個傻子蹲著一起看.

"螞蟻搬家真好看!"

"是啊,是啊,好壯觀."

金木聰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想要去燒開水."

而就在此時!

"轟!"

忽然,天上猛然響起了一陣驚雷.

原本晴空萬里,忽然變得烏云滾滾.

于無聲處聽驚雷!

……

太守府內!

李文正戴著紙枷鎖,跪在地上.

時間僅僅過去十來天而已,他每一天都度日如年啊.

整整瘦了一圈啊,都脫了形了.

每一天都被無邊無懼的恐懼包圍著.

那天晚上,他真的就一直抽一直抽到天亮.

最後還是張翀派人把他接到太守府的.

然後,他每天都被無邊無懼的恐懼所包圍著,每天都吃不下飯,只喝得下粥.

如今,國君的旨意終于來了.

"國君昭曰,李文正放蕩形骸,舉止不端,罰俸一年,以儆效尤,欽此!"

這旨意一出.

李文正不由得呆了.

這……這處罰也太輕太輕了吧.

他本來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啊.

沒有想到非但不用死,連官職都沒有被奪,甚至連功名都沒有被剝奪.

這連罰酒三杯都算不上吧.

難道我李文正竟然有如此聖眷嗎?

頓時間,所有的恐懼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無際的得意.

哈哈哈哈!

國君竟然如此看重我,我連這樣都不死.

以後還有什麼攔得住我?

我李文正注定要興旺發達,我注定要位高權重啊.

沈浪你給我等著.

我這一次不死,你就死定了!

玄武伯,金木蘭,你們給我等著.

我會讓你們看到什麼是君子的報複.

君子報複,也從早到晚!

屏風之後的張翀太守也有些詫異.

李文正死不死,是接下來最重要的政/治信號,代表著國君的意志.

但是沒有想到國君不但不處死李文正,甚至官職和功名都保住了.

僅僅只是罰俸一年?

這簡直是一個耳光狠狠扇在玄武伯的臉上.

這個信號已經極其強烈了.

新政不但要繼續,而且還要加速,加劇.

那麼,他張翀這把利刃剛剛蟄伏了幾日,就要馬上出鞘了.

接下來,又是刀光劍影了啊.

只不過,這位國君還真是……刻薄寡恩啊.

這次矜君的謀反上,玄武伯畢竟是立了大功的.

四面八萬圍攻玄武伯爵府不但要繼續,而且要更加猛烈了.

這一次傳旨的宦官級別不低,穿著朱紅色的袍子.

"恭喜李大人了."宦官朝李文正笑道:"國君可真是器重你啊."

李文正重重叩首,幾乎把額頭磕破了,哭泣道:"國君之天恩,臣粉身碎骨也無法報答一二."

……

宦官走了之後.

張翀太守出來,朝著李文正躬身道:"李大人,恭喜恭喜啊.從今以後,你真是聖眷在握啊,你是國君記在心上之人啊."

李文正恢複了矜持,盡管衣衫不整,但是舉止又變得舉重若輕,帶著淡淡的傲氣.

"張太守過獎了."

張翀道:"來人啊,立刻為李大人沐浴更衣."

李文正拱手行了一禮,然後走了出去,步伐之間,充滿了殺氣騰騰.

……

晚上,玄武伯爵府內.

岳父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

"砰!"

瞬間,這堅固的紅木桌子被砸穿了.

玄武伯還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這麼失態過.

李文正不但沒有死,而且連官職和功名都沒有被剝奪.

罰俸一年?!

哈哈哈!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矜君謀反一事根本和李文正沒有關系.

但是,李文正畢竟是公開說過他和矜君私交甚秘的,而且當眾說矜君賢明無比.

你作為國君,就這麼迫不及待要搶我金氏家族的基業嗎?

作為君主,這等刻薄寡恩嗎?

這是我祖上的基業,不是你甯氏賜予的.

過去幾百年,我金氏家族為你甯氏立下多少功勞?

真是讓人心寒啊.

沈浪上前,拿起乾淨的絲綢,包紮岳父大人流血的手.

"岳父大人稍安勿躁."沈浪淡淡道:"其實幾天前國君賜我太學監生的時候,我們就料到是這個結果不是嗎?"

金卓道:"浪兒,你說為父能夠守得住祖宗的這片基業嗎?"

他真的是沒有什麼自信了.

沈浪淡淡道:"能!"

金卓道:"但這畢竟是越國內啊,一旦被國君盯上……"

沈浪道:"那我們就將目光投到棋局之外,有些誅心的話我不能講.但是岳父大人,我們絕不會輸!稍稍准備一下吧,李文正會化作一條瘋狗來咬我們了!今天晚上,我們就徹底弄死這條瘋狗!"

沈浪望著外面的夜空,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李文正,你肯定非常得意吧,肯定覺得走上人生巔峰了吧?你活不過今晚的!原本你直接死了還好,現在只會死得更加慘烈."

就在此時!

金忠飛快而入.

"主人,姑爺,銀衣巡察使李文正帶兵前來抓人!"

玄武伯面色一寒道:"他?帶兵前來我府上抓人?抓誰?姑爺嗎?"

……

玄武伯爵府城堡的大門外.

消瘦的銀衣巡察使李文正騎著高頭大馬,望著伯爵府的目光充滿了刻骨的怨毒和仇恨.

大門打開,玄武伯爵淡淡道:"李文正大人,你這等氣勢洶洶,所為何事啊?"

李文正淡淡道:"前來抓人."

玄武伯道:"抓誰?"

李文正道:"金木蘭!"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十點左右還有一更!今晚一定弄死李文正,絕不過夜!

兄弟們,給我支持,給我月票!

上篇:第108章:冊封沈浪!木蘭突然情意告白(1更)    下篇:第110章:狠毒沈郎君!凌遲處死!(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