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10章:狠毒沈郎君!凌遲處死!(3更)   
  
第110章:狠毒沈郎君!凌遲處死!(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這話之後,玄武伯不由得面孔猛地一抽.

欺人太甚啊!

國君的一個信號發出,這群瘋狗竟然是如此不顧嘴臉了嗎?

這群人吃相竟然如此之難看.

金卓伯爵寒聲道:"我的女兒究竟犯了何罪?竟然要讓巡察使閣下如此大動干戈,帶兵上門?"

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時間,沒有人公然帶兵逼迫到伯爵府的大門之下了.

張翀不會這樣做,祝戎總督也不會這樣做.

因為他們是大人物,一旦這樣做,就毫無退路了.

但李文正不一樣,這次死里逃生,他已經徹底化作一條瘋狗了.

他自持有國君聖眷,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聽到玄武伯的問話,李文正冷笑道:"什麼罪名?擾民致死!"

這話一出,全場眾人色變.

誰都知道,玄武伯最是愛民了.

雖然整個玄武城的百姓不在是他的子民了,但是在他內心還是對這些民眾充滿了憐惜.

更不要說在封地上的這些子民了,玄武伯的賦稅是最低的.

碰到災年的時候,伯爵府非但不賺錢,反而還要貼錢養活封地上的子民.

正是因為如此,外面的姑娘都千方百計想要嫁給玄武伯爵府封地上的男子,甚至有些地方直接逃戶進入金氏的封地.

李文正寒聲道:"金木蘭,你麾下的嫡系騎兵目無王法,當街縱馬,撞傷了十三名平民,撞死了五個.作為他們的主官,你是否要負責?我作為銀衣巡察使,代替國君巡視天下,見到如此天怒人怨之事,當然要管."

"將傷者和尸體帶上來."

"將人證帶上來."

隨著李文正一聲令下.

五具尸體被抬上來了.

還有八個筋骨斷折的平民也被抬了上來.

幾十個人證也帶上來.

這一幕是不是很眼熟?

對!

天底下沒有新鮮事.

釣(魚)執法!碰瓷執法.

沈浪和金木蘭等人輕而易舉想到了這個詞.

只不過李文正等人心狠手辣,用的是真正的平民百姓.

演戲演全套!

金木蘭走出列,道:"我的那隊騎兵呢?"

李文正道:"被鹽山千戶所拿下了,正在大牢里面.這等跋扈兵痞,如此喪心病狂,當街踐踏無辜百姓,本官稟報了太守和總督之後,一定將他們全部處死."

怎麼可能?

伯爵府的騎兵最是小心了.

就算幾百騎兵行軍的時候,也不會踐踏撞人.

那一次沈浪故意去碰瓷都只是受了一點點輕傷而已,僅僅十幾個騎兵的巡邏隊伍,怎麼可能會撞死撞傷十幾人?

現在木蘭麾下的這支精銳騎兵竟然被人抓了,扣押在鹽山千戶所大牢里面.

整個玄武城有三個千戶所,鹽山千戶所是其中之一.

區區一個玄武城,竟然有三個千戶所,而且是滿編的,足足三千軍隊.

針對的是誰?完全可想而知.

這個鹽山千戶所可是真正的精銳軍隊,完全不是田橫那種民軍千戶所能夠相提並論的.

"玄武伯,現在證據確鑿."李文正道:"金木蘭麾下的騎兵縱馬踐踏無辜百姓致死,她作為主官是不是有責任?"

"金木蘭將軍,這就請你跟著我去太守府,把這件事情徹查清楚吧."

李文正的聲音響徹整個夜空,目光中充滿了快意.

擔驚受怕這十幾天,終于可以報仇了.

太爽了!

他的內心渴望這這一幕.

玄武伯怒發沖冠,率領騎兵直接去鹽山千戶所搶人.

那樣,祝戎總督和張翀太守,就可以名正言順率軍平亂了.

幾年前的東江伯爵就是這樣死的!

"金木蘭將軍,你敢做不敢為嗎?"李文正道:"你若不去說清楚,那就不要怪鹽山千戶所那邊動刑逼問了啊,軍中漢子下手重,萬一你麾下騎兵有什麼三長兩短.就算不死人,但是斷胳膊斷手那也是我們大家都不願意見到的,畢竟里面的騎兵隊長可是一名女子啊."

那個騎兵隊長沈浪見過,名字叫金劍娘.

她從小在伯爵府長大的,是最忠誠的家將.這位金劍娘的武功非常高,但是卻很羞澀,每次見到沈浪都會臉紅.

一個女將落入敵人手中,若不及時營救,後果就難講了.

木蘭是真正的愛兵如子,況且劍娘是他的心腹,如同姐姐一般的.

所以,她便要走出去.去太守府就去太守府,至少將劍娘和伯爵府的那十幾個騎兵救出來.

但是,沈浪拉住了她的小手.

然後,他的身影向前一步,攔在了木蘭的面前.

這一個瞬間,木蘭的芳心真的要融化了.

一個男人是否強大,不是看武功有多強,而是在關鍵時候願不願意挺身而出.

…………

沈浪走到李文正的面前.

"哎呀李兄,怎麼變得這麼瘦了啊?"沈浪道:"為何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啊,你還這麼年輕,別讓你的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啊."

去你媽的白發人送黑發人,你已經說過一遍了.

李文正冷笑道:"別跳了沈浪!不要像一個小丑一樣演戲,沒用的!"

這一刻,李文正是充滿了無懼和優越感的.

甚至對沈浪還充滿了憐惜.

你沈浪確實才華橫溢,但是沒有辦法,你靠山不行啊,就算有才華也沒用,還是被碾死的料.

我李文正的背後是國君,還有比這更硬的靠山嗎?

李文正得意道:"沈浪有一句話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

沈浪道:"螳臂當車,還是以卵擊石?"

李文正笑道:"這兩句都可以!什麼權謀,什麼詭計,什麼智近乎妖?沒有用的,絕對的力量可以碾壓一切陰謀."

"沈浪你是很厲害,非常非常聰明,幾乎陷我于絕境,但那又怎麼樣?國君信賴我,我有聖眷,我怎麼都不會死啊!"

"我李文正不死,沈浪你就倒黴了,你的玄武伯爵府就倒黴了."

"接下來,我就留在玄武城不走了,我會用盡所有手段對付你們玄武伯爵府,對付你沈浪,直到你家破人亡為止!"

"沈浪,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李文正是你這一生的噩夢,我會讓你到了地獄都後悔和我為敵!"

李文正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牙齒都出血了.

真正的咬牙切齒啊.

這一次沈浪帶給他的痛苦太刻骨銘心了,讓他也成為了權貴圈的笑柄,形象徹底毀了.

從此之後,他名士賢臣的人設是毀掉了.

接下來,只能走另外一條人設,國君的瘋狗模式.

沈浪望著眼前這個人,眼窩深陷,幾近瘋狂,原本的才子風范已經不見了,倒像是一條陰狠的毒蛇.

輕輕一聲歎息,沈浪淡淡道:"李文正,你快跑,他們馬上就要來了!"

聽到沈浪的話後,李文正不由得一愕,冷笑道:"沈浪,你又做什麼妖?"

沈浪道:"三個時辰前,他們進入了怒江郡城,去太守府找你,結果撲空了.現在他們朝玄武城來了,你快跑啊!"

李文正嘶聲道:"沈浪你瘋了嗎?你究竟在說什麼?"

沈浪道:"李文正,你要死了,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李文正一呆,然後哈哈大笑道:"真是可笑之至啊,誰敢殺我?國君只是將我罰俸一年而已,我還有一個秘密沒有告訴你,那個傳旨的宦官專門去過我的家里,給我父母送了一筆錢,正好是我三年的俸祿,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國君欣賞我的,意味著沈浪你和玄武伯爵府的末日就要到了."

"現在沈浪你竟然說我要死了,真是何等之荒謬啊?誰來殺我啊?誰來殺我啊?"

"是你沈浪嗎?是玄武伯爵府嗎?我就站在這里,你們都不敢動我一根汗毛."

"我是越國的銀衣巡察使,我代表著國君,你們敢殺我那就是謀反?"

"沈浪,我就站在這里,有膽量有本事的話,你就來殺我啊!"

"你不敢,你們不敢!"

幾天幾夜沒有睡覺的李文正,已經進入了一種極其亢奮的狀態.

沈浪道:"我當然不能殺你,玄武伯爵府確實不敢殺你.因為要殺你的人是國君啊."

"哈哈哈哈……"李文正大笑,指著沈浪道:"你失心瘋了嗎?做你的白日夢吧,國君剛剛下旨啊,別說殺我了,就連官職和功名也沒有剝奪啊.你想要國君殺我?簡直癡人說夢啊,太陽西出都不可能!"

李文正說得對.

他現在代表著是一個信號,國君既然已經赦免了他,怎麼可能再殺他?

別說他沒有做錯什麼,就算他做錯了什麼,國君都不可能殺他.

否則,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面嗎?

李文正得意笑:"沈浪,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就代表著國君的意志,他怎麼可能會殺我?你真是無知愚蠢之極啊."

"是啊,讓國君推翻自己的聖旨,這怎麼可能?凡人根本做不到啊."沈浪淡淡道:"但我不是凡人啊,對于你們這等凡夫俗子來說,我完全像神人啊."

"像我這樣美貌和智慧並存的人,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更別說是殺你區區一條瘋狗了."

沈浪捋了捋下巴不存在的胡須,風輕云淡道:"盡管我距離國都千里,但是半個月前我略施小計,就注定了你的死局!"

李文正大笑道:"胡吹大氣,信口開河.沈浪你這等裝腔作勢,真像是一個小丑啊."

接著,他厲聲喝道:"金木蘭,跟我去太守府一趟吧,把這件事情查清楚,否則時間就來不及了!來人,請金木蘭小姐跟我們走一趟!"

幾個銀衣武士上前.

而就在此時!

幾十黑衣騎士飛快而至.

他們一身黑,每一個人都帶著面具,面具上繡著一只烏鴉.

黑水台的高手!

這是*******,國君的爪牙,直接聽命于國君,不隸屬任何衙門.

他們一般只執行秘密任務,重大任務.

大約相當于明朝東廠和錦衣衛加起來的恐怖.

李文正一愕,什麼事情啊,竟然要出動黑水台的大內高手?

這十幾個大內高手直接沖到李文正面前,為首的一名千戶騎在馬上,淡淡道:"李文正是嗎?"

李文正道:"本官正是銀衣巡察使李文正,諸位黑水台的大人來得正好,協助我辦案.玄武伯爵府騎兵跋扈無禮,草菅人命,作為將領金木蘭責無旁貸,請諸位大人將她拿下."

接著李文正獰笑道:"沈浪,現在國君將黑水台的大人也派來了.你是死到臨頭了,玄武伯爵府可有膽子對抗國君的大內高手嗎?這就相當于謀反!"

那位黑水台的千戶望了李文正一眼,拿出畫像對照了一下,道:"李文正大人,請你將所有人遣散!"

李文正大喜道:"好."

黑水台的大內高手都來了,他的這些兵丁都完全用不上了.

片刻之後,在場所有人退得干乾淨淨.

就剩下沈浪,金木蘭,玄武伯,李文正等人.

黑水台高手道:"玄武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你就當作什麼都沒有看見."

然後,他淡淡下令道:"將李文正帶走,凌遲處死!"

這話一出.

在場所有人驚呆了.

李文正更是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不是弄錯了啊?

你們是不是搞錯的了,是不是要將沈浪凌遲處死啊,你們看錯名字了吧.

李文正要瘋了,尖聲嘶吼.

"黑水台的諸位大人,你們弄錯了吧,國君剛剛給我下旨,罰俸三年啊."

"國君的旨意怎麼可能朝令夕改啊?"

但是沒有人理會李文正的話.

黑水台的幾個高手,直接將他拖走,帶到一個大車廂里面.甚至來不及押解進國都,直接就要在這大車里面動刑.

李文正魂飛魄散.

此時,他見到沈浪的面孔,真就如同見到鬼一般.

"沈浪,你究竟做了什麼?你是人是鬼啊?"

"沈浪,你究竟用了什麼詭計?竟然讓國君改了旨意?"

是啊,沈浪究竟使了什麼手段?

竟然如此翻手為云覆手為雨,遠在千里之外竟然讓國君改了自己的旨意,要將李文正殺死還不算,而且是最殘忍的凌遲處死.

"沈浪,你告訴我,告訴我啊,讓我死個明白,死個瞑目啊!"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三千字.嘶聲求支持,求月票啊.

謝謝獨坐思往昔的三萬幣打賞,謝謝.

上篇:第109章:木蘭寶貝相親相愛!今夜注定流血!    下篇:第111章:聰明絕頂!滅爾全家!(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