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12章:沈浪秒殺大招!太毒了!(2更)   
  
第112章:沈浪秒殺大招!太毒了!(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區區一個副千戶,當然是不敢和玄武伯爵府作對的.

他的背後肯定是有靠山的,而且是很硬的靠山.

而且一個武舉人就算封官,也很少直接為實職副千戶的.

林默把沈浪出賣了,趁機搭上了和徐光允,張晉的關系.

但是這一層關系實在太淺了,想要讓你通過武舉或許可以,但是想要給你一個實職的肥缺,那就是做夢了.

這位錦繡閣老板林默的兒子林灼,他為什麼就這麼牛逼呢?

為什麼敢扣留玄武伯爵府的騎兵呢?

因為他走了和沈浪一樣的道路.

吃軟飯.

沈浪吃的是玄武伯爵府的軟飯,林灼吃的是靖安伯爵府的軟飯.

當然,這兩個伯爵府是不一樣的.

玄武伯爵府是有封地的老牌貴族.

而靖安伯爵府則是國君冊封的新貴,沒有封地,沒有私軍.

從此時的權勢上,靖安伯爵府更牛逼一些.

講真,玄武伯還不願意招惹晉海伯.

在天南行省,鎮北侯南宮敖是軍方第一巨頭,而這靖安伯伍召重就是第二巨頭,掌管越國數萬大軍.

這位靖安伯有三個女兒,兩個女兒都貌美如花,長得像是她們的母親.

唯獨這三女兒,長得實在是有些無法下咽.

如果用打分制的話,這位靖安伯爵府三小姐伍幽幽最多只能有三分.

當然就算只有三分,畢竟是軍方大佬的女兒啊,還是會有許多人趨之若鹜啊.

但她有隱疾,從娘胎里面帶來的隱疾,而且越長越胖,如今二十三歲了,二百七十多斤.很多大夫斷定,這位三小姐以後生不了子嗣.

整個靖安伯爵府可為她的婚事愁壞了.

稍稍有點出身的少年,都不願意娶這樣的女子回家吧.

這個時候,林灼剛剛考上了武舉人,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分配的過程.

眼看著好官位一個一個被人占走了,林灼好急啊.

但是他根本沒有靠山啊,父親給的錢不知道送出去了多少,都是豆包子打狗.甚至有錢都不知道往哪里送.

而且已經有風聲放出來,他可能會被調去南方守海島,任百戶.

林灼真是嚇壞了.

那些海島上可什麼都沒有啊,水都是帶咸的,洗澡都很困難啊.

而且說是百戶,手下不會超過二十人.

二十幾個大男人守住一個孤零零的海島,上面連一個女人都沒有,那到時候發生什麼事情誰敢保證啊?

而且父親傳來書信,說仇人沈浪入贅玄武伯爵府,已經一飛沖天,林家大禍在即.

于是林灼一咬牙,一跺腳,就去了靖安伯爵府毛遂自薦.

他長得英武不凡,而且還是武舉人出身.

伍幽幽頓時滿意了,晉海伯也滿意了.

就這樣,林灼一步登天,成為了靖安伯爵府的未婚夫婿,直接擔任了鹽山千戶所的副千戶.

為了避他鋒芒鹽山千戶所的主官都裝著公干離開,去謀求調走.

如今這位林灼公子返回玄武城擔任千戶,掌軍過千,可謂是衣錦還鄉啊.

一個人忽然發達了,那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什麼?當然是辦同學聚會,朋友聚會啊.

若是不能顯擺裝逼,豈不是錦衣夜行.

這就如同考上名牌大學要辦酒,也是差不多道理.

前天晚上,林灼千戶已經辦過了.

林灼之前的故交同學大部分都來了,足足幾十人.

眾人紛紛拍林灼馬屁,真是把林灼給爽壞了.

人生得意莫過于此啊.

但也有一個巨大的遺憾.

有一個人沒來.

那就是王漣.

當然不是因為林灼和王漣關系好啊?

恰恰相反.

王漣少年中舉,年少得志,天天都在林灼面前顯擺.

哎呀,我王漣十六七歲才中舉,越國還有十四歲中舉的呢,我真是差得太遠了.

唉!人家做官的起點都在國都,而我竟然只能做一個玄武城的主簿,排名才第四.

每當林灼聽到這些炫耀,真是恨不得將王漣掐死.

但是,他還不得不陪著笑臉.

因為,他家是商人啊,他還沒有考上武舉人啊,他就是要裝孫子啊.

王兄厲害,王兄高才,王兄牛逼.

這樣的馬屁,從林灼嘴里不知道說出了多少.

現在我林灼發達了,牛逼了,衣錦還鄉了.

之前你們欠我的馬屁,統統給我還回來.

之前你們吃了我多少跪舔,也統統給我吐出來.

王漣兄,你可知道我有多麼地想你.

若沒有你,我的裝逼和顯擺是不完整的啊.

林灼對王漣真是念念不忘.

于是他想辦法打聽王漣的消息,得到了統一的回複.

王漣人間蒸發了.

他陷害沈浪不成反被捅,被剝奪了功名.

最關鍵是他睡了柳無岩的小妾,給城主戴了一頂綠帽子.

所有人都判斷,王漣大概已經被柳無岩偷偷滅了.

因為柳無岩城主那個小妾,也好像人間蒸發了一般.

……

當然在林灼的小本子上,王漣只是排名第二.

排名第一的仇人是沈浪.

兩個原因,第一沈浪娶了林灼的夢中情人金木蘭.

奪妻之恨啊!

雖然金木蘭和我沒有說過一句話,但這也不妨礙我白日做夢啊,在腦子里面我已經幻想娶他一百次了.

又是一個迷戀金木蘭的,沒有辦法,沈浪情敵滿天下.

第二個原因,沈浪和林家有仇.

是沈浪和林家有仇,不是林家和沈浪有仇.

當田橫死的那天晚上,錦繡閣林老板林默幾天幾夜未眠,嚇得魂飛魄散,幾乎連遺書都寫好了.

林灼當時雖然中了武舉人,但是官職沒有分配下來,傳言要去守鳥不拉屎的海島.

到那個時候,沈浪若是派人陷害他,又該怎麼辦?

所以不僅林默,就連林灼也整日擔驚受怕,唯恐受到沈浪的報複.

這也讓他下定了決心.

你沈浪會吃軟飯,難道我林灼就不會吃嗎?

于是,他就成為了靖安伯三小姐伍幽幽的未婚夫婿.

然後,他也牛逼了.

當日他拜見岳父大人問了玄武伯爵府如何,靖安伯說了一句,塚中枯骨,命不久矣.

他又問那沈浪呢?靖安伯說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于是,林灼心中有底了.

國君的信號一發出,林灼雄赳赳殺回了玄武城.

他和李文正一拍即合,制造了一起玄武伯爵府騎兵當街撞死人的慘案.

並且,林灼直接將十幾名玄武伯爵府的騎兵扣押下來,關入大牢之中.

我林灼不但是在報複敵人,也是為國君分憂啊!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聲音.

"大人,玄武伯爵府姑爺沈浪求見!"

……

在軍營的偏廳中,林灼接見了沈浪.

沈浪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位玄武城有名的青年俊傑.

然後腦子幻想著,他被近三百斤伍幽幽壓在下面是什麼畫面.

頓時有點不寒而栗.

都是吃軟飯的,沈浪這一碗是世間罕有的美味佳肴.

而林灼吃的就是一盆豬油啊,男人餓了吃一口冷豬油還沒什麼,吃一臉盆下去,那真是要死人的.

為了榮華富貴,這位真是夠拼啊.

沈浪道:"林灼公子,替我向靖安伯問好."

林灼淡淡道:"沈浪姑爺這話我不好帶,畢竟你只是一個贅婿主動向我岳父這樣一個朝廷重臣問好,不合適吧.如果是金木聰和金木蘭說出這樣的話,比較恰當."

真是迫不及待,一上來就裝逼打臉啊.

我林灼面對你沈浪還是有優越感的,你只是伯爵府的一個小贅婿,而我是真正的女婿,並且我還是一個掌握兵權的權貴女婿,接下來前途如錦.

況且,我在的靖安伯爵府也比你玄武伯爵府牛逼.

沈浪道:"李文正死了."

林灼一愕,欲言又止.

李文正私通何妧妧的事情在國都傳得沸沸揚揚了,但是這話他不能說出口.

沈浪道:"所謂玄武伯爵府的騎兵沖撞無辜百姓,這件事的真相不重要對嗎?"

林灼點頭道:"對,真相都不重要."

不是每一個案子都要弄個水落石出的.

沈浪道:"請林大人釋放我玄武伯爵府的那些無辜騎兵."

林灼搖頭道:"不行,他們犯下了天大的罪行,當街踐踏百姓致死,我當然要問出幕後主使,然後遞交給太守府,今天晚上就動刑審問."

沈浪道:"你千戶所,沒有動刑的權力吧."

林灼道:"玄武伯爵府騎兵踩死人的那一條路,歸我鹽山千戶所軍官,而且踩死的幾個人中有我麾下將士的家屬,我懷疑這是一宗謀殺.為了給我麾下討回一個公道,當然要動刑審問."

沈浪沒有說話.

林灼道:"聽說這支騎兵為首的是一個女子,名字叫金劍娘,長得還很美麗,我真是不忍心辣手摧花啊."

沈浪道:"林灼兄,那要怎麼樣,你才肯釋放我玄武伯爵府的這支騎兵呢?"

林灼道:"兩條路!"

沈浪道:"願聞其詳!"

林灼道:"第一條路,當然是金木蘭率領伯爵府的大軍直接殺過來,把人劫走.當然這就是謀反了,相信我岳父和張翀太守做夢都會笑出來吧."

沈浪道:"那第二條路?"

林灼道:"你想我求情請罪,向我的父親請罪.不需要你跪下磕頭,只需要當眾鞠躬拜下就可以了."

沈浪道:"明明是你父親出賣了我,我從未又過冒犯他的地方吧."

林灼道:"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他老人家擔驚受怕,田橫死的那天,他老人家連遺書都寫好了,還讓我躲在國都不要回來.你可知道我當時是何等之恥辱?"

"有仇不報非君子."林灼淡淡道:"沈浪,你一個贅婿尚且知道報仇.我堂堂靖安伯爵府的女婿,又如何不懂得這麼一點?這個世界,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玄武城內,大概只能容得下一個強大的年輕人.我們兩個人中,總有一個人要低頭的,你說不是嗎?"

難怪這個林灼自信心十足.

玄武伯爵府是國君的眼中釘,肉中刺.

而靖安伯則是國君的心頭肉了,嫡系心腹.

雖然沒有封地,沒有私軍,但掌握著幾萬大軍的靖安伯伍兆,確實有些藐視玄武伯金卓.

在他眼中,玄武伯爵府的滅亡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雙方是階級敵人,靖安伯是國君的打手,而林灼則是靖安伯爵的打手.

他對沈浪下手,理所應當.

林灼道:"沈浪,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只需向我和父親躬身拜下賠禮道歉,就可以帶走玄武伯爵府的十幾名騎兵.否則過了明日,那個金劍娘和十幾個騎兵的下場,就不好說了.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講,玄武伯爵府連自己的士兵都保不住,顏面盡失的."

沈浪朝著林灼笑道:"我回去考慮考慮,明日給你答複,如何?"

林灼道:"好,我也去准備一些黃紙,爆竹.找來一些賓客,好見證你我一笑泯恩仇的過程."

然後,沈浪離開了!

見到沈浪垂頭喪氣的樣子,林灼真是好痛快啊.

哈哈啊哈哈!

你沈浪也有今天啊.

有靠山就是了不起,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啊.

沈浪你的靠山不如我啊!

而這個得意的時候,林灼就尤其想念王漣.

王漣兄,你究竟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啊.

當年我拍了你多少馬屁,你在我面前顯擺了多少次啊.

此時,林灼的心腹飛奔而來.

"主人,打聽到一些消息."

林灼道:"說."

那個心腹道:"當日張晉大人訂婚宴,王漣出丑離開之後,中途被人劫走.而宴會當場,有人見到柳無岩城主向心腹武士使了一道顏色,然後那個高手就匆匆離去了."

林灼道:"王漣果然是讓柳無岩抓去,真希望他別死啊!"

……

林灼的這一擊非常突然,讓玄武伯爵府有些措手不及.

國君的信號一下來,果然這些人紛紛撲咬上來,幾乎算是撕破臉皮一般.

就連靖安伯這樣的軍方巨頭也忍不住了,爭做國君的馬前卒.

這個時候,玄武伯爵難道率領大軍殺過去?

那就是謀反啊,東江伯爵前車之鑒就在眼前,他還尸骨未寒呢.

林灼一個副千戶之所以有恃無恐,完全是背後站著靖安伯啊.

而且還有一個更不好的信號.

靖安伯和張翀,隱隱有聯手的趨勢了,再加上北邊金氏家族的世仇晉海伯爵府.

這是上演十面埋伏嗎?

不過對于沈浪,破解這一招,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啊!

……

那個秘密房間內!

自我閹割的王漣,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宮的痛苦了.

他根本就看不上那二兩肉帶來的快活,他升華了.

因為,他感受到了十倍,百倍的快活.

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當然,並不是他成為O了.

而是因為,他對沈浪給的致/幻/劑上癮了.

這玩意比任何du品都厲害.

那種飄飄飄欲仙的感覺,仿佛身處宇宙之中,仿佛靈魂出竅.

真是太爽了.

比起這美妙的滋味,男女的那點事有算得了什麼啊.

我王漣都要成仙了啊.

這半個月,王漣每天都要成仙一次.

然後,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

每天就只有成仙的那一個時辰是最最美妙了.

為了成仙的那一刻,為了沈浪賜下神藥,他什麼都願意做.

只要有了神仙藥,給個皇帝都不換.

或許每一個癮君子,都是這樣的.

只為成仙,別無所求.

沈浪來到了王漣面前.

閹割掉後,他竟然皮膚竟然白皙細膩了許多,瘦了許多,還多了幾分雌性的氣息.

他體內的各種病毒,已經開始發作了,所以每一次出恭的時候有些難耐.

但身體表面,好像還沒有發作出來.

"恩公,恩公……"見到沈浪出現,王漣諂媚道:"您這是給我送神仙藥來了嗎?"

沈浪道:"對,而且從明天開始,我給你得到神仙要增加三成."

王漣無限狂喜道:"多謝恩公,多謝恩公."

沈浪道:"王漣,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

王漣叩首道:"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沈浪道:"你的老朋友林灼回來了,他成為了靖安伯爵府的女婿,發達了,他非常非常想念你."

王漣已經吸壞了的腦子頓時恢複了一點點清明,道:"他這是想要在我面前顯擺吧,之前他在我面前如同狗一樣的跪舔,如今發達了,就想要我去跪舔他了."

這個時候的王漣,雙目中露出了一絲怨毒.

之前跪舔我的人,憑什麼能夠發達,憑什麼混得比我好?

沈浪道:"他既然那麼想要見你,你不如給他一個驚喜,去見見他.然後晚上喝個小酒,不小心喝得大醉,神智全無."

沈浪停頓了片刻,繼續道:"然後你趁機讓林灼把你睡了,第二天早上你要尖叫,讓所有人都看清楚,林灼玷汙了你."

如果那個時候,靖安伯爵府的人恰好看到這一幕,應該非常過癮精彩吧.

頓時,王漣頭皮一陣發麻.

哪怕他腦子已經吸壞了一半,也深深感覺到,恩公還是那麼歹毒啊!

……

注:第二更五千字送上,起床就碼字到現在.我去吃點東西再繼續碼字,晚上十點左右更新第三章.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上篇:第111章:聰明絕頂!滅爾全家!(1更)    下篇:第113章:慘絕人寰林灼!天哪太可怕!(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