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13章:慘絕人寰林灼!天哪太可怕!(3更)   
  
第113章:慘絕人寰林灼!天哪太可怕!(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接下來沈浪控制好了量,讓王漣好好沉醉了一把,但是卻又不至于讓他昏厥.

刹那間.

王漣再一次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我王漣之前二十年都白活了啊.

什麼見鬼的科舉.

什麼見鬼的仕途.

什麼見鬼的女人.

全部都是一文不值的.

至少在這一個時辰內,他感覺自己是無所不能的.

他的感覺是如此的敏銳,周圍的一切畫面仿佛都變了.

透過窗戶望著外面的天空.

王漣邁著輕快的步伐,腦子里面浮現出幾個問題.

我王漣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

這時空的起源在哪里?

這天上的星辰又是什麼?我王漣死了之後,會不會化作天上的星星.

……

一個時辰後!

這種感覺漸漸淡去了.

王漣心情從無邊無際的亢奮,墜落到無邊無際的沮喪.

那種灰暗和絕望,完全不需要表演.

就這個狀態去見林灼最好.

沈浪將一小包藥末遞給了王漣道:"你該不會在路上把這一份也吃了吧?"

王漣道:"恩公,如果你明天交給我,我一定自己把他用了.但是我現在剛剛嗨過,癮還沒有上來."

接著,他幽幽道:"再說,我比你更加想要報複林灼啊."

過去混得那麼差的,現在竟然是靖安伯爵府的女婿了,而且馬上就是實職千戶了,憑什麼啊?

你過得好了,我還怎麼快樂啊?

接下來,王漣沐浴更衣,然後換身了一身舊絲綢袍子.

他的功名已經被剝奪了,官職也沒有了,所以已經沒有資格穿官服了.

坐在鏡子面前.

王漣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開始描眉,開始塗抹嘴唇.

而且朝著鏡子里面的自己,他還露出一些怪異的笑容,竟然是嫵媚屬性的.

接著他腦子里面還浮現出金木蘭.

關鍵浮現的不是她的面孔,而是她的衣服.

王漣內心開始驚駭,難道……難道身上有了什麼變化了嗎?

接著他再控制不了自己的雙手,往自己的全身塗抹上玫瑰香精.

一切都那麼鬼使神差.

一個時辰後,一個和平常不大一樣的王漣走出了房屋.

前面有三匹馬讓他挑選.

按照之前,他應該挑選那匹最高大雄壯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又鬼使神差挑選了最瘦的那一匹.

那匹瘦馬的脊背上骨頭都凸出來的.

沈浪腦海里面不由得浮現出一句俗話.

大姑娘騎瘦驢,嚴絲合縫.

不行不行,我得趕緊把這句話趕出我的腦子.

金忠在沈浪耳邊低聲道:"姑爺,要不要派人監視他?萬一他趁機跑了呢?"

沈浪正要解釋.

結果王漣回頭道:"金忠,我還能活多久?我還去哪里?"

不得了了,王漣現在的感官都進化了,隔著那麼遠,那麼小的聲音都能聽到了.

但他說的是實話.

王漣活不久了,他失去了功名,失去了官職,甚至命根子都失去了,他還能去哪里?

現在他活著的唯一動力,就是每天成仙的那一個時辰了.

現實中的那些癮君子,只要每天能過癮,別說住在仇人家里,就算住在茅廁里面他們都不在意.所以為了家人和生命,有些東西永遠不要碰一丁點.

……

鹽山千戶所大營內.

錦繡閣的老板林默來看兒子了.

"灼兒,真的沒有問題嗎?"林默道:"這幾個月來,跟沈浪作對的人,幾乎全部都完了."

林灼道:"父親,但是被沈浪弄死的人,都是沒有靠山的."

一不小心,林灼說出了西游記的真理.

林灼道:"張晉有事嗎?徐芊芊有事嗎?祝文華有事嗎?不是依舊活得好好嗎?國君信號一來,這些人不都磨刀霍霍等著宰殺沈浪嗎?"

林默道:"為父的意思是咱們不要太做出頭鳥,讓張晉去干沈浪不好嗎?"

林灼不屑道:"父親,我的背後是靖安伯爵府啊.我的岳父大人是平北將軍啊,統帥著三萬多大軍.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我就是先鋒之一,這是何等榮耀?您覺得我有退縮的必要嗎?再說沈浪已經來過了,他請求我放掉玄武伯爵府的那些騎兵,我給否了,他一個屁都不敢放,這種人就是欺軟怕硬."

接著,林灼覺得自己在父親面前的態度有些放肆,就拿起茶壺給林默倒了一杯茶進行彌補.

"父親,因為沈浪您受到了何等的驚嚇?當日您連遺囑都寫好了,毒藥也買好了,錦繡閣直接關門了一個月不敢做生意,沈浪害得您如此,難道不需要付出代價嗎?"林灼寒聲道:"我林家失去的面子,難道不需要撿回來嗎?"

"我們林家如何奪回顏面,如何在玄武城立足,當然是踩著沈浪的腦袋."林灼道:"面子這東西,從哪里丟的才能從哪里撿起來.我林家以後也是玄武城的權貴了,顏面最是重要."

這話林默同意,他想起了一事情道:"對了,昨天徐光允來找過我,說接下來讓我和他聯手對付玄武伯爵府,要讓他們跌一個大跟頭."

"做!"林灼道:"只要是攻擊玄武伯爵府,現在就是政治正確,不管多大的代價都做.徐光允終于從訂婚宴那天晚上的失利恢複過來了嗎?國君的一紙詔書果然厲害啊,瞬間讓人斗志昂揚."

林默道:"聽說李文正死了?聽說他和何妧妧大家有一腿,而如今何妧妧成為了國君的禁臠,所以他就死了?"

林灼稍稍猶豫道:"不僅僅如此,關鍵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牽涉進入了二王子和太子之間的爭斗,還暗中用巫蠱詛咒太子.因為這件事情,二王子在國君的宮殿外跪了三個時辰.李文正這個傻逼就算國君不殺他,二王子也會將他剝皮,國君殺他也是迫不得已,太子和二王子還要上演兄友弟恭的."

接著林灼趕緊道:"父親,這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千萬千萬不要往外傳.李文正之死對外宣傳是那天晚上受打擊太大,心髒發病暴斃了.他死後國君或許還要下旨升他官職."

不管是暗中詛咒太子,還是何妧妧和李文正有一腿的事情,都是不能公開宣揚的.

殺李文正是一回事,國君發出去的政治信號一定不能改變.

"好了父親,岳父派來商議親事的人或許馬上就要到家里了,您要趕緊回家了,萬一貴客來的時候您不在家,就失禮了."林灼道.

林默趕緊站起來,朝著外面走去,然後回頭道:"灼兒,靖安伯爵府那邊大概會派誰來和為父商議親事?"

林灼道:"大概是某個族叔吧."

……

夜幕降臨.

一天的訓練結束了,鹽山千戶所結束了一天的喧囂.

士兵們回營.

林灼在得意地自飲自酌.

成為靖安伯爵府的未婚夫婿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他依舊輕飄飄的仿佛在云端一般,真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一邊喝酒,林灼一般在心中自語.

"沈浪,還有一天!你明日若不是不給我鞠躬拜下賠禮道歉的話,我就要對玄武伯爵府的那些騎兵動手了,我就要對那個金劍娘動手了,到時候休怪我無情."

"沈浪,別怪我踩你,你的名聲大,我只有踩著你的腦袋,才能聲名鵲起."

他又道出了一句真諦,想要最快成名的途徑是什麼?當然是踩著另外一個名人的腦袋上位?

所以不管是娛樂圈,還是文藝圈,都有那麼多的罵戰.

林灼繼續美滋滋地喝酒.

很多人覺得他娶了一個快三百斤的娘子,肯定特別悲慘,肯定幾乎要硬不起來.

但根本不是這樣的.

林灼發現,絕色美人當然好.

但是普通漂亮的女人,味道還真不如他那三百斤的娘子.

各有風味,不嘗試哪里知道好不好吃?

當然還沒有成親,所以他還沒有真正嘗過這個三百斤娘子的味道,但是見過未來娘子之後,他發現自己對她的三百斤真有感覺.

人類太渺小了,對自己的了解也是很淺薄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

《權力的游戲》里面,人家恐怖堡公爵老剝皮還娶了一個二三百斤的女人,還生了一個兒子呢.

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一陣喧嘩.

林灼寒聲道:"何事?何人?竟敢在軍營外喧嘩,不想活了嗎?"

屬下進來道:"有一個男子自稱是您的至交好友,硬是要進來,被亂棍打出去了."

緊接著,外面有人高喊道:"林灼兄是我啊,王漣,王漣!"

王漣?

林灼大喜,心中無比激動.

王漣兄,你終于出現了嗎?

我的衣錦還鄉終于要圓滿了嗎?我這一次的裝逼終于要圓滿了嗎?

林灼大喜,本來想自己出去迎接,但是想了想,淡然揮手道:"讓他進來."

……

王漣進來之後,直接拜在地上哭泣道:"林灼兄,救我,救我啊!"

哎呀呀!

真是太爽了啊.

之前天天踩著你腦袋裝逼的人,現在竟然直接跪在你的面前了.

之前聚會時,他的那些同窗好友雖然也吹捧他,但還帶著矜持,拍馬屁也放不下身段,那種爽感仿佛隔靴撓癢.

而現在王漣直接跪下了.

這……這是真的爽了啊.

頓時,林灼上前將王漣扶起道:"王兄為何如此啊?我們是至交好友,怎麼可以如此見外.你行此大禮,我如何受得起啊?"

王漣磕頭道:"林兄救我,救我啊,小弟已經走投無路了啊."

林灼道:"怎麼?是誰要害王兄啊?"

王漣哭泣道:"當然是柳無岩城主,我……我和他的小妾情投意合,激動之下難免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結果柳無岩直接把那個小妾沉河了."

林灼道:"那……那柳無岩就沒有報複王兄?"

林灼還是有些警覺的.

你王漣不是已經被柳無岩滅了嗎?為何又忽然出現了?

王漣站起身,露出了無比痛苦,無比恥辱的表情,顫聲道:"柳無岩派人抓了我,然後又將我放了."

林灼質疑道:"他就這麼輕而易舉將王兄放了?"

這不合理啊.

王漣二話不說,直接掀開袍子,解下了褲子.

林灼驚呼道:"王兄,你……你這是干嘛?"

然後,他完全驚呆了.

因為他看到王漣下面空空如也,縫合的傷口還是通紅的.

他,他竟然被閹割了.

林灼不由得一陣陣頭皮發麻,當時王漣該是多疼啊.

"柳無岩城主做的?"林灼問道.

王漣咬牙切齒道:"除了他還有誰?"

這下一切都能解釋得通了,難怪王漣會被放了出來,因為他已經接受了最殘忍的懲罰了.

接著,王漣再一次跪下,哭泣道:"林大人,小人已經走投無路了,求求你救我一次吧!"

"林大人,我被沈浪所害,官職被剝奪了,功名也被剝脫了,現在無處可去,請求大人收留,小人就算做牛做馬,也會報答您的恩德."王漣不斷磕頭.

他這是用生命在演戲啊.

如今的他,已經進入某種極端了.

甚至不需要沈浪的獎勵,他都會用盡全力去害林灼.

林灼為難道:"可是我身邊並沒有合適的官職啊?"

王漣哭泣道:"都到了這個境地了,小人哪里還敢奢望什麼官職啊.只要有一口飯吃,有一片屋簷住就已經滿足了啊."

林灼道:"那,那就為難王兄在我身邊做一個小文書了,為我整理一下書稿?"

"是,主公."王漣大喜拜下.

林灼更加大喜.

曾經高高在上的人,現在成為你的奴才,世界上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

"來人,酒宴擺來,我要為王兄洗塵."林灼下令道.

……

接下來,兩個人快樂地喝酒吃菜.

王漣千百般地討好拍馬屁.

那一句句,一字字,簡直諂媚之極,毫無底線.

真是讓人聽得毛孔都舒張開來.

林灼無比的滿足.

之前他派出去的馬屁,送出去的跪舔,如今十倍地還回來了.

誰說付出就沒有回報的?

可見這人啊,還是要受到挫折啊.

瞧瞧人家王漣兄,以前那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讓人看了恨不得打死.

現在,多麼優秀啊,多麼讓人舒服啊.

然後不知不覺間,林灼漸漸喝多了.

不知道為何?他竟然覺得王漣的眼神和神態有了一些嫵媚?

這……這……

關鍵是他竟然覺得有點意思.

人類果然那麼渺小嗎?對自己的了解那麼淺薄嗎?

每天都有新世界的大門等待打開嗎?

"王漣兄,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沈浪在我眼中,就是一個跳梁小丑而已,你就等著看著我踩著他的腦袋,讓他顏面盡失."

"玄武伯爵府?只是塚中枯骨而已."

"還有金木蘭,你別看她現在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未來玄武伯爵府敗亡之後,她的唯一的去處就是教坊司.到時候她被廢了武功,只能淪為一個千人騎萬人跨的賤貨."

林灼越喝越多,越來越興奮.

此時,王漣大聲道:"所有人聽著,天亮之前不要靠近這個房子,別打擾我們喝酒."

林灼一愕,然後點頭道:"聽到了沒有,不許來打擾我們喝酒."

"是."外面所有的士兵道.

接著,王漣悄悄將沈浪准備的白色粉末,世界上最強的致/幻/劑倒入隱秘倒入酒壺之中.

然後,他給兩人都倒了一杯酒.

兩個人共飲,兩個人一起嗨.

王漣還好,他已經有過經驗了.

而林灼喝下了加料的酒後,完全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這酒勁一下子竟然變得這麼大?

整個世界都變了.

周圍的一切,竟然變得如此美妙,光怪陸離的影子旋轉.

整個人仿佛都要飛了起來.

此時,王漣的目光和表情變得更加嫵媚了,將酒端到林灼的嘴邊.

"大郎,吃藥了."

王漣嘴里鬼使神差說出這句話,沈浪那本書他也看過很多遍啊.

接下來……

讓人不忍直視的一幕發生了.

王漣引導一切,讓林灼把他睡了!

而且,發出了很大的響動.

外面站崗的士兵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詭異.

一陣陣毛骨悚然.

有人忍不住悄悄掀開門縫朝里面望去一眼.

真的差點瞎了眼睛啊.

簡直……不堪入目啊.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可怕了啊!

……

幾個時辰過去了!

天亮了!

林灼感覺到一陣陣宿醉,頭痛欲裂.

怎麼回事啊?

平常喝醉酒也不會這麼頭痛啊.

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幾乎完全沒有記憶了.

就好像做了一個夢.

一個非常可怕的夢境.

"林郎,你醒啦."耳邊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音.

聲音很尖,還帶著一點點裝出來的嫵媚,卻是男人發出的,竟然隱約是王漣?

林灼猛地睜開眼睛.

然後,他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見到了毀滅三觀的一幕.

他先是完全驚呆了.

不,這肯定是在做夢,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林灼閉上的眼睛.

再一次睜開眼睛,眼前這一幕依舊那麼可怕,依舊是王漣狠毒而又嫵媚的面孔.

因為劑量不大,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一點點浮現在腦海.

林灼幾乎要炸了,整個人仿佛被雷霆擊中.

頭皮一陣陣發麻,四肢百骸都在戰栗.

見到王漣,就仿佛見到了鬼一般.

"啊……啊……啊……"

林灼徹底要瘋了!

發出了一陣陣淒厲的慘叫.

"不,不,不!"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五.我稍稍休息一下然後接著碼字到半夜,糕點拼了,拜求兄弟們給我鼓勵和支持啊!

謝謝獨坐思往昔,書友20170416032326661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12章:沈浪秒殺大招!太毒了!(2更)    下篇:第114章:沈浪你是惡魔啊!再宰一家!(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