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14章:沈浪你是惡魔啊!再宰一家!(1更)   
  
第114章:沈浪你是惡魔啊!再宰一家!(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盡管是林灼娶妻,並非入贅,但拜堂成親卻一定要去靖安伯爵府舉辦的.

當然,林家這邊也會辦一個典禮,但規模卻要小很多了.

這次靖安伯爵府派來林家商議親事的是伍幽幽的一個族伯,名叫伍召印.

此人地位不高,但是輩分卻比較高.

他來到玄武城之後,立刻受到高規格的接待.

林默不但找來了徐光允,而且還把柳無岩城主也請來了.

張晉和林灼不在場,因為他們是小輩,這種商議親事就只能由長輩之間進行.

當然所謂的商議,完全是單方面的通知而已.

接受了盛情款待後當天晚上,伍召印在林家住下.

次日,天還不亮的時候,忽然有一名士兵來到林家,說林灼大人有要事找伍召印商議.

伍召印年紀大了,睡眠比較淺,昨天晚上喝酒吟詩得有比較晚,好不容易才睡了兩個時辰不到就被吵醒了,心中當然不高興.

只不過林灼說有重要事情相商,他也沒有耽誤,洗漱完畢後,一臉不快地乘車去了鹽山千戶所.

一路奔波到目的地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

"你們大人究竟有什麼重要事情啊,竟然天不亮就將我叫來?"伍召印怒道.

但是他卻發現,那個前來報信的士兵早已經不見蹤影了.

于是他就更加憤怒了,直接沖入了鹽山千戶所內.

然後,他就見到了眼前這個無比辣眼睛的一幕.

林灼和王漣竟然還糾纏在一起,而且片甲不留.

頓時他完全驚呆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灼你這是瘋了嗎?

搞兔兒爺這並沒有什麼稀奇的,但你竟然在軍營內亂搞?

你還有沒有把靖安伯爵府放在眼里?

你還要不要名聲?要不要臉面了?

一時間,伍召印指著林灼,渾身顫抖,竟然說不出話來.

"哎呀,我這眼睛要瞎了啊.我,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一幕啊?"

此時,旁邊傳來了一道誇張的聲音,一聽就是沈浪,因為特別裝腔作勢.

沈浪帶著金忠等人也來了!

眼前這一幕,真是有些像賓館里面的掃X現場啊.

……

林灼的大腦真的要炸了.

第一次睜開眼睛,見到王漣陰狠的笑容,他就已經呆了.

再見到伍召印的時候,他真的恨不得立刻昏厥過去.

這可是未婚妻的族伯啊,雖然在靖安伯爵府的權勢不高,但是輩分很高,而且為人非常保守的啊.

"林灼,你做的好事,你還要臉面嗎?"

終于,伍召印這一聲音吼了出來.

林灼只覺得渾身冰涼,後背卻又冷汗爆出.

此時,他已經顧不上羞恥了.

前途最重要,命運最重要啊.

頓時,他立刻擺脫了王漣的糾纏,朝著伍召印跪下道:"族伯,你聽我解釋,你聽我解釋,我是被人陷害……"

"這位大人,請為學生做主啊."沒有想到邊上的王漣更快,直接跪爬到伍召印面前,抱著他的雙腿哭泣道:"這幾日林灼一直派人尋我,我以為有什麼要事,所以昨天傍晚就來見他.誰知道這個禽獸,竟然將我灌醉,然後非禮了我."

"大人,我王漣雖然被剝奪了功名,但我也曾經是舉人啊,我也曾經是玄武城的主簿啊."

"林灼,我要去告你,我要去告你!"

頓時,林灼完全驚呆了.

他還沒有開口,王漣竟然先咬他一口?

沈浪道:"王漣,我雖然和你仇人.但是我這個人天生正義,如此慘劇我也看不下去了.我支持你去告他,別擔心有人會殺人滅口.我讓玄武伯爵府帶兵保護你,你去太守府跟告,你去總督府告,總之一定要給你一個交代."

"王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更何況是一個區區副千戶?"沈浪義正言辭道:"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公道了,我就不相信一個舉人的清白尊嚴竟然如此被糟蹋."

此時,林灼反應過來了.

他頓時充滿怨毒地朝沈浪望來,嘶聲道:"沈浪,你陰我?"

沈浪冷笑道:"這和我又有什麼關系?明明是你昨天跟我說,讓我今天之前來找你,向你賠禮道歉,才願意放我玄武伯爵府的無辜士兵.我一大早就來了啊,沒有想到竟然見到了如此可怕的一幕."

接著沈浪道:"來人啊,將王漣舉人保護起來,他再怎麼得罪過我也是玄武伯爵府的遠親,不能就這麼讓人白白糟蹋了.王漣,我這就帶著你去太守府告狀."

然後,沈浪手一揮.

金忠等人拿過一個披風,將王漣包裹起來,就直接要將他帶走,去太守府告狀.

"慢著!"開口阻止的竟然是靖安伯爵府的伍召印.

他此時當然也看出來,林灼被人陷害了,這一切都是沈浪的陰謀.

沈浪道:"長者有何指教?"

伍召印當然不能讓沈浪帶著王漣去太守府告狀,盡管還沒有成婚,但林灼畢竟已經是伍幽幽的未婚夫.

若是沈浪帶著王漣去告狀,那事情就鬧大了,會釀出驚人的丑聞,對靖安伯爵府的名聲會有巨大傷害.

"你有什麼要求?"伍召印直接了當問道.

沈浪道:"玄武伯爵府的十幾名騎兵無緣無故被林灼千戶扣押了,我這是來要人的."

"做夢……"林灼本能就要脫口而出.

但是伍召印直接道:"把人放了."

林灼一愕,但卻不敢絲毫違抗,下令將玄武伯爵府的十幾名騎兵全部釋放.

片刻後,這十幾個人出現在沈浪的面前.

這些人雖然面容有些憔悴,而且身上還有傷痕,但至少沒有性命之威.

主要是金劍娘,她的衣衫還是完整的,看來沒有受到什麼羞辱.

只不過她還是和之前一樣,見到沈浪之後,立刻臉蛋通紅,手腳仿佛都沒有地方放,真的看不出來她是一個武功高強的騎士.

真是作孽啊,長得這麼帥真是苦惱啊,因為有數不清的女人會暗戀你.

"林灼大人,告辭了."沈浪道:"這個王漣太可憐了,我擔心你會殺他滅口,所以我也一並帶走了啊."

接下來,沈浪將伯爵府的十幾個騎兵和王漣一並帶走了.

這不符合他的風格對吧?

他可是從來都不吃虧的啊,現在玄武伯爵府的騎兵被扣押了,而且還挨了鞭子,沈浪既然就這麼走了,也沒有更凶狠的報複?

這是因為沈浪怕破壞了接下來更精彩的故事啊.

和王漣一度春風之後,林灼體內那些可怕的病毒還需要時間發作啊,說殺你全家就一定要做到啊.

………………

沈浪帶著王漣等人走了之後.

整個大廳內所有人都退得干乾淨淨.

林灼飛快找了一件衣服穿上,然後跪在伍召印的面前.

"族伯,我是被人陷害啊……"

伍召印直接阻止了他的申辯.

"林灼,被人陷害比你真的公開召兔兒爺更加羞恥,你懂嗎?"

這一句話就道出了平民和貴族之間的思維差別.

在貴族眼中,你私生活亂一些不要緊,哪怕玩男人也不要緊,只要夠牛逼就好.

但是被人陷害那就是無能,才是最大的罪過.

"你為什麼會被人陷害?因為你飄了,自從你成為我們伍氏家族的夫婿後,你就仿佛深處云端,你覺得自己有了大靠山就可以為所欲為.看看你回到玄武城後都干了什麼?第一時間就招你的那些狐朋狗友顯擺炫耀."

"若不是你炫耀之心如此之重,怎麼可能會被王漣得逞?"

伍召印的話,可謂是字字誅心.

讓林灼回憶這段日子來的所作所為,真是羞恥難安.

之前的他是很精明的一個人啊,怎麼一下子變得如此疏忽了?

"年輕人,眼睛要看著腳下,而不要朝天看,否則會摔大跟頭的."

"當然,年輕人受一點挫折沒什麼.現在跌這一交至少能夠讓你警醒,在這個高度摔下來至少還不會死.若是未來從更高的地方摔下來,那就是粉身碎骨了."

"玩兔兒爺也沒有什麼,貴族里面多的是.關鍵是你這次表現出來的無能,讓我們非常失望,這讓我們如何相信你未來能夠擔當重任?這讓我們如何相信你能夠成為靖安伯爵府在玄武城,乃至在怒江郡的代表人物?"

林灼立刻一頭磕下去道:"伯父,求您教我."

伍召印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你和幽幽的婚事是否繼續,完全取決于她的父親.你可知道見到他的時候應該怎麼說嗎?"

林灼再一次叩首道:"伯父教我."

伍召印道:"你見到家主之後,不要有任何辯解,更不要說自己被人陷害.你只要凸出四個字,知恥後勇!你拼命檢討你自己的得意忘形,才讓沈浪趁機陷害.你要做的是檢討,把自己的缺點放大十倍,一百倍.你要表現得比任何人都痛心,都失望.甚至主動解除和幽幽的婚約,這樣還有一線生機."

林灼頓時歎為觀止.

靖安伯爵府果然牛逼啊,這位族伯並沒有擔任重要職位啊,竟然也是一個高人.

伍召印繼續道:"如果這樣還不能讓家主回心轉意,那你就拔劍自刎,說甯願死也不願意玷汙靖安伯爵府的名聲.這個時候你自刎一定要果斷,下手一定要狠,一定要真的割開自己的脖子,但是千萬記得避開大動脈,你要用木劍演練幾十上百遍."

林灼道:"岳父大人是軍方巨頭,閱人無數,就算我表演得再逼真,也一定會被他看穿吧?"

伍召印冷笑道:"當然會被他看穿,怎麼可能會真的自刎?正是因為會被他看穿,所以才要表現."

林灼叩首道:"伯父指教."

伍召印道:"他能看穿你的自刎是表演,但是這也表現你另外一個特質,足夠無恥,擅長演戲.作為政治任務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演戲!"

"還有,你自刎演得逼真,直接割開自己的脖子,這證明了什麼?你足夠狠,對自己都那麼狠,對敵人當然更狠.你又會演戲,又那麼狠,家主怎麼會不對你刮目相看?他會覺得你這個人很有培養的價值,到時候你和幽幽的婚事也能夠繼續了."

高人,真的是高人啊.

林灼佩服得五體投地.

沒有想到啊,這個聲名不顯的族伯竟然如此高深莫測.

難道貴族的每一個人都如此牛逼嗎?

沈浪你給我等著,等我緩過這口氣,一定將今日恥辱十倍奉還.

而就在此時,伍召印淡淡道:"你准備一下去靖安城見家主吧.順便回去告訴你父親,加錢給我,加三倍!"

……

玄武伯爵府內.

沈浪道:"岳父大人,這個伍召印看起來好像很牛逼啊."

伯爵大人非常細微地皺了皺眉.

對于牛逼這種詞彙,他個人是感覺到非常不適的.

但是他現在也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別人去適應沈浪,而不是讓沈浪去適應這個世界.

對于這個女婿的牛逼,伯爵大人已經有覺悟了.

唉!

真是可惜啊,他為什麼不是我兒子啊?

不過,也沒什麼可惜的.

他就是我兒子啊.

歸根結底,這是一個好孩子,而且是一個很好的孩子.

"這位伍召印當然很了不起."伯爵大人解釋道:"在二十幾年前,他可是和靖安伯爭奪過世子之位的."

這話一出.

沈浪和玄武伯不約而同地朝著不遠處的金木聰望去.

這肥宅還在抄書呢.

唉!

沈浪和玄武伯同時歎息一聲.

若是伯爵大人有第二個兒子,就沒有這肥宅什麼事了.

人家靖安伯爵府,兩個出色的兒子在這個年紀已經為爭奪世子之位頭破血流,你卻還在抄作業?

而你金木聰這個肥宅,閉著眼睛就做上了世子,這個世界還真是不公平啊.

感受到兩道目光,金木聰脖子一縮,弱弱道:"看我干嘛?"

沈浪問道:"那伍召印是怎麼輸的?"

玄武伯道:"生不出孩子."

啊!

好慘啊!生不出孩子再優秀也做不了主君.

接著沈浪有點擔心自己,這段時間他在牆上看書得那麼勤奮,會不會透支了身體,以後也生不出孩子啊.

呸呸呸!

烏鴉嘴,烏鴉嘴!

而就在此時,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喧嘩之聲.

怎麼又是喧嘩聲啊?

片刻後,金忠進來稟報.

"主人,姑爺,是封地上的百姓鄉老求見."

聽到沒有,金忠直接說的是主人,姑爺,沒有世子.

然而,金木聰完全不在意.

在重大事務上,他不等別人將他忽略,他自己先把自己忽略掉了.

我才不管你們的事情呢,我的世界只有抄作業.

……

玄武伯爵和沈浪二人來到伯爵府的城堡之外.

頓時,前面幾十名長者整齊跪下.

"拜見伯爵大人……"

玄武伯趕緊上前將最年長的一個鄉老扶起,道:"諸位比我年長,如何行此大禮,都起來,都起來!"

幾十名鄉老都站起身來.

玄武伯道:"諸位長者來見我,可是有什麼事情?"

其中一名鄉老道:"受伯爵府照顧,今年的桑葉長得好,蠶也沒有害什麼大病,今年的蠶繭大豐收,比往年多了近兩成."

玄武伯道:"這是好事啊,賣了蠶繭之後,大家的日子也能過得寬裕些."

鄉老道:"誰說不是呢?大家伙都很高興,覺得今年能過上好日子,正感謝伯爵府的恩德呢?誰知道我們將蠶繭送去玄武城後,他們竟然不收了."

不收了?

往年蠶繭收得好好的,今年竟然說不收了?

整個玄武伯爵府封地十萬子民,可有七成靠養蠶為生的啊.

每年養蠶的收入,遠比種水稻高得多了.

封地上的農民幾乎大部分田地,山地都用來種桑樹養蠶,賣了蠶繭換來的錢,一部分給玄武伯爵府交稅,一部分用來買糧食,剩下的作為家用.

因為伯爵府的稅收不高,所以封地上的農民養蠶日子過得不錯,比玄武城其他農民要好一些.

兩年前,封地上許多農民花了大價錢,換了更好的桑樹苗,這樣出產的葉子更多.

如今這些蠶繭竟然不收了?

這可是要出大事的啊.

這等于近十萬封地農民近半年的勞動白費了,而且沒有了錢怎麼給伯爵府交稅,怎麼買糧食,怎麼養活妻子兒女.

一家人都指望著賣了蠶繭過日子呢.

伯爵府每年收入中,來自桑蠶的稅占了四分之一,一旦斷收伯爵府就會有嚴重經濟危機.

而且玄武伯爵府每半年都要給隱元會還債的,沒了這筆錢資金鏈就會直接斷掉.

最關鍵的是十萬封地子民沒錢買糧,可是要出大亂子的.

伯爵大人道:"徐光允不收,錦繡閣的林默也不收嗎?"

鄉老道:"對,這兩家都不收我們玄武伯爵府封地出產的蠶繭."

伯爵大人道:"往年也有其他郡的絲綢商人來收蠶繭的啊,而且還爭先競價,他們今年也沒來嗎?"

鄉老道:"沒有來,其他郡的絲綢商人,一個也沒有來,只能賣給徐家或者林家.但是這兩家刻意針對我們,公開下令說不許收我們的蠶繭,而且他不僅他們兩家不收,還說整個天南行省不會有一個絲綢商人會收我們的蠶繭."

這事情就嚴重了.

蠶繭里面可是有蟲子的,在一定時間內不加工的話,里面的蟲子可是會變成飛蛾,咬破蠶繭飛出來的,到那個時候,繭子可就毀了一小半了.

這是對玄武伯爵府的經濟攻擊,徐家林家只是操作者而已,背後是張翀和祝戎,否則不會一個外地絲綢商都沒來.

鄉老道:"徐家主和他的女兒還公開放話,想要讓他們收我們封地的蠶繭,除非讓姑爺親自去和她談,否則就讓我們的蠶繭爛在家里,要讓我們餓死."

沈浪頓時眼睛一縮,又來這一套?

林灼剛剛被我陰得半死,而且距離死期不遠了.你徐光允,徐芊芊還玩這一套?

不過這也是計劃之中的事情.

正好啊!

幾個月後就要過年了,沈浪正好殺徐家這只肥豬過個好年.

沈浪笑道:"好啊,我這就去和徐家談."

頓時,幾十名鄉老朝著沈浪跪下,道:"多謝姑爺救命之恩."

……

沈浪來到徐家和徐光允,徐芊芊談判.

這位前妻沒有任何廢話,直接了當開出了條件.經過沈浪一而再的摧殘,她仿佛變得更加冷毅堅強了.

"沈浪,想要讓我們收玄武伯爵府封地上農民的蠶繭?"

"條件很簡單,你無償交出紫色和彩虹色染料的配方,這樣我們可以考慮降價收購你家封地出產的蠶繭,對是降價."

"否則就讓你們十萬子民的蠶繭爛在家里,讓他們活活餓死吧.要麼你想辦法將這些蠶繭運到越國之外賣?但這麼大批貨物你又沒有出關公文,所以還是爛在家里吧."

"沈浪,你肆無忌憚得罪我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

……

注:第一更五千多字送上,拜求兄弟們的支持,拜求月票啊!

謝謝木有魚丸君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13章:慘絕人寰林灼!天哪太可怕!(3更)    下篇:第115章:滅徐家之驚駭毒計!太凶殘了(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