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21章:那一劍風情!靖安伯爵府炸了!(為新盟主賀)   
  
第121章:那一劍風情!靖安伯爵府炸了!(為新盟主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書友書友20170416032326661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莫名)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烏龜.

第一種是玄武,防禦型的,但卻也充滿了倔強.

還有一種,就是千年王八萬年龜.

玄武伯屬于前一種,鎮遠侯蘇難就屬于後面一種.

出頭鳥先死,出頭的椽子先爛.

鎮遠侯一直將這個真理秉持到底,時時刻刻都順著國君的意志.

明明是老牌貴族的領袖,卻裝著一副和我無關的樣子.

也正是因為如此,國君始終沒有拿鎮遠侯爵府開刀.

因為國君清楚地知道,一旦選擇向鎮遠侯開刀,會引來強烈的反擊.

為了自保,鎮遠侯會瞬間從烏龜狀態變成領袖狀態,幾十個老牌貴族會立刻選擇他為主心骨和國君對抗,一盤散沙的老牌貴族聯盟立刻會擰成一股繩.

到那個時候,對于國君來說就是最糟糕的局面.

先把大的放在一邊,將小一些老牌貴族一個個先料理了,最後再動這個大的.

屆時,鎮遠侯想要反擊,身邊已經沒有可以召喚的小弟了.

鎮遠侯蘇難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

但是他又相信另外一個名言,我不需要比獵人跑得快,我只需比同伴跑得快就可以了.

至于那些同伴全部死光了,輪到他了應該怎麼辦?

那也至少是十幾年後的事情了.

這十幾年內會發生什麼?

國君今年五十多了,說句誅心的話,他還能在位幾年?

十年之內,越國一定會發生奪嫡之戰,太子和二王子勢均力敵.

越國之外,吳國和楚國之間也會分出勝負,屆時越國還有這樣安定的外部環境嗎?

到那個時候,國內外的局勢都緊張無比,哪里還顧得上收拾他鎮遠侯?

太子和二王子為了奪嫡,巴結他鎮遠侯都來不及.

人人都笑鎮遠侯窩囊,但是蘇難卻把所有人都當成傻子.

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真理.

出頭鳥先死是真理,唇亡齒寒也是真理.

所有的真理,都要看時機.

……

"拜見姑姑,拜見姑父!"

鎮遠侯世子蘇劍亭一絲不苟地行禮.

玄武伯還給點表情,點了點頭.

而夫人則一臉寒霜,面對這個親侄子沒有一點點好臉色.

"喝茶."玄武伯道.

"是."蘇劍亭坐了下來,端起茶杯,也並不惱.

然後,氣氛徹底冷了下來,顯得尤為尷尬.

片刻後,木蘭走了出來.

蘇劍亭眼眸深處飛快閃過一絲亮芒,一絲複雜的目光.

曾幾何時,這個表妹本應該是他妻子的.

她這樣的氣質和容貌,真是天下難尋,現在卻成為別人的妻子,真是讓人……

緊接著,他見到了木蘭身邊的沈浪.

對于這個贅婿,蘇劍亭已經聽說了許多故事了.

蘇劍亭起身,拱手道:"妹夫,表妹."

"表兄."木蘭.

沈浪沒有招呼,因為他從來都不講禮貌.

但他脖子上的每一根汗毛幾乎都豎起來.

因為眼前這個蘇劍亭,竟然長得這麼帥.

沈浪看其他男人的時候,都是自動帶著貶低三成的BUFF,就算如此,他看蘇劍亭的時候,竟然快要和他沈浪一樣帥了.

伯爵夫人忍不住道:"蘇劍亭,還沒有恭喜你父親啊,擔任了鎮軍大將軍,重新進入中樞了.我聽說他接到旨意後,迫不及待就趕往國都了,還是連夜出發的."

夫人每一句話都忍不住帶著諷刺.

蘇劍亭道:"讓姑母見笑了."

玄武伯道:"你這次為何而來?"

蘇劍亭道:"祖母許久未見姑母和表妹,心中非常想念,所以特派小侄來邀請姑母和表妹去家里小住一段.而且祖母也想要見見這個妹婿,聽說極其出色."

蘇劍亭朝著沈浪望來,發出了邀請.

"不需要……"伯爵夫人道:"我就算死在玄武伯爵府,也不願意去你鎮遠侯爵府避禍.我生是金氏家族的人,死是金氏家族的鬼."

蘇劍亭道:"祖母年紀已經大了,您是她最疼愛的女兒,這些日子她每當想起姑母都頻頻落淚."

伯爵夫人道:"當年你們做出那個選擇的時候,我就不當自己是你們蘇氏的女兒了.你就回去告訴你祖母,說蘇佩佩已經死了."

蘇劍亭道:"姑母,當年家族悔婚的時候,我遠在萬里之外……"

伯爵夫人打斷了他,淡淡道:"蘇劍亭,你不要自我感覺太過于良好,當日是我們金氏家族先撕毀婚書的."

"是!"蘇劍亭躬身道.

伯爵夫人道:"如果沒事的話,你就走吧,我們家沒有准備晚飯."

蘇劍亭道:"還有一事."

伯爵夫人道:"說."

蘇劍亭道:"聽說表妹馬上武功強,手中劍術更強,小侄想要領教一二."

木蘭想要拒絕.

沈浪卻向她點了點頭.

"好,去院子."木蘭道.

……

院子內!

金木蘭和蘇劍亭間隔一丈.

"請!"

"請!"

兩人同時出劍.

那一劍的風情,無法訴說.

快!

就是快!

快到以沈浪的眼睛,根本就看不清楚.

快到看上去只有一劍,但實際上卻刺出了十七劍.

但哪怕以沈浪這個外行人的眼中,也能夠看出此時的木蘭,才是她真正的巔峰.

比起殺田橫的時候,不知道厲害了多少.

當日她一劍秒殺四個殺手,最多只用了五成功力.

當日一招秒殺田橫,最多只用了七成.

而如今的木蘭,用了幾乎十二成功力,在透支.

兩支劍瞬間觸碰在一起,然後仿佛巨大的電光,瞬間將兩人猛地彈開.

蘇劍亭仿佛一只大雁落地.

木蘭仿佛一只蝴蝶落地.

蘇劍亭拱手道:"表妹,承讓!"

木蘭沒有說話.

蘇劍亭道:"表妹,我曾經和晉海伯武癡唐炎比過劍,我輸了!他的那一招天外流星,我接不住.試過十次,十次都接不住."

然後,他朝著沈浪和木蘭拱手道:"妹夫,表妹,告辭!"

蘇劍亭走了.

木蘭一臉冰霜,顯得尤其不甘.

沈浪上前,輕輕將他擁入懷里.

木蘭眼淚滑落,抱著沈浪泣聲道:"夫君,我輸了."

沈浪拿起她的玉手,虎口都流血了.

而且她的氣息非常混亂,很顯然剛才那一劍受了一點內傷.

沈浪親吻著木蘭的手,撫摸著她的秀發.

木蘭道:"我原本不會輸的,但是我又要練劍術,又要練習馬上的功夫,所以才會輸給他."

此時在沈浪面前,木蘭顯得非常孩子氣.

但她說的是真的.

武道分為兩種,一種是戰場上的,一種是武林中的.

武林中的武道,適合單打獨斗.

戰場上的武道適合于作戰.

一般來說只能專注于一樣,比如鎮北侯世子南宮協專注于戰場武道,晉海伯爵府的武癡唐炎則專注于個人武道.

木蘭將臉蛋緊緊貼著沈浪的胸膛,脆弱道:"夫君,我連蘇劍亭都打不過,怎麼打得過那個武癡唐炎?若我輸給了唐炎,三戰就輸了一戰,或許就會導致我們永遠失去金山島.那我就是家族的百年罪人了.如今我算是看出來了,盡管我沒有和唐炎交手過,但我的劍術起碼差他兩個檔次."

沈浪很心痛,吻著她的耳垂,柔聲道:"寶貝,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木蘭柔聲道:"夫君,你在我心中是無所不能的."

她抬起雙眸,點漆一般的美眸含著淚光,如同天上星辰一般迷人.

沈浪道:"那我向你保證,你和唐炎一戰,一定能贏!金山島之爭,我們也必勝!"

接著,沈浪笑道:"娘子,我有一個想法始終沒有來得及告訴你."

"嗯?"木蘭.

沈浪道:"我要把你培養成天下第一高手,以後誰要是敢惹我,你就幫我打屎他."

"好."木蘭用力點頭道.

接著,木蘭道:"不過,我懷疑到時候大傻會是天下第一高手,怎麼辦?"

沈浪道:"那就讓他廢掉一半武功."

"呃!"

沈浪低聲哀求道:"娘子,晚上沐浴你還關窗戶嗎?"

木蘭裝著沒有聽見.

沉默,就是默認不關了.

沈浪幽幽道:"娘子,我……現在就石了."

木蘭猛一跺腳,扭頭走了.

最討厭夫君這樣了.

這麼甜蜜的時刻,總是這樣耍流氓煞風景.

人家男女談戀愛是花前月下,吟詩作對.

夫君你和我談戀愛,每天都在飆黃/段子.

現在好了,曾經純潔無瑕什麼都不懂的木蘭,現在什麼都懂了.

理論知識比實戰了二十年的母親蘇佩佩還要豐富.

真是聽君一席話,勝上十年床.

木蘭走了之後,沈浪望著蘇劍亭離去的方向.

到現在為止,沈浪面對過許多敵人.

基本上沒有一戰之力,全部都被沈浪碾壓弄死了.

眼前這個蘇劍亭,仿佛是一個有分量的敵人啊.

盡管今天他表現得完全不像是一個敵人,不但彬彬有禮,而且還主動和木蘭約戰,就是想要提醒木蘭,你的武功和武癡唐炎差得很遠,這一戰你毫無希望的.

但他越是彬彬有禮,就越是充滿優越感啊,就是那種我看所有人都是傻逼的那種感覺.

還是那個真理!

比我沈浪會裝逼的人,都該死!

……

靖安伯爵府.

"媽的,都是孫子啊."靖安伯伍召重大怒.

哪怕作為貴族,伍召重也是粗話連篇的.

"鎮遠侯蘇難就是個孫子,就是個小人,就是該千刀萬剮的混蛋!"

"老子從來就沒有見過這樣窩囊的侯爵,狗都沒有你那麼聽話啊."

"國君一下旨,你就屁顛屁顛去國都赴職,三推三拒不會嗎?狗趕著吃屎都沒有你那麼積極啊!"

就如同草原上的尸體和禿鷲.

原本玄武伯爵府這塊肉只有三家在吃,新政派,鎮北侯爵府,晉海伯爵府,靖安伯爵府還是借著地理位置近,強行沖上去撕咬一口下來.

其他家都在看戲,心中蠢蠢欲動卻不敢沖上去.

現在好了,鎮遠侯蘇難接旨前往國都赴職,那無非是告訴天下人.

雖然我和玄武伯爵府是姻親,但是我們之間沒有關系了啊,你們盡管動手,不要給我面子.

而那些老牌貴族唇亡齒寒之下,原本還想要對玄武伯爵府伸出援手.

現在好了,鎮北侯爵府奏請國君,派遣家族私軍去南毆國平亂,這等于把刀子遞給了國君.

鎮遠侯爵府也慫了.

你們誰敢跳出來,誰跳出來國君就一刀斬下.

卑劣,不要臉啊!

玄武伯爵府還沒有倒下,就有無數禿鷲盤旋在天空,等著分食金氏家族的尸體了.

"望崖島的鹽場,我靖安伯爵府要一半."靖安伯爵寒聲道:"這塊肉誰敢跟我搶,我就跟誰拼命.祝蘭亭子爵是什麼東西,阿貓阿狗一樣的東西,他也想要來搶肉吃?憑他也配?"

"去給林灼下令,更加瘋狂一些,更加狠毒一些.不要怕死人,不要怕殺人,不要怕打戰.不要再隔靴搔癢地騷擾了,可以越境,可以攻擊,哪怕引起小規模的戰端也不要緊."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皺眉道:"鹽山千戶所的軍隊雖然還算精銳,但是面對玄武伯爵府的騎兵,怕還是要吃虧."

靖安伯伍召重沉吟片刻,然後一拳砸在桌子上道:"把家族中的高手秘密調過去,充斥到林灼麾下.告訴林灼一定要以眾敵寡,碰到小規模的玄武伯爵府巡邏騎兵,全部吃掉."

"抓人!把玄武伯爵府的私軍抓得越多越好,然後全部吊起來示眾."

"要讓所有人都看到,我靖安伯爵府才是最賣力的一個,未來分肉我一定要分一塊大的."

"是!"世子伍元化道.

半個多時辰後.

一支百人的精銳騎士飛奔而出,趕赴玄武城.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一個老牌貴族倒下,會有多少利益啊.

國君吃大頭,我們吃小頭,若放過這次機會,靖安伯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上一次東江伯爵府倒下,有多少人吃得腦滿腸肥啊,當時靖安伯爵府離得太遠了吃不著.

這次玄武伯爵府就在邊上,若是不搶一口肉吃,上天都會看不過去的.

所以,千萬別怪我伍召重吃相太難看.

也千萬別眼紅啊,哈哈哈哈哈!

伍召重看不慣這些老牌貴族已經很久了,你們牛什麼牛?

有封地,有私軍就那麼了不起嗎?

平時見面的時候,這些老牌貴族一個個臉上裝著笑嘻嘻,但是眼中卻充滿了優越感,對這些新貴族千百般瞧不起.

現在好了,你們一個個都要倒黴了,死無葬身之地.

若是不趁機狠狠在你金氏家族的後背捅上一刀,我伍氏家族也不配在這狼群中生存下去了.

"元化,張翀此時應該在晉海伯爵府,你去一趟."伍召重道:"直截了當告訴他,我們要玄武伯爵府鹽場的一半,不管以後還有誰加入這場盛宴,這塊肉誰也不能搶,否則以後他謀求豔州下都督一事上,別怪我給他制造麻煩."

世子伍元化道:"要這麼直接地說嗎?"

伍召重道:"這個時候就是要直接,你若拐彎抹角,到時候玄武伯爵府倒下大家分肉的時候,就沒我們什麼事了."

軍中的貴族,就算不粗魯霸道,也要裝著粗魯霸道的.

"是!"伍元化道.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了一聲充滿恐懼和膽怯的呼喊聲.

"爹!"

伍召重一皺眉,是他的三兒子,伍元雄.

這個兒子他是喜愛的,因為讀書學問非常好,也中了舉人了.

但是,私生活實在太亂,太放蕩形骸了.

不過,這些都是小節,作為貴族玩幾個女人算什麼?玩幾個男人又算得了什麼?

"又怎麼了?"靖安伯伍召重道:"你又闖什麼禍了?又非禮了哪個良家女子了?送錢過去堵嘴,不行就送刀子."

三兒子伍元雄走了進來,形銷骨立,滿臉絕望.

進來之後,他直挺挺跪下.

伍召重寒聲道:"究竟怎麼了?不要這麼一副窩囊的樣子,玩死人了?那也不至于這幅樣子,死人就死人了."

伍元雄二話不說,直接扒下了褲子.

他命根子上長滿了瘡,有梅花,有菜花.

"爹,兒子完了!兒子完了."

"爹,我還年輕,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靖安伯伍召重頓時驚呆了.

如同一道驚雷在腦子里面炸起.

整個人,徹底僵硬,渾身冰涼.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伍召重嘶吼道:"你們玩的都是良家女子啊,每次玩之前,都讓大夫檢查身體,干乾淨淨的才玩啊."

三兒子伍元雄大哭道:"我也不知道啊,玩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出事,為何這次就出事了啊.不止我一個啊,五弟也出事了,當時十幾個人都出事了."

伍召重頭皮一陣陣發麻.

接著,他想起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快,把府里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召集起來,檢查身體,看看有多少人中了?"

"老三,把老五叫進來,你們老實告訴我,府里的女人你們究竟睡過誰?睡過幾個人?"

一個時辰後!

結果出來了!

讓人不寒而栗.

讓人魂飛魄散.

整個靖安伯爵府,已經發現染病的,足足有幾十人人之多.

……

房間之內!

一個嫵媚美麗之極的年輕婦人跪在地上哭泣,目中充滿了驚惶和絕望.

她就是伍召重最寵愛的小妾,絕對的禁臠.

現在她也染上了,伍召重親眼看了,簡直讓人發指.

這代表了什麼?

代表著他的兒子和自己的小妾有染啊.

"啊……啊……"

伍召重瘋狂嘶吼.

無比暴怒!

小妾抱著他的大腿哭泣道:"夫君,一定能治好的,一定能治好啊."

"治,治你娘的X!"

伍召重拔出刀,猛地斬下!

殺,給我殺!

……

注:第二更送上,第三更依舊是十點之後,拜求兄弟們支持啊!

謝謝臭美的流夜的萬幣打賞,謝謝.

上篇:第120章:張晉悔婚?沒救等死吧!(1更)    下篇:第122章:絕頂天才!大開殺戒!林灼慘死(3更為新盟主浮雷嗜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