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22章:絕頂天才!大開殺戒!林灼慘死(3更為新盟主浮雷嗜賀)   
  
第122章:絕頂天才!大開殺戒!林灼慘死(3更為新盟主浮雷嗜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浮雷嗜成為本書新盟主)

晉海城,距離玄武城二百多里.

金氏家族曾經是玄武城的主人.

同樣,唐氏家族也曾經是晉海城的主人.

其實很久之前,這兩家的關系是很好的,甚至還聯姻過幾十年.

甚至之前唐氏家族的爵位還更高,當時可是晉海侯府,而不是晉海伯爵府.

這一切都在一百八十年前改變了.

在一百八十年前,金氏家族的某位先人忽然死而複生,從一個廢物變成了武道天才.

這位先人原來的名字叫金宙,之後改名為金紂.

他的人生,簡直就是開掛的人生,很多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從廢物到頂尖高手,他僅僅用了不到五年時間.

他率領大軍南征北戰,率領越國大軍揍贏了吳國,又揍贏了楚國.

僅僅三十九歲,他就做上了太子太保,驃騎大將軍.

也就是他對爵位沒有興趣,否則他早就封侯,甚至更進一步了.

也就是在他手中,金氏家族的封地曾經達到逆天的五千平方公里.

因為那一代的玄武伯金紂,簡直將晉海侯襯托得暗淡無光啊.

金紂屢戰屢勝,那一代的晉海侯屢戰屢敗.

金氏家族的封地擴張了好幾倍,而晉海侯爵府的封地縮減了大半,爵位也從侯爵降為了伯爵.

也就是那個時候,晉海侯爵府和玄武伯爵府的關系破裂了,不在聯姻,處于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而金山島之爭,也就是那個時期的糊塗官司.

首先金山島一開始確實晉海侯爵府的領地,但是卻從他們手中丟了,被一伙牛逼的海盜搶走了.

這群海盜可厲害了,不僅僅搶走了金山島,還搶走附近許多島嶼,而且成群結隊地襲擊劫掠越國的沿海地帶.

也正是那一代的玄武伯金紂率領大軍,將那支海盜揍出屎,將沿海幾十個島嶼搶回來,結束了越國長達十幾年的海亂.

為了表彰金紂的功勞,那一代的國君將金山島賜予了金氏家族.

從那之後,金氏家族和唐氏家族徹底決裂了,反目成仇.

只不過當時的金紂伯爵太牛逼了,晉海伯爵府完全無力奪回金山島.

但是,金氏家族這位逆天的巨擘年近四十三歲就暴斃而亡.

而他的橫空出世仿佛用盡了金氏家族幾百年的氣運.

之後的金氏家族出了幾代平庸之輩,使得家族封地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三分之一.

而晉海伯爵府的氣運仿佛漸漸恢複了,一代比一代強.

此消彼長,他們會願意放棄金山島嗎?

當然不會.

所以,為了這個金山島,兩家不知道打了多少次.

幾乎要將腦漿打出來了.

曆代國君也是可惡,將這個金山島當成了兩個家族的放血之地.

如今晉海伯爵府掌握金山島已經幾十年時間.

正是這個島嶼上源源不斷出產的優秀鐵礦,使得唐氏家族雖然封地面積不如玄武伯爵府,但是實力卻更加強盛,軍隊裝備也更加優秀.

而且這一代的唐氏家族,人才也遠遠超過了金氏家族.

論文,世子唐允是殿試探花.

論武,武癡唐炎是當之無愧的天南第一年輕高手.

所以此時不徹底將金山島占為己有,此時不滅金氏家族,更待何時?

……

晉海伯爵府內.

武癡唐炎很不高興,他在南海呆得好好的,結果硬是被召回了家族.

但是只要有戰斗,他還是樂意的.

他和唐允其實不是雙胞胎,但是卻長得非常像,外人一下子甚至不好分辨.

所以,他就在自己臉上劃了兩刀.

他的理由很強大.

第一,他不願意和唐允長得一樣,他就是他,不一樣的煙火.

第二,男人長得太帥不是好事,容易分心.不說別的,每天照鏡子都浪費多少時間了?

什麼是天才,我是把別人照鏡子的時間都用來練武.

而且唐炎練武和別人不一樣,極度的專注.

十三歲後,他的根基就已經無比的牢靠了.

從那之後,他就只練一種劍法.

天外流星!

而且這套劍法,僅僅只有一招.

也叫天外流星.

足足練了十四年了!

一招劍法,足足練了十四年?

多麼可怕?

這就相當于一部小電影,足足看了十四年.

不,更過分.

這就相當于對著一張照片,X了十四年.

所以,這一招劍法是何等如火純青?

這麼說吧!

年青一代,唐炎這一招劍法,還沒有遇到對手.

"今天要和你比武的人叫張晉,也是天南年輕一代頂尖的高手,六年前就中武進士,而且排名前列."晉海伯道.

唐炎漫不經心地點頭.

他從來不關心對手是誰,也不在乎對方武功有多麼牛逼.

反正再牛逼,也沒有我牛逼.

"你要全力以赴."晉海伯道.

"嗯!"唐炎點頭,眼睛卻望著十米之外的一只螞蟻發呆.

不對,這只螞蟻好牛逼啊,比我還牛逼!

一般來說,普通的螞蟻只能舉起相當于自身五十倍的重物.

這只螞蟻,應該超過一百倍了.

唐炎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研究這只螞蟻.

……

半個時辰後!

武癡唐炎腦子里面還想著那只螞蟻.

手里拿著一支沒有開鋒的重劍,真正的玄鐵重劍,是隕石鐵鍛造而成的.

他的老師為了鍛造這支劍,幾乎跑斷腿了.

"請指教!"張晉道.

張晉猛地弓起身子.

瞬間,他的形態變了.

仿佛瞬間化作了一只猛獸.

身上的力量不斷凝聚,凝聚.

全身的肌肉和筋脈,都猛地鼓起.

這種感覺,就仿佛身體要猛地爆炸了一般.

張晉很強很強的!

否則他也不可能在十七歲就中了武進士,僅僅二十幾歲就擔任玄武城衛軍統領,領游擊將軍官銜.

來玄武城之後,他第一時間找來田橫過招.

結果,他一招將田橫秒殺!

"砰!"

猛地一聲炸響.

張晉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猛地射出.

手中的斬刀,如同雷霆閃電一般,朝著唐炎斬去.

唐炎一愕.

然後,他手中的玄鐵重劍本能揮舞而出.

天外流星!

依舊是這一招.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百萬,上千萬遍使出了.

真正如火純青,隨心所欲.

"轟!"

張晉強橫的身體,仿佛猛地撞上了一個強大的氣場.

就仿佛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狠狠撞在了空氣牆上.

他使出的力量有多大,反彈的力量就有多大,身體直接飛出.

戰斗結束!

……

房間內!

張翀道:"如何?"

"非常厲害,但更詭異,極度詭異."張晉道:"其實論內力,唐炎未必比我強."

張翀道:"是因為這一招劍法本身的詭異嗎?"

張晉道:"對!他使出這一劍的時候,整個身體仿佛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力場,任何巨大的力量想要突進去,都會產生一股巨大的反彈力.你的力量越大,反彈的力量就越大."

張翀道:"鎮北侯世子蘇劍亭內力極強,劍術更是一流,但依舊敗在唐炎手中.連續十次,都無法破他這一招天外流星."

張晉道:"兒子曾經和蘇劍亭比過,他畢竟是修煉個人武道,所以劍術造詣比我高一點.但是論內力,他未必比我強."

張翀道:"一個人,十四年只練習這一招劍法,果然無敵."

張晉點了點頭.

張翀道:"根據你的感覺,唐炎這一招可有解?尤其對于金木蘭而言?"

"金木蘭是個天才,但是她的內力應該不如我."張晉道:"蘇劍亭和我都破不了唐炎的這一劍,金木蘭更加不可能,她必敗無疑,毫無勝機."

張翀道:"好了,你的任務結束了,回玄武城吧."

張晉道:"是!"

張翀道:"萬一徐家不行了,渡不過這個難關,你要記住,我們不能退婚."

張晉面孔一顫道:"是!"

他當然聽出了父親另外半句沒有說出的話.

不能退婚壞了人品,也不能娶徐芊芊入門?

那……又該怎麼辦?

這個答案太殘忍,不能從嘴里說出來.

……

靖安伯爵府!

伍召重光溜溜站在那里,四肢大張.

四個大夫,仔仔細細檢查他身上的每一寸.

每一個大夫身上都冷汗淋漓.

因為一旦檢查出這位伯爵大人有什麼髒病的話,他們的小命大概也難保了,至少沒有自由了.

還有一點!

這位靖安伯的某個地方侵略性太強了,讓他們好自卑啊.

"四夫人已經感染了梅花,伯爵大人近期可有和她同房過?"一個大夫小心翼翼問道.

"七天之前."靖安伯道.

他有妻妾十幾人,就算再寵愛那個小妾,也不可能天天睡.

而且到了他這個年紀,在這方面還是比較克制的,兩天一次最多了.

一個大夫小心翼翼道:"那請問您寵幸的是她的……"

靖安伯伍召重道:"後面,那天她有天葵."

大夫道:"起碼現在,我們在您的身上沒有發現梅花,也沒有發現菜花,至少您現在是安全的.但是這東西的潛伏期不一樣,有的十天半個月,有的一個月."

"知道了!"伍召重直接穿上衣服道:"這半年內,四位大夫就不要離開我家了."

……

"爹,是四娘主動勾引我的啊."三兒子伍元雄嚎啕大哭.

靖安伯雄壯的身體如同猛虎一般,仿佛要擇人而噬.

"為什麼?"伍召重道:"難道,我還滿足不了她嗎?"

伍元雄道:"就是因為爹爹太凶猛厲害了,讓她如同受刑一般苦不堪言,兒子本錢不厚,所以比較溫柔,比較講究技巧……"

接著,三兒子伍元雄哭道:"爹,救救我啊,您一定有辦法的."

伍召重道:"這個病的源頭是誰?"

三兒子伍元雄想了一會兒,搖頭道:"兒子不知道啊."

他實在睡過太多人了,真的想不起來了.

第五個兒子伍元苞忽然道:"可能是林灼."

伍召重厲聲道:"說!"

五子伍元苞道:"我們那個小團體都是非常固定的,如果有人得病的話早就發作了,那天就林灼一個新來的外人."

伍召重目光一寒道:"元爆,進來."

一個武道高手進入,跪在地上,道:"拜見義父."

伍召重道:"你去玄武城檢查林灼的身體,如果發現他身上有髒病,而且發作得更加厲害,立刻將他殺了,極盡殘忍殺了他."

"是!"義子伍元爆出去了.

兩個兒子跪在地上拼命磕頭道:"爹,我們知道錯了,我們知道錯了,以後一定潔身自好,您救救我們吧."

伍召重沒有說話,直接戴上了手套.

來到兩個兒子的身後,一手捏著一個兒子的脖子.

"爹,爹,不要啊!"

"不要啊,饒命啊!"

伍召重淡淡道:"你們是我的兒子,上了我的妾侍當然是大逆不道,但也不是什麼太大的罪過.但是你們已經是必死之人,留著也無法為家族出力,只會帶來隱患,所以……"

伍召重猛地一用力,頓時將兩個親兒子的脖子扭斷.

這兩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直接口鼻出血,直接死去.

……

"進去,進去……"

靖安伯爵府的幾十個人哭天喊地,這些人全部被檢查出來染病了.

被靖安伯爵府的士兵驅逐到一個地窖里面.

"不要啊,我們還能救啊."

"伯爵大人,饒命啊!"

"伍召重你不得好死啊,不得好死啊……"

"伍召重,一夜夫妻百日恩啊,你將我搶來,如今又要殺了我嗎?"

"伍召重,我是給你戴綠帽了,你的兩個兒子都被我勾引了,哈哈……"

進入地窖之後.

里面燒了十幾盆木炭,而且是有煙的木炭,不完全燃燒的木炭.

"砰!"

地窖的鐵門關閉.

片刻後,里面傳來了一陣陣咳嗽.

一陣陣淒厲慘叫.

又片刻後.

沒有聲息了!

幾十個被檢查出來染病的,死得干乾淨淨.

閣樓上!

伍召重的兄長伍召印,淡淡望著這一切,他文雅的面孔上露出神秘殘忍的笑容.

然後,他低聲細語道:"沈浪,不用謝."

當然,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和沈浪勾結過.

只不過對于他這種絕頂聰明的人,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

……

林灼瘦了,但是更加可怕了.

如同一條毒蛇一般.

他率領著幾十個武士埋伏在草叢之中.

他的目標是金劍娘.

玄武伯爵府的騎兵隊長,金木蘭的義姐.

就是那個武功高強,戰場上心狠手辣,但是一見到沈浪就臉紅得手足無措的女人.

在確定得了可怕的髒病後,林灼先是絕望,恐懼.

然後是無邊無際的仇恨.

他要報複沈浪,要報複世界.

在他看來,這個金劍娘肯定和沈浪有一腿.

所以他要抓住這個女人,然後蹂躪十遍,一百遍,將所有的髒病都傳到她的身上.

她能夠傳給沈浪更好,但沒有傳也沒關系.

總之在臨死之前,林灼一定要拉一個墊背的.

帶著這個目的,林灼反而下令停止了襲擊和騷擾,埋伏在這個地方已經足足三天了.

終于……

金劍娘出現了.

這個女人穿著皮甲,騎在高頭大馬上,身材顯得尤其修長惹火.

她帶著幾十名騎兵.

很不好辦,但是林灼卻已經在路上設置了巨大可怕的陷阱.

金劍娘率領的騎兵隊伍距離大陷阱越來越近.

林灼的內心越來越興奮,越來越緊張.

快,快掉進陷阱啊!

玄武伯爵府的賤人,一旦你落入我的手中,我一定讓你知道什麼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灼決定了,他不僅僅拉著金劍娘一起下地獄,還要帶著他身後的所有武士一起下地獄.

金劍娘這樣的女人,想必這些靖安伯爵府的武士不會拒絕吧.

但是……

距離大陷阱還有十幾米的時候,金劍娘忽然猛地舉起手,喝道:"停下."

這條路的每一個地方她都記得清清楚楚,眼前不應該有這些落葉,不應該有這些樹枝的.

所以,有危險,有陷阱!

"備戰!"

金劍娘一聲令下,猛地拔出了彎刀.

她身後的幾十名騎士全部拔出戰刀.

林灼大怒,沒有想到玄武伯爵府的這個女人如此狡猾.

"上,抓住那個女人,蹂躪一百遍,一千遍!"

林灼一聲大吼.

然後,整個人猛地從草叢中躍起.

足足躍起了兩米多高,朝著金劍娘凶殘撲去.

然後,他的身體墜落了.

因為,他的雙腿被齊根斬斷.

肮髒的鮮血飆射而出!

身後一個高手緩緩走出.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舊三更一萬五千多字,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上篇:第121章:那一劍風情!靖安伯爵府炸了!(為新盟主賀)    下篇:第123章:沈大師發功!徐芊芊命運!(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