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23章:沈大師發功!徐芊芊命運!(1更)   
  
第123章:沈大師發功!徐芊芊命運!(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臭美的流夜的五萬幣打賞,謝謝)

林灼先是一呆.

猛地發現了自己的身體猛地矮了一截.

兩條腿竟然連根被切斷了.

頓時間覺得非常冰冷,極度的空虛.

"啊……啊……啊!"

這種冰冷感覺,讓他忍不住發出淒厲的慘嚎.

盡管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但此時還是感覺到無比的恐懼.

瘋狂地慘叫著.

靖安伯爵府的義子伍元爆緩緩走了過來,冷漠地盯著林灼.

他實在無法想象,僅僅眼前這個林灼,竟然可以讓靖安伯爵府死幾十個人.

伯爵大人總共九個兒子,一下子死了三個.十三個小妾,死了四個.

林灼感覺到體內的生命不斷地流逝,他拼命地喘息,但還是感覺到空氣不夠,大腦還是一陣陣昏眩.

完全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身體在變得冰冷.

"為,為什麼?"林灼問道.

對于靖安伯爵府派人來殺他,林灼早就有了心理准備.

但是為何偏偏在這個時候殺?

他正要進攻玄武伯爵府的金劍娘啊,伍元爆為何偏偏在這個時候出手殺他?

為何不能等到他蹂躪了金劍娘之後再殺?

伍元爆當然不會回答他.

閃電一般上前,手中利劍飛快劃出一個十字.

頓時,將林灼的身體切成了四塊.

整整齊齊的四塊,絕對對稱.

這絕對是一個處女座.

這次林灼連一聲慘呼都沒有發出,直接死了.

臨死之前,也不能感悟人生,真是好遺憾.

一個武士上前,遞給了伍元爆一壺油.

將油潑在林灼的尸體上,然後一把火燒掉.

片刻之後,林灼的尸體徹底化成了灰燼.

金劍娘望著這一切,心中非常驚詫.

她也和林灼一樣,心中充滿了疑問.

伍元爆為何要在這個時候動手嗎?為何不等到林灼攻擊她之後再動手呢?

"沈浪睡過你沒有?"伍元爆問道.

金劍娘臉蛋瞬間通紅,本能搖頭道:"沒有!"

伍元爆道:"那等到玄武伯爵府覆滅之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然後,這位靖安伯爵府的義子直接轉身走了,顯得非常冷酷.

金劍娘一愕,然後俏麗的面孔一白.

呸,呸,呸!

你全家都死光了,玄武伯爵府也絕對不會滅亡.

還有……

我金劍娘甯願暗戀姑爺一輩子,也絕對看不上你這種丑男人.

其實伍元爆不丑.

但是在沈浪面前,大多數男人都是丑的.

……

玄武伯爵府內.

沈浪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

他的X光眼睛,不但可以用來透視身體內部做手術.

而且,還能夠看到丹田和內力.

記得有一部聊齋先生的電視劇,里面有一句話特別露骨.

挖下的我兩只眼珠子等到小姐的馬桶里吧.

而現在,沈浪眼睛就完全緊貼著娘子的小腹下方.

然後他漸漸往上移動,在心髒的位置又停了下來,整張臉幾乎都躺在木蘭的胸口上.

木蘭忍無可忍,捧著沈浪的臉移開.

"夫君,你這是在看內力?"木蘭道充滿疑惑.

沈浪道:"娘子你急什麼啊.人家楊過和小龍女練武的時候,還不穿衣服呢,我們這已經很保守了?"

木蘭道:"夫君,你確定這是要將我培養成天下第一高手的過程?"

"當然."沈大師點頭.

沈浪剛才還真不完全是在耍流氓,他在用X光看木蘭體內的真氣.

當然,其實隔著一兩尺也看得清楚的,但是為了看得更清楚,沈浪決定貼著看.

用X光他看到了木蘭的丹田,筋脈,整個身體的內力流動.

"娘子,你右臂,左腿受過傷,還有左胸口……"說到這里,沈浪忽然炸了:"是誰?是誰打傷過你的左胸口,而且不是用劍,是用掌.我殺他,我跺了他,那地方只有我能碰的."

木蘭先是驚詫,夫君不是在耍流氓,還真的能夠看出來啊.

因為沈浪真的說對了,這三個地方的筋脈都受傷過.

他是怎麼看出來的啊?

因為表面上看,這些地方都已經痊愈了啊.

"打傷我胸口的是個女人啦."木蘭道.

"哦,那我好受多了."沈浪道.

"嗯?"木蘭皺眉.

沈浪又殺氣騰騰道:"她是誰?我跺了她."

這不過這一次,表演痕跡就太濃了.

"鎮西侯爵府的種師師!"木蘭道.

鎮西侯爵府?

越國排名第二的老牌貴族,比起玄武伯爵府他就是真正的大軍閥了.

種氏統帥十萬西軍,是抵禦楚國中堅力量,這個家族完全稱得上是將星如云.

越國內有兩個家族尤其屌,哪怕國君也要讓之三分.

一個是豔州的威武公爵府,第二就是鎮西侯爵府.

沈浪道:"種師師這個賤人為什麼要打傷你?"

木蘭道:"切磋武功!"

"娘子,你受傷的這三個地方表面上痊愈了,但是內部筋脈卻已經受損了."沈浪道:"所以內力經過這些地方的時候都有遲緩消耗,對你的修為會有影響."

木蘭驚詫,道:"確實如此,夫君你連這也能看出來?"

沈浪道:"等我准備好工具,我會將你這些筋脈的受損淤積處全部清理,讓你全身筋脈恢複通暢,這樣對你戰斗力至少能夠提升半成."

接著沈浪又道:"娘子,你的內力真氣為什麼是紫色的啊?"

木蘭真是完全詫異,不敢置信道:"夫君,你連這也看得出來?"

"是啊."沈浪道:"這紫色的內力真氣是怎麼來的?"

木蘭道:"天生的血脈啊,武道天賦本是天生的,當然後天的努力也非常重要."

沈浪道:"那紫色的真氣代表什麼?很牛逼嗎?"

木蘭道:"品級很高了,適合兼修劍術和戰場武道,是非常稀有難得的血脈."

娘子果然牛逼.

木蘭道:"不過所謂紫色血脈,幾品血脈,肉眼根本看不見的,就只是一種形容詞,夫君為何能夠看到?"

對于夫君這個才能,木蘭真是歎為觀止,甚至完全無法理解.

但是……夫君或許就是有這種奇奇怪怪才能吧.

沈浪也很意外.

自己的這個X光眼竟然這麼厲害,連血脈和真氣都能看到.

沈浪道:"那最高品級,最牛逼的血脈是什麼?

木蘭道:"當然是金黃色,這是武道天賦的巔峰了."

沈浪道:"哪個人這麼牛逼?有金黃色血脈?"

木蘭道:"舉世罕有,我的老師鍾楚客終其一生,都從未見過金黃色血脈者."

大宗師那麼牛逼都沒有見過?

他可是走遍天下,也打遍天下的啊.

那可能真是舉世罕有了.

這下沈浪心理舒服了一些,雖然我沒有金黃色血脈,但是別人也都沒有啊.

……

大宗師鍾楚客要帶著大傻走了.

玄武伯爵府遇到了巨大的麻煩,但是和他無關.

他一個大宗師從來不摻乎政治的.

一路上沈浪還想著,這金黃色血脈該是何等牛逼?

大概百年難得一遇吧.

那該牛逼到什麼地步啊?

豈不是叱咤天下?

此時一個人影走來,沈浪抬頭.

本能動用X光仔細一看.

我日!

不是說金黃色血脈者舉世罕有,百年不遇嗎?

為啥我出門就遇到了一個?

他看得清清楚楚,那人體內流動的真氣就是金黃色的.

逆天的金黃色血脈.

大傻!

"嘿嘿,二傻,我要跟著師傅上山了."

大傻張開雙臂抱著沈浪認真道:"二傻,你要努力."

沈浪還處于震撼之中,沒有反應過來.

這,這啥情況啊?

不是說大傻武道天賦很高嗎?

但……沒有人告訴我,他的武道天賦會高到這個地步啊?

金黃色武道血脈?

要不要這麼瘋狂?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他又不是主角,憑什麼這麼牛逼?

難怪鍾楚客壓根不想摻乎玄武伯爵府的事情,急匆匆要帶著大傻上山.

他是怕大傻被第二個大宗師發現啊.

"二傻,你要努力."大傻表情認真.

沈浪道:"認真什麼?"

大傻道:"生娃."

"呃!"沈浪拍著大傻的肩膀道:"你上山之後,一定要好好練武."

大傻用力點頭.

沈浪道:"變厲害之後,記得千萬要把絕世武功傳給我啊."

大傻更認真用力點頭.

金木聰走了過來,眼淚汪汪.

他是最舍不得大傻離開的.

吃飯睡覺打豆豆是這個家里的日常,他就是那個豆豆.

但是家里有一個好人,那就是大傻,從來不打豆豆.

現在這個人要走了.

"大傻,我舍不得你走,你有什麼要和我說的?"金木聰問道.

大傻望著金木聰,認真道:"三傻,你也要努力."

金木聰道:"努力什麼?"

大傻道:"努力娶媳婦,想我們長得這麼丑的人,通常都娶不到媳婦的."

金木聰心髒被刺中一刀,憤恨道:"你,你還是走吧."

……

臨走之前,大宗師鍾楚客還是說了出來.

"木蘭,你絕對不是唐炎的對手."

"或者說年輕一代中,根本無人是唐炎對手,或許五年後的大傻可以."

"武癡唐炎十四年只練習一招天外流星,根本就是無解的."

木蘭道:"老師,真的一點點希望都沒有嗎?"

鍾楚客道:"一點點希望都沒有,整個越國所有的年輕高手都去挑戰過唐炎,毫無例外全部都失敗."

這話讓木蘭心中充滿了灰暗.

金山島之爭分為三戰.

她和唐炎的一戰尤其重要,甚至直接決定了勝負,決定了玄武伯爵府的生死存亡.

這天外流星劍法是天涯海閣的鎮派之寶.

南海劍王李千秋同樣是憑借這一招天外流星獨步天下,位列大宗師.

當然李千秋還修煉其他劍法武功,而唯獨唐炎終其一生就只練這一招.

沈浪忽然道:"大宗師,《天外流星》劍法是天涯海閣的鎮派之寶,幾十年不敗.但未必沒有破綻,未必不能破解."

大宗師朝著沈浪望來一眼,沒有說話.

因為他一個武道大宗師和外行實在沒有辦法交流.

沈浪連一點點武功都不會,卻在那里說破解天外流星,實在是有些荒謬的.

這就不是讓人相信真實性了,而是會讓人懷疑他是否瘋了.

你沈浪哪怕再是一個天才,那也是謀略上的,你對武道根本就沒有一點點了解.

連皮毛都不懂,談何破解?

豈不是白日做夢嗎?

大宗師鍾楚客道:"木蘭,我的山門永遠是你最後的退路."

然後,他帶著大傻走了.

……

木蘭壓力很大,幾乎有些要崩潰了.

每時每刻都在瘋狂地練劍,一直練到精疲力盡.

這個時候的沈浪沒有調戲她,而是用盡了所有的溫柔去安慰他.

當她精疲力盡的時候,沈浪用最專業的手段給他按摩推拿.

而且雙手按著她的腹股溝的時候,也沒有向中間移動一寸.

"夫君,我……我真的不行的,我真的打不過唐炎的,老師的話從來都沒有錯過.",

"天外流星這一招真是無解的,我連蘇劍亭都打不過,更何況是唐炎呢?"

"和晉海伯爵府三戰之中,這一戰最最關鍵,若是輸了,金山島之爭我們就徹底敗了."

"我若輸了會成為金氏家族的罪人.我們玄武伯爵府也基本上完了."

沒有任何人是永遠堅強自信的,那只是在外人表現出來的而已.

任何人都有脆弱的時刻,只有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才會表現出來.

沈浪重複問道:"寶貝,你相信我嗎?"

木蘭道:"我相信你夫君,在我眼中你是無所不能的."

但是,沈浪對于武功一竅不通啊,他自己都手無縛雞之力呢.

說句實在話,他連天外流星這招劍法是什麼都不知道呢.他連劍法的最基礎知識都不知道,更別說破解了.

這一招劍法,連大宗師鍾楚客都破解不了.因為他和李千秋有過一戰.

武道大宗師都沒有辦法破解的一招劍法,要說沈浪有辦法破,那真是瘋子的胡言亂語了.

真正的白日做夢了.

沈浪道:"娘子,破解天外流星,今晚或許便有結果!"

……

徐家.

張晉道:"父親說過了,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張家絕不退婚."

徐芊芊心中感動,溫柔道:"夫君,謝謝你!能夠尋到你,是芊芊一生之幸運."

張晉道:"父親和鎮北侯,晉海伯,隱元會三方的談判都成功結束了.國君的旨意很快就要下來了,玄武伯爵府覆滅已經進入倒計時了.周圍的權貴勢力都虎視眈眈,就等著玄武伯爵府倒下,然後猛地撲上來撕咬尸體,奪走一塊肉吃."

徐芊芊道:"夫君和公公肯定能夠分到最大的一塊."

張晉道:"徐家也不例外,玄武伯爵府倒下之後,三萬畝桑田會歸你們.當然名義上你家是要花錢買的,但是這筆錢可以向隱元會借貸,就用這三萬畝桑田抵押."

玄武伯爵府還沒有覆滅,但是蛋糕都已經分好了.

聽到這話,徐芊芊頓時呼吸一促,身體有些發熱.

她最愛的就是財富.

三萬畝桑田,完全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財富,而且能夠源源不斷地產出生絲,搖錢樹一般.

"多謝夫君,多謝公公."徐芊芊美眸火熱望著張晉.

接著,她問道:"玄武伯爵府覆滅在即,公公謀求豔州下都督一事,是不是要開始了?那就需要大筆的錢了."

張晉點了點頭.

徐芊芊柔聲道:"夫君你相信我,雖然我徐家的大作坊被燒了.但只要我們這一次能夠按期交貨,我們的金子招牌就保住了,這才是我們最大的財富.到時候我就用幾十家店鋪加上徐繡這個招牌向隱元會借貸金幣,讓公公去謀求這個豔州下都督職位."

張晉柔聲道:"我相信你."

……

對于徐芊芊來說,時間真的很緊迫了.

交貨的日期越來越近,來自各國各地的商人,都陸陸續續來玄武城了.

尤其是那些西域商人.

這些人可都是叫了定金的.

聽說徐家大作坊被燒掉了,這些商人不由得色變,擔心徐家會交不出貨.

為了讓這些商人放心,徐芊芊帶著他們去了作坊參觀.

並且亮出了殺手锏!

她先展示了紫色絲綢.

就是用沈浪給的配方染成的!

這些商人完全震驚了,不敢置信望望著徐芊芊.

"這種紫色太純正了,太美妙了,讓我想到了家鄉的薰衣草田."

"比起如今市面上的紫色絲綢,簡直不知道美麗了多少倍."

"這簡直是一場顛覆,這批紫色絲綢上市之後,保證會風靡整個世界,其他所有的紫色的絲綢全部會變成垃圾!"

"徐小姐,這個紫色染料配方是你們研究出來的嗎?"商人們問道.

徐芊芊道:"當然!"

商人道:"你們徐家真是天才,這個紫色配方完全價值連城."

徐芊芊道:"紫色絲綢僅僅只是我給諸位客人的第一個驚喜,還有更大的殺手锏."

幕布猛地一扯.

頓時,彩虹色的絲綢亮相.

陽光照射在上面,真的就仿佛彩虹掛在空中一般.

這些商人徹底驚呆了,幾乎失語,驚豔到極點.

"天那?這種顏色完全不屬于人間."

"徐芊芊小姐,你們是將天上的彩虹偷來了,一定是這樣的."

"這彩虹色的絲綢,一定會讓無數女子瘋狂的.哪怕公主和王後也會為之癡迷."

"徐芊芊小姐,您家的大作坊燒了是非常不幸.但是比起這兩個配方而言,那個大作坊根本算不得什麼."

"有這兩種顏色的絲綢,您隨時可以建成更大更多的作坊."

"這些絲綢,才是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

"徐家不但不會白敗,反而會更加興旺發達,您會成為越國首屈一指的超級豪商的."

聽著這些話,徐芊芊心中陰霾徹底散去.

她柔聲道:"這些新染料的成本極其之高,所以這紫色絲綢,彩虹色絲綢的價格會很高,比尋常高出幾倍."

一個西域商人露出迷人一笑道:"徐小姐,我們不談價格,我只問您能給我們多少貨物."

接下來,這些商人紛紛揮舞著金錢,爭搶徐家這些新絲綢的份額.

盡管這些絲綢還沒有完全織出來,但是短短一刻鍾,就已經被爭搶完畢.

而且是比普通絲綢高得多得多的價格.

徐芊芊光定金就收了五萬金幣.

徐芊芊望向玄武伯爵府的方向,心中充滿無窮的恨意.

"沈浪,你看到了嗎?我們徐家的這個難關很快就要過去了,我們的金子招牌不但沒有倒下,反而更加值錢了."

"反而你玄武伯爵府,已經覆滅在即!"

"沈浪我等著金氏家族毀滅的那一天,我一定會在你的尸體上踩上一萬腳,然後唾棄你的墳墓!"

與此同時!

沈浪站在玄武伯爵府最高處.

木蘭道:"夫君,你在看什麼?"

沈浪淡淡道:"徐家大概很快就要被滅門了."

接著,沈浪道:"娘子,我們走吧!"

木蘭道:"去做什麼?"

沈浪道:"破解逆天無敵的天外流星劍法啊!"

……

注:第一更送上,通宵碼字到現在!之前寫的幾千字全部被我廢掉,重新寫了.

我去睡幾個小時,接下來寫第二更,拜求支持,謝謝大家!

上篇:第122章:絕頂天才!大開殺戒!林灼慘死(3更為新盟主浮雷嗜賀)    下篇:第124章:朝聖!浪爺要逆天呀!(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