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26章:無毒不丈夫!徐家之死!鬼混(1更)   
  
第126章:無毒不丈夫!徐家之死!鬼混(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過敏是一種可輕可重的東西.

輕者僅僅只是長疹子,嚴重者可能就會喪命.

在地球上過敏源有很多種,甚至可以說數不勝數.

金屬過敏,花粉過敏,芒果過敏,塵螨過敏.

甚至還有橡膠過敏的,這樣的人好辛苦.

在美/國的《醫學日報》中列舉出四種最危險的過敏源,其中就有酒精,貝類,花生等.

但總體而言,過敏也是分人種的和區域性的.

比如一般而言沿海的人對海鮮過敏不嚴重.

但是遠離海邊的內陸國家,也不吃海產品的人種對海鮮過敏的概率會加大.

東方人容易對花粉,塵螨之類的過敏.

西方人對花生過敏概率,遠比東方人高.

所以在美劇里面,經常會出現花生過敏的劇情,哪怕碰了一點點花生粉末或者是花生油,全身都會長疙瘩,一張臉腫成豬頭.

國內觀眾看了覺得太誇張,然而實際上確實如此.

現實中甚至出現和男友接吻,間接花生過敏致死的案例,只是因為他男友吃過花生油食物.

還有一種致命危險的過敏源,就是貝類的汁液.

而這次來找徐芊芊采購的西域商人,全部都是白色人種,而且是內陸國家.

對花生,貝類等過敏概率比起東方人要高出許多.

而沈浪這兩種染料配方,尤其是彩虹色染料配方,里面的物質多達幾十種之多.

里面被沈浪加入針對西域人種的過敏源,就達到九種.

光貝類的汁液,就超過三種.

中國古代一直到了明朝才出現花生,而在這個世界,大約三百多年前就出現了花生.

于是,花生油脂也被加入到配方之中.

如果徐芊芊時間足夠的話,她可以讓家里的工匠對這些配方進行細細甄別檢驗,比如去除掉某些物質,比如配方比例做出一定的改變.

但是……她最缺乏的就是時間.

自從大作坊被燒掉之後,交貨日期就無比緊迫,完全是懸在她頭頂的利劍.

她花大價錢,雇傭了三倍的工人,日夜不休,終于在期限之內將所有的絲綢趕制了出來.

她是擔心沈浪會陰她,但是所有的關注點都在褪色上.

所有的防備,也都在絲綢可能會褪色上.

染料褪色,一直都是最致命的缺陷.

所以,她讓大匠取了百份樣品進行暴力實驗.

所有的目的就是為了檢驗是否會褪色,結果完全不褪色.

至于過敏?她還真的沒有這個概念.

古代社會的人,又有幾個懂過敏啊?

至于這些染色工匠為何沒有過敏?

呵呵……

干染料這一行的,會過敏的工匠,早就被淘汰掉了.

這些人都是最卑賤的底層,身上長個疹子算個屁啊.

說一句很可悲的話,過敏也算是一種富貴病來著.

我們國家在十幾年前,除了致命的藥物過敏之外,誰在乎普通過敏啊.

對于這些底層工匠來說,別說過敏長疹子了,就算被火燒傷,就算被燙掉一層皮也不算什麼.

所以過敏這東西,在作坊里面是不會被發現的.

就算偶有過敏例子,也沒有人當一回事.

但是,它們出現在貴人的身上,那就不得了了.

心狠手辣的沈浪在配方中,加入了八九種針對西域白色人種的過敏源.

總有一款適合你.

在場幾十個商人加上他們的幾十個情人,就算只有百分之五的中招率,也不得了了.

這些養尊處優的商人,各個都細皮嫩肉,皮膚如同膏脂一般.

這一過敏,那簡直太痛苦了.

疹子一片一片冒出來,那種癢意,根本無法阻止.

短短片刻,直接撓出血來.

最最致命的是一個鷹鉤鼻的西域商人.

他的全身都浮腫起來,通紅一片,而且已經無法呼吸,連喉管也水腫了.

因為剛才在房間里面,他的情人穿著彩虹色絲綢裙子實在太過于誘人了,半透明的狀態,欲露還掩的,他一下子把持不住,就隔著裙子又吻又噬咬,用牙齒將彩虹絲綢咬碎在嘴里大嚼,然後又咬她的女人.

這個人是非常狂熱的,被她蹂躪的女人不知凡幾,大多痛不欲生.

也正是因為他最狂野,所以引發的後果也最致命.

"呃……呃……"

鷹鉤鼻西域商人拼命捂住喉嚨,無比的痛苦,眼珠子充血幾乎爆出.

這幅樣子真的和中毒一模一樣.

"啊……啊……"

在場幾十名商人驚呼大叫.

這群人享受榮華富貴,是最最惜命的了.

哪怕大多數人根本沒事,也嚇得魂飛魄散.

"這絲綢上有毒,有毒……"

剛才大家都好好的,換上了徐芊芊送的新衣衫之後,才發生這樣的事件.

所以在場所有人斷定,肯定是絲綢有毒.

哪怕過敏者不足十人.

但是後果……已經致命.

終于!

那個鷹鉤鼻的西域商人窒息而死了.

在場的大夫想盡一切辦法救援,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參湯都沒能救回來.

"啊……啊……死人了."

"徐家的絲綢害死人了."

這些西域商人和情人,顧不得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身上的新衣衫全部扒光.

和自己性命比起來,廉恥又算得了什麼.

"退錢,退錢."

"賠償三倍押金."

"賠償人命!"

所有的商人,將徐芊芊包圍在中間,狀似瘋狂.

徐光允見到這一切,整個人再一次陷入了木化.

上一次大火燒掉了大作坊,他就已經吐血了.

之後,他強撐著身體抗了過來.

因為借用的是林默的作坊,靠女兒徐芊芊一個人是不行的,他也要在場監督.

這些日子,他也耗盡了心血,吃得少,睡得少.

為的就是讓徐家渡過這場致命的危機,保住金子招牌不倒.

而現在,一切都完了!

徹底全完了!

他的腦海里面再一次浮現出沈浪的身影.

一定又是他!

盡管這一次徐光允依舊不知道沈浪是如何做到的.

但百分之百肯定,這又是沈浪的毒計.

"沈浪,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徐光允眼前一黑,徹底昏厥過去.

而這一次,就算按人中也醒不過來了.

……

徐芊芊望著眼前的這一幕,腦子里面一陣陣轟鳴.

整個身體再一次失去了知覺,仿佛和這個世界徹底隔離了一般.

仿佛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當一個人痛苦到極致,被打擊到極致的時候,身體就會觸發自我保護機制.

整個人就仿佛包括在一層殼子里面,對外界的一切刺激失去反應.

這段日子,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她繼續每天都住在林家的作坊里面了.

為的就是讓徐家渡過這次難關,為的就是徐繡的招牌不倒,為的就是讓未婚夫和公公不對她失望.

現在,一切都徹底毀了.

一切都徹底覆滅了.

徐家過往的輝煌,仿佛一場夢境.

足足好一會兒後,徐芊芊感受到背後一股溫暖.

有人扶住了她的後背,非常有力的雙手.

她不由得回頭過去,見到了張晉充滿憐惜的雙眸.

"張郎!"

徐芊芊終于忍不住,哭出聲來.

此時徐家已經大亂了.

憤怒的他們,打算將成山的絲綢全部燒毀.

圍住徐光允和徐芊芊要錢,要賠償.

張晉望著眼前的一切,頭皮一陣陣發麻.

他最最不願意見到的一幕發生了.

眼看著未婚妻徐芊芊就要被這群西域商人淹沒,他趕緊沖過去,將徐芊芊救了出來.

"來人,調兵過來,鎮壓場面."

……

天涯海閣內.

沈浪這個渣男樂不思蜀.

他的手中此時拿著的,就是《天外流星》的秘籍.

真像一塊板磚啊,只不過是玉制的.

沈浪看過那麼多電影,看過那麼多小說,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板磚樣的秘籍.

這個秘籍非常珍貴,南海劍王因為他而崛起,從此之後這套劍法就被譽為天涯海閣的鎮閣之寶.

但是沈浪卻發現,天涯海閣這些教授對它的態度非常淡然.

就好像它和其他秘籍沒有多大區別,就這麼輕而易舉放在了沈浪手中.

女學士玉娘的名字其實叫張玉音.

天涯海閣的一種學士中,她算是最年輕漂亮的了.

所以,也是最受歡迎的.

大家之所以稱她為玉娘,因為她每次都自稱老娘.

此時,玉娘挨著沈浪坐下,桌面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點心,比玄武伯爵府還要精致.

一開始沈浪還自己拿著吃,後來張玉音就用纖纖玉手喂他吃了.

"弟弟,你猜猜姐姐多大了?"玉娘問道.

沈浪望著她豐潤美麗的臉蛋,側著頭想了一會兒道:"二十三點五歲."

精確到小數點後一位,這樣胡說八道才顯得真誠啊.

"咯咯咯……"玉娘笑得花枝亂顫,嬌聲道:"胡說,人家才十八歲."

沈浪一愕.

咦?姐姐也你也懂這個?

旁邊幾個天涯海閣的教授看著這對男女,心中一陣陣歎息.

人心不古啊.

你張玉音十八年前就說自己十八歲.

現在還是十八歲.

你平時對我們什麼態度?

呼來喝去,頤指氣使.

仗著自己是天涯海閣的閣花,明明是最低級的學士,卻如同老大一樣.

永遠惡聲惡氣,不知道禮貌為何物.

現在來了一個稍稍有點帥的年輕人,你竟然如此跪舔.

你的人格和尊嚴呢?

但這怎麼能怪張玉音呢?

在天涯海閣內,她每天接觸的都是老頭,整整十幾年了啊.

當然不是沒有年輕人,但那些都是地位地下的學徒,作為學士當然要高高在上.

現在來了一個這麼這麼帥的年輕人,她當然會情不自禁.

換成一個男人十幾年見不到年輕女子,看到母豬都會動情.

人家張玉音已經很克制了好不好?

她真的一副十八歲的樣子,雪白的玉手撐著下巴,目不轉睛地盯著沈浪,仿佛他說的每一個字都特別有趣,讓她聽得入迷.

旁邊一個老學士實在看不過眼了,不由得咳嗽幾聲提醒,要注意天涯海閣的清高和體面.

"咳咳咳咳……"

張玉音轉過漂亮臉蛋,殺氣騰騰道:"你得肺癆拉?一邊咳去."

接著她回過頭來,已經嫵媚甜美,嬌滴滴道:"弟弟你講的好有趣啊,接著說,接著說……"

然後,她又拿起一塊糕點送進沈浪的嘴里,玉指再一次不小心觸碰道沈浪的嘴唇.

"弟弟,你其實不應該借閱《天外流星》劍法的."張玉音嬌聲道:"南海劍王崛起之後,這些年來借閱它的武道宗師非常多,但是沒有一個能夠解讀的.有一個大宗師甚至蹲在這里一年半,也沒有能夠將他解讀出來."

沈浪道:"這個大宗師是誰啊?"

張玉音道:"鍾楚客,很厲害的一個劍術大家,不久之前才離開的."

哎呀,好尷尬.

從來沒有聽大宗師提起過啊.

難怪他口口聲聲說木蘭絕對破不了唐炎的《天外流星》劍法呢.

女學士張玉音道:"一百多年前,丘巨那對狗男女用了足足十幾年的時間才將《天外流星》秘籍解析出來,可惜當時沒有留下副本,否則姐姐就拿給你看了."

沈浪細細地端詳.

就仿佛隨意研究的樣子.

但是他的x光雙眼和智腦,完全發揮到了極致.

一層一層地掃描,將里面所有的文字,圖案,運氣路線全部記錄在智腦里面.

他再一次歎為觀止,真是精密之極啊.

這麼一寸厚的玉塊,竟然有二百三十層,也就是說每一層的文字和圖案,僅僅不到0.15毫米.

他實在無法想象,當年第一代南海劍王丘巨是如何將它一層層解析出來的.

之前沈浪聽說丘巨夫婦用了十幾年時間,他還覺得太長了,而現在他覺得,十幾年能夠解析出來實在太了不起了.

難怪這個世界上專門負責解析秘籍的人,通常不怎麼會武功.

因為,一輩子能夠解析出來兩三個秘籍都了不起了,哪有時間練武啊.

見到沈浪尤其認真,張玉音也不再言語,只是恬靜地看她.

每個兩分鍾,就將一份精美的點心投喂到他的嘴里.

對于這一幕,沈浪還是比較熟悉的.

高中的時候,班花就經常這樣看著他發呆.

整整一個半時辰後.

沈浪將《天外流星》秘籍的每一層都全部解析,並且記錄在智腦之內.

他的猜測果然是對的.

這秘籍真的分為正反兩面,一陰一陽,相生相克.

接下來,沈浪這秘籍原本物歸原主,放回原處.

在張玉音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沈浪告別離去.

頓時,在場幾個老學士長長呼了一口氣.

這個大帥逼終于走了.

沈浪和木蘭,再一次騎馬北上,返回玄武城.

他當然依舊和娘子同騎,被護在懷中.

忽然,木蘭道:"夫君,你身上有女人的香味."

……

派了幾百名士兵保護徐家之後,張晉馬不停蹄趕往晉海城.

他將徐家發生的一切事情,告訴了父親張翀.

張翀久久沒有說話.

片刻之後,隱元會使者舒亭玉前來拜會.

"我有一個妹妹,長得花容月貌,和張晉公子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成婚之後,我家陪嫁十萬金幣,沒有任何一點點附屬條件."

"我們隱元會是很低調的,無法去干涉越國的朝堂.但是在太守大人謀求豔州下都督一職上,讓一些人閉嘴,我們還是能夠做到的."

張翀父子依舊靜靜無言.

舒亭玉淡淡道:"要抓緊了,按照常理,人的自殺時間是崩潰的二十四時辰之內.過了這段時間,就算再絕望也不會想死了."

這話就誅心了.

舒亭玉道:"其實我那個妹妹是表妹,他家是做香料生意的,是越國北方的香料巨頭,和我們隱元會其實沒有什麼關系的.池山刃,張太守應該聽過."

當然聽過,這是一個實力遠比徐光允強得多的豪商大賈.

舒亭玉道:"池家在豔州也有很多生意往來,根基還是蠻深的.太守大人未來去豔州擔任下都督也正好用得上.豔州不比玄武城,可要險惡得多了."

張翀閉上眼睛良久.

睜開之後淡淡道:"我會派人去池家提親的."

然後,他朝張晉道:"去吧,我們張家絕不悔婚,也絕不退婚."

張晉面孔一陣抽搐,道:"父親."

"去吧."張翀道:"圍攻玄武伯爵府在即,不要耽誤了大事."

……

半夜,玄武城徐家.

徐芊芊病倒在床上,消瘦而又蒼白.

張晉坐在床頭,顯得尤為溫柔,目光充滿了憐愛.

"張郎……"徐芊芊淚水再一次湧出,哭泣道:"都怪我太心切了,春華妹妹其實提醒過我的,讓我一定小心.但是我被利益熏心,我不該將所有絲綢都染成紫色和彩虹色的,否則也不會被沈浪所害."

張晉柔聲道:"好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後悔也沒有用,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

徐芊芊目中充滿了柔情道:"張郎,如果你想要退婚,我能夠理解的,我會公開宣布一切錯處在我."

張晉道:"別傻了,我怎麼可能退婚呢?"

接著,他伸手撫摸徐芊芊的頭發,道:"芊芊,不要胡思亂想了,再大的事情,睡一覺就沒事了."

徐芊芊溫柔道:"謝謝張郎,關鍵時刻你對我不離不棄.你放心,以後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一定會成為世界上最好的妻子."

張晉拍了拍她的肩膀,溫柔道:"好好睡一覺,有什麼事情再說,我去看看岳父大人."

……

徐光允也醒了.

他整個人仿佛陷入了癲狂之中.

看著面前的張晉,不像是看到女婿,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晉兒,我們還沒輸,我們還沒有垮."

"那些西域商人,把定金還給他們就是,賠償就不要妄想了,反正這是我們的地盤."

"那些絲綢還能用,賣給海盜王仇天危,別人不要這批絲綢,他肯定是要的."

張晉端著一碗藥湯道:"岳父,先不要想這麼多,喝完藥後好好休息吧."

徐光允嘶聲道:"你父親謀求豔州下都督一職,不是需要錢嗎?玄武伯爵府馬上就要完蛋了,到時候分給我們的三萬畝桑田賣出去,換成金幣給你父親謀求官位."

"這次肯定還是沈浪害我們,玄武伯爵府不是很快就完蛋了嗎?賢婿你到時候一定要把沈浪交給我,我一定要將他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我一定要將沈浪全家斬盡殺絕!"

徐光允猛地做起身體,目光充滿了無盡的怨毒和仇恨.

如果沈浪在面前,他一定會化作一道野獸沖上去沈浪吃了,撕成碎片.

張晉目中閃過一絲諷刺,然後將藥湯端到徐光允嘴邊道:"岳父大人,先把藥喝了吧."

徐光允道:"賢婿,你一定要答應我啊,金氏家族滅亡之後,一定要把沈浪交給我,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他扒皮."

"好."張晉道:"先把藥喝了吧."

徐光允這才端起藥碗,一飲而盡.

然後,猛地把碗摔在地上.

"沈浪小畜生,我和你不死不休,我將你碎尸萬段!"

徐光允嘶吼著,身體劇烈顫抖.

緊接著,他忽然一愕.

肚子里面一陣絞痛.

"噗……"

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接著第二口,第三口.

黑色的血,從鼻子,耳朵,眼睛流出.

真正的七孔流血.

徐光允不敢置信望著張晉,用盡最後的力氣道:"藥,藥里面有毒?"

……

注:第一更送上,又寫到了凌晨五點,希望接下來能好好睡幾個小時.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兄弟們撐我.

上篇:第125章:徐芊芊末日!絕頂天才啊!(3更)    下篇:第127章:張晉殺妻!芊芊哀鳴!海賊王(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