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27章:張晉殺妻!芊芊哀鳴!海賊王(2更)   
  
第127章:張晉殺妻!芊芊哀鳴!海賊王(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愛情是一場戰爭,總有一個人要輸的.

現在沈浪又輸了.

因為娘子不和他騎一匹馬了.

長途跋涉幾百里,所以這次木蘭帶來了三匹馬.

聞出沈浪身上有女人的香味後,木蘭首先是驚奇.

渣男,你……你這偷腥完全不分場合啊.

走到哪里你偷到哪里啊.

在天涯海閣這種神聖的地方你都能找到相好的?

木蘭真是歎為觀止.

你,你這樣的渣男,我還怎麼守得住你不偷腥啊.

于是她的嬌軀輕輕一躍,落在另外一匹駿馬上,讓沈浪一個人騎.

"你已經長得這麼大了,應該一個人騎馬了."

沈浪道:"娘子,不關我事啊!是那個女人硬要往我身邊湊的,她還想要坐在我的腿上,完全是我義正言辭地喝止了她,我這個人在生活作風問題上,還是能夠把持得住的."

"呵呵!"木蘭.

沈浪道:"我當時就嚴肅地說,我是一個有娘子的男人,我娘子長得又美身材又好,希望玉娘學士你自重,但是她還是硬要挨著我坐,身上的香味熏得我直打噴嚏.但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還有求于人家,我也不敢反抗啊."

木蘭道:"呵呵,連她名字都知道了."

"呃……"沈浪哭喪著臉道:"娘子,我一個人騎馬,會摔下來的."

木蘭道:"不會的,你什麼時候摔下來,我會什麼時候接住."

"真的?"沈浪道:"你確定."

木蘭道:"哼!"

我武功那麼高,接住你這個廢物點心還不是輕而易舉.

沈浪道:"那我現在就摔下來了."

然後,這個流氓真的身體一歪,直接要從馬背上摔下來.

木蘭咬牙切齒.

真的想要讓他摔個痛.

但是下一個瞬間,她的嬌軀又猛地躍起,如同燕子一般落在沈浪的馬上,一把摟住他.

"娘子,你真好."沈浪柔聲道:"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唯一,其他女人在我眼中,完全如同路邊的野花一般,采是不可能采的,頂多路過的時候不小心碰一下,沾了一點香味."

這是木蘭第一次聽到男人把偷腥說得這麼脫俗的.

跟這個夫君在一起,不但智商受到挑釁,三觀都會受到洗禮.

然後,沈浪的手忍不住再一次樓上了木蘭的腰.

太美了,天下第一美腰.

不僅僅是細,而且充滿了絕對的彈力,又滑又彈,充滿曲線美感.

不過剛才那個張玉音的腰也不錯啊,雖然有些豐腴,但是觸感肯定特別柔軟.

可惜啊,剛才太過于矜持了.

不然玉音老師肯定不會拒絕的.

要不是有別的男人盯著,她可能真的就不小心坐到沈浪腿上了.

漸漸不小心,沈浪的雙手不在木蘭都腰上,一手向上,一手向下.

木蘭也沒有阻止.

反正阻止也沒有用的,你就算打掉他的手,用不了半分鍾他又會過來的.

但是沈浪的手越來越過分了.

"沈浪,差不多可以了啊."木蘭皺眉道.

沈浪忽然問道:"娘子,你今天洗澡過沒有."

木蘭道:"昨天洗過了,今天趕路這麼急,哪有機會啊."

"也對,也對."沈浪不著痕跡地將手抽了回來.

這一瞬間,木蘭真的想要將這個男人打死.

我身體讓你占便宜,結果你還嫌棄起來了?

我,我不就是一天沒有沐浴嗎?這不是條件不允許嗎?

前兩天趕路,她幾乎一天洗兩次澡,洗三次牙齒.

然後,木蘭就用鼻子用力地嗅.

心中充滿了不自信.

該不會真的有汗味了吧.

于是,木蘭加快的速度,很快到了一個山谷.

那里有一個水潭.

木蘭直接躍下馬去,拿著一整套工具,香皂,換洗衣衫,香精油,洗發精油.

別問香皂哪里來的,也別問洗發精油哪里來的.

"娘子,你干嘛?"沈浪問道.

木蘭咬牙切齒道:"去洗澡,免得被你嫌棄,祖宗."

……

玄武伯爵府,來了一支奇怪的隊伍.

一行十幾騎,明明是深秋時分,這些人卻袒胸露臂,一個個身上布滿了紋身.

為首的一個年輕騎士,更是臉上都布滿了紋身.

他的身上紋的都是女人,不著寸縷的女人.

超過百人之多.

他的臉上紋著一個人面蛇身的妖怪.

明明很英俊的一個人,全身的紋身讓他顯得尤為邪異.

這群人每一個都皮膚黝黑,肌肉如鐵塊一般.

而且每一個人的牙齒都發黃.

唯獨為首那個年輕騎士例外,他的牙齒很白.

腰上揣著彎刀,刀柄是黃金的,雕琢著一個女人的身體.

脖子上掛著黃金項鏈,將十幾個小骷髏都串在一起.

這一行人若無旁人地縱馬,將莊園內的仆人嚇得到處亂竄,驚呼連連.

巡邏騎兵大怒,金劍娘直接帶著幾十騎沖過來,阻止來人,嬌聲叱道:"何方人士,竟然敢來我玄武伯爵府撒野,拿下!"

緊接著,又一支騎兵猛地沖伯爵府內沖出.

是伯爵府內的副千戶金呈.

他猛地加速,手中大劍猛地斬殺而開.

不是要殺人,而是要斬飛這個邪異男子手中的彎刀.

"當!"

頓時!

金呈整個人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出.

手中的大劍,也直接碎裂.

而那個全身都紋著女人的邪異男子紋絲不動,臉上依舊露出邪異的笑容.

雙方的武功差距太大了.

他的目光先落在金劍娘的大腿上,然後腿間,腰,胸,最後才望向面孔.

這一瞬間,金劍娘的全身仿佛被毒刺蟄過一般難受.

玄武伯金卓出現了.

他的身邊有一個高大英武的騎士,他騎著的戰馬尤其高大,踩著獨特的韻律.

這個騎士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強大的力量感.

他就是伯爵大人的義子,金士英.

玄武伯爵府軍隊第一高手,實職千戶,伯爵府私軍副統領.

當時伯爵府招贅婿,他曾經是最最熱門的人選.

而且,他還是整個玄武伯爵府年輕人的偶像.

"仇梟拜見岳父大人."那個邪異男子在馬背上行禮,然後他目光到處尋找道:"我媳婦木蘭呢?為何不見他來接我啊?"

玄武伯道:"仇梟,時間未到,你來做什麼?"

這個邪異男子名叫仇梟,海盜王仇天危之子.

仇天危,越國東海最大的一股海盜.

越國的主要敵人是吳國和楚國,所以陸軍很強,水軍力量薄弱.

而且,國君對海外的這些島嶼也不是那麼看重.

所以,除了金紂伯爵橫空出世那些年,其余大部分時候,東部海域之外的那些群島,都有海盜占島為王.

如今這仇天危占據了幾十個島嶼,並且在最大的島嶼上築城,自封為怒潮城主.

他的水軍勢力極強,而且論領地范圍,還要遠超玄武伯爵府.

這些年越國新政如火如荼,這讓仇天危更是氣焰熏天.

聽了玄武伯的問話,仇梟道:"根據二十幾年前的契約,我來要錢啊.十萬金幣賠款,分三十年歸還,連本帶利每年九千金幣."

仇梟揮舞著手中的羊皮紙,這是當年玄武伯爵府和怒潮城的停戰條約.

仇梟接著笑道:"另外,我來看看我的婆娘木蘭啊.幾年前她和我比武輸了,按照我們海上的規矩,她就應該做我婆娘的."

接著,他拍著胸口道:"看看我胸口,木蘭的身體都紋上了,就差一張臉了.我雖然睡過了幾百上千的女人,但還沒有一個女人能夠占據我的胸口位置啊."

仇梟身上紋著的幾百個女人,全部是被他睡過的處子.

不是處子,他都不會紋上去.

還記得上一代玄武伯欠下的天文數字債務嗎?

他雇傭了三千軍隊和一整支艦隊,就是為了效仿先祖金紂,掃除東部海面上所有的海盜,奪取群島,擴張家族領地.

而當時,他的對手就是海盜王仇天危.

但是,金宇伯爵輸了.

三千雇傭軍和整支艦隊都全軍覆滅.

然後,整個玄武伯爵府的沿海地帶,尤其是望崖島,受到了仇天危瘋狂的報複和掃蕩.

玄武伯爵府出海的任何船只,都被毫不留情地擊沉.

無奈之下,上一代玄武伯金宇和仇天危簽下了《怒潮城停戰條約》,賠償對方十萬金幣.

這筆賠款分三十年還清,每年連本帶息九千金幣.

一般都是每年春節前一個月,仇天危派人來要錢.

但是今年,他們卻早了兩個多月來.

至于仇梟口口聲聲稱木蘭為娘子,是因為在幾年前他見過木蘭,驚為天人,然後直接向玄武伯求親,並且說所有的欠款不要了,還願意拿出三萬金幣聘禮.

這被玄武伯爵府視為奇恥大辱.

木蘭大怒.

于是,兩人一戰.

當時木蘭十七歲,仇梟二十五歲.

木蘭輸了.

從此之後,仇梟就口口聲聲稱木蘭為他的海盜婆娘.

所以,每一個貴族看起來都很光鮮.

但是真正深入了解後,幾乎每一個貴族都有屈辱的曆史.

當然,從中更加可以看出金卓伯爵是何等不容易.

每年償還隱元會的巨債,償還怒潮城仇天危的賠款,而且還不壓榨子民,還要維持三千私軍.

就這樣,他足足撐了二十年.

家族非但沒有亂,至少表面還維持著繁榮.

若不是百年貴族的底蘊,金氏家族在二十幾年前就灰飛煙滅了.

所以貴族圈都流傳著一句話.

家族的繼承人不要怕無能,也不要怕平庸,甚至不怕出現敗家子.

最怕就是繼承人雄心勃勃.

普通敗家子就算一輩子,也敗不掉百年的基業.

但是一個雄心勃勃的主君,很可能一次性就將祖宗的家底全部敗完.

現代地球也有這樣類似的說法.

一個豪富之家,不怕兒子吃喝瓢,甚至不怕你去吸什麼東西.

最怕的是什麼?

最怕你去創業,最怕你想要將家族產業擴張,登上新輝煌.

那樣反而可能會傾家蕩產.

上一代玄武伯金宇就是這樣的人.

他一心想要恢複先祖金紂的榮光,結果做出了遠超自己能力的決策,幾乎將金氏家族帶入萬劫不複之地.

當年簽訂了怒潮城停戰條約後不久,悲憤交加的金宇就死了.

金卓繼承了玄武伯爵之位.

因為接受了父親的教訓,金卓行事變得尤其保守,甚至是古板.

但也正是如此,才讓玄武伯爵府渡過了二十年前那一次致命危機.

經過了二十年的經營,至少玄武伯爵府的根基再一次堅若磐石.

若不是因為新政的原因,玄武伯爵府的百年基業已經徹底穩了.

玄武伯道:"仇梟,距離每年的還款時間還有兩個多月,你來早了."

仇梟道:"誰都知道,玄武伯爵府覆滅在即!我若兩個多月後再來,玄武伯爵府大概就剩下一具尸體了吧."

金氏家族瀕臨末日.

不僅僅周圍的貴族這樣認為,就連海盜王也認定如此.

仇梟道:"而且我還想要將我婆娘木蘭帶走呢,我可舍不得她跟著你們一起死,更舍不得她被越國國君打入教坊司."

玄武伯面孔一寒道:"士英,動手."

金士英拔出大劍,戰馬加速,朝著仇梟風馳電掣而去.

仇梟依舊騎在戰馬之上不動,英俊邪異的面孔依舊在笑,目光帶著不屑.

兩人瞬間交錯.

金士英大劍猛地斬下.

仇梟彎刀閃電劃出.

"當!"

一聲巨響.

火星四濺.

金士英的大劍猛地斷裂飛了出去,胸前鎧甲出現了一個裂口,一抹血跡.

而仇梟胯下的戰馬一聲慘鳴,口鼻溢出鮮血,一對前蹄直接跪了下去.

……

徐家內!

徐家主七孔流血,不敢置信望著女婿張晉.

他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嘶聲問道:"為,為什麼?你可以退婚,為什麼要殺我?"

張晉淡淡道:"岳父大人,我可以喪偶,但……不能悔婚,我家是要人品的."

徐光允又猛地噴血.

而且此時噴出來的血已經全部是黑色.

"張晉,你比沈浪還要毒,你們比沈浪還要毒啊."

沈浪雖然毒,但是從來都是對敵人狠.

而張晉對自己人也如此之狠毒.

徐光允充滿不甘地嘶吼.

最後口中黑血噴濺了一床,暴斃而亡.

這藥劇毒,僅僅不到半刻鍾.

臨死之前,徐光允真的後悔了.

自己不該如此野心勃勃的,和權力勾結在一起可以,但是……勾結得太緊密了.

這完全是與虎謀皮.

他徐光允之所以有今天,並不是因為得罪了沈浪這樣的敵人.

而是因為他得隴望蜀,選擇和張翀這樣的惡狼結親.

張晉看著徐光允慘烈的死狀,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從懷中掏出了一份遺書.

上面完全是徐光允的筆跡.

遺書上寫到:沈浪害我家破人亡,賢婿為我複仇,為我複仇!

……

殺了徐光允之後.

張晉再一次來到了徐芊芊的繡樓.

芊芊嬌柔曼妙的身軀躺在被子里面,依舊能夠看出迷人的線條.

滿屋都是芳香.

這真是一個萬中無一的大美人.

足夠聰明,足夠狠辣.

而且對權力足夠的崇拜.

真是一個良配啊.

張晉腦子里面,不由得浮現出徐芊芊的一笑一顰.

真是很美的啊.

身材如同楊柳一般,卻又有幾分豐腴動人.

肌膚如雪.

鵝蛋面孔,吹彈可破,嬌豔可人.

可惜啊……

我張晉沒得選擇.

他來到床邊上坐下,輕輕撫著徐芊芊的香肩.

入手滑膩,如同羊脂,芳香迷人.

"芊芊!"

徐芊芊仿佛已經睡著了,但還是本能地應道:"嗯,郎君."

聲音很甜美,很脆弱,充滿了依賴感.

這聲音,真是讓人迷醉,讓人心疼.

張晉柔聲道:"芊芊,我是真的喜歡你."

徐芊芊本能地想要用臉蛋磨蹭張晉的手,但睡夢之中力氣不夠.

"芊芊你睡吧,睡著之後什麼煩勞都沒有了."

張晉溫柔道.

然後,他起身離開.

徐芊芊依舊閉著眼睛酣睡,但是淚水不斷從眼眸滑落.

張晉走出房間後.

頓時出現了幾個黑影,在徐芊芊的繡樓上潑油.

然後,將所有的房門都緊鎖.

張晉用火石點燃了一片絲綢,隔著房門淡淡道:"芊芊,別怪我,我沒的選擇."

然後,他將著火的絲綢扔了下去.

瞬間,火焰燃起.

整個繡樓都被潑了油.

片刻之後,徐芊芊的整個繡樓熊熊燃燒.

"啊……啊……"

里面,繡樓里面傳來一陣驚呼.

……

注:第二更送上,我繼續寫第三更,依舊爭取十點多上傳.

好想去看電影啊,可惜一點時間都沒有,嗚嗚!

上篇:第126章:無毒不丈夫!徐家之死!鬼混(1更)    下篇:第128章:芊芊女鬼!獻出一切!大寶貝(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