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30章:決戰!命運一刻!(2更為新盟主悶騷尛神棍賀)   
  
第130章:決戰!命運一刻!(2更為新盟主悶騷尛神棍賀)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君有旨!"

玄武伯,伯爵夫人,金木聰,金木蘭再一次跪下.

其實在場有人發現沈浪不在,但誰也不多嘴去提的.

而且一個小贅婿從某種程度上是沒有資格接這樣旨意的,只不過國君曾經給過沈浪一道旨意,賜予他太學監生出身.

所以按說沈浪這次依舊要在當場.

這就仿佛某個大領導來下面視察,第一次接見了村里的吳老二.

那麼稍稍低一級的大領導再來視察的時候,吳老二一般都是要在現場的.

但是沈浪這人自己裝逼可以,卻見不得別人裝逼,他就不來了.

家里也寵沈浪,你不想跪,不喜歡看別人裝逼,那你就不用來了.

"兩位愛卿因為金山島之爭,多有摩擦,孤夜不能寐,特派四子甯禛前來調解,欽此!"

這就是國君的旨意.

當然,僅僅只是第一道旨意.

這也是沈浪不願意來的原因,你們這群人太愛演戲了.

明明是想要拿刀痛死我啊,卻偏偏還要營造出一副我渴望被捅死的輿論.

真是敲你嗎.

四王子甯禛淡淡道:"父君派我前來,是想要進行最後的努力調節玄武伯和晉海伯的封地爭端,畢竟還是要以和為貴,雙方坐下來談為好,你們說呢."

外面上千騎兵殺氣騰騰,威壓重逼,你還想裝著什麼和顏悅色.

"是!"玄武伯道.

四王子甯禛道:"讓晉海伯過來吧,我做主了,就在玄武伯爵府談,我親自在邊上看著."

……

一個時辰後!

晉海伯和玄武伯就金山島封地之爭,進行了最後的談判.

一張長桌子,玄武伯爵一行人坐在左邊,晉海伯一行人坐在右邊.

張翀太守坐在中間主持.

談判大廳的最上首,放著兩把椅子,四王子甯禛和天南行省總督坐鎮.

氣氛非常嚴肅莊重.

就仿佛進行的是一場真正的談判一般.

甯禛笑道:"我和祝總督這次只帶著耳朵,不帶嘴巴,你們什麼都可以講."

說罷,他目光四處轉動,想要尋找沈浪的身影.

這位沈浪應該是玄武伯的智囊,為何這等談判他都不在場.

奴才都是主子肚子里面的蛔蟲,見到四王子的表情,一個宦官立刻嚴厲道:"玄武伯,為何不見你家贅婿沈浪啊?"

玄武伯金卓道:"沈浪他身體有些不舒服,把病氣沖撞了殿下."

耿直的伯爵大人直接就給了一個軟釘子.

頓時,四王子甯禛的眼神微微一變,這就是完全不給他面子啊.

接下來所謂的談判,更是沒有出現什麼唇槍舌劍.

晉海伯一家還是表現得非常激烈的,慷慨激昂地歌頌了國君的功德,然後說起了唐氏家族統治金山島的幾百年曆史.

最後,交上了超過幾百頁的證據,厚厚的一大疊.

"鐵一般的事實證明,金山島自古以來都屬于我唐氏家族."

這幾百頁的證據,在場重要人物,幾乎每人一份.

四王子甯禛非常滿意,這才是臣子的本分嘛.

明明知道是演戲,也要演的逼真.

接下來,該輪到玄武伯了.

"我們反對!"

說完這一句之後,就再也沒有了.

全場驚詫.

氣氛凝重,尷尬.

剛才晉海伯一家,慷慨激昂,洋洋灑灑上萬字.

而輪到你玄武伯陳述,就一句我們反對?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這是心有怨懟嗎?

你這是公然打臉嗎?

你這是公然藐視國君權威嗎?

四王子甯禛和祝戎總督都在場,你玄武伯竟然如此不給臉面?

這下子,甯禛的臉面實在有些掛不住了,微笑道:"大都督,看來我們的面子還不夠啊."

金木蘭寒聲道:"屠戶殺豬,還要豬臨死之前好好表演,請恕我們辦不到."

玄武伯道:"按照越國律法,作為封臣,我們家族是有獨立防禦權的.哪怕封君來了,也無權接管伯爵府防禦的.但是幾百年過去了,祖宗的律法也仿佛不管用了."

這話一出.

四王子甯禛臉色鐵青.

玄武伯一家這是自尋死路嗎?還是困獸猶斗?

竟然如此公然撕臉.

按照祖宗律法,還不該有新政呢.

接著,玄武伯起身,朝著晉海伯躬身拜下道:"唐兄,能夠進入書房一談."

這意思很明白,要撇開在場所有人單獨和晉海伯密談.

此時,四殿下甯禛反而曬然一笑,道:"晉海伯,玄武伯邀請你去,那你就去嘛."

……

玄武伯金卓進入書房之內.

晉海伯帶著世子唐允跟隨進入書房之內.

書房之內,沈浪已經等候在那里,站在一副地圖的面前.

晉海伯唐侖不由得微微一愕.

玄武伯金卓竟然誰都不帶,只讓沈浪在身邊.

進入書房後,雙方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沈浪道:"晉海伯,一百多年前海寇登陸,橫掃你家封地,你們連家族城堡都丟了,是我金氏先祖金紂大人率兵幫你們奪回封地,奪回基業的吧."

晉海伯眉頭一皺.

他最不願意聽到的就是這段恥辱的往事.

沈浪道:"當年,晉海侯親自來我們家,下跪哀求金紂先祖出兵為他奪回領地,並且答應事成之後,將金山島贈與金氏家族,而且還簽訂了契約.金紂先祖率軍大殺四方,幫你家奪回了所有封地,並且剿滅了所有的海寇,還越國千里海防以和平.當時在國君的見證下,你們家族親手將金山島轉交給我金氏家族的."

"我們家族對你們的救命之恩且不談了,為何當時答應過的事情,後來又要反悔?"

沈浪說的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否則屬于唐氏家族的金山島又怎麼會到金氏家族手中?

但這事對于晉海伯爵府來說,是最最恥辱的事情,從來都不提的.

"哈哈……"晉海伯爵府世子唐允道:"沈浪,你說的這些都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你說一百多年前我家將金山島轉交給金氏家族,可有契約,可有憑證?"

這就是惡心之處了.

金紂先祖暴斃之後,這份契約憑證也不見了蹤影.

但是這份契約總共有三份,晉海伯爵府有一份,國君那里也有一份.

那兩份至今仍舊安然無恙.好好在他們手中.

所以,唐允完全是信口雌黃了.

你這無恥的模樣,不錯!

"好."沈浪真摯道:"這些陳年往事就暫且不提了,如今新政如火如荼.你們唐氏家族和我們金氏一樣,都是老牌貴族,本應該有共同利益.為了自保,此時我們兩家應該團結一心,怎可互相厮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沈浪這話說的也是真理.

晉海伯爵府,玄武伯爵府,都是越國排名前幾位的老牌貴族.

沈浪又道:"同為老牌貴族,你們唐氏竟然站在新政派一邊,對我們金氏家族進行絞殺.這不是讓親者狠仇者快嗎?"

"再說,唇亡齒寒啊.等我們玄武伯爵府滅亡了,豈知新政下一把火會不會燒到你們頭上呢?"

沈浪句句真理.

但是晉海伯府世子唐允心中不屑.

這樣的大道理誰都會講,若大家都這麼聲明大義,一開始也就沒什麼新政了.

你沈浪還真是幼稚無知啊,果然是草根賤民出生,見識就是這麼膚淺.

頓時,唐允淡淡道:"死道友,不死貧道."

這個世界,也有這句話?

不過這話再惡毒沒有了.

就算有什麼事情,也等你玄武伯爵府死了再說.

這和抗戰時期,那些漢奸的心理是一模一樣的.

太君來了?那我們就給您當奴才,殺光那些膽敢反抗太君的刁民.

那接下來,太君應該不會對我們下手了吧.

我們晉海伯爵府就是要背叛自己的立場,就是要成為國君的一條惡犬,就是要咬你玄武伯爵府,就是要咬同類?你能如何?

沈浪哀求道:"晉海伯,我們之間一定要如此自相殘殺嗎?"

晉海伯淡淡道:"我唐侖一貫來是忠君愛國的,不恥和你們為伍."

唐允道:"沈浪,你玄武伯爵府想要求生,我很理解."

他還有下半句沒有說出來,你們金氏家族不要掙紮了,也不要上竄下跳了,沒有用的.

沈浪悲聲道:"不就是金山島嗎?我們可以談啊,這樣如何?每年金山島生產的鐵三分之二歸你們,三分之一歸我金氏家族?"

"呵呵!"唐允不屑一笑.

沈浪淒涼道:"你們四分之三,我家四分之一,也是可以的啊."

"呵呵……"唐允更加不屑.

這次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是各方的意志.

國君,新政派,官僚,周圍貴族,甚至連海盜王仇天危都要上來撕咬一口.

這些禿鷲早就在天空盤旋,早就等著吃你金氏家族的尸體了.

你沈浪竟然還以為,我晉海伯爵府僅僅只要一個金山島?

實在是太天真幼稚了.

我們是要你們死啊!而且也要在你們的尸體上咬下一大塊肉,望崖島的鐵礦,事後也該歸我們的.

唐允道:"快要過年了,大家都要殺豬過一個好年."

他直接用眼神告訴沈浪,跳梁小丑別蹦了,你玄武伯爵府也別蹦了.

反正掙紮也是一刀,安靜也是一刀,反正死路一條.

安靜不要反抗,死得還更舒服一些.

晉海伯躬身道:"告辭."

然後,他帶著唐允出去了.

玄武伯看著女婿,忍不住道:"還是你會演."

……

晉海伯出來後,不由得道:"不是說這沈浪智計無雙嗎?怎麼如此不堪?"

唐允道:"卑賤出身,有小聰明,沒有大智慧,跳梁小丑而已!"

他是很生氣的.

你沈浪算什麼東西?一個小小贅婿而已,下賤的草根.

我唐允是殿試探花,伯爵府世子.

我們兩人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你沈浪憑什麼人五人六和我談判,你根本連和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憑你也配?

不過對于將死之人,唐允覺得自己還是要包容一點.

畢竟無知者無懼.

……

晉海伯和唐允出來後.

沈浪和玄武伯也出來了.

張翀太守道:"雙方密談如何?"

晉海伯道:"沒有達成共識!"

四王子甯禛看了沈浪一眼,記住了這張面孔.

你不是生病了嗎?你不是怕病氣沖撞了我嗎?

甯禛笑道:"看來,我這一趟是白來了啊,調解失敗了."

祝戎總督道:"玄武伯,我們的意見非常明確,將金山島一分為二,北邊歸晉海伯爵府,南邊歸玄武伯爵府,你們真的不同意?"

又來了.

金山島所有的鐵礦都在北邊,南邊只有樹林和沙子,有個屁用.

"不同意."玄武伯金卓道.

四王子甯禛道:"那……就按照往年的慣例來?"

玄武伯道:"好!"

晉海伯道:"好!"

四王子面色一寒,又拿出了一份黃綢卷軸,展開道:"國君有口諭,玄武伯,晉海伯跪聽."

兩個伯爵又一次跪下.

四王子傳達國君口諭的口氣非常嚴厲.

"你們兩家為了一金山島,年年爭,日日爭.你們不煩,孤也煩了."

這就是口諭了,不是文縐縐的.

"既不接受調解,那就按照往年貴族慣例,比武三戰定勝負!"

"孤日理萬機,沒有功夫天天關注你們這點破事,此次一舉定乾坤.贏者永遠獲得金山島所有權,輸者永遠放棄,兩位可有異議?"

這就是口諭的好處了,國君也痛快了,也不用形成于文字.

四王子厲聲道:"父君在問你們呢?晉海伯,你可有異議啊?"

晉海伯拜下道:"臣無異議."

四王子冷聲道:"玄武伯,你呢?"

玄武伯悲憤道:"無異議!"

四王子甯禛道:"那就這麼定了,按照百年慣例,三戰定勝負.只不過這一次,一舉定乾坤.輸的一方,永遠放棄金山島擁有權."

……

接著,四王子拿出了一份契約,這是越國尚書台擬定的.

尚書台,是國家最高的政令機構,相當于後世的內閣.

這份契約上寫得明明白白.

金山島之爭,按照越國貴族的百年規矩,比武定勝負.

分三戰,文戰,武戰,軍戰.

文戰,采取科舉考試方式,由國君親自出題.

武戰,就是兩人間的比武決斗.

軍戰,就是雙方軍隊作戰,按照慣例,雙方家族各自出一百人,互相厮殺,直接到一方徹底敗亡或者投降為止,過程非常血腥.

文戰和武戰,都要由雙方家族子女親自完成,其他任何人不得代替,女婿也不例外.

也就是說,金木蘭和唐炎比武.

金木聰和唐允比文,沈浪是沒有資格出場的.

任何人用腳指頭想想,玄武伯爵府都必輸無疑啊.

唐炎的天外流星劍法是無敵的,是無解的,所有年輕一代高手都被他秒殺.

連鎮遠侯世子蘇劍亭都輸了,更何況是金木蘭呢?她的劍術可是不如蘇劍亭的啊.

金木蘭的劍術,起碼差唐炎兩個檔次.

至于金木聰和唐允比文?

這確定這不是開玩笑嗎?

金木聰是什麼?到現在每天都還在抄作業的大肥宅啊.

而唐允去年就中了殿試探花了.

這完全是一個中學生和哈佛大學博士之間的對抗啊.

如此三戰,玄武伯爵府連一點點贏的可能性都沒有.

金山島之爭,玄武伯爵府死定了.

百分之百死定了!

……

"雙方如果沒有異議,就在這份契約上簽字吧."

四王子甯禛道.

晉海伯唐侖上前,簽下自己的大名,蓋下了晉海伯爵府的印章.

玄武伯金卓上前,簽下了自己的大名,蓋下了印章.

接下來作為見證者,張翀和祝戎大都督分別都在上面簽字,並且蓋上大印.

頓時,這份契約擁有了至高無上的威力.

所有人長長松了一口氣.

所有的過場終于走完了,太不容易了啊.

在場所有人,幾乎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玄武伯爵一眾人.

這種目光,就仿佛看到了一具具尸體一般.

所有人都幾乎能夠看到,失去金山島之後,金氏家族的局面就如同多諾骨牌的倒下.

接下來失去望崖島,然後失去軍隊,接下來失去封地,最後失去……一切!

四王子甯禛道:"如此,兩家做好准備!五日之後,你們兩家,開戰!"

三戰定勝負.

贏者通吃,輸者完蛋.

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的決戰號角!

正是吹響!

根本不會有時間准備.

五日之後,決定玄武伯爵府命運的三戰,正式開始!

……

注:第二更送上,我用十幾分鍾吃飯,然後接著碼字寫第三更.兄弟們請支援我啊.

謝謝牛回頭,悶騷尛神棍,書友20170416032326661等人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129章:夫妻升溫!裂變!女鬼夜投(1更)    下篇:第131章:徐芊芊蛻變!太炸裂了!殺!(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