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36章:來一發!斷絕生路!決戰(2更)   
  
第136章:來一發!斷絕生路!決戰(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走了之後,宴會繼續.

祝蘭亭子爵道:"這沈浪雖然恃才放曠,但確實有些才華."

並沒有什麼人回應他.

唯獨張春華微微皺了皺眉頭,她已經聽出了畫外音,這祝蘭亭是要封死沈浪的後路.

果然,祝蘭亭子爵接著說道:"玄武伯爵府覆滅在即,到時候這沈浪就如同失去巢穴的烏鴉,四殿下或可以將他收入帳下調教啊."

四王子甯禛道:"都說是烏鴉了還怎麼收入帳下?不吉利!再說父君不喜歡此人投機取巧輕浮無狀,誰又敢用?"

這話一出,祝蘭亭子爵狂喜.

沈浪死定了!

原本他還擔心有人看中了沈浪的才華,就算玄武伯爵府覆滅了,這個小畜生還是死不了,反而投入了某個大人物的賬下,那樣就麻煩了.

比如張翀,甚至是祝戎總督,他們都需要人才的.

但是四王子甯禛這話一出,應該沒有人敢收沈浪了吧.

國君不喜歡沈浪.

這是再強烈不過的政治信號.

尤其是張翀這種野心勃勃的官員,是絕對不可能違逆國君的任何意志.

果然,聽到四王子的話後,張翀的手微微一頓.

而張春華直接臉色一變,但張晉卻心中欣喜,他是迫切見到沈浪死的.

總督祝戎望了祝蘭亭子爵一眼.

真是賊要一口,入木三分.

祝蘭亭輕飄飄的小手段,就幾乎斷絕了沈浪的生路.

……

宴會結束後,張家老宅內.

張春華再一次蹲坐在椅子上,雙手抱腿,將下巴擱在膝蓋上.

"祝蘭亭父子都該死."張春華道:"父親你當時眼睛瞎了,竟然還想讓我嫁給祝文華."

張翀對兒子非常嚴厲,但對女兒卻很寬容,對張春華這樣無禮的話也沒有在意.

他當時想要將張春華嫁給祝文華,也完全是為了迎合國君的意志.

祝蘭亭獻出封地和兵權的時候,真的是很紅,完全是國君手中的一面旗幟.

而且當時新政沒有眼下這麼順利,新政派心中也不是很有底氣.

畢竟老牌貴族的勢力還是非常強大.

而且當時祝文華的才名是非常顯赫的,風靡整個天南行省,看上去也前途無量.

所以他放風要將女兒許配給祝文華,完全是一種政治表態,我張翀將永遠和國君保持一致.

如今兩年時間過去了.

局勢已經起了巨大的變化.

新政派完全稱得上是摧枯拉朽.

尤其隨著鎮北侯,鎮遠侯兩大巨頭的妥協,使得整個老牌貴族派系群龍無首,如同一盤散沙.

如今玄武伯爵府有覆滅在即.

祝蘭亭子爵這面旗幟的顏色也就沒有那麼光鮮了.

于是,張翀對這場婚事的心也淡了.

"女兒,世上的好男兒多的是,另外找一個喜歡吧."張翀歎息道.

張春華道:"你以為女人的心是茅廁嗎?任由男人進進出出嗎?我是不羈,但不是放蕩."

張翀皺了皺眉頭,卻也不去指責女兒.

張春華道:"父親,沈浪真的必死無疑了嗎?"

張翀道:"除非國君對他看法改變,否則沒有人敢用他,為父就更加不敢用了,畢竟為父是國君最忠誠的鷹犬.你放心,為父一定會為你找到一個更好的男子."

張春華道:"比沈浪優秀的沒有他有趣.你讓我招惹他,現在後果來了.我怕未來就算嫁人了,還是忍不住會找他出軌."

張翀眼皮狂跳.

如果是兒子說出這樣的話,早就被他打死八百回了.

張春華不是沒有讀過類似女訓之類的書籍,但就是因為她讀得太好了,看穿了寫書之人背後的心思,所以才表現得如此不羈.

張翀始終皺著眉頭沒有松開.

張春華見之,不由得問道:"父親,你有那麼在乎沈浪的死活嗎?"

張翀搖了搖頭,他雖然愛才,但還沒有到那個份上.

"沈浪今天晚上的表現有問題."張翀道.

張春華一愕道:"他表現沒有問題的,他最後的那一首詩是發自內心的絕望和淒涼啊."

張翀道:"這首詩沒有問題,而是另外一個細節,反應了的內心並不絕望."

張春華想了一會兒,道:"鄧先?"

張翀道:"對,沈浪出手救鄧先太積極了.試問一個身處絕境的必死之人,會有心情去搭救別人嗎?"

張春華道:"會不會是沈浪尤其急公好義?"

張翀搖頭道:"你覺得沈浪是這樣的人嗎?"

張春華又想了一會兒,搖頭道:"不是,他就是一個人渣."

張翀道:"這鄧先僅僅只是一個為他出過書的人,有交情沒有感情.當鄧先遇到危機的時候,沈浪本能地出手相救,還表現得極其敏銳果決.當一個人身處絕境的時候,內心是灰暗的,感知是麻木的,這是人性的本能,是精神的自我保護,是不在乎無關緊要人物死活的,所以沈浪表現得不正常."

張翀這話說得再對沒有了.

張春華喜歡沈浪,但若是現在她父親張翀身處絕境必死無疑,她還有心情和沈浪勾勾搭搭嗎?

毫無疑問,不會.

張春華道:"金山島之爭已經沒有懸念,比武三戰,金氏必敗,這點毋庸置疑吧."

張翀點了點頭.

有些事情絕對不是靠才華可以扭轉的.

比如金氏和唐氏的比武三戰.

就算太陽西出,金氏家族也必敗無疑.

張春華道:"或許是沈浪已經想到了後路,玄武伯爵府敗亡之後的後路."

也有這個可能性.

張春華道:"如果到那個時候,父親會放他一條生路嗎?"

張翀搖頭道:"到時候再說了,我只是國君的鷹犬,國君讓我殺我就殺."

……

回到家中後,沈浪眉頭緊皺.

木蘭道:"沈浪,如果你是為了掩飾和張春華鬼混的事情,就不必了."

呃?

沈浪趕緊抬起頭,驚聲道:"金木蘭你跟蹤我?"

不過半秒鍾之後,他立刻改口了:"娘子,你不放心我的安危,所以一直暗中保護我,你……你對我真好,我太感動了."

看看,同樣的意思,卻可以說出截然不同的兩句話.

一條生路,一條死路.

木蘭來到沈浪的面前,坐在他的大腿上,雙臂摟住了沈浪的脖頸.

這個畫面很旖旎香/豔吧?

木蘭從來沒有那麼主動過呢.

尤其她的身材那麼火爆,這一坐上來的觸感,完全是爆炸級的.

但是沈浪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這個畫面熟悉不熟悉,好像幾個時辰前剛剛發生過.

張春華當時就是這樣坐在他腿上的.

所以現在沈浪真是一動也不敢動.

"夫君,男人偶爾出去逢場作戲我也是能夠理解的,只要心在家里,只要精神不出軌就不算出軌."木蘭嬌聲道.

這些話都是沈浪之前說的.

眼前的危機是無解的,不管沈浪說什麼都是錯的.

所以,這個時候就必須用上移魂分心轉移大法了.

"娘子,今天我犯了一個錯誤."沈浪嚴肅道.

"什麼?"木蘭道.

沈浪道:"張翀一直都在試探我的虛實,一開始派張春華來,之後又讓我作詩,我應對的都沒有任何差錯,唯獨出了一點疏漏,讓張翀看出了些許破綻."

這句話既輕描淡寫地解釋了和張春華鬼混的苦衷,又把話題轉移了.

木蘭是一個不會因私廢公的人,立刻認真道:"什麼破綻?"

沈浪道:"我出手救鄧先太積極了,試問一個身處絕境的人,還會有閑情逸致去救一個不想干的人嗎?人的本性都是先自保再救他人,泥菩薩過河自身都難保,又哪里會去管別人死活."

木蘭皺眉,忽然道:"我若是自身難保,也會先救你."

沈浪一把將木蘭抱住,吻上她的嘴唇柔聲道:"我也是,因為在我們心中對方都比自己更重要,任何人都無法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木蘭幽幽道:"但是,一個茶壺不止配一個茶杯對嗎?"

沈浪道:"謬論,謬論."

然後,他將桌子上三個茶杯都掃在地上打碎了,剩下唯一一個.

"娘子,我身體虛弱,床上的本事肯定不強的,應付你這麼一個妖精都已經竭盡全力了,哪有精力去碰其他女人啊."沈浪柔聲道:"娘子真是多心了,多心了."

見到自家夫君為了求生,把他自己黑到了這個地步,木蘭忍不住一笑.

尋常男人都是吹噓自己床上本事何等厲害了得,唯有她的夫君口口聲聲說自己本事不行.

"討厭……"木蘭扭了扭小蠻腰,磨得沈浪的魂都要飛了.

接著,木蘭認真道:"夫君,被張翀看出了些許破綻,要緊嗎?"

"緊,太緊了,壓得太緊了……"沈浪哆嗦道.

木蘭伸手揪住沈浪的兩只耳朵道:"說正事."

沈浪道:"不要緊,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要做出相關的安排,真是希望有人不要被我誅心啊."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

不能裝逼的日子,飛逝而過.

四天時間過去了.

明日,金山島之爭便要正式開啟.

玄武伯爵府和晉海伯爵府的比武三戰正式開始!

為了絕對公平,比武在第三方地點進行.

怒江獵場!

……

張家老宅內.

一群人爭得面紅耳赤,拍桌子砸杯子.

桌子上擺著一張地圖,是玄武伯爵府的封地和望崖島.

地圖上的礦場,冶煉廠,鹽場,馬場,桑田,大小堡壘,莊園等等,都被清晰地標注了出來.

從這幅地圖上可以看出來,一個百年貴族的底蘊是何等之厚?

這就仿佛某些企業虧損了,賣一棟大樓,立刻扭虧為盈,而這樣的大樓它們還有幾十座.

但是現在這些財產,都成為了權貴的盤中之餐.

隱元會,晉海伯,靖安伯,新政派,蘭山子爵府,鎮北侯爵府,甚至海盜王仇天危都來分贓.

玄武伯爵府還沒有倒下,但在所有人眼中就已經是一具尸體,任由宰割了.

"玄武伯爵府欠了我們隱元會天文數字的債務,而且用望崖島做抵押.所以我不管望崖島的鹽場和礦場最後歸了誰,但是其中一半收益,要給隱元會."

"另外,玄武伯爵府的那些古董字畫,我隱元會也有權進行拍賣."

"這次滅殺玄武伯爵府,我唐氏家族是主力,理應分到最大的一份,玄武伯爵府所有的礦場誰敢和我爭,我就和誰翻臉."

"金氏家族還欠我們怒潮城的錢,望崖島的鹽場,我仇氏家族要一半,否則接下來誰的船也休想平安出海."

"我靖安伯爵府為了消滅玄武伯爵府,死傷上百人,女婿林灼也在戰場上喪命.若是有人想要讓我什麼都得不到,我會記住你們的."

"我藍山子爵府其他什麼都不要,只要金氏家族的一萬畝桑田,我祝蘭亭一點都不貪心,你們該不會和我搶這區區一萬畝田地吧."

眼前這一幕,真是群魔亂舞.

而且非常眼熟.

就如同二十世紀初的中國,那些列強貪婪地分割著屬于我們民族和國家的利益.

明明那個時候,中國也是有政府和主權的.

而此時明明玄武伯爵府還沒有滅亡呢,但在所有人眼中已經是塚中枯骨.

玄武伯爵府滅亡之後,獲利最大的當然是國君.

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封地,直接歸為國君所有.

但是國君吃肉,下面人也要跟著喝湯啊,否則以後誰還跟著你拼命啊.

在這場分贓盛宴中,表現得最無欲無求的就是張翀了.

他什麼都不要.

而且,他也什麼都不能要.

因為,他是主持者.

他只要前途,只要豔州的下都督一職.

張晉和池予的聯姻已經成為定局了,只等到恰當的時機宣布.

池家的錢,也隨時可以到位.

隱元會的政治掮客也開始出動游說.

不得不說,一旦和隱元會聯姻之後,一切事情都變得簡單了許多.

許多原本會阻撓張翀上位的人,也紛紛偃旗息鼓了.

原本計劃的十萬金幣也花不到一半.

只要玄武伯爵府覆滅,他張翀就走馬上任豔州下都督,走上人生的新巔峰.

……………………

夜晚!

明日,決戰就要開始了.

盡管心中必勝,但木蘭還是覺得有些緊張.

之前的她內心很強大的.

但是自從嫁給沈浪之後,她覺得自己更加強大,但也更加脆弱了.

一個人付出的愛越多,就越強大因為要保護別人.

但與此同時,也越脆弱,因為會擔心.

木蘭非常緊張害怕.

金木聰更加緊張害怕,他依舊在拼命地抄作業.

盡管十九篇策論,一百五十首詩他已經背得滾瓜爛熟了,沒錯又多了二十首.

這兩個月,他整整抄了幾十遍了.

但他還是害怕自己忘記,依舊拼命抄寫.

他都差不多有一個多月,沒有那啥過了.

"胖子,去睡吧."沈浪道,然後遞過去幾張彩色圖片,每一張都非常火爆刺激.

壓力太大了,就需要發泄一些,那樣才能睡得更香.

金木聰接過去,顫抖道:"姐夫,我害怕."

沈浪道:"害怕什麼?"

金木聰道:"我害怕輸給唐允,斷送了家族命運."

沈浪道:"你想多了,你輸是正常的,贏了才是見鬼,我對你沒有抱什麼希望的.只不過你閑著也是閑著……"

"呃……"金木聰太陽穴鼓起.

沈浪道:"自己嗨吧,嗨完之後,早點睡."

……

木蘭更加緊張,連呼吸都不暢了.

因為明天第一戰就是她上場和唐炎決斗.

"夫君,你說萬一唐炎使出了別的劍法什麼辦?"

"萬一唐炎的天外流星劍法和我們想象中不一樣怎麼辦?"

"萬一我決斗中莫名其妙出錯,輸給了唐炎怎麼辦?"

"我要是輸了,金山島之爭就徹底敗了,我們家就完了."

沈浪將媳婦抱在懷里,嗅著她身上迷人的香味.

在沈浪的懷抱下,木蘭漸漸安靜了下來.

但是很快又再一次呼吸急促起來.

"夫君,要不你松開些,硌得慌."

沈浪道:"娘子,你太緊張了,我有一招能夠解決你所有的緊張?"

"什麼?"木蘭道.

沈浪道:"一炮解千愁."

木蘭松開沈浪.

"不要,絕對不要在這種時候."

"夫君,一切都在你掌握中對不對?"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有辦法,所以我們家必勝,對不對?"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軟弱.

沈浪重重點頭道:"對!天上地下,四海八荒,唯我不敗!明天我們就去干他們."

木蘭道:"滅他們!"

木蘭覺得,干這個字不能瞎用,那樣會在文字上玷汙她的純潔無瑕.

這個字,只能用在夫君身上.

或者,夫君用在她身上也可以.

……

次日!

玄武伯爵府的兩百騎兵護送著沈浪,金卓,木蘭,金木聰浩浩蕩蕩出了伯爵府.

前往怒江獵場.

金山島之爭,正式開始!

決定玄武伯爵府命運的比武三戰,正式開始!

大幕揭開!

……

注:第二更送上,我吃點飯,繼續寫第三更.兄弟們支持別停,糕點讓你們嗨!

謝謝那年追著你跑,我又改名了lol,牛回頭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35章:浪爺驚世才華,震撼全場!(1更)    下篇:第137章:第一戰!木蘭秒殺唐炎!(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