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39章:秘密殺手锏!顛覆三觀啊(2更)   
  
第139章:秘密殺手锏!顛覆三觀啊(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怒江獵場,另外一邊的住所內,晉海伯駐地.

氣氛壓抑,一片沉重.

今天第一戰,金木蘭的勝利可以說給他們當頭棒喝,有些打暈了頭腦.

"接下來不是還有兩場嗎?唐允公子對金木聰那個廢物,肯定是必勝的."

眾人點頭,如果這一場再不勝,那整個世界就徹底顛覆了.

探花郎對陣廢物啊,用腳指頭都能贏吧.

"所以關鍵是明日的軍戰."

祝戎總督道:"晉海伯,軍戰你可有把握?"

晉海伯唐侖道:"有,因為我們的鐵礦品味更高,鍛造出來的鐵更純淨堅韌,所以不管是鎧甲還是武器,都遠勝玄武伯爵府."

有人道:"玄武伯爵府自己的鐵不好,可以去買外面最好的鐵,用來鍛造鎧甲和武器."

晉海伯唐侖道:"我家金山島的鐵就是最好的."

這話不假.

晉海伯爵府出產的鐵有很大部分都是專供給越國軍方的.

整個越國軍隊的武器和鎧甲,有五分之一出自于晉海伯爵府的鐵坊.

所以,晉海伯爵府盡管封地更小,卻也養了三千私軍,而且家勢更加興旺發達.

晉海伯唐侖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

他家鐵坊最好的鐵都是留給自己用的.

不僅如此,他家在去年就研究出來了新配方,能夠將鐵的堅韌程度提高一成左右.

這樣鍛造出來的兵器更加鋒利,鎧甲更加堅固.

他們的武器裝備本來就比玄武伯爵府高了兩個級別,如今整整高了三個檔次了.

所以,這一戰想要不贏都難.

"軍戰比武,我家必勝."晉海伯道:"所以請總督和諸位大人不要擔心."

這都是一條船上的人,若是他晉海伯爵府輸了,都會損失慘重.

張翀搖頭道:"不,沒有那麼簡單."

晉海伯唐侖稍稍猶豫後,朝張翀道:"太守大人,請隨我來."

……

接下來.

晉海伯唐侖帶著張翀來到了一個庫房.

這里足足有幾百個晉海伯爵府的武士守衛.

庫房內,密密麻麻擺滿了一百多只箱子.

晉海伯唐侖打開一個箱子,拿出一把戰刀,上面還有油跡.

"太守大人看這把刀."唐侖道.

張翀接過之後,細細觀看.

用手輕輕劃過刀刃,細細感受.

"這刀比起之前你家的更好,甚至比越國最精銳軍隊中的戰刀都要好."張翀道:"好刀,絕對的好刀!"

唐侖道:"這是我家用新配方鍛造出來的新戰刀,比起之前最好的鐵,堅韌程度還要超過一成左右."

"拿上來."

片刻後,一個家族武士拿過來了一把戰刀.

"這是玄武伯爵府的戰刀,太守大人請看."晉海伯道:"這已經是他們最好的刀了."

張翀接過一看,直接發現了兩支戰刀的差距.

玄武伯爵府戰刀鐵質不純,顏色都不一樣.

張翀讓兩支戰刀互斬.

"當!"

因為他沒有留力氣.

玄武伯爵府的戰刀,直接斷裂成兩截.

而晉海伯爵府的戰刀,僅僅只是缺了一個口而已.

果然差距非常大啊.

晉海伯唐侖道:"張太守請用我家的刀,斬玄武伯爵府的鎧甲."

張翀抄起斬刀,朝著木人身上的那具鎧甲斬去.

"咔嚓……"

直接就劈開了一道裂縫.

那鎧甲的生鐵品級也一般,不但被劈開,而且還有碎裂痕跡,顯得非常脆.

晉海伯唐侖道:"我們兩家的精銳武士不相上下,但我家的武器裝備遠遠勝之,所以此戰必勝無疑."

老實講,晉海伯爵府鍛造出來的新鐵,水平已經相當高了.

但是比起沈浪新配方鍛造出來的鋼,依舊有明顯的差距.更何況沈浪設計的新武器經過了淬火和回火兩個流程,鋒利和堅韌程度都大大提升.

所以,雙方的武器裝備,依舊不可同日而語.

晉海伯唐侖道:"太守大人,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嗎?"

按說是可以放心了.

但張翀想起沈浪的面孔,尤其是他和女兒眉來眼去的那副狗樣子.

這是一個絕望之人應該有的嗎?

不,很明顯是胸有成竹啊.

沈浪這小子狡詐之極,就是一只狐狸,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晉海伯確實已經准備得非常充分了."張翀道.

唐侖道:"之前的金山島之爭,在個人比武環節上我家有輸有贏,但是在軍戰這個環節上從未輸過."

張翀道:"唐炎之前也沒有輸過."

晉海伯道:"劍法畢竟是單對單的決斗,瞬間定輸贏,還是有一定偶然性.而軍戰是整體實力,鎧甲和武器的碾壓是實實在在的,所以明日軍戰必勝無疑,太守不必擔憂."

張翀搖頭道:"不,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萬無一失!"

接著張翀沉吟片刻道:"你去找靖安伯,還有鎮遠侯的二公子,向他們借人,借高手混入到你的軍隊之中,參加明日的軍戰."

唐侖詫異道:"這個時候借人?付出的代價會很大."

張翀道:"能有多大?比起金山島的輸贏,一些代價又算得了什麼?"

晉海伯爵府,玄武伯爵府的私軍雖然精銳,也不乏高手.

但是基數畢竟太小了,鎮遠侯統帥近十萬大軍,靖安伯統帥幾萬大軍.

所以里面的高手數量也遠遠勝過兩家私軍.

晉海伯唐侖有些猶豫,在他看來此戰必勝的,而臨時借高手花費代價實在太大了.

這筆天文數字的利益,很可能就是白白浪費了.

他有些不舍.

張翀怒斥道:"晉海伯,你不要自誤.將南宮屏公子和靖安伯請來,我來和他們開口相借."

晉海伯又猶豫了一會兒,點頭道:"就依太守大人的."

張翀道:"我需要去把這件事情稟報甯啟王叔."

晉海伯道:"有這個必要嗎?"

……

怒江獵場有一個城堡在山頂上,當然歸三位身份最尊貴的裁決者居住.

城堡內.

王叔甯啟聽了張翀的彙報,不由得皺眉.

"張怒江,這件事情你不應該告訴我的."

張翀道:"翀不敢隱瞞."

甯啟道:"我今年七十八了,我不想晚節不保."

張翀道:"此舉雖然不光彩,但也不算作弊,之前金山島之爭是有慣例的.四十年前的玄武伯爵府就曾經向別的貴族借過武士參加軍戰,只不過因為武器裝備懸殊,依舊輸了."

甯啟想了一會兒道:"你等一會兒."

張翀:"是."

……

甯啟王叔去找了索玄和威武公爵卞逍.

索玄沉默.

卞逍皺眉.

二人都一言不發.

片刻後,甯啟王叔再一次找到張翀.

"張怒江."

"是."

甯啟王叔道:"公平公正還是要的,既然晉海伯爵可以借人,那玄武伯也可以借人."

"是!"張翀道.

甯啟王叔道:"國君的意志當然要堅持,但是公平公正是絕對前提,否則就算是贏了,也會有損君威.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絕對不要妄想我們會在裁決的過程中徇私舞弊."

張翀拜下道:"翀不敢."

甯啟道:"尤其是文戰,判定輸贏更是充滿了主觀性.所以你絕對不要妄想我們會有任何一點點偏袒,這兩篇文章是要公示天下的,我們不能晚節不保."

張翀再一次拜下道:"翀不敢.屆時唐允和金木聰寫文完畢後,會隨機挑選兩人去抄寫兩人的文章詩詞,然後徹底封上姓名,斷無任何舞弊可能."

"那就好!"

在所有人看來,唐允和金木聰文戰閉著眼睛都能贏,探花郎用腳指頭寫出來的文章都能秒殺金木聰,哪里還有一點點舞弊的必要?

"去吧."甯啟王叔揮了揮手.

……………………

接下來,在張翀的主持下.

晉海伯爵府用五條海船的代價,向鎮遠侯借用了二十個軍中頂尖高手.

用兩千畝地的代價,向靖安伯爵府借了十個軍中頂尖高手.

絕對獅子大開口!

但這些利益都不是唐侖自己給,而是今後從玄武伯爵府的財產中交割.

金氏家族還沒有滅亡呢.

這等于張翀和唐侖用玄武伯的財產去收買高手滅玄武伯自己.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充滿了玄幻.

不過更玄幻的還在後面.

晉海伯和張翀迎來了一個神秘的不速之客.

"我這有十個軍中新秀,想要進入晉海伯爵府軍中曆練一下."

是鎮遠侯世子蘇劍亭.

人家是索取天文數字的利益,再把高手借給晉海伯.

而他鎮遠侯蘇劍亭卻主動把高手借出來,而且不索取任何代價.

這個世界的好人有這麼多嗎?

連晉海伯都有些呆了.

張翀也呆了.

這個世界有那麼荒謬嗎?

你鎮遠侯爵府是老牌貴族的領袖啊,而且還是玄武伯的姻親啊.

關鍵時刻你不出手幫忙,不僅落井下石,還要給予致命一擊?

你不把高手借給玄武伯爵府,反而借給他的敵人?

無恥之人張翀見得多了,但像鎮遠侯爵府無恥到這個地步的?

還真是刷新了他對人性的認知.

張翀很想問一句,為什麼啊?

不過,他是老奸巨猾的政客,當然不會問出來,反而躬身道:"鎮遠侯對新政的貢獻,翀沒齒難忘,他日一定如實稟報國君."

蘇劍亭一笑,然後離去.

我蘇氏家族做事天馬行空,又何必向任何人解釋?

凌晨時分!

幾十個軍中高手,悄無聲息地進入了怒江獵場.

他們換上了晉海伯爵府的全套鎧甲,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輕而易舉就變成了晉海伯爵府的武士.

靖安伯爵府派出的高手首領,依舊是義子伍元爆.

………………

次日一早.

天氣不太好,朝霞滿天.

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

這代表著今天可能會下雨啊.

王叔甯啟找來了金山島之爭的雙方.

"玄武,晉海,今日天氣不太好,下午恐怕會下雨.文戰在室內進行,不如挪到下午.軍戰在室外進行,挪到上午,如何?"

下雨天並不耽誤兩軍厮殺.

但是,卻耽誤觀看啊.

尤其每一個觀眾都非富即貴,若是被淋雨就不大妙了.

玄武伯和晉海伯都躬身拜下道:"但憑王叔吩咐."

甯啟道:"那就這麼定了,上午軍戰,下午文戰,兩位這便去准備吧."

這種事情也不奇怪,之前就曾經又過慣例.

玄武伯要離開的時候,甯啟王叔忽然道:"玄武,在這獵場之內,你可有什麼相熟要好的朋友啊?"

問完後,不等玄武伯回答,甯啟王叔就走了.

回到住處之後,玄武伯把甯啟王叔的這句話複述給沈浪.

沈浪瞬間懂了.

"甯啟王叔的意思是讓您去其他家貴族借高手."

玄武伯皺了皺眉,然後道:"我去試試."

………………

木蘭正在換衣衫,身上就穿著小綢褲兒,還有兜兒.

沈浪就直接沖了進來.

然後,他看得有些呆了.

這娘子不穿衣衫的時候很美,穿衣衫的時候更美,穿得少的時候,簡直要把別人的魂魄都勾走了.

什麼張春華,什麼池予,什麼徐芊芊,哪有我娘子美啊.

這身材.

明明寬松的兜兒,被你穿成緊身比基尼了.

"討厭……"

木蘭嗔了一聲,本能捂住了胸口.

沈浪上前,摟住娘子的小蠻腰,在她粉背上吻了一口.

"煩人精,別耽誤人家換衣衫."木蘭道.

旁邊放著一身華麗的裙子,神秘華貴的紫色,是沈浪全新配方染出來的.

上面繡著銀絲.

木蘭才不像沈浪那麼浮誇,喜歡用金絲.

她覺得銀絲更加低調神秘.

"寶貝,別換了."沈浪道.

木蘭其實不喜歡穿這種華麗的裙子.

但是她現在覺得有必要穿了,因為她今天也是觀眾,而且還要站在夫君身邊.

她一定要豔蓋群芳,把所有的妖豔賤貨全部比下去.

讓這個人渣夫君能夠比較得清清楚楚,看看誰更美?

你這個人渣,守著這麼美的娘子,還要到外面偷吃,你這麼瞎的眼睛,小心我……我拔禿你眼睫毛.

沈浪道:"你大概要換上鎧甲,參加軍戰."

木蘭道:"夫君,按照規矩我不能上的,因為我已經參加過第一戰比武了."

沈浪道:"這個規矩,被人壞了,不用守了."

木蘭很難過.

她很難得出席這麼大場合的,心里真的很想穿著美麗的裙子坐在夫君邊上.

讓所有人都看到,這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那你今天不許看別的女人,更加不許和張春華這只騷狐狸眉來眼去."木蘭道.

"不會了."沈浪溫柔道,輕輕咬著娘子粉嫩的後頸.

而且今天張春華也不會和他眉來眼去了.

兩個人立場不一樣.

但沈浪要輸的時候,張春華會使出渾身解數來勾引他.

但沈浪要贏的時候,一切就會改變.

"那你出去吧,我要換衣衫."

木蘭戰斗的時候,都是穿著緊身皮裝的.

不是為了好看啊,更不是為了顯身材,而是為了將戰斗力發揮到極致.

這種緊身皮裝充滿了壓迫感,能夠將力量逼出.

這就仿佛新世紀游泳場上的全新戰衣,每一個船上新泳衣的選手,成績都有明顯上升.

穿上緊身蛇皮戰裝後,外面再套著一身鎧甲,絕對不會有任何走光的可能性.

但是,這緊身蛇皮戰裝很難穿的,而且里面不能有任何衣物.

每一次脫下來,也有種蛇蛻皮的感覺.

沈浪道:"娘子,我來幫你穿吧."

木蘭道:"不行."

沈浪這就不高興了道:"為什麼?"

木蘭道:"我若雙腿發軟,一會兒還怎麼戰斗?"

這個答案讓沈浪心滿意足地走了.

木蘭發現,自己已經漸漸掌握了夫君的脈搏了.

除了暴力之外,她的其他馴夫技巧也逐漸提升了.

……

片刻後.

玄武伯一臉怒火地回來了.

沒有借到一個高手.

那些老牌貴族紛紛表示愛莫能助.

有的說自己沒有帶任何高手前來,有的說自己的心腹武士水土不服病倒了.

那意思非常清楚.

玄武伯,我們大家真的很同情你,我們的心和你是在一起的.

但是……

您就不要拖我們下水了啊.

今天誰敢把高手借給你,明日就會上國君的黑名單,新政的下一把刀子只怕就會斬到我們頭上了.

"唇亡齒寒,這麼簡單的道理,他們難道就不懂嗎?"玄武伯怒氣勃發.

沈浪道:"他們當然懂,他們不是不聰明,而是……太聰明了."

"各家自掃門前雪,人只能靠自己的.岳父大人,等我們大獲全勝之後,新政之火就會燒到他們頭上了."

"到那個時候,我也一定會落井下石的,順便從他們身上割下幾塊肉下來."

"岳父大人你等著吧,用不了多久,這些人就會跪在您的面前苦苦哀求,大呼唇亡齒寒了."

"到那個時候,您一定不要忘記了,狠狠在他們腦袋上踩幾腳."

什麼聲明大義,什麼團結一心,什麼守望相助?

不存在的!

鎮遠侯這個罪魁禍首的叛變,使得整個老牌貴族聯盟徹底瓦解了.

……

一個時辰後!

金山島之爭的第二戰,軍戰,正式開始!

……

注:第二更送上,我馬不停蹄寫第三更,一定爭取在十一點左右寫出來,淚求支持啊!

上篇:第138章:震駭欲絕!肥宅也要逆天(1更)    下篇:第140章:摧枯拉朽!第二戰結束!(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