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40章:摧枯拉朽!第二戰結束!(3更)   
  
第140章:摧枯拉朽!第二戰結束!(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原本金山島之爭的軍戰中是騎兵對沖.

那就更加血腥了,基本上就是尸骨無存,戰死的士兵很多直接被踩成肉泥.

每一次軍戰,起碼折損一百多匹戰馬.

最後國君都忍無可忍,下旨軍戰只能步兵對沖,不許用騎兵.

這樣一來,軍戰的氣勢就沒有那麼雄壯激昂.

但是殘忍程度,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通常是流盡最後一滴血.

………………

玄武伯爵的一百名武士,整整齊齊列隊,一聲不發.

肅穆壯烈.

因為在他們心中,這一戰是有去無回的.

為了保密,沈浪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把新式鎧甲和戰刀發給他們.

反正重量一樣,形狀也一樣,完全不需要先上手演練,抄起刀子直接砍就是了.

二十年一屆的金山島之爭,雖然在場士兵都沒有參加過,但是他們知道過去的曆史.

每一次軍戰,玄武伯爵府都輸了.

不是因為技不如人,而是因為武器和裝備不如人.

但哪怕就算是死,他們也毫不退縮.

因為,他們是整個玄武伯爵府最精銳的一群人.

他們從小就是被金幣,鐵血和榮譽灌溉起來的.

他們或許也有畏懼,但是絕不畏死不前.

原本率領這支隊伍的人是金士英,如今變成了金木蘭,他成為了副手.

一只又一只大箱子被抬了過來.

打開之後.

所有的武士眼睛一亮,低呼一聲.

好漂亮的戰刀.

盡管外形和之前的戰刀一模一樣,但是這刀刃的顏色,這花紋簡直讓人著迷.

武器是士兵的第二生命.

或許他們並不懂得煉鐵,但是一把刀的好壞,他們一眼就能看出來.

還有盔甲.

之前盔甲的顏色是灰暗中帶著蒼白.

而現在,每一片甲都亮蹭蹭的.

尤其是胸前的護心甲,簡直都可以當成鏡子用了.

這些新式戰刀,新式鎧甲和之前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太漂亮了,太驚豔了.

金士英見到這些全新的戰刀和鎧甲,不由得微微一愕.

連他事先也不知道啊.

"換裝!"

金木蘭一聲令下.

這些武士迫不及待地穿上了全新的鎧甲.

士兵兩兩之間,互相幫忙對方穿甲.

僅僅不到五分鍾,所有士兵全部換裝完畢.

接著他們發現驚喜還不止如此.

全新的盾牌!

竟然比起之前的更輕,不知道一會兒格擋的效果如何?

沈浪親自給木蘭戴上盔甲.

用鼻子頂著木蘭的鼻子,親昵地磨蹭著.

木蘭有些臉紅,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呢.

"寶貝,你要切記一件事情."沈浪道.

"嗯."

沈浪道:"無論如何,不要受傷,不要有一點傷痕."

木蘭道:"不受傷,是最高目標嗎?"

沈浪道:"對."

換成以前,木蘭肯定直接搖頭,甯死不退.

而現在她卻乖巧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去吧."沈浪拍了拍她的屁股.

這個動作過分了啊.

眾目睽睽啊.

女神的屁股啊.

不過,沈浪啥也沒有感覺到,只能腦補.

畢竟這是鋼鐵鎧甲啊.

……

晉海伯爵府那邊.

這次率軍出戰的是晉海伯的大兒子,唐縱.

他是大兒子,但卻不是世子.

因為……他是庶出的.

不過這也沒什麼,他掌握著晉海伯爵府私軍的大半兵權.

唐氏家族確實人才濟濟啊.

武有唐炎,文有唐允,軍中有唐縱.

另外,唐侖還有十幾個兒子.

不像是玄武伯金卓,就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看來渣男也是有好處的啊,唐侖納妾十幾個,就生了一堆孩子,總有幾個出色的.

玄武伯一生只娶了蘇佩佩一人,而且在生金木聰的時候還出現了險情,之後就再也沒有懷上孩子.

這唐縱的戰場武功雖然比不上鎮北侯爵府世子南宮協,但也絕對是年輕一代中的頂尖高手.

"換裝!"

一聲令下.

晉海伯爵府的一百名武士換上全新的鎧甲,戰刀,盾牌.

當然,這里面足足有四十個人是借來的精英高手,每一個在軍中都是百里挑一.

鎮北侯爵府二十名,靖安伯爵府十名,鎮遠侯爵府十名.

晉海伯望著這一百名武士,心潮澎湃,勝券在握,發表戰前講話.

"爾等是吾傲!"

"之前軍戰,我晉海伯爵府贏了幾十上百年."

"今日也不例外."

"勝利早已經注定!"

"但我對你們有更高的要求!"

"一炷香時間,解決戰斗,否則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失敗."

"繼承唐氏家族戰無不勝的傳統."

"去碾壓你們的對手,讓他們死亡,哭泣!"

唐侖大吼.

頓時,上百名武士用戰刀敲打著盾牌,大聲吼道:"死亡,哭泣!"

"死亡,哭泣!"

"碾壓,碾壓!"

一百多人放聲大吼,士氣沖天!

哪怕是請來的四十名高手也熱血沸騰,因為他們都是軍中百里挑一的精英,身上充滿了嗜血的沖動.

戰場是我家.

殺戮讓我們振奮.

殺氣沖天!

反觀玄武伯爵府這邊,沉寂安靜.

雙方士氣,仿佛高下立判.

……

雙方的百人精銳入場.

整整齊齊,百人步伐如同一人.

來到校場兩邊,間隔二里.

見到了玄武伯爵府這邊的新鎧甲,新戰刀,新盾牌,張翀太守面色微微一變.

而唐侖也心中大驚.

他是內行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個端倪.

玄武伯爵府換轉了,而且裝備和武器非常出色.

"靖安伯放心,玄武伯爵府的新裝備固然有進步,但和我家的肯定還有很大的差距."

"這一戰,依舊是大勝,依舊是碾壓."

這是晉海伯的心里話.

這是長期以來處于領先優勢的心理自負.

這一百年來,我唐氏家族的武器裝備都比你金氏家族遙遙領先,哪有可能忽然之間你就追上來了.

你的新武器雖然不錯,但距離我家的水准依舊遙不可及.

一定是如此!

況且,我還借來了四十名高手.

此時晉海伯唐侖心中對張翀太守真是歎為觀止.

厲害啊!

見微知著啊.

從沈浪的一點點表情破綻中,就能探到虛實.

難怪他會成為老牌貴族們的噩夢啊.

"當!"

鍾聲敲響!

"開戰!"

隨著一聲令下.

兩支全副武裝的百人隊,開始瘋狂地對沖.

"殺!"

"殺!"

……

哪怕只有兩百人的規模.

但這場面,也是讓人內心顫抖.

因為這兩百人完全武裝到了牙齒,如同鋼鐵洪流一般.

甚至他們沖鋒的時候,能夠感覺到校場的地面上都微微顫抖.

二里,就是一千米.

雙方狂奔,飛快地接近.

狹路相逢勇者勝!

在這種對沖之下,誰先膽怯,誰就輸.

"沖!"

"沖!"

"殺!"

"殺!"

沒有任何戰法,也不擺什麼陣勢.

直接懟!

雙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每一個人的腎上腺素狂飆.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一千米的距離,雙方僅僅一分鍾就跑完.

然後……

"砰!"

一聲巨響!

兩支鋼鐵隊伍狠狠撞擊在了一起.

就如同兩輛火車頭,猛地相撞一般.

那暴力的美感,讓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在場所有權貴,幾乎眼睛猛地一顫.

而沈浪的內心,則完全懸起.

他的眼睛緊緊盯著娘子的身影.

雖然有金晦,金忠等家族所有高手的保護,但沈浪還是擔心她受傷.

殺,殺,殺!

凶猛撞擊在一起的兩支軍隊,瘋狂揮舞著自己的戰刀,朝著敵人斬去.

目標非常清晰.

雙方的盔甲上,盾牌上都有家族徽章.

"唰唰唰唰……"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晉海伯全身汗毛猛地炸起,眼睛瞪大到極致.

他在等一個結果.

摧枯拉朽!

等待著他家的戰刀,輕而易舉將對手戰刀斬斷,將對方鎧甲劈開.

然而……

讓人驚駭的一幕發生了.

確實有的戰刀斷裂了.

但……不是玄武伯爵府的戰刀,而是晉海伯爵府.

是有的鎧甲被劈開了.

但也是晉海伯爵府的新式鎧甲.

短兵相接下的第一刀是最最凶猛的.

盡管大部分都被盾牌格擋了.

但少部分人被砍中.

雙方的裝備武器,高下立判.

晉海伯爵府士兵的鎧甲直接被劈開一個巨大的裂口,鮮血迸射.

而玄武伯爵府士兵的鎧甲被砍中之後,則只留下一道印痕而已.

雙方士兵都不由得一呆!

這怎麼可能?

我玄武伯爵府的新戰刀竟然如此鋒利?鎧甲竟然如此堅固?

我晉海伯爵府的鎧甲竟然如此脆弱?

稍稍驚愕之後,便是更凶猛的厮殺.

雙方士兵,瘋狂地砍殺.

校場上殺聲震天,鮮血飆射.

戰局非常詭異!

兩個一邊倒!

一方面,玄武伯爵府的武士一邊倒地斬殺敵人.

雙方的裝備武器,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上.

金氏家族的鎧甲被連斬三刀,都不見得裂開.

而唐氏家族的鎧甲被斬一刀,直接就撕開了一個裂口.

當兩支戰刀瘋狂對砍的時候,晉海伯爵府的戰刀很快就崩口卷刃了,甚至直接斷裂.

確實是想象中的摧枯拉朽.

但朽的一方卻是晉海伯爵府.

……

見到這一幕,晉海伯唐侖身上一陣陣顫抖戰栗.

這……這怎麼可能?

我晉海伯爵府的冶煉工藝是最先進的,我家的武器裝備是最好的.

為何會出現眼前這一幕?

金氏家族究竟使了什麼妖法?

他們家的武器裝備,竟然如此突飛猛進?

這完全不合理啊.

煉鐵是很複雜的,進步是緩慢的,只會厚積薄發,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

晉海伯唐侖這一瞬間,甚至忘記了勝負.

因為煉鐵工藝是他家的驕傲,現在這種驕傲竟然被人擊碎了.

……

張翀太守的身體微微發抖.

盡管他想象過這個場面,但真正發生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到震驚.

毫無疑問,這又是沈浪的手筆.

這個混蛋真的什麼都會啊.

會寫詩,會寫書,會染料,會勾女人,竟然還會煉鐵?

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上天何其不公啊?

張翀不由得朝女兒望去.

此時張春華只是瞥了沈浪一眼,然後立刻專注于戰局.

心髒緊繃,絕美的面孔如同寒霜,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放蕩形骸.

在家族命運之前,兒女情長什麼都不是了.

她只想要一個結果:玄武伯爵府大敗!

…………………………

玄武伯爵府裝備和武器優勢,越來越明顯.

戰局越來越一邊倒.

晉海伯爵府的武士,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幾乎面臨著屠殺!

但是……

戰局的另一方面,也無比險惡!

就是張翀借來的那四十個高手.

他們不愧是百里挑一的精銳,戰斗力極度驚人.

尤其是四個頂尖高手.

鎮北侯爵府義子南宮輟,晉海伯爵府長子唐縱,鎮遠侯爵府心腹高手蘇天恩,靖安伯爵府義子伍元爆.

這四個高手,加上晉海伯爵府的十幾精銳,借來的幾十名高手,幾乎碾壓式的推進.

玄武伯爵府的武士,根本不是一合之敵.

裝備的優勢只有在勢均力敵的時候才有效,當雙方實力差距太大的時候,裝備帶來的優勢就微乎其微了.

玄武伯爵府這邊有五個高手.

金木蘭,金士英,金晦,金忠,金呈.

這五人見到左邊戰局幾乎要崩潰,立刻沖殺過去.

五人抵擋十幾名高手,占據著裝備的優勢,勉力支撐.

所以整個校場上,戰局陷入了詭異的狀態,兩極分化.

左邊,玄武伯爵府大敗.

右邊,晉海伯爵府何止大敗,簡直遭遇屠殺.

………………

木蘭武功很高.

但是他要面對敵人的兩個高手,鎮北侯爵府的蘇天恩,晉海伯爵府的唐縱.

落于絕對下風!

金士英,金晦,金忠,金呈,幾乎每個人都要面對兩名對手.

木蘭局面還好一些.

因為他不但修煉戰場武功,還修煉個人武道,適合單打獨斗.

金士英局面也還可以.

他力大無窮,大開大合,就算落于下風,也依舊威風不倒.

金晦身法詭異,出劍極快,以一敵二,也能夠勉強支撐.

但金忠和金呈,就已經支撐不住了,隨時搖搖欲墜.

"蘇天恩."

金木蘭忽然喊道.

頓時,鎮遠侯的義子蘇天恩一驚,頓了一下.

"唰……"

頓時,他的面孔一寒.

木蘭一劍,直接挑飛了他的面甲,露出了蘇天恩的面孔,正是從小和木蘭打架過的義表哥.

頓時間,玄武伯和木蘭都要氣炸了.

全場也一陣嘩然.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朝蘇劍亭望去.

他此時還坐在玄武伯爵府陣營一方呢.

沒有想到啊,人竟然可以狠毒到這個地步,歎為觀止啊.

你鎮遠侯爵府是老牌貴族領袖啊,是金氏家族的姻親啊.

金氏家族遭難的時候,你非但不出手幫忙,反而暗中去幫助對手,想要將玄武伯爵府置于死地.

不止如此,你還坐在玄武伯爵府的陣營中,一副我支持你的樣子.

一開始,蘇劍亭臉色一變.

但很快就恢複正常了,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玄武伯不擅長偽裝,轉身道:"蘇劍亭,你還是不要坐在這邊了."

蘇劍亭風度翩翩道:"姑父,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此事我一定會嚴懲不貸."

……

終于!

左右兩邊的戰局,同時崩潰了.

右邊,晉海伯爵府的幾十名武士,幾乎死傷殆盡.

左邊,金呈和金忠支撐不住,受傷倒地.

緊接著,木蘭受到三人圍攻,險象環生.

幸虧敵人頭頂有一條鐵律.

不許殺金木蘭,甚至不許給她身上留下大的傷痕.

因為,她是玄武伯爵府最寶貴的資產之一,她作為一個絕色美人,要作為一個完整的禮物獻給某個大人物.

但就算如此!

三個人圍攻木蘭的劍,依舊越來越刁毒.

將她身上的鎧甲,一片片挑飛.

露出她脆弱的腰身,里面就只有一層蛇皮戰裝,輕而易舉就可以刺穿.

此時,晉海伯爵府借來的四十名精銳,死得只剩下二十名.

玄武伯爵府這邊一百名武士,戰死了三十名.

戰局陷入了詭異的平衡.

敵人的二十名高手包圍了木蘭五人.

玄武伯爵府的六十幾名武士包圍了敵人的二十名高手.

包圍和被包圍.

……………………

玄武伯立刻站起身.

"甯啟公爵,卞逍公爵,索玄公爵,我申請停戰平局."

玄武伯爵府戰死三十名精銳已經讓他心痛萬分了,如果木蘭和金士英等人再有任何差池,他萬萬無法接受.

當然,沈浪和他說過,木蘭不會有事.

敵人不敢真的傷木蘭性命.

但是金士英是他的義子,金晦和金忠是他的心腹,甚至金呈也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

這些人哪怕折損了一個,他都舍不得.如果繼續戰下去,自己一方除了木蘭之外可能全部會死絕,因為對方剩下二十人全部是百里挑一的高手.

所以他當機立斷喊停戰!

晉海伯目光猙獰道:"我憑什麼要接受平局?你們馬上就要輸了."

盡管他自己沒有上場,但一殺紅了眼睛.

既然已經付出巨大代價借來了這些高手,就要利用到極致,一定要將玄武伯爵府剩下的人斬盡殺絕.

至于那些借來高手死絕了,他都不在意.

甚至,他長子唐縱死了,他也可以接受.

他只要勝利!

玄武伯道:"我要輸了?未必吧!我們還有七十幾人,你們還有二十人而已.真要戰斗到最後,勝敗還難說,只是我不忍心傷亡慘重."

晉海伯唐侖道:"那就戰啊,戰到最後啊!"

玄武伯道:"那你讓那二十人掀開面甲,又有幾個人是你晉海伯爵府的?蘇天恩是鎮遠侯爵府的,他和你唐氏家族又有什麼關系?"

"再說,你唐侖想要戰斗到最後,流盡最後一滴血,但是你借來的那些高手願意嗎?他們願意為你唐氏家族而死嗎?"

晉海伯心中怒吼,那又關我什麼事,他們死絕都好,只要我能贏.

我已經付出巨大代價將他們借來了.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

這些借來的高手,為你殺人可以,但為你丟命,那真未必願意了.

剛才一鼓作氣可以厮殺到最後.

但是現在戰局暫停,心中那股氣也就泄了.

頓時,晉海伯爵府借來的這些高手紛紛舉起了手中的劍.

平局,他們可以接受!

王叔甯啟和卞逍公爵,索玄侯爵商議了片刻.

"我覺得這一戰,可以定為平局.玄武,晉海你們意下如何?"

唐允在邊上道:"父親,不要和甯啟公爵對抗,這些借來的高手已經不願意戰斗了."

"接下來我和金木聰文戰必勝的,而且是碾壓式大勝."

"我贏了金木聰後就會出現平局,那最後加戰一局,就是您和玄武伯比武決斗,您的武功遠遠遠遠超過他."

"所以,我們家依舊必勝無疑.玄武伯爵府依舊注定滅亡!"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萬六,終于趕在十二點之前發出了!

我歇一會兒,繼續熬夜寫明天上午的第一更,大家給我力量!

上篇:第139章:秘密殺手锏!顛覆三觀啊(2更)    下篇:第141章:太牛逼了!第三戰奇跡!(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