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44章:唐允崩潰!張翀病倒!又要滅門(1更)   
  
第144章:唐允崩潰!張翀病倒!又要滅門(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傲嬌的唐允參加完文戰之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一本書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一刻鍾過去了,他還在看這一頁.

半個時辰過去了,他還在看這一頁.

一個半時辰過去了,他依舊在看這一頁.

他在做什麼?

在回味和幻想.

回味自己寫的策論和詩,用了半個時辰.

接下來幻想甯啟王叔和索玄侯爵閱讀自己的策論詩詞時,如何之驚豔,用了半個時辰.

最後幻想公布成績,所有人爭先吹捧他的時候,閱讀到他詩詞文章驚歎不已,又用了半個時辰.

一邊幻想,一邊等待.

等待著好消息的到來.

雖然他對戰勝金木聰這種肥宅毫無興趣,但勝利這種東西誰又會嫌多呢?

最關鍵是他扭轉乾坤,挽救了家族的命運啊.

唐炎幾乎輸掉了家族的未來,是他唐允力挽狂瀾的啊.

等著等著,他不由得有些心焦了.

怎麼消息還不來啊?

雖然我贏是不會有任何懸念的,雖然我沒有去現場,但我還是在乎結果的啊.

你們怎麼可以不第一時間來通知我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奴仆飛奔而入.

"世子,世子……"

唐允端起手中的書,終于翻了一頁,淡淡道:"叫什麼?區區一個文戰,戰勝金木聰這等廢物又有什麼好歡喜的?"

那個奴仆沖進來之後,顫抖道:"世子,您……您輸了."

唐允一愕,眼睛微微眯起來.

你瘋了嗎?跟我開這種玩笑?

那個奴仆道:"世子,這是真的,您輸了."

唐允道:"我輸給金木聰?荒謬,荒天下之大謬."

奴仆道:"是真的啊世子,現場都炸了,您快過去看看吧."

唐允猛地站起,朝著外面走去.

此時,外面依舊暴雨傾盆.

…………………

等唐允趕到怒江獵場的學堂外時,已經空無一人了.

因為剛才甯啟王叔直接發飆,威武公爵僅眉頭一皺,便幾乎讓人魂飛魄散.

這些人紛紛鳥獸散,去找他們的主心骨張翀大人.

眼下甯啟王叔已經當眾宣布玄武伯爵府獲勝,想要改變這個結果幾乎已經不可能了.

現在就看張翀大人有什麼法子,能不能力挽狂瀾.

唐允靜靜一人,站在牆壁之下.

雖然已經是夜晚了,但牆壁下還吊著氣死風燈.

雨盡管下得很大,但是學堂外的圍牆有很寬的屋簷,張貼在外面的文章雖然有些濕了,但依舊能夠看得清楚.

唐允第一時間沖到自己的答卷面前.

充滿陰謀論的他立刻想到,會不會是有人給自己的考卷掉包了,又或者是故意破壞?

他想多了.

他的文章和詩詞,完完整整,一字不漏地貼在上面.

接著他趕緊看金木聰的策論和詩.

先草草地看了一遍.

然後,他的心髒猛地一抽.

他畢竟是探花郎,是有真才實學的.

拋開偏見,他一眼就看出,金木聰的這篇策論很高明.

立意要深遠得多.

不像他唐允的策論,看似張揚鋒利,實則有些無力.

某些地方甚至牽強附會.

一方面他喜歡用華麗的辭藻,二來他想要借機拍國君的馬屁.

所以就單純策論上,兩篇文章整整差了不止一個級別.

他唐允的策論單獨列出來還好,但兩篇擺在一起,就被襯托得庸俗黯淡.

再看金木聰考卷上的詩.

短短幾十個字,片刻就看完了.

但是,振聾發聵.

這首《龜雖壽》,哪怕在心中默念的時候,仿佛耳邊也有回想.

寫得實在太好了!

比起他唐允華麗辭藻的堆砌,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秒殺!

真正的秒殺!

輸了!

真的輸了.

不是幻覺,他真的輸了文戰.

還不僅如此,整個唐氏家族都輸掉了金山島之爭.

但是對于金山島之爭的失敗,唐允一下子還難以感同身受.

他現在唯一在意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他竟然輸給了金木聰這個廢物.

接下來,這件事會傳遍整個越國.

他會淪為笑柄的.

之前他是探花郎,有多麼的輝煌,那以後就會有多麼的可笑.

金木聰誒!

肥宅啊!

廢物誒!

你堂堂探花郎竟然輸給了他?

該是何等恥辱啊?

唐允遍體冰寒,手中的雨傘早已經飄落.

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地拍.

不,這不是金木聰寫的,一定不是金木聰.

肯定是沈浪!

對,一定是沈浪!

"啊……啊……啊……"

"沈浪,我和你勢不兩立,我一定將你碎尸萬段,碎尸萬段!"

唐允瘋狂大吼,充滿無限的不甘和痛苦.

……………………

沈浪也沒有去等結果,他也在看書.

《陰陽十三經》

而且還有圖畫,盡管沒有他畫得好,但是聊勝于無啊.

只不過他也在裝逼.

一刻鍾過去了,他盯著這一頁沒有翻過去.

半個時辰過去了,他這一頁依舊沒有翻過去.

一個半時辰過去了,他這一夜還是沒有翻過去.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瘋狂的腳步聲,就仿佛一頭豬在奔跑.

用放出去的屁想,也知道這是金木聰.

"姐夫,我贏了,我贏了!"

"我碾壓了唐允,哈哈哈哈哈!"

金木聰瘋狂沖了進來.

沈浪淡淡道:"急什麼?贏就贏了,有什麼激動的?"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幕仿佛有點眼熟啊.

金木聰道:"姐夫,你又耍我啊.今天文戰考的兩道題,根本不是你昨天晚上給我的那兩道.策論題是刑賞忠厚之至論,詩詞題是玄武.我當時看到這兩道題,幾乎都要嚇尿了啊."

"什麼?"沈浪猛地一陣哆嗦,手中的書幾乎要掉下來.

金木聰道:"怎麼了姐夫?"

沈浪道:"你說今天的題目是什麼?"

金木聰道:"策論題是刑賞忠厚之至論,詩詞題是玄武啊."

這下子,沈浪幾乎要嚇尿了.

怎麼會這樣啊?

我昨天明明用X光透視眼看得清清楚楚,是另外兩道題啊.

怎麼臨場又變了啊?

沈浪腦子飛快地轉動.

然後,他立刻明白了.

昨天,他又露出破綻了.

在軍戰中木蘭打得小心翼翼,根本就沒有拼命,這點很不正常.

如果關系到家族命運,木蘭肯定會舍命去戰斗,甚至同歸于盡.

她為何沒有那樣做?

因為對文戰的勝利胸有成竹.

這個破綻肯定被張翀抓到了,然後他想辦法讓甯啟王叔換了題目.

不管是科舉考試,還是這種文戰大比,都會有備用題的.

沈浪不由得一陣陣毛骨悚然.

張翀,你是人是鬼啊?

竟然這麼牛逼?

在第二場軍戰中,玄武伯爵府本是必勝無疑的,是張翀覺察到不對勁,當機立斷讓晉海伯去向幾個家族借了高手,這才有了平局.

第三場文戰,張翀竟然去讓甯啟換了考題.

差一點點啊,就讓張翀翻盤了.

玄武伯爵府差一點點就要輸了啊.

這最後一戰沈浪能贏,真是三分靠實力,七分靠運氣啊.

老天爺都在幫他啊.

當然,沈浪之所以能夠押中題目,這也是他准備得足夠充分.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啊.

萬萬不可小窺了天下英雄啊.

金木聰見到沈浪發呆,不由得道:"姐夫,你怎麼了?"

"哦,沒什麼?"沈浪哈哈笑道:"我當然是耍你的啦,哈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金木聰覺得姐夫笑得有點尬.

沈浪臉上在笑,但是心弦卻又再一次提起來.

絕對不能掉以輕心,金山島之爭的勝利,僅僅只是開始.

接下來才是高潮,才是重頭戲啊.

"胖子,你不是要打臉唐允的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沈浪道.

金木聰道:"我想要第一時間把好消息告訴你啊."

沈浪又道:"你已經告訴我了,現在可以去打臉唐允了,狠狠地打臉,去吧!"

金木聰弱弱道:"我,我不敢,我怕打不過他."

慫貨!

…………………………

張翀一直都跪在山頂城堡的院子里面.

大雨傾盆,下了整整幾個時辰了.

他枯瘦的身體,就筆直跪著,一動不動.

暴雨砸在他的身體上,就仿佛砸在岩石上一般.

張晉和張春華勸不動父親,就陪著一起跪在邊上.

張翀道:"張晉可以跪,春華你回去."

張春華道:"不,我跟著父親一起跪,我也是張家的人,父親在受罪,我怎可安享?"

張翀道:"你一個女兒家,穿得也不厚,被雨一淋,成何體統?"

對啊!

裙子貼在身上,身材曲線可都顯露無遺啊,而且絲綢很透的.

張春華走了.

片刻後,她又回來了,身上穿著蓑衣,然後跪在父親的右邊.

張氏一家三口,跪在這里,請求王叔甯啟的原諒.

張翀心中頗感欣慰.

他的這對兒女,盡管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起碼是孝順的,心也齊.

一個家族,心齊最重要.

天黑後不久,王叔甯啟,威武共卞逍,索玄侯爵都來了.

見到張氏一家三口,整整齊齊跪在院子中,王叔甯啟的眼神微微一顫.

尤其是張春華一個女兒家,也跪在這里.

這可是秋末,雨水很冰涼的,還是這樣暴雨砸在身上,跪幾個時辰可真不好受.

王叔甯啟上前道:"張怒江,起來回去吧,我不生氣了."

張翀道:"翀跪在這里,不是為了讓您消氣,而是犯了錯就應該懲罰."

王叔甯啟道:"張翀,你的猜測是對的.沈浪可能……真的提前知道了考題,你確實算無余策."

張翀心中一松.

王叔甯啟道:"但……人算不如天算,我們的備用題還是被他押中了,金木聰贏了,玄武伯爵府三戰兩勝,贏了!"

張翀如同雷擊.

枯瘦的面孔猛地一陣抽搐.

張嘴想要說出什麼,但什麼都沒有說出來,眼前一黑,猛地一頭砸在地面上.

"父親,父親……"

張晉和張春華上前,將父親扶起來.

王叔甯啟心中不忍道:"趕緊將你們父親扶進城堡之內,喝一口熱姜湯啊,快,快……"

但是很快張翀自己醒過來了,嘴唇發紫.

推開張晉和張春華,朝著王叔甯啟拜下道:"多謝王叔告知,翀知道了."

僅僅片刻時間,他就恢複了安靜.

然後,他繼續直挺挺跪在那里不動.

王叔甯啟,威武公爵卞逍完全色變.

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堅毅之人?

受到這樣的打擊,僅僅瞬間就恢複過來,而且重新充滿斗志?

王叔甯啟大聲道:"張翀大人,我求你不要跪了.錯的人不是你,是我!"

"來人,將張大人抬回去休息,找最好的大夫給他看病."

"是!"

幾個武士上前,強行將張翀抬走,回到他的房間之中.

…………

哪怕大雨傾盆,整個玄武伯爵府駐地依舊陷入了歡樂的海洋.

沒有當值的武士,拿起了美酒,暢飲.

沒有想到啊,竟然大獲全勝啊.

從此之後,金山島就是屬于玄武伯爵府了啊.

誰都覺得必敗的啊.

沒有想到不但勝了,而且竟然是金木聰世子力挽狂瀾.

這個世界真是太……有意思了.

而玄武伯的書房內,正在召開秘密會議.

只有四個人參加.

玄武伯,金木蘭,沈浪,金木聰.

你說為啥讓金木聰參加?

他畢竟是世子啊.

而且他有一個巨大的優點,那就是守口如瓶,不該說的話絕對不會說.

當時他連許文昭這樣的人渣都不肯出賣,可見肥宅的人品值有多高了.

所以根本不怕他會將會議中討論的機密泄露出去.

但是,肥宅沒有一點點參加核心會議的興奮,反而昏昏欲睡,魂飛天外.

沈浪道:"胖子,你干嘛呢?"

肥宅一激靈,搖頭道:"姐夫,我實在聽得沒意思,我……我能不能這里抄書啊?"

媽蛋,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你都是秒殺探花郎唐允的人了,竟然還時時刻刻想著碼字.

碼字有什麼好的?

你就不能有點高追求嗎?

"去吧,去吧."沈浪揮手道:"愛干嘛干嘛去."

"誒!"肥宅歡天喜地出去了.

玄武伯內心一聲無奈歎息.

"唉!"

緊接著,媳婦木蘭也忍不住歎息一聲.

……

金木聰走了之後,室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三人組決策層也不錯啊.

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最高三人組,比如XXX,XX,XX.

沈浪面孔一肅,鄭重道.

"岳父大人,娘子!比武三戰結束了,我們大獲全勝."

"但是,好戲才剛剛開始!"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高潮,才是你死我活的戰斗."

"但是,我們終究獲得了第一步的勝利,已經化被動為主動,變防守為攻擊."

"第二步,望崖島戰略要正式開啟!"

"金山島之爭我們贏了,或許有很多人都希望我們會對這個島嶼投入源源不斷的戰略資源."

"但是,絕不!"

"拿回擁有權之後,我們一不開發,二不駐軍."

"我要把金山島變成一個絞肉場,希望能夠榨干敵人的血."

"當然,當務之急我們要做的是報複!"

"之前跳得厲害的小丑,這次要拍死!"

"尤其是祝蘭亭,祝文華父子!上一次在宴會上竟敢陰我,為了金山島之爭大局我忍了,讓他們多蹦跶了好幾天."

"這次,我一定要讓他家毀人亡!"

沈浪走到窗戶外,看著外面的傾盆大雨.

從中午一直下到現在都沒有停過.

暴雨本應該是在夏天才有,秋末下這種暴雨,真是要命的.

怒江的水位肯定暴漲了吧,蓄水湖肯定都快滿了吧.

沈浪道:"岳父大人,如果我是金氏家族的敵人,就會想出一個毒計.掘開我們封地上游的堤壩,讓蓄水湖的滔天洪水灌入,讓我們家族封地變成汪洋,將無數的房屋,子民徹底淹沒,給予我們毀滅性打擊."

這話一出,玄武伯立刻臉色一變,猛地站起.

沈浪的擔心一旦成為事實的話,那後果完全不堪設想.

到時候會死多少人?

整個玄武伯爵府所有的資源都會投入救災安民.

會消耗天文數字的金錢,人力,物力,而且整個節奏都會被打亂.

沈浪道:"我們這次出來,帶走了八百士兵.留守家中的只有兩千私軍,這還不是最關鍵的,關鍵是金晦,金忠,金士英,金呈,木蘭等所有首領都來了,家中就剩下夫人,林老夫子,金劍娘,諸軍無首."

玄武伯道:"立刻讓木蘭和金晦,金士英回去."

沈浪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明日就要宣布金山島之爭的結果,而且兩家要正式簽訂契約,將金山島擁有權轉移到我們金氏家族,木蘭不能回去."

而且最關鍵的是,被動防守是不行的,要主動進攻.

沈浪攤開了地圖,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怒江就在玄武城北邊,奔流入海.

為了蓄水灌溉,在幾百年前就在怒江南邊修建了幾個堤壩,構成了一個天然蓄水湖.

整個大壩分為很多段,都修建在山谷之間,然後利用天然山脈將江水蓄存.

天旱的時候,就放水灌溉農田.

整個蓄水湖橫跨怒江郡,陽武郡.

在怒江郡就有五段堤壩,在陽武郡有三段堤壩.

其中玄武伯爵府封地的上方,就有三段堤壩,可以說防不勝防.

如今玄武伯爵府私軍的精銳主力全部在怒江獵場,回援是來不及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主動出擊!

沈浪目光落在地圖上的一個角落.

"岳父大人,這里應該是蘭山子爵府吧."沈浪道.

玄武伯點了點頭.

整個蘭山子爵府位處一個山谷之中,雖然他家的封地沒有了,但是幾萬畝莊園還在.

之前祝氏家族為了自己的私利,就專門在莊園北邊修建了堤壩,然後將怒江蓄水湖的水引來.

所以哪怕干旱的季節,祝氏家族的莊園都有大豐收.

沈浪道:"這片山谷內都是蘭山子爵府的莊園嗎?"

玄武伯點頭道:"都是."

沈浪道:"有其他平民的田地和房子嗎?"

玄武伯道:"原來有幾個村子,但是祝蘭亭把封地和兵權都交出去之後,國君就將這篇山谷所有的田地,山地都賜給了祝蘭亭,算是對他的補償,所以此時祝蘭亭的莊園比我們還要大.有幾萬畝田地和種植園,沒有其他平民的村鎮."

沈浪道:"金晦你進來!"

片刻後,金晦進來了.

沈浪指著地圖道:"你用最快的時間趕回家中,叫上田十三.你去毀掉蘭山子爵府莊園上方的堤壩,讓洪水灌入他家的城堡和莊園,淹沒一切!"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

這位姑爺,還真是心狠手辣啊.

沈浪道:"讓田十三去東邊的苦水地,把那里的堤壩開一個大口子,將大部分洪水都引流到苦水地去,哪里已經是一片鹽堿地,沒有人生活."

"只有這樣,我們玄武伯爵府封地才會徹底安全,不會有水淹之禍."

洪水從另外一個地方泄出去了,水位就下降了,玄武伯爵的封地也就不會危如壘卵.

"記住,不要徹底毀掉這個苦水地的堤壩,開一個大口子泄洪就可以了."

"蘭山子爵府莊園北邊的堤壩,口子也不要開得太大,確保毀掉祝蘭亭的莊園,淹沒他家的城堡,但是水勢不要太凶猛,要讓山谷內的人有足夠的時間逃命."

"我要殺的是祝蘭亭全家,盡量不要殃及其他無辜人群."

金晦道:"姑爺,這些堤壩都是有條石築成,想要開一個口子很難的,需要動用大量的人力,我們率軍趕過去只怕來不及了,挖掘起來需要很長時間.而祝蘭亭莊園北邊的堤壩肯定有人防守,所以很難成功."

沈浪道:"還記得我的三號地下密室嗎?"

金晦知道,沈浪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放在城堡外的地下密室中.

"去找小冰要鑰匙,然後去三號地下密室,把里面的箱子拿出來,只要在堤壩內開一個小口子,將箱子塞進去,點燃引線,然後你們立刻離開."

"接下來,堤壩就會被炸開一個口子."

"記住,箱子里面的東西你不要打開看,更不要讓別人看到."

"炸開堤壩的時候,也要造成是自然崩塌的假象.箱子里面的東西現在是不能現世的,否則會有滅門之禍."

"另外,扣押田十三的父母,不要離開城堡一步."

"去辦事吧!"

金晦躬身道:"是!"

然後,他冒雨離開了怒江獵場,飛快騎馬返回玄武伯爵府,去履行沈浪道命令.

………………

張翀病倒了.

晉海伯一行人去求見,結果被張晉擋了回來.

"張翀大人,文戰肯定是沈浪舞弊啊,不能就這麼算了啊."

"你一定要想想辦法挽回局面啊,明天一早甯啟王叔可就要宣布金山島之爭的最終結果了."

"一旦宣布玄武伯爵府獲勝,就要當眾簽訂金山島擁有權轉讓契約了啊."

"到那個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片刻後,張翀讓張春華出來傳一句話.

"這一局輸了,不要戀戰,立刻進入下一局.千萬不要有任何輕舉妄動,等我思慮成熟,再部署下一步行動."

張春華重複了兩遍,讓晉海伯等人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會給沈浪可趁之機.

然後,張晉將晉海伯一行人強行趕出,要讓父親張翀安心養病.

………………

回到駐地之後.

晉海伯唐侖等人怒氣沖沖.

"哼,這張翀也只不過是裝腔作勢而已!"

"之前挺厲害,關鍵時刻就不頂用了."

"還說什麼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難道等著沈浪將刀子架在我們的脖子上嗎?他只是一個太守,有什麼權力使喚我們這群貴族?"

"對,對!不能等,一定要行動,一定要報複!"

而就在此時,蘭山子爵祝蘭亭幽幽道:"我有一個毒計,可以毀掉整個玄武伯爵府封地."

眾人一驚道:"什麼毒計?"

祝蘭亭道:"如今這大雨傾盆,堤壩崩塌也是正常的事情.玄武伯爵府北邊的堤壩若是塌陷,那滔天的洪水就湧入金氏家族的莊園,還有他的封地."

"屆時金氏家族的無數良田,村鎮,城堡都會被洪水淹沒,死傷無數."

"那對玄武伯爵府,將是何等之毀滅性打擊啊?"

…………

注:半夜枯坐到凌晨五點才開始碼字,一直寫到八九點.痛定思痛寫出了這一章,劇情應該足夠豐富了呢.拜求大家支持鼓勵!

謝謝默待幻聽和盧嗣來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43章:肥宅秒殺唐允!狂打臉啊!(3更)    下篇:第145章:金山島之爭結束!大事要爆(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