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46章:亮瞎人眼!驚天一炸!洪水滔天(3更)   
  
第146章:亮瞎人眼!驚天一炸!洪水滔天(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整個大廳內,沈浪和木蘭真是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

尤其是沈浪身上又換了一套衣衫.

最貴的錦緞,上面繡著不僅僅是金絲了,還有另外一種更加昂貴的材料.

一種獸筋.

這種獸筋非常堅韌,適合用來做弓弦.

但是它還有一種特別出色的地方,那就是在光照環境下,它能夠不斷變幻顏色,顯得特別華貴神秘.

所以這種獸筋的價格,是同等重量黃金的十倍以上.

沈浪這件新袍子上面,就用了幾十米這樣的獸筋,所以這身新錦袍別提有多麼華麗了.

這個騷包,來怒江獵場不到三天,他就換了四套衣服了.

今天這一套是最貴的.

不認識他的人見到他這身衣服還會嚇一跳,這人誰啊?

莫非是那位侯爵府的世子,哪位公爵府的公子?

殊不知僅僅只是玄武伯爵府的贅婿,還是一個鄉下平民的子弟.

唉!

沒有辦法啊.

沒有身份的人,才需要穿名牌啊.

馬阿里,李港誠從來不穿名牌,也不喜歡戴名表.

很多人就說瞧瞧人家多麼低調,那麼牛的身份都帶著卡西歐的電子表,什麼勞力士,百達翡麗都是傻子才會去買.

然而真相就是,低調是一種很昂貴的東西.

普通人的低調,其實就是默默無聞啊.

不過有一點破壞了沈浪絕世美男的風范,他臉上的那個牙齒印.

不但沒有消去,而且還變得更顯眼了,因為已經青紫了.

但奇怪的是,在場眾多美女還就盯著他臉上這個牙印看.

哎呀,好羨慕金木蘭啊,有這樣俊美無匹的面孔可以咬.

換成我,別說是咬臉了,就算要其他地方我也願意啊.

……………………

接下來,就是簽訂契約了.

晉海伯唐侖盡管有千萬般的不甘,但眾目睽睽,而且在三位超級大佬的目光注視下,不得不簽字,並且蓋下大印.

這一瞬間,他的身體都顫了.

眼眶有一些發熱.

金山島啊,他家族的命根子啊,已經經營幾十年了啊.

如今,卻要落入敵人的手中了啊.

真是讓人不甘啊.

所以哪怕是毛筆,唐侖的簽字也幾乎要劃破契約羊皮紙一般.

接著,玄武伯金卓簽字蓋印.

一式三份.

其中第三份,要送入國都給國君蓋下大印,然後封存歸檔.

太守張翀也來了.

僅僅一夜之間,他仿佛瘦了不少.

本來刀劈斧砍的面孔,更加尖削了.

他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更加看不到一點點失敗的沮喪.

沈浪還是沒有忍住,朝著張春華望去一眼.

今天從早上到現在,這個狐狸精竟然都沒有看沈浪一眼.

唉!

女人真是輸不起啊.

之前你家要贏的時候,天天來勾搭我,就差伸手來掏我褲襠了.

現在我沈浪只不過小贏了一場,你竟然就對我毫不搭理了.

關鍵今天的張春華也穿得很美.

和她之前低調才女的打扮不同,一身大紅裙子,加上嫵媚的狐狸精面孔,真是要亮瞎人眼.

沈浪看了她一眼,張春華沒有任何反應.

沈浪看第二眼,張春華面無表情,沒有任何回應.

沈浪看第三眼.

哎呀!

腰部位置,一陣疼痛.

木蘭的手指擰著他一點點腰肉,就要一百八十度旋轉.

沈浪瞬間痛得眼淚都要下來了.

木蘭絕美的面孔依舊帶著笑容,如同孔雀開屏一般,拼命綻放自己的美麗,仿佛要將張春華碾壓下去.

沈浪摟上娘子的腰,湊過去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

眾目睽睽啊.

所有人有些驚呆了.

所有男人妒忌得心中吐血,暗中破口大罵:小白臉,無恥的小白臉.

所有女人心髒一抖:好勇敢的小郎君啊,如果他這樣眾目睽睽地親我,我只怕要濕啊!

木蘭臉蛋一紅,便松開了手.

甜蜜的同時,也恨不得裂地鑽入.

夫君不要臉,她還是要的.

甯啟王叔也看見了,只能裝作沒看見.

這麼嚴肅的場合,三方正在簽訂這麼神聖的契約.

這完全關系到金氏家族命運啊.

你竟然在這種時刻輕薄你的妻子,世風日下啊.

你這種人是怎麼活到入贅玄武伯爵府之前的啊,按說早就應該被打死了啊.

…………

契約簽訂完畢後.

晉海伯朝著甯啟王叔三人拱手行了一禮,直接揚長而去.

放狠話這種事情是不存在的,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說.

張翀太守上前,朝著玄武伯拱了拱手.

玄武伯回禮.

說來奇怪,張翀和玄武伯這方明明是最大的敵人,你死我活的對手.

一切圍攻金氏家族,都是此人所為.

但偏偏雙方從未面對面針鋒相對,始終是彬彬有禮.

張翀再朝著三位大人物拜下,道:"翀,告辭!"

甯啟王叔竟然回了一禮道:"張怒江保重."

然後,張翀帶著一對兒女走了.

甯啟王叔道:"玄武,我這就要回京了,將這里的事情稟報國君.但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玄武伯道:"王叔請講."

甯啟道:"大勢所趨,順昌逆亡.你家雖然贏了一場,但恐也改變不了大局.現在彎腰還來得及,還能保住家人.真等到你死我活,撕破臉皮的那一日,只怕真是大禍降臨了."

甯啟王叔這真不是威脅,而是好言相勸.

他是希望玄武伯金卓效仿祝蘭亭,把家族封地交出去,兵權也交出去,僅僅留下萬畝莊園,那樣雖然失去了權勢,卻還能保住富貴.

玄武伯金卓道:"家族基業是祖先傳下來的,不能毀在我的手中,甯為玉碎,不為瓦全."

甯啟王叔便沒有再說話.

這位玄武伯啊,還是那麼剛正古板,連講話都不知道委婉,真的如同烏龜殼一樣又臭又硬.

"保重."甯啟王叔道.

然後,這三位超級大佬也走了.

從頭到尾,威武公爵和索玄都沒有和玄武伯打過任何招呼.

索玄侯爵是立場不一樣.

而威武公卞逍則完全是因為傲慢,玄武伯金卓這等人物,還沒有放在他眼中.

……………………

時間回到幾個時辰之前.

跋涉二百里後,祝蘭亭子爵和仇梟終于率領二百多名精銳武士,趕到了玄武城.

不過,他們依舊沒有趕去北邊的堤壩.

而是再一次聚集人馬.

仇梟召集了上百名海盜高手,祝蘭亭召集了自己留在玄武城主府的部分衛隊,加上靖安伯爵府在玄武城的一眾武士.

兩人集結五百名精銳,借著最後的夜色,朝著玄武伯爵府北邊的堤壩狂奔而去.

此時,天已經快要蒙蒙亮了.

但依舊大雨傾盆,路上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祝蘭亭子爵率領的五百多人,全部換上了海盜的服飾.

沒有那麼多海盜服怎麼辦?隨便准備一身皮甲,用黑布蒙面,眼睛鼻子部位挖三個孔便是了.

五百多人狂奔幾十里.

終于趕到了玄武伯爵府北邊三十里處的堤壩.

這是整個怒江蓄水湖最大最長的堤壩,橫跨在兩個山谷之間,足足有三十丈長,七丈多高.

這段堤壩,金氏家族足足用了三年多的時間才建成,動用的人力超過幾萬次.

如今已經有二百多年曆史了,堤壩上甚至長滿了樹木,但依舊堅固無比,如同巨人之臂擋住縱橫百里的水面.

也正式因為這些堤壩的修建成功,使得怒江,陽武二郡的無數田地不愁沒有水灌溉,每年都能豐收.

而這段堤壩,名字就叫金序大壩.

因為當年主持修建這個大壩的,就是二百多年前的那一代玄武伯金序.

此時,大壩上還有兩個哨所.

幾乎任何時候,都有一隊武士在這里看守,

多的時候二十人,少的是有也有七八人.

祝蘭亭子爵看著這段雄偉的大壩,心中頗有妒忌之心.

你金氏家族憑什麼就比我闊氣這麼多?

不過建設得越雄偉,一會兒摧毀的時候就越震撼.

大雨已經下了整整半天一夜了,蓄水糊的水位已經夠已經漲到一個很高的位置了吧.

在巨大的水壓之下,我只需在堤壩上挖出一個大口,滔天的洪水就會將整個堤壩徹底摧毀,摧枯拉朽一般.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

更何況是一個大口子呢?

當年你金氏家族耗費了無數人力物力,用了整整幾年時間才修建的大壩,被我祝蘭亭輕而易舉就毀掉了.

然後……

那個畫面就別提有多震撼了.

玄武伯爵府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封地,十幾個鎮,一百多個村莊都會成為汪洋.

所有的房屋,田地都會被摧毀.

到那個時候會死多少人?

幾千人?

上萬人?

只有天知道啊!

金氏家族會損失多少錢?

也只有天知道啊.

但足夠將他們奪回金山島的勝利抵消得干乾淨淨.

足夠給金氏家族毀滅性的打擊.

真是上天助我啊!這下了半天一夜的暴雨依舊沒有停下,便是上天賜我毀滅金氏家族的良機啊.

你們這些即將死去的賤民,千萬不要怪我祝蘭亭心狠手辣.

怪就怪你們投錯了胎,竟然成為了金氏家族的子民.

無毒不丈夫.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所有工具都准備好了沒有?"祝蘭亭問道.

"全部准備完畢."

祝蘭亭道:"派出三百武士,布網巡邏,遇到任何人,格殺勿論."

"派出五十人潛入堤壩上的兩個哨所,將金氏家族的守軍小隊殺光."

"剩下一百五十人,拼盡全力,掘堤!"

"毀掉金氏家族的百年基業.讓無數玄武伯爵府的子民絕望死亡!"

"讓金氏家族和沈浪孽畜,後悔和我們為敵過!"

………………

蘭山子爵府北邊十幾里的水庫堤壩,規模就要小很多了.

僅僅只有十丈長,五丈多高而已.

這個堤壩也是祝是家族的私產,被稱之為蘭山壩.

上面的水庫雖然連接著怒江蓄水湖,但僅僅只是一個支系.

當年金氏家族耗費無數人力物力,修建了金序大壩,是為了十萬子民謀取福利.

而祝氏家族的堤壩和水庫,就僅僅只是為他一家服務了.

這里整個山谷都是祝蘭亭的田地,山地,種植園,馬場.

此時就算在大雨之中,也能看到祝氏家族的豪奢.

城堡雖然遠不如金氏家族的那麼大,但卻大量用的漢白玉石.

而且雕樓玉砌,小橋流水.

金氏家族的城堡,完全是一個軍事堡壘.

祝氏家族的城堡,才充滿了貴族享樂的氣息.

大大小小的花園,就有幾十個.

但國君就是愛這種貪圖享受的貴族,一點都不喜歡金氏家族這種矜矜業業,愛民如子的貴族.

玄武伯爵府的百年基業是整個封地,望崖島,還有幾千私軍.

而蘭山子爵府的百年基業,就都在這山谷里面了.

無數良田,花園,豪奢宅邸.

………………

金晦連夜狂奔,僅僅二百里的距離,就換了五匹馬.

終于在天快要亮的時候,趕到了祝氏家族的水庫,來到了蘭山堤壩之下.

他完全是如臨大敵,准備厮殺戰斗一場.

但是到了大壩之後,發現連一個鬼影都沒有.

蘭山子爵府的水庫堤壩上也有一個哨所.

但金晦趕到的時候,哨所里面的五個士兵正在呼呼大睡.

尤其辣眼睛的是竟然有兩個男人睡在一個被窩里面,而且身上光溜溜的.

一個男人長著大胡子,顯然是軍官.

還有一個年輕男人頗為俊俏,眼角還帶著淚,但是表情卻又有幾分銷/魂.

金晦不堪深究里面的原因.

直接拔出匕首,輕輕一劃.

頓時,被窩里面的那對雄鴛鴦,直接斃命.

緊接著,他又輕而易舉帶走了另外三個祝氏家族武士的性命.

然後,他就要去辦事了.

忽然,身後一陣響動.

金晦閃電一般沖出,一劍橫在對方脖子上,猛地就要切下對方的腦袋.

但……他很快就停下了.

因為,這是一個女子,衣衫不整,雙手雙腿被捆綁,遍體凌傷.

用腳指頭都可以想象,她剛剛經曆了什麼.

這些禽獸擄來了這個女子,囚禁在這哨所中.

怎麼辦?

殺人滅口嗎?

金晦用力了好多次,但終究沒有下手.

輕輕一挑,割掉了綁在她嘴里的布條.

這個女人,長得很美.

嘴唇微翹,眼睛不大,但是卻非常動人.

身上穿著的也是絲綢衣衫,可見出身不差.

"不要想跑,一會兒我帶你出去."金晦道,然後割掉捆住她雙手的繩子.

"接下來我做的任何事情,你都沒有看見."金晦道:"事情完畢後,我會帶你去一個地方.你的死活,就由他來決定."

而就在此時,這個女子仿佛發瘋了一般,朝著那幾個哨所士兵爬過去.

從地上端起一塊石頭,狠狠將那三個祝氏家族武士的腦袋砸個稀巴爛.

最後,她將手中的石頭猛地砸向自己的腦袋,就要尋死.

真是剛烈.

這一刻,金晦心髒一抖.

不知道為啥,渾身有點麻痹淪陷的感覺.

下一秒鍾,他一腳踢飛了這女子手中的石頭,緊接著一手斬在她的後頸.

頓時,這女人昏厥了過去.

金晦怕她再尋死,用最快速度,將她重新捆綁起來,連嘴巴都綁住,免得她醒過來之後嚼舌自盡.

……………………………

上梁不正下梁歪!

這祝氏家族上下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金晦這樣做是為民除害.

金晦渾身熱血沸騰,腦子里面不斷浮現那個遍體凌傷的美麗女子,想起她要雜碎自己腦袋的決絕.

這些畜生,畜生!

他用盡全力,在祝氏水庫的堤壩上挖掘出一個大孔.

足夠大,也足夠深了.

然後,金晦將那只巨大的箱子塞了進去.

油布依舊沒有拆開.

找到里面的引線,直接點燃.

接著金晦飛快狂奔,返回哨所里面.

然後,她猛地將那個女子扛在肩上,將輕功運用到極致.

快跑!

快跑!

僅僅一分多鍾時間,金晦就跑出了二里地.

然後翻身上馬,朝著邊上的山上狂奔而去.

盡管他不知道箱子里面的是什麼東西.

但是他知道,姑爺弄出來的東西,都不是好東西.

都是可怕,充滿毀滅性的東西.

很快,長長的引線燒到了盡頭.

這時!

天上的大雨竟然停了.

整個天地間,仿佛陷入短暫的了寂靜.

然後!

"轟……"

一聲巨響!

整個地面都微微顫抖.

祝氏家族的水庫堤壩,仿佛被巨人猛地撕開.

無數的條石飛上了空中.

整個堤壩,被炸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下了一夜半天暴雨而積攢的洪水如同巨龍一般,洶湧而出.

朝著祝氏家族的莊園,天地,城堡,樓閣瘋狂席卷而去.

充滿毀滅性的力量.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六千多字.因睡眠不足真是累到極致,拜求兄弟們的支持呀.

我吃點飯繼續熬夜碼字,寫明天第一更,因為明天要出門有事.

上篇:第145章:金山島之爭結束!大事要爆(2更)    下篇:第147章:祝氏家族全毀!浪爺王者之路!(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