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47章:祝氏家族全毀!浪爺王者之路!(1更)   
  
第147章:祝氏家族全毀!浪爺王者之路!(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金晦完全驚呆了!

他知道姑爺做出來的秘密武器威力會很大.

但,沒有想到會如此之大.

簡直讓人戰栗啊!

那可是用條石壘成大壩,堅固無比,用個幾百上千年都沒有問題的.

靠人力挖的話根本就不現實.

除非一下子動用幾百名武士,而且還要有大力士,用全套的工具,花上幾個時辰時間才能掘開一個口子.

而現在靠著姑爺的秘密武器,竟然一瞬間就撕開一個巨大裂口,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啊.

姑爺難道真是無所不能的嗎?

接下來,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滔天的洪水,如同萬馬奔騰一般,席卷而去.

你那股力量完全是摧枯拉朽!

整個地面都在劇烈地顫抖,金晦胯下的戰馬,已經在瑟瑟發抖,直接跪在地上不肯動彈.

金晦下馬,抱著那個女人朝著山上狂奔.

或許是因為顛簸得太厲害了,這個美麗的女人竟然醒了過來.

………………

滔滔洪水,沿著山谷一直奔騰,一路下坡.

勢頭越來越驚人,速度越來越快.

這個畫面讓人見之,只會感覺到人力之渺小.

而此時已經天亮了.

祝氏家族的主人們還在床上酣睡,但是奴仆人早已經起床干活了.

整個莊園內,奴仆侍女佃農等等加起來,足足有近千人之多.

他們幾乎是第一時間聽到了巨響,然後飛快沖出來,頓時見到了這無比可怕的一幕.

滾滾洪水,從山谷狂湧而來.

"發大水了,發大水了!"

"快逃命啊,逃命啊……"

無數的仆人,佃農紛紛扔下手中的一切,朝著山上沖去.

如果是普通農民鎮民,還會去搶家中的財產.

但他們都是奴仆,可以說幾乎是一無所有的,也沒有什麼可以收拾的.

就算有,也只是藏起來的一點小錢而已.

整個莊園里面的仆人鳥獸散一般,朝著兩邊山上狂奔.

時間還是來得及的.

因為大洪水距離還有幾里地.

祝蘭亭子爵的兒子朱文台抱著侍妾呼呼大睡.

忽然覺得地面猛烈地震動.

地震了?

他猛地從床上爬了起來,打開了窗戶.

然後,他見到了終身難忘的一幕.

滔天的洪水從山谷傾天覆地而來.

一路上,完全是摧枯拉朽.

祝氏家族釀酒的種植園,馬場,還有各種作坊全部被洪水席卷而過.

所有的房屋,全部粉碎.

然後,他衣服都來不及穿,朝著山上狂奔,

"轟隆隆……"

"轟隆隆……"

終于,驚人的洪水來了.

帶著無數的泥土,帶著無數的廢墟,猛地席卷過祝氏家族美輪美奐的園林府邸.

那雕欄玉砌,徹底毀了.

那小橋流水,也徹底毀了.

那亭台閣榭,瞬間化為了廢墟.

所有的花園,所有的倉庫,所有的房子.

瞬間被洪水席卷.

因為這沖下來的可不僅僅是祝氏家族的那個水庫,還有蓄水湖天文數字的積水也瘋狂湧出,甚至怒江之水仿佛也找到了傾瀉口.

所以這洪水的力量是極度驚人了,簡直超過了錢塘江的怒潮.

世子朱文台,子爵夫人,站在山上的高處,望著這一幕,渾身戰栗,瑟瑟發抖.

全完了!

全完了啊!

祝氏家族交出封地之後,就剩下眼前這個莊園了.

現在,這一切都被毀了.

百年的基業啊.

全部葬身于洪水之中.

祝蘭亭的妻子先是一陣陣發呆,然後嚎啕大哭.

"天哪!"

"老天爺啊,你為何要這樣對我們祝氏啊."

……………………

沈十三一路換了六匹馬,終于趕到了苦水地.

這片陸地靠近海邊.

無數年前因為海平面上升,所以海水倒灌,將這篇土地全部掩了.

之後海水褪去,這片土地就成為了鹽堿地.

種什麼都活不了,所以也沒有人生活.

因為這里的水都是苦的,所以被稱之為苦水地.

這一路上,沈十三如臨大敵,隨時准備戰斗.

雖然他沒有問過具體要做什麼事情,但心中卻知道此事關系重大,甚至關乎玄武伯爵府的生死存亡.

不為了別人,就算是為了父母安享晚年,他也會拼命的.

沈浪,我會讓你看到我沈十三是何等的了得?

我一定要讓你因為將我閑置在一邊而後悔.

這一路上,他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但現實和理想是有差距的!

沈十三連一個鬼都沒有遇到,順利無比到達了目的地,讓他好一陣失落.

來到了苦水地大壩後,他測量好了位置.

然後開始用盡全力進行挖掘.

挖出了一個深深的洞穴,然後將那只大箱子塞了進去.

用火石點燃了長長的引線.

接著,狂奔離開.

差不多兩分鍾後!

"轟!"

一陣巨響.

苦水地大壩猛地被撕開一個巨大的裂口.

怒江蓄水湖的洪水找到了一個真正巨大的宣泄口,狂湧而出.

加上大雨已經停了.

所以,怒江蓄水湖的水位不斷地下降.

…………………………

玄武伯爵府北邊的甯序大壩.

雨竟然停了.

五百名精銳武士分散開去,一部分去巡邏,清掃可能一切存在的敵人.

一部分去大壩上的哨所,去剿殺玄武伯爵府的守衛小隊.

最後一百多人去挖掘大壩.

然而,周圍空無一人.

就連大壩的哨所也是空的.

這不對啊,哨所內應該時時刻刻都有人啊.

尤其這天降暴雨的,怎麼可能沒有人防守.

唯一的解釋就是玄武伯爵府的人發現了他們的隊伍,所以哨所內的人提前逃跑了.

"我們被人發現了,趕緊動手挖掘."

祝蘭亭下令道.

然後,一百多人拿著各式各樣的工具,開始狂挖.

祝蘭亭野心太大了.

他想要直接挖出一個兩三丈寬的巨大裂口.

所以,讓二百人分散開來挖掘.

這種條石大壩,你想要挖出一個洞塞入炸藥還算容易.

但你想要靠人力掘開一個幾丈寬的裂口就難了.

因為這大壩是非常厚的,足足十幾米厚.

"快,快,快……"

祝蘭亭大吼.

二百多人,拼命地挖掘.

用盡一切力量.

大壩上的條石,一塊一塊地被翹起,然後扔到蓄水湖中.

祝蘭亭子爵大喜,按照這樣速度下去,最多不到兩個時辰,就能掘開一個巨大裂口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整個蓄水湖的水面忽然猛地一抖.

接著,有人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啊,怎麼我發現水位在下降啊."

其實水位下降得非常緩慢,幾乎肉眼不可見.

但是經過幾分鍾時間後,明顯見到水位線已經下降了一些.

不久之後.

水面又是猛地一陣顫抖.

是沈十三炸開苦水地大壩泄洪.

這下子,水位下降得已經相對明顯了.

因為出現了兩個巨大的泄洪口.

這二百人依舊在狂挖大壩.

然而,水位下降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最後竟然比挖掘的速度還要快.

祝蘭亭子爵驚呼:"這,這是為什麼啊?為什麼啊?"

雖然雨停了,但水位也不應該下降得這麼快啊?

旁邊有人道:"除非,有人在其他地方泄洪."

聽到這話,祝蘭亭子爵不由得毛骨悚然,心髒猛地一抽.

因為他聯想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可能性.

然後,頭皮一陣陣發麻.

"走,走,走……"

祝蘭亭子爵狂呼.

怒潮城少主仇梟道:"為何要走?就算水位下降,我們也依舊可以開鑿大壩,就算洪水不猛烈,也依舊可以淹沒玄武伯爵府封地啊."

祝蘭亭子爵道:"不可能了,不可能了.有人在最低的地方挖開大壩泄洪了,接下來水位會下降到比大壩還要低,光靠山谷就能攔住了,沒有用了,淹不了玄武伯爵府了."

而且,現在祝蘭亭子爵根本顧不上水淹玄武伯爵府了.

毀掉敵人的基業雖然痛快,但更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基業啊.

他二話不說,騎上戰馬,帶上隊伍朝著家里狂奔而去.

"千萬不要啊,千萬不要啊!"

一邊狂奔,祝蘭亭子爵一邊祈禱.

千萬不要出現最可怕的局面啊.

一定是苦水地的大壩崩塌了,一定是這樣的,因為那里的地勢最低,那里的水壓最大.

沈浪又不是神,他怎麼可能知道我會來掘開甯序大壩准備水淹玄武伯爵府?

而且,他此時應該還在怒江獵場呢,分身乏術,根本不可能來害他.

我一定是自己嚇自己.

我家族的百年基業一定沒事的,一定!

祝蘭亭子爵不斷勸慰自己,一邊瘋狂策馬狂奔.

快,快,快!

………………………

玄武伯爵府的隊伍浩浩蕩蕩地離開了怒江獵場,返回玄武城.

沈浪,金卓伯,木蘭都在一輛大馬車內,

肥宅金木聰在另外一輛馬車上,因為他噸位太重了.

浪爺又開始了他的表演,而且是最重要的表演.

因為,他將要部署金氏家族一勞永逸,長治久安之策.

岳父大人道:"晉海伯會將金山島順利給我們嗎?"

"不會."沈浪道:"我特別渴望他不要給我們."

岳父大人道:"為什麼?"

沈浪道:"金山島之爭對我們最重要的就是金山島的擁有權,這一點我們已經成功了.但就算拿回了這個島嶼,想要讓他產生利益,至少是一兩年以後的事情了."

金卓同意.

因為接下來要開發金山島的礦產,要建造新的冶煉場,都需要時間,人力,財力.

唐氏家族不可能把這些都交給你的.

沈浪道:"張翀太守是一個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他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堅毅果斷.一旦棋局失利,他就會立刻放棄這一步,立刻進入下一步.他甯可犧牲眼前的利益,也一定要掌握主動權."

金卓伯爵感覺到了.

今天早上見到的張翀,仿佛完全沒有受到失敗的打擊,又再一次如同一支寒光逼人,卻又內斂深藏的利刃.

這次金山島之爭,沈浪和張翀真的勉強只能算是打了一個平手.

因為運氣站在沈浪這一方,張翀才輸了.

否則,鹿死誰手真是難說.

這位太守大人眼光,手段,決心,心胸一樣不缺.

關鍵他望向沈浪和玄武伯的目光,沒有任何一點點敵意.

是真的沒有敵意.

不像是晉海伯,靖安伯等人,望向沈浪的目光簡直仇恨滔天.

對你沒有敵意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仇人讓人頭腦發昏,冷靜的敵人才能時時刻刻尋找你的破綻,然後在關鍵時刻向你捅出致命一刀.

沈浪道:"盡管金山島之爭我們贏了,但我若是張翀大人,應該會如何弄死玄武伯爵府呢?"

沈浪又開始了代入法.

"第一步,我一定會勸說晉海伯,立刻把金山島轉交給我們金氏家族,絲毫都不拖遝."

玄武伯驚愕道:"哦?這是為何?"

沈浪道:"讓金山島成為一個絞肉場,讓我們流盡最後一滴血."

玄武伯道:"浪兒,你細細說來."

沈浪道:"一旦唐氏家族把金山島完完整整交給我們,甚至那些煉鐵場,礦場絲毫不破壞,完整無缺地交給我們,只要我們派人過去就立刻可以開采,立刻進行冶煉.那我們家會作何反應?"

玄武伯爵道:"肯定是欣喜若狂,將望崖島的大量礦工和冶煉工人送到金山島,最快時間恢複金山島的鐵礦生產.不僅如此,還要派遣一部分軍隊去守住金山島的礦場."

"對."沈浪道:"我們家會這麼做,這樣剛好落入了張翀的毒計."

玄武伯道:"願聞其詳."

沈浪道:"如果我是張翀,一定會讓晉海伯將金山島送給兩家,一邊送給我們,一邊送給怒潮城主仇天危,您說仇天危會放過這塊肥肉嗎?"

玄武伯道:"不會,海盜王仇天危是天下最貪婪之人,而且他不缺錢,最缺的就是鐵和武器,因為雷洲群島沒有鐵礦,他的武器和鐵主要是靠與唐氏家族的貿易."

沈浪道:"到時候,海盜王仇天危就會派出大量軍隊和我們爭奪金山島,我們和仇天危就會在金山島瘋狂厮殺.您說到時候,國君會派出軍隊幫我們剿滅海盜嗎?"

當然不會,國君巴不得借海盜王仇天危之手滅了玄武伯爵府.

沈浪道:"岳父,仇天危總有多少軍隊?"

"兩萬左右."玄武伯道.

如果加上他麾下的那些海盜,可能還要不止一些.

要知道上一代玄武伯雇傭了三千軍隊,一整支艦隊,加上玄武伯爵府的私軍去攻打仇天危的海盜大軍,結果失敗了,近乎全軍覆滅.

而如今,仇天危已經發展了二十幾年了.

他還占據東部海面上幾十個群島,光怒潮城所在的雷洲島面積就超過五千平方公里,而且還在上面建造了堅固巨大的城堡,加上周圍群島,恐怕面積有上萬平方公里了.

所以,仇天危盡管是海盜,但實力已經遠遠超過玄武伯爵府了,否則他也不能掌控越國東部海面上的航線貿易權.

沈浪問道:"金山島不是我們的主場,他被唐氏家族經營了幾十年,到時候唐氏家族和仇天危聯手,那麼金山島上爆發的戰爭我們會贏嗎?"

玄武伯搖頭道:"不會."

沈浪道:"所以,一旦我們接管金山島,那我們家族將會在上面流盡最後一滴血.最後還會丟了金山島,而到那個時候,隱元會再向我們討債,我們依舊還不出這筆債務.而我們所有的資源和力量都投入了金山島之中,屆時國君判決將望崖島交給隱元會,那我們將一無所有."

玄武伯想到那個結局,頓時不寒而栗.

屆時玄武伯爵府大量的私軍死在金山島,又失去了望崖島,那金氏家族將徹底滅亡,而且是加速滅亡.

木蘭道:"夫君,如此一來,我們贏了金山島非但沒有用,反而成為了累贅?"

"不,當然有用!"沈浪振奮道:"首先金山島的永久擁有權已經屬于我們,這是最重要的,這是百年基業."

"其次,我就是要用金山島吸引海盜王仇天危,讓他將大量兵力駐守在金山島."

"接下來,我們的望崖島戰略將會爆發出驚人的成果,會震驚天下!"

"在望崖島,我們會賺取天文數字的金幣,不但償還隱元會的債務,還能源源不斷產生巨大利益,而且讓望崖島名揚天下,成為一個流著黃金的島嶼,驚爆所有人的眼球."

"當望崖島名揚天下,成為黃金之島,讓天下無數人垂涎的時候.我們用最殘忍手段殺了海盜王仇天危的兒子仇梟,您說到時候會發生什麼?"

玄武伯道:"仇天危會報複,會率領大軍來攻打我們.但是他的海盜軍隊不敢深入陸地,所以會攻打我們的望崖島,奪取這個流著黃金的島嶼."

"對!"沈浪道:"他之前已經分兵一部分到了金山島,這次又來攻打望崖島,會幾倍于我們的力量.然而在這個時候,我們徹底舍棄整個望崖島,將它變成一個有毒的誘餌."

"望崖島戰略,會給我們賺取幾十上百萬的金幣,會讓天下人震驚.我們要讓天下人覺得,望崖島是我們最最核心的基業,我們甯可舍棄封地,也不可舍棄望崖島."

"我們要做出一副假象,假裝所有的兵力都會聚集在望崖島,保護這個核心要地."

"但是當仇天危率領幾倍大軍來攻打望崖島的時候,我們會徹底拋棄這個島嶼,哪怕它能賺取幾十上百萬金幣,我們也直接拋棄.並且事先將整個望崖島變成一個毒地,讓仇天危大軍死絕的毒地."

"而那個時候,怒潮城已經空虛了,我們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而我們最終的目標,是奪取怒潮城,奪取雷洲島!"

"隔海為王啊!"

"越國有大規模的水軍嗎?沒有!"

"越國能派出軍隊橫跨幾百里海洋去攻打怒潮城嗎?不能!"

"而且,雷洲群島距離吳國也很近的."

"一旦我們奪取了雷洲島,北邊的吳國就會拼命對我們示好,會瘋狂拉攏我們,甚至願意開出侯爵之位,效仿當年越國拉攏卞逍公爵一樣."

"到那個時候,岳父大人上表國君,金氏家族成功掃除海盜,為越國奪取了雷洲島,為越國開疆拓土."

"屆時國君會怎麼辦?"

玄武伯道:"冊封我為侯爵,然後冰釋前嫌,新政之火再也燒不到我們的頭上,我金氏家族頭頂之劍徹底離開,永保百年基業,更加興旺發達."

"對!"沈浪道:"這就是我完整的計策,一勞永逸,解決家族危機."

"什麼金山島,什麼望崖島,他們太小了,無法大規模築城,不可以種田發展,而且距離陸地也太近了."

"這兩個島就算能賺再多的錢也沒有用,只要不解決新政危機,錢再多也只是待宰殺的豬羊.所以不管金山島還是望崖島,我們先全部丟出去作為有毒的誘餌."

"而且一旦我們隔海為王戰略成功,望崖島和金山島,還是我們的!"

玄武伯和木蘭頓時完全震撼驚呆了.

沈浪竟然如此大的手筆.

他解決家族新政危機,竟然如此天馬行空?這已經不是提前一步兩步棋了,而是三步四步!

望崖島是金氏家族的核心資產,金山島更是重中之重.

但是現在沈浪竟然將他們都拋出去,成為誘餌,目標是為了吊到仇天危的雷洲群島.

用兩個島嶼,換取雷洲群島上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真是好大的氣魄,天大的手筆啊.

隔海為王戰略!

真是讓人身心戰栗啊.

玄武伯光想想,就覺得渾身發燙,熱血沸騰啊.

這個戰略一旦成功,他金卓的豐功偉業豈不是超過先祖金紂,成為最偉大的一代玄武伯了?

"隔海為王戰略,不但一勞永逸解決家族危機,而且會將所有的敵人全部葬送!"沈浪道:"所以我們接下來所有的部署,所有的資源,都只為這一個目標,奪取怒潮城,奪取雷洲群島."

"我們的兵力遠遠少于仇天危,但我們的優勢就在于看得遠,能夠提前部署一切,一步步引仇天危入局."

金木蘭道:"夫君,你就是為了奪取怒潮城,所以才讓徐芊芊潛伏到仇妖兒身邊嗎?"

沈浪道:"對徐芊芊我抱有巨大希望,她可能是我們計劃中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棋子,但是卻不能完全指望她!"

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種事情沈浪已經不止見過一次兩次了.

如今金山島之爭大獲全勝,按照之前的約定,徐芊芊應該聽從沈浪的話,去投靠怒潮城大小姐仇妖兒了.

希望她能夠說話算話.

如果她不算話,難道要我浪爺睡服她?

芊芊前妻,你可千萬不要讓我這個前夫君失望啊!

………………………

注:第一更送上,竟然只寫到了凌晨六點.我趕緊去睡幾個小時,一早還要出門辦事呢.

拜求兄弟們的支援呀,拜托拜托!

上篇:第146章:亮瞎人眼!驚天一炸!洪水滔天(3更)    下篇:第148章:祝蘭亭噴血!我欲巔峰!(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