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52章:祝蘭亭慘死!大傻驚人身世(3更)   
  
第152章:祝蘭亭慘死!大傻驚人身世(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秋風樓的殺手沖出去之後,祝蘭亭子爵也翻身上馬,一起馳騁而去.

那名掌櫃一皺眉,道:"你也去,不方便吧?"

一般來說,秋風樓殺人,雇主是不能在場的.

但是這種情況下,祝蘭亭子爵如何能夠忍得住啊?

他和沈浪完全是生死大仇啊,好不容易碰到他落單的時候,他當然要親眼看著沈浪死.

如果可以話,他想要自己親手割下沈浪的人頭.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是比親手殺掉仇人更爽的呢?

"我可以加錢,加一千金幣."祝蘭亭子爵道.

秋風樓的掌櫃想了一會兒,點點頭同意了.

之前的祝蘭亭子爵其實很摳門的,而現在他幾乎傾家蕩產了,卻反而大方了起來.

因為現在複仇,已經成為他唯一的信念了.反正已經沒有什麼家產了,那麼花掉最後的金幣也沒有什麼可心疼的了.

兩人騎馬南下,跟隨在幾十名殺手之後.

越是接近成功,祝蘭亭子爵心中越是惴惴不安.

"薛掌櫃,這次刺殺不會出現意外吧,沈浪是一個尤其奸猾之人,算無余策的."

關于這一點,祝蘭亭子爵實在是吃虧太多了.

這位薛掌櫃同樣來自于武安伯爵府的薛氏家族,只不過是一個地位比較高的仆人.

秋風樓是一個殺手組織,那麼表面上它是做什麼生意的呢?

賣糕點的!

他家的糕點超級有名,做的精細好吃極了,是聞名整個越國的小吃.

而這位薛峰掌櫃,便是怒江郡秋風樓的掌櫃,負責三分之一天南行省的生意.

表面上看他和殺手組織完全是沒有關系的,甚至和薛氏家族也沒有一點關系.他就是一個賣糕點的胖掌櫃,而且自己曾經就是一名出色的點心師傅.

不是高層之人,根本就不知道這秋風樓是越國最強的殺手組織.

聽到祝蘭亭的話後,薛峰掌櫃不屑一笑,道:"只要接下了單子,還沒有我們秋風樓殺不死的人."

說罷,他遞過來了一張畫像.

"此人便是給沈浪趕車之人."薛峰掌櫃道:"我們秋風樓掌握這天下高手的名單,每一個人的畫像都有,此人連半個高手都算不上.而且太陽穴凹陷,膚色枯槁,筋脈干枯,根本就不是武功高強之人."

祝蘭亭頓時佩服,但依舊擔心道:"沈浪這個賊子真是非常陰險狡詐的,我們還是小心為上,萬一他身邊有什麼埋伏呢?"

薛峰掌櫃道:"偵測過了,方圓幾十里內沒有任何埋伏.我已經將怒江分舵的派出三分之一,別說一個沈浪,就算十個沈浪也綽綽有余.或者我說得再直接一些,此時就算金木蘭在邊上,沈浪也必死無疑."

頓時,祝蘭亭子爵放心了.

沈浪身邊不可能出現武功比金木蘭更高之人的,所以他這次是徹底死定了.

"既然他那麼容易殺,為何還要收我一萬金幣?"祝蘭亭道.

薛峰掌櫃道:"祝蘭亭子爵,你要殺的是一個伯爵府的女婿.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不是上面大人物見不慣沈浪活著,你就算再多的錢我們也不會接的."

上面的大人物?

薛氏家族的主人?又或者是三王子?

祝蘭亭子爵道:"那待會兒,能不能讓我親自殺沈浪呢?我可以加錢的!"

……………………

劍王李千秋繼續趕路.

沈浪想起了之前鍾楚客大宗師對自己的武道天賦評價.

眼前也是一個大宗師,而且是一個超級牛逼的大宗師,沈浪不由得問道:"劍王前輩,您能不能幫我看看,我的筋脈天賦如何?適不適合練武?"

"不適合."

沈浪一愕.

劍王前輩,你……你這麼耿直.

看看人家鍾楚客大宗師,多麼會說話啊.

李千秋道:"你妻子武道天賦就很高,當然再高也比不過大傻,我沒有見過這麼逆天的筋脈."

沈浪驚愕:"您知道大傻?"

李千秋道:"鍾楚客帶著他來見過我."

沈浪明白了,鍾楚客大宗師是帶著大傻去顯擺的.

看來,這兩個大宗師是好朋友.不過越是好朋友,就越需要在對方面前裝逼啊.

之前你有唐炎這個出色的弟子,現在我的大傻比你唐炎牛逼多了.

"天賦再高又怎樣?練武沒什麼好的."李千秋道:"我武功高又能怎麼樣?明明知道仇人在哪里,還不是無能為力?"

他的聲音充滿了無奈.

"權勢才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力量,武道在權勢面前,什麼都不是!"

"姜陛下是公認的天下第一,而大炎帝國皇帝陛下不會武功,但結果呢?大炎帝國一統天下,天下諸國俯首帖耳!"

"我們大宗師武功再高又能怎麼樣?能夠打得過一百人,難道能打得過一千人,一萬人嗎?"

劍王的聲音充滿了蕭瑟之感.

沈浪道:"劍王前輩,您妻子身上的劇毒我暫時無解,但是……我會想辦法,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讓她恢複原來的模樣."

劍王一愕,然後點頭道:"那多謝你了."

沈浪道:"前輩,您的弟子唐炎武道天賦驚人,應該僅次于大傻吧?"

劍王搖頭道:"不,還有一個人,武道天賦比唐炎更高,僅次于大傻?"

"誰?"沈浪問道.

劍王道:"仇妖兒!"

"她?"沈浪不由得一驚:"仇天危生得出血脈這麼牛的女兒?"

劍王道:"我也奇怪!"

沈浪道:"大傻的父親叫宋毅,就只是一個民軍的小首領,武功非常一般,這……可能嗎?"

劍王想了一會兒道:"有血脈突變的可能性,但……概率極低.一般來說,武道天賦也是遺傳的."

我日?

沈浪覺得里面可能存在著非常驚人的故事啊?

大傻的母親很美,甚至是非常美.

她一路逃難到玄武城的楓葉村,嫁給了當時的宋毅,七個月後生下了大傻.

許多人都覺得大傻之所以傻,是因為早產.

但是……早產還有那麼大的體量?

生下大傻後,他的親母就咽氣了.

之後宋毅對大傻的態度,非常冰冷絕情啊,受傷之後直接扔在山溝里面等死.

如今看來不是宋毅虎毒食子,而是另有故事啊.

沈浪道:"仇妖兒,有多麼厲害?"

劍王想了一會兒道:"幾年之後,她就會趕上我們了."

不會吧?那麼牛?

這個女海盜這麼強?完全沒有想到啊.

兩個人有陷入了沉默.

劍王前輩確實不擅長于聊天.

忽然,劍王又道:"沈浪,玄武伯爵府如臨深淵,如果有朝一日大難臨頭,你可以來我劍島.我們與世無爭,我這人沒本事,但保你一條命或許還能做到."

沈浪心中無比感動.

這位劍王,真正是面冷心熱之人啊.

不過想來也正常,他能夠教出唐炎這樣的武癡,本人應該也是差不多的人物.

而就在此時!

一陣馬蹄聲響.

沈浪的馬車被包圍了!

幾十個秋風樓的殺手,十幾名祝氏家族的武士,將沈浪和劍王團團包圍.

"哈哈哈哈……"

一陣狂笑之聲.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祝蘭亭子爵排眾而出,他望向沈浪的目光無比怨毒.

"沈浪,沒有想到吧,我們又見面了."

沈浪驚愕道:"祝蘭亭子爵別來無恙啊?我的天哪,您最近家里發生了什麼事情啊?竟然憔悴到這個地步?"

不提還好,這一提祝蘭亭子爵幾乎要炸了,寒聲道:"沈浪你做的好事,你掘開我家水庫的堤壩,將我家族百年基業全部淹沒毀掉,你好狠毒啊!"

沈浪脖子一縮道:"祝蘭亭子爵,你千萬不要冤枉人啊?我連你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啊,再說那一天我人在幾百里之外的怒江獵場,是早上發生的事情嗎?當時我正在給娘子穿裙子,我還挨了一巴掌,你看你看,我右臉就是證據,巴掌印看到了沒?"

祝蘭亭怒吼道:"沈浪你這個跳梁小丑,到了這等時候還要演戲,真是可恥可笑!"

沈浪道:"祝蘭亭子爵,您帶著怎麼多人去干嘛呀?要去辦事嗎?"

祝蘭亭子爵獰笑道:"我們能干嘛?當然是取你的狗命啦!"

沈浪一驚道:"這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然要殺一個伯爵府的女婿?你們膽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祝蘭亭子爵道:"你沈浪自己找死,又能怪得了誰呢?你好好的烏龜殼不呆,偏偏要鑽出頭來,你不死誰死啊!這荒郊野外,殺你如同宰一條野狗,誰又會知道?"

此時,劍王李千秋忽然道:"秋風樓,你們竟然連這單子都接,殺伯爵府的女婿,壞規矩的吧."

怒江分舵的薛峰掌櫃道:"沈浪,小小贅婿,區區一螻蟻耳,又有什麼不能殺的!"

沈浪目光一縮.

秋風樓?

南海劍派的燕難飛?

玄武伯爵府的姻親薛氏家族?

沈浪道:"你背後的主子想要殺我?"

薛峰掌櫃道:"那倒是沒有,你這麼一個小人物,我們的主子還不至于親自下令殺你.只不過我們主子很厭惡你,小人物一旦被厭惡,那不就是死路一條了嘛!"

那麼這個主子是薛氏的家主?還是三王子呢?

沈浪和三王子有什麼仇什麼怨嗎?

大概有一點點吧!

比如三王子的走狗李文正是沈浪害死的.

而且,埋小人詛咒太子一事,也差一點燒到三王子的頭上.

這位三王子可是相當之牛叉的,是唯一能夠和太子分庭抗禮之人.

甚至在軍方的支持力上,還要超過太子.

祝蘭亭子爵道:"好了沈浪,莫要在拖延時間了,在這荒郊野外誰也救不了你了,你注定死路一條!"

"接下來,我會親自斬下的腦袋,我會將你扒皮抽筋,將你的尸體喂狗."

"就算在十八層地獄,你也會後悔曾經得罪過我!"

然後,祝蘭亭子爵猛地拔劍,吼道:"上!"

劍王輕輕歎息一聲,然後從馬車上下來,拔出了劍.

他的劍很特殊的,就是一支木頭劍.

不是裝腔作勢啊,也不是為了專門克天外流星,這些年他用到就是一支木劍.

而且不是什麼牛逼的木頭,就是普通木頭削成的劍,還非常粗糙,仿佛小孩子玩具一般.

見到這支木劍,秋風樓的薛峰掌櫃頓時猛地一顫道:"請問閣下是……"

劍王道:"就是你想的那個人."

然後,他輕輕一抖.

身上的粗布灰袍跌落,露出了一身青袍.

那個飽經風霜的車夫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絕頂中年美男,一代宗師.

僅僅站在那里,就如同淵渟岳峙.

秋風樓薛峰掌櫃猛地的一哆嗦,顫抖道:"李,李先生,今日就當作沒有見過我們,行嗎?"

"不行."劍王道.

薛峰掌櫃道:"李千秋,我的背後是燕難飛大宗師,是武安伯爵府,是三王子殿下,你難道敢殺我?"

劍王道:"這荒郊野外,也沒有什麼人知道."

薛峰掌櫃猛地一咬牙,淒涼道:"那……就拼……"

他的話沒有說完,腦袋就沒了.

接下來,秋風樓的殺手,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瘋狂地朝著李千秋沖去.

真是勇敢無畏啊.

然後,沈浪見到了無比離奇的一幕.

劍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劍一個,一劍一個.

短短兩分鍾,就將秋風樓的幾十個殺手殺得干乾淨淨.

這劍法看起來一點都不牛逼啊,一點都不精妙絕倫了.

就是抬手殺人,抬手殺人.

甚至連刺都不用刺.

看上去就仿佛一個個殺手往上撞,然後就死了.

這……這是守株待兔劍法?

沈浪呆了,不由得道:"前輩,這就是您的星辰隕落劍法嗎?"

劍王道:"這什麼劍法都不是."

星辰隕落劍法?

就憑借這些人,還不配劍王使出來.

殺這群人,還要什麼劍法啊?

沈浪看得好羨慕.

"前輩,我忽然很想練劍了."

劍王淡淡道:"不要浪費時間了."

靠,你太不會聊天了!

沈浪道:"前輩,未來我娘子會這麼厲害嗎?"

劍王道:"原本不可能,但是因為有你,所以她未來也會這麼厲害,甚至更厲害一些.在武道秘籍解讀上,你是我見過最天才之人."

沈浪心中大喜,劍王前輩,你太會聊天了.

接著,劍王走了出去.

一劍一個,一劍一個,將祝蘭亭身邊的武士全部殺光了.

媽蛋,真是好無聊的劍法啊.

壓根沒有見你用第二招啊,手都懶得抬高,半朵劍花都沒有.

那種感覺就仿佛傳/奇游戲里面,五十級的戰士拿著屠龍刀去新手村地圖殺雞一樣.

等到祝蘭亭子爵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

全部死光,就剩下他自己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

眼前這個人誰啊?

劍王道:"沈浪,這個人我不能殺."

他的木劍輕輕放在祝蘭亭的脖子上.

明明是一支輕飄飄的木劍,但仿佛有千斤之重,讓祝蘭亭直接歸了下來,完全不能動彈.

沈浪道:"為什麼啊?"

劍王李千秋道:"我出身卑賤,每次見到貴族都心中自卑.一想到殺貴族,我的心中就頗有些惶恐,感覺跟整個國家王權作對,所以不敢殺."

沈浪一愕.

劍王前輩,是每個大宗師都這麼慫,還是只有你一個人這樣啊?

你不敢殺,我卻是敢殺的.

別說區區一個子爵了,就算再高的貴族,只要人不知鬼不覺,我都能殺掉.

沈浪蹲在祝蘭亭子爵的面前.

"沈浪,你,你想干嘛?我可是堂堂子爵,我可是國君豎立的新政旗幟啊,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

沈浪拿出了一只瓷瓶,在祝蘭亭面前晃了晃.

祝蘭亭嚇得渾身顫抖,內心的仇恨和怒火仿佛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無際的求生欲.

"沈浪,沈公子,求求你別殺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和你為敵,再也不和你作對了."

"沈公子,以前都怪我瞎了眼睛得罪你,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沈爺,我活到今天不容易啊,不容易啊……從今以後,我給你做牛做馬啊……"

看到祝蘭亭子爵哭得嘩嘩的,沈浪心中一陣膩歪.

還是田橫有骨氣啊,臨死之前依舊破口大罵.

沈浪道:"大郎莫怕,喝藥了!"

然後,他扒開瓶塞子,捏開祝蘭亭子爵的嘴巴,將瓶子里面的硫酸倒了下去.

片刻後!

祝蘭亭嘴里冒出一陣陣濃煙.

"啊……啊……啊……"

這位子爵大人,發出前所未有的淒厲慘嚎!

仿佛身處十八層地獄一般.

足足哀嚎了一刻鍾,他才徹底死去!

…………

與此同時!

玄武伯爵府終于迎來了等候已久的客人!

武安伯爵府的嫡女,肥宅金木聰的未婚妻,薛黎.

金卓伯爵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親自來.

…………

同樣這個時候!

在怒潮城等了整整四天的徐芊芊,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女魔頭仇妖兒.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千字,應該是最累的一次,感覺自己年紀確實大了!

這時尤其需要大家的支持打氣,糕點深深拜托了!

上篇:第151章:浪爺征服劍王!女魔鬼大逆轉(2更)    下篇:第153章:逆天仇妖兒!退婚!芊芊獻身(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