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53章:逆天仇妖兒!退婚!芊芊獻身(1更)   
  
第153章:逆天仇妖兒!退婚!芊芊獻身(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唉!"

看著祝蘭亭子爵的尸體,沈浪咧著嘴.

這幅模樣光看著都覺得很痛苦啊.

整個人幾乎是扭曲的,原本一米八的大高個,硬生生蜷縮成一團了.

"劍王前輩,這個世界還真是造化弄人啊,有些時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沈浪道:"我本來想著哪一天空閑了,就去弄死這個人的,沒有想到他莫名其妙地死了."

劍王李千秋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本來他還覺得這次玄武伯爵府大禍臨頭,躲不過去了.

現在想想,或許他擔心得太多了.

接著,沈浪開始將地上的尸體搬動.

制造蘭山子爵府和秋風樓互相斗毆而死的假象.

"你這樣瞞不過人的."劍王李千秋道.

沈浪道:"這是無頭大案,總要給人一個交代啊?所以有個假答案也比沒有答案好啊,要不然豈不是讓地方官員難做啊."

這就仿佛你考試的時候,發現一道題都不會,這時候你哪怕亂寫也要將考卷填寫得滿滿的.

如果一個字都不寫,那就是藐視教育,藐視去權威啊.

然後沈浪坐上馬車,劍王李千秋再一次變成了一個飽經風霜的車夫,繼續北上.

"前輩,之前每一代劍王都生了女兒,您……"沈浪猶豫片刻後還是說了出來.

劍王李千秋道:"有過孩子,但……沒有保住."

"對不起."沈浪道,他也很難受.

李千秋道:"痛苦了二十年,也能夠承受了."

因為這個話題,兩個人沉默了一個多時辰.

路過了一片湖泊.

見到這幅美景,心境才有些開朗.

沈浪用輕快的語氣問道:"劍王前輩,海盜女魔頭仇妖兒長得美嗎?"

李千秋猶豫了片刻,道:"不知道該怎麼說."

應該是不美的吧,否則她也不會喜歡女人了.

沈浪道:"聽說她喜歡女人,有這回事嗎?"

李千秋又猶豫了一會兒道:"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劍王實在不太擅長對別人說三道四啊.

但偏偏沈浪卻是個八卦精.

所以這一路上,沈浪話越來越多,劍王的話越來越少.

最後無奈,劍王只能一邊冥想一邊趕車.

唉!

難怪我會找唐炎做弟子,因為他也不喜歡說話啊.

……………………

武安伯爵府的嫡女薛嫣然,哦不對,是薛黎走進了玄武伯爵府.

一般這種百年豪族家的女人是越來越美的,因為基因不斷優化的原因.

當然,像我們隔壁島國公主長得這麼磕磣的也有,不過算是少數.

薛黎自然也很美.

而且還是那種桀驁不遜之美,充滿優越感,高高在上之美.

直接一點,就是美得讓人討厭.

薛黎望著玄武伯爵府的目光帶著天然的優越感.

真是一百年河東,一百年河西啊.

當年薛氏家族遭到海盜的襲擊,也幾乎遭到了滅頂之災,整個家族的人幾乎都死絕了.

若不是金紂伯爵相救,薛氏家族已經滅族了.

當年薛氏家族的獨苗薛凡拜金紂伯爵為師,四十歲成為一代宗師.

從那之後,薛氏家族便分為了兩股勢力.

武安伯爵府和南海劍派.

薛家實在是被殺怕了啊,感覺掌握了高級武力才有安全感.

而一百多年過去了,武安伯爵府和南海劍派都成為了龐然大物.

整個薛氏家族人才濟濟.

而反觀玄武伯爵府,卻早已經人才凋零,竟然輪到一個卑賤的贅婿興風作浪.

真是可憐可悲啊!

金山島之爭,金氏家族是贏了.

但是贏了反而比輸了更慘.

那個小贅婿能夠改變金氏家族覆滅的命運嗎?

當然不能!

所以薛黎又怎麼能夠抑制內心的優越呢?

我薛氏家族如日中天,而你金氏家族卻瀕臨滅亡.

武安伯爵府和南海劍派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當年金紂伯爵的恩賜.

那麼薛黎感激金紂伯爵嗎?

當然感激了!

但是還有一句話,叫作恩大成仇.

這種天高地厚之恩,你讓人怎麼報答呢?沒法報答啊!

我薛氏家族一直到現在才和你劃清界限,已經算是非常有貴族涵養了.

反而你金氏家族沒有自知之明啊,兩家的婚約拖了這麼多年,我們家意思難道你還沒有看出來嗎?還需要我們來挑明嗎?

留著一點臉面不好嗎?

偏偏要撕破臉皮?

………………

金卓伯爵一家四口,全部來迎接薛黎.

"賢侄女前來,所謂何事?"金卓伯爵道.

薛黎道:"我來退婚!"

什麼?

這麼直接?

人家納蘭嫣然還懂得婉轉一些.

金卓伯爵頓時面色猛地一變.

貴族之間至少在表面上都要表示得彬彬有禮.

你薛氏要退婚的話?也要做很多准備工作的.

比如我薛家女兒薛黎沉疴不起,唯恐耽誤了令公子,所以不得不忍痛中斷婚約.

而薛黎也確實要裝病至少一年.

又或者我家女兒薛黎沉迷于佛學,已經打算做一個居士,終身不婚,所以忍痛結束婚約.

然後,薛黎真的要去學習佛法一年半載.

以後想要嫁人的時候,大不了再說一句,我又發現與佛家無緣,所以還俗了.

人家張翀太守作為一個酷吏都知道不退婚,只喪偶.

你薛氏家族竟然這麼猛,直接了當退婚,這是往死里得罪人啊.

薛黎道:"我的父母每日都為我的婚事焦灼不已,想要退婚卻又苦苦找不到理由,于是一年拖一年,我看不過去了,所以直接來退婚了."

你還真有個性啊.

有個性是好事,但是把個性建立在踐踏別人尊嚴上?

那就惡心了.

"我為這件事情專門從國都而來,我父母還不知道."薛黎道:"為了兩家的顏面不至于太難看,我向請玄武伯主動去我家解除婚約,那樣兩家皆大歡喜."

玄武伯渾身顫抖,面色鐵青.

而夫人蘇佩佩反而非常冷靜,但是指甲幾乎刺破了手心.

金木聰滿臉通紅,雙目充血,這是他前所未有的恥辱.

薛黎瞥了一眼金木聰.

就你這頭廢物肥豬,還想要迎娶我過門?做你的春秋大夢吧,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我薛黎可是種妃的義女,而且還是天賦卓絕的豪門天才貴女.

而且我早已經有了心上人,我的種郎比起你來不知道帥了多少倍,優秀了多少倍.他不但是侯爵之子,而且還是武狀元,隨便一根頭發都比你金木聰高貴.

種氏家族.

越國排名第二的老牌貴族,軍方第二巨頭,真正的大軍閥.

越國對陣楚國的鎮西邊軍,幾乎全部來自于鎮西大都督府.而鎮西大都督府幾乎等同于鎮西侯爵府了.

這麼牛逼的家族,國君新政的火苗一點點都燒不到他們頭上.

而種妃便是來自鎮西侯爵府,另外她還是三王子的母親.

正是有了種氏家族的支撐,三王子才有底氣和太子分庭抗禮.

而薛黎因為從小陪伴種師師長大,被種妃收為義女,從小見慣了種氏家族的威風,當然目中無人.

感受到這強烈的恥辱,金木聰足足好一會兒,才勉強能夠發出聲音說出話來.

"薛黎,我希望你記住一句話."金木聰一字一句道.

薛黎淡淡瞥了一眼地面,道:"什麼?"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金木聰咬牙切齒道:"我……我姐夫不會放過你們的."

然後肥宅眼淚飆了出來,直接轉身跑了.

真是慫啊!

薛黎望著肥宅奔跑的背影,內心更是不屑.

"話我已經帶到了,告辭!我還要趕著回國都!"

然後,她直接走了.

木蘭也氣得渾身發抖,像這樣沒有教養的貴族之女,她算是第二次見到.

第一個便是種氏家族的嫡女種師師.

當年幾乎一見面,木蘭就被她打傷了胸口.

傷口盡管已經痊愈,但不久之前夫君還是查出她被打賞的地方筋脈有些受損凝結.

這薛黎常年跟著種師師,將這等跋扈蠻橫的習性全部學了去.

而偏偏玄武伯還不能和這種蠻橫傲慢的女子一般見識.

可惜夫君不在啊,不然一定能夠好好教訓這個目中無人的薛黎.

夫君最疼這個小舅子了.

他欺負金木聰可以,家里的人欺負肥宅也可以.

但,別人欺負就是不行.

……………………

怒潮城的大碼頭上.

這個世界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取錯的外號.

這話是半點不假啊.

仇妖兒有很多外號,女魔頭,女殺神,海盜女王.

但是流傳度最廣的還是血羅刹.

徐芊芊來到怒潮城好幾天,關于仇妖兒的傳聞,耳朵真是要磨出繭子來了.

但是卻始終沒有見到她.

因為,仇妖兒又出去打戰了.

只要聽到海面上哪里又出現劫掠之事,仇妖兒一定會率領艦隊殺過去.

然後必定百戰百勝.

所有的戰船全部繳獲,所有俘虜的海盜二挑一.

一半收為手下,一半全部殺死.

而且這種二挑一完全是隨機性的.

這他媽的才恐怖好嗎?

所以大家對仇妖兒的態度是極度兩極分化的.

商人對她感恩戴德,卻又敬畏無比,若不是她凶殘剿滅海盜,這片海上貿易哪有這麼繁榮啊.

而海盜們則對她恨之入骨.

拜托大小姐啊,你也是海盜啊.

你父親是海盜王啊,只不過是自封怒潮城主,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官軍了啊?

但恨之入骨也沒有用啊.

這位血羅刹武功實在太高了,手下的那群海盜也實在太凶猛了.

關鍵每一次作戰,這位仇妖兒必定身先士卒,直接沖到敵人的船上大開殺戒.

她使雙刀.

聽到雙刀,是不是覺得那種非常輕巧靈動的雙刀?

不!

是鬼頭雙刀,每一支都一米六,比有些男人還要高.

每一支鬼頭刀近百斤.

尋常人用這麼重的刀揮舞都費勁,而這兩支鬼頭刀在她手中,卻如同柳葉刀一般飄逸靈動.

這對鬼頭刀一狂舞出去.

頓時所向披靡,任何海盜哪怕武功再高也絕對被一招秒殺.

她的刀下,從來都沒有全尸.

死在他刀下的海盜,沒有五千也有三千.

每一次她走到怒潮城街上的時候,周圍十米之內,空無一人.

殺氣太重了!

隔著十米,都被震得喘不過氣來.

徐芊芊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仇妖兒率軍凱旋,站在甲板上.

她的腳下,堆放著幾百顆人頭.

這一幕,真的給徐芊芊無以倫比的沖擊力.

她首先感受到的竟然不是畏懼,而是崇拜!

無敵猛將!

這四個字本能地浮現在她的腦海之內.

金木蘭很厲害,甚至她前未婚夫也很厲害.

當然是張晉啊.

不是前夫沈浪,那是一個渣渣,連她徐芊芊都打不過.

張晉是武進士,一旦上戰場也一個是一員猛將.

但是和這個仇妖兒比起來,完全高下立判.

這個仇妖兒,敵人光看一眼大概就有一種被嚇尿的感覺.

殺氣太重啊.

難怪劍王李千秋對仇妖兒的評價如此之高了.

她一個女子,還不到三十歲,過不了幾年就能夠和宗師並列了啊.

簡直逆天了.

那麼這個無敵猛將女是不是那種鐵血女漢子呢?

是不是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那種呢?

不,完全不是!

徐芊芊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人的身材可以爆裂到這個地步.

那種凹凸的曲線,完全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

充滿了絕對的健美感,力量感.

不是那種肌肉女,完全充滿了修長流暢的美感.

金木蘭的身材曲線是徐芊芊見過最好的,也是她最妒忌的.

當然,現在依舊是.

但這個仇妖兒的身材比金木蘭還要更加充滿力量感,那種凸翹的曲線更加驚人.

只不過是……

她太高了!

比沈浪還高了小半個頭.

如果用地球上的計量單位,她差不多有一米九了.

大概和葉莉,趙蕊蕊差不多高.

難怪沒有任何男人敢喜歡她.

因為就算翹起來,也夠不著啊.

那麼她的面孔長得怎麼樣呢?

用徐芊芊的眼光看是極美,超級超級美.

用沈浪的目光來看,簡直是美到爆炸.

放在現代地球,絕對是秒殺一眾封面女郎的那種.

她的肌膚光滑如同緞子一般,沒有絲毫瑕疵.

至少徐芊芊覺得,仇妖兒的皮膚比她更好,充滿了彈力和健康.

但是放在這個世界男人的審美觀,卻完全接受不了仇妖兒這樣的女人.

長得太高就已經很要命了,但躺下之後還好.女人平坦,越高越好.

關鍵她一頭短發就太致命了.

整個世界的女子都是長發飄飄,當然男子也是.

你一個女人,卻留著三寸短發.

還有就是肌膚色澤,因為常年在海上,所以仇妖兒的皮膚是小麥色的.

在現代地球,這完全是最性/感的膚色.

但是在這個世界,以白為美,一白遮百丑.

放在現代地球.

這仇妖兒絕對秒殺所有超模的火辣女郎.

如果沈浪看到了也絕對垂涎三尺,驚呼一聲,絕世尤物啊.

徐芊芊用女人的目光來看,這仇妖兒的長相完全不亞于金木蘭.

而金木蘭是她見過最美的女人了.

但是在這個世界男人眼中,仇妖兒就是一個可怕的血羅刹.

徐芊芊用胳肢窩都能想到,沈浪這個渣男一旦見到仇妖兒,肯定會本能地說一句.

我石了!

現在她終于見到仇妖兒了,和想象中跟不一樣,甚至比想象中的沖擊力更強烈.

徐芊芊腦子里面不由得浮現一個難題.

接下來,她應該怎麼潛伏到仇妖兒的身邊去呢?

怎麼才能成為她最不可或缺之人呢?

……………………

張春華也終于見到了這個仇妖兒.

她首先湧起的也是……妒忌!

天下竟然還有這樣的女子,這般美麗又這般霸氣.

不得不說女人的審美觀和男人還是不一樣的.

在這個世界絕大部分男人的審美觀都追不上仇妖兒的長相和身材.

但張春華和徐芊芊,都已經能夠接受這種美麗,甚至妒忌,甚至……還有一點點被崇拜和吸引.

張春華甚至覺得,沈浪應該去做女人,而這個仇妖兒去做男人.

不,這樣也不對.

仇妖兒本身就很女人,充滿了無以倫比的女人味.

只不過這種女人味,這個世界絕大部分男人都還無法欣賞.

與此同時,張春華也對此行的目的充滿了信心.

這仇妖兒殺得人頭滾滾,如此霸氣絕倫,肯定是野心勃勃之輩.

作為一個謀士最怕的就是別人沒有野心了.

那樣又怎麼能蠱惑呢?

一旦你有野心,就有了這些謀士的發揮空間了.

于是,張春華直接前往仇妖兒的城堡,遞出拜帖求見.

拜帖上寫得清清楚楚,怒江太守張翀之女.

……………………

僅僅兩刻鍾後!

張春華就見到了這個血羅刹仇妖兒.

然後,再一次被她氣勢所震懾了.

仇妖兒剛剛沐浴,身上穿著白色的絲綢睡袍.

這睡袍穿在其他女人身上絕對松松垮垮.

但是穿在仇妖兒身上,有些地方幾乎要崩裂開了一般,絕對驚心動魄.

張春華之前對自己身材是很驕傲,也很有信心的.

但是現在,本能低頭望了望自己的胸口,覺得有點自卑.

這個血羅刹氣勢太逼人了.

不僅僅是殺氣,還有作為女人的氣場,太碾壓了.

但我現在又不是和你比身材,我只是要說服你而已.

智慧才是我的強項.

作為張翀之女,她繼承了父親的謀略和智慧.

面對這仇妖兒驚人的氣勢,張春華更加胸有成竹了.

"仇妖兒小姐,你想要擊敗你的弟弟仇梟嗎?"

"你想要成為新的怒潮城主嗎?"

"我可以幫你做到,有了我的輔佐,你半年之內就可以成為怒潮城少主!"

"兩年之內,你登上怒潮城主寶座."

"三年之內,我可以幫你一統東部海域."

"五年之內,我能讓你以女子之身封侯!"

作為謀士,最最重要就是開門見山,語不驚人死不休.

先把對方鎮住,說中她們內心最最想要的,接下來就好談了.

說完之後.

張春華瀟灑地坐了下來,等著血羅刹仇妖兒的反應.

"不想,送客!"

仇妖兒直截了當道.

然後……

張春華被兩個女武士送了出來.

不是送出房間,而是直接送出了城堡.

張春華望著前面緊閉的大門有些呆了.

足足好一會兒.

她才自語道:"怎……怎麼回事?"

…………………………

半個時辰後,徐芊芊出現在血羅刹仇妖兒的面前.

要想俏,一身孝.

她一身雪白的孝服,顯得尤其纖弱美麗,楚楚可憐.

芊芊目光含淚,朝著仇妖兒嫋嫋跪下.

這小模樣別提多嫵媚動人了.

她聲音淒慘而又嬌媚,哭泣道:"我乃徐光允之女,沈浪害得我家業全毀,我未婚夫張晉殺我全家.我一個弱女子已經走投無路,面臨絕境,請仇將軍救命啊!"

"奴家一見將軍,精神向往,身心俱陷."

"從今以後,奴家願意為將軍鋪床疊被,自薦枕席!"

"望將軍憐惜啊!"

…………

注:第一更送上,通宵碼字七點鍾就寫完了,難得!我去睡覺了啊,起來繼續干,拜求兄弟們的火力支援啊.

謝謝千飛夏,窮得發慌,風吹走丶蛋蛋的憂傷等人萬幣打賞.

上篇:第152章:祝蘭亭慘死!大傻驚人身世(3更)    下篇:第154章:茶婊芊芊!沈浪對退婚女薛黎(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