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54章:茶婊芊芊!沈浪對退婚女薛黎(2更)   
  
第154章:茶婊芊芊!沈浪對退婚女薛黎(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不要把仇妖兒和上一本書的血觀音相提並論哦,她可是超牛的,為此我將她的外號改成魔羅刹了)

這個時候的徐芊芊,完全使出了渾身解數.

那個嬌弱,那個嫵媚,全身上下仿佛沒有骨頭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要流出水來.

就算面對張晉的時候,她也沒有那麼賣力過啊.

尤其拜下去之後,她的臀是高高聳起的,加上纖細之極的腰,那個畫面你想象一下.

換成渣男沈浪,只怕早就拿出剪刀從中間開剪了,掀都來不及了.

然而……

魔羅刹仇妖兒卻面無表情,一臉冷酷.

"我,不喜歡女人的."

徐芊芊一愕.

真的假的?

外面不都在傳你喜歡女人嗎?

你不喜歡女人?那……那我該怎麼辦啊?

"不過你的事情我聽說過了."仇妖兒道:"沒想到你還活著."

徐芊芊頓時跪行上前,抱著仇妖兒的腿道:"將軍,我真是走投無路了,天下之大都沒有我容身之處,求求您救我啊."

這兩條腿真長啊,真直啊,腿型真完美啊,手感真好啊.

沒有想到女人的腿可以擁有這樣的彈力,好羨慕好妒忌啊.

魔羅刹仇妖兒道:"我可以收留你,你可以和其他可憐的女子在一起."

她不知道救了多少女人了.

每一次去剿滅海盜,都會救出大批的可憐女人.

如今這些女人都在接受她的庇護,要麼做飯,要麼刺繡,要麼打掃.

而且她在幾年前就挑選出一大批年輕的女孩練武,如今有一批女孩已經成長起來了,成為了她的貼身女衛.

"可是……我想要呆在將軍的身邊,這樣才有安全感."徐芊芊嬌柔道.

這模樣,真是典型的茶婊啊.

不過這也分人,眼前徐芊芊這幅茶婊的樣子就不討人厭.

仇妖兒是極度強勢的,面對任何彪悍的人,她都會碾壓下去.

所以剛才張春華那種充滿優越感的謀士風范,她就一點都不喜歡.

但是面對徐芊芊這種可憐兮兮的嬌弱,她反而不碾壓了.

"你會什麼?"仇妖兒道:"會洗衣做飯嗎?"

徐芊芊道:"我可以學."

那就是不會了.

魔羅刹仇妖兒道:"那你會刺繡縫衣嗎?"

徐芊芊弱弱道:"我……我也可以學."

那還是不會了.

魔羅刹皺眉道:"那端茶倒水,總該會吧."

徐芊芊羞愧不已,聲音幾乎細不可聞:"我……我能學會的."

合著你剛才說的那些鋪床疊被,洗衣做飯都是假的,唯有一個自薦枕席才是真的啊.

魔羅刹仇妖兒冷道:"那你究竟會什麼?"

徐芊芊道:"我會管賬."

仇妖兒道:"我只管殺和搶,沒有賬可以管."

啊?

你手下那麼多人,每次搶來的東西都是天文數字,竟然沒有賬管?

還真沒有!

仇妖兒每次劫掠來的東西,直截了當交給他父親.

她對任何財物都沒有興趣.

她只對打仗,殺人,武功感興趣.

徐芊芊道:"那我會詩詞歌賦."

"不感興趣."

徐芊芊頭皮發麻,她發現自己成為了廢物.

"這也不會,那也不會,你留在我身邊做什麼?"魔羅刹仇妖兒道:"打發去掃地吧."

然後,她一揮手.

兩個女武士上前,將徐芊芊一把拖了出去.

根本就沒有任何抗拒的余地啊.

仇妖兒完全油鹽不進,任何言語都不為所動的.

徐芊芊被帶到一個房間,扒掉了衣衫,換上了輕便的布衣.

接著,她的雙手被塞了一支掃帚.

就這麼莫名其妙地,她成為了仇妖兒城堡之內一名光榮的掃地女.

這和想象中有很大的差距啊!

我,我是來做狐狸精的,不是掃地精啊.

抬頭一看.

不到一百平米的小院子里面,整整有十幾個女人在掃地.

每一個都是婀娜美麗.

此時徐芊芊發現,原來仇妖兒才是天下最奢侈的人啊.

她的城堡里面,光掃地的大美女就有幾十上百個.

幾乎能夠和國君想匹敵了.

不過,這個魔羅刹真是難侍候啊.

想要成為她的心腹,成為她身邊不可或缺之人,可太難了啊.

徐芊芊揮動著掃把掃地.

但是……

這地面乾淨得仿佛被舔過一般,哪有什麼東西可以掃的?

徐芊芊欲哭無淚.

………………………

怒潮城主府!

這才叫烏龜殼啊!

這個大城堡簡直比玄武伯爵府還要堅固.

整座城堡幾乎沒有任何美感,全部是用堅固的黑石砌成的.

沒有任何亭台閣榭,沒有任何雕欄玉砌.

只有高牆壁壘,碉樓聳立.

城堡的牆壁足足有三四米厚,十幾米高.

門洞之處,更是有七八米深.

這座城堡,絕對的易守難攻.

只要有一千人防守,就算來一萬人也很難攻破.

仇天危用了十一年時間,才建成這座堅固無比的城堡,動用的人力超過了幾萬.

為了修建這座城堡,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奴隸.

沒錯,是奴隸.

大炎王朝早就下旨,任何諸侯國都不得進行奴隸貿易.

但是在怒潮城,什麼都能夠買到.

其中一個大宗交易就是奴隸.

仇天危也很高,一米九多.

長得極度英俊!

完全不像是一個海盜.

但是他這種英俊並不是很吸引女人,因為他的鼻子太長了.

有人說鼻子長好啊,我的鼻子就長啊.

但是任何長度都是有限度的,過了這個度就不好了,比如讓你垂到膝蓋,恐怕也討不到老婆的.

而仇天危的鼻子就超過了這個度,而且還特別彎曲.

所以使得他這張英俊的面孔顯得非常怪異,讓人看一眼就覺得害怕.

還有他的眼睛!

特別狹長,還微微上挑.

如果是女人的眼睛,就特別好看.

但是這種眼睛長在男人身上,就顯得非常矛盾突兀了.

總之,這是一個極度英俊的人,但任何人看了都在心中泛起畏懼,根本不敢接近.

天生異相,指著的就是這種人了.

他此時正在接待一個客人,晉海伯爵唐侖.

哪怕已經打過很多次交道了,唐侖面對仇天危的時候還是本能地抗拒.

眼前這張臉讓人看著實在不舒服.

"你想要和我聯姻?"仇天危道:"你堂堂一個貴族,竟然要和我一個海盜聯姻?"

晉海伯唐侖道:"您已經不是一個海盜了,您是怒潮城主,海上秩序的主宰.三王子,太子殿下都在拉攏您,只要您願意,您就是未來的怒潮侯."

這確實是太子和三王子的條件.

只要仇天危願意投靠他們,未來登基之後,就冊封仇天危為怒潮侯.

如今諸國的爵位分為兩種.

一種是老牌貴族,傳承了幾百年的.

這種爵位就極其珍稀了,一個蘿蔔一個坑,基本上是百年都動不了的.

還有一種貴族就是新式貴族,這種爵位就比較有水分了.

比如張翀這次如果真的大功告成的話,那麼也會被冊封為伯爵.

未來他進入尚書台做了宰相,爵位還能提半級,等退休的時候,國君還會冊封一個侯爵之位.

就如同前尚書令索玄大人,就是侯爵.

不過這種爵位就只是一個名譽獎賞而已,沒有封地,只有象征性的俸祿,而且逐代遞減的.

所以一直到現在為止,武安伯,玄武伯,晉海伯,東江伯這些老牌貴族雖然只是伯爵,但是在內心上卻是非常藐視新貴族的.

這就如同一個集團公司里面,股東和打工者的關系.

你就算做到了CEO,還只是一個打工仔而已.

仇天危道:"你想要我兒子娶你女兒?"

晉海伯道:"不,是讓我的兒子娶您的女兒."

仇天危道:"如果是你家女兒嫁給我兒子,那我還能決定.但我女兒的婚姻,我決定不了."

晉海伯唐侖道:"怒潮侯真是開玩笑了,女子婚姻大事哪個不是父母做主的?"

真是不要臉啊,現在怒潮侯就叫上了.

仇天危道:"我的女兒和所有女子都不一樣."

晉海伯唐侖道:"我願意用五成金山島作為聘禮."

仇天危道:"可是你的金山島已經輸給金氏家族了."

唐侖冷笑道:"那是紙面契約而已,我若不交島,金卓又能如何?"

仇天危道:"你這是要讓我為你火中取栗."

唐侖道:"怒潮侯,這對于你來說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是嗎?您兵多將廣,在海面上縱橫無敵,但是卻不能染指陸地分毫."

這是真的.

越國,吳國和仇天危都有默契.

你仇天危在海面上稱王稱霸我不管,但是絕對不可以染指陸地.

否則就算我們不打你,也會徹底封殺你.

什麼生意都不和你做,你的怒潮城也就瞎了.

仇天危也一直秉持這條線.

金山島讓人垂涎三尺,望崖島也讓人垂涎三尺.

仇天危艦隊犀利,擁兵兩三萬之巨,輕而易舉便可以奪取二島.

但他始終保持克制,只是索取保護費,不敢奪島.

唐侖伯爵道:"而現在您卻可以名正言順地登陸了,當然金山島依舊不是陸地,但已經是陸地的延伸.國君一定會默認的,因為他大概甯願金山島落入您的手中,也不願意落入金氏家族手中."

仇天危依舊不言語.

唐侖伯爵道:"今日您取了金山島,明日也就可以取望崖島了."

仇天危依舊不語.

唐侖伯爵道:"怒潮城雖好,但畢竟是海外孤地啊,陸地才是我們的根.只有紮根陸地,仇氏家族才能成為真正的百年貴族,千年貴族."

仇天危道:"我需要派遣多少兵馬駐紮金山島?"

終于,海盜王的口風動了,看來他本就十分動心,甚至是志在必得啊.

唐侖伯爵大喜道:"五千,這樣才能抵禦金卓伯爵的軍隊."

仇天危道:"那礦場里面的曠工,冶煉工人呢?"

唐侖道:"依舊由我家來出,所有的開采和生產,也全部交給我家."

晉海伯唐侖的算盤打得真好啊.

金山島依舊開采,表面上也願意交給金氏家族,但是卻對外面驚呼.

不好啦,金山島被海盜王仇天危搶走啦.

然後,仇氏和唐氏兩家分食金山島之利.

不過,這和張翀太守的指示不符合啊.

張翀太守是讓唐侖先把金山島完整交給金氏家族,等到金氏家族在金山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之後,再讓仇天危派兵奪之,這樣能夠讓金氏家族流盡鮮血.

但是唐侖不舍得啊.

這樣打來打去,金山島的開采要耽誤多長時間啊,起碼一年半載啊,那對我唐氏家族損失該有多大啊.

所以,他先人一步和仇天危談判.

若張翀知道了,只怕會怒斥一聲蠢貨!

但唐侖真不是蠢,只是貪而已.

"我要七成."仇天危直截了當道.

唐侖伯爵臉色一變道:"怒潮侯,這礦工和冶煉工匠,都是我家出的啊.你只是派兵守住金山島,坐食其利而已啊."

仇天危道:"我要七成!"

唐侖伯爵道:"怒潮侯,這樣就沒法合作了啊."

仇天危淡淡道:"不要緊,反正你很快就要把金山島交給金氏家族了,大不了以後我再派兵去奪,這樣我就能拿到全部了.若直接和你合作,就省去打這一戰了,所以才給你三成.至于曠工,我怒潮城奴隸多的是.冶煉工匠,你家多的是,到時候我花錢雇就是了."

晉海伯唐侖心在滴血.

但是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又有什麼辦法.

"好,七成就七成,簽契約吧."唐侖咬牙切齒道.

仇天危道:"簽什麼契約?那玩意有什麼用?"

呃!

還真是.

若有實力,口頭承諾也如同金子一樣.

若沒有實力,簽好的契約擦屁股都嫌硬.

唐侖伯爵道:"那我們兩家聯姻?"

仇天危道:"我盡量!你打算讓哪個兒子娶我女兒?"

唐侖伯爵道:"當然是世子唐允."

仇天危道:"他不是有婚約的嗎?"

唐侖道:"可以沒有的."

仇天危道:"世界真是墮落了,連你們這些老牌貴族也不講規矩了."

唐侖心中:我艹你娘.

仇天危道:"來人,集結五千軍隊,准備登金山島,並且在上面修建堡壘."

唐侖一驚,這麼快?這麼雷厲風行?

仇天危道:"至于我們兩家聯姻,我只能說盡量,我這個女兒和天下女子都不一樣."

………………

劍王李千秋護送著沈浪,已經進入怒江郡境內了,明日就可以到達玄武城.

沈浪養尊處優慣了,實在不願意在風餐露宿了.

所以,他直接住進了怒江官驛.

"我,沈浪,玄武伯爵府姑爺,把最好的房間給我,我住的這棟樓不能有任何人."

對著官驛里面的官吏,沈浪趾高氣揚道.

也就是劍王李千秋在邊上,否則沈浪絕筆不敢這麼囂張,更不敢報出自己名字.

萬一有人聽到沈浪的名字就來殺我,來害我怎麼辦?

但是有劍王在,簡直不要太安全啊.

劍王的殺雞劍法實在太牛逼了.

李千秋:壓根沒有這套劍法.

以沈浪的身份,是根本沒有資格住進官驛的,更沒有資格單獨一個人住最好的院子.

但是那個驛丞連忙答應了.

別看我只是一個九品小吏,但是我門清著呢,這誰能得罪誰不能得罪,我清清楚楚.

于是,沈浪就住進了怒江官驛最好的院子.

不過,沒有人來巴結.

我們得罪不起你沈浪,但是你玄武伯爵府馬上就要完蛋了,而且你還是我們張翀太守的死敵,我們當然不能來巴結你.

媽蛋,官場到處都是人精啊!

沈浪住進了豪奢的大院內.

劍王李千秋卻不願意住進去,他說要睡在馬車上.

沈浪問道:"為啥啊?這官驛的套房住起來多舒服啊?"

劍王李千秋道:"官氣太重,住進去心虛,睡不著覺."

呃!

沈浪對練武的心思頓時淡到了極致.

還是軟飯好吃啊,靠上一個大貴族就可以榮華富貴,狐假虎威.

練武就算練到大宗師又怎麼樣?

………………

沈浪舒舒服服地躺在大床上.

這怒江官驛別看只是一個郡的驛站,但最豪華的套間還是很牛的,完全不亞于五星級酒店.

床是最好的,被子是最好的,連凳子都是紅木的.

甚至比玄武伯爵府內的還要豪奢一些.

畢竟這套房是專門找來來往的權臣大員的,連祝戎總督都住過.

也就是今天沒有大官,否則沈浪真不可能住進來.

外面有劍王做保鏢,沈浪睡得別提有多好了.

……

然而!

沈浪剛剛睡熟不到一個時辰,就被叫起來了.

然後,有人竟然要將他趕出來.

沒錯!

是要趕出來.

奇恥大辱啊!

一群鮮衣怒馬的豪門貴族進入了怒江官驛.

遞的牌子有兩個,種氏家族和三王子殿下.

"什麼阿貓阿狗的,也住進官驛?張翀是干什麼吃的?"

"最好的院子讓誰住了?"

沈浪聽到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那個頤指氣使,那個跋扈囂張,簡直前所未見.

"什麼?沈浪一個小小的贅婿敢住官驛最好的套房?"

"我薛黎連玄武伯爵府都沒有放在眼里,更何況是一個小小的贅婿?阿貓阿狗一樣的東西而已,卑賤的鄉野賤民,做了金氏家族的贅婿後還真把自己當主子了,狗一樣的東西!"

沒錯,這個女子就是剛剛去玄武伯爵府退完婚的薛黎.

她盡管是一個人進的玄武伯爵府,但足足有上百騎保護她,出行的陣容可比沈浪豪奢氣派多了.

接著,外面又響起了薛黎的聲音.

"來人,進去把沈浪給我趕出來.不,去把他給我扔出去."

真是冤家路窄啊!

沈浪嘴角露出一絲獰笑.

今天我不給你薛黎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我就是你日的.

…………

注:第二更送上,我趕緊吃飯,然後寫第三更啊!諸位恩公,支持不要停,不要停!

上篇:第153章:逆天仇妖兒!退婚!芊芊獻身(1更)    下篇:第155章:沈浪毒招!淒慘退婚女!出兵(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