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55章:沈浪毒招!淒慘退婚女!出兵(3更)   
  
第155章:沈浪毒招!淒慘退婚女!出兵(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報複薛黎這樣的女人,應該怎樣把握度?

首先日掉是不可能的,後果太嚴重了.

殺掉就更加不可能了.

讓她染上髒病?

也不行!

太窮凶極惡了.

別看她氣勢洶洶的地來退婚,但至少她本人和玄武伯爵府還不是你死我活的關系.

這個女孩,罪不至死.

關鍵她畢竟是種妃的義女,若是讓她死了,玄武伯爵府承擔不起這樣的責任.

需要這麼一種報複.

讓她非常悲慘,甚至有一段時間生不如死.

但是卻有完全沒有性命之危.

而且,還充滿了難言之隱,根本不敢對外公開,甚至不敢讓其他任何人知道.

很快,沈浪就有了主意.

他不由得捫心自問,會不會太毒啊?

這個時候薛黎走進院子,瞥了一眼沈浪.

就這一眼,讓沈浪非常生氣.

因為,她真的如同看螞蟻,看空氣一樣的眼神.

靠!

我沈浪長得這麼帥,你竟然用這種眼神看我?

其他貴族女人,哪怕瞧不上我贅婿的身份,但是見到我也異彩連連,心跳如兔,面紅耳赤.

從中可見,這個女人真是有心上人,而且是那種愛到極點的心上人.

這種愛戀讓她對沈浪這樣的美男子也熟視無睹.

"你就是沈浪?"薛黎道.

沈浪躬身道:"拜見薛小姐."

"別這樣."薛黎道:"你只是一個小贅婿,地位也就比奴仆高一些,沒有資格向我這樣行禮的."

接著,薛黎拿起絲帕擋住自己的一半面孔.

"垂下你的眼睛,你這樣身份的人,是沒有資格看我的."

這下子沈浪真是有些錯愕了.

這麼囂張跋扈的女人?

真是難得一見啊.

"多次聽過你的名字,還以為多麼了不起,如今一見真是大失所望."薛黎不屑道:"就是一個不中看也不中用的小白臉,看這氣色,聽著呼吸,只怕是個廢物,金木蘭真是墮落了啊.就算她找不到種郎這樣的天下奇男兒,也不至于挑中你這樣的廢物啊."

靠,這娘們嘴巴真毒啊,比沈浪都毒了啊.

看來,她在玄武伯爵府已經算是很有禮貌了.

沈浪是見過甯蘿公主的,也算得上是落落大方,彬彬有禮了.

這薛黎只是一個伯爵之女,囂張成這樣,種氏家族和種妃得把她嬌慣成什麼樣了啊.

"出去,出去……"薛黎揮揮手,如同趕蒼蠅一樣道:"帶著你的狗,一起出去."

劍王李千秋一抬頭.

你嘴里的狗,是我嗎?

他的目光中飛快閃過一絲殺意.

不是因為被罵作狗.

而是因為眼前這個女孩有些眼熟,和薛雪有點像.

當然像了,因為這是堂姐妹啊.

劍王李千秋如今是大宗師,其實並不太在意別人的羞辱.

但是薛雪給妻子下毒的仇恨,他永遠都無法釋懷.

那個無情女孩踐踏他和妻子的感情,他永遠無法原諒.

他們完全是將那個女孩當成親生女兒,視若珍寶啊.

結果她竟如此狠毒,不但偷走劍譜,而且毒害妻子.

這個坎,李千秋永遠過不去.

沈浪道:"馬夫,我們走."

"是."劍王非常配合,彎著腰跟在沈浪背後走了,就仿佛是一個真正的馬夫一樣.

那態度要多謙卑有多麼謙卑.

臨走的時候,沈浪用X光飛快瞥了薛黎腰下一眼.

不是耍流氓啊.

他的是X光,不是透視眼,啥也看不到的.

他只是確定一下貼身褲兒的款式.

進入院子之後,薛黎捂住鼻子,仿佛沈浪呼吸過的空氣都有毒一樣.

"那個卑賤的贅婿住的是那一間?給我封起來."

"把里面所有的東西都給我換掉,被子,床單,蚊帳全部換掉."

"換上新地毯,我只習慣踩種郎家的駝毛地毯."

"所有的椅子,全部鋪上絲綢,再鋪上駝絨墊子."

"所有的浴桶,臉盆統統換掉,原有的都扔掉."

原本這個官驛的官吏還想要拍馬屁,這畢竟是種妃的義女啊.

但是聽到這個,他又趕緊退了出去.

算了!

這樣眼高于項的女人,你要拍她馬屁她反而不高興,因為覺得你太卑賤,沒有資格拍她馬屁.

甚至,你和她呼吸同一個院子的空氣都是錯的.

這樣豪奢的做派,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啊!

就連總督大人,也沒有這麼奢侈啊.

……………………

沈浪灰溜溜找了一家客棧住.

不過劍王李千秋反而舒坦了,終于可以舒舒服服在床上睡一覺了.

還是這種艱苦樸素的房間,才能讓人安穩的.

此時另外一個房間的沈浪從包裹里面拿出了幾十個瓶子.

拿起一個,放了下去.

拿起一個,又放了下去.

浪爺每一次出門都准備得非常齊全的,金幣,衣衫,面膜,香皂等等都是必要的.

但最最重要的,還是他的那幾十瓶寶貝.

里面有最強的致/幻劑,硫酸,病毒等等等.

沒有辦法啊,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無啊.所以沈浪每一次出門,這些東西都要帶起,萬一哪一天就用上了呢?人生這輩子說不定就遇到什麼敵人的.

不過這瓶子里面的東西都太惡毒了.

薛黎這個妹子,罪不至死的.

挑選了好久,沈浪終于挑出了一瓶東西.

這東西好,這東西好!

這是沈浪從一種不知名的植物里面提煉出來的.

這種植物的根莖和葉子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疙瘩,如同蟾蜍一樣.

而且這葉子是有毒的,哪怕觸碰一點點就很可怕的.

觸碰到的地方會長出無數的小水泡,一茬接著一茬長.

奇癢無比.

恨不得將那一層肉都揭開.

而且也幾乎不好用藥,一定要等到這毒的周期結束.

整整十天.

而它的結束也是有些讓人毛骨悚然的.

那一層皮都會結痂,最後一整層皮膚揭下來,里面是全新長好的嫩皮.

不會留下任何疤痕,也不會有任何性命之危.

但是那個過程,真是痛苦無比.

沈浪不知道這植物叫什麼名字.

(其實是我不知道這種植物叫啥名,我知道他的土話叫什麼,不知道學名.但是它的威力是真的,別問我為什麼知道,作者小時候我染過兩次,一次臉上一次手上,痛不欲生.)

接著,沈浪拿出筆,根據剛才的記憶,將一條絲綢褻/褲的樣式畫了出來.

和薛黎的款式一模一樣.

連絲綢上的鴛鴦圖案,也畫的絲毫不差.

什麼是褻/褲,就是古代的底褲,貼身穿的.

然後,沈浪就出門去了,來到了最大的絲綢鋪.

找到了同樣的絲綢,然後給了一大筆錢,讓絲綢鋪里大人趕制了一條絲綢褻/褲兒.

僅僅不到半個時辰後就做完了,和薛黎的那條幾乎一模一樣.

回到客棧之後,沈浪將那種未知的植物之毒塗抹在這褻褲上.

整個過程他都是帶著手套的.

萬一被沾上可就麻煩了,滿手長毒疹水泡,起碼要十天才能褪去.

塗抹完了之後,沈浪再用清水洗掉.

當然,只是表面洗掉了,這種植物汁液的毒只需要一點點就很厲害的.

接著來沈浪用扇子將這褲兒吹干了,最後拿出了玫瑰香精,均勻灑在上面.

這一切做完後,沈浪敲開了劍王李千秋的門.

"劍王前輩,您說欠我一個人情是嗎?要不然,您現在就還了吧!"

……

聽到沈浪的要求後,劍王李千秋不由得呆了.

我劍王的人情就那麼不值錢嗎?

這是千金一諾啊.

你哪怕讓我遠赴萬里殺人,救人,我都會答應啊.

我的承諾關鍵時刻甚至能夠救你一命啊.

而你現在,竟然要用我的人情去換一條女人的絲綢褻/褲兒?

而且我堂堂劍王啊,竟然去做這種事情?

沈浪道:"真是對不起啊,我實在是不會武功啊,要不然我就自己去了.關鍵這薛黎身邊高手如云,足足一百多名武士啊,想要做到這件大事而神不知鬼不覺,一定要您這位大宗師親自出馬才能完成?"

李千秋驚愕,難道大宗師就這麼不值錢嗎?

竟然要去將一個女人的褻/褲偷換掉?

沈浪道:"當然您不答應也沒事,我隨著您千里南下完全是心甘情願的,您不必覺得虧欠我人情啊.以後您的夫人,我也一定會盡力相救,您千萬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

李千秋更加無語.

你都這麼說了,我能夠沒有心理負擔嗎?

人家沈浪為了幫你,二話不說千里迢迢南下.

而且還答應未來幫忙娘子解毒.

原本李千秋對沈浪解毒一事是不抱希望的,但是現在他覺得很有希望.

因為那麼毒的毒,大概只有沈浪這麼毒的人才有希望解吧.

沈浪道:"劍王前輩,這薛黎是薛雪的妹妹,她應該是剛剛從我家出來,向我小舅子退婚的,他羞辱我並不要緊,但關鍵他將我岳父全家的尊嚴都踩在地上了."

劍王李千秋依舊沒有說話.

沈浪道:"我知道,您堂堂大宗師,做這種事情確實會降低格調,但……畢竟也沒人知道不是?"

劍王李千秋道:"像我這樣出身卑賤的人,哪有什麼格調."

沈浪道:"薛氏家族的女人都非常狠毒,需要受到教訓."

劍王李千秋是親眼見到沈浪往祝蘭亭子爵嘴里灌入硫酸的,不由得問道:"薛黎這個女孩,罪不至死的."

"不會死,甚至不會有性命之危."沈浪道:"只是讓她受到一個小小的教訓而已,讓她從今往後不敢這麼目中無人."

劍王李千秋依舊沒有答應.

沈浪一聲歎息道:"算了,我也不強人所難了,還是我自己去吧!"

然後,沈浪朝著外面走去.

你自己去?

還沒有走進門,就被人打死了.

劍王李千秋一聲歎息.

一把拿過沈浪的手套戴上,然後拿著這條絲綢褻/褲兒,腳下一點,整個人如同燕子一樣飄飛了出去,片刻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沈浪見之,好生羨慕啊!

唉?

練武還是有好處的啊,有這樣的輕功,還有什麼女人我窗戶我進不去啊?

還有什麼女人我偷不了啊?

僅僅不到半個時辰,劍王李千秋就回來了.

這件事情他完成得輕而易舉.

因為薛黎剛剛沐浴完畢,正好衣服在外面晾曬,自然包括那條絲綢褻/褲.

劍王無聲無息替換成了植物之毒的褻/褲.

回來之後,劍王直接將一條的絲綢褲兒塞到沈浪手里,這當然是薛黎剛換洗的.

劍王二話不說回到他自己房間去了.

他已經決定了.

明日將沈浪送到玄武伯爵府後就立刻離開,一刻鍾也不停留.

以後還是少打交道吧.

否則日後,他李千秋會每天睡不著的.

事實上,當天晚上劍王李千秋就沒有睡著.

因為他的腦子不斷浮現一個畫面,被噩夢驚醒.

他夢到娘子狠狠一個耳光扇過來.

"李千秋,你這個下賤胚子,這樣的丑事都做得出來,我要與你和離!"

在夢中,劍王前輩嚇得魂飛魄散.

沈浪用火烘干了這條洗後濕漉漉的絲綢褲兒,然後小心翼翼疊好.

他打算送給金木聰做禮物.

…………

當天晚上!

一支艦隊離開了怒潮城碼頭,朝著金山島而去.

海盜王仇天危親自率領五千大軍,奪金山島!

沈浪戰略的第二步棋,關鍵落子結束.

…………

次日一早!

徐芊芊被早早叫醒了.

然後集體洗漱,吃完早飯後,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打掃院子!

當一片落葉掉落的時候.

頓時有十個美貌的女人沖上去,拿著掃把搶奪.

徐芊芊腰酸背痛,他還沒有睡過大通鋪啊,還沒有蓋過這麼硬的被子.

我來怒潮城是做女間諜的啊,是要潛伏在仇妖兒身邊成為心腹的啊.

又不是來掃地的.

甚至連掃地都掃不上.

可是,她完全找不到機會啊.

自從發配來掃地之後,她更是連仇妖兒的面都見不到了.

她距離仇妖兒,足足有三個等級.

負責這個院子的侍女首領,負責城堡的侍女首領,仇妖兒的貼身侍女.

平時她連仇妖兒貼身侍女面都巴結不上,更別說仇妖兒本人了.

階級差距太大了.

如果讓沈浪知道了,他豈不是要笑死啊.

……………

次日一早!

劍王李千秋駕車送沈浪離開了怒江郡城,返回玄武城.

走在官道之上.

忽然,背後傳來一陣激烈的馬蹄聲.

一百多名精銳騎士馳騁而來,氣勢驚人,整個地面都在微微顫抖.

依舊是護送薛黎的那支騎士.

"好狗不擋道,滾開!"

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不是薛黎自己,而是她身邊的女侍衛.

沈浪一愕,這條路是去玄武城的啊.

薛黎不是應該已經去過了嗎?

而且這條官道也挺寬的啊,我一輛馬車也擋不了道啊.

還沒有等到沈浪說話,劍王李千秋立刻將馬車趕到官道邊上,微微躬身.

薛黎騎著一匹千里馬,帶著上百名騎士趾高氣揚,絕塵而去.

讓沈浪吃了一鼻子的灰.

呸,呸,呸!

他心中好奇,這薛黎難道真的去玄武城?

劍王李千秋又駕車上路了.

但是沒過一會兒,薛黎的那支騎士隊伍又迎面沖來.

"好狗不當道,滾開!"

薛黎的貼身女衛再一次厲喝.

你他媽有病吧.

剛剛過去了,現在又回來?

沈浪明白了!

這薛黎確實早就去過玄武伯爵府了,而且她回國都根本不走這條道.

她之所以來回跑兩趟,就是專門來折辱沈浪的.

就是為了說那兩句好狗不擋道,就是為了讓沈浪的馬車卑微地讓在路邊.

歎為觀止啊!

這麼跋扈的女人,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

劍王李千秋這樣的人都有些忍不了了,對昨天晚上的行為也釋懷了好多.

惡人還需惡人磨.

他再一次將馬車讓到路邊上.

薛黎再一次率領一百多騎兵揚長而去.

"下賤的贅婿,還算你有點眼色,就暫且饒過你了."

這次薛黎是真的走了,率領騎兵從岔道上趕赴國都.

…………

沈浪回到玄武伯爵府,劍王李千秋果然一杯茶都沒有喝,立刻離開南下.

而且,腳步顯得非常急迫.

這讓沈浪好愧疚啊.

回到伯爵府的沈浪,立刻聽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海盜王仇天危出兵五千,前往金山島.

沈浪大喜!

關鍵的一步棋,終于落下了!

"岳父大人,您趕緊率領兩千士兵前往金山島."

"記住,要裝出一副奪島的樣子,但是千萬不要真打."

接下來,望崖島戰略應該啟動了!

不知道徐芊芊那邊進度如何啊?

如今戰略局面有了關鍵性的進展,徐芊芊那邊應該抓緊了啊.

她的作用相當關鍵啊.

徹底了解了仇妖兒之後,沈浪斷定若不能拿下仇妖兒,怒潮城戰略就很難成功.

徐芊芊,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若是你失敗了,那或許就要我親自上場了啊,千萬不要啊,我還沒有活夠,還不想冒險啊.

………………

薛黎趕路返回國都.

每天晚上,都要住官驛最好的房間,而且把院子里面其他人全部趕出去.

她的衣服很多,所以沈浪給他准備的那條特殊褻/褲始終沒有穿上.

一直到了第三天!

她沐浴之後,終于換上了這條.

然後,美美地地上床睡覺了!

晚上!

她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羞人的夢.

"種郎你討厭,不要啊,不要啊……"

然後,她就醒了.

發現不是做夢,真是奇癢難忍.

不由得掀開被子一看.

頓時,她發出一陣淒厲驚呼.

因為,她看到上面長滿了密密麻麻的水泡毒疹,可怖之極.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六千字.我去躺一會兒,繼續熬夜碼字,接下來是關鍵劇情了.狂求大家支援啊,給我動力.

上篇:第154章:茶婊芊芊!沈浪對退婚女薛黎(2更)    下篇:第156章:天大事件!洞房花燭!見證滅亡(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