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56章:天大事件!洞房花燭!見證滅亡(1更)   
  
第156章:天大事件!洞房花燭!見證滅亡(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小姐,怎麼了?"

外面的女侍衛趕緊問道,而且拔劍出鞘隨時就要闖進來.

薛黎趕緊捂住嘴巴道:"沒,沒什麼,做了一個噩夢."

她閉上雙眼,真的希望這是一個噩夢啊.

但是再一次睜開眼睛,那毒疹和水泡仍舊在.

那仿佛螞蟻在骨頭里面爬的奇癢越來越嚴重.

她雖然跋扈,但並不無知.

她知道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她明明是純潔無瑕的,但肯定會被人傳是得了髒病,這樣她和種郎的未來就完了.

天哪?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老天爺為何要這樣懲罰我?

我明明是最潔身自好的啊,我明明是最愛乾淨的啊.

為何會染上這麼可怕的惡疾啊.

接下來!

薛黎一夜沒睡,無比的痛苦和煎熬.

次日!

她直接變了命令,不回國都,而是南下前往武安城.

她要回家.

這個時候只有家族才是可以信任的,只有家族的女醫才可以為她看病.

而且,她不敢騎馬了,那樣會死人的.

但就算坐馬車,也完全痛不欲生.

仿佛每一段路程都是煎熬.

白天和晚上都根本睡不著.

短短幾日之後,整個人變得憔悴不堪,足足瘦了十幾斤.

整個人就仿佛身處地獄一般.

真正的痛不欲生.

………………

沈浪再一次見到金木聰的時候,感覺這個肥宅仿佛成熟了許多.

"喏,送給你的."沈浪將一條褻褲遞了過去.

"謝謝姐夫……"肥宅本能接過一看,驚愕了一下道:"不過,我已經戒了."

沈浪道:"你戒了多久了?"

金木聰道:"十七個時辰."

竟然精確到時辰,你顯然戒不了的.

別說是你了,就連你姐夫我意志這麼堅定的人還戒不了呢.

沈浪道:"這是薛黎的."

金木聰一驚,趕緊撿了起來,仔仔細細地看道:"真的?"

沈浪道:"當然."

金木聰道:"姐夫,你……你該不是綠了我吧."

媽蛋,沈浪頓時想要打死這個肥宅.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金木聰訕訕笑道,然後一把揣進兜里.

沈浪一下子也不知道這個禮物是治愈了他,還是害了他.

不過,這肥宅看起來身體挺敦實的,營養應該很足吧.

接著,肥宅又一次奮筆疾書.

沈浪道:"胖子,你干嘛呢?"

肥宅道:"抄書啊."

沈浪道:"抄什麼啊?"

肥宅道:"就是你教我的那十九篇策論,一百五十首詩啊."

沈浪道:"金山島之爭已經過去了啊,這玩意沒用了啊."

人家高考之後還知道燒書呢,你現在竟然還在抄,你果然有癮啊.

金木聰道:"姐夫,我要再不努力的話,以後就取不到媳婦了."

沈浪道:"所以呢?"

金木聰道:"所以,我打算考科舉,我要像唐允一樣中進士."

沈浪道:"胖子你別嚇我啊,你以後是要繼承伯爵府的,有著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又何必跟這些苦逼讀書人一起爭過這條獨木橋呢?"

金木聰道:"我一旦考上科舉,中了進士,人家女孩一看我有才,就會喜歡我了."

人家考科舉是為了當官,你是為了妹子?

金木聰道:"所以姐夫,你趕緊多弄一些文章給我啊.最好弄個七八百篇策論,幾千首詩.這一科不行我就去考下一科,我就不信我撞不上一次."

沈浪頓時被胖子的毅力驚呆了.

"胖子,你有這樣的毅力,為什麼不自己好好做文章呢?"

金木聰道:"姐夫,你這樣的聰明人怎麼也說胡話呢?我這麼蠢的人怎麼做得出來文章呢?"

沈浪驚詫,看來肥宅是真的成熟了.

……

次日!

晉海伯世子唐侖親自前來玄武伯爵府.

"玄武伯,我家已經按照契約,正式將金山島移交給金氏家族,請玄武伯前往接收!"

沈浪大喜道:"晉海伯真乃信人也."

然後,玄武伯興致沖沖,率領兩千私軍,二百冶煉工匠,八百礦工,搭乘幾十艘大船,浩浩蕩蕩前去接收金山島.

晉海伯爵府世子唐允親自陪同前往.

一路上沈浪對唐允世子非常熱情,完全是推心置腹.

"唐允世子,我真是沒有想到,令尊竟然如此果斷英明,看來我之前真是小覷了天下英雄啊."

"一百多年前,我們金氏家族和唐氏家族時代交好,之後確實出現了一些誤會,但這個誤會現在已經解開了,我們兩家也應該冰釋前嫌了."

聽到沈浪的話,唐允心中不屑冷笑,臉上卻點頭稱是.

沈浪道:"如今新政如火如荼,我們兩家都是老牌貴族,更應該攜手前行,團結一心.從今往後,我們兩家人再次交好,結成兄弟家族如何?"

唐允道:"沈兄說得有理."

沈浪道:"我聽聞唐兄有一個妹妹,年方十六,知書達理,美麗大方.而我家世子金木聰正好沒有婚配,不如我們兩家在此締結良緣,延續一百多年前的友誼,豈不妙哉?"

唐允道:"金木聰不是有婚約嗎?"

沈浪道:"已經解除了."

唐允心中更加得意,武安伯爵府終于解除了和你玄武伯爵府的婚約啊.

你金氏家族這已經不是牆倒眾人推,而是人倒眾人踩了.

"這件事情太大,我不能做主,但是我會回去稟報父親的."唐允道:"不過我相信父親一定會鄭重考慮的."

沈浪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期待著有朝一日,我們兩家能夠再次聯姻."

而就在此時,外面的金晦道:"姑爺,金山島已經到了."

前面就是金山島的碼頭了,平常時候都是用來運輸鐵礦的.

玄武伯爵府的船隊開始列隊,准備登陸金山島.

"所有工匠,所有礦工准備登陸,正式接收金山島礦場和冶煉工場."伯爵大人下令道.

然後,幾艘大船率先靠上了碼頭.

幾百名武士率先登島建立簡易的防禦陣地.

然後幾百名曠工,一百名工匠開始登島,准備先接收碼頭附近的冶煉工場.

晉海伯爵府唐允也借機先登上金山島.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鼓聲猛地響起.

從金山島的冶煉工場中湧出了無數的海盜武士.

整整幾千人!

短短時間,將玄武伯爵府登島的幾百名武士,幾百名礦工,一百多名工匠全部包圍.

然後為首的一員大將起碼沖了出來.

只見到他赤袒著上身,雄壯如山,手中握著一把大刀,猛地沖到玄武伯爵府的武士軍陣面前,一刀斬下.

瞬間,兩名武士全部被一刀兩斷.

哪怕這些武士其實是幾個月前雇傭來的,但玄武伯還是面孔一抽.

這殺人者,便是海盜王仇天危的義子,怒潮城的第四號人物,仇嚎.

船上的沈浪和玄武伯仿佛完全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唐允兄這是為何啊?"沈浪驚聲道:"你們家不是將金山島完整轉交給我玄武伯爵府嗎?為何會有怒潮城的海盜?"

已經登島的唐允無辜道:"我也不知道啊,為了配合交島,我們三天之前就全部從金山島撤出了啊.我也沒有想到,海盜王仇天危竟然如此卑鄙,趁機偷襲占領了島嶼."

接著,唐允世子大聲道:"怒潮城的海盜,你們給我聽著,這座島嶼我唐氏家族已經移交給金氏家族了,如今已是金氏家族的基業,你們速速離去."

"哈哈哈哈哈……"海盜王義子仇嚎邁大笑道:"真是可笑啊,落入我們仇氏家族的東西,還從來沒有吐出來過!"

玄武伯金卓顫抖道:"讓仇天危出來說話."

仇嚎道:"玄武伯爵,二十幾年前你父親金宇伯爵就是我義父的手下敗將,所以你根本沒有資格讓他來和你說話,有我與你談已經是抬舉你們這群廢物."

沈浪道:"大膽,我岳父乃百年貴族之後,越國的玄武伯."

"呸!"海盜王義子仇嚎放聲大笑道:"二十年前,你們金氏家族就讓我們打得全軍覆滅,這樣的無能廢物,還想要得到我們的尊重?你叫沈浪對嗎?"

沈浪道:"是又如何?"

仇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大笑道:"你玄武伯爵府已經死路一條了,沈浪你長得如此白嫩漂亮,現在從我胯間鑽過去,未來我給你一條活路,讓你成為我的小相公,如何啊?"

沈浪裝著色厲內荏道:"仇嚎,你們可是海盜,你們堂而皇之奪取金山島,你這是和越國作對,你們就不怕國君震怒嗎?"

"哈哈哈哈……"仇嚎道:"你們的國君巴不得你們去死啊."

接著,他放聲大笑道:"玄武伯,想要金山島?可以啊,率兵來打啊,打贏了我們,金山島就是你金氏家族的了."

玄武伯和沈浪看到島上密密麻麻的海盜敵軍,整整五千多人,是自己一方的兩三倍.

而且,還已經布好了防禦.

玄武伯嘶聲道:"仇嚎,我今日暫不和你一般見識.你立刻將我家的幾百名武士,幾百名礦工,一百名工匠換回來."

"哈哈哈哈哈……"仇嚎道:"白日做夢,你金氏家族的這幾百名武士,幾百名礦工,一百名工匠我就笑納了啊,多謝玄武伯."

玄武伯指著他,顫抖道:"你,你無恥!"

而就在此時!

海面上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鼓聲.

一支艦隊在海面上出現了.

整整上百艘戰船,朝著玄武伯爵府的船隊氣勢洶洶而來.

沈浪驚呼道:"是海盜艦隊,這是一個埋伏,這是一個陷阱."

"快跑,快跑……"

然後,玄武伯爵府的船隊逃之夭夭.

可是速度還是不夠快,海盜艦隊很快就要追上了.

沈浪大呼道:"把沒用的東西全部扔到海里."

頓時,無數的糧食,無數的物資,無數的鐵器紛紛被扔到大海之中.

如此,玄武伯爵府的船隊在加快速度,逃脫了怒潮城海盜的圍殺.

玄武伯站在碼頭上,指著金山島怒聲吼道:"我好恨,我好恨啊!仇天危給你我等著,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上奏國君,讓他派大軍前來討伐你……"

而此時,金山島上玄武伯爵府的幾百名武士,幾百名曠工,一百名鐵匠全部被繳械,蹲在地上成為了俘虜.

"我們曠工和鐵匠正好不足,多謝玄武伯給我們送來寶貴的人力啊."仇嚎大笑.

玄武伯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後仰倒下,徹底昏厥過去.

從頭到尾,海盜王仇天危都沒有出現.

他的義子仇嚎走進島上最華麗的房子,立刻便有幾名漂亮男人上前侍候.

然後一個美麗的身影走了出來,正是張春華.

仇嚎道:"張小姐如何?這玄武伯爵府完全不堪一擊啊!"

……………………………

船艙之內!

玄武伯正在漱口.

為了上演吐血的好戲,他剛才可真是咬破了牙床,而不是用什麼豬血鴨血代替的.

沈浪道:"岳父大人好演技."

玄武伯無奈搖頭,他最不喜歡就是演戲了.

"浪兒,我們這演戲的成本是不是有些大了啊,整整三百名武士,七百名礦工,一百名工匠啊,現在全部成為了怒潮城的俘虜了."

沈浪道:"為了引狼上鉤,總是要付出代價的啊.再說我們金氏家族若不夠慘,又怎麼顯得逼真,接下來的戰略還怎麼進行下去呢?為了怒潮城,這點代價算得了什麼?"

而且這些人只是被俘虜而已,大不了被押去做苦力一個多月,不會有性命之危的.

沈浪道:"岳父大人,您畢竟是吐血了,接下來還要繼續裝病的,不斷上書國君,請他出兵討伐怒潮城海盜啊."

金卓伯爵道:"這件事情的真相,我們真的連伯爵府的心腹將領也不告訴嗎?"

沈浪道:"當然不行,事關重大,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泄密的危險."

沈浪第二步戰略,大功告成.

將海盜王仇天危四分之一兵力,牽制到金山島.

最重要的是,直接推動了下面的棋局.

………………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海盜王仇天危出兵金山島,將玄武伯爵府私軍打得丟盔棄甲,俘虜上千.

玄武伯金卓當眾吐血.

這些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般,短短幾日之內,就傳遍了越國.

無數人扼腕.

無數人彈冠相慶.

金氏家族才得意幾天啊?

金山島之爭才贏了不到一個月,這就徹底丟了.

真是樂極生悲啊.

現在不但丟了金山島,而且還被俘虜一千人.

真是傷筋動骨了.

這金氏家族不但沒有吃到肉,反而還被攪碎了幾顆牙齒,真是讓人痛快,痛快啊!

玄武伯金卓回家之後,直接病倒了.

在病榻上,他連寫了幾份奏折給國君.

一份比一份淒涼,一份比一份可悲.

每一份奏折都如同杜鵑泣血,請求國君出兵剿滅海盜,奪回金山島.

國君震怒,下旨叱責海盜王仇天危,命令他立刻退出金山島,否則後果自負.

但是仇天危對國君的旨意置之不理.

國君多次下旨慰問玄武伯金卓,並且派來禦醫和無數補品,這等噓寒問暖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關于出兵剿滅海盜仇天危一事,國君表示南毆國大戰正在進行之中,國庫無力支撐同時開啟兩個戰場.

但請玄武伯放心,等到南毆國的戰事一結束,他就立刻出兵攻打仇天危,奪回金山島.

玄武伯又連著上了幾道奏折,最後上了血書,請求國君出兵.

但,國君再也沒有回應了.

于是,玄武伯爵府成為了整個越國最最淒涼的貴族.

完全風雨飄搖,如同風中的蠟燭一般,隨時都可能熄滅.

在所有人眼中,金氏家族的滅亡就在眼前.

金山島之爭的勝利非但沒有贏得生機,反而加速了金氏的滅亡.

……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隱元會使者舒亭玉前來拜訪玄武伯爵府.

他正式索取二十年前的那筆天文數字債務.

原本債務一百萬金幣,加上二十年的利息,總共一百七十萬金幣.

但是這二十年時間,金卓伯爵陸陸續續還掉了一百萬金幣,如今還剩下七十萬.

金卓伯爵已經徹底纏綿于病榻,幾乎奄奄一息了.

如今玄武伯爵府主事的是金木蘭和沈浪.

木蘭悲聲道:"舒使者,過去二十年我們還了一百萬金幣,已經是竭盡全力了.如今我全家上下加起來的金幣,不超過兩萬,這七十萬金幣無論如何也是拿不出來了."

這話是真的,現在玄武伯爵府掏空所有的倉庫,也湊不出兩萬金幣了,甚至一萬也湊不出來了.

因為大部分金幣,都被沈浪花掉了.

沈浪道:"隱元會和我家百年交好,就不能看在過往的情分上寬限一段時日嗎?哪怕一年呢?"

沈浪躬身拜下道:"舒使者,請隱元會寬限我家一年,我沈浪多謝你的大恩大德,求求你,求求你了啊!"

舒亭玉道:"非常抱歉,對于貴府的遭遇,我也非常同情,但是愛莫能助啊."

金木蘭悲聲道:"舒亭玉,你難道要活活逼死我們嗎?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我金氏全族全部上吊嗎?"

舒亭玉面無表情道:"一個月內,按照契約還掉七十萬金幣.否則我們隱元會就只能按照契約,收回你們抵押的望崖島了."

金木蘭怒道:"我們已經丟掉了金山島,現在你又要拿走我們望崖島,我甯可死也不會交出望崖島,除非你們從我尸體上踩過去."

舒亭玉道:"當年的契約,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一個月後,若還不出七十萬金幣,我只能向國君申述,請國君主持公道,將你們家的望崖島收走."

然後,舒亭玉道:"沈浪姑爺,你的本事一直都很大,不如就去籌錢吧,一個月內或許能夠籌集到七十萬金幣也說不定."

七十萬金幣是多少呢?

玄武伯爵府所有的收入加起來,包括稅收,鹽鐵,絲綢收入,一年只有七萬不到.

想要湊齊七十萬金幣,玄武伯爵不吃不喝,需要整整十年左右.

徐光允富甲一方,但是他的全部家當加起來,也僅僅只有二十幾萬金幣而已.

這是一筆天文數字.

整個天南行省一年的賦稅也不到七十萬金幣.

想要在一個月內籌集到這麼多金幣,完全是癡人說夢.

所以在所有人眼中,玄武伯爵府失去望崖島已經成為定局.

一旦失去望崖島,金氏家族就徹底失去了七成的財源,那只有裁撤私軍.

而沒有了私軍,又靠什麼保護家族封地?

所以失去望崖島之後,金氏家族就算是滅亡了.

舒亭玉走了之後,木蘭長長呼了一口氣.

她明明不會演戲的,但夫君偏偏逼迫他演戲.

剛才演的每一秒鍾對她來說都是煎熬啊.

沈浪忍不住親了她一口道:"娘子,演得真好!"

木蘭道:"夫君,雖然我們實在演戲,但他們的一切都是真的.一個月內賺到七十萬金幣,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啊,真的能夠做到嗎?"

沈浪道:"娘子,難道你不相信我的本事嗎?"

木蘭道:"我當然相信,但是……這太匪夷所思了,天下間能夠一下子拿出七十萬金幣的都沒有幾家.整個天南行省的賦稅加起來都沒有七十萬金幣,這簡直比登天還難啊!"

沈浪道:"娘子,我們賭一個約如何?"

木蘭道:"你說."

沈浪道:"若一個月內,我能夠賺到七十萬以上金幣,你就……主動……睡了我!"

……

金晦滿臉悲色,回到自己的院子.

他救來的那個豪門傲嬌女,已經在玄武伯爵府住了一個多月了.

她幾乎親眼看到了一個家族的消亡過程,並且感同身受.

這一個多月內,金晦對她無比愛慕,卻又敬如女神.

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但從來不敢靠近,只敢遠遠地望著她.

傳說中只要看到你,我就幸福了,就是金晦的寫照.

一個舔狗所能夠做到的極致,他都做了.

正是在金晦兄妹的照顧下,這個先天性心髒疾的傲嬌女漸漸撫平了內心的創傷.

她覺得在這個小院子里面很幸福.

然而現在這種幸福仿佛要結束了,金氏家族馬上就要滅亡了.

金晦上前道:"紅線小姐,我……我送你回家."

豪門傲嬌女驚道:"什麼?送我回家?"

金晦道:"姑爺說了,金氏家族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我們不能拖累你.你告訴我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你是一個無辜者,沒有理由跟著我們一起陪葬."

豪門傲嬌女眼圈頓時紅了.

她怔怔望著金晦,忽然道:"金晦,你喜歡我嗎?"

金晦頓時面紅耳赤,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傲嬌女又道:"你嫌棄我被人糟蹋過嗎?"

金晦拼命地搖頭道:"不,不,那只會讓我更加敬重你,覺得你更加純潔無暇."

傲嬌女道:"那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媳婦了,這個房間就是我們的洞房."

金晦仿佛瞬間被巨大的幸福擊懵了,然後趕緊搖頭道:"我,我配不上你,姑爺說你出身豪門,我配不上……"

金晦還沒有說完,嘴巴就被這個傲嬌女封上了.

然後,這個傲嬌女直接將金晦撲倒在床上,將他睡了!

金晦牛逼,竟然比沈浪提前洞房花燭了.

…………

木蘭跑了,留下沈浪一人在書房.

不過在跑的時候,她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

沈浪心髒狂跳,好一會兒才冷靜下來.

接著,他望向東邊方向.

棋局一旦運轉起來,真是飛快啊.

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

現在計劃內唯一不確定的一環,就在怒潮城徐芊芊了.

關鍵,她的角色非常重要啊,甚至是成敗關鍵.

她還沒有任何消息傳來,不知道她的計劃進行得怎麼樣了.

不知道她是否已經成為了仇妖兒的心腹.

難不成還真要我浪爺親自出馬?

我真的怕被那個女魔頭一腿夾死,不,是踢死啊.

這個仇妖兒聽說可是極度敵視男人的,尤其是美男子.

就在此時,金忠沖了進來,急聲道:"姑爺,有人上門討債."

沈浪愕然道:"隱元會舒亭玉不是剛走嗎?"

金忠道:"是錦繡閣的林默,說您欠了他一千金幣,如今幾個月過去了,連本帶息一共一千三百金幣,請您立刻歸還."

沈浪真是呆了.

之前他害死林灼的時候,林默當天晚上就逃了.

這麼一個小人物,沈浪也沒有專門去找.

沒有想到,就這麼一個小人物,如今剛上門打臉了?

他瘋了嗎?

牆倒眾人推也不至于這樣啊?

沈浪又什麼時候欠過他一千金幣了?

都說虎落平陽被犬欺,可是現在玄武伯爵府還沒徹底滅亡呢,你一個小商人竟然敢欺上門來,這不是找死嗎?

最先的幾個仇人中,田橫,徐光允,祝蘭亭子爵都比林默牛逼.

現在他們都死了,你林默非但沒有死,反而還能跳出來.

小強啊!

牛逼,牛逼!

就沖著你這幅韌勁,我一定給你一個超級別致的死法.

……

在會客廳內!

沈浪再一次見到了林默.

這個錦繡閣的老板,這個最早出賣過他的人.

不過,他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官員,看上去官職不小.

見到沈浪,林默絲毫不掩飾內心的仇恨,他的兒子林灼就是沈浪害死的.

"沈浪,當初你賣金黃色的染料配方給我,收了我一千金幣.但這配方卻是你從徐家偷的,如今這一千金幣該還我了吧,不要以為你是玄武伯爵府的贅婿,就可以賴債!"

什麼?連你這樣的小人物都能玩指鹿為馬啊.

我什麼時候拿你那一千金幣了?

也就是在這時候.

另外一個仇人祝文華沖了進來,身後跟著柳無岩城主,還有兩位陌生的官員.

"沈浪,你的事情發了,你涉嫌謀殺我父親祝蘭亭子爵,跟著我們去太守府走一趟吧!"

沈浪心中一笑!

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

這場戲,竟然精彩如斯啊!

…………

注:第一更送上,整整七千多字,寫到了早上八點鍾,我去睡幾個小時,起床後繼續狂碼字.

兄弟們,急需你們的火力支援,撐我啊!

上篇:第155章:沈浪毒招!淒慘退婚女!出兵(3更)    下篇:第157章:沈浪最毒殺人!慘絕人寰(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