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57章:沈浪最毒殺人!慘絕人寰(2更)   
  
第157章:沈浪最毒殺人!慘絕人寰(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真是好奇,錦繡閣林默這個小強是靠什麼活到現在的.

而且仿佛還有些要出頭的意思.

他身後跟著的這個官員是誰呢?仿佛有些眼熟啊.

是越國織造府的官員.

原本織造府合作的大商人是徐光允,現在他死了,林默或許接了這個空檔?

沈浪道:"林東主,莫非您接了徐光允的生意?"

林默道:"區區不才,承蒙織造府諸位大人錯愛,接替了徐光允東主的位置."

沈浪道:"恭喜恭喜,徐東主之仙逝真是讓人扼腕.我玄武伯爵府也是養蠶大戶,未來還要靠林東主多多幫襯."

你玄武伯爵府已經沒有未來了.

林默皮笑肉不笑.

他之前是非常謹小慎微之人,但是他兒子林灼死了之後,他就失去了這種虛偽的表演欲.

那麼他是靠什麼接替徐光允,成為織造府合作商人的呢?

靖安伯爵府.

伍召重派人殺了林灼,原本他殺死林默也如同碾死一只螞蟻,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

因為他看到了潛藏的巨大利益.

徐光允死了,徐家倒了,

但是織造府的生意總要有人接吧,天南行省這無數的養蠶人總要有出路吧.

徐家轟然倒下,留下了巨大的市場份額,直接填不上就是了.

所以,林默的錦繡閣完全奇貨可居啊.

所以靖安伯爵府和林默一拍即合,從此之後林默成為伍氏家族的白手套.

而靖安伯也為林默拿下了王商資格,與織造府進行合作.

所以,錦繡閣的這位東主林默這才重新抖了起來.

這不,直接上門打臉沈浪來了,而且還帶著織造府的官員撐腰.

玄武伯確實是整個家族的擎天玉柱啊,他這一病倒,什麼阿貓阿狗都跳出來了.

當然,林默可不是專門跑過來打臉的.

他這是替背後之人來試探的.

看玄武伯爵府是否真的到了絕境,如今玄武伯爵府的承受底線在哪里!

再看祝文華!

他身上竟然穿著官服,玄武城主簿,主管刑獄.

沒錯,就是之前王漣的那個位置.

他也是一名舉人,做這個位置是綽綽有余的.

此時跟著祝文華來的,不僅僅有柳無岩城主,還有太守府,甚至總督府衙門的官員.

不僅如此,竟然還有一個國都來的官員.

"下官大理寺丞王啟科,聽聞沈浪公子前些日子曾經南下,路徑和祝蘭亭子爵之死區域有所重疊,所以特來調查."

大理寺,可是整個越國最高的刑獄機構啊.之前稱之為廷尉府,後改制為大理寺,專門負責大案.

如今連這個機構都出動了,手筆非常大啊.

僅僅憑借祝文華是不可能指使得動大理寺的,背後還有大人物.

那麼是誰指使這位大理寺丞來找沈浪麻煩呢?

種妃?

又比如說某個王子之類.

肯定不會是國君.

玄武伯已經病倒了,玄武伯爵府眼看覆滅在即.

在這個時候,國君只會不斷施恩,表現自己的仁慈.

一邊弄死你,一邊不斷派禦醫來給玄武伯看病.

牆倒眾人推那是下面人的事情,國君卻是不能做的.

又或者是祝戎總督?

不,不會是祝總督,他如今也要施恩于玄武伯爵府.

因為滅亡玄武伯爵府他是主要推手之一,他眼中只有大局,絕對不可能為了祝蘭亭子爵的死而大動干戈.

不是國君,不是祝戎總督,那就沒有什麼殺傷力了.

幾乎片刻之間,沈浪腦子里面將這一切想得清清楚楚.

然後,他朝著錦繡閣林默道:"林東主,真是沒有想到什麼事都趕到一塊去了啊."

林默冷笑.

牆倒眾人推嘛.

人倒眾人踩.

這是很正常的,而且這只是剛剛開始呢.

玄武伯爵府眼看著就要完蛋了,接下來有仇報仇,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來趁機踩一腳呢.

因為再不來踩就沒機會了.

沈浪溫和道:"林東主,我是欠您一千金幣對嗎?"

林默道:"連同利息,已經一千三百金幣了."

沈浪道:"對不住,對不住,這筆債我都差點忘了.來人去取一千三百金幣."

金忠一愕道:"姑爺,家中真的沒有多少錢了."

沈浪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去拿錢."

"是."金忠道.

片刻後,他抱著一只箱子過來,里面整整有一千三百金幣.

連同箱子差不多一百來斤.

沈浪道:"林東主,您點一點."

林默用絲綢墊手打開箱子,然後用絲綢捂住鼻子,看了一眼箱子里面的金幣.

經常和錢打交道的他,一眼就看出這里面有多少錢了.

不過這筆錢他是不會碰的.

沈浪太毒了,誰知道這金幣里面會做什麼手腳啊,他連呼吸都屏住了.

沈浪道:"林東主,那咱們就兩清了吧,我再也不欠您債務了吧."

林默冷道:"你欠我債務已經還清,但是玄武伯爵府欠我債務,卻還沒有還清."

沈浪一愕道:"我玄武伯爵府什麼時候欠你債務了?"

林默道:"玄武伯爵府封地子民養蠶,所收蠶繭都是賣給我和徐光允兩家,對嗎?"

沈浪道:"對,有這一回事,其中七成賣給徐光允,三成賣給你錦繡閣."

林默道:"正式因為如此,所以每年你們的蠶種都是我們提供的.今年的秋蠶,我總共為玄武伯爵府封地提供了五萬張蠶種.但是今年秋蠶你們的蠶繭卻沒有賣給我家,所以這五萬張蠶種的錢你們是不是該還給我."

每一張蠶種大概有三萬顆卵,價值一個銀幣,所以五萬張蠶種就相當于兩千五百金幣.

"兩千五百金幣,加上四個月的利息,總共三千三百金幣."

沈浪頓時樂了.

當初玄武伯爵府可是主動要將蠶繭賣給你林默的,是你為了聯合徐光允封殺玄武伯爵府經濟,所以堅決不收.

如今卻以蠶繭沒有賣給你家為名義,前來索取蠶種的錢.

你這是在為你主子不斷試探我玄武伯爵府的底線嗎?

試探我們究竟有多慘嗎?

沈浪為難道:"我玄武伯爵府最近在金山島之戰損失太大,需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一時周轉不靈,林東主能不能緩幾天?"

林默道:"那究竟緩幾天啊?"

沈浪道:"就三天,緩三天."

林默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不想緩這三天,我現在就想要索回這筆債務."

哪怕是為背後主人不斷試探玄武伯爵府底線,林默也不敢如此囂張的.

但是因為黑水台的千戶就在邊上,所以他才敢這麼放肆.

因為接下來,沈浪大概就要被黑水台衙門抓去問話了.

而進入黑水台大牢的人,不管有沒有罪,先丟半條命.

沈浪道:"不如這樣,林東主緩我三天,三日之後我還您三千五百金幣,我可以寫下借據,如何?"

林默想了一會兒道:"看在玄武伯的份上,我答應了."

接著,沈浪寫下了一份借據.

欠錦繡閣林默三千五百金幣,三日之內歸還.

如不歸還,林默有權力收走玄武伯爵府五百畝良田.

"告辭!"錦繡閣林默.

然後,他直接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林默忍不住道:"沈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之前囂張跋扈,全無底線,今日如此悲慘,心中可有後悔啊?"

然後,林默揚長而去.

新任玄武城主簿祝文華道:"沈浪,你那邊的債務還完了,現在該輪到我們這邊了吧,跟我們走一趟吧,把你如何殺我父親一事仔仔細細道來."

剛才林默指鹿為馬,顛倒黑白向沈浪索取債務.

結果沈浪不斷妥協,任由對方敲詐.

如此軟弱,簡直可笑之至.

之前沈浪你是何等囂張啊?

如今玄武伯爵府面臨絕境,你沈浪也成為了一個窩囊廢.

連一個小小商人,都可以來踩你了啊!

那更何況我這次帶來的陣容更大呢,連大理寺丞也找來了.

尋常人一聽到大理寺的名號,幾乎都要嚇尿了.

進入大理寺的人,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大理寺內的每一個主官,幾乎都是超級酷吏,殺人不眨眼的酷吏.

沈浪躬身道:"諸位大人,不知為何,我竟然有些汗流浹背,為了不失禮,我去換兩件衣衫,在來和諸位大人說話."

祝文華大笑道:"秋冬時分,如此寒冷,沈浪姑爺竟然熱得流汗,你究竟是害怕,還是心虛呢?"

"見笑了,見笑了."沈浪躬身道.

然後,他退到後間去換衣衫.

沈十三跪在他的面前,一動不動.

"去殺了林默."沈浪命令道.

"是!"沈十三道,然後直接便要出去辦事了.

沈浪道:"毛毛躁躁的,你知道怎麼殺嗎?"

沈十三又貴了下來道:"請主人示下."

沈浪道:"這位錦繡閣東主真是了不起啊,田橫死了,徐光允死了,祝蘭亭死了,這位林默還沒死,竟然還跑出來打我的臉,了不起,了不起."

沈十三跪在地上不敢動.

沈浪道:"他這麼牛逼,就讓他死得別致一些!一定要最慘,最臭,最離奇,但偏偏和我們玄武伯爵府不能有任何關系."

沈十三道:"十三愚鈍,請主人示下."

沈浪道:"林默家還有其他人嗎?

沈十三道:"之前林灼死的時候,他家的仆人小妾都跑了,剩下一個妻子,兩個兒子."

沈浪道:"全部弄死,還有那個織造府的官員,如果也住在林默家里的話,也一起弄死!"

沈十三一顫.

那個織造府的官員雖然只有從七品,但畢竟也是織造府的官員啊.

一起弄死,後果會非常驚人的啊!

沈浪閉上眼睛想,想一個將林默全家弄死,卻又不會有任何嫌疑的法子.

僅僅半分鍾後,就有法子了.

沈浪道:"林默之前逃亡,所以林家宅子荒廢已久,百廢待興,仆人缺乏,沒有人刷馬桶了,肯定特別髒.你想辦法潛入林家,就算有馬桶也弄得無比惡心,讓人沒法用."

沈十三面孔一顫道:"是!"

沈浪道:"然後,你給他們食物中下一點點瀉藥,讓他們拉肚子."

沈十三道:"是!"

沈浪道:"這樣馬桶不能用,那麼就只能去家里的茅廁了,而茅廁里面很久沒有清理,積攢了無數的存貨,肯定生了很多的沼氣,你再帶一小桶硫酸去,倒在茅廁里面,這樣就能揮發出大量的氫氣.氫氣和沼氣混在一起,當這些人去上茅房的時候,你引火點燃茅房里面的沼氣,讓整個茅廁爆炸."

"對,這個死法夠別致!順便將踏板鋸掉一半,讓他們踩上去直接噗通一聲墜落."

"掉進茅坑被屎尿淹死,然後被炸得粉身碎骨,面目全非."

接下來,沈浪詳細將每一步都告訴了沈十三,讓他根據這法子操作.

"好了,去辦事吧,我在家里等待你凱旋."

沈十三跪伏在地,道:"是!"

他真的頭皮發麻啊.

這個主人絕對是一個魔鬼,殺人也就算了,還用這麼殘忍可怕的法子.

簡直讓人毛骨悚然啊.

沈浪不由得道:"十三,你抖什麼啊?"

沈十三內心戰栗道:"主人,你說我在抖什麼啊?"

幸好主人你沒有想要弄死我,要是我知道了,我肯定提前自殺.

你這腦子里面害人的手段簡直層出不窮.

就你這麼狠毒的人,玄武伯爵府會滅亡?

閹了我,我都不信啊.

……

小冰給沈浪換衣衫.

沈浪一邊把玩,一邊絞盡腦汁.

小冰的渾身都抖了.

因為姑爺走神之後,動作太過了.

她一個小姑娘,哪里受得了啊.

接下來,該怎麼弄祝文華,柳無岩,還有那個大理寺丞呢?

全部弄死?

不行,不行!

弄死林默一家,外加一個織造府官員就差不多了.

大理寺丞畢竟是國都來的官員,弄死的話責任就太大了.

而且,他們可是還在伯爵府內,萬一出了人命的話,後果太嚴重.

那麼應該怎麼害他們呢?

而就在此時,小冰忽然顫抖道:"姑爺,難受死了."

沈浪一愕,不由得收回手.

難怪我腦子有些遲鈍,原來你是這個小娘皮在邊上拉低了我的智商.

都說XX上腦,你這幅模樣在邊上勾引我,我能聰明的了嗎?

就在此時,金忠在外面道:"姑爺,祝文華他們等得不耐煩了,讓您趕緊出去,否則他就進來抓人了."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三更,狂求支持啊,拜托拜托了!

謝謝牛回頭,我是楊大大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56章:天大事件!洞房花燭!見證滅亡(1更)    下篇:第158章:全家死絕!來了一個大盟友(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