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65章:打臉全天下!舉國震驚!喪鍾(1更)   
  
第165章:打臉全天下!舉國震驚!喪鍾(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場所有人都不會忘記這一幕的.

甚至包括沈浪在內.

真是太華麗了!

震撼人心啊!

七十萬金幣,十二萬兩的狗頭金.

就這麼傾瀉而下.

天大的手筆啊.

在後世的電影中經常見到奢華的香檳雨,又或者巧克力組成的洪流,又或者漫天的鈔票雨.

但比起眼前這場黃金暴雨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沈浪,木蘭,金木聰早有准備,飛快退到一邊.

而在場的幾個債主.

隱元會舒伯燾,舒亭玉,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小海盜王仇梟整個人仿佛被定身了一般.

他們當然是可以飛快退開避開這黃金雨的.

但是他們沒有.

任由這漫天的金幣和狗頭金傾瀉而下.

每一只金幣七錢重,四五米的高度是砸不傷人的.

但是每一個金坨子可是足足有幾兩重,這要是砸中了腦袋雖然不會死人,但也會傷人.

可是,在場的幾個人都是高手.

怎麼可能會被砸傷.

他們就站著一動不動,任由這場黃金暴雨下完.

整整半分鍾.

這場暴雨下完了.

堅固的桌子承受不了這麼巨大的重量,直接塌了.

在場的幾個債主,腿部以下,幾乎都被金幣和和金坨子給埋了.

這無數金幣完全堆成了一座金山!

所有金幣傾瀉完後,全場一片靜寂!

甚至到現在,所有人依舊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實在太夢幻了.

太可怕了.

完全不像是真的啊!

八十萬金幣啊!

兩個天南行省的賦稅啊,僅僅不到一個月時間,沈浪竟然拿出來了.

這……這怎麼可能啊?

眼前這一幕,難道真的不是夢境嗎?

就算是太陽西出,海水傾覆,沈浪也不可能做到的啊.

但是眼前這一切,卻又真真切切上演了.

他,他是神嗎?

因為實在是太過于震驚了,以至于全場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

整個神經甚至有些麻木了,需要好一會兒時間才能吸收眼前這個事實.

"啊……"

忽然,金木聰發出一陣慘呼.

因為,他被一個金坨子砸到腳了.

但是被眼前氣氛所震懾,驚呼只有趕緊捂住嘴巴.

姐夫好不容易准備的一場超級裝逼大戲,如果被他破壞了一丁點兒,那他可就死定了.

姐夫雖然不會真的對他怎麼樣?但是他也害怕呀.

…………

此時沈浪只有一個感覺!

爽啊!

真爽啊!

還是這個世界好啊,放在中國古代,沈浪哪里能夠上演這麼一場華麗大戲啊.

哪怕是在西漢年間,皇帝的國庫也只有二百噸左右的黃金,怎麼可能一下子給他二十幾噸用來裝逼呢?

這一場裝逼,簡直讓他爽得每一根汗毛都豎起來了.

但此時沈浪的境界,真正是視金錢如同糞土了.

他輕輕藐視在場所有人一眼,然後淡淡道:"舒亭玉,薛磐,伍元化,仇梟,這堆金子肯定超過八十萬金幣了,你們自己點點,然後自己運走啊!"

那幾個人,面孔依舊鐵青,甚至依舊站在黃金堆中一動不動.

沈浪不屑道:"你們這些人啊,就喜歡營造什麼十面埋伏,什麼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看來好像天大的手筆.又是出動無數禦史,又是操縱天下輿論.看起來好嚇人的樣子啊,然而實際上都是小把戲,小把戲!"

"不就是七十萬金幣嗎?區區七十萬金幣而已啊,就鬧得我玄武伯爵府要死要活的,真是可笑之至啊,你們就這點出息了嗎?"

什麼區區七十萬金幣?

你知道這是多少錢嗎?你知道這筆錢可以用來干多少事情嗎?

上一代玄武伯爵用一百萬金幣,可是足足雇傭了三千武士,在封地上征召了五千大軍,而且還雇傭了一支幾百艘戰船的艦隊.

就算這樣,那一百萬金幣當場都沒有花完,大部分的錢都是全軍覆滅之後,付出撫恤金花掉的.

但是沈浪現在用八十萬金幣砸在他們的臉上,他就有資格裝逼,他就有資格說出這種話,讓舒亭玉等人沒有一句話反駁.

沈浪不屑道:"丟人,丟人啊!"

"你們禦史天天攻擊我什麼?說我生活奢靡,穿的一件衣衫就要三百金幣?"

"哪有的事情啊?你們不要冤枉我好嗎?我一件衣服明明是五百金幣啊,而且這樣我衣服,我一口氣又做了八件了,你們竟然說成三百金幣一件,你們這是藐視我的生活水平啊."

"諸位可以見證啊,以後我在你們面前要是穿重複的衣服,我就是你們奶奶日出來的."

"你們還攻擊我一頓飯吃掉一百條魚,荒謬,可恥啊!我明明一頓飯吃掉了上幾十萬條魚,因為我吃的魚子醬,一頓就吃掉半斤多."

"你們一個個眼皮子太淺了,區區七十萬金幣就想要逼死我玄武伯爵府?"

"呸!"

"我沈浪有的是錢,我玄武伯爵府有的錢!"

"別說七十萬,八十萬,就是一百萬,二百萬金幣我都能拿得出來."

"諸位債主,趕緊拿著你們的錢滾蛋!"

…………

接著,沈浪來到幾位大人物的面前.

"王叔閣下,尚書大人,總督大人,禦史大夫,你們在場見證,我們玄武伯爵府欠隱元會的七十萬金幣是不是還清了?是不是再也沒有債務糾紛了?"

他這話故意漏掉了六王子甯景,對方目光頓時一寒.

你沈浪一個小小贅婿,竟然不把我六王子放在眼里?

甯啟王叔眯起眼睛,第一次無比正式地望著沈浪.

他真的是徹底被驚住了.

上一次金山島之爭,沈浪就逆轉乾坤,讓必輸的局面大獲全勝.

但是有才華,仿佛還不算什麼.

真金白銀才是最難的啊.

他完全無法想象,不到一個月時間內,沈浪是如何弄到這八十萬金幣的.

簡直讓人歎為觀止啊.

聽到沈浪的問話後,甯啟王叔點頭道:"對,玄武伯爵府和隱元會的債務正式兩清了."

沈浪道:"那隱元會是不是再也沒有權力收回望崖島了,天下間是不是再也沒有人可以逼出我家交出望崖島了?"

甯啟王叔面孔微微一陣抽搐,點頭道:"對,望崖島是你們家的."

沈浪朝著隱元會舒亭玉道:"聽到了嗎?舒亭玉,我們的債務兩清了,還要奪我的望崖島,真是白日做夢嗎?那可是黃金之島……"

說到這里,沈浪趕緊收住了嘴巴.

"好了,我很忙,就不招待大家了!"

然後,沈浪揚長而去!

金木蘭和金木聰也直接離去.

留下在場諸人,面面相窺.

王叔甯啟和戶部尚書,禦史大夫對視了一眼.

然後,二話不說直接離去.

今天,算是徹底被打臉了,哪怕他們只是被波及的.

接著,祝戎總督也退了出去.

六王子甯景忽然冷笑一聲道:"有意思,有意思,小小贅婿這麼囂張,不怕有錢賺,沒命花嗎?"

然後,他也離去了.

帶著滿腔的敵意離去.

在場,就留下隱元會諸人,還有幾個債主了.

舒亭玉道:"諸位拿走自己的那份金子吧,我就要派人裝車了."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看了一眼滿地的金幣,直接走人了,他的那三千五百金幣沒有要.

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也直接走人,他連幾萬金幣都沒有要.

他們根本就不是來要錢的,而是想要借機將玄武伯爵府逼入絕境,賣掉所有田產的.

如今被沈浪瘋狂地打臉,哪里還有那錢的興致.

整個大廳內,就剩下隱元會和小海盜王仇梟了.

"少城主,拿走屬于你的九千金幣吧."舒亭玉道.

小海盜王仇梟沒有說話,而是撿起地上的一個金疙瘩,又抓起一把金幣.

"這金幣很新啊,純度非常高,但是制造得很粗糙,沒有任何圖案文字,剛剛鑄造出來的?"仇梟道.

舒亭玉點了點頭.

仇梟又仔細看著手中的金疙瘩道:"這塊金子剛剛冶煉出來不久吧,甚至還沒有最後提純."

舒亭玉又點了點頭.

小海盜王仇梟目中露出了無比貪婪的目光.

"嘿嘿嘿,這個小白臉難道就不知道懷璧其罪嗎?"仇梟寒聲道:"小小玄武伯爵府,區區兩三千私軍,竟然掌握這麼天大的財富,不怕全家死絕嗎?"

他確實要黃金,但絕對不是區區九千金幣,他要的是全部!

所有的金幣,都歸我海盜王仇氏所有.

"哈哈哈哈……"

"全家死絕,有意思,哈哈哈哈……"

然後,小海盜王仇梟離去.

舒亭玉和舒伯燾對視了一眼,忽然他低聲說了一句:"要出事,要出大事了."

舒伯燾點了點頭.

"來人,清點出七十萬金幣運走!"

………………

玄武城內,有無數權貴在翹首以待.

等待這那一聲驚雷!

等待著祝戎總督的軍隊殺入望崖島,強行收回玄武伯爵府的這支經濟命脈.

等待著金氏家族的轟然倒下!

有一些權貴是在磨刀霍霍,等待著分割金氏家族的尸體.

而更多的人是在看熱鬧,看一場百年大戲.

一個百年貴族的倒下啊,很刺激精彩的啊!

而這些權貴的聚集地,就在玄武城主府內.

所有能夠搶肉吃的禿鷲都在這里了.

包括晉海伯爵府使者,蘭山子爵府世子朱文台,玄武城新主簿祝文華,池家小姐池予,鎮遠侯爵府的使者,鎮北侯爵使者等等等等.

現在祝文華當然確定,沈浪所有的天花根本就是假的,當然他當時就判定是假的了.

沈浪你就算再會演戲也沒有用的,依舊改變不了玄武伯爵府覆滅的結局.

"消息很快就要來了!"

"我們馬上就要見證曆史了,見證一個百年貴族的倒下,真是讓人激動啊."

"這次玄武伯爵府失去的不僅僅是望崖島,還有幾萬畝田產,甚至家族城堡也保不住了."

"大家就按照之前的分割方式啊,不能再變了."

"金氏家族的的田產歸池家,城堡歸六王子,所有作坊歸靖安伯爵府,望崖島礦產開采權歸晉海伯爵府,鹽場經營權歸……"

按照之前的分贓協議,玄武伯爵府的每一份財產都被分割了.

隱元會是收回了望崖島,但是他們自己不會親自去開采鐵礦,也不會自己派人煮鹽的,而是將這些經營權分割出去,然後每年抽取大部分的利潤.

"來了,來了,伍元化世子來了!"有人呼喊道.

頓時,在場所有的權貴蜂擁而出.

今天大多數人都沒有資格進入玄武伯爵府親自見證這毀滅一刻,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借著一張借條勉強可以進入.

幾十個權貴將伍元化包圍了.

"伍世子如何了?跟我們講講啊."

"玄武伯金卓還活著嗎?"

"沈浪吐血了嗎?"

"他們是心甘情願交出望崖島,還是總督強行派兵收回的?"

"金氏家族的那幾萬畝良田賣了多少錢?"

"金木蘭動武了嗎?太子殿下是不是要派人來接她進國都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無比豔羨.

金木蘭啊,絕色大美人啊,這身材之火爆,見所未見啊.

頂尖的尤物啊.

這下子要淪為太子的玩物了.

"沈浪死了嗎?"

"他必死無疑了吧,金木蘭進京之時,就是沈浪的死期了."

"伍世子,見證一個百年老貴族的毀滅感觸怎麼樣?是不是非常震撼?"

所有人都非常興奮.

因為,因為他們也是能夠分到肉吃的.

金氏家族這具尸體太大了,別人吃肉,他們喝湯都能喝得腦滿腸肥啊.

而此時,終于有人發現伍元化的臉色不太好.

"伍世子,你的臉色非常難看啊,是不是對分配方案不滿意啊?你家已經得到不少了啊,這次金氏家族的毀滅,你家也沒有出多少力啊!"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舉起手,頓時全場安靜,盯著他的面孔.

伍元化道:"你們別幻想了,我們輸了,沈浪贏了."

"沈浪還錢了,他不是拿出了七十萬金幣,而是八十萬!他將漫天的金幣砸在我們的頭上,八十萬金幣將我們全部埋了!"

這話一出,全場靜寂.

這怎麼可能?

一個月的時間,沈浪又不是神仙,怎麼可能拿出八十萬金幣?

做夢都不可能啊.

"伍元化世子,你真是開玩笑了,這種事情可不能開玩笑啊!"

"是啊,是啊!沈浪區區一個小白臉,怎麼可能拿出這筆錢,這可是兩個天南行省的賦稅."

伍元化世子淡淡道:"你們覺得我還有心情開玩笑?各自都回去吧,要出大事了,出天大的事了."

然後,伍元化世子直接離去,翻身上馬,朝著靖安城而去.

…………

玄武城的一處華貴院落內!

晉海伯唐侖一杯接著一杯喝酒,全身熱血沸騰.

"哈哈哈哈,今日真是過癮啊,當浮一大白!"

"我們百年的仇家,終于要完蛋了啊."

"金卓要死了,他活不到過年了."

"聽到了嗎?我已經聽到金氏家族崩塌的聲音了."

"金紂橫空出世,震驚天下又當如何?出了一個敗家子就全完了."

"如果見到今天玄武伯爵府的毀滅,金紂在墳墓中會不會氣得跳起來啊,哈哈哈哈!"

世子唐允道:"父親,按照約定,我們代隱元會經營望崖島的鐵礦,抽取淨利潤的三成.望崖島鹽場一半交給我們經營,但獲得利潤七成上繳隱元會.金山島那邊,我們也有三成的收益.但這一進一出,我們家還是虧了啊."

晉海伯大笑道:"我們家是虧了,但是比起玄武伯爵府,我們可是大賺了,他家可是直接毀滅了.付出這樣代價毀滅玄武伯爵府,我願意,我樂意!"

"金紂,你在地獄里面給我聽著.毀掉你玄武伯爵府大人是我,是我唐侖!"

"唐氏的列祖列宗,你們在天之靈看到了嗎?今天玄武伯爵府毀滅了,是我唐侖親自將它葬送的."

唐侖說這樣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正是他將金山島送給了海盜王仇天危,向金氏家族捅出了致命一刀.

而就在此時.

小海盜王仇梟走了進來,冷冷道:"唐侖,你不要得意了."

"玄武伯爵府沒有亡."

"沈浪還錢了,他拿出的不是七十萬金幣,而是八十萬金幣."

"金氏家族的幾萬畝良田保住了,望崖島也保住了."

"他家還有數不清的金幣,你高興得太早了!

聽到這話,晉海伯如同雷擊一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這怎麼可能?

七十萬金幣啊.

天文數字啊.

他唐氏家族如此豪富都拿不出來,沈浪憑什麼拿得出來.

唐氏家族有金山島,遠比金氏家族豪富得多,但讓他一下子拿出七十萬金幣根本不可能,甚至連一半都拿不出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晉海伯唐侖顫抖道:"如果沈浪能夠拿得出這筆錢,玄武伯為何病入膏肓?蘇佩佩為何又輾轉千里到處借錢,僅僅只借了一千金幣,受盡天下人嘲笑?"

小海盜王道:"都是裝的,都是演的,這一切都是沈浪的陰謀."

"不可能……不可能……"

晉海伯唐侖大聲吼道.

他的耳朵內一陣陣轟鳴.

喝了那麼多酒,剛才只是舒服的微醺,而現在竟然變成了頭痛欲裂.

想要嘔吐.

無比的難受.

為了玄武伯爵府,他唐氏家族付出的代價最大啊.

他可是將金山島拱手讓出啊,白白送給了海盜王仇梟.

不然他可以一直拖下去不交島的啊.

付出這麼大的犧牲,就是為了毀滅金氏家族啊.

現在……

你竟然告訴我說,金氏家族安然無恙.

我唐氏家族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非但毫無所獲,而且還淪為了笑柄.

"不,不,不……"

晉海伯唐侖一陣嘶吼.

然後,口中狂噴而出.

他嘔吐了!

吐出來的不僅僅有酒,還有血沫.

…………

張家老宅!

太守張翀已經消失在眾人視野中很久了.

他明明才是毀滅玄武伯爵府的先鋒,他明明才是國君的刀子.

但是最近幾個月時間,他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當所有人都在攻擊金氏家族的時候,當所有人都在催促金氏家族還債的時候,他一聲不發.

甚至連一道奏折都沒有上.

就在所有人都逼迫金氏家族交出望崖島的時候,他也沒有任何表態.

就好像他這個太守,一下子成為隱形人一般.

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他沒有出現在太守府已經很久了.

因為一個多月前他上了一個奏折,說他病重,需要養病幾個月.

國君准了.

于是,張翀悄無聲息地返回了老宅.

在所有人口中,他張翀從一個越國政壇明星直接跌下神壇.

所有人都覺得,你張翀也不過如此而已.

金山島之爭輸了之後,你便一蹶不振了.

而且看看現在的情況,我們消滅玄武伯爵府根本就用不上你張翀啊.

悄悄晉海伯唐侖的神來一筆,直接將金山島送給海盜王仇天危.

何等氣魄,何等犀利,直接將金氏家族置于死地啊.

你張翀哪里涼快哪里呆著吧.

也不要在那麼裝神弄鬼,扮演什麼智近乎妖了.

池予走了進來,臉色非常難看.

她朝著張翀拜下道:"張伯父,我們輸了,沈浪拿出了七十萬金幣,准確說是八十萬.玄武伯爵府的望崖島保住了,幾萬畝良田也保住了."

聽到這話,張翀猛地從病床上坐起,驚聲道:"這……這是真的?不可能啊,完全不可能啊!"

然後,他捂住額頭,仿佛頭腦一陣陣昏眩.

"七十萬金幣啊,僅僅一個多月時間,沈浪怎麼可能拿得出來?"

"這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啊?"

池予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不知道沈浪是怎麼做到的."

張翀微微顫抖道:"真是沒有想到啊,沈浪竟如此厲害啊.賢侄女我對不住你,這幾萬畝良田你沒有拿到手,我要向你父親請罪."

池予趕緊拜下道:"萬萬不敢!我需要立刻回家將這一切回稟父親,伯父還請安心養病."

張翀道:"記住替我向你父親請罪,都是張翀無能."

"萬萬不敢,池予告退了."

張翀道:"張晉,你去送送池小姐!"

…………

送走了池予後,張晉回到房間,此時他完全無法掩飾內心的震驚.

"父親,萬萬沒有想到沈浪真的做到了,真的就如同你所料啊,沈浪真的拿出了七十萬金幣,太讓人震驚了,他是怎麼做到的啊?"

張翀從床上起來,又哪里有半分病態,又哪里有半分震驚.

"他怎麼拿出這七十萬金幣並不重要.關鍵是沈浪在金山島之爭前,就已經謀劃好了今天,將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走一步,看三步,四步!"

"厲害啊,厲害!這沈浪真是一個天才棋手啊,有這樣的對手和我對弈,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接下來沈浪要震驚天下了,望崖島要震驚天下了!"

"若我所料不差,小海盜王仇梟要死了,而且會死得很慘!這仇梟毫無人性,幾次三番陷害玄武伯爵府,沈浪卻毫無報複,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沈浪能夠讓這個畜生活到現在真是不容易.如今時機到了,仇梟這頭豬養肥了該殺了!"

"步步為營,沈浪真正是智近乎于妖啊!"

"等著吧,這僅僅只是沈浪陰謀的開始,接下來他還有一張大網,等著無數人鑽進去.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葬身于他的大網之中,這次不知道會有幾個家族滅亡,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死一萬人是止不住了."

"真正的高潮,要開啟了!"

"我已經聽到了戰鼓聲,我已經看到了漫天的鮮血."

"我已經看到海盜王仇天危海上霸業的滅亡,我已經看到百年豪族唐氏家族的滅亡!"

"張晉准備一下,要開戰了,大戰!"

"尸橫遍野,血流漂櫓!"

…………

注:第一更送上,通宵寫到早上!寫得我情緒燃燒,兄弟們繼續給我支持,給我加油,讓劇情更加爽快激燃.

謝謝千飛夏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64章:瘋狂打臉!金山金雨埋葬你!(3更)    下篇:第166章:擴軍!木蘭徹底淪陷!(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