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68章:入潮!浪爺診救仇妖兒!石了(1更)   
  
第168章:入潮!浪爺診救仇妖兒!石了(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丑女高手黃鳳在前面駕車,沈浪帶著他完整的一套工具箱,坐在馬車內.

距離海邊還有幾百里,差不多需要天亮的時候才能到達海邊碼頭.

從這里一直到海邊其實可以一直走玄武伯爵府的封地,而且那里有專門的金氏碼頭.

當然並不是玄武伯爵府的封地有那麼狹長,而是當年金氏家族專門在荒無人煙的地方開辟了一條道路通往海邊碼頭.

這當然又是先祖金紂的手筆.

當年他率領大軍橫掃沿海的所有海盜,但是金氏家族的封地又不完全靠海,于是他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築路權.

金氏家族花費巨資修建這條二百多里的道路通往海邊,根據契約這條道路屬于玄武伯爵府的勢力范圍.

當然這不是永久的,金氏家族只能擁有這條道路二百年時間.

二百年之後,這條道路將歸國君所有,但是金氏家族擁有永久的通行權力.

也正是因為這條道路,才使得金氏家族的軍隊可以自由出入海面前往望崖島,而不需要經過陽武郡.

但為了掩人耳目,沈浪走的還是陽武郡的碼頭方向.

"黃姑娘,你知道仇妖兒嗎?"沈浪問道.

黃鳳道:"知道."

何止是知道啊,仇妖兒簡直就是她的偶像,准確說是所有練武女子的偶像.

沈浪又道:"黃姑娘,你兄長說你武功非常高,那麼在越國的年輕一代高手中,你能排名第幾?"

黃鳳道:"排不上."

沈浪不由得一愕道:"可是,你兄長說你比我媳婦木蘭厲害啊."

黃鳳道:"我是比她厲害,但還是排不上."

呃!

我覺得我媳婦已經很厲害了啊.

事實上沈浪想差了,木蘭確實很厲害,但是她一邊修煉個人武道,一邊又修煉戰場武道,關鍵她年紀還那麼小,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武功就是這樣的,越練越強.

沈浪又道:"那誰是越國的年輕第一高手."

"不知道."黃鳳道:"那些頂尖高手又不會天天比武,非要比出一個高低,有三四個人都可能是年輕第一高手."

沈浪道:"比如都有誰?"

黃鳳道:"祝紅雪."

聽到這個名字,沈浪目光猛地一縮.

竟然再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

這位祝紅雪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王後之侄,祝戎總督之子.

但是祝霖大將軍,就是為祝紅雪向木蘭求婚的.

沈浪不由得道:"祝紅雪不是學文的嗎?"

黃鳳道:"他文武全才."

沈浪道:"憑什麼說他可能是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

黃鳳道:"因為他的老師是左辭!"

這個名字沈浪聽過,但是一下子有些想不起來了.

是鍾楚客大宗師說過?

不是!

那是劍王李千秋前輩說過?

也不是!

對了,記起來了.

是聽天涯海閣那個美女學士張玉音說起過這個名字.

左辭,天涯海閣的名譽閣主.

天涯海閣有多麼牛逼就不用多說了,整個東方大陸南方的武學聖殿.

第一代南海劍王丘巨就出身于天涯海閣,而且僅僅只是一名候補學士.

而天涯海閣的創始人,就是左氏家族.

這位左辭便是左氏家族的繼承人,只不過他常年云游天下,而且大部分時候都在海上航行,所以便被稱之為名譽閣主.

沈浪道:"越國有六大宗師,為何沒有聽過左辭這個名字啊?"

黃鳳道:"越國還有五大貴族,為何沒有甯氏這個家族呢?"

呃!

這話有道理啊,因為甯氏是王族,不屑列入排名的.

左辭也一樣,作為天涯海閣名譽主人,他也不屑列入六大宗師的排名.

但總之這個人很牛逼就是了,逼格太高了.

而祝紅雪竟然是他的弟子,真是太讓人妒忌了.

沈浪道:"那仇妖兒的老師又是誰?"

這事劍王李千秋沒有提過,沈浪也查詢了很多資料,沒有找到仇妖兒的師傅.

黃鳳道:"她的老師叫螺祖!"

螺祖?

這麼奇怪的名字?

"她又是誰啊?"沈浪問道.

黃鳳道:"不知道,一個神秘的女人,永遠在海面上,不踏上陸地的女人,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我不信."沈浪道.

黃鳳道:"左辭就是為了她放棄天涯海閣而云游海上的."

那這女人有些牛逼了啊.

左辭此人逼格超高的,竟然為了她而放棄天涯海閣?

沈浪道:"那左辭和螺祖睡過沒有?"

頓時黃鳳有些被噎住了.

這麼下流的問題,她還是第一次聽到.

像她這種習武之人,對左辭和螺祖這樣的名字是充滿無限敬仰的,如同神祇一般不敢褻瀆.

結果你口口聲聲睡,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下流嗎?

"沒有."黃鳳道.

沈浪道:"你怎麼知道沒睡過,或許睡過了沒有對外面講呢?"

黃鳳忍無可忍道:"左辭很愛螺祖,但螺祖只是將左辭當成了知己,她們之間的感情很純潔的,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齷齪."

"呵呵!"沈浪冷笑道:"男女之間就沒有純潔的感情,要麼是睡不到,要麼是硬不起."

你給我閉嘴!

黃鳳心中怒吼,但是嘴里卻不能說出來.

因為兄長說過,不能違逆沈浪的任何要求.

她心中不由得不忿,練武真沒有出息.

練得再好又怎麼樣,還不是給眼前這個人渣小白臉做保鏢?

甚至,眼前這個人渣連小白臉都算不上了.

穿上裙子比女人還要美,老天爺怎麼不劈爛你的臉啊.

沈浪又問道:"黃姑娘,那你的老師又是誰啊?"

黃鳳一言不發.

沈浪又道:"那唐炎武功排第幾?"

黃鳳依舊一言不發.

沈浪內心歎息,人丑心眼也小啊.

不就是編排你的偶像了嗎?至于不理人?

……

次日一早!

沈浪終于到了陽武郡的碼頭,從這里出海前往怒潮城就不那麼顯眼了.

當然為了避免過于矚目,他還是蒙上了面紗.

但……還是非常矚目.

被許多男人盯著看的感覺,好反感.

上了海船之後,沈浪直接花大價錢要了一間單獨的艙房.

黃鳳守在門外,不是因為守規矩啊,而就是單純不願意和沈浪呆在狹小的艙房之內.

就在此時,外面來了一個年輕公子,穿著錦衣玉服來到門口拜下道:"在下白玉郎,請問小姐仙鄉何處?怒潮城不算太平,在下會些武功,願意照料一二……啊!"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發出一聲慘呼.

因為黃鳳直接一腳將他踢飛出去幾米遠.

沈浪幾乎聽到了蛋碎的聲音.

緊接著,外面又接連響起了一陣慘呼聲.

很顯然,是那個白玉郎的手下紛紛過來報仇,但是黃鳳完全不需要動手,一腳一個,全部秒殺了.

然後,沈浪就清靜了!

船上的其他人仿佛也並沒有太當一回事,去了怒潮城就是法外之地了,在船上打架不要太正常哦.

接下來,沈浪打開箱子,找出面膜貼在臉上,然後美美地睡覺.

昨天熬夜趕路,正好白天睡覺,千萬可不要熬憔悴了啊.

不過這板壁有點太薄了啊.

周圍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左邊的艙房很不要臉啊,一個男人,兩個女人.

世風日下啊!

右邊的艙房,四個男人,更加可怕.

不過仔細一聽,仿佛沒有發生什麼,只是在閑聊而已.

上面一層艙房就都是窮人了,全部席地而坐,根本就沒有床睡的.

前後左右所有的聲音,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本來他不想聽的,但不經意間聽到沈浪這兩個字,然後就豎起耳朵聽了.

整艘船上的人都在討論一件事.

望崖島出了大金礦,金氏家族發達了.

這件事情,已經成為整個越國最風靡火爆的話題了.

"其實望崖島發現金礦一點都不奇怪?"

"怎麼不奇怪了?"

"金氏家族姓什麼?姓金啊,發現金礦又有什麼奇怪的?"

眾人拜服.

沈浪拜服,你說得好有道理啊.

"你們知道金氏家族為何會招沈浪為贅婿,金木蘭為何會嫁給沈浪嗎?"這個天才又道.

"為什麼?"

沈浪都很想知道答案了.

"金木蘭三個字,包含了金,木,土,火,五行缺水啊,而沈浪全是水,所以金氏家族就納他為贅婿了."

有人疑惑道:"金木蘭這三個字,只有金和木啊,哪里來的土和火啊."

那個天才道:"蘭花種植于土中,不就是土嗎?金鑽木不就生火了嗎?所以這個名字就包含了金,木,火,土."

眾人拜服.

沈浪更加拜服,真是高手在民間啊.

"你們可知道,仇妖兒命不久矣了嗎?"這位天才又道.

眾人低聲問道:"這又是為何啊?"

沈浪幾乎可以看到他們問這句話的時候脖子縮了起來.

因為仇妖兒這個女魔頭凶名太盛啊,殺人無數,以至于聽到她的名字這些男人都哆嗦.

那個天才道:"仇妖兒的名字拆解之後,就是女人兒九夭,意思是她二十九歲就可能夭亡啊,而過完年後她就是二十九歲了."

眾人無人敢回應.

然後有一人幽幽道:"我看你是命不久矣了,仇妖兒仙女人多好啊,你竟然敢詛咒他死."

于是,眾人紛紛跟這個天才劃清界限.

就好像隔著幾百里,仇妖兒都能夠聽到這里,看到這里一樣.

仇妖兒這個名字仿佛一個禁忌,瞬間讓整個船艙安靜了下來.

甚至左邊一男兩女都停了.

"怎麼就結束了啊,人家還沒有過癮呢?"女人埋怨道.

男人哆嗦道:"聽到那個名字就……完了,太可怕了."

女人道:"仇妖兒怎麼可怕了,我覺得她很好啊,對我們女人很好."

男人道:"因為你們是我買來的,如果被他知道了,我要被扒皮抽筋的."

此時,沈浪是真真明白仇妖兒的威風了.

何止是小兒止啼,簡直讓男人止硬,瞬間萎掉啊.

沒人聊天,沈浪也聽不到八卦,不由得呼呼大睡.

傍晚時分,外面傳來了叮叮當當的聲音.

"怒潮城到了啊,怒潮城到了啊!"

"所有人都記住,千萬不要在怒潮城打女人啊,否則會死人的啊."

"所有人記住,男人不要靠近東邊那座白色的城堡太近啊,那是仇大小姐的城堡啊,路過那里也可能會死人的啊."

"最關鍵的是,在街上走路蒙著面紗的女人千萬不要惹啊,因為她可能是仇大小姐城堡內的侍女,惹了會死人的啊."

…………

進入怒潮城!

沈浪頓時感覺到無比的繁華.

比起怒江城真是要繁華得多了,仿佛到處都在流淌著金幣的味道.

簡直就是不夜城啊.

無數的商行,酒樓,客棧.

但唯獨沒有看到青/樓.

真是詭異啊,在這座海盜之城竟然沒有青/樓.

不過稍稍一想就明白是為什麼了,誰敢在仇妖兒的眼皮地下開青/樓,完全是找死啊.

所以幾乎所有的有錢人來怒潮城,都要自帶女伴.

不過很快沈浪發現怒潮城還是有青/樓的,只不過里面都是……兔兒爺.

關鍵生意還很好.

唉,生活在怒潮城的男人真是不容易啊,完全屈服于仇妖兒的雌威之下.

沈浪尤其關注這座城市的防禦.

這是一座沒有城牆的城市.

仿佛完全不設防一般.

但某種程度上,它也不需要城牆,因為這個城市孤懸海外.

只要海軍足夠強大,能夠守住海面,大股的敵軍就很難登陸.

但是很快沈浪就有些窒息了.

因為,他看到了仇天危的城主府.

這……這簡直比烏龜殼還烏龜殼啊.

這簡直是無法攻陷的堡壘啊.

太可怕了啊.

這城主府的城堡竟然如此之高,牆壁如此之厚.

玄武伯爵府的城堡已經算是易守難攻了,眼前這海盜王的城堡簡直讓人絕望啊.

沈浪稍稍估計了一下.

這座城堡哪怕只有一兩千人防守,就算來了一萬人也攻不下.

而且整座城堡都是巨石壘成的,連放火都燒不了.

整個怒潮城總共有三個城堡,左邊一個城堡應該是仇嚎的,右邊一個城堡應該是仇妖兒,中間這個大城堡屬于仇天危父子.

三個城堡互為犄角,互相拱衛.

只要這三個城堡沒有拿下,怒潮城就拿不下來.

正常手段想要拿下這三座城堡,完全難如登天啊.

二十年前,金宇伯爵率領著上萬大軍,一整支艦隊都沒有打過仇天危,全軍覆滅了.

而當年這怒潮城,可還沒有這三個城堡啊.

如今拿下怒潮城的難度比起二十年前,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

強攻是不可能的,只能智取.

所以沈浪才要布置一個驚天的陷阱.

……

來到怒潮城的某個香料店鋪.

這里就是玄武伯爵府的幾個接頭地點之一.

金氏家族在怒潮城的秘密據點不下十個,每一個都經營了十幾年,幾乎完全沒有破綻.

而且這十來年時間,這些秘密據點幾乎從未啟動過,潛伏在怒潮城的近二百名武士,也全部沒有啟動過.

從中可見,岳父大人雖然保守古板,但手段還是非常老練的,絕對是一個合格的上位者.

按照約定,傍晚徐芊芊會來這個店里購買焚香.

當然嚴格意義上,焚香不怎麼屬于香料,但這個店鋪里面還賣玫瑰精油呢.

沈浪進入這個店鋪的地下密室等待徐芊芊前來接頭!

周圍十幾名武士立刻監視這店鋪周圍的每一條道路,確保絕對安全.

…………

仇妖兒又趕走了一批大夫.

然後,她就躺在榻上,閉著眼睛.

因為一旦睜開,整個人立刻天旋地轉,連站都站不住.

她已經吐了三回血了.

雙眼中布滿了血絲,嘴唇也變得青紫.

幾十個大夫都看過了,完全找不到任何病因.

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竟然還在聽徐芊芊講《西游記》.

對于死亡她有遺憾,但毫無畏懼.

她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生又何歡,死有何懼?

這一回的西游記又講完了,仇妖兒又再一次陷入回味之中.

這故事太美了,這世界太美了.

以至于都舍不得結束,哪怕如今只講到二十幾回.

"凌晨丑時末的時候叫醒我."仇妖兒道.

徐芊芊道:"是,將軍有什麼事嗎?"

仇妖兒道:"和人決斗."

徐芊芊不由得一愕,你都這個時候了還和別人決斗?

你頭痛欲裂,吐血幾次,而且一睜眼就頭昏目眩,天旋地轉.

就這樣子,連站都站不住吧,你怎麼和人決斗?

徐芊芊無比心痛道:"您要和什麼人決斗?"

仇妖兒道:"祝紅雪,幾年前就約好的."

竟然是他?

徐芊芊當然聽過祝紅雪的名字,但就知道他是天之驕子,王後的親侄子,祝戎大都督的兒子.

至于祝紅雪是左辭閣主的徒弟,越國年輕一代最強者,徐芊芊卻是不知道的.

接下來徐芊芊陷入了猶豫.

因為有些話不該她講出來,她在仇妖兒身邊的地位還沒有那麼高.

如今在整個怒潮城,只有仇天危有資格為女兒找大夫,連仇梟都沒有資格.

至于徐芊芊這個第二侍女,更沒有資格了.

"將軍."徐芊芊還是說出口.

"嗯."

徐芊芊道:"我認識一個人,非常非常聰明,他或許能夠治您的病,至少他可能知道您為何會出現這些症狀,我可不可以讓他來看看您?"

仇妖兒陷入了安靜.

足足好一會兒,她點頭道:"行!"

"是!"徐芊芊高興得飛奔而出.

仇妖兒當然沒有報任何希望,父親仇天危為她找的大夫已經是最好的了,連他們都看不出是什麼病症,徐芊芊找的那個人當然也看不出來.

只不過她聽出了徐芊芊聲音中真實的關切,所以她答應了.

…………

徐芊芊進入了玄武伯爵府的秘密接頭地點,也就是這家香料店.

金氏家族的臥底道:"小姐又來了,我這就帶著您去看新貨."

然後,他將徐芊芊帶到了密室之內.

事實上徐芊芊剛剛進入這個院子的時候,就已經被十幾名武士盯上了,確定沒有任何人跟蹤.

進入密室之後,徐芊芊本能道:"你終于來啦."

密室內漆黑一片,她完全看不見的,但是她嗅到了沈浪獨特的氣味.

要命啊!

她竟然記住了沈浪的氣味.

燭火亮起,徐芊芊看到了沈浪.

然後,她徹底驚呆了.

因為,她看到的是一個絕色美人.

我……我的天那!

我徐芊芊的眼睛要瞎了啊.

我知道你沈浪沒有底線,但沒有想到竟然到這個地步?

你……你還要顏面嗎?

你竟然扮成了女人,關鍵還那麼漂亮?

你以後還讓我怎麼面對你啊?

沈浪道:"干嘛這樣看著我?掏出來大得嚇死你."

徐芊芊道:"你閉嘴,不要開口說話."

然後,她前後左右看了沈浪好一會兒,道:"真的沒有破綻啊,真像女人啊.這樣反而正好,仇妖兒不讓任何男人觸碰她的,女人就不要緊.不過你千萬不要開口說話,最好蒙住臉,我怕萬一你被人認出了這張臉."

沈浪歎息道:"唉,美男子到我這個份上也真是愁人,走到哪里都怕被人認出來,因為這張面孔是獨一無二的."

話還沒有說完,徐芊芊直接捂住了他的嘴:"你不要說話,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啞巴了."

沈浪閉嘴.

徐芊芊道:"走,跟我去治仇妖兒大小姐."

接著,她不放心道:"你之前跟我說過你會治病是真的吧,不是騙我的吧?"

沈浪幽幽道:"你忘記了你的痛/經是誰給你治好的嗎?"

"你給我閉嘴!"

然後,徐芊芊帶著沈浪前往仇妖兒的城堡!

進去的時候,沒有引起任何懷疑.

因為,整個城堡里面都是美人,而且很多都帶著面紗.

……

過去的時間內,沈浪耳朵里面實在聽了仇妖兒太多的事情了.

簡直是如雷貫耳啊.

更何況她是怒潮城計劃的最關鍵人物,沈浪為了討好她甚至抄了一整本的《西游記》.

在無數傳說中.

這就是一個女魔頭,殺人如麻,窮凶極惡.

傳說中她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

傳說中她凶神惡煞,幾乎比黃鳳還要面目可憎.

而密信中徐芊芊從來沒有提過仇妖兒的長相.

所以沈浪先做好了足夠的思想准備.

反正我連黃鳳這樣丑的女人都看得下去,我就不信還有什麼女人能夠驚得著我.

然而等徐芊芊推進門去,見到仇妖兒的一瞬間.

沈浪這個人呆住了.

他腦子里面本能地回憶起自己的青春歲月.

腦子里面浮現出自己見過的所有女人.

正常電影里面的,特殊電影里面的,海報里面的,雜志封面里面的,真實世界里面的.

仿佛,依稀沒有哪一個女人,像眼前仇妖兒這樣富有強烈的沖擊力.

這身材,這長相,簡直瞬間要錘爆男人的心髒啊.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女人,充滿了無敵的霸氣同時,確有充滿了女人無限的誘惑.

真的性/感絕倫啊.

此時沈浪心中只有一句話:我石了,簡直不可救藥.

不行,不行!

這樣會露出破綻的.

沈浪閉上眼睛,腦子里面開始回憶黃鳳的長相.

心中不斷念道,黃鳳要睡我,黃鳳要睡我!

果然片刻之後,他蟄伏下去了.

果然有效啊!

黃鳳妹子,你真是神了!

"你就是徐芊芊找來的大夫?"一個美女尖酸道.

沈浪抬起頭,這位想必就是徐芊芊信中的那個綠婊了吧.

她該不會是看出什麼破綻了吧?

沈浪多心了,女人見到女裝的他第一眼就是妒忌.

而一旦妒忌,就不會懷疑了,因為理智都沒有了啊.

此時,仇妖兒睜開眼睛.

那目光仿佛星辰,又仿佛閃電.

哪怕充滿了血絲,也依舊無法掩飾其中之魅力.

見到沈浪,仇妖兒不由得一愕.

竟然是一個女大夫?

然後,她又閉上了眼睛,伸出手腕,但是卻沒有抱有任何希望.

天下有名的幾個大夫都瞧不出來她是什麼病症,眼前這個女大夫如此年輕,怎麼又瞧得出來?

這仇妖兒是頂尖高手,所以沈浪真是有些擔心,她會不會一眼就看出沈浪是男扮女裝.

沈浪又想多了.

仇妖兒幾乎不屑去查探.

"我們主人的病,連天下最有名的大夫都瞧不出來,更何況是你?趕緊看完了走人,不要試圖在這里招搖撞騙."綠漪寒聲道.

沈浪上前,先為仇妖兒把脈.

然後,翻開她的眼睛查看瞳孔.

閉上眼睛,再一次睜開,用X光透視掃描仇妖兒的全身.

頓時他心中真是無比驚奇震撼啊.

這……這女魔頭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

換成其他人,早就死了八百回了啊.

徐芊芊在邊上道:"大夫,能治嗎?"

"能治!"沈浪點了點頭,然後用雙手比劃.

徐芊芊不由得一驚,沈浪你這人渣想要做什麼?

因為,沈浪比劃的意思竟然是,讓仇妖兒解開身上衣衫.

…………

注:第一更送上,我要去睡幾個小時然後起來繼續碼字.實在是疲倦欲死,完全靠兄弟們支持撐住意志,拜求大家了.

謝謝千飛夏和開大的後羿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67章:屠刀之下!女裝大佬再現世(3更)    下篇:第169章:沈浪奇跡表演!仇妖兒驚歎(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