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69章:沈浪奇跡表演!仇妖兒驚歎(2更)   
  
第169章:沈浪奇跡表演!仇妖兒驚歎(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徐芊芊就知道,沈浪這個人渣對女人的審美觀絕對凌駕于這個世界的臭男人之上.

但是你要耍流氓的話,也分地方分場合好不好?

小心仇妖兒一掌就將你拍死啊.

然而,沈浪的表情卻非常認真.

他當然不是為了耍流氓占便宜,至少主要目的不是這個.

他是要看仇妖兒全身皮膚的出血點,淤血點.

徐芊芊道:"你確定?"

人渣,你想要找死別拉上我啊.

沈浪鄭重地點了點頭.

徐芊芊顫抖道:"將軍,大夫說需要解開您的衣衫."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真的是肝顫的,唯恐仇妖兒一巴掌過來將沈浪拍成肉泥.

"嗯."仇妖兒鼻子發音.

徐芊芊多慮了,仇妖兒壓根不在意這一點,尤其這還是一個女大夫.

接著徐芊芊就要上前動手了.

但綠漪猛地將她往邊上一推,然後自己上前輕輕解開了仇妖兒的睡裙.

頓時,空氣中仿佛彌漫著一股迷人香味.

沈浪仿佛覺得一股血猛地沖向自己的腦子.

我……我不行了.

不行了,要石,要石……

受不了呢,要炸!

前所未有的身材曲線,前所未有的蜜蠟色皮膚.

簡直……

秒殺地球上所有的封面模特啊.

沈浪微微閉上眼睛,口中默念.

黃鳳要睡我,黃鳳要睡我.

靠,還是不行?

黃鳳在睡我,黃鳳在睡我.

咦!

真是有奇效啊,竟然再一次蟄伏下去了.

再深深吸一口氣.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人渣也要有底線.

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沈浪的目光已經非常專業了.

他仔仔細細檢查仇妖兒全身皮膚的出血點,尤其是幾個關鍵部位.

當然這里所謂的關鍵部位是醫學部位啊,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關鍵部位.

沈浪檢查得很細致.

有些時候,他的臉幾乎都貼上去檢查了.

不是耍流氓啊,而是為了真得看清楚.

徐芊芊在一邊看得心驚膽戰,甚至魂飛魄散.

他知道沈浪這個人渣膽大,但沒有想到膽大到這個地步啊.

你,你的眼睛是不是恨不得鑽進去啊?

足足兩刻鍾後.

沈浪離開了仇妖兒的身體,再一次站起身來,閉上眼睛.

綠漪趕緊將仇妖兒的睡裙合上.

整個世界瞬間黯淡了.

"檢查好了,趕緊滾蛋吧."

然後這個綠婊開始驅逐人.

沈浪此時是真的驚了.

仇妖兒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換成其他人,哪怕是一個體質超強的人,也已經徹底死透了啊.

沈浪拿起筆,在紙上寫了一段話.

徐芊芊念道:"將軍,您是不是不敢睜開眼睛,一旦睜眼就天旋地轉,而且會瘋狂嘔吐."

仇妖兒一愕,然後點了點頭.

就這一點,對方就診斷得很准,沒有一個大夫看出來了.

她是一個最不配合的病人,基本上不會主動說出自己的症狀,所以睜眼之後天旋地轉,有強烈嘔吐之感,都是她自己的感覺,外人是看不出來的.

當然她吐血過幾次,但嘔吐,被她強行用真氣壓下來了.

她覺得一個強者吐血是可以的,但絕對不能嘔吐,太丟人了.

沈浪又寫道:"將軍是不是有些時候感覺到眼前發黑,頭腦脹痛,有一股鮮血幾乎要瞬間沖破大腦血管,鮮血爆出."

徐芊芊複述.

仇妖兒又驚訝地點點頭.

這個秘密更是沒有人知道啊.

之前她曾經忽然昏厥過去,那就是因為她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血流要撕碎大腦的血管,所有的鮮血要沖擊炸出來,然後她活生生用真氣壓制了下去.

沒錯,她本來要腦溢血中風的,活生生用真氣壓了下去,真是逆天啊.

但是,還是有少許的血沖破了腦子的細微血管.

此時沈浪現代醫學的觀點,幾乎要被仇妖兒徹底顛覆了.

按說她應該早就死了.

但是,她沒有死!

沈浪沒有血壓儀,但是可以用徒手測血壓法.

雙手同時按捫肱動脈及橈動脈,即測量者用右手四指壓迫患者上臂中部,肱二頭肌內側溝肱動脈搏動處.

雖然無法精確,但也能得出大概數據.

然後,沈浪徹底嚇飛了.

這血壓已經高到逆天了啊.

換成其他人何止是腦溢血,何止是中風啊,血管都已經炸裂了啊.

結果,仇妖兒依舊沒事.

這具身體哪里像是人的身體啊,簡直就是金剛霹靂嬌娃啊.

沈浪曾經診治過甯蘿公主,他被南毆國主矜君下毒,而且是鉛中毒.

而仇妖兒,果然是被人下毒了.

但……不僅僅是鉛中毒.

而且是N樣重金屬中毒,鉛,銅,汞,鋇,銀.

而且她中毒的分量是甯蘿公主的許多倍.

中毒成這樣,她非但沒有死,反而還如此嬌豔無雙.

真是顛覆了沈浪的三觀啊.

太可怕了.

難道血脈天賦高,就可以這樣為所欲為,就可以這樣非人類嗎?

沈浪順便也偵測過仇妖兒的血脈天賦了.

她的血脈已經被許多重金屬強烈汙染了,顯示出來的光澤非常複雜.

但是,依舊能夠看出金黃之色.

牛逼啊!

天下最頂尖的武道血脈啊.

這個妖孽到底是怎麼生出來的啊.

沈浪在紙上寫道:"將軍請屏蔽左右."

所謂的左右,就只有綠漪一人了,徐芊芊還要給沈浪做口譯的.

綠漪大怒,直接就要發飆.

"裝神弄鬼,來人給我將她叉出去."

但是仇妖兒一舉起手,然後揮了揮手.

她是半個字都不願意多說了.

"主人!"綠漪撒嬌道.

仇妖兒眉頭一皺,頓時仿佛雷霆霹靂.

綠漪瞬間不敢造次了,充滿了無限的不甘退了出去,望向沈浪和徐芊芊目光也充滿了敵意.

"你給我小心點,如果膽敢冒犯主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綠漪寒聲道.

…………

綠婊退出之後.

沈浪在紙上寫道:"將軍被人下毒了."

徐芊芊念出來.

仇妖兒依舊閉著眼睛道:"什麼毒?"

沈浪寫了出來.

徐芊芊口傳道:"重金屬之毒,平常根本看不出什麼,但是日積月累之下,重金屬在血脈內累積,達到殺人的目的.但是……將軍的身體簡直不似人類,尋常人中了這麼多,這麼高分量的重金屬,早就死了一百次了,而且身體早已經腐爛不堪,但是將軍的身體卻顯得更加嬌豔無雙."

這不是沈浪在拍馬屁.

而是真的如此.

尋常人中了這些毒,全身皮膚都已經腐爛了,而仇妖兒的肌膚反而顯得更加光滑明豔.

尋常人早已經頭發掉光了,但仇妖兒頭發依舊茂盛,而且還顯露出妖豔的紅色.

尋常人牙齒早就發黑掉光了,而仇妖兒的牙齒依舊雪白如玉.

所以,她簡直顛覆了沈浪的三觀.

之前甯蘿公主之所以中了鉛毒,是因為她所有用的器皿,不管是裝食物的,還是喝茶的,甚至煮食物的器皿,全部都含鉛.

而有人給仇妖兒下毒,竟然有好幾樣重金屬.

這是怎麼下毒的啊?

仇妖兒道:"怎麼下的毒?"

沈浪也有些匪夷所思啊.

就算日常器皿中含有重金屬,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種啊.

而且仇妖兒體內的重金屬濃度高到如此嚇人的地步,根本就不是尋常器皿可以做到的,這等于每天都在往她的嘴里灌入這些重金屬啊.

所以,一定是食物.

但是這個世界的人對重金屬又沒有什麼認識,怎麼可能會有如此高明的下毒方案呢?

沈浪百思不得其解啊.

"應該是食物下毒."沈浪寫道.

徐芊芊搖頭道:"不可能,將軍每一日的食物,我和綠漪都親口嘗過的,我們怎麼沒事?"

沈浪寫道:"這種重金屬之毒非常奇妙的,需要日積月累才會表現出來,尋常吃一點點是沒事的."

不過對方下毒的方案非常高明啊.

以至于現在沈浪都找不到破綻啊.

對方是怎麼下毒的呢?

這個世界的人應該沒有那麼牛逼啊,一次性將這麼多重金屬放入仇妖兒的食物.

況且很多重金屬根本就是另外的化學狀態啊.

很快沈浪眼睛猛地一亮.

他知道對方是怎麼下毒的了.

鹽!

有一種鹽是有毒的.

被稱之為重金屬鹽.

這種鹽是從鹽井里面挖掘出來的,天生就含有N多的重金屬.

所以不能使用,只能作為工業鹽.

這就對了,這個世界的人壓根就沒有那麼高的化學造詣啊,根本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這麼多重金屬下到食物中.

直接用重金屬鹽就一勞永逸了.

甚至他們都不知道這些重金屬鹽有什麼成分,只是知道這種鹽長期吃了之後會死人.

沈浪寫道:"鹽,一定是鹽,快去廚房,把鹽給我找來."

徐芊芊念了出來.

仇妖兒下令道:"來人,去廚房拿鹽!"

幾個女武士飛奔而去.

很快,她們拿來了一碗鹽.

沈浪嘗了一口.

奇怪!

這是正常的鹽啊,而且是高品質的鹽,根本不是重金屬鹽啊.

沈浪寫道:"這確實是給將軍吃的鹽嗎?"

那個女武士點頭道:"對,這鹽是專供主人的."

這……就奇怪了啊.

給仇妖兒吃的應該就是重金屬鹽啊?

只有重金屬鹽,才會讓仇妖兒身上出現這麼多的症狀啊.

甚至沈浪都已經能夠用X光看到仇妖兒血液里面的這些重金屬光芒了.

仇妖兒道:"拿過來,我嘗嘗."

女武士拿過去.

仇妖兒用手指沾了一點點鹽,然後舌頭輕輕卷過.

頓時,沈浪又石了一下.

"不,這不是我平常吃的鹽."仇妖兒道:"我平時吃的鹽比這個好吃,味道很複雜,我很喜歡."

沈浪無語,重金屬鹽的味道你都能上癮.

那麼真相就幾乎顯露出來了,有人在做飯的時候,專門給仇妖兒下了重金屬鹽,而且這些鹽是她私自夾帶的.

"去抓廚娘!"徐芊芊幾乎本能喊道.

女武士看了仇妖兒一眼,直接飛奔而出,目中充滿了殺氣.

你們竟敢害主人?

這些女武士都是仇妖兒從小解救出來,親自教導練武的.

在她們心目中,仇妖兒完全如同神一般.

而城堡內所有人都是被仇妖兒解救出來的可憐女子,包括做飯的廚娘也是.

那個廚娘當時被海盜擄走,丈夫被殺了,兒子和女兒被裝在箱子里面,打算當作奴隸賣掉.

是仇妖兒救下了她們一家三口,並且在怒潮城給了她們一套房子.

如今這個廚娘的兒子已經娶妻,女兒已經嫁人了.

房子,嫁妝,全部是仇妖兒給的.

這完全是天高地厚之恩了,而她竟然給仇妖兒下毒?

簡直是狼心狗肺,禽獸不如啊.

這些女武士決定了,一定要將這個女禽獸扒皮抽筋.

然而……

片刻之後,幾個女武士回來了.

"主人,原來那個廚娘不見了,這是新換的廚娘."

那個新廚娘也是一個美人兒,此時顫抖跪在地上.

"我沒有,我沒有……"

"我甯願自己死,也不會給主人下毒."

"我……我那麼愛主人."

"誰給主人下毒,我做鬼都不會翻過她."

"主人,我這就證明自己的清白."

然後這個美人廚娘腦袋猛地朝著桌角撞去,直接就要自殺以證清白.

這不是演戲.

因為沈浪從她言語中聽到了無比熱烈的愛意,還有堅決求死的決心.

她這一撞非常突然,非常猛烈.

"嗖……"

她沒有撞在桌角上,而是撞在了仇妖兒的手掌上.

頓時,這個新廚娘抱著仇妖兒的雙腿,嚎啕大哭道:"主人,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仇妖兒道:"我知道,我還奇怪最近飯菜味道變淡了,不好吃了."

呃!這句話就有些讓人傷心了.

"讓綠漪進來."

片刻後,仇妖兒的貼身侍女綠漪走了進來.

"原來的廚娘呢?"徐芊芊問道.

綠漪寒聲道:"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問我話?"

仇妖兒道:"回答."

綠漪道:"三天之前,原來的廚娘舒淑說她的女兒生孩子了,所以要去照顧,所以請假了."

仇妖兒道:"去她家,去她女兒家."

"是!"

幾十名女武士飛奔而出,去原來的廚娘家中.

如今幾乎可以斷定,一定是這個廚娘舒淑給仇妖兒下毒.

但是,她只是一個執行者,背後還有幕後主使.

這個人會是誰呢?

仇梟,還是仇嚎?

這兩個人都有可能.

仇妖兒勢力太大了,仇梟擔心她會爭奪怒潮城少主之位,所以想辦法除掉仇妖兒不奇怪.

仇嚎是仇天危義子,是怒潮城的第四大人物,一旦仇妖兒死了,那她手下的戰船和海盜,有很大一部分都會歸到他的手中.

"主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舒淑應該已經死了."

仇妖兒默認,

她就是三天之前發作的,忽然昏厥過去.

而那個時候,廚娘舒淑失蹤了.

如今,幕後主使者肯定會殺人滅口的.

沈浪道:"這個名字,不像是廚娘的啊."

徐芊芊道:"這舒淑是個大家閨秀,因為出海遇了海盜,被玷汙了,所以也回不到家里.她學問很好,但是……在將軍府中學問好沒用,所以她剩下擅長的就是廚藝,便去做飯了."

沈浪道:"她今年幾歲了?"

"三十六歲."徐芊芊道.

僅僅半個時辰後!

那十幾個武士回來了.

"廚娘舒淑的家,她兒子的家,他女兒的家,全部沒人."

"而且她女兒家著火,已經燒成灰燼了."

果然殺人滅口了啊.

徐芊芊寒聲道:"究竟是誰想要謀害將軍?"

有一個女武士忍不住道:"肯定是仇梟少主,他一直都把主人當成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對!這事情不能就這樣算了."女武士道:"我們這就去拜見城主,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一定要為主人討回一個公道."

然後,這幾個女武士氣沖沖出去,就要糾結幾百名武士去城主府見仇天危.

這個世界上,誰敢害她們的女神,那就是終身死敵.

仇妖兒一揮手道:"算了,這事到此結束."

女武士不甘道:"就……就這麼放過了?"

仇妖兒道:"到此結束."

對于別人,她還可以心狠手辣,但對于仇梟她如何下得了手?

那畢竟是她的弟弟,哪怕不是親弟弟,但從小一起長大的,和親弟弟也沒有什麼區別.

盡管這個弟弟是人渣,惡棍,混蛋.

"你們都退下吧."仇妖兒道:"大夫和芊芊留下."

綠漪目光的怨恨更加強烈.

…………

所有人都退走後.

徐芊芊忍不住道:"主人,這次若就這麼算了,仇梟他還會有下一次害你的,你把他當成弟弟,他卻把你當成敵人."

"不要說了."仇妖兒道.

然後,她朝沈浪道:"大夫,死不死我不在乎.但是幾個時辰後,我有一場決斗,我不能失約.但是現在我絲毫不能動彈,不能動真氣,否則血管可能會炸裂.而且我一睜眼,整個人就會天旋地轉,強烈嘔吐,根本無法壓制.你有沒有辦法讓我稍稍舒服一些,只要能站起來就行,我就能戰斗."

沈浪頓時頭皮發麻.

你……你這是要逆天啊.

身體都到這個地步了,你竟然還想要去決斗?

你知不知道,你的血管隨時可能會爆開啊.

你知不知道,你腦子里面有血腫啊,直接壓住了你的部分神經,所以一睜眼就天旋地轉,一站起來就徹底昏眩.

站都站不住,更走不了路,你還要決斗?

沈浪不由得道:"你和誰決斗啊?"

"祝紅雪."

沈浪一顫,又聽到這個名字了.

天之驕子祝紅雪.

天涯海閣閣主左辭的弟子.

越國年輕一代最頂尖的高手.

"是決斗,還是比武?"沈浪問道.

"決斗."仇妖兒道:"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女魔頭,你這個狀態去決斗,完全是自尋死路啊.

你現在功力還能剩下幾成啊?

仇妖兒道:"我現在無法睜眼,無法站起來!大夫你能不能讓我站起來?如果可以,就請你動手救治.如果做不到,那麼請你離開,我會送你一大筆錢."

仇妖兒現在的身體確實非常危險,非常可怕.

首先,她的血壓超高,她的血管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隨時可能迸裂.

一旦迸裂,那就是最激烈的腦溢血.

直接就會死.

因為,她的腦溢血是會直接炸開的.

還有她的大腦之外,硬膜之下有血腫,壓住了部分腦域神經,這是他站不起來,天旋地轉的罪魁禍首.

"能不能治?如果能治就要抓緊了,還有兩個時辰,我就要去和祝紅雪決斗了."

沈浪猛地點頭.

"能治!"

浪爺大概要做一次他有史以來最瘋狂的手術了.

"芊芊,去點上迷香,我要心靜!"

…………

而就在此時!

怒潮城的另外一個地方.

小海盜王仇梟正在瘋狂征伐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就是仇妖兒的貼身侍女綠漪.

她被蹂躪的慘叫連連.

仇梟拍打這個女人的後背道:"小賤人,我讓你做的事情你做了沒有?"

綠漪顫聲道:"做了,做了,迷香已經調換了."

仇梟獰笑道:"算你懂事,那迷香是我花了大價錢弄來的好東西啊,里面藥性可猛了.等我成功睡了仇妖兒,一定重重賞你."

綠漪顫聲道:"少主人,那,那你納我為妾的事情,還算不算數?"

"算數,當然算數,你這個小賤人."

…………

注:第二更送上,我快速吃飯,然後接著寫第三更,兄弟們頂我,支持我!

謝謝輝貓,頭上的大錘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68章:入潮!浪爺診救仇妖兒!石了(1更)    下篇:第170章:一劍三雕!神乎其技!舒服了(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