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73章:被綠的木蘭!慘不忍睹沈渣男(3更)   
  
第173章:被綠的木蘭!慘不忍睹沈渣男(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木蘭已經幾天幾夜沒有合眼了,她每一天都在征兵.

一切都要她親力親為,一定要將民軍中最最精銳的壯丁挑選出來,編入私軍之中.

而且還要親手將安家銀子交到每一個新兵家人手中.

這是金氏家族的傳統.

如果這樣的事情都要別人代勞的話,那幾十上百年後,別人也不介意代勞你作為主人的權力.

放在之前的話,木蘭根本不在乎幾天幾夜不睡覺.

但是現在她就很在意,是不是拿出鏡子照自己的臉.

還不會皮膚黯淡了,該不會長痘痘了吧.

而且趁著沒人的時候,她還會給自己敷上一張面膜.

一定要美麗,一定要美麗.

否則會被夫君嫌棄的.

不僅如此,就算在外面奔波,她也堅持每天洗兩次澡.

沒有熱水就洗冷水澡.

這大冬天洗冷水澡可不算舒服.

但是沒有辦法.

不能被渣男嫌棄,盡管她距離渣男很遠.

但萬一渣男興致一起跑來看她呢?

身上可不能有一點點汗味,也不能有一點點汙頭垢面啊.

甚至頭發都要一天洗一次.

衣服也要一天換一次,就算不能睡覺,但是小嘴經常要喝蜂蜜,而且還是加了鮮花精油的蜂蜜,確保她的小嘴時時刻刻都是甜絲絲,香噴噴的.

萬一渣男夫君跑來看她要親嘴呢?絕對不能有一點點不美的地方.

周圍的女武士都嘖嘖稱奇啊.

小姐幾天幾夜不睡覺,竟然依舊如此滋潤美麗,臉上有一點點憔悴,但是完全無損美麗啊,依舊豔絕人寰啊.

而且,她身上時時刻刻都是香噴噴的.

身邊的女武士當然知道原因,只不過還是驚詫.

難道愛情的力量就這麼大嗎?

其實不睡覺對于木蘭來說並沒有什麼,唯一難熬的就是相思了.

這幾個月來,她幾乎每一天都和人渣夫君在一起.

這猛地分開了幾天,實在是心理難受.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就是這樣的意思了.

有好幾次,木蘭都想要回家一趟.

哪怕什麼都不做,就只是看一眼,抱一下,親吻一口就好.

然後,她再奔波百里回到軍營.

她真的差一點就這樣做了,但最終還是大局為重.

時間非常緊迫了.

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征兵完畢,然後將大部分的主力調往望崖島.

黃金之島戰略已經開啟了,局勢的腳步飛快,一點都不能耽擱.

整整奔波了三天三夜,木蘭走遍了封地上的每一個村莊,征召了兩千名壯士編入私軍,又從每一個村莊中征召了一批壯士進入民軍.

這三天三夜,發放了幾千具鎧甲和武器,發放出去了近萬金幣.

因為金氏家族鍛造了一批新的鎧甲,所以原來的舊鎧甲和武器就淘汰下來,給這批新兵用.

這批鎧甲和武器還比較新,不管質量是不是足夠好,但至少穿在身上足夠威武了.

這兩千名全副武裝的新兵開始集結,然後在金士英的率領下前往玄武伯爵府城堡內.

其中一千人會留守封地,另外一千名新兵會前往望崖島.

這個時候木蘭實在忍不住了,單人單騎快速返回了家中.

她其實什麼都不要,就只需要人渣夫君的一個擁抱,一個親吻,就完全滿足了.

然後她沐浴更衣,躺在夫君的床上美美地睡一覺,最好人渣夫君呆在邊上,是不是伸手占她的便宜,但又不能占得太狠,否則會睡不著覺的.

不知道為何,越是靠近家里,木蘭眼皮莫名其妙地跳.

她的千里馬剛剛沖入城堡大門,她矯健魔鬼的嬌軀直接躍下,朝著自己的院子跑去.

然而,她撲了個空,夫君不在.

"冰兒,姑爺呢?"

小冰正在院子里面曬東西,都是沈浪的一些器具,每一樣她都不認識.

但這些東西都歸小冰整理,保養,清洗.

小冰可認真了,因為這可是姑爺交代她的任務啊.姑爺為什麼不交代別人,偏偏交代我,可見姑爺心中最疼我.

"姑爺出去了,我已經幾天沒有見到他了."小冰悶悶不樂,幾天不見那個流氓來調戲,冰兒心中更是空落落的.

"出去了?去哪里了?"木蘭道.

小冰道:"不知道啊,姑爺沒有告訴我."

接著,小冰指著木蘭的頭頂道:"小姐,你頭頂上有點綠色的東西,是什麼呀?"

木蘭隨手一撥,是一片葉子,剛才走的太急了,樹葉掉在頭上都沒有發現.

不過這都冬天了,樹葉還這麼綠.

木蘭走出了院子,急匆匆去了父親的書房.

結果見到金木聰又在抄書.

"你在干嘛?"

金木聰道:"抄書啊."

木蘭一看,金木聰在抄西游記.

這西游記木蘭是第二個讀者,她也超級喜歡.

此時金木聰抄的劇情正是孫悟空鑽入鐵扇公主肚子之內,攪得天翻地覆.

"姐夫不在,西游記接下來的故事就沒有了,我等得著急,就抄之前的過癮."金木聰道:"姐夫還說牛魔王被綠了,我怎麼沒有看出來啊,孫悟空和鐵扇公主啥也沒有發生啊."

木蘭不耐煩道:"你姐夫呢?去哪里了?"

金木聰道:"去怒潮城了."

木蘭驚聲道:"他去怒潮城做什麼?多麼危險啊,有沒有人保護他?"

金木聰道;"有一個女的保護他,天道會的."

木蘭道:"天道會的女人,長得怎麼樣?"

金木聰道:"姐夫說她長得比我還丑,我倒是覺得挺好的啊."

木蘭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頓時放心.

"你姐夫去怒潮城做什麼?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發生,否則他這麼怕死的人肯定不會去冒險的."木蘭道.

金木聰道:"徐芊芊來密信,仇妖兒忽然發病,生命垂危,所以姐夫就救她了."

這是絕對的機密,只有兩個人知道詳細,一個是玄武伯金卓,一個就是金木聰,連岳母大人都不知道,金晦和沈十三也不知道.

玄武伯和沈浪都在努力培養金木聰.

盡管他每天只對抄書感興趣,並沒有參與具體的任何一件事情,但所有的機密他都知道,就是要培養他這種參與感.

作為未來的玄武伯,金木聰可以笨,可以沒有做事的本領,但是一定要有眼光.

就如同傻姑天天跟在黃藥師身邊,莫名其妙也成了高手.

去救仇妖兒了?

木蘭心髒猛地一跳,不由得心慌慌起來.

放心,放心.

我不能胡思亂想.

對人渣夫君沒有信心,但我應該對仇妖兒的人品有信心.

頓時,她有一個念頭,直接出海去怒潮城找沈浪.

但……終究她還是打消了這個不理智的念頭.

金木聰忽然道:"姐,你這條新裙子真好看."

木蘭道:"是嗎?"

這是一條綠色的絲綢裙子,帶有一點點青色.

最近木蘭的很多新裙子,都是這個顏色.

因為,她曾經失蹤過一條青綠色的裙子,沈浪承認拿著這裙子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然後毀尸滅跡了.

木蘭覺得,沈浪大概對她的綠色裙子特別有興致,所以就做了許多條.

為了吸引夫君的注意,她真是煞費苦心了.沒辦法,外面的妖豔賤貨太多了,而偏偏她的夫君是個人渣.

金木聰道:"是啊,這種綠色豔麗而不輕佻,特別好看."

當然,這是沈浪的原話,金木聰是沒有這種審美觀點的.

在他眼里什麼都好看.只要是裙子都好看,只要是女人都好看.

唉,真是好悲傷的感覺啊.

木蘭沒有心情討論這些東西,本能地爬到城堡的最高處,朝著東邊張望.

但什麼都看不到,連海邊都看不到.

夫君,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只要安全就好,別的也不要緊了.

只要別受傷了,就算……你勾搭了別的女人,我……我也咬咬牙忍了.

大不了回來之後,狠狠蹂躪你一次.

千萬別受傷,千萬別有危險.

…………

仇梟怒氣沖沖地返回到城主府.

"父親,你還要容忍仇妖兒到什麼時候?"仇梟怒道:"她的麾下已經有一萬海盜了,再不管就尾大不掉了,她畢竟不是你的親生女兒."

海盜王仇天危正望著牆上的地圖,目光死死盯著望崖島的位置.

而且這個島嶼已經被他用金黃色的金粉塗抹上了,在地圖顯得尤為凸出.

剛才和唐侖談起望崖島的時候,唐侖顯得非常急迫,仇天危仿佛非常淡定.

但其實他內心的貪婪還要超過唐侖.

作為海盜王,他對劫掠和黃金始終抱有最瘋狂的貪欲.

仇梟道:"父親,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仇妖兒麾下的那兩千精銳連您都指揮不動,她的勢力這麼大,難道您不擔心有朝一日我被她殺掉,她取而代之成為新的怒潮城主嗎?"

仇天危淡淡道:"不會的,仇妖兒的心在遠方.她感興趣的只有殺戮戰斗,解救眾生,還有前往未知的世界冒險,她對權力一點點都不感興趣."

仇梟道:"人的野心是可以慢慢滋長的,為了我仇氏家族的未來,我覺得有必要除掉她,至少想辦法廢掉她的武功."

"蠢貨!"仇天危怒吼道:"你又去招惹她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小心你小命不保,如果不是看在我的份上,你早就被她殺了."

仇天危轉過身來,見到仇梟後背有一道傷口.

頓時,他目光閃過一絲寒芒,道:"她割的?"

仇梟道:"不是,是她手下的那些女武士,十幾個人圍攻我一個."

仇天危道:"你又去做什麼了?"

仇梟嘿嘿一笑沒有正面回答,然後寒聲道:"父親,連她手下的武士都如此跋扈,我可是怒潮城的少主,也算是她們的主人啊,竟然向我下死手,可見她們眼中只有仇妖兒,根本沒有我,也沒有您這個怒潮城主啊."

海盜王仇天危面孔又一陣抽搐.

仇梟又道:"對了,有人想要毒死她,用有毒的海鹽給她做飯.勾結了她身邊的廚娘舒淑,如今這個廚娘已經被殺人滅口了,我估計是仇嚎."

仇天危目光一縮,道:"查出原因了?現在妖兒如何了?"

仇梟道:"被治好了,被一個絕色女大夫治好了."

仇天危驚詫道:"那個女大夫竟然有這等本事?我找遍了天下名醫都治不好她,甚至連病症都看不出來,這個女大夫不僅發現了病因,而且還治好了她?"

仇梟道:"是啊,聽說還是一個絕色,這是個人才啊,父親不如納入府中."

仇天危沒有回應,而是道:"你趕緊出發去望崖島,否則仇妖兒真要沖到我的面前,我也不好袒護你這個畜生.記住這段時間千萬不要再招惹她?"

"為什麼?"仇梟道:"誰才是怒潮城的主人啊?"

仇天危道:"仇嚎鎮守金山島,那對我們也是重中之重,我們所有的鐵,所有的盔甲和武器都從那里來.接下來我可能率領大軍攻打望崖島,那怒潮城由誰來守?只有妖兒."

仇梟沉默了.

盡管他不斷進讒言中傷仇妖兒,但是他內心也比誰都清楚.

仇妖兒是無敵猛將,女霸王一樣的人物,有她鎮守怒潮城絕對安全,敵人就算有千軍萬馬也攻不破.

而且仇天危率軍去攻打望崖島最怕的是什麼?絕對不是別人來攻打怒潮城,而是害怕後院起火.

畢竟雷洲群島的這群海盜完全是桀驁不馴的,有些人只是勉強奉仇天危為主,不知道有多少海盜頭子野心勃勃.

但只要仇妖兒這個無敵猛將鎮守在怒潮城,這些海盜頭子就絕不敢動.

而且仇梟心中也清楚,仇妖兒真的沒有任何野心,她對父親是絕對忠心耿耿的.

他其實也不擔心仇妖兒和她搶奪城主之位,只不過是妒忌她的威風壓過了自己.

"知道去了望崖島,應該怎麼做嗎?"仇天危道.

仇梟道:"知道,跋扈到底,誰敢擋我,殺!反正我的背後是幾萬海盜,金氏家族絕對不敢傷我一根汗毛."

仇天危道:"記住,如果金氏家族的反應非常激烈,那你就軟一些.但如果他們的態度軟化,那你就要非常激烈,什麼過分做什麼,怎麼囂張怎麼來."

"我懂."仇梟道.

仇天危道:"一定要親眼看到金礦,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仇梟道:"我懂."

仇天危道:"一旦確定了有金礦,你知道應該怎麼做嗎?"

仇梟道:"立刻回來告訴父親."

"不."仇天危道:"你和金卓談判,和沈浪談判,如果金氏家族願意出讓金礦的一半,我們就不攻打望崖島,甚至可以派兵保護."

仇梟震驚,不敢置信道:"真的?"

父親這樣做,等于是陰了唐侖啊.

仇天危道:"至少一開始是真的,然後想辦法弄死沈浪,你迎娶金木蘭,用不了幾年就都是我們家的了."

仇梟道:"但是金木蘭已經被太子盯上了."

"只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仇天危道:"派兵攻打下望崖島,我們家最多也就是分六成.如果能夠不動一兵一卒就能分到五成,又有什麼不好?"

仇梟嘿嘿笑道:"金氏家族要麼交出一半金礦,要麼全家死絕,相信他們會做出明智選擇的."

仇天危道:"去吧,趁著妖兒還沒有來找我,你趕緊走."

"是,父親."仇梟道,然後他退了出去.

仇天危道:"記住,他們硬你就軟,他們軟你就硬!爭取談判,能夠不打盡量不打."

仇梟道:"放心,我懂的."

兒子走了之後,仇天危朝著仇妖兒的城堡走去.

一來他想要看看,是哪個女大夫竟然如此神奇,竟然治好了仇妖兒的病,真是匪夷所思啊.

如果真有這麼大的本事,那兒子說得沒錯,可以收入府中.

就算她不答應,也可以強行留下.

除了仇妖兒那樣的女人,其他任何女子都是可以被屈服的.

二來,他也去安慰一下仇妖兒這個養女,畢竟仇梟剛剛作出了禽獸之事.

接下來可能爆發大戰,怒潮城的防禦還要依靠仇妖兒的,不能寒了她的心.

然而,距離仇妖兒白色城堡還有幾百米的時候.

聽到了一陣刺耳的聲音.

"當當當當!"

這是許多人用寶劍敲擊盔甲的聲音.

充滿了殺氣.

這是仇妖兒在發泄不滿啊.

不行,這個時候不能去,仇梟還沒有走遠.

萬一這個時候仇妖兒讓他交出仇梟這個畜生,他不好說話.

明日再去找她.

………………

一夜時間過去了!

次日一早,沈浪醒了過來.

然後,他感覺到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

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後腰已經不是酸痛了,簡直就像是有人用火把瘋狂炙烤.

至于兩顆腎,已經不僅僅是被掏空了,就仿佛……被割走了一般.

不僅如此,全身每一處都在痛.

微微睜開眼睛,頓時見到了自己滿身的傷痕.

到處都是牙印,上百個牙印.

我的天那?

這……這要命了啊.

但是這些都不算什麼.

沈浪低頭一看,頓時幾乎驚呼出聲.

命根子受傷最重.

真的就仿佛被開水煮過一般,又紅又腫.

還有破口,還有血跡.

我的天那?

昨天晚上我究竟經曆了什麼啊?

我……我是怎麼活下來的啊?

此時的浪爺,真的仿佛被一百個大漢蹂躪過一般.

而且此時他沒有躺在地上,而是躺在了床上.

身上還蓋著被子,但是身邊已經空無一人了.

"有人嗎?"沈浪本能喊道.

但是喉嚨完全是沙啞的,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而且嘴唇火燒火燎,湊到邊上的銀鏡一看,發現嘴唇紅腫不堪,不知道多少毛細血管破了.

浪爺再一次心中悲呼.

天那?

昨夜我究竟經曆了什麼啊?

然後他伸手要拍打自己的腦袋,結果發現手掌上還有干涸的血跡.

伸手一聞,還有一股怪味.

用力拍打腦袋.

沈浪拼命地回憶.

他中的畢竟是迷香情藥,而不是他自己造出來的強烈致/幻/劑.

所以敲打幾下腦袋後,還是有記憶的.

昨天晚上經曆的一切,全部從腦海里面湧現出來.

然後……

他戰栗了.

驚呆了.

我……我被蹂躪了?

我被仇妖兒蹂躪了?

他仔細回憶昨夜的畫面.

簡直不敢置信.

太瘋狂了啊.

太可怕了啊.

簡直比他看過的那些電影還要瘋狂啊.

這仇妖兒哪里是女神啊?

這分明就是母獅子啊.

而沈浪就是兔子.

我……我竟然活下來了.

太不容易了啊.

不過,昨夜的仇妖兒真……美.

美到了靈魂深處.

美到了超過任何一部電影的女主角.

美到仿佛一顆炸彈,直接在靈魂深處爆炸.

不過現在仇妖兒人呢?

怎麼不見了?

緊接著沈浪想起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仇妖兒會不會殺了自己啊?

她可是最最厭惡男人的啊.

被他親手殺掉的男人,沒有五千也有三千啊.

況且,自己男扮女裝就是欺騙啊.

按照仇妖兒的性格,可能不僅僅是殺他,而是將他碎尸萬段吧.

那她為何現在還沒有殺我?

對了,肯定是因為我還在昏睡之中,她殺起來沒有意思.

等到我醒來,她定會將我碎尸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浪爺從來都習慣用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別人的.

不行,我得趕緊跑!

為了保住小命,我得趕緊跑.

有人或許會說,浪爺明明是被蹂躪的一方啊,他才是受害者啊,為何要跑?

面對一個強大的女霸王,你覺得有道理可以講嗎?

她厭惡男人是絕對真的,沒看到她連被男人碰一下都不行嗎?甯願自己病死也不讓那些男大夫把脈.

況且是浪爺男扮女裝欺騙她在先.

沈浪無比艱難地從穿上爬起來,更加艱難地衣服,然後躡手躡腳,打算逃走.

徐芊芊這個小賤人呢?還不過來幫我逃跑?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一萬八千五,狂求兄弟們的支持.我得去躺一個小時,然後繼續碼字,眼珠子好像要爆出來一樣!

謝謝書友161112211037559,浪哩個浪狼,易水哥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72章:浪爺被蹂躪了!驚濤拍岸(2更)    下篇:第174章:仇妖兒選擇!芊芊自盡(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