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75章:巔峰!娘子,我出軌了!(2更)   
  
第175章:巔峰!娘子,我出軌了!(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徐芊芊當然沒有自殺成功.

這次仇妖兒甚至沒有出手抵擋,只是隔空輕輕一揮.

頓時徐芊芊就仿佛撞在了空氣牆上一般,直接飛了出去.

"將軍,這沈浪是我的前夫,張晉是我的未婚夫.但就是這兩個男人害得我家家破人亡,徐繡這個三代產業徹底毀了."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我才選擇和沈浪合作,就是為了複仇倒底!"

"但我對沈浪的仇恨,僅次于張晉."

"之前張春華來見將軍您,肯定是張翀有所企圖."

仇妖兒依舊一言不發.

徐芊芊跪下道:"如今沈浪就在我的面前,他已經不能幫我複仇了,不若就此……將他除了."

仇妖兒道:"來人!"

幾個女武士進來.

"將他打扮一下,他喜歡扮成女人,就再一次扮成女人吧,然後將他送離怒潮城,離開雷洲島."仇妖兒下令道:"從今以後他不許再登島一步."

"是!"

幾個女武士進來,抓住沈浪的手臂.

"慢!"沈浪道:"起碼,讓我先洗個澡."

緊接著,沈浪道:"仇妖兒大小姐,你為何不走嗎?你為何不跟隨著你的師傅去浪跡天涯,去海的另外一邊,去陌生的世界呢?"

仇妖兒沒有回答.

可見沈浪在她心目中還是一個徹底的外人.

這些話他和祝紅雪還深入交談過,甚至和徐芊芊也聊過一句.

但是對沈浪,半句都不願意談.

有話說,通往女人心最短的距離是XX.

但這也分人.

比如對仇妖兒,就完全沒用.

你睡她一次,還是一百次都沒用的.

她雖然冰清玉潔,連手指頭都沒有被男人碰過.

但她並不是故意要堅守這種貞節,更不是為了未來的丈夫而守護,完全就是不喜歡男人的觸碰而已.

所以,昨夜她徹底放縱了一次,而且是告別處子之旅.

但對她來說也談不上什麼儀式感,她完全不在意的.

就仿佛是不小心喝醉酒了而已,享受的是那種微醺的感覺.

但你要說她對酒瓶子產生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下次再也不會喝酒了.

"你若想要我對你多說幾句,那就多說幾句."仇妖兒道:"你出手診治了我,非常感激.所以就算你男扮女裝,對我有所圖謀,我也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當然,她說的圖謀不軌,並不是昨夜發生的那些事情啊.

"昨天夜里,我把你睡了,而且非常瘋狂,給你帶來的傷害,我非常抱歉."仇妖兒繼續道.

不用抱歉,雖然很痛,但是……更爽,甚至超過了上千次自己玩耍的總和.

"這箱金幣只是補償你的身體傷害,你救治了我,那個人情我依舊欠你,什麼時候你需要我還了,派人來說一下便是."

"至于其他你有什麼企圖,就不要妄想了.二十年前我漂在海面上幾天幾夜,若不是義父救我,我早就死了,早就葬身魚腹了,所以我永遠不可能背叛義父了."

"你走吧,不要再踏上怒潮城半步!"

然後,仇妖兒直接走了,徐芊芊也趕緊跟了上去.

………………

沈浪齜牙咧嘴地進入浴桶里面洗澡.

那種感覺真是……酸爽無比啊.

痛得直抽抽啊.

他閉目躺在浴桶里面,回味自己的得失.

這次來怒潮城的計劃成功了沒有?

不知道該怎麼說,一切發生的變化太快了.

該死的焚香,該死的仇梟.

若沒有昨夜的瘋狂,沈浪的身份也不會被揭發.

如今計劃出現了巨大的岔子.

但是計劃失敗了嗎?

也沒有!

至少徐芊芊留了下來.

這個小賤人,果然成熟厲害了.

但是……她的話九分真一分假.

可是究竟哪一分是假的?

接下來徐芊芊可以指望嗎?

沈浪不敢確定.

她的內心應該也很焦灼.

首先仇妖兒是無情無心之人,不會專門為了她報仇的.

但是沈浪可以.

其次,通過了昨夜之事,徐芊芊對沈浪感情有些詭異.

但是……她對仇妖兒的感情也很詭異,她對仇妖兒的關心和崇拜是真的.

仇妖兒就如同光芒萬丈的女神照亮了徐芊芊內心的陰霾,讓她知道一個女人竟然可以活成這個樣子.

那麼有朝一日,當她必須在沈浪和仇妖兒之間做一個選擇的話.

她應該會很難抉擇的,她會選擇站在沈浪這一邊嗎?

很不好講!

但是幸好……

沈浪這一次來,布置了一個殺手锏,而且還無意中發現了另外一個殺手锏.

關鍵時刻拿出來,應該能夠一擊必殺.

所以……

這一次他來怒潮城,大體上是成功的.

對于未來奪取怒潮城,沈浪反而更有信心,更加志在必得了.

這一趟有意外,但更有收獲!

當然所謂的收獲,並不是……睡了仇妖兒.

仇妖兒很好!

是天下頂尖的尤物.

這種類型,可能天下獨一份了.

哪怕在現代地球想她這種性感絕倫的女人也很難找了.

但是……

娘子木蘭更好.

論身材曲線,木蘭是唯一能夠和仇妖兒匹敵的.

論面孔長相,木蘭更加嬌豔無雙,甚至罕有人能比,否則那個禽獸太子也不會念念不忘.

論皮膚,木蘭又白又雪膩,而且充滿了彈力.

論雙腿,論力量,木蘭也可以將沈浪夾死綽綽有余.

仇妖兒太獨特了.

但木蘭才是最美的.

沈浪是渣男不假,而且走到哪里撩撥到哪里,去了天涯海閣都忍不住要摸別人女導師的腿.

但……他真的是想要把完整自己的第一次交給木蘭的.

在這段時間,哪怕是絕色美人送到面前,他也不會碰,不會吃的.

因為木蘭已經約定了,要找一個時候,活生生把他沈浪吃了.

那麼接下來沈浪這幾天就要沐浴焚香,把自己洗白白,然後送到娘子的床上.

渣男也是第一次,美娘子也是第一次.

多完美啊!

不但木蘭很珍視,沈浪內心也很重視的.

而現在,好像被破壞了.

而且是不可抗力,浪爺的第一次被別人奪走了.

不過他也沒有那麼矯情,盡管自己是被睡的一方.

但……我是男的啊.

我就算再被動,我也是凸.

你仇妖兒再強也是凹,你在我體內留不下什麼東西.

而我卻能夠將DNA銘刻在你體內,哪怕你洗得再徹底.

哈哈哈哈哈!

不過想到木蘭天真無暇的美眸,沈浪笑不出來了.

木蘭很天真.

但是……也很認真.

她……她該不會真的打死我吧!

如果被她知道了,或許真的會打死我的.

千萬不能被她知道.

………………

沈浪離開了怒潮城.

在五個女武士的監視下,登上了一條離島的海船.

當然依舊是女裝.

這不過這一次沈浪就沒有之前那麼美了,全身傷痕累累,步履蹣跚.

就好像被一百個大漢蹂躪過.

"主人說了,從今以後你不能再登島半步."

後面沒有說否則就怎麼樣怎樣.

但是有些話不說出來,更有震懾力.

回到艙房內,沈浪躺回到床上.

"哎喲,哎喲……"

沈浪痛苦地躺下,此時全身都已經抹了藥膏了.

但還是火燒火燎的痛.

黃鳳依舊板著面孔,但是兩只眼睛充滿了幸災樂禍.

"再笑,我強了你."沈浪惡狠狠道.

都怪你,都怪你,還是不夠丑!關鍵時刻不頂用,也不能讓我軟下.

黃鳳置若罔聞.

放在之前,她早就炸了.

但是現在,沈浪被別人強了,就算再出言不遜,她也不在意了.

不過她要是聽到沈浪的心理活動,大概還是要炸的.

沈浪不由得想起仇妖兒身邊的幾個女武士.

長得都很不好看啊,這樣才能專心練武.尤其那個女武士首領,身材雄壯結實,別有一番風味,但是論面孔,大約是0.8個黃鳳.

………………

又等了一天,兩天!

木蘭實在等不了了.

盡管這兩天她都在家中,但是怎麼都睡不著.

一躺下就做噩夢.

噩夢有兩種類型.

其中一種類型,沈浪滿臉鮮血,淒呼道:娘子,我死得好慘啊,我死得好慘啊.

第二種類型,沈渣男滿臉得意,抱著另外一個女子樂不思蜀,對著她說:木蘭,我以後再也不回家了啊,你另外找一個贅婿吧,我們和離吧.

到後面噩夢的內容就很一致,清一色都是沈浪滿臉鮮血,死得好慘.

木蘭越想越不安.

盡管家中還有軍務,但她忍不住了,稍作喬裝打扮後,直接騎馬朝著陽武郡碼頭而來.

她要去怒潮城.

盡管這樣非常不智,而且可能會破壞夫君的計劃.

但是,她真的忍不住了.

整個人都陷入了無比的焦躁,腦子里面全部是各種可怕的畫面.

要麼沈浪被吊起來打.

要麼沈浪被各種刑法,又或者是沈浪被扔到大海里面喂魚.

"夫君千萬不要有事."

"夫君,你千萬不能有事."

不眠不休的木蘭,連著換了好幾匹駿馬,連夜趕到了陽武郡碼頭.

然後等待海船出海.

…………

玄武伯金卓非常忙碌.

每天都要調派大量的軍隊前往望崖島,還有更多的民夫.

不計其數的木料,石材,糧食,布匹,藥材,一船一船朝著望崖島運去.

不但動用了金氏家族所有的海船,還雇傭了十幾艘大船.

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了天道會這個盟友的強大之處了.

甚至玄武伯沒有主動開口要求,黃同就竭盡全力,准備了一切物資,然後神不知鬼不覺送到了玄武伯爵府.

所有的物資都是天文數字.

此時不要說別人了,就連玄武伯爵金卓都覺得自己是真正在建設望崖島.

甯可失去封地,也不失去望崖島.

這場戲已經逼真到逆天的地步.

既然進不了望崖島,但是可以在碼頭上,海面上刺探.

有人數過了.

這幾天金氏家族前往望崖島的軍隊已經超過了三千多人,民夫超過了五千多.

各種物資更是超過了上百船之多.

天大的手筆啊,這需要花費多少金幣啊?

天文數字.

望崖島肯定是發現金礦了,而且還是那種品位最高的,儲量最驚人的金礦.

否則,金氏家族怎麼會動用這麼大的力量去保衛望崖島.

否則,金氏怎麼又這麼多錢,動用這麼多的人力物力?

如今最後一支軍隊要開拔了,由金卓伯爵親自率領一千精銳武士,前往望崖島.

接下來的時間,金卓伯爵本人就要一直鎮守望崖島了,將黃金之島的大戲演繹到巔峰.

"夫君,你不等浪兒和木蘭回來再走嗎?"蘇佩佩道.

沈浪不在,木蘭去找他了,金卓伯爵又一走.

整個玄武伯爵府就剩下蘇佩佩和金木聰了.

蘇佩佩雖然潑辣厲害,但丈夫還是頂梁柱,這一走了,她實在有些擔心.

見到妻子眼中的迷戀,金卓伯爵忍不住將她擁入懷中.

成婚二十幾年了,但是在金卓眼中,妻子還是而剛剛成親時候一樣,美麗純真.

"你放心,不會打仗的,我也不會有危險."金卓道:"浪兒已經布置好了一切,只要敵人一來,立刻陷入天羅地網,死無葬身之地."

蘇佩佩將臉蛋貼在丈夫胸膛上,還是那麼的結實有力.

"浪兒都走了好幾天了,真是讓人心焦,他不會出什麼事吧,他那麼嫩的人兒,還沒有單獨一人離開家這麼遠,就算傷到哪里也讓人心疼啊."蘇佩佩道.

金卓道:"放心吧,他聰明得很,從來只有他害別人,能夠害他的人大概還沒有出生."

蘇佩佩捶了丈夫一下道:"討厭,不許你這樣說浪兒,他是最乖最好的孩子.他根本不想害人,都是別人先招惹他的,他是被迫的."

金卓頓時閉嘴.

行行行,你說得都對,你漂亮你有理.

在妻子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金卓伯爵一身戎裝,騎上了一匹高頭大馬.

率領著最後的一千精銳,三千民夫,浩浩蕩蕩朝著海邊碼頭行軍,乘船前往望崖島.

頓時,黃金之島大戲到了巔峰.

沈浪的天羅地網,正式張開完畢.

接下來,就等著無數貪婪之徒紛紛墜入這張大網之中,死無葬身之地.

………………

玄武伯爵府就剩下了蘇佩佩和金木聰.

蘇佩佩去換了一身衣衫,將姑娘時候的勁裝換上.

她年輕時候武功很高的.

木蘭繼承就是她的武道天賦.

但是……女人一幸福,武功就荒廢了.

嫁過來之後,先是生兒育女.

好不容易女兒兒子都長大了,沈浪又來了.

蘇佩佩又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整個心思都在美容,保養,面膜,香水之上了.

哪有功夫練武啊.

而且想起年輕時的志向,蘇佩佩就覺得好笑.

她年輕的時候曾經發過一個非常幼稚的誓言,我絕對不會被男女之情所困擾,我的理想是成為一代武道宗師.

嫁給金卓之後,她還義正言辭地說起這個誓言.

並且告訴金卓,我雖然嫁給你了,但我是獨立的,我有我的理想.

從今以後,我依舊會專注武道,你休要對我糾纏太多,你休想我對這個家庭投入太多.

我蘇佩佩是要成為一代宗師的,絕對不能被兒女之情牽絆,不會被家庭瑣事牽絆.

金卓伯爵認真點頭同意,而且發誓說一定不會阻攔蘇佩佩的理想.一旦她成就一代宗師,甚至可以每年離開家里三個月,去追求她的武道.

新婚三個月後.

金卓伯爵小心翼翼道:"娘子,時間到了,你該起來練劍了."

蘇佩佩:"昨天晚上太累了,今天多睡一刻鍾."

先是賴床一刻鍾,然後兩刻鍾,然後半個時辰.

接下來兩天練劍一次,五天練劍一次,半個月練一次.

最後有一天,蘇佩佩驚呼,夫君我的劍不見了,找不到了.

金卓伯爵焦急萬分,趕緊滿世界地找,終于在一棵樹下找到了娘子的劍,歡天喜地地交給娘子.

本以為娘子會很高興.

誰知道娘子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三天不讓他進被窩.

從今以後,金卓伯爵再也不跟娘子提一代宗師的夢想了.

蘇佩佩也順水推舟不練劍了.

練劍有什麼意思?練武有什麼意思?

武功再高也沒用,一輩子都難得打一架.

世界上所有的女宗師,都是因為婚姻不幸才會拼命習武.

她們練的不是武功,是寂寞.

就如同好些女人寂寞得受不了了,就把一堆錢灑在地上,然後一個一個撿回來串成一串,然後自己玩.

我這麼幸福,就不要練武了.

蘇佩佩覺得自己想得很有道理.

而現在!

蘇佩佩終于再一次穿上了勁裝,然後從某個犄角旮旯挖出了自己的劍,整整洗了好幾遍.

曾幾何時,這支劍是她的第二生命啊.

而現在,她的第二生命是孩子,丈夫,還有浪兒.

蘇佩佩望著手中的利劍,自語道:"接下來,就要由我來保護家族了!"

而此時金木聰依舊在奮筆疾書.

他現在可牛逼了.

姐夫走了好幾天,西游記的故事也不往下講了.

肥宅實在等不了了,就開始自己往下寫.

開始自己往下編.

這還是第一次啊.

他抄了十幾年了,還是第一次自己開始寫.

就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而且這一寫就上癮了,完全停不下來.

而就在此時!

一支黑色騎兵朝著玄武伯爵府飛奔而來.

然後一個大宦官下了馬車.

這是一個品級很高的宦官,幾乎算是國君的心腹.

"國君有旨,玄武伯爵府,跪迎!"

……………

大海船終于在陽武郡碼頭靠岸了.

沈浪大睡了幾個時辰.

臉色終于好了很多,也稍稍舒服了很多.

至少!

感覺兩顆腎又回到自己身體上了.

但是腰真的是很酸很痛啊.

整整四個小時啊.

浪爺哪有這個本事啊,完全是靠藥力瘋狂地透支啊.

馬上就要回家了.

馬上就要見到木蘭了.

我一定要表現得正常,我一定不能讓木蘭看出破綻,

還好仇妖兒沒有咬我的臉,否則就遮擋不住了.

沈浪拉扯衣衫.

然後深呼吸幾口.

此時,他就如同一個出軌的男人,要回家面對自己的妻子.

一定不能被看出破綻.

否則,我會被打死的,木蘭一定會打死我的.

她此時正處于對沈浪愛戀的巔峰,而且正在醞釀兩個人的第一次.

充滿儀式感的第一次,給兩人的感情畫上一個完美的括號.

這個時候如果讓木蘭知道,浪爺的第一次已經沒了.

他和別的女人睡過了.

木蘭會怎麼反應?

沈浪想想就不寒而栗.

深呼吸,深呼吸.

別緊張,一定要自然.

身體不能僵硬.

表情要深情,帶著一點點疲憊和思念.

一定要流露出那種我好累,但是我好想你啊.

接著,沈浪對著一面銀鏡在那里練表情.

有人說這不是欺騙媳婦嗎?

這……這怎麼能說騙呢?

我只是不忍心讓娘子傷心而已.

"黃鳳,你看我臉上的表情正常嗎?"

"你從我的眼中有看到做賊心虛嗎?"

"從我表情上,你能看出我出軌嗎?"

沈浪問黃鳳.

黃鳳仔細地看沈浪,然後心中驚歎佩服萬分.

這是渣男天生的本事嗎?

演技竟然這麼高明?

真的一點點破綻都看不出來啊.

此時沈浪的演技是完美的.

疲憊,受傷,還有無盡的思念.

但就是沒有愧疚,也沒有心虛.

在他臉上,你根本就看不到一點點破綻,根本看不出他剛剛和別的女人睡過.

黃鳳頭皮一陣陣發麻.

我這輩子再也不嫁人了,我這輩子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完美!"沈浪自得道.

然後,保持住這個表情不要崩.

一定不能露出任何破綻,絕對不會讓木蘭看出來的.

然後借機修養幾天,等到身上的咬痕消失了,就繼續可以和娘子過上幸福的生活了.

至于怒潮城發生的事情,就讓它拋到九霄云外去吧.

沈浪影帝上身,離開艙房,朝著碼頭上走去.

我是影帝,我是影帝!

我絕對不會讓木蘭看出任何破綻.

我這不是欺騙.

善意的欺騙也是欺騙.

沈浪一抬頭.

頓時在碼頭上看到了一雙充滿焦灼惶恐的眼神.

是娘子!

是木蘭.

是他的寶貝.

她那雙眼睛,充滿了擔心和害怕,充滿了不安.

沈浪從來沒有見過木蘭這樣的眼神.

下一秒鍾.

木蘭的目光就落在沈浪身上.

先是一愣.

夫君怎麼變成女人了?

但是無所謂了.

他平安就好,他沒有受傷就好.

木蘭飛奔過來,緊緊將沈浪抱在懷里.

而頓時!

沈浪所有的表演全部瓦解,他的內心徹底融化.

所有的演技全部崩塌.

他淚水忍不住湧出,他不想欺騙!

"寶貝,對不起,對不起."

"我……我和別的女人睡了."

………………

注:第二更送上,好餓我去吃碗面,然後寫第三更.繼續拜求兄弟們的支持,糕點會奮戰到底.

謝謝席卷天下灬丿啊新,西邊晴天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74章:仇妖兒選擇!芊芊自盡(1更)    下篇:第176章:木蘭要吃掉浪爺!仇梟來送死(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