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78章:惡毒沈浪!閹割仇梟!可怖啊(2更)   
  
第178章:惡毒沈浪!閹割仇梟!可怖啊(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僅僅一天時間.

仇梟的密信就到了海盜王仇天危的手中,上面只有簡單的幾段話.

望崖島有金礦千真萬確,儲量天文數字,前所未有之富礦,光礦場中已經提煉出來的黃金就超過五萬斤.礦土之中密密麻麻都是金砂,光芒閃爍,成型的狗頭金也不鮮見.

這字跡,還有特殊的印章,甚至里面有些字的特殊錯誤,都證明了這是仇梟的親筆信無疑.

那麼望崖島礦場中有沒有五萬斤黃金呢?

真心沒有那麼多.

沈浪動用了天大的手筆,把四十萬金幣全部拿來融掉了,但就算這樣也就兩萬八千斤左右.

剩下的就是銅了.

那些上百斤的超級大金磚,其實里面都是銅塊.

看到了仇梟的這封密信,仇天危幾乎無法呼吸了.

那股貪婪幾乎要將他完全吞噬.

這個金礦的儲量到底驚人到什麼地步啊?

不說別的,就單單礦場里面的五萬斤黃金也值得打這一戰了.

他不像是金宇伯爵需要要花天文數字的價錢去雇傭軍隊,雇傭艦隊.

怒潮城的海盜大軍和戰船都是現成的,打下望崖島奪下這五萬斤黃金就大賺了,更別說還能奪下這個超級金礦.

甚至他已經後悔,為何要授權仇梟去和玄武伯談判啊,為什麼說分一半啊.

這是天文數字的財富啊.

不過,他還是找來了煉金道士.

"道長,這情形有些不對啊."仇天危道.

煉金道士道:"如何不對?"

仇天危道:"我見過好幾個金礦,礦土里面是根本看不到金沙的,就算是富礦也不可能高到這個地步.一個金礦一年能夠開采五萬斤黃金都已經算是非常罕見了,而金氏家族卻已經開采了一百多萬金幣出來了,換算後足足有十萬斤了."

這話倒是不假.

現代地球科技那麼發達,一個金礦每年最多也就是開采出幾百噸黃金而已.

玄武伯爵府如今已經拿出一百一十萬金幣出來了,足足有八萬斤,也就是四十噸了.

仇天危道:"還有一個金礦中,成型的狗頭金是非常罕見了,根本不可能大規模出現,這里面會不會有詐啊."

煉金道士搖頭道:"恰恰相反,這反而能夠證明望崖島上的金礦是真的."

仇天危道:"此話怎講?"

煉金道士道:"這個金礦它並不單純是一個天然金礦,而是上古金脈."

仇天危身體猛地顫抖,不敢置信道:"上古金脈?"

什麼是上古金脈?

簡單來說就是上古的某個超級陵墓,又或者是上古帝國的某個金庫.

世界毀滅的時候,整個世界天翻地覆.

陸地變成了海洋,海洋變成了高山.

大地瘋狂地撕裂和擠壓,產生了驚人的高溫.

這個溫度足夠融化一切,當然也包括黃金.

所以這些黃金就在地下形成了一條金河到處流淌,散落到土壤之間.

等大地溫度降低之後,這些黃金再一次凝固,要麼以成型狗頭金的形狀,要麼以金沙的形狀.

所以,上古金脈的儲量一般都非常驚人,而且礦土里面的含金量比正常金礦要高得多得多.

一旦發現了上古金脈,那和從地里撿黃金沒有什麼區別.

仇天危道:"沈浪此子狡詐狠毒,會不會這一切只是他在演戲啊?"

煉金道士道:"用一百多萬金幣演戲?他哪里來的錢?這個世界能夠拿出一百多萬金幣的勢力,又有幾個?"

仇天危道:"會不會是天道會?"

煉金道士道:"天道會瘋了嗎?拿出一百多萬金幣給沈浪演戲?為什麼啊?"

是啊,天道會又不是瘋子.

你說投資一個王國未來的君主,拿出幾十上百萬金幣還有可能.

區區一個伯爵府,投資這麼多錢,天知道多少年才能收回啊.

煉金道士道:"況且,天道會也拿不出這麼多金子了,它多少條商路都被隱元會奪走了,許多國家的鑄幣權也丟了."

仇天危道:"也就是說,望崖島上有金礦,確認無疑了?"

煉金道士道:"是金脈,不是金礦."

仇天危道:"那根據道長估計,這一處礦脈有多少儲量?"

煉金道士:"不知道,但是上一條上古金脈在大晉王國,已經開采了超過三十年了.二十幾年前大炎帝國和大乾王國的那一場百年大戰中,大晉王國出兵一百三十萬越境作戰,夾擊大乾王國,從中可見大晉王國已經豪富到何等程度."

仇天危更加無法呼吸了.

煉金道士道:"主公,你左手握著金山島,右手握著上古礦脈,這是霸業將成的征兆啊."

"再讓我想想,再讓我想想."仇天危渾身發熱.

這是一個極度貪婪,又極度多疑的人.

別看他拼命想要找出望崖島金礦的破綻,仿佛試圖證明金礦是假的一樣.

但實際上他內心早就相信了,如果你跟他說壓根沒有什麼金礦,一切都是假的,他又要跟你拼命的.

"來人!"仇天危道.

頓時,一個黑影飛快進來.

這是他的心腹高手.

"去望崖島告訴少主,之前的談判條件取消了,五五分成不可能了,八二分成."

"玄武伯爵府想要活命的話,就把金礦每年產出的八成交出來了.而且我怒潮城也要駐軍望崖島,並且參與金礦的開采."

"如果拒絕,那就兵戎相見,我會率領幾萬大軍,將金氏家族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是!"那個心腹高手飛奔離去.

…………

仇梟和他的兩千海盜,已經在望崖島呆了四天了.

一開始還如臨大敵,充滿了戒備.

而現在……

簡直不要太放松啊.

玄武伯爵府太慫了啊.

海盜搶了金氏家族的糧食,肉類,玄武伯不敢出聲.

雙方起了摩擦,沖突打架了.

玄武伯依舊不敢追究,只會壓下金氏家族的武士.

還不僅如此.

仇梟的兩千海盜步步緊逼,不斷侵蝕,不斷占領望崖島的地盤.

而玄武伯爵府的士兵則步步後撤.

剛剛建成的防線,剛剛建成的兵營,全部被兩千海盜奪走了.

金氏家族的大軍都快退到山上去了.

而且這些海盜可不是軍隊,本來就沒有什麼紀律性.

這樣為所欲為四天之後,什麼警惕都拋到九霄云外了,徹底散漫下來.

"哈哈哈,金氏家族全部都是窩囊廢啊,沒有一個有用的."

"真不愧是我們大王的手下敗將啊,一代不如一代啊."

"剛剛建好的房子,他們還來不及住,我們就住上了."

"剛剛運來的肉,他們還來不及吃,我們就吃上了.剛剛運來的米酒,他們還來不及喝上一口,我們就喝了."

外面刮著寒風,這群海盜呆在剛剛修建的營房里面,烤著火,吃著肉,喝著酒,美滋滋的.

再看外面不遠處的空地上,玄武伯爵府的武士盤地而坐,忍受著寒風,艱難地啃著窩窩頭,喝著涼水.

沒辦法啊,房子被搶了,肉也被搶了,甚至鍋和木柴都被搶了.

看起來,玄武伯爵府的這些武士實在是慘不忍睹啊,尤其和這些海盜對比起來.

"做貴族做到這份上,真是給祖宗丟臉啊,對面的弟兄們,這樣的兵當得還有什麼意思啊,不如入伙我們當海盜吧."

"這些貴族我算是看透了,各個都欺軟怕硬,貪生怕死.別說肉被搶了不敢吱聲,為了自己活下來,他們連自己老婆和老娘的屁股能能賣啊."

"何止老娘和老婆的屁股能賣,連他們自己的屁股也能賣啊."

"沈浪就是一個小白臉,他的屁股賣給你,你要嗎?"

"要,要,要!"

"玄武伯邀請少主去赴宴了,說不定就要把沈浪的屁股賣給少主了."

"這不錯啊,我們少主雖然喜歡女人,但對于漂亮男人也不拒絕的."

"等少爺回來之後,我們一定要問問,沈浪這個小白臉的滋味如何,比起女人來怎樣?"

………………

望崖島最好的房子內燈火通明.

玄武伯爵府正在設宴招待仇梟.

人家都說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

仇梟來到望崖島後,每天都有宴會招待了.

今天沈浪終于來了.

這仇梟雖然囂張,但也很多疑奸詐,每一場宴會他都自帶食物和酒水,金氏家族為他准備的東西,他碰都不碰一下的.

而且就算再得意的時候,也控制著酒量,根本不喝醉.

所以就算想要害他,也找不到機會的.

此人武功極高.

玄武伯爵府幾個高手聯手擊敗他當然沒有問題,但是想要留下他就難了.

況且,他每一次赴宴都帶來上百名精銳武士.

真是小心到了極點.

"沈浪,我來望崖島這些時候你都不在,去了哪里啊?莫非是藐視我嗎?"仇梟大笑道.

沈浪一陣苦笑,沒有回答.

"砰!"

仇梟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厲聲道:"你不回答我話,這是在藐視我嗎?"

沈浪二話不說,直接解開了身上的衣衫,露出了身上無數的傷痕和牙印.

"被母老虎蹂躪,養傷一直到現在."沈浪淡淡道:"其實我現在走路都痛,實在迫不得已才來的望崖島,否則現在還躺在床上呢."

仇梟眉頭一皺道:"這是金木蘭的手筆?"

雖然金木蘭已經被太子預定了,但是仇梟還是不希望她和沈浪有什麼瓜葛.

金木蘭女神我雖然睡不到了,但絕對不能被你沈浪這樣的廢物睡.

"不是."沈浪道:"另外一個女暴龍."

"哈哈哈哈……"仇梟頓時幸災樂禍狂笑.

從中他得到了一個信息,沈浪和金木蘭的婚姻絕對是名存死亡的,否則沈浪怎麼需要去外面找女人,而且還找了一個如此凶殘的粗鄙女子.

從前的沈浪都是口若懸河,風流倜儻.

而今日的沈浪,卻閉口不言,顯得尤為落寞.

足足好一會兒後,他終于忍不住道:"小侯爺,我們對你以禮相待,但是你能不能管教一下你麾下的那些海盜,他們的一些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我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小侯爺,仇梟被這個稱呼一呆.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這里面的意思.

太子和三王子都收買仇天危,答應登基之後冊封他為怒潮侯,所以仇梟也自然成為了小侯爺了.

人人都說你沈浪聰明絕頂,手段狠辣,沒有想到也是一個馬屁精啊.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什麼陰謀詭計都是假的.

心中舒爽後,仇梟寒聲道:"忍無可忍的話,那就不必再忍啊,你們直接動手啊,殺人啊!大不了我們再來一場大戰,如同二十年前一樣."

玄武伯苦澀道:"過去的事情,仇梟少主又何必再提."

仇梟哈哈大笑道:"二十年前,我仇氏家族正是最弱的時候.而你的父親金宇伯爵何等威風八面啊,率領一萬多大軍,幾百條大船,浩浩蕩蕩朝著雷洲島殺過來.結果呢?全軍覆滅……"

這話一出,頓時玄武伯和沈浪面上無光.

仇梟又道:"玄武伯,不知道如今玄武伯爵府的兵力比起二十年前又如何啊?可有一半啊,還是三分之一啊?"

玄武伯金卓道:"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仇梟道:"你金氏家族的兵力不足三分之一了,但我仇氏家族的力量卻擴張了幾倍不止,而且還有一個強大的怒潮城,還有整個雷洲群島.今日我仇氏家族的力量是你金氏家族的十倍不止吧."

沈浪面孔一陣抽搐,喝下一杯酒,不再說話.

仇梟寒聲道:"我怒潮城如果率領三萬大軍來攻打你望崖島,結果會如何啊?"

沈浪聲音沙啞道:"望崖島固然是我金氏家族的封地,但也是越國的領土.你們公然攻打,難道不怕國君震怒嗎?"

仇梟哈哈大笑道:"當日我們率兵奪取金山島的時候,你們的國君可震怒了嗎?"

沈浪和玄武伯金卓頓時無話可說.

仇梟道:"你們這位國君,大概巴不得我們率軍將你金氏家族斬盡殺絕吧."

沈浪臉色蒼白道:"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仇梟淡淡道:"以和為貴,也不是不可以,真就要看你們的誠意了."

沈浪咬牙道:"為了證明我們的誠意,為了我們兩家的友誼,我們金氏家族以後每年願意無償獻給仇氏家族兩萬金幣."

仇梟頓時暴怒,將手中的酒杯猛地朝沈浪砸了過來.

沈浪趕緊一躲.

當然,仇梟是故意沒有砸中的,否則沈浪躲不了.

"砰……"一聲巨響.

那個銀酒杯直接砸入了牆壁里面,陷入兩寸之深.

這個禽獸的武功還真高啊.

沈浪朝著岳父大人望去一眼,玄武伯垂下眼神.

表示拿不下仇梟.

金晦,沈十三,金卓伯,金士英四個人一起上,打贏仇梟是可以,但是想要阻止他逃跑卻很難.

而且仇梟太多疑了.

這個宴會只有三個人,金卓,沈浪,仇梟.

金晦,沈十三,金士英等高手都在房子外面.

但仇梟帶來的上百名武士也包圍在房子外面.

就這座房子周圍幾百步內,仇梟手下的高手還要更多一些.

想要下手殺仇梟,真是沒有機會的.

此時,沈浪見到仇梟砸掉了手中的酒杯頓時心中大喜.

"來人,給小侯爺換上一個新的酒杯."

仇梟道:"不用了,我帶了好幾個來."

然後,仇梟又拿出了一個新的酒杯,然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而且還是不容易醉人的葡萄酒,同樣是自己帶的.

艹,此人真是小心多疑到極點啊,一點點破綻都不露出來.

不過也正常,仇梟的仇人不計其數,如果不是這麼小心,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沈浪苦笑道:"小侯爺何其多疑也?你背後是怒潮城,是海盜王,我們又怎麼敢加害你?"

仇梟道:"小心為上,你沈浪毒得很."

接下來,一樣又一樣的美食端了上來.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應有盡有.

簡直美味無雙.

沈浪拼命想要勾起仇梟的饞蟲,然後吃沈浪提供的食物.

但是仇梟看都不看一眼,就只吃自己帶來的肉,用小刀一片一片地削,然後塞到嘴里.

一邊吃,還一邊諷刺地望著沈浪.

我知道你不敢害我,不敢傷我一根汗毛,但我依舊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

此時,仆人端來了三份魚子醬.

沈浪道:"這是魚子醬,非常稀罕的,價值不菲,趕緊去給小侯爺送去一份."

仆人上前,將一碗魚子醬放在仇梟的桌子上.

"不要,不吃."仇梟一推,直接將魚子醬掃到地上去了,灑了一地.

此人真是油鹽不進啊.

想要殺他,真的很難啊.

"沈浪,你說每年給我仇氏家族上供兩萬金幣?"仇梟冷笑道.

沈浪道:"對,每年都有,這已經是我金氏家族能夠給出的最大數目了."

仇梟暴怒道:"沈浪,你這是把我當成傻子嗎?你這是把我仇氏家族當成要飯的嗎?你這望崖島上有大型金礦,當我不知道嗎?"

沈浪臉色一變,趕緊擺手道:"沒有的事啊,沒有的事啊,這都是外面以訛傳訛,哪有什麼金礦啊,只是一個鐵礦而已."

"砰……"

仇梟的口水直接朝著沈浪臉上吐來.

"沈浪,明人不說暗話."仇梟寒聲道:"之前往你玄武伯爵府的井里投毒尸,要制造瘟疫,那個人是我."

沈浪臉色難看道:"小侯爺……說笑了."

他仿佛覺得有點冷,道:"加幾個火盆,冷死了."

仆人們抬進來了幾個大火盆.

頓時房子內的溫度急劇升高.

沈浪是暖和了,但是仇梟卻覺得很熱.

他體力旺盛,大冬天都赤膊的.

他身上有幾百個處子的紋身,這完全是他的戰績啊,時時刻刻都要顯露在外的.

此時幾個火盆燒著,他的汗水不由得流下.

仇梟繼續道:"還有與祝蘭亭子爵聯手,要挖掘你家大壩,淹沒金氏家族封地的人,也是我."

沈浪和玄武伯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仇梟寒聲道:"我就是這樣沒有人性,我就是三番兩次害你玄武伯爵府,我每次見到金木蘭一次,都要出言羞辱她一次,你能耐我何?"

沈浪閉口不言.

仇梟道:"你沈浪心中大概恨我入骨,恨不得將我千刀萬剮吧.但是我背後是怒潮城,是幾萬海盜,所以你非但不敢報複我,甚至不敢得罪我,還要拼命討好我.我的海盜強行登上望崖島,強行奪走你們的營地和糧食,你們敢有半點反抗嗎?你們不敢?"

"為何,因為你們害怕我們怒潮城的幾萬海盜大軍,力量才是王道."

"沈浪,我不怕老實告訴你,也就是金木蘭被其他大人物盯上了,否則我今天晚上就要她陪我喝酒,甚至陪我睡覺,你也不敢阻攔?"

"所以接下來,我不是和你們談判,我只是通知你們."

"望崖島的金礦,我仇氏家族要八成,而且我們要駐軍,還要親自采礦."

仇天危的使者還沒有到,但仇梟卻和他父親的想法不謀而合.

沈浪顫聲道:"且不說我們望崖島上沒有金礦,就算是有金礦,你也太獅子大張口了吧."

仇梟道:"我說了,我這是通知你們,命令你們.我不是和你們談判,你們只有答應和不答應的權力.要麼答應,要麼我幾萬大軍殺上望崖島,將你金氏家族斬盡殺絕,將玄武伯爵府從地面上抹去."

玄武伯身體不斷顫抖.

仇梟道:"還有,我的兩千名海盜兄弟沒有女人玩可不行,玄武伯限你在五天之內送來五百個女人,從你家封地里面挑選,要年輕漂亮的啊."

玄武伯爵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仇梟繼續道:"還有那個金劍娘,我看上她了,我要將她日個半死,還要當著你沈浪的面日她.五天之內,我要見到她出現在我的床上,否則後果自負."

仇梟真是將囂張演繹到了極致.

他父親說了,如果玄武伯爵府強硬,那他可以稍稍軟弱.但如果玄武伯軟弱,那麼他就要強硬之極,囂張至極.

"好了,今天就到這里結束,我回去了."仇梟道:"明日之前我若得不到回複就立刻離開,然後率領幾萬海盜大軍沖上望崖島將你們斬盡殺絕."

然後,他就要起身離開.

沈浪哀求道:"小侯爺別走,再談談,再談談.五五分成如何?如果您答應的話,我們願意立刻送上二十萬金幣."

仇梟眼睛一亮.

立刻送上二十萬金幣?

然後,他又重新坐了下來,寒聲道:"七三分成!我們七,你們三!而且你們要立刻送上五十萬金幣,不是二十萬."

沈浪驚聲道:"這,這太過分了吧."

仇梟道:"給你一炷香時間考慮,如果不答應的話,我立刻走人,讓我父親集結大軍,准備攻打望崖島."

接著,他覺得呼吸有點急促.

這大廳內的溫度太高了,而且仿佛還有些心神搖曳.空氣中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香味啊?

他無女不歡的,已經有三四天沒有碰女人了啊.

身上的汗水越來越多.

沈浪道:"讓我考慮考慮."

仇梟道:"就一刻鍾,而且金劍娘和五百個女人,一定要交出來.我沒有要金木蘭,已經很給你們面子了."

沈浪閉上眼睛思考,他手掌本能地摸向了邊上那個仆役的屁股.

這個動作被仇梟發現了,頓時一顫.

沈浪,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啊,連男人的屁股你都摸.

緊接著,仇梟發現了.

沈浪邊上的這個仆役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漂亮豐腴的女人,只不過穿著男裝而已.

好啊,好你個沈浪.

還口口聲聲說島上沒有女人,讓我憋了這好幾天.

頓時,仇梟怒道:"沈浪,把你身邊的這個女人給我,立刻,馬上."

沈浪頓時一顫.

仇梟寒聲道:"女人,我讓你過來,你聽到沒有?沈浪是個廢物,他敢擋我?"

頓時,這個打扮成仆役的女人充滿惶恐地過去,來到仇梟的身邊.

仇梟的大手直接伸進她的胸前,然後猛地一扯.

里面果然撤出了一條絲綢兜兒.

緊接著,仇梟的大手又伸進她的褲子,猛地一扯.

女人一聲痛呼,絲綢褻褲被扯了出來.

這個女人是誰?是玄武伯爵府的侍女嗎?

不是!

是沈浪花錢從青樓里面雇來的.

仇梟左手拿著兜兒,右手拿著褻褲,放在鼻子底下嗅著,然後用它擦拭身上的汗水.

最後,直接捂在鼻子上,用力地嗅了好幾口.

好味道,好味道.

哈哈哈哈!

仇梟大笑.

今天晚上他有的樂了.

"沈浪,只有一炷香時間,你若不答應,就是死!"仇梟寒聲道,然後伸手蹂躪身邊的這個女子.

沈浪心中一松.

這仇梟,終于要死了.

他就算再狡詐,也還是敵不過沈浪啊.今天晚上,沈浪整整想了七八套方案對付仇梟.

這一套不行,就那一套.

總之,會有一招奏效的.不過沒有想到,竟然是肚兜和褻褲的下流招術奏效了.

仇梟禍害女人無數,也活該死在上面啊.

因為這女子的兜兒和褻褲上,都抹有一層麥角酸二乙基酰胺,也就是世界上最強的致/幻/劑,這玩意真是屢試不爽啊.

僅僅片刻之後.

仇梟就感覺到一股不妙.

整個人的神智,飛快地發散.

而且整個人都仿佛飄飄欲仙.

不僅如此,眼睛也開始重影.

整個身體,整個腦子仿佛都不受控制.

但是真的好奇妙啊.

就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仇梟依舊帶著本能道:"不,我改主意了.我不但要金劍娘,我還要金木蘭,沈浪我要當著你的面蹂躪她們,我要讓你的娘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

此時,玄武伯金卓閃電一般擊出.

"啪……"

直接擊向仇梟的頸椎.

仇梟本能地要反抗.

如果以他正常的武功,完全是能夠抵擋的.

但是現在,他整個身體都仿佛是飄的,完全不受控制.

"咔嚓……"

頓時,玄武伯的手掌猛地拍在他的後頸上.

仇梟的頸椎完全斷裂.

脖子一下,徹底癱瘓,沒有了知覺.

沈浪上前,拿出一把匕首,對准仇梟的胯間,猛地斬下!

從頭到尾,速度飛快,沒有給仇梟一點點反應的時間.

"啊……"

仇梟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命根子被閹掉,雖然沒有痛覺,但依舊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嚎.

…………

注:第二更送上,我趕緊吃飯,然後接著寫第三更!拼命拜求兄弟們的月票和支持啊,拜托了.

謝謝超神小蝌蚪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77章:肥宅逆天!仇梟戰栗!養肥了殺!(1更)    下篇:第179章:仇梟屈辱慘死!海盜王您節哀(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