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80章:仇天危痛絕噴血!大局已定!(1更)   
  
第180章:仇天危痛絕噴血!大局已定!(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海盜王使者站在百米之外.

所以,他親眼看到仇梟用嘴巴爬了三十丈,親眼看到仇梟被斬下腦袋.

只不過房子里面的事情,他是看不見,也聽不到的.

而且整個過程中,金晦,沈十三,金士英三大高手都站在他的邊上.

只要稍稍一動,他就會死.

沈浪將仇梟的人頭放在他的手上,頓時滿手都是血,還是熱的.

海盜王使者忍不住道:"為,為什麼啊?"

他實在是無法理解,這個沈浪是真的瘋了嗎?

不怕海盜王震怒嗎?不怕金氏家族被滅門嗎?

沈浪沒有回答,而是直接問道:"你的船呢?"

使者朝著後面的碼頭上一看.

一艘小船停在哪里,不過畢竟是能渡海的船,再小又能小到哪里去?

沈浪下令道:"大家伙幫忙,把這兩千顆人頭也一並搬到船上,讓這個兄弟運回去."

然後玄武伯爵府的上千個新兵出現了,推著獨輪車,裝滿了人頭,朝著碼頭上的海盜船推去.

短短片刻時間,兩千顆人頭全部裝運上船了.

海盜王的使者深深看了沈浪一眼,然後轉身走了.

他沒有發出任何威脅.

因為已經沒有必要,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了.

接下來他將伴隨著海盜王率領幾萬大軍登上望崖島,將島上的一切斬盡殺絕.

所有人都走了.

唯獨金劍娘還站在原地.

沈浪還沒有走過去,她的臉蛋就已經全部紅透.

他的眼睛剛剛望過去,這個英姿颯爽的妹子手足無措,仿佛雙手雙腳都沒有地方放,兩條腿緊緊並在一起,緊張得無以複加.

妹子你別這樣啊.

你這樣扭在一起,會顯得腰臀曲線特別明顯啊,我真的忍不住想要上來抓一把.

但是我萬萬不能這樣做.

我可不能再讓娘子傷心了,我可是犯過錯誤的人.我雖然是個人渣,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線.

所以你快走啊,不然我擔心控制不了我自己.

沈浪道:"多謝劍娘."

金劍娘搖頭道:"是我多謝姑爺,讓我出了這口氣,親手殺了這惡賊."

沈浪道:"要吃過飯再走嗎?"

"不,不了."金劍娘道:"小姐那邊還需要我幫忙,我留下來也沒什麼事情,我這就走了."

然後,金劍娘急匆匆走了.

不遠處金晦更加手足無措站在這里.

劍娘,我……我是你哥啊,我這麼大的人站在這里你竟然沒發現?

你也不看我一眼,也不說一句話就走了.

我還想問我娘子在家怎麼樣了呢?

金晦內心歎息,想起昨天晚上在茅廁蹲了半夜的情景.

"唉,小白臉真不是好東西啊."

接著他趕緊捂住嘴巴,盡管他只是在心里說,但萬一姑爺會讀心術該怎麼辦?

…………

山腰上的房子,就只剩下沈浪和玄武伯二人.

望著不遠處的那個巨大的礦坑.

足足有上萬人在礦坑里面忙碌著的.

當然不是在挖礦,也不是在淘金,而是對驚天陷阱做最後的收尾.

這個望崖島戰略准備了有多久了?

從提出這個戰略到現在已經半年了,從開始實施也已經有將近四個月了.

最少的時候幾千人,最多的時候一萬多人.

真是天大的手筆啊.

幾萬人次,用半年的時間,構建一個天羅地網,驚天陷阱.

如今,終于要奏效了.

沈浪道:"岳父大人,快要過年了."

玄武伯金卓道:"是啊,還有三天就過年了."

今年的春節和以往都不同啊.

金卓伯爵道:"之前每一年的春節,看起來熱熱鬧鬧,我們家也張燈結彩花錢流水.我其實一點都不喜歡,甚至每一次都害怕春節.因為那意味著鋪張浪費,但是你不這樣是不行的.貴族有貴族的規矩,很多東西別管用不用得上都要有,否則這股氣勢就要消了,人家就會說看看金氏家族,如此儉樸扣扣索索,肯定是家道沒落了."

沈浪明白這一點.

很多時候國家講究的就是一個士氣,大貴族也是,包括大企業也是.

牌面最重要.

很多牛逼企業,其實完全是負債經營,但只要牌面光鮮,人家依舊以為他如日中天.

信心和士氣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岳父大人過去這二十年不容易啊,始終維持了家族的牌面不倒.

金卓伯爵道:"如今終于不需要強行撐住牌面了,也不需要上演鋪張浪費的戲了."

沈浪道:"因為我們准備了一場更大,更奢華的大戲."

金卓道:"今年這個春節,我們一家人就沒法團聚了.要不然你回家一趟,陪著你父母,木蘭和岳母吃一頓年夜飯?"

沈浪想了一想,還是拒絕了這個讓人心動的提議.

"不了."沈浪道:"接下來這個天羅地網大工程就要收尾了,也是最最關鍵的時刻,千萬不能掉以輕心,不能有任何差錯."

"這個年我們過不了,敵人也過不了了."

"戰爭馬上就要來了!"

玄武伯道:"是啊,戰爭馬上就要來了,爺爺留下的恥辱,就讓你這個孫女婿替他雪恥.這一戰之後,我玄武伯爵府將再一次崛起."

………………

"這個年,真是沒法過了."

怒江城內最華麗的一棟院子內,一個絕色美人發出歎息.

這天真冷啊.

剛剛還飄落幾片雪花來著.

外面寒風呼嘯,室內卻溫暖如春.

絕色美人穿著狐裘,顯得更加明眸皓齒.

她舉起自己的玉手,透過窗戶的光芒仔細地看,仿佛要看自己的手還嬌嫩是否,有沒有被凍得斑駁.

當然沒有.

依舊芊芊如玉,如蔥白一般.

她慵懶地坐著.

旁邊有四個侍女,十個宦官侍候著.

晉海伯唐侖連坐的地方都沒有,甚至站著的時候,也要彎腰躬身.

此女名叫昭顏.

太子殿下的心腹兼外室.

沒有迎娶入門的,但是在外面卻能夠代表太子殿下的意志.

所以哪怕封疆太守在她的面前,也是沒有座位的.

"行了,都退出去吧."

所有侍女和太監都退了出去,唯獨留下了一個老太監,武功很高的老太監.

"真有金礦?"昭顏道.

唐侖道:"真有金礦,怒潮城少主仇梟看得清清楚楚,礦坑深處有無數的金沙,還有剛剛提煉出來的金磚,上百斤一塊,礦場里面現有的庫存就有五萬斤之巨."

昭顏面不改色,拿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

"金礦不是這樣的."昭顏招了招手.

晉海伯唐侖立刻上前,將手中的紙條展開.

這不是仇梟的原件,而是一份抄寫件,就是給海盜王的那份.

昭顏道:"金礦不是這樣的,根本不可能從礦土中看到大量的金沙,也不會有那麼多的狗頭金,除非是……"

"上古金脈."晉海伯唐侖道.

昭顏慵懶地躺入椅子里面,淡淡道:"你們什麼個意思?"

晉海伯唐侖道:"我想要和仇天危聯軍,打下望崖島."

"嗯."

晉海伯唐侖道:"仇天危擔心國君震怒,心生惶恐,所以……"

昭顏道:"所以什麼?"

晉海伯唐侖道:"太子殿下日理萬機,為國操勞,臣不甚敬仰,願獻上望崖島金礦百分之二十五,每年上供."

昭顏道:"封臣的領地被海盜奪走,作為國君顏面無存的.如今可以用南毆國戰事作為借口,一旦那邊平叛結束,就再也沒有理由了.若越國領土長期被海盜占據,豈不是有失威嚴?"

晉海伯唐侖道:"昭妃說得是."

這個馬屁拍的,昭顏根本就不是太子妃.

晉海伯接著道:"等我們攻下望崖島,將玄武伯爵府所有軍隊斬盡殺絕,將金卓夫妻,沈浪夫妻全部殺之,留下金木聰一根獨苗,哪怕他一人也可以代表金氏家族的."

昭顏沉吟不語.

晉海伯道:"屆時,金木聰成為新的玄武伯,給他娶一門親事.然後我們光明正大地將金山島和望崖島交還到他的手中,所以名義上這兩個島嶼依舊屬于玄武伯爵府."

昭顏道:"你這是想要把女兒嫁給金木聰,讓你的兒子迎娶仇妖兒.這樣一來,金木聰成為傀儡,整個玄武伯爵府都成為你們兩家的私產對嗎?"

晉海伯唐侖躬身道:"臣永遠是太子的黨羽,仇天危也對太子敬仰萬分.三王子有鎮西侯和武安伯,對我們這些老臣都是愛答不理的,臣看不慣他們."

這便是投名狀了.

若是太子殿下能夠攬下此事,那麼在奪嫡大業上,仇天危和晉海伯都將站在太子一方.

昭顏皺眉道:"你們打算出兵多少?"

晉海伯唐侖道:"兩家聯軍應該三萬左右,近十倍于玄武伯爵府."

昭顏道:"你剛才說望崖島上有多少黃金存貨?"

晉海伯唐侖道:"五萬斤."

昭顏道:"事後運三萬斤過來."

唐侖心中一愕,但臉上不敢有任何流露,躬身道:"是!"

接著唐侖道:"另外,關于金木蘭,要死還是要活的?"

昭顏道:"當然要活的,太子殿下要的女人我會攔著嗎?不過為了避免她傷到太子殿下,就把她筋脈都廢了吧,雙手雙腳的筋脈都挑斷了然後在接上,能走路,能跪,能趴,能撅,能叫就行."

"是."唐侖躬身道.

這件事情就這麼談妥了.

看起來仿佛輕而易舉,不像是重大事件的談判.

其實,當太子答應派昭顏前來的時候,他的心中就已經答應了,這件事情就已經成了.

見面再談,就只是一個過場.

現代地球的國家之間也是一樣的,雙方早就把所有的條款談得妥妥當當,然後再由雙方領袖出面簽字.

否則那些大事,怎麼可能在一兩日內就談成.

"那臣就告退了,將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仇天危."唐侖道.

昭顏道:"決定了之後就盡快動手,越快越好."

唐侖道:"是!臣和仇天危會面之後,立刻回家集結軍隊,准備開戰."

然後唐侖後退著離去,一直到昭顏看不到的地方才轉身.

昭顏慵懶道:"來人,拿著我的拜帖去玄武伯爵府,讓金木蘭來見我."

"是!"

一個宦官接過拜帖,匆忙離去.

昭顏絕美的容顏上浮現了一絲笑容.

木蘭師妹,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是嗎?

我們一起跟隨鍾楚客大宗師習武,結果我的家族遭受劇變,我一個貴族之女跌下凡塵,而你依舊高高在上.

如今,你玄武伯爵府卻要覆滅.

而我昭顏,卻又再一次崛起,甚至能夠掌握你金木蘭的命運.

造化弄人,真是有意思啊.

昭顏伸出芊芊玉手,仿佛掌握住金木蘭一般,猛地一捏.

…………

怒潮城內!

海盜王仇天危時時刻刻都處于亢奮之中.

多少年沒有這種感覺了啊.

當一個人不斷勝利的時候,那麼對勝利就會徹底麻木的.

普通的勝利根本就無法攪動他的心湖了.

上一次激動,還是二十年前,大滅金宇伯爵聯軍的時候.

從那之後,仇氏家族就徹底騰飛了,也奠定了怒潮城的基業.

這二十年內,他仇天危在海面上完全縱橫無敵.

這種無敵有時候也是一種寂寞啊.

尤其近幾年,仇天危根本連自己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了.

他的麾下有三員大將,義子仇嚎,親子仇梟,養女仇妖兒.

每一個都能獨當一面.

尤其仇妖兒,更是女霸王一般的存在,百戰百勝.

越國的太子和三王子都來招攬他,並且答應登基之後冊封他為怒潮侯.

仇天危只有一點點心動而已.

我坐擁一座城池,還有幾十個島嶼,幾萬大軍.

區區一個怒潮侯又算得了什麼?'

我要的是更高的霸業.

我要的是奠定仇氏家族的百年,千年基業.

如今這個機會終于來了.

就如同煉金道士所言,他左手掌握上古金脈,右手掌握金山島鐵礦,有錢有武器,何愁霸業不成啊?

大晉王國,不就是憑借一個上古金脈崛起的嗎?

當然還有在關鍵時刻,捅了盟友大乾王國一刀.

如今大晉王國,儼然已經是大炎帝國之下,諸國之最強者了.

大乾王國一分為四.大晉王國獨得四分之一,真是大乾跌倒,大晉吃飽.

仇天危站在窗戶,眺望著望崖島的東邊方向.

快要過年了啊.

先過一個好年,然後集結大軍大開殺戒吧.

而此時,仇妖兒的城堡內充滿了即將過年的氣氛.

當然這完全是幾百個女人在自娛自樂,仇妖兒半點都不在意過年.

對于她而言,每一天的日子都是一樣的.

綠漪死了,徐芊芊跟在了她的身邊,但也沒能成為貼身侍女.

她最信任的一個女武士,親自照料她的生活.

"主人,您確定《西游記》不聽了嗎?"徐芊芊問道.

仇妖兒搖頭道:"不聽了!"

得知這本書是沈浪寫的,她就不聽了.

她站在窗口,眺望著海邊.

她是一個不愛動腦子的人,但是也能夠嗅到一股陰謀的味道.

這完全是來自一種直覺.

而就在此時,碼頭上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鍾聲.

全城震驚.

燈塔的鍾聲響起來很正常.

但這麼急促,這麼尖銳,就完全不正常了.

然後,一艘船出現在海面上.

這艘船不大,而且掛著望崖島的旗幟.

甲板上,密密麻麻堆滿了人頭.

所有人驚愕,女魔頭仇妖兒大小姐又出戰了,又大開殺戒了?

好像沒有吧!

她最近一直在怒潮城啊,周圍所有反抗的海盜都被她殺光了啊.

那艘船漸漸靠近了.

所有人這才看清楚,這甲板上的人頭好熟悉啊.

好像……好像都是怒潮城的海盜啊.

再看那個人手上的人頭.

頓時大驚!

這,這不是小海盜王仇梟的人頭嗎?

他,他怎麼死了?

這個禍害竟然也會死?

…………

仇天危坐在窗戶之.

三個豐腴的美人,不著寸縷地擁在他的身邊.

一個年輕的女子,同樣光溜溜地跪在地上.

仇天危手中拿著刻刀,在女孩的背上畫圖.

畫望崖島的地圖.

鮮血淋漓,女孩痛得渾身戰栗,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否則會死得很慘.

刻圖到了一半,仇天危不由得有些意興闌珊.

這些年美女見得太多,也睡得太多了.

所以尋常美人真是提不起來任何一點點興致.

他的腦子里面不由得猶豫一件事.

真都要將金木蘭送給太子嗎?

自己留下來?不可以嗎?

想象一下,百年貴族的金木蘭,天下有名的絕色,就這樣跪在地上,任由他在背臀山刻字,豈不妙哉?

憑什麼天下的好事都要給甯氏家族.

憑什麼天下的美人,都要給甯氏?

宏圖霸業,正好需要絕色美人裝點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主人,大事不好了."

仇天危手中一顫,頓時在女孩的後背上劃出一道長長的血口.

"何事?"仇天危道.

"沈浪殺了少主,殺了兩千多名海盜,並且把所有人頭都送過來了."

仇天危瞬間如同雷擊.

仿佛聽到了一個最荒謬的事情一般,久久沒有動彈.

這……這不可能啊.

這不符合邏輯啊.

就算沈浪瘋了,玄武伯也不可能瘋啊.

"咔嚓!"

仇天危雙手猛地用力,手中的刻刀活生生被折斷.

他決定了,一會兒如通是誤報,就將這個報信的心腹剝皮抽筋.

………………

怒潮城碼頭,已經被徹底封鎖了.

幾千名海盜武士,把守這里的每一處.

海盜王仇天危出現在這艘船上.

他的腳下,密密麻麻都是腦袋,整整兩千多顆.

他的手中,正捧著仇梟的腦袋.

沒錯,這就是他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二十幾年前那一戰,他受傷了,雖然還能睡女人,但已經生不出孩子了.

所以,仇梟是他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了.

而現在……他死了.

仇天危幾乎不敢想象,自己兒子臨死之前經曆了什麼.

臉上為何如此恐懼.

他的牙齒斷掉了好幾個,滿臉血肉模糊.

旁邊的使者,將他見到的一切清清楚楚告知.

仇梟被閹割,頸椎被打斷,用牙齒爬了三十丈,無比屈辱地求饒.

最後,還是被沈浪手下的一名女武士斬下了腦袋.

不僅僅是慘死,而且是受盡了折磨和屈辱而死.

使者道:"沈浪讓我轉告您,節哀順變,仇梟少主死得很不安詳."

海盜王仇天危,閉上眼睛.

眼前一陣陣發黑,一陣陣昏眩.

身體猛地一陣搖晃.

"吼……"

"唔……"

他的嘴里,他的喉嚨里面,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嘶吼聲.

因為咬牙太過于用力,所以滿口的血沫子湧出.

"為什麼?為什麼啊?"

"沈浪是瘋子,金卓也是瘋子嗎?"

"為什麼啊?為什麼要殺我兒子啊?"

仇梟的怒火噴薄而出,帶著滿嘴的血沫.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

"下令周圍群島所有海盜,召集我們所有的軍隊,所有的盟友."

"准備開戰!"

"我要將望崖島上的人殺得干乾淨淨,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我要將金氏家族的每一個男人扒皮抽筋,凌遲處死."

"我要將金氏家族的每一個女人蹂躪致死,切肉焚煮."

"我要將沈浪千刀萬剮,讓他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要將金氏家族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

"召集軍隊,准備開戰,准備開戰!"

…………………………

注:第一更送上,依舊艱難調整作息中,每天最大心願就是睡夠五小時.渴求兄弟們的支援,拜托了.

上篇:第179章:仇梟屈辱慘死!海盜王您節哀(3更)    下篇:第181章:大戰起!女魔頭懷孕了?(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