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81章:大戰起!女魔頭懷孕了?(2更)   
  
第181章:大戰起!女魔頭懷孕了?(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木蘭收到了一份拜帖.

竟然是她曾經的師姐昭顏,她不由得回憶起當年的歲月來.

昭顏出身高貴,也是百年貴族的千金小姐.

安亭伯爵府卓氏.

卓氏算半個老牌貴族,是積累軍功才封了伯爵,所以封地不算大,私軍也不多.

這兩方面,都比不上玄武伯爵府.

但論政治影響力遠遠甚之.

卓氏兩兄弟都活躍于朝堂之上,官至平南大將軍,就是如今祝霖的位置.

所以當年昭顏在木蘭面前是很有優越感的.

但是幾年前,這個家族一夜之間倒台.

安亭伯卓光卜自殺,卓氏家族被剝奪一切爵位,失去一切封地.

雖然不是老牌貴族,但也傳承百年,是真正的名門貴族,竟忽然之間覆滅.

為何如此?

至今都是一個謎團.

有很多人說,此事牽涉到的不是越國,而是大炎王朝.

整個越國高層對此忌諱莫深,不敢談論半個字.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昭顏從名門貴女一下子跌入塵埃.

其實,除了被剝奪姓氏之外,她並沒有被牽連到,依舊可以在鍾楚客大宗師門下習武.

但是此女心高氣傲,家族出事之後不久,便離開鍾楚客大宗師門下,不告而別,整整消失了好幾年.

卓氏也成為了整個越國的禁忌,這個家族的人雖然只死了幾個主心骨,但家族子弟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出仕.

這個卓昭顏,更是仿佛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但就在三年前.

她又出現了,而且直接出現在太子的身邊,成為了他的外室.

不僅如此,卓氏家族的禁令仿佛也解除了,雖然沒有恢複爵位,但是已經有兩個卓氏子弟成功中舉.

木蘭比尋常人了解得多一些.

當年卓氏覆滅,確實是牽扯到了大炎帝國.

但具體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是玄武伯這個級別能夠了解的.

對于這個師姐,木蘭並不喜歡.

因為她長得美,天賦高,所以一直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對于木蘭老牌貴族的出身,有些妒忌,又有些瞧不起.

但表面上,她又是一副好師姐的樣子.

總之,用夫君的話來說,這就是一個婊/子.

這位師姐成為太子的外室並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她竟然可以代表太子的利益,並且和下面的臣子進行接觸.

此女非常活躍的,甚至有些過于活躍了.

這讓玄武伯也有些不解.

"我們家主子請金木蘭小姐前往怒江城一敘舊情."那個宦官尖聲道.

哪怕他只是一個宦官,但是在玄武伯爵府面前也仿佛帶著一種莫名的優越感.

太子府里的人就是這樣的,哪怕一個小太監出來,也習慣用後眼看人.

"抱歉,我沒有時間."金木蘭道.

那個宦官面色一冷,道:"金木蘭小姐,你可知道我家主人的這份拜帖有多麼珍貴嗎?尋常一個郡的太守,做夢都想得到這個拜帖,卻求之不得."

"抱歉,我沒空."金木蘭道:"送客."

此時在整個越國高層,很多人都知道金木蘭成為了太子的盤中之餐.

木蘭對此深惡痛絕,對太子之厭惡,無以言表.

而昭顏作為太子的外室,她自然不會給什麼好臉色.

那個宦官尖聲一笑道:"稀奇稀奇真稀奇啊,區區一個伯爵府的小姐竟然敢拒絕我家主子,竟然敢驅逐太子府的人,哈哈哈……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然後,這個宦官大笑幾聲,直接走了.

"金氏家族,為禍不遠了."

這就是一個太子府的小宦官.

……

過年了!

沈浪依舊在望崖島.

此時整個望崖島到處都點著燈籠,所有人都在剛剛建好的營房里面,吃得熱火朝天.

玄武伯需要與民同樂,所以在金士英等人的簇擁下,挨個去每一個營房慰問新兵,慰問民夫.

飯夠不夠吃.

每天有沒有肉吃,穿得夠不夠暖和.

工錢拿的及時不及時,有沒有人欺負等等.

然而沈浪是一點都不喜歡與民同樂的,所以他單獨在最好的房間之內,喝著美酒,吃著佳肴,旁邊還有沈十三陪同.

"聽說你母親給你介紹對象了?"

沈十三道:"是."

沈浪道:"怎麼樣啊?"

沈十三道:"長得不錯,但我不喜歡."

沈浪道:"為什麼?"

沈十三道:"嘴唇太薄."

沈浪一愕道:"嘴唇薄不好嗎,那兒也薄,多精致?"

沈十三眉頭一跳道:"我讓老夫子看過面相,說此女刻薄."

沈浪道:"女人刻薄也沒什麼不好的啊,對外厲害,對家里就好."

沈十三道:"我就已經是刻薄之人,若再來一個,日子沒法過."

沈浪道:"你說得有道理,下次讓我母親給你介紹一個嘴唇厚的."

頓時間,沈十三不知道該怎麼接.

因為,這個主人不到三句話,就會朝下三路而去.

"是."沈十三還不敢不接.

沈浪道:"不過你要記住啊,就算找的女人再美,也絕對不能跪舔,舔狗沒有前途的.你瞧瞧金晦,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沒有一點男人樣啊,在媳婦面前腰杆都是軟趴趴的."

此時金晦在外面,正要過來給沈浪敬酒.

畢竟過年了啊,他可以忘記給伯爵大人敬酒,卻不能忘記給姑爺敬酒啊.

但聽到這話,他趕緊悄無聲息地退走了.

不是因為生沈浪的氣啊.

而是害怕沈浪知道自己聽到他說自己的壞話.

這話有些繞.

但總之,就算聽到姑爺在背後編排自己,他不但要裝著沒聽見,而且還要讓姑爺覺得自己沒聽見.

否則.

金晦你聽到我講你壞話,你心中肯定會記恨我,

那我金晦不就完了嗎?

沈浪又道:"不過,如果你要能找到像我媳婦這樣的女人,跪舔也是沒有關系的.當然了,這樣的女人你永遠沒有機會的."

沈十三道:"是."

他真的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這樣複雜的人.

一方面仿佛嫡仙一般聰明絕頂,一方面如同八婆一樣俗不可耐.

什麼背後不要說人壞話,否則違背君子風度.

他這個主人,最喜歡的就是在背後說人壞話來著.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金晦裝著急匆匆進來道:"姑爺,我敬您一杯酒."

沈浪道:"金晦,我剛才說你壞話,你沒有聽見吧."

金晦道:"姑爺怎麼可能會說我壞話,您對我將的每一句話,都是人生的鞭笞.您能夠說我,那是關心我,愛護我."

沈浪朝著沈十三道:"剛才的壞話他聽到了,否則不會拍我馬屁."

金晦要哭了.

主人,你太難侍候了你知道嗎.

給我們下人一條生路吧.

沈浪拿出一瓶香水,一塊香皂,一瓶加了玫瑰精油的洗發液.

"喏,拿去討好你媳婦吧."

金晦一愕,然後心中一熱,無比歡喜地接了過來.

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府里只有小姐和夫人才能用到啊,再多的錢也買不到啊.

送給紅線,她絕對高興的.

沈浪道:"瞧你沒有出息的樣子,怕老婆的男人沒出息的知道嗎?我在我媳婦面前,讓她往東她就不敢往西,別看她武功高,我揍起她來完全不敢還手的.女人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說到這里,沈浪忽然停了.

因為,沈十三和金晦的面色有些詭異.

沈浪道:"別來這一套,別以為這樣能嚇到我,別裝著我娘子就在身後的樣子."

金晦和沈十三起身道:"告辭."

沈浪一轉身,頓時見到了木蘭.

一驚,一愕.

"娘子,我好想你啊,我們分開已經足足七十四個時辰了."

"男人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現在你終于清楚了吧."

"娘子,打我吧."

木蘭狠狠白了他一眼.

然後直接跨坐在沈浪的腿上,摟住他的脖子,盯著他的臉看了好一會兒.

貼著沈浪的面孔,深深地嗅著他身上的味道.

"夫君,我好想你."

沈浪摟住木蘭的腰,顫抖道:"娘子,我也好想睡你."

木蘭又捧著沈浪的臉,然後吻了上去.

沈浪這個流氓的手又亂來.

"你傷好了嗎?"木蘭嬌聲問道.

沈浪道:"結痂了."

木蘭道:"那還不行,要等到結痂徹底脫落才可以,否則你又鬼叫鬼叫的."

沈浪道:"那也要怪你,把肌肉練到那里去了."

"討厭……"木蘭此時對沈浪的流氓話已經徹底免疫了.

"最近封地不是很太平,總是有莫名匪徒竄入,我的任務很緊.但是在太想你了,今晚又是過年,所以實在忍不住就跑來了,我最多呆半個時辰就要走."木蘭嬌聲道.

她和沈浪面對面貼著,鼻子對鼻子,嘴巴最嘴巴.

就這樣說話,時時刻刻都能親到.

接下來,兩個人都不說話.

半個時辰後,木蘭又風塵仆仆地離開,返回家里.

這個除夕夜,就算是過完了.

來回奔波幾百里,整整一夜的時間,就是為了膩在一起半時辰.

………………

要開戰了!

整個怒潮城反而變得忙碌起來.

春節之後,幾條航線頓時變得無比繁忙.

不計其數的鐵器,糧食,衣物源源不斷運到怒潮城.

海盜王仇天危的召集令不斷發出.

雷洲群島大大小小的海盜有幾十股,聽到海盜王的命令後,紛紛率船前來集結.

大軍未動,糧草先行.

聚集在怒潮城的海盜大軍越來越多.

一萬,兩萬,兩萬五.

而且還在源源不斷地增加.

每天消耗的物資都是天文數字.

仇天危向所有海盜發布了仇氏滅殺令.

從今天開始,從此時開始,殺光金氏家族的一人一草一木.

春節一過.

戰意越來越濃.

隨著海盜大軍的聚集,天上的烏云也仿佛在層層堆疊.

越壓越低,仿佛隨時都會坍塌下來,將下面的世界徹底碾壓.

…………

怒潮城的城主府內.

"義父,孩兒願意為先鋒,為您一戰."義子仇嚎道:"我一定將沈浪千刀萬剮,為少主報仇雪恨."

仇天危寒聲道:"你來做什麼?回去."

仇嚎道:"義父,孩兒聽到少主出事後心急如焚,再也管不了那麼許多了,這一戰我一定要打."

仇天危道:"還輪不到你打望崖島,金山島產鐵,是我們的重中之重,絕對不能有失,你作為主將怎麼可以擅離."

仇嚎道:"但是這一場複仇之戰,孩兒若不能參加便是終身之恨."

仇天危道:"我最後說一遍,回去!守好你的金山島,現在就回去."

"義父."

仇天危背過身去.

義子仇嚎大哭,跪拜叩首,直接磕頭出血,然後充滿不甘地離去,返回金山島.

…………

回到金山島之後,在軍營密室內,仇嚎接見了久違的張春華.

"將軍,不必再猶豫了."張春華道.

仇嚎道:"此時,我若踏錯一步,便是粉身碎骨懂嗎?義父的命令很清楚,讓我鎮守金山島.誰都知道金氏家族的主力大軍全部在望崖島.你竟然說沈浪的目標是怒潮城,這讓我如何相信?"

張春華道:"你信不信無所謂,總之我機會給你了.此事若成,你便是未來的怒潮侯,這不僅僅是我父親的承諾,也是祝戎總督的承諾.你現在不信,那麼等局勢明朗再相信也不遲.但我勸說將軍一句,早做准備總是沒有錯的."

…………

正月十三,深夜.

距離玄武伯爵府北邊二百里,海邊的一處房子內.

張翀太守一身戎裝.

他的身後掛著一張巨大的地圖,上面有望崖島和怒潮城.

他的面前,站著五名將領.

"這次的戰場分為兩個地方,一處在望崖島,一處在怒潮城."

"望崖島是沈浪的騙局,是他布下的陷阱,瞞天過海,聲東擊西,他真正的目標在怒潮城."

"我斷定金氏家族會把所有精銳武士,全部投入到怒潮城之內."

"仇天危的海盜大軍會傾巢而出,屆時整個怒潮城的守軍不會超過三千,守將是無敵猛將仇妖兒."

"屆時,沈浪和仇妖兒之間會有一場激戰."

"從表面上看,沈浪必敗無疑.因為怒潮城的主城堡固若金湯,就算萬人也無法攻破.而且仇妖兒勇猛無敵,根本無人能捋其鋒芒."

"但是我相信,沈浪早已經抓住了她的弱點,早已經布置好了一切,准備給予致命一擊."

"徐芊芊潛伏到仇妖兒的身邊,就足以證明了一切."

"所以我堅信,怒潮城這一戰仇妖兒會敗,甚至可能會暴斃而亡.若我們坐視,沈浪可能真的能夠拿下怒潮城."

"一旦金氏家族拿下了怒潮城,那新政在怒江將會徹底失敗.從今以後,金氏家族將高正無憂,非但能夠渡過這次危機,反而會再一次崛起."

"到那個時候,我張翀固然會倒黴,諸君作為我的麾下將領,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但同時這對于我們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你們幾千精銳要化整為零,先前往金山島,在那里以海盜大軍支援的名義,前往怒潮城,一戰功成!"

"我們要借助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一舉消滅金氏家族和仇氏家族,還整個東部海域一個太平,為國君奪下雷洲群島,建立千秋功業."

"而到了那個時候,諸君登台拜將,指日可待!"

"建功立業,就在今朝!"

下面的幾員將領大吼道:"建功立業,就在今朝."

張翀喝下這碗壯行酒,然後猛地將酒碗砸碎.

在場所有的將領喝下壯行酒,將酒碗砸碎.

"砰砰砰砰……"

"末將告辭,太守大人等著我們凱旋."

張晉為首的幾名將領走出了房子.

外面怒江郡的所有精銳,整整六千大軍,整整齊齊列隊.

天寒地凍,他們卻全副鎧甲,一聲不發.

"登船,進發."

一聲令下.

這六千精銳大軍整整齊齊朝著碼頭走去,登上戰船.

兩個時辰後,登船完畢.

二十艘大船,浩浩蕩蕩朝著金山島方向而去.

他們必須在金山島換裝,然後再以仇嚎大軍的名義,前往怒潮城.

此時,天上飄起了雪花.

張翀太守站在窗口位置,伸出手掌,接住了一片雪花.

然後,靜靜看著他融化.

…………

海面上的一艘普通貨船.

這艘船是給怒潮城送糧食的,毫不起眼.

沈浪站在甲板上,望著天空.

下雪了.

他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

他的身邊,所有的玄武伯爵府高手都在.

整個望崖島,就留下一個人.

那就是金卓伯爵本人.

其他所有金氏家族的精銳,全部前往怒潮城.

其中兩千名精銳,這半個多月時間,已經陸陸續續用貨船運到怒潮城,並且在各個聚點潛伏下來了.

金晦道:"姑爺,伯爵大人一個人帶著兩千新兵在望崖島,面對仇天危的三萬聯軍,真的不會有事嗎?"

沈浪道:"又不正面交戰,不礙事的."

金士英道:"姑爺,不是我質疑您,怒潮城的城堡固若金湯,仇妖兒勇猛無敵,就算一萬人,兩萬人也攻不下海盜王的城堡,我們區區兩千人,一旦失敗,玄武伯爵府便會灰飛煙滅."

而就在此時,一個人走了過來,低聲道:"姑爺,來了!"

此人,竟然是伯爵府的名醫安再世.

沈浪道:"你們退下."

金晦,金士英等所有伯爵府精銳全部退下.

整個甲板只有沈浪和安再世二人.

一艘小船靠了上來,一個男子穿著黑斗篷爬上了大船,來到沈浪的面前.

"拜見姑爺."

此人,便是仇天危身邊的那個煉金道士.

而他真實的身份,就是安再世大夫的兄長,安再天.

他們世世代代都是金氏家族的家臣,他們的父親就死在二十年前的那一戰.

金宇伯爵全軍覆滅的那一戰.

沈浪道:"調查清楚了嗎?用海鹽毒殺仇妖兒的幕後主使是他嗎?"

煉金道士安再天道:"聰明絕頂無過于姑爺,便是他."

沈浪道:"讓你准備的東西,准備好了嗎?"

煉金道士安再天道:"已經准備妥當,不過我雖然潛伏在仇天危身邊十幾年,但是……我並不是他的心腹,我在城主府的分量很輕,恐怕在這一場大戰中,未必能夠起到太大的作用."

沈浪道:"你若能夠完成任務,那便是最大功臣."

"是!"煉金道士安再天道:"老朽告退,姑爺保重."

然後他離開大船,乘坐小船離開.

…………

怒潮城城堡內.

仇妖兒望著窗外.

下雪了!

她不由得伸出玉手,接住了一片雪花,然後任由它在手心融化.

海盜王仇天危望向這個義女的背影,稍稍有些複雜.

"妖兒,為父明日就率軍出征,怒潮城的安危就正式交給你了."

仇妖兒點頭道:"好."

仇天危道:"你只有三千守軍,有問題嗎?"

"沒有."仇妖兒道:"不管有沒有敵人來,哪怕是一萬,兩萬,都沒有問題."

仇天危道:"小心你身邊的那個徐芊芊,她不見得可靠的."

"嗯."仇妖兒.

仇妖兒皺了皺眉,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

心中有些不安.

因為,這個月的月事沒有來.

………………

注:第二更送上,我繼續碼字寫第三更,狂求兄弟們的支持啊,真是寫得竭盡全力了.

因為一整天只睡了四個多小時太疲倦了,所以心情有些狂躁,吼了娘子一句,在這里向你道歉,對不起啊寶貝!

上篇:第180章:仇天危痛絕噴血!大局已定!(1更)    下篇:第182章:了不起仇妖兒!攻打望崖島(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