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84章:驚天動地!仇天危末日!(2更為新盟主超神小蝌蚪賀)   
  
第184章:驚天動地!仇天危末日!(2更為新盟主超神小蝌蚪賀)

g,更新快,無彈窗,!

(為新盟主超神小蝌蚪賀,糕點感恩莫名)

海盜王仇天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人.

但如果用三個詞來形容他的話,就是貪婪,狠毒,多疑.

看當時仇梟有多麼小心多疑便知道一二.

在望崖島幾天幾夜,仇梟硬是沒有吃過島上的任何食物,沒有喝島上的一口水,甚至連島上的任何器皿都不用.

而仇天危比他兒子還要多疑.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一聽到望崖島上有上古金脈就想要來搶奪是他,讓兒子來談判的也是他.

氣勢洶洶率領幾萬大軍殺過來是他,但是眼看上古金脈就在眼前卻又躊躇不前還是他.

他是真的覺得大礦坑底下有陷阱嗎?

不,並不是.

僅僅只是本能的多疑.

就如同兵法上的逢林不入,逢谷不入的本能.

就這樣,三萬海盜聯軍在大礦坑最上方安營紮寨,將玄武伯軍隊團團包圍.在上面用火攻?不可能,底下沒有任何助燃物,用什麼火攻.投擲石頭也不可能,整個礦坑直徑縱橫一里左右石頭也投不了那麼遠,就只能圍著.

一天,兩天,三天.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心中焦躁不安的還是他.

而更加不能忍受的是晉海伯爵府的長子唐縱,他意氣奮發,實在受不了這種窩囊的打法.

終于,他再一次來到仇天危的面前,無比恭敬道:"怒潮侯,您是兵法大家,請問您看出了什麼端倪了嗎?"

仇天危飲酒不言.

唐縱道:"我知道兵法有云,逢林不入,逢谷不入,因為擔心遭遇到埋伏.不管是樹林還是山谷,視野都不清晰.但是我們眼前這個大礦坑,完全一覽無遺,根本無法設下任何埋伏."

仇天危依舊不言.

唐縱道:"玄武伯又能有多少軍隊?他擴軍之後總共五千私軍,還要留下一千多守衛封地,四千多人就都在這里了,我們每天甚至都能看到他們.而且居高臨下的是我們,不是他們啊."

這話說得沒錯.

甚至海盜王仇天危也無法想象這個大坑里面能夠有任何陷阱.

就算他三萬大軍下到坑底又會怎樣?

玄武伯區區四千人,根本傷害不得他們.

唐縱道:"若怒潮侯不放心的話,小侄可以率領家族私軍先殺下去,一探究竟."

這話一出,仇天危頓時怒了.

你唐縱什麼意思?

你這是暗諷我膽小如鼠嗎?

再說這大礦坑底下誰知道有多少黃金?你這是想要一人下去獨吞嗎?

唐縱道:"當然,大軍圍困,讓玄武伯糧食和淡水耗盡最後不戰而勝也是一種辦法.但是這大雪紛紛,淡水是不用愁了.而玄武伯肯定將所有糧草都藏在大坑底下的房子里面,說不定比我們的糧草還要多.我們的糧草都是靠船運來的,反而耗不過他們."

仇天危皺眉.

你唐縱算是什麼東西?

你父親唐侖在我面前都不敢大聲說話,你區區一個豎子,竟敢質疑我?

仇天危淡淡道:"賢侄若不滿意,可率軍離去."

這話一出,唐縱臉色微微一變.

這都馬上要拿到上古金脈了,馬上就要將玄武伯爵府斬盡殺絕了,你竟然讓我走?

那我回去豈不是要被我父親打死?

豈不是要錯過唐氏家族崛起之機?

頓時唐縱無奈道:"一切遵照怒潮侯指示."

…………

回營之後,唐縱不由得破口大罵.

"什麼海盜王,膽小如鼠."

"真不知道他的怒潮城是怎麼來的?"

"二十年前,金宇伯爵該愚蠢到什麼地步啊,竟然被這等人擊敗了,而且全軍覆滅."

"這麼大一個礦坑,到處都光溜溜的,一個鬼都藏不住,哪里來的埋伏啊?"

"這個人真是徹底落伍了."

唐氏家族的私軍紛紛迎合,表示贊同.

………………

不僅唐縱不滿,連眾多海盜頭領心中也紛紛埋怨.

"大王這是怎麼了啊?下面就是金礦了,堆積如山的金沙,說不定十萬斤黃金就在那房子里面,為什麼不殺下去?"

"可不是嗎?這就仿佛一個娘們扒光了,一點抵抗力都沒有了,結果你卻不上."

"還不止呢,這明明是已經到頂點了,結果硬是捏住你卵,不讓你最後一哆嗦."

這話一出,眾多海盜首領朝那人望去.

還是你的比喻最形象,你最優秀.

可不就是這樣嗎?

大坑就是大洞,都到洞口了,還不進?

這可是要把人活活憋死啊.

忽然,那人又幽幽道:"大王不是有別的想法吧."

"什麼想法?"

"底下可是有無數金沙,無數黃金啊,大王硬不讓人下去,是不是怕我們搶多了黃金啊.他就是想要將玄武伯的軍隊餓死,然後偷偷派自己的心腹高手下去,把所有黃金都拿了.最後等我們沖下去一看,什麼黃金都沒有了,他卻說黃金早被玄武伯運走了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了.

因為很有道理啊.

"那可不行啊,咱們是干嘛來的?發財來的."

"對,對,對,大王雖然是我們的共主,但是也不能擋住大家財路啊."

"這麼多黃金,他可不能一個人獨吞啊,他仇氏一家霸占怒潮城已經讓人眼紅了,現在還要霸占所有黃金?"

"你小聲一點,被大王聽到了,你死定了."

頓時又有人幽幽道:"女魔頭又不在,怕什麼啊?"

所有人又朝他望去.

兄弟,在場眾人果然你最優秀啊,每每都能說中要害啊.

眾人回想起來了.

大家為什麼害怕仇氏家族?

是因為仇妖兒這個無敵猛將啊.

太可怕了啊.

稍稍不聽話,直接就帶兵來滅你,一點海盜義氣都不講的.

反而仇天危,多多少少還講究一些香火情.

這些年大家為什麼俯首帖耳啊?

都是被仇妖兒打出來的啊.

這個女魔頭出來打戰,帶一萬人能打贏,帶三千人能打贏,帶一千人還能打贏.

甚至有些時候,順便帶著幾百人殺過來,還打贏了.

那兩支鬼頭刀一耍,根本就是無敵的.

凡是不聽話的海盜,全部被絞成肉泥了.

"女魔頭不在,要不咱們去找大王說說?"

"是啊,玄武伯爵府就四千人,我們足足有三萬人,這要是不敢打,不敢沖下去,實在太窩囊了啊."

頓時,那個人又幽幽道:"不能直截了當地說大王你太小心了,應該說我們的糧草都快要耗盡了,堅持不了幾日了,若再不攻打,恐怕要先退兵了."

眾人在望向他.

兄弟,你確實很優秀.

于是,一眾海盜頭子推舉這個優秀首領去和仇天危談.

"兄弟,在場眾人你最優秀,你去談,我們去給你壯聲勢啊!"

…………

幾十個海盜首領來到仇天危的大帳.

那個優秀海盜首領跪下,道:"大王,當日為了響應您的仇氏滅殺令,我們出兵都很急,所以糧草帶得不大夠.若再不進軍滅掉玄武伯守軍,恐怕再有幾日,糧草就要耗盡了,到時候說不定還要退兵返回家里運糧草."

仇天危不語.

那個優秀海盜首領道:"兵法有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玄武伯率領四千人大部分都是新兵,我瞧之如同土雞瓦狗.而大王的軍隊士氣沖天,人人視死如歸,一心只為少主複仇.所以在我看來,大王有三勝,玄武伯有三敗."

仇天危道:"哦,說說看."

優秀海盜首領道:"我大軍十倍于玄武伯,這是一勝.大王英明神武,遠超玄武伯這是二勝.我方士氣如虹,玄武伯萎靡不堪這是三勝."

"所以我敢斷定,只要大王一聲令下,不用一個時辰,就可以將玄武伯那四千豬狗斬盡殺絕."

仇天危淡淡道:"之前沒有發現,我軍中還有你這等優秀人才."

優秀海盜道:"大王謬贊了,大王左手握著金山島,右手握著上古金脈,霸業將成,天下良才無不紛紛來投,小人只是仰慕大王神威,算不得什麼人才."

仇天危道:"我讓大家圍而不打是有私心,是想要獨吞黃金.女魔頭仇妖兒又不在,所以大家對我這個海盜王也不需要太過于畏懼,這話也是你說的吧."

這話一出,優秀海盜猛地一顫,猛地回頭.

我艹,是哪個出賣我的?

海盜義氣呢?

"來人,此人亂我軍心,推出去斬了!"

"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

一聲長長的慘呼.

優秀兄身首分離,腦袋被斬下來了.

眾多海盜首領紛紛後退,表示和此人劃清界限.

"我早就說了,此人思想很危險啊."

"對,他竟敢質疑大王的英明決定,我都看不下去了,就算大王不殺他,我也幾乎不忍不住要殺."

優秀兄被斬的時候,腦子里面只有一個念頭.

原來,我不優秀啊,你們才優秀啊.

仇天危將血淋淋的人頭提在手中,寒聲道:"今後誰敢質疑我的軍令,他便是下場."

眾多海盜頭脖子一縮,噤若寒蟬.

…………

仇天危知道,雖然他暫時壓下去這些海盜首領的意見,但是絕對壓不下他們的貪念.

黃金動人心.

明明知道這大坑下面有無數的黃金,想要讓這些海盜忍住,真是不可能的.

士氣可鼓不可泄.

次日,仇天危下令海盜罵戰.

用激將法.

于是,無數海盜指著大坑底下的玄武伯怒罵.

這些可是海盜啊.

什麼惡毒語言罵不出來啊.

什麼汙言穢語罵不出來啊.

簡直不堪入耳.

玄武伯全家被辱.

沈浪全家被辱.

玄武伯的妻子蘇佩佩,沈浪的妻子金木蘭,更是成為了眾多海盜口中羞辱得最多的兩個人.

三句不離下三路.

這群海盜簡直用言語羞辱了這兩個女人身上的每一寸地方.

如果言語如同屎尿,此時整個大礦坑已經被埋沒了.

大礦坑底下金氏家族的武士們幾乎要氣炸了.

伯爵夫人大家接觸得不多,但是金木蘭可是家族私軍的首領,大家完全敬如女神啊.

軍中談起女人來,都是口不遮言的,就連王後和公主都敢開玩笑,玄武伯爵府的私軍也不例外.

但是,家族私軍中從來不會有人敢說金木蘭半個字.

如果有人敢,那就會被活活打死.

在所有人金氏家族武士心中,金木蘭是純潔無瑕的女神,是絕對不能被褻瀆的.

雖然沈浪的表現已經征服了大家,但在所有武士心中,姑爺沈浪還是配不上木蘭女神的.

只不過……看在你那麼狠毒,我們大家惹不起的份上,就勉勉強強覺得你配得上吧.

而現在這些卑賤的海盜竟然如此羞辱女神.

這些金氏家族的武士恨不得拔刀沖上去和這些海盜拼了.

金忠道:"主人,讓我沖上去殺一陣,我忍不了了."

玄武伯金卓也怒火沖天.

他這一生,最愛的就是妻子.

他的娘子多麼純真無暇啊,你們這些肮髒的海盜竟然如此褻瀆她,恨不得將你們碎尸萬段.

但是,玄武伯忍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

"浪兒這個小狐狸……"金卓伯爵憤恨道.

他覺得沈浪肯定是猜到會有這一幕,所以早早就走了.

海盜們見到玄武伯不為所動,也不出戰,頓時大失所望.

不僅僅眾多海盜首領心中不忿,就連所有海盜士兵心中也有不滿.

大王你什麼意思啊?

就這麼一個大坑,把你嚇住了?

就這麼一個大坑,難道還能坑住三萬人?

玄武伯就這麼區區四千人不到,而且大半都是新兵,不計其數的黃金就在下面,你硬是不敢打?

此時大雪已經停了,太陽出來了.

下面無數礦土上的積雪也融化了許多.

被太陽一照,滿眼的金光燦燦啊.

都是金子啊.

堆成了一座又一座小山.

就區區不到一里地,大王硬是不敢去打.

太慫了啊.

這樣的人,還有資格成為我們的共主嗎?

仇天危感受到了無數海盜心中的憤恨.

于是,他決定將激將法更上升一步.

就算不能激怒玄武伯,也能發泄海盜們心中的憤怒,還能提振士氣.

但總之,他就是不下坑.

我不知道沈浪你有沒有在大坑里設下陷阱,但我就是不下去.

你休想害到我.

媽蛋,這麼大的一個坑,看著就不吉利.

坑人坑人,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

什麼是海盜們最喜愛的,當然是下三路.

下午的時候,太陽正激烈.

海盜們的激戰法徹底升級了.

玄武伯見之,整個人幾乎都要炸了.

仇天危找來了幾個長相俊俏的相公,穿上了女人的衣服.

除了仇妖兒之外,海盜出戰一般是不帶女人的,覺得不吉利.但是茫茫大海無比寂寞,所以很多海盜首領會帶一些俊俏的兔兒爺.

此時,這些人就派上用場了.

一個扮演金木蘭,一個扮演伯爵夫人蘇佩佩.

還有一個人,直接扮演沈浪.

然後,這三個人如同狗一般,脖子上套著繩子,在地上亂爬.

"我是蘇佩佩,我好寂寞啊,大家快來搞我啊!"

"我是沈浪,我最愛男人,快來搞我啊!"

這些俊俏的海盜跪在地上,如同狗一般搔首弄姿,極品丑態.

接著一群海盜沖上去,撕開他們的衣衫,上演更加丑陋一幕.

"玄武伯你看到了嗎?"

"你妻子蘇佩佩,正在我們輪流搞啊."

"沈浪小白臉,我們大家弄得你爽不爽啊."

這丑陋一幕,讓眾多海盜看得如癡如醉.

暫時將心中對海盜王仇天危的不滿壓制了下去.

大礦坑地下,玄武伯抽出大劍,瘋狂劈斬.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竟然如此羞辱我妻子,如此羞辱我女兒,如此羞辱我女婿?

恨不得將你們碎尸萬段.

這就可以看出金卓伯爵的耿直,換成張翀保證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會不屑一笑.

又一天時間過去了.

仇天危決定明天還是不下坑.

至于士氣.

海盜們不是喜歡看這些肮髒大戲嗎?

那就演得更過火一些好了.

今天上演的是群盜蹂躪蘇佩佩,沈浪,金木蘭的大戲.

那明日就上演將沈浪千刀萬剮的大戲.

真的千刀萬剮.

反正一個兔兒爺的命又不值錢.

稍稍打扮一下,讓他盡量像沈浪,然後扒光了跪在地上,一刀一刀切下來,凌遲處死.

保證眾多海盜看得過癮,反正不要讓他們無聊便是了.

一旦無聊,就會心生埋怨.

…………

次日一早!

那個長得最漂亮的兔兒爺被打扮好了,別說和沈浪還有幾分相似.

此時這個假扮沈浪的相公被扒光了,跪在空地上淒厲慘嚎.

"玄武伯,岳父大人,我是沈浪啊,救命啊……救命啊……"

"木蘭娘子,救我啊,你的相公要被殺了啊."

"我是沈浪,我該死,我下賤,我活該千刀萬剮啊……"

這個兔兒爺還以為只是演戲呢.

但是接下來,刀子真的割了下來.

"啊……啊……"

他嚇得屎尿齊出,痛得發出淒厲慘嚎.

周圍海盜看得無比過癮.

這就仿佛真的割沈浪的肉一般.

"你們等著吧,沈浪的下場只會比這個更慘."

"太子已經盯上金木蘭了,沈浪這個人就多余了,他是真的會被凌遲處死的."

"現在看假沈浪被凌遲,以後看真沈浪被千刀萬剮,爽啊!"

"先閹掉,把這個沈浪閹了."

眾多海盜紛紛鼓噪.

"玄武伯,你快來看啊,你的女婿沈浪要被閹了,你還不來救他嗎?"

"金木蘭,你的夫君要被閹了,快來救他啊.天哪,你的夫君那玩意真小啊,能夠滿足你嗎?要不要我們幫忙啊?"

眾多海盜的汙言穢語,再一次傾瀉而出.

然而,忽然有人喊道:"大家快看,大坑底下沒人了."

眾人一驚.

仇天危猛地出來,朝著大坑底下望去.

果然!

大坑底下空空如也.

一個人影都沒有了.

而且,所有臨時搭建的房子都被拆了.

這……這是見鬼了嗎?

玄武伯這四千多人昨天明明還在的,今天怎麼就消失了呢?

整個大坑完全被包圍得水泄不通啊.

他們難道是插上翅膀飛走了嗎?

不僅如此,大坑底下一片狼藉.

無數的礦土都敞露了出來,不計其數的金沙.

這一看上去,仿佛金子海洋一樣.

所有海盜都敢拿人頭擔保,這絕對是上古金脈.

天下沒有一個金礦有這麼高的含金量.

底下有多少黃金?

天知道?

鬼知道啊.

眾多海盜再也忍不住了.

什麼凌遲大戲也不看了.

大王真是太窩囊了,足足十倍于敵人,硬是不敢打,結果被人跑得干乾淨淨.

盡管他們不知道玄武伯帶領的四千人是怎麼跑的,但總之他就是跑了.

而且肯定帶走了不知道多少黃金.

有海盜忍不住吼了出來.

"下面連一個敵人都沒有了,難道我們還不敢下去嗎?"

"下面到處都是黃金,難道我們還不敢去拿嗎?"

"我們還是海盜嗎?完全跟娘們一樣啊!"

玄武伯的四千人不翼而飛,海盜們失去了敵人,情緒瞬間激變了.

"有種的,跟我沖下去搶黃金."

"搶黃金去!"

幾十人,幾百人,幾千人紛紛朝著大礦坑底下沖去.

終于!

局勢徹底失控了.

仇天危暴怒.

"沒有軍令,不許下去,不許下去."

"否則格殺勿論,格殺勿論."

但是,已經壓不住了.

這群人是海盜,不是正規軍.

能夠壓制他們好幾天,已經是千難萬難了.

仇天危感覺到一陣陣毛骨悚然.

本能覺得無比危險.

玄武伯的四千人竟然不翼而飛了?

"傳令下去,不得下坑,不得下坑."

他畢竟威名赫赫.

隨著他的命令,屬于他的一萬多嫡系硬生生不敢動,依舊堅守大坑之上的營寨.

"將軍,我們下去嗎?"唐氏家族武士問道.

晉海伯長子唐縱道:"稍等,等等看."

很快,沖到最前面的幾百個海盜已經沿著大路沖到了大坑的底部.

猛地脫下自己的衣衫,拼命地裝礦土.

這礦土里面可都是黃金啊,一眼看去都是金沙啊.

其實這純粹是視覺效果.

盡管這礦土的含金量已經非常驚人了,但一百斤土里面,連半斤黃金都沒有.

只不過全部都是細細的金沙,這一看上去仿佛都是黃金.

"金幣,金幣……"

"金磚,金磚……"

有的海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奇跡.

地面上整整一層都是黃金.

沒錯,沈浪讓人把黃金提煉之後,混入黃銅,融化成液體後,直接潑在地面上.

其實也沒有多少,就是幾千斤黃金,兩萬斤黃銅而已.

但是視覺效果就太驚人了.

一地都是黃金啊.

眾多海盜紛紛拿出刀子切割金子.

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啊.

沒有一個敵人,什麼陷阱都沒有.

越來越多海盜沖到大坑地下,拼命搶奪黃金.

唐縱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沖下去,搶黃金."

于是,唐氏家族的三千私軍瘋狂地沖下去,開始搶奪黃金.

這下子,海盜王仇天危的嫡系再也忍不住了.

大王太窩囊了,太小心了.

這大坑底下根本就沒有什麼陷阱,也沒有什麼埋伏.

只有遍地的黃金啊.

看上去根本不是十萬斤,而是幾十萬斤吧?

但是現在這些黃金都要被人搶光了啊,再不沖上去的話,連湯都喝不上了啊.

大王啊,我們是你的嫡系啊.

現在反而什麼好處都沒有?

我們雖然是大王你的嫡系,但我們也是海盜啊.

"大王,快下令吧,黃金要被搶完了啊."

"哪里有埋伏啊?哪里有陷阱啊!"

終于,仇天危的嫡系也開始瓦解了.

幾百個人脫離隊伍,幾千人脫離隊伍.

最後,一萬多嫡系海盜也沖下大坑,開始搶奪黃金.

玄武伯的四千人已經不見了.

沒有敵人了.

那麼之前的戰友就變成敵人了,你搶得多,我就搶得少了.

越來越多人沖到大礦坑下.

最後,三萬多海盜聯軍,全部沖了下去.

整個大礦坑底部,面積超過十幾萬平方米,此時黑黑壓壓都是海盜.

如同肮髒的潮水一般,覆蓋了整個大礦坑底部,密密麻麻,不計其數.

確實沒有任何陷阱,沒有任何埋伏.

但是,這些海盜已經開始互相殘殺了.

在黃金面前,還講什麼兄弟義氣啊.

海盜王仇天危知道,自己再不下去維持秩序,再不下去鎮壓,就要出大亂子了.

回去之後,要大開殺戒了.

仇天危心中憤怒.

然後,他也猛地沖了下去,大吼道:"城主府衛隊,站出來維持秩序."

"所有人搶到的黃金,全部上繳,按照比例分配."

"若有私斗者,格殺勿論!"

再仇天危親自率領精銳衛隊的鎮壓下,三萬多海盜終于恢複了秩序.

仇天危伸手抓了一把礦土.

果然密密麻麻都是金沙.

再看地面,果然澆了一層黃金,不過顏色有一點點發紅.

但是他也沒有在意.

他整個人處于無比振奮之中.

上古金脈啊.

真正的上古金脈啊.

我仇氏家族要崛起了.

我的宏圖霸業要成了.

果然沒有什麼陷阱,沒有什麼埋伏啊.

沈浪!

我高看你了啊.

你也不過如此啊.

玄武伯,我不管你是通過那條密道逃跑了.

但是,你終歸困在這個島嶼上,你出不了海.

你依舊插翅難飛.

我依舊可以將你金氏家族斬盡殺絕.

沈浪,你敢殺我兒子.

我一定將你閹割成十八段,然後活生生凌遲處死,凌遲處死!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轟轟轟轟……"

一陣陣猛烈的爆炸.

整個礦坑盤旋而上的道路,被炸塌了.

出現了四五個缺口,每一個缺口幾十米寬.

退路被斷了.

于是,整個礦坑成為了巨大的天井.

而且是九十度峭壁,足足五六十米深.

一旦道路被絕,這些海盜就上不去了,徹底被困在礦坑底下.

仇天危心中一陣戰栗.

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

這是什麼武器啊?

威力竟然這麼驚人,這可是石砌成的道路啊,竟然瞬間粉身碎骨.

當然是火藥.

沈浪沒有發現硝石礦,所以無法大規模制造火藥,不夠用來正規大戰.

但是用來炸路,用來炸坑洞,確實足夠的.

"准備作戰!"

仇天危拔出戰刀.

幾萬海盜受驚,猛地拔出戰刀,准備作戰.

仇天危內心驚疑.

就算把路斷了又怎麼樣啊?就算把我們困在這大坑底下又能怎麼樣啊?

你區區四千人,怎麼可能打得過我們三萬多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

仇天危忽然頭皮發麻,感覺到一股致命的危險.

"轟轟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

比起之前的爆炸,威力大了好幾倍.

巨大礦坑的懸崖峭壁中間,距離大坑底部二十米處,忽然被炸出了一個巨洞,足足好十幾米寬的巨洞.

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無數碎石飛濺而出.

但是,那又如何?

威勢驚人,卻殺不了人啊.

"轟隆隆隆……"

緊接著,滔天的海水,從這個巨洞里面湧出,朝著大礦坑傾瀉而下.

這個大礦坑深入地下幾十米,距離海邊大約三百多米.

沈浪用了大部分的火藥,活生生在石壁中炸開一條大隧道,讓整個礦坑和大海相連.

留下最後一層石壁不炸.

等到仇天危和所有海盜全部到了大礦坑底下後,再炸開最後一層石壁.

頓時,滔天的海水狂湧而出.

海盜死在海水中,不是很有宿命感嗎?

與此同時!

響起了驚天的戰鼓.

玄武伯的四千士兵,猛地出現在大礦坑的頂部,出現在眾多海盜頭頂營寨上.

驚天的海水傾注.

瘋狂淹沒著巨大礦坑.

無數海盜拼命四處逃竄,瘋狂沿著懸崖峭壁往上爬.

玄武伯大吼道:"仇天危,你完了,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

注:第二更送上,我去泡濃茶提神,馬不停蹄寫第三更.月票榜第一岌岌可危,兄弟們頂我,支援我,助我!

謝謝一切,看淡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83章:激戰望崖島!殺殺殺!驚天陷阱(1更)    下篇:第185章:仇天危全軍覆滅!死絕!隕落(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