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85章:仇天危全軍覆滅!死絕!隕落(3更)   
  
第185章:仇天危全軍覆滅!死絕!隕落(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黑火藥的威力實在是太一般了.

為了炸斷這些道路,尤其是為了炸穿這三百米的隧道,足足用了一萬多斤火藥.

就算這樣,還動用了幾千人挖鑿了幾個月.

這是一片大鐵礦,地質實在太堅硬了.

若不是沈浪提前近半年謀劃,根本不可能成功.

而這一萬多斤火藥,也幾乎將幾個月的存量消耗殆盡.

沒辦法啊,沒有硝石礦,全部要靠去茅廁刮來的硝,不知道多少屎尿才弄出這些硝啊.

如今終于大功告成了.

而玄武伯率領的四千多人之所以消失,當然也是昨天半夜的時候,悄悄從這個隧道溜走了.

這個三百多米長的隧道距離坑底二十幾米,距離地面也是二十幾米.隧道的兩端用石頭堵住,等到仇天危海盜全部下坑之後,兩邊同時炸開.

海水就倒灌了進來.

直徑好幾米的大口子,海水的壓力又大,每一秒鍾湧進來的海水都超過幾萬斤不止.

轉眼之間,整個大礦坑底部成為一片汪洋.

仇天危眼眶欲裂.

好狠毒的沈浪啊,果然有陰謀啊.

但是……

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這里距離海邊足足有近一里啊,而且都是堅硬的岩石,這個隧道你是怎麼挖出來的啊.

剛才那一聲巨響,猛烈的爆炸,到底是什麼武器啊?

且不說仇天危不知道.

就連玄武伯爵府的這些士兵也不知道.

因為參與炸藥制造,參與爆炸的人只有區區不到百人.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爬出去.

仇天危大吼道:"爬出去,爬出去……"

頓時,無數的海盜沿著懸崖往上爬.

但是更多的海盜卻有點漫不經心.

沈浪?

你就這點招術了嗎?

我們是海盜啊,天下間還有水性比我們更好的嗎?

你竟然想要用海水淹死我們?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爬,爬,爬!"

這些海盜都很牛,哪怕懸崖峭壁也可以攀爬而上.

但是……

這礦坑的峭壁足足有幾十米高啊,九十度筆直.

更可怕的是,剛剛下過雪,然後融化了,接著又凝固成冰了.

整個懸崖滑不留手,海盜們又沒有攀登鏟,怎麼爬?

于是,這些海盜一邊砸冰,一邊往上爬.

其中部分爬到中途,直接墜落下去.

而有一些特別牛叉的海盜,竟然真的攀爬了上去.

但……

那只會更加悲劇.

好不容易快要爬到頂了.

抬頭一看,頓時見到玄武伯爵府武士的一張笑臉.

"喲,竟然真爬上來了,厲害啊!"

然後,上面一塊石頭砸下來.

或者,一支箭射下來.

噗通!

又掉下去了.

這群海盜一個一個往上爬,又一個個墜落.

慘呼連連!

最慘的是唐氏家族的私軍.

他們身上都穿著鐵甲呢,海水湧進來之後,他們很快就沉底了.

"大公子,快走,快逃……"

晉海伯爵府的長子唐縱完全驚呆了.

還是心腹武士將他身上的鎧甲剝開,然後拼命將他往上推.

唐縱真的沒有想到啊.

原來這個大坑真的有驚天陷阱啊.

原來仇天危不是真的窩囊,人家老奸巨猾,是真的有危險直覺啊.

沈浪,你太毒了.

太毒了啊!

唐縱武功高強,攀爬起來非常之快.

但壞就壞在快上了.

大家都爬的這麼慢,你竟然這麼快,武功很高啊.

那肯定是大人物啊.

于是!

"嗖嗖嗖嗖……"

幾十個弓箭手,專門招呼他一人了.

幾十個民兵的石頭,專門砸他一人了.

這唐縱也真厲害,如同猴子一般,在峭壁之間跳躍,瘋狂躲避著這些箭和石頭.

爬,爬,爬……

身上中了好幾箭,但是不致命.

也被砸了好幾塊石頭,其中有兩塊足足幾十斤,直接將他砸吐血了.

但是,那也不致命!

終于!

唐縱爬到頭了.

距離地面還有一尺多的時候,忽然頭頂一陣劇痛,整個人被抓著頭發直接提了上去.

玄武伯金卓親自出手了.

下一秒鍾,幾支戰刀橫在唐縱的脖子上.

唐縱這才發現.

我……我爬上來做什麼啊?

這上面有幾千個敵人啊.

好漢不吃眼前虧,唐縱直接跪下道:"玄武伯,我願投降!請您念在同為老牌貴族的份上,饒我一命,我父親一定願意付出巨大代價贖我的."

玄武伯手掌在唐縱後頸一斬,直接讓他昏厥過去.

金忠上前,對准唐縱的雙手雙腳筋脈猛地刺下.

哪怕昏迷中,唐縱身體也猛地一陣抽搐.

頓時,他四肢筋脈全部被攪爛,武功徹底毀掉.

緊接著,匕首猛地刺入他的嘴里,用力一攪.

唐縱的舌頭被攪碎,無數鮮血湧出.

這下子,昏迷的唐縱活生生醒過來了.

頓時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叫聲.

金忠從袋子里面挖了一團泥土,塞進唐縱的嘴里止血.

能止住就止住,不能止住的話血流光死了也無所謂.

反正暫時讓唐縱活著也是留給姑爺的,萬一他想要利用唐縱施展什麼陰謀詭計呢?

就算死了,姑爺也不會責怪.

因為姑爺對唐縱沒有任何命令,金忠之所以留下唐縱一命,完全是揣測上意.

做下人不容易,尤其做沈姑爺的下人更不容易啊.

…………

沿著這條隧道,海水繼續瘋狂倒灌.

水位越來越高.

這群海盜還沒死,甚至大部分海盜都沒死,還在海水中撲騰著.

而唐氏家族的私軍武士差不多已經快死完了.

真不愧是海盜,水中生存能力太強了.

有一個海盜頭子朝著仇天危游過來道:"大王,沈浪真是愚蠢不堪啊,竟然想要用海水將我們淹死,這不是笑話嗎?我們是誰啊,我們是海盜啊!"

"沒錯,沒錯!我看沈浪的腦子才是進海水了啊."

"何止是海水,他腦子里面還有老子的尿啊."

這群海盜還真是牛逼,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嘴硬得很.

"大家不要急,不要急啊,水位不斷往上漲,到時候就算沒有和地面齊平也相差不遠了,我們到時候就能浮上去,輕而易舉躍上地面,依舊可以將玄武伯爵府這些雜種全部殺死的."

"對,我們不要爬峭壁了,等水位上漲."

"將金氏家族斬盡殺絕,將沈浪扒皮抽筋."

"我要日死他,我要將沈浪這個狗雜種淹死在屎尿中."

"別動,節省體力,等水位上漲!"

果然,水位一直不斷上漲,很快漫過了隧道口.

距離地面越來越近了.

三十米,二十五米.

而就在這個時候.

"轟轟轟!"

又一陣爆炸聲.

不知道從哪里傳來了.

緊接著,所有人驚恐地發現.

水位不漲了.

因為這一次爆炸又把隧道給堵住了,海水倒灌不進來了.

足足好一會兒,海盜們才發現水位不漲了.

"沈浪,我操/你娘,我操/你娘……"

剛才是那個烏鴉嘴說等水位上漲的啊,你剛說就不漲了.

眾多海盜在水面上撲騰,面面相窺.

"大王,現在該怎麼辦啊?"

現在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

這里水面距離地面還有二十五米呢,難道還要爬上去?

"我們是海盜,我們怕什麼海水啊?難道會淹死不成?"

所有海盜朝著他望去.

"確實不會淹死,但……會凍死."

"凍死,真是開玩笑,就算大冬天,我也能夠在海里游一個時辰."

"那一個時辰之後呢?兩個時辰之後呢?"

頓時,那個海盜沉默了.

天寒地凍啊.

連下了幾天的大雪,此時空氣中的溫度零下好幾度,海水的溫度也不會超過三四度.

眾多海盜發現,他們原來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牛.

這才在海水里面泡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已經快要凍僵了.

不能這樣下去.

這樣泡下去,所有人都會活活凍死的.

海盜王仇天危大吼道:"所有人掩護我,掩護我,我帶領高手爬上去,殺出一條血路,在地面占領一塊陣地,然後你們都爬上去."

這已經是唯一的辦法了.

頓時,幾百名海盜高手游到仇天危的身邊,他們紛紛往上爬,為仇天危開路.

海盜王仇天危,爬在最中間.

這群人果然犀利.

哪怕是結冰的懸崖,他們也真的活生生爬上去了,而且速度無比飛快.

"放箭,放箭……"

"砸石頭,砸石頭……"

頓時,地面上箭如雨下,無數石頭紛紛砸下.

這些海盜高手被擊中後,紛紛墜落.

其他海盜高手見之,趕緊替補上來,總之就是要作為炮灰,保護住仇天危.

這群人數量不多,但卻是仇天危最心腹武士.

但是這地勢太要命了,完全是被動挨打.

替補的速度,完全跟不上墜落的速度.

仇天危大吼道:"所有人全部攀爬,能夠沖上去幾個就沖幾個."

頓時,剩下的兩萬海盜密密麻麻,瘋狂沿著懸崖往上爬,這算是分散玄武伯爵府軍隊的攻擊力了.

這一幕,真是讓人震撼啊.

這群人求生的意志太強烈了.

周長好幾里的懸崖,密密麻麻都是往上爬的海盜,簡直如同螞蟻上樹一般,又如同無數蜘蛛.

地面上玄武伯爵府的四千多人感到了些許的壓力.

射箭都來不及了,就瘋狂地砸石頭吧.

"啊……啊……啊……"

無數海盜連連的慘叫.

有的直接被砸得粉身碎骨,有的直接墜落.

簡直就是瘋狂的屠殺.

每一秒鍾都有無數海盜死去.

而壓力最大的,還是海盜王這邊的防禦.

仇天危心腹武士太強了,攀爬速度太快,就算瘋狂砸石頭,也擋不住他們.

于是,玄武伯直接下令道:"倒硫酸."

聽到這三個字.

海盜王仇天危心中怒罵.

我艹!

"砰,砰,砰!"

一桶又一桶的硫酸直接潑了下來,沿著懸崖潑下來.

"啊……啊……啊……"

怒潮城最精銳的武士們也扛不住硫酸啊.

為了不沉到水里他們可是把盔甲都拖了啊.

所以,現在這些硫酸直接潑在他們身上,瞬間無數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這些海盜的銅皮鐵骨,瞬間被腐蝕了.

慘不忍睹.

而且這一片區域懸崖上,全部沾滿了硫酸.

還怎麼爬?

你手一抓上去,全部腐蝕爛了.

而其他地方.

無數海盜螞蟻一般往上爬.

但,十個人最多不超過一個人爬上去.

然而,剛剛爬上去.

上面一個飛踹,直接掉下去了.

艹你娘啊!

不爬上去,在下面泡在海水中會被凍死.

千方百計爬上去.

更慘!

你爬到中途被砸死,或者墜落下去還是幸運的.

最慘的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爬到頂的,然後被人輕易一腳踹下去.

這些海盜拼命了.

用盡了所有的努力,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然後……

放棄了!

媽蛋,就算是攻城戰,也要有攻城梯啊.

讓我們徒手爬!

差不多百尺之高啊.

還結冰?

我們是海盜啊,不是天兵天將啊!

努力了兩次,三次,五次!

死了一茬又一茬.

所有的海盜放棄了!

我甯可泡在海水中凍死,也不爬了.

不爬了!

海盜王仇天危大吼道:"爬上去啊,爬上去啊!"

但是,已經沒有海盜願意動了.

而他身邊的心腹武士,幾乎快要死光了.

他一個人爬上去?

然後一個人打四千人?

我是海盜王,我又不是海神.

…………

剩下一萬多海盜.

就徹底泡在海水里面,拼命地撲騰.

這一幕,同樣無比震撼.

十幾萬平方米的水面真的就仿佛沸騰的油鍋一樣.

這一萬多海盜瘋狂怒吼著.

瘋狂大罵著.

"沈浪,我艹你娘!"

"玄武伯,我艹你娘啊!"

"沈浪,你這麼歹毒,小心生兒子沒有***啊!"

上萬人的怒罵.

聲音震天啊.

這一萬多海盜用盡了所有的詞彙去詛咒沈浪,詛咒玄武伯金卓.

地面上,玄武伯爵府的四千人靜靜望著這一幕,其中有些民兵臉上露出不忍之色.

金忠見之大吼道:"兄弟們,你們同情他們嗎?"

金氏家族的還好,但是這些礦工民兵卻忍不住點頭.

金忠道:"你們同情這些海盜,那誰去同情被他們殺死的人?誰去同情那些被他們蹂躪的無辜女子?"

"這群是海盜,他們已經不是人了,他們是畜生."

"他們從來不生產,他們靠劫掠為生,他們殺人不眨眼,他們連孩子都不放過."

"他們就不配得到同情,他們的死有余辜!"

玄武伯大聲道:"殺死這群人,就是替天行道,就是行善積德.今日死了這些海盜,明日就有無數家庭免受災禍!"

金忠道:"就在昨天,這群禽獸是如何羞辱我們金氏家族,你們忘記了嗎?"

漸漸地,這些礦工民兵也同仇敵愾.

水面上這些海盜罵聲漸漸停歇了下來了.

也漸漸不撲騰了.

因為,太冷了!

越是罵得厲害,越是撲騰的厲害,體力消耗得越快.

但是不動!

卻又很快被凍僵了.

死亡的恐懼漸漸用上心頭.

這群亡命之徒,一直到現在才徹底絕望.

有人開始哭.

緊接著第二個人開始哭.

然後,無數海盜大哭.

在他們的彎刀之下,曾經有多少無辜百姓嚎哭,而換來的是他們的獰笑和殺戮.

而現在,終于輪到他們哭了.

漸漸地,他們也不哭了.

因為,被凍僵了.

哭不出來了!

越來越多海盜死去.

然後,沉入水底.

整個水面,都靜寂無聲.

死亡的氣息,籠罩在整個巨大礦坑水面.

而就在這個時候,金忠陷入了猶豫,仿佛在掙紮.

足足好一會兒,他猛地一咬牙.

解開褲腰帶,掏出家伙,朝著礦坑的水面放水.

"大家伙聽著,這群海盜生前不是體面人,大家尿一泡送他們上路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一愕.

然後,其他的玄武伯爵府武士跟隨.

接著,所有礦工民兵跟隨.

四千多人,全部解開褲腰帶,對著水面上這些死去海盜撒尿放水.

玄武伯不由得眉頭一皺,朝著金忠望去.

金忠?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張揚了?這麼優秀了?

金忠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啊.

我金忠哪有這麼優秀啊.

這可是姑爺的命令啊,親口命令的啊.

我倒是有心抗命,但……我有這個膽子嗎?

…………

海盜王仇天危見到這一幕.

頭皮一陣陣發麻.

前所未有的黑暗和絕望湧上心頭.

周圍的海盜成片成片地死去.

不管他們生前有多麼凶殘,不管他們有多麼凶猛,現在都變成一具僵硬的尸體,然後沉了下去.

不過等到被水泡發後,又會浮上來的.

到時候,畫面只會更加驚悚.

但起碼現在仇天危眼睜睜看著無數海盜的沉入水底.

然後,又被無數尿液淋頭.

前所未有的恥辱啊!

我堂堂海盜王啊.

我是東部海域的霸主啊!

終于!

周圍所有海盜全部死光,整整三萬聯軍,全部死絕了.

此時,仇天危的腦子變得清晰起來.

這一切都是沈浪的陰謀啊!

仇天危忍不住大吼道:"玄武伯,沈浪呢?沈浪呢?"

玄武伯道:"他率領精銳武士去攻打怒潮城了."

仇天危大笑道:"怒潮城由我義女仇妖兒鎮守,他不可能打下來,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打下來,就算幾萬大軍也打不下來."

玄武伯沉默不語,他本就不是逞口舌之利的人.而且怒潮城一戰,他確實很擔心,仇妖兒太強了.

足足好一會兒,海盜王仇天危道:"這望崖島的上古金脈,是真的還是假的?"

玄武伯道:"假的,用四十萬金幣,加上十萬斤黃銅混合偽造出來的."

仇天危頭皮又一陣發麻.

這一切都是陰謀啊,都是沈浪的陰謀啊.

沈浪,你還真舍得下血本啊.

仇天危道:"你們哪里來這麼多金幣?哪里來的啊?"

如果是沈浪,肯定會忍不住顯擺,但玄武伯卻住口不言.

"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陰謀啊."

"沈浪,你好毒啊,好毒啊!"

"好大的手筆啊!"

海盜王仇天危近乎崩潰了.

玄武伯忽然道:"仇天危,二十年前我父親率領一萬多聯軍,還有整支艦隊去攻打你,為何會全軍覆滅?"

仇天危哈哈大笑道:"因為隱元會早就將你們出賣了啊,你的盟友武安伯爵府薛氏也將你們出賣了啊,不但把進軍方案完全告訴了我,而且還在你父親軍隊中埋下了大量的內奸,關鍵時刻毀掉你們的戰船,還將你父親的艦隊引到我布置的海上陷阱,他當然只有全軍覆滅一途了."

緊接著,他笑不出來了.

二十年前,有人將金宇伯爵的一萬多聯軍引到致命陷阱.

而如今,沈浪卻設下了一個更大的陷阱,將他仇天危坑死了.

我仇氏家族的基業啊.

整整幾十年基業,整整幾萬海盜啊,全軍覆滅了.

這……這是報應不爽嗎?

我不甘,我不甘啊!

仇天危猛地爆吼道:"玄武伯,你如果還是一個英雄的話,就和我單打獨斗,我的武功勝你,綽綽有余!"

"來啊,金卓,和我決一死戰啊!"

接著,仇天危猛地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瘋狂地朝著懸崖攀爬上去.

他要沖上去和玄武伯同歸于盡.

同歸于盡.

但是,他想多了!

"砰砰砰砰砰……"

一桶又一桶的東西倒了下來.

又是硫酸!

我,我艹你娘.

仇天危拼命躲閃,但又怎麼可能躲得了.

頓時無數硫酸潑在他身上,將他身上的皮肉腐蝕.

就算如此,他竟然依舊不放棄,依舊瘋狂往上爬.

整個人都在冒煙了,還往上爬.

"啊……啊……啊……"

他瘋狂怒吼,瘋狂攀爬.

此人的武功,還真是強悍啊.

"砰!"

緊接著,又有無數的液體潑在他的身上.

這次是魚油.

幾百名弓箭手點燃火箭.

"放箭!"

一聲令下.

幾百支火箭,猛地朝仇天危射去.

瞬間!

仇天危這個海盜霸主變成了火炬,整個人熊熊燃燒.

"啊……啊……啊……"

他剛剛爬到地面頂端.

然後又猛地墜落下去,化作一團烈焰.

單打獨斗?

我金卓雖然迂腐,但也沒有那麼傻.

玄武伯目光望向東邊.

幾百里之外就是怒潮城.

"浪兒,我這邊已經結束了,你怒潮城之戰如何了?!"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又更新近兩萬字!非常急需兄弟們的支持,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謝謝書友151221152626612,我又改名了lol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84章:驚天動地!仇天危末日!(2更為新盟主超神小蝌蚪賀)    下篇:第186章:怒潮城局!沈浪別殺仇妖兒(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