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86章:怒潮城局!沈浪別殺仇妖兒(1更)   
  
第186章:怒潮城局!沈浪別殺仇妖兒(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有書友覺得露天礦坑容不下三萬人,也有人覺得仇天危可以用火攻土埋大坑.書中這個露天大礦坑直徑一里左右,四五十米深,土埋和火攻都不現實哦.地球上有比這大十幾倍的露天礦坑,很多都幾百年曆史了)

…………

這幾天,晉海伯唐縱心中好焦灼啊.

但卻是快樂的焦灼.

畢竟即將等待的是一個美好的結果.

三萬多聯軍,攻打區區一個望崖島,簡直是手到擒來啊.

況且這仇天危也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名將了,二十年前那一戰,他用五千人就將金宇伯爵一萬多聯軍斬盡殺絕.

每一次想到玄武伯爵府要全軍覆滅了,唐侖就感覺到渾身一陣陣發抖.

一百多年的敵人啊,終于徹底滅亡了啊.

接下來金氏家族會是什麼結局?

金木蘭長得太美,懷璧其罪,只能廢掉武功淪為太子的玩物.

蘇佩佩大概會為丈夫殉情吧.

而沈浪這個小畜生,大概會死得前所未有之慘,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吃其肉,寢其皮啊.

但不管如何,我唐侖終究是要割上一刀的.

畢竟這次滅金氏家族,我也算是主力.

而且還有一件更美的事情.

這幾天陸續都有人登門拜訪,言語之間顯得尤為親切討好.

比如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

靖安伯爵伍召重,手中掌握幾萬兵馬,一直以來對晉海伯是看不大上眼的.

雖然之前在對付金氏家族上大家有合作,但伍氏家族的態度一直都很倨傲.

而如今這位伍元化世子,就顯得非常謙卑了.

口中的意思非常明白.

聽說望崖島上的不是金礦,而是上古金脈?

那麼念在大家之前並肩作戰的份上,這份上古金脈能不能也算我一份了,哪怕一點點就可以了啊.

接下來的鎮北侯爵府的而公子南宮屏,也隱晦指出,之前大家支援你晉海伯爵府可還沒有收到好處呢.

這個望崖島金脈,我南宮氏家族是不是也該分一點點了.

甚至祝氏家族的世子祝文台也來苦苦哀求,我祝氏家族之前為了助戰晉海伯爵府,連家族莊園都被沈浪放大水淹了啊,淒慘無比.

不僅如此,連父親祝蘭亭子爵都慘死于沈浪之手.

誰能有我慘啊!

如今祝氏家族百廢待興,能不能請晉海伯念在過往的情分上,相助一二呢?

拉兄弟家族一把吧!

望崖島上的筋脈,我祝氏家族每年只要百分之一就可以了啊,實在不行,千分之五也是可以的啊.

前來說項的人,完全不計其數.

每一個人都在吹捧唐侖,這是前所未有的待遇啊.

仿佛他晉海伯一下子就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

沒有辦法啊,他是海盜王仇天危唯一的盟友,想要從望崖島金礦上獲得好處,只能通過他唐侖.

不過這里的大部分人都想多了.

這可是上古金脈啊,豈是你們能夠胡思亂想的?豈是你們能夠染指的.

如果說之前晉海伯還擔心這群人會壞事,如今是卻半點不在意.

因為望崖島筋脈,有太子百分之二十五的份額.

太子殿下鎮守,誰有敢動?

但這也不妨礙唐侖得意啊,也不妨礙唐侖心安理得地接受一眾人的討好.

然後,晉海伯爵府又來了一個客人.

鎮遠侯爵府的蘇劍亭.

晉海伯唐侖真是歎為觀止啊.

大家都卑鄙,但是卑鄙到你鎮遠侯絕府這個地步的,還真他媽少見啊.

那可是你的姻親啊,你不但不出手相助,而且還一次一次落井下石,真是太牛了啊.

整個老牌貴族就他們你蘇是最操蛋了.

若不是你蘇難侯爵早早就投降國君,老牌貴族聯盟至于一盤散沙,任由國君宰割嗎?

盡管唐侖也背叛了老牌貴族聯盟,但是這並不妨礙他鄙夷蘇氏家族啊.

太無恥,太卑鄙,簡直是貴族之恥.

"怎麼,蘇劍亭世子也是來要望崖島金脈的份子嗎?"唐侖道.

蘇劍亭道:"我蘇氏家族還沒那麼不長眼."

唐侖道:"那你什麼意思?"

蘇劍亭道:"上一次金山島之爭,我派了十名高手加入你家族軍中試煉,覺得他們大有長進啊."

晉海伯唐侖不由得驚呆了.

明明是當時軍戰,為了徹底消滅玄武伯一百武士,你蘇劍亭主動借出高手,而且沒有任何要價.當時那一戰,原本玄武伯本是要贏的,正是因為唐侖借來了高手才打成平局.

那一戰也差一點改變了金山島之爭的結局.你蘇劍亭居功甚偉啊.

如今,你又想做什麼啊?

蘇劍亭道:"如今玄武伯主力都在望崖島,封地肯定空虛,如今世面不太平,就怕盜匪橫生啊.作為老牌貴族,我覺得您有必要去提醒一下金木蘭小姐,我身份不好出面."

我艹!

晉海伯唐侖服了.

表面上蘇劍亭是在關心金氏家族,而實際上是在提醒晉海伯唐侖,如今金氏家族的封地很空虛啊,你可以去大肆破壞了.

真是什麼仇什麼怨啊,讓你蘇氏家族要對金氏家族下這樣的死手?

你們可是姻親啊.

蘇佩佩可是你親姑姑啊,金木蘭可曾經和你有過婚約的啊.

蘇劍亭道:"這次我帶來了五十名家族高手,晉海伯您用兵如神,我想要讓他們在您麾下曆練幾個月,如何?"

唐侖更加服氣了.

你不但讓我假扮盜匪去金氏家族的封地上肆虐,而且還願意無償支援我五十名高手?

你圖什麼啊?

你一點利益都不要,就是為了滅金氏家族?

什麼仇什麼怨啊?

為什麼啊?你蘇氏家族的無恥,真的連我唐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啊.

"哈哈哈,我可以考慮一下."唐侖道:"你那五十個高手就留下來吧,我一定好好曆練他們的."

蘇劍亭躬身道:"那多謝晉海伯了."

然後,蘇氏家族的五十名高手就留在了晉海伯爵府.

唐侖看這五十名高手,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特征.

這些人竟然都是西域人,而且都是天生的啞巴,目光冰冷,仿佛看什麼都沒有生命一般.

一看就知道,這群人為殺戮而生.

殺人機器啊!

鎮遠侯這是要做什麼?

接下來,晉海伯唐侖開始考慮這件事情可行性.

直接派兵去攻打玄武伯爵府城堡?這完全是不可能的,這就是造反了.

而且中途還隔著國君的兩個城,你怎麼越境?

但是,假冒匪徒在金氏家族封地上肆虐破壞,卻是可以的.

不過這有意義嗎?

金木蘭率領鎮守玄武伯爵府城堡,哪怕只有幾百一千人,也攻打不下來啊.

更何況現在唐氏家族的私軍也都在望崖島,唐侖能夠拿得出的武士,只有區區幾百人了.

有意義啊!

只要能夠讓金氏家族痛苦的事情,都有意義啊.只要能夠讓敵人倒黴的事情,都可以做啊.

損人不利己嘛.

"老四,老五,老七過來!"

頓時,兩個兒子,一個義子跪在唐侖面前.

唐侖別的不算很牛逼,但生兒子絕對牛,整整十幾個.

世子唐允習文,長子唐縱帶兵,唐炎練武.

這三個最出色.

但剩下的兒子中,基本上都練武,雖然沒有唐炎這麼逆天,但也很了得了.

"你們三人,率領二百名家族武士,還有蘇劍亭支援的五十名高手,假扮成為盜匪苦頭歡,去金氏家族的封地上大肆破壞,殺人放火都可以干!"

"此時金氏家族封地尤其空虛,沒有人能夠阻擋你們的."

"是!"你唐氏家族的老四,老五,老七三人離去.

一個時辰後,這三人率領二百五十名武士,假扮成為盜匪苦頭歡的隊伍,朝著金氏家族的封地潛行而去.

下了命令之後,唐侖還是心癢難耐.

如今已經好幾天時間過去了啊,望崖島那邊應該早就大戰結束了吧.

接下來應該是那群海盜的狂歡日了.

這群海盜完全以殺人折磨為樂趣.

玄武伯和他的幾千人可是慘透了啊.

就算是男人,哪怕長得俊俏一些,甚至皮膚白皙一下,都會被這群海盜蹂躪的.

想想都慘不忍睹啊.

玄武伯雖然是大貴族,但是在這群海盜眼里可是沒有高下尊卑的,根本不會給你留任何體面.

而且越是大人物,這群海盜蹂躪得越狠.

此時玄武伯大概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想到這里,唐侖就覺得尤為暢快.

真是心癢難耐,忍不住想要看玄武伯的悲慘下場啊.

對那個上古金脈,更是忍不住啊.

盡管有些不理智,但……唐侖實在等不了了.

他決定乘船出海去望崖島,就親眼看一看,上古金脈是什麼樣子的.

幾個兒子拼命阻攔.

"父親,太冒險了,還是讓我們去吧."

"有什麼冒險的?海面上都是仇天危的勢力,一路上經過金山島,那是仇嚎的勢力,是我們自己人.望崖島那邊,又是我們幾萬聯軍,有什麼危險?"

"如今望崖島肯定已經拿下了,仇天危此人狡詐,我怕唐縱會吃虧,分金脈的時候,我答應要在現場!"

"這是為了唐氏家族!"

然後,唐侖伯爵乘坐一艘大船出海,邊上兩艘艦船護送.

他出海後不久,路過金山島附近的時候.

頓時見到幾十艘海盜艦船,朝著東邊方向航行而去.

仇嚎的海盜艦隊?

朝著東邊去做什麼?

他不是應該防守金山島嗎?

不過這是仇天危的私事,唐侖是管不了的.

忽然,唐侖伯爵覺得海盜船上有一個背影有點眼熟.

枯瘦剛直.

仿佛有點像太守張翀啊?

不可能,不可能!

張翀怎麼可能會在這里?

他還在家里養病呢?

這就是一個志大才疏之輩,金山島之爭敗了之後就一蹶不振了.

什麼狗屁名臣?

徒有虛名.

這次消滅玄武伯爵府,最大的功臣是我唐侖.

你也不看看最近有多少權貴求到我的門前來啊.

而你張翀,早就門庭冷落鞍馬稀.

你的前途,到此為止了.

……………………

仇嚎的海盜艦隊,旗艦上的那個身影還真是張翀.

只不過,他一發現唐侖的船後,立刻進入艙房之內了.

"仇天危完了!"張翀歎息道.

張春華道:"父親您怎麼知道?您又沒有派人去望崖島."

她的坐姿又妖妖嬈嬈,如同狐狸精一樣,以至于張翀還要側著對她.

張翀道:"這麼多天時間過去了,如果已經拿下望崖島,仇天危早就迫不及待從金山島抽調曠工去挖所謂的上古金脈了,何至于一點消息都沒有嗎?海盜擅長劫掠,卻不擅長挖礦."

張春華道:"這唐侖是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去望崖島,想要看玄武伯之死?想要看看他的上古金脈?"

張翀道:"他大概還擔心唐縱吃虧,要去分一處最好的金脈."

張春華道:"那我倒是期待他見到望崖島的一幕時,會是何等反應啊?別說他,就連我也很想知道,望崖島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三萬海盜啊,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沈浪能有什麼辦法擊敗消滅."

張翀沒有說話,他的內心也有些焦灼.

望崖島的戰局,他一點都不關心.

他關心的是怒潮城.

張晉率領的六千精銳,已經是整個怒江郡能夠抽調出來所有官軍的極致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個黃雀,能否大功告成?

完全決定了他張翀和玄武伯爵府雙方的命運.

怒潮城啊,怒潮城!

不但三個家族的命運都掌握在你手中,甚至越國未來的局勢,新政的成敗關鍵,也在怒潮城啊.

"父親,我沒用."張春華道:"我沒能拿下仇妖兒,沒能順利完成您的怒潮城計劃."

張翀搖了搖頭道:"這本是無法強求的,你沒有拿下仇妖兒,但你拿下了仇嚎,已經居功甚偉了.春華,你沒有吃虧吧."

張春華幽然欲泣道:"人家的屁股,已經賣給仇嚎了."

張翀眉頭一皺道:"好好說話."

張春華道:"仇嚎只喜歡男人,我就算想賣,這屁股還賣不出去呢.再說他又不是沈浪,我怎麼會把屁股賣給他?"

張翀閉上眼睛.

一旦女兒開始瘋言瘋語,他閉上眼睛不理會就是了.

很快她一人撒潑覺得沒意思,就會停了.

這個時候不能罵,不能叱責,否則她越發來勁.

不過女兒已經很久沒有提過沈浪了.

上一次金山島之爭,沈浪大獲全勝,張春華就再也不提沈浪半個字.

如今再一次提起他,便是覺得張家這次要贏.

只有張家贏的時候,張春華才會去勾搭沈浪.

"父親,我們這是去做什麼?"張春華道.

張翀這次帶了三千多名海盜,加上他抽調的三千名二線軍隊,總共六千人浩浩蕩蕩朝著東方而去.

此時,除了玄武城之外和其他城主府衛隊,都被他調空.

怒江郡所有的兵力,不管一線還是二線,全部被張翀壓榨一空.

他才是大手筆啊.

無聲無息,便行雷霆之事.

"做什麼?"張翀歎息道:"謀其上,得其中!謀其中,得其下."

足足幾秒鍾後,張春華聽明白了.

"怒潮城之戰最關鍵,結果還沒出來,有必要嗎?"

張翀道:"有必要的!"

………………

怒潮城!

前所未有之肅殺!

原本整個城市都處于混亂和繁榮之中.

所有的店鋪都開張做生意.

無數的流氓沖出來搶劫殺人.

街道混亂,店鋪有序.

陷入一個詭異的秩序中.

但是……

很快所有的流氓都消失了.

所有的店鋪都關門了.

因為,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險氣息.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所有進入怒潮城的金氏家族精銳開始集結,加上之前早已經潛伏在怒潮城的武士,整整兩千人.

然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取了白色城堡.

也就是仇妖兒之前的城堡.

也就是……沈浪被女魔頭蹂躪的那個老地方.

緊接著!

張晉出現了,他率領著六千官軍精銳,以同樣快的速度,占領了西邊的黑色城堡,也就是之前仇嚎鎮守的城堡.

整個怒潮城,陷入了三角拉鋸狀態.

詭異的平衡!

對于這個結果,沈浪早有預料.

但……真正發生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內心驚歎.

張翀太守牛逼.

你稱病幾個月,竟然在關鍵時刻,直接把刀子頂在我的後背上.

怒潮城的戰局,一下子就變得詭異複雜起來.

仇妖兒率領三千武士,鎮守主城堡,堅不可摧.

張晉率領六千官軍,鎮守西城堡.

沈浪率領兩千精銳,鎮守東城堡.

三股勢力,互相為敵.

沈浪,是三股勢力中最弱小的一股.

但他也是對怒潮城最志在必得的一個.

仇妖兒的戰略也很簡單.

我就鎮守主城堡,誰來打,我打誰.

要不然,張晉和沈浪你們兩支軍隊一起上,我也無所謂的.

而張晉鐵了心要坐收漁翁之利.

就等著沈浪和仇妖兒殺得兩敗俱傷.

而沈浪,一旦出兵攻打城主府,馬上張晉就會從背後殺過來.

所以,這個局勢真是日了狗啊.

金士英等人盡管不敢公開質疑,但是對怒潮城一戰卻絕對悲觀,不抱任何希望.

就區區兩千武士啊.

面對的可是仇妖兒這個無敵猛將.

仇天危這個怒潮城怎麼來的?

這個海盜王共主怎麼來的?

基本上都是仇妖兒殺出來的啊.

簡直不要太恐怖啊.

金士英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強了,面對仇梟也不懼,但是面對仇妖兒.

他大概覺得,也就是一刀吧.

因為仇妖兒殺任何人,都是一刀.

所有海盜中都流傳著一句話,不怕海盜王,就怕女魔頭.

女魔頭無敵的啊.

而且還占領著這座逆天堅固的城堡.

金氏家族別說兩千人,就算兩萬人都打不下來.

真是前有狼,後有虎啊.

且不說打下怒潮城了,就連能不能活著回去,都是大問題.

所有金氏家族武士雖然沒有多少畏懼,但真覺得自己凶多吉少.

這兩千名武士,大概是回不去了.

就這樣,整整僵持了三天!

忽然沈浪下令!

兩千名武士,傾巢而出,攻打城主府城堡.

所有人驚駭!

這……這是找死嗎?

但是,武士已服從命令為天職.

盡管充滿了質疑,

盡管充滿了絕望.

但,所有人還是服從命令.

哪怕是金士英和金呈.

這兩人一直到現在都不服沈浪,一直有矛盾.

但關鍵時刻,他們不會拖後腿.

因為,他們在金氏家族長大,忠誠銘刻入骨.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兩千名武士用最快速度,沖到了怒潮城的主城堡之下.

然後,用脆弱的陣勢,包圍城堡的前門.

面對這堅固巨大的城堡,兩千人顯得這麼單薄,不堪一擊.

…………

西城堡內.

"將軍,沈浪出兵,圍攻仇妖兒的主城堡!"

頓時張晉狂喜,不敢置信!

整整對峙了三天了啊.

沈浪竟然真的出兵攻打了.

他……他這是瘋了嗎?

他是腦子進水了嗎?

仇妖兒鎮守的主城堡啊,兩萬人都攻不破,更何況區區兩千人.

我張晉率領的七千人就在背後呢?

你沈浪這是找死啊!

但……這對于張晉來說,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敵人找死了!

"將軍,也好不要立刻出兵?"一名千戶問道.

張晉搖頭道:"不,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輕舉妄動.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要消滅沈浪,而且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攻破城主府.所以一定要讓沈浪和仇妖兒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再出兵攻打."

"不過,想要讓仇妖兒兩敗俱傷,太難了啊!"

張晉大聲喝道:"六千大軍集結,隨時准備出戰!"

"是!"

頓時,西城堡內的六千官軍整裝待發,隨時可以出戰!

…………

怒潮城主府.

仇妖兒出現在了高高的城牆之上.

她目光望著沈浪,沒有絲毫複雜的情感,依舊很淡然.

"沈浪,你還是來了!"

沈浪道:"對,我來了."

仇妖兒道:"我說過,你不能再踏上怒潮城半步,否則就格殺勿論的."

"我知道."沈浪道.

仇妖兒瞥了一眼沈浪身後兩千名武士,不激動,不興奮.

緩緩將兩只鬼頭刀舉起來,連真氣都不用運起.

"沈浪,你先請,動手攻城吧!"

這個女魔頭真是強悍到頂了,都你死我活的戰斗了,還要讓沈浪先動手.

這種戰斗在她看來,真是小意思,和請客吃飯差不多的.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他在醞釀情緒.

他在醞釀決心.

要這樣做嗎?

真的要這樣做嗎?

對,要的!

這個女人你是睡過.

不對,這個女人是睡過你.

但……她依舊是個陌生人.

我只在乎我愛的人.

我睡過的陌生人,是可以死的!

這個仇妖兒很難得,但是擋了我的路,也是可以殺的!

沈浪手一揮.

頓時,幾台小型投石機上來.

上面放著是黑色的石頭,非常罕見.

不是火藥,而是黑色石頭,像是隕鐵.

那麼,就殺了她吧.

沈浪的手舉起.

幾台投石機猛地張開,只要一聲令下,這三塊特殊的黑色隕鐵就可以砸出去.

只殺一人.

它不會爆炸,也砸不死人.

但……它能殺一人.

仇妖兒,你是天下難得的女人,我非常敬佩.

但……為了娘子,為了金氏家族,為了怒潮城,我只能殺你!

然後,他的手就要猛地落下.

而就在此時.

徐芊芊猛地沖了出來大吼道:"沈浪,不要殺她,不要殺仇妖兒,他的肚子已經有孩子了,你的孩子!"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點東西,然後立刻接著碼字寫第二更,今天依舊狂更一萬七八以上.

月票榜第一被趕下去了,兄弟們拉我一把,支援我!

謝謝shadewang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85章:仇天危全軍覆滅!死絕!隕落(3更)    下篇:第187章:十八層地獄!鎮壓仇妖兒(2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