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88章:玄武風云!仇妖兒決定!(3更)   
  
第188章:玄武風云!仇妖兒決定!(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唐侖醒了過來.

頓時感覺到身體很冷.

明明包裹著一層厚厚的被子卻還是覺得冷,那股寒意就仿佛從身體內部散發出來的一般.

于是,他趕緊又抱緊了被子.

僅僅幾個時辰而已,他仿佛老了十歲一般.

什麼雄心壯志全部化為了泡影.

"唐侖兄醒了?"玄武伯金卓道.

唐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金卓.

這只不過是一個中人之資啊,就因為招了一個厲害的女婿,就讓他站在了勝利者的一方.

天下何其不公?

"殺了我吧."唐侖歎息道:"金卓兄,念在都是老牌貴族的份上,殺了我吧.這里是望崖島,殺了我神不知鬼不覺,你不會有任何責任的."

金卓道:"我不殺你."

唐侖道:"那你放了我,放了我."

仇天危死了,唐家的私軍死光了,他再也沒有指望了,回家之後就了此殘生吧.

反正還有美人,還有美酒,就這麼舒舒服服過下半輩子吧.

金卓道:"我可以放走你,但是你要為我做些事情.你做到了,我就把你和兒子都放走."

仇天危道:"什麼事?"

金卓道:"現在海面上上還有一批海盜,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卻駕馭著艦船,我需要除掉他們,此時他們肯定都渴望上島分金子吧."

可不是嗎?

平常這些海盜對唐侖都不鳥的,結果今天又是致敬,又是拍馬屁的.

就是想要讓唐侖求情,請海盜王下令替換他們上島.

大家都在分金子,我們卻要在海面上巡邏,憑什麼啊?

唐侖道:"你是想要我去將他們招到島上來,然後全部殺光?"

金卓道:"對!"

唐侖點了點頭道:"好!"

現在他什麼都不在乎了,仇天危都死了,剩下的這些海盜又有什麼用啊.

金卓道:"你一個人去,兩個兒子押在我這里."

唐侖道:"好!"

………………

一個多時辰後!

在海面上巡邏的兩千海盜歡天喜地登陸了.

終于可以不用在海面上吹風了,整整巡邏了幾天幾夜了啊,一個鬼都沒有.

大王未免也太小心了啊.

"多謝晉海伯!"

"晉海伯就是了不起,我們大王對您真是言聽計從啊."

"從今以後,晉海伯就是我一生的朋友了."

這些海盜對唐侖交口稱贊,並且拍著胸脯說以後唐侖伯爵有什麼事情,只要一聲吩咐下來,弟兄們一定給你辦到.

晉海伯唐侖道:"怒潮侯知道你們心野,所以專門給你們留了一批金子,分完之後還是要趕緊回到海面上巡邏的啊."

"一定,一定,哈哈哈!"

晉海伯唐侖道:"怒潮侯知道你們辛苦,所以你們分到的金子比其他人還要多一些.只不過這些金子剛剛提煉出來不久,可不是金幣,都是金塊."

"只要是金子,誰還管是不是金幣吧."

"可不是嗎?金子更好,打成戒指,打成鏈子,打成耳環,帶出去金光閃閃多威風?"

唐侖帶著這一兩千海盜來到了一個冶煉場內.

這冶煉場是用石頭建成的,里面非常大,足足有近萬平方米.

這是島上的兩個冶煉工坊之一,采來的鐵礦石經過粉碎之後,都在這里煉鐵的.

冶煉工坊的外面,有幾十名海盜武士守護.

唐侖帶來的這些海盜稍稍有點詫異,守護工坊的這些海盜兄弟們,有些眼生啊.

不過這也沒什麼,三萬多人呢,哪里能都認完啊.

其中一個海盜頭目道:"唐侖伯爵,怎麼不是去大王的營寨啊,卻來這冶煉工坊分金子?"

唐侖道:"從礦坑里面挖出來的都是金沙,難道不需要在這里煉成金塊嗎?"

"有道理,有道理,我等兄弟見識短淺,讓晉海伯見笑了,見笑了."

冶煉工坊的大門打開!

"自己進去拿,每個人拿一塊,不許多拿."唐侖道:"你們在海面上巡邏,勞苦功高,所以每個人分了兩斤."

這話一出,這一兩千海盜眼睛都綠了,瘋狂地沖了進去.

果然,桌面上擺滿了金塊.

金光燦燦的,雖然有一點點發紅,但肯定是黃金無疑了.

"每個人一塊,不要搶,不要搶!"

但現在說這樣的話又有什麼用?

這一兩千海盜沖進去之後,瘋狂地搶奪金塊.

左手拿一塊,右手拿一塊,胸口揣一塊,褲襠里面又塞一塊.

速度慢的人,一塊都沒有搶到.

頓時,這些海盜又厮打在一起.

"大王說了,一人一塊不要搶."

"黃金到了我手中就是我的,休想我拿出來."

"我打死你,打死你!"

頓時,這個巨大冶煉工坊內的一兩千海盜拼命厮打成一團.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砰!"

工坊的大門關閉.

有些海盜警覺了.

關門做什麼啊?

緊接著,他們發現身邊堆滿了各種木柴.

還有好幾個木桶,猛地一劈開,里面的魚油嘩嘩流了出來.

幾個海盜小頭目頓時警覺,驚呼道:"別打了,別打了,這是陷阱,快跑,快跑……"

然後,一部分海盜拼命地朝著外面跑去.

而大部分海盜,依舊瘋狂厮打在一起,拼命爭搶黃金.

而就在此時.

"嗖嗖嗖嗖……"

從窗戶外面,射進來了幾百支火箭.

瞬間,點燃了魚油.

點燃了工坊內的柴火.

"轟轟轟……"

頓時,整個大工坊內熊熊燃燒.

與此同時,外面金氏武士的士兵直接將盔甲展開,釘在窗戶上,徹底封堵住任何缺口.

整個工坊之內,變成一堆火海.

幸存的一兩千名海盜瘋狂地慘叫,瘋狂地謾罵,拼命地掙紮.

他們用刀子,用身體,拼命地撞門,撞窗戶.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的!

僅僅十幾分鍾後!

里面再也沒有任何慘叫,沒有任何掙紮了.

僅存的這一兩千海盜死得干乾淨淨.

外面,唐侖伯爵望著沖天的濃煙,朝著邊上玄武伯道:"金卓兄,你要我做的事情已經做了.這批海船都歸你金氏家族,你發大財了."

這個時候,哪怕唐侖心如死灰,也無比的妒忌.

一百多艘艦船啊,哪怕用來賣錢,也是一筆天文數字啊.

真是仇天危跌倒,金氏吃飽.

接著,唐侖道:"金卓兄,現在可以放我們父子走了嗎?"

金卓道:"不急,你還需要為我們做一件事,最後一件事."

唐侖道:"何事?"

緊接著,他馬上想到了道:"你,你是想要假冒成仇天危的海盜大軍去金山島,你想要利用我奪回金山島?"

金卓伯爵點頭道:"對!"

唐侖望著玄武伯道:"金卓兄,都說你耿直,你哪里耿直了啊,你很奸詐啊.你就不怕吃得太飽,活活撐死嗎?"

玄武伯道:"唐兄這是不答應嗎?"

唐侖悲憤道:"我現在還有選擇的余地嗎?"

………………

玄武伯爵府內.

這些日子,木蘭真是累到了極點.

整整二十幾天了.

整個伯爵府城堡的防禦,全部壓在她一人身上.

而她的手中僅僅只有一千家族私軍,而且有一小半是新兵.

當然,因為坐擁城堡之堅固,所以失守是不可能的.

再說不管是仇天危還是唐侖,都不敢直接來攻打.

但每一天木蘭睡覺的時間還是不超過三個小時,偏偏每天都要洗白白,噴香香.

所以,她每天睡覺不是在床上,而是在浴桶.

小冰一邊給她洗澡,她一邊睡覺.

人累點還沒什麼,關鍵是心累.

盡管夫君妙計安天下,但木蘭怎麼能夠不擔心呢?

父親率領四千人在望崖島,面對仇天危的三萬多人.

夫君那邊更危險,僅僅率領兩千人去奪怒潮城.

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當然,沒有消息就是好像消息,至少代表著還沒有出事.

真是讓人心焦啊.

夫君不會受傷吧,他那麼弱.

仇妖兒那個女變態武功那麼強.

每當想到這里,木蘭就心急如焚,恨不得插著翅膀飛到怒潮城,飛到沈浪的身邊.

當然,若能夠一劍刺死仇妖兒這個女暴龍就更好了.

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總有一天要將你碎尸萬段,碎尸萬段!

你竟敢蹂躪我的夫君,竟敢奪走他的第一次.

一邊咬牙切齒想著,木蘭閉上眼睛睡著過去.

…………

伯爵夫人蘇佩佩跪在祠堂面前.

上面擺著列祖列宗的牌位,還有一副畫像.

這是祠堂內唯一的畫像,畫的是祖宗金紂.

金氏家族最偉大的一代玄武伯.

她已經跪在這里幾天幾夜了.

而且為了心誠,她不吃東西,只喝米湯.

"列祖列宗再上,保佑我丈夫金卓,保佑我兒沈浪平安無事,旗開得勝."

"列祖列宗再上,保佑我夫君金卓,保佑我兒沈浪!"

之所以說我兒,不是說女婿,她擔心如果自己說女婿,列祖列宗會覺得這是個外人,那索性就不保佑了,要麼保佑的力度小一些,那浪兒豈不是很危險.

女人都是很唯心的.

而就在此時!

城堡大門開啟了一個門洞,一人一騎飛馳而入.

是金劍娘.

她渾身浴血,胯下戰馬也鮮血淋淋.

"小姐,夫人,有敵情,有敵情!"

頓時,木蘭被驚醒.

夫人蘇佩佩猛地起身,拿起寶劍沖了出來.

………………

"夫人,小姐,我們封地上出現了大股的盜匪,舉著苦頭歡的旗幟."

苦頭歡,整個天南行省有名的超級大盜,麾下有幾百人,殺人無數,無惡不作.

而且此人神龍見首不見尾,聽說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他們在我們封地上大肆燒殺搶奪,無惡不作."

"已經有幾個村子被燒,幾百間房子化為灰燼."

"被殺死的無辜百姓,超過百人."

"我帶著巡邏隊剛好遇到他們作惡,所以沖上去戰斗.但我只有二十幾人,遇到的那股匪徒有一百多人,我們二十幾人全軍覆滅,就我一人殺出重圍,回來報信."

"現在這群匪徒正在瘋狂地殺人放火!"

金劍娘跪在地上,頓時鮮血流淌了一地.

安再世大夫,還有伯爵府的三名女大夫飛快沖了進來,准備隨時給金劍娘療傷.

木蘭直接沖上來,上上下下摸了幾下金劍娘的要害,然後松了一口氣.

劍娘身上傷口雖然多,但沒有傷到要害.

"他們本來是可以殺我的,但……仿佛故意讓我殺出重圍回來報信."金劍娘道:"卑職懷疑里面有詐."

木蘭道:"三位姐姐,帶著劍娘去治傷."

因為男女有別,沒有讓安再世大夫去.

但如果傷勢很重的話,那就顧及不了那麼多了,救命要緊.

"小姐,這里面有詐,這是有人假冒大盜苦頭歡,他們是想要引蛇出洞,聲東擊西."林老夫子道:"苦頭歡雖然是大盜,但是他從來沒有在怒江郡出現過,這里有沒有他想要的東西."

安再世大夫道:"對,定是如此,小姐萬萬不可上當!"

他是醫生,在家里平常是不發表意見的,但此時太關鍵了.

木蘭皺起眉頭.

這里面肯定有詐,就是想要將她引出伯爵府城堡.

那敵人想要做什麼呢?

直接攻打城堡?

絕對不可能!

不管是仇天危還是唐侖都沒有那麼瘋狂,這幾乎是謀反啊.

而且玄武伯爵府城堡在山上,城牆又厚又高,就算五六千人也拿不下來.

那麼敵人是什麼目的呢?

直接拋開敵人的真實目的.

要不要去救封地上的老百姓?

還是任由這些匪徒燒殺劫掠?

是真救,還是假救?

所謂的假救,就是派出一隊騎兵,到處巡邏,到處奔襲,但是卻不正面交戰.

而真救,就需要金木蘭親自率領騎兵去追殺這群盜匪.

木蘭閉上眼睛,心中暗道:"夫君,我應該怎麼辦?我若離開城堡,就隨了敵人的心願.我若不去救,我金氏家族的子民不知道會死多少人,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無家可歸.被殺的人可能還有孩子,甚至還有嬰孩."

"對,我一定要去救."

"金木蘭你這是怎麼了?你若見死不救,還有什麼資格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

"我和夫君以後也會有孩子,難道不應該為孩子積德嗎?"

木蘭睜開美眸,道:"母親,你的劍法還記得嗎?"

夫人蘇佩佩道:"就算忘記了,一旦拼命,也自然記起來了."

木蘭道:"我率領三百騎兵去救封地子民,去斬殺所謂的匪徒.留七百多人給你,你來守衛家族城堡."

夫人蘇佩佩道:"好,娘會守住的."

木蘭道:"我料想敵人不會光明正大攻打玄武伯爵府,還沒有人有這個膽子,他們應該會派遣小規模的高手突襲我們家,所以接下來的戰斗思維也要根據個人武道而指定,多用密集弓弩殺人."

"好."蘇佩佩道.

然後,她的侍女拿來了一身鎧甲.

伯爵夫人蘇佩佩,第一次穿上鎧甲.

男人們都出門辦大事了,家里就交給我們女人了.

我蘇佩佩雖然又偷懶,又愛美,每天不是在做美容,就是在做面膜.

但是關鍵時刻,我也能保家安民.

安再世大夫匆忙走了出去.

木蘭道:"安叔叔,你要做什麼?"

安再世大夫道:"披掛上陣,隨著小姐出戰."

"不,安叔叔你武功比較高,留在家里更有用."木蘭道.

而此時,一個人沖了進來.

是沈浪的弟弟沈建,他也披著一身鎧甲,手握一支戰刀.

"嫂子,是不是要出去打戰,我也去."

沈建每天都在練武,他的老師有很多.

金晦,金忠,木蘭,玄武伯,金士英都指點過他武功.

因為他的性子太活,一下子都找不到他應該學習哪一方面的武道.

"胡鬧,你留在家里,保護爹娘."木蘭道.

沈建道:"嫂子,我已經練武半年,我覺得自己挺厲害了."

木蘭道:"服從命令."

沈建悻然退下,發誓一定要變強,成為有用之人.

…………

木蘭再一次披上鎧甲,來到了院子外面.

三百騎兵,已經全部集結.

就在此時,金劍娘沖了出來.

"小姐,我隨你出戰."金劍娘道.

木蘭道:"你身上有傷!"

劍娘道:"我的傷不礙事,我親眼見到弟兄們被那些禽獸殺死,我若不去,這一生都不安."

"好!"木蘭道:"那我們姐妹一起殺敵."

木蘭翻身上馬,金劍娘翻身上馬.

二人率領三百精銳騎士,沖出了玄武伯爵府城堡.

如同一支離弦之箭.

…………

此時夕陽西下,很快就要夜幕降臨.

玄武伯爵府不遠處的山上.

上百個黑衣武士靜靜埋伏在這里,為首一人站在樹上,目光複雜地望著山下馬背上的金木蘭.

他,就是鎮遠侯爵府的蘇劍亭!

金木蘭!

本來應該成為他妻子的.

如此美麗!

如此火爆.

如此純真無暇.

沈浪馬上就要死了,她也要淪為寡婦了.

可惜啊,太子將她視為禁臠.

夜幕徹底降臨.

蘇劍亭從樹上躍下,拉上面罩,低聲下令道:"調虎離山已經成功,所有人繩鉤等工具可准備妥當?"

"全部妥當!"

蘇劍亭道望著燈火通明的玄武伯爵府城堡.

那件東西就在城堡之內,父親的命令,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要將那東西搶到手.

不管死多少人,不管殺多少人.

總之,一定要將那東西拿到手.

"出發,潛入玄武伯爵府."

"若遇到任何抵抗,不管任何人,哪怕是蘇佩佩,全部格殺勿論."

隨著他一聲令下.

鎮遠侯爵府的一百名黑衣高手,接著夜色,朝著玄武伯爵府飛馳而去.

蘇劍亭一身黑衣,帶著面罩,也隱藏在這群高手之中.

一百人,如同一百條毒蛇,潛入金氏城堡.

………………

十幾里外!

武癡唐炎騎著一匹馬,站在一個路口發呆.

這是一條三岔路.

我是該走左邊,還是中間,還是右邊啊?

哪一條路通向玄武伯爵府啊.

天外流星劍法不練了,劍王李千秋為他准備了一套新劍法!

聽說這是一套特別牛,特別厲害的劍法.

但是,這套劍法還只是一塊玉.

這是上古秘籍,玉塊里面銘刻著無數層圖案的那種,還沒有被解析出來.

老師說若是由他來解析的話,或許需要十年不止.

但是有一個超級天才,可以在很短時間內解析出來,那個人就是沈浪.

于是,唐炎就一個人來了.

真的好艱難啊,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

一路上竟然遇到了三波攔路搶劫的盜匪.

當然他不知道的是,原本他可以遇到更多盜匪的,只不過前面三波被他秒殺了之後,後面的十幾股劫匪都決定不來了.

遇到劫匪還不要緊,關鍵是不知道該怎麼走啊,迷路十幾次了.

天天都在問路啊.

地圖倒是有准備,但那鬼東西誰看得懂啊.

文字放在武功秘籍上唐炎秒懂,放在其他地方,他真不知道是啥意思.

唐炎讓師傅帶他來,結果師傅說不來,還一臉害怕的樣子,真不知道玄武伯爵府有什麼可怕的.

但是現在又天黑了,沒人可以問路啊.

不過師傅說了,遇到岔路,如果兩條就選右邊.如果三條,就選中間.

此時眼前有三條岔路,那我就走中間吧.

雖然以前選中間經常錯,但是師傅的話還是要聽.

武癡唐炎,騎著戰馬,沿著中間這條路馳騁而去.

唉!

這個白癡這次終于選對了.

左邊是去玄武城的,右邊是去蘭山城的,中間這條路就是通往玄武伯爵府.

………………

怒潮城,主城堡內!

這個廚娘舒淑顯得特別安靜,仿佛沒有絲毫畏懼.

只是偶爾目光會朝煉金道士安再天望去.

"大小姐救了我,我非常感激,我出手害你,禽獸不如."舒淑道:"但是我若不給你下毒,我的兒子會死,女兒也會死."

仇妖兒搖頭道:"我不怪你,那不久之前你為何忽然消失了?為何中止給我下毒了?"

舒淑道:"一,因為我懷孕了.二,因為局勢變化了,仇天危忽然又需要你了."

這話一出,沈浪頓時對這個廚娘刮目相看,不愧曾經是書香門第的千金小姐.

說話非常清晰,見識也很深.

本來仇天危覺得仇妖兒已經沒用了,留她活著害處多過于好處.

但是,傳來望崖島有上古金脈,所以仇妖兒一下子變得重要起來.

怒潮城需要她鎮守啊,所以就暫停給仇妖兒下毒.

再加上舒淑已經懷孕了,所以索性讓她消失了,裝出一副殺人滅口的假象.

仇妖兒閉上眼睛.

義父想要殺她?

竟然要殺她?

這些年,我對你忠心耿耿,你竟要殺我?

你明明知道我沒有任何野心,不會威脅到仇梟的地位,你依舊要殺我?

就是因為我風頭蓋過了你?

就是因為我的武功讓你畏懼了?

男人會因為畏懼而殺人嗎?

仇妖兒不震撼,甚至不憤怒.

只是有些失望,還有一股解脫感.

沈浪說得對,我已經不欠仇天危一條命了.

這筆債,還清了!

忽然,仇妖兒道:"舒淑,你跟仇天危相好是心甘情願的嗎?"

舒淑道:"不是,我被他強/爆的,這是一個禽獸,蹂躪我的時候,嘴里喊得最多的是你的名字."

頓時,仇妖兒感到一陣陣惡心,有一種要作嘔的感覺.

長長呼了一口氣,仇妖兒道:"舒淑,你要跟我走嗎?依舊給我做飯?你做的飯好吃,我習慣了."

你這個女人心真大啊.

舒淑曾經給你下毒,你還要讓她給你做飯?

舒淑跪下叩首道:"謝謝大小姐,但是……我有男人了,我們有孩子了,我要跟他回家過日子."

然後,她美眸朝著煉金道士安再天望去.

頓時,安再天的眼淚瞬間就湧出來了.

臥底在仇天危身邊十幾年,沒有什麼建樹,但是找了一個女人,這……這就足夠了吧.

仇妖兒朝著沈浪望來,目光稍稍有一點點複雜.

足足好一會兒,她開口道:"沈浪,這座城堡也給你了,怒潮城也交給你了.我帶著我的人遠走高飛,後會無期!"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兩萬多字!徹底累癱了,渴求兄弟們支持,糕點叩首拜之!

謝謝怎麼W這麼下得去手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87章:十八層地獄!鎮壓仇妖兒(2更)    下篇:第189章:殺禽獸!纏死仇妖兒!坑害張晉(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