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94章:張翀沈浪之了結!不朽功業(3更求月票)   
  
第194章:張翀沈浪之了結!不朽功業(3更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經過一天的喧囂,怒潮城本來已經陷入了寂靜.

雖然經曆了很大的變故,但是整個城市的人還是能夠安然無眠.

能夠在怒潮城討生活的人都有粗大的神經.

忽然,碼頭和燈塔上再一次響起了尖銳刺耳的鍾聲.

頓時,城堡內的所有人再一次驚醒過來.

拿起武器准備戰斗.

而城市里面大部分商人不由得豎起耳朵?

這又是誰的艦隊來了啊?

莫非是張翀?

不應該啊!

金氏家族已經拿下了主城堡,雖然只有兩千多人,但張翀就算來一萬人也打不下來了啊.

況且,張翀哪來一萬人?

又不是每個人都像仇妖兒那麼變態的,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不過,碼頭上的鍾聲很快就變了.

從尖銳刺耳,變成了悠揚悅耳.

這代表來的是自己人,而不是敵人!

…………

玄武伯金卓率領艦隊趕到了怒潮城碼頭.

他真是拼了老命地趕路,但還是比之前仇天危的更慢.

沒有辦法,金氏家族的水手對這些海盜戰船不熟悉啊.

艦隊還沒有靠近港口,雙方立刻對上了家族暗號.

刹那間,玄武伯整個人松懈了下來,長長松了一口氣.

萬幸!

上天保佑.

沈浪沒事.

不止如此,他真的將怒潮城拿下來了.

旁邊的唐侖羨慕得眼睛都要爆了.

他奶奶的,金氏家族真的把怒潮城拿下來了.

天爺啊!

這可是整個東部海上貿易的核心之地啊.

完全是流淌著金幣之地.

現在竟然歸了玄武伯爵府.

金氏家族的封地一下子擴張了好幾倍.

這個功業直追當年的金紂伯爵了啊.

當然了,金紂伯爵為國君南征北戰,立下赫赫戰功無數,這個功業是比不上的.

但是在家族勢力的擴張上,金卓卻做到了啊.

你金卓也只不過是中人之資啊.

憑什麼能夠這麼強啊?

前段時間你家還要死要活的啊,現在一下子竟然直接騰飛了?

難道就因為有一個好女婿嗎?

這個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啊!

沈浪立刻從床上起來,趕到碼頭上迎接岳父.

比他更快的還有煉金道士安再天,完全掩飾不了內心的激動.

這十幾年來,他和玄武伯爵府有過幾次接觸,但是卻再也沒有見過玄武伯了.

金卓伯爵上前,望著沈浪的目光充滿了熾熱.

然後,猛地上前一把抱住沈浪.

這把浪爺嚇了一跳.

岳父大人以前你不這樣啊.

你之前很古板高冷的啊,從來不會有這樣親熱的舉動啊.

你突然這樣親熱,我好不習慣啊.

"我兒辛苦了……"金卓伯爵道.

沈浪:"呃,不辛苦,一點都不辛苦."

關鍵是真的不辛苦啊.

一戰都沒打,全讓仇妖兒打完了,他和金氏家族的武士從頭到尾就是旁觀,然後就拿到怒潮城了.

"唉!"旁邊的唐侖伯爵忽然道:"沈浪,其實我也有女兒的,而且有好幾個."

絕望之後的唐侖,變得可愛多了.

沈浪看了晉海伯唐侖好一會兒,道:"晉海伯,你對我家沒有仇恨了?"

"是絕望了."唐侖道:"但總不能去死吧,所以就只能裝作釋懷了……"

也不能說放下仇恨.

奧斯曼帝國曾經還仇恨過大英帝國呢,現在土耳其還不是跪舔英美?

形勢比人強啊.

沈浪道:"你有這種心態很好,很好."

唐侖覺得沈浪話中有話,不由得道:"沈公子,不妨把話說得再明白一些."

沈浪道:"唐侖伯爵現在就回去吧,收拾一下家當,家族的人該遣散的遣散,該投靠的投靠,留下種子."

這話一出,唐侖臉色劇變,顫抖道:"竟然要如此?果真要如此……"

沈浪點了點頭道:"回去吧!"

唐侖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這個世界最慘的是什麼?

在股市你覺得已經抄底了,沒有想到下面還有十八層地獄.

唐侖覺得自己失去了金山島,失去了所有的私軍,已經足夠他慘了.

然而……還有更慘的在後面.

沈浪道:"看你放下了對我家仇恨的份上,我奉勸你一句,姿態擺的低一些,主動一些,盡量保住家人性命."

唐侖眼淚滑落,咧嘴道:"活不了嗎?"

沈浪搖頭道:"活不了了."

唐侖一陣淒涼大笑:"哈哈哈哈,這個世界果然有意思,有意思啊!殺我者,非敵人!"

接著,他朝著沈浪拜下道:"多謝沈公子告知,若……若唐氏家族這次不亡族滅種,定會感謝你的恩德."

接著金卓伯爵派了一艘船給唐侖,讓他回家.

唐侖上船後又回來,朝著沈浪拜下道:"我……活不了嗎?"

沈浪道:"活不了."

唐侖道:"我家的人呢?"

沈浪道:"唐炎還好,但是讓他盡快去天涯海閣才保險.其他諸多兒子中,你可以選出一個兒子保住他的性命.讓他提前和家族決裂,親自檢舉揭發你勾結海盜仇天危,然後立刻投入某個王子帳下,要麼索性逃到其他國家."

唐侖伯爵朝著沈浪深深拜下.

"多謝沈公子救命之恩."

然後,他回到船上去.

艦船離去,前往晉海城碼頭.

唐侖的感激沒有錯,沈浪的話可以說挽救了唐氏家族的種子.

這一場劇變.

一定要有一個家族徹底倒下的.

一定要有人為此負責的.

沈浪之所以這樣做,不是同情唐氏家族,而是埋下一個釘子.

以後萬一用得上呢?

金卓伯爵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唐侖伯爵.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見到他了.

天堂和地獄之間,距離如此之近.

差一點點,墜入地獄的就是他金氏家族了.

…………

怒潮城的主城堡內!

金卓伯爵到現在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這個城市如今就屬于金氏家族了?

這個城堡就屬于他的了?

真是夢幻一般!

"當日浪兒向我闡述四步棋的時候,我盡管覺得驚豔,但是卻覺得千難萬難,感覺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但是我金氏家族甯為玉碎,不為瓦全,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也要全力以赴."金卓伯爵道:"沒有想到,這件大事竟然成功了,了不起,了不起啊!"

接著,金卓又道:"浪兒,你在我們家真是浪費才能了."

沈浪道:"岳父,吹捧的話我怎麼都聽不膩的,您還可以多說幾句."

呃!

我本來還有好多的,但是現在不想說了.

接著沈浪歎息一聲.

他來到地圖面前道:"岳父大人,我們的隔海為王戰略沒有完全成功."

然後,他指著這地圖道:"我們奪取了最關鍵的怒潮城和雷洲島,但是整個雷洲群島大大小小幾十個,第二大島嶼是天風島,被張翀太守奪了.剩下的一些群島,被仇嚎奪了."

沈浪沒有艦隊,奪不了這些群島.

仇妖兒能夠去奪這些島,但是她根本沒有理由為沈浪而戰.甚至沈浪都無法開口,一旦開口請求完全是自取其辱.

沈浪道:"張翀太守厲害,太厲害了."

從昨天開始,沈浪就在不斷重複這句話.

他不但謀劃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計劃.

張春華游說仇妖兒失敗後,立刻去游說仇嚎.

至少從表面上看上去,張晉那些怒潮城已經十拿九穩了.

畢竟按照張翀的估算,沈浪是要殺仇妖兒,然後借機奪主城堡的.

而事實上,沈浪是真的打算這樣做.

他也確實能夠殺掉仇妖兒.

一旦殺掉仇妖兒,然後金氏家族攻打怒潮城主城堡,那張晉六千大軍從背後殺上來.

沈浪只有兩千多人,前後狼後有虎,看上去是必敗無疑的.

所以,張晉奪怒潮城的概率非常大,張翀計劃成功概率也非常大.

迫不得已,沈浪才冒險和仇妖兒談判.

或許是天意,仇妖兒懷孕,盡管這個因素並沒有很大影響局勢,但是孩子他爹畢竟有那麼一點點讓她心軟吧.

而最關鍵的是沈浪抓住了有人用毒鹽謀害仇妖兒這件事,揪出了幕後真凶是仇天危,讓仇妖兒徹底放棄了對義父的忠誠.

這才是沈浪轉敗為勝的關鍵.

也要感激煉金道士安再天,他潛伏到仇天危身邊幾乎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就是救了舒淑,並且把她肚子搞大了,但就這一件事便足夠了.

總之,怒潮城之戰勝負就在一瞬間.

生死也在這一瞬間.

最牛逼的是張翀太守.

在張晉有很大概率奪取怒潮城的時候,他竟然還有備用計劃.

征用了怒江郡的二線軍隊,說服仇嚎借用他的艦隊,奪取了怒潮城之外所有的島嶼.

尤其是天風島.

這就是他的謀其上,得其中.

張晉奪取怒潮城能夠成功,那當然好!

但萬一不成功,他還有退路,不至于讓張氏家族徹底萬劫不複.

未思勝先思敗!

在即將大功告成的時候,沒有任何得意,也沒有任何飄飄然,而是立刻做出補天之舉,避免最差局面的發生.

這等才華,這等性情,真是讓沈浪歎為觀止.

從兩個人交手到現在為止,張翀每一步都只是輸了半個子.

甚至,連半個子都不算.

沈浪望著地圖上的雷洲群島,整整一萬多平方公里啊.

如今,金氏家族只奪取了最大的雷洲島,大約五千平方公里.

這片土地金氏占了一半,剩下一半歸了張翀和仇嚎.不過他們的那些群島都沒有什麼大城堡,很難防守,也缺乏戰略縱深.

"未能全功,遺憾啊……"沈浪道:"但是我們沒有犯錯,而是對手太強了."

邊上玄武伯聽得有些頭皮發麻.

"幸虧有浪兒,否則我金氏家族哪里是張翀對手啊."金卓道.

事實還真是如此.

若非沈浪出現力挽狂瀾,幾個月前玄武伯爵府就滅了.

甚至張翀都不用親自動手,一個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利用幾家權貴的貪婪之心就把金氏家族給滅了.

雖然沒有當時滅東江伯爵府那麼容易,但也毫不費勁.

此人之厲害,簡直讓人無法防禦.

沈浪道:"幸好我們和他的斗爭結束了,至少在很長很長時間內,都不會是對手了."

和這樣的頂級高手對弈,當然很刺激.

但沈浪又不是受虐狂,他還是喜歡碾壓啊.

比如對田橫,徐光允,祝蘭亭,唐侖這樣的對手.

一路碾過去才爽啊.

和張翀這樣的對手博弈,絕頂聰明還不夠,還要運氣足夠好.

"隔海為王戰略已經完成百分之九十了,還差最後一哆嗦."沈浪道:"這個哆嗦之後,我們金氏家族就長治久安了,甚至岳父大人的爵位也要升一升了."

金卓伯爵無奈,這個女婿不管什麼場合,什麼大事都要拿來開黃腔.

"接下來,就要看國君的了."玄武伯道.

沈浪道:"對,我們要和國君小小來一次博弈了.有可能極度激烈,泰山壓頂,也有可能風輕云淡就過去了,我希望是後一種結局."

金卓伯爵道:"我也是!"

雖然這一戰金氏家族幾乎沒有折損任何人馬,但是付出的戰略資源是天文數字.

接下來需要一段時間的休養生息,至少讓新兵成長起來.

能夠風輕云淡地完成整個戰略,徹底拿下怒潮城自然是再好不過.

沈浪道:"這就需要張太守的配合了,不過我非常看好這個人,我們之間的配合,一定會完美無缺的."

"明日這位太守大人就要來談判了,真是好期待啊!不過,應該一切都不會有意外."

………………

次日一早.

張春華就出現在怒潮城的大城堡里面,她額頭上傷痕累累.

此時望向沈浪的目光已經沒有任何勾人,而是充滿了冷淡.

女人就是這樣,不管多麼聰明,都是輸不起的.

當然仇妖兒例外.

她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只是一個會懷孕的人.

"我兄長呢?"張春華道.

沈浪揮了揮手,金晦和沈十三抬進來一具棺材,里面裝著張晉的尸體.

打開一看.

張春華的淚水狂湧而出.

她有三個哥哥,但唯獨張晉最為親近啊.

大哥在平南大將軍賬下,二哥在國都做文官,唯獨張晉和她兩人始終跟隨著父親.

盡管早就想象到這個結局,但真正見到張晉尸體的時候,她還是心痛如絞.

沈浪,我要將你碎尸萬段,碎尸萬段.

這句話幾乎要沖口而出.

但張春華還是收了回去.

父親一再警告她,人可以示弱,但不能真正有弱者心態.

有些話永遠不要說出來.

比如永遠不要說某某再有錢,再牛逼又怎樣?又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又不求他.

想想還行,別說出來.

此時她若叫囂著要將沈浪碎尸萬段,這也是弱者心態.

發泄的話,千萬不要說.

"昨天你和仇嚎的艦隊靠近怒潮城,張晉以為你父親在船上,所以拼命在白色城堡上大聲示警,但是你們聽不見,于是他從城堡上跳下來自殺,希望你們能看到,結果……你沒有看到."

這話一出,張春華更是哭得癱倒在地.

張晉哥哥雖然不是父親最出色的兒子,但卻是最聽話,也是最孝順的.

現在這個哥哥沒了.

足足哭了好一會兒,張春華收起眼淚.

然後她朝沈浪道:"我父親邀請你去海上談判,就你們兩人,當然你可以帶一個保鏢."

沈浪道:"不用了!"

確實不用保鏢.

因為玄武伯爵已經鎮守怒潮城,就算把沈浪殺了也改變不了眼前的結局.

況且,從某種程度上沈浪和張翀已經在同一艘船上了.

…………

沈浪乘船出海.

盡管他覺得沒有必要保鏢,但是天道會,金士英還是派了一千名武士,五艘艦船跟隨沈浪出海.

然而,張翀那邊真的只有一艘小船.

這個姿態,就顯得金氏家族小人了.

不過這也沒什麼,岳父大人就是這樣保守的.

將沈浪送上船之後,張春華也離開了.

這艘船上,就只有張翀和沈浪二人.

這艘船沒有張開風帆,就隨著洋流漂著.

後面金氏家族的幾艘艦船,緊緊跟隨在後面,甚至保持包圍狀態,距離不超過五百米.

………………

沈浪進入艙房.

見到了張翀.

不由得一愕.

幾日不見,張翀太守老得比唐侖伯爵還要快.

原本烏黑的頭發,竟然白了幾分之一了.

但是,他依舊坐得筆直,目光炯炯有神卻又不顯得咄咄逼人.

沈浪上前,躬身行禮道:"拜見張公."

張翀道:"玄武伯沒來,老夫就不起身了啊."

沈浪趕緊道:"不敢."

他畢竟是小輩,張翀坐著迎客是應該的.

接著,張翀為沈浪倒了一杯茶.

沈浪雙手捧起,一飲而盡,絲毫不擔心里面有毒.

"令郎張晉之事,非常遺憾."

沈浪說的是遺憾,而不是抱歉.

張翀擺了擺手道:"戰場無恩怨."

然後,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張翀是個頂尖的政客,但卻不擅長八面玲瓏,也不算會說話.

沈浪更不喜歡虛以委蛇.

張翀道:"是沈公子開始,還是老夫開始?"

沈浪道:"我是晚輩,就我開始吧."

張翀道:"行!"

沈浪道:"仇天危奪金山島,國君震怒,太守大人心急如焚."

張翀道:"國君表面上說無力出兵為玄武伯奪回金山島,但實則無一日不想為臣子奪回封地."

沈浪道:"太守憂國君之所憂,于是盡起怒江郡兵馬,並且成功游說仇嚎反正,而我金氏家族在望崖島設下天羅地網,引仇天危大軍來攻."

張翀道:"你我兩家聯手,剿滅海盜仇天危,還越國東部海疆以太平."

沈浪道:"晉海伯唐侖勾結海盜仇天危,罪無可赦.他身為老牌貴族,不思忠君愛國,反而勾結匪寇,禍害我越國疆域,如此不忠不孝之徒,有何面目位列于越國朝堂,懇請太守大人奏請國君,剝奪唐氏家族爵位,奪回任何封地,治叛國之罪.如此一來,太守大人怒江郡新政之舉,大功告成."

張翀道:"玄武伯出兵奪取怒潮城,消滅巨寇仇天危,勞苦功高."

沈浪道:"從今以後,怒潮城不再是海孤城,而是成為我越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恭喜國君,賀喜國君,再添領土.太守大人率軍勇奪雷洲群島,建下不朽功勳,這等功勞,我金氏家族一定會上奏國君,絕不辱沒."

張翀不再言語.

沈浪道:"國君新政利國利民,我金氏家族絕對擁護!為了給天下老牌貴族做出一個表率,玄武伯爵府願意裁軍兩千."

之前你剛剛擴軍兩千,現在又裁撤掉,然後劃到海上商隊護衛去,這個算盤是打得噼里啪啦亂響啊.

張翀依舊不語.

沈浪道:"怒潮城一戰,怒江郡官軍被仇妖兒擊敗,俘虜了三千多人.我金氏家族擊敗仇妖兒,救出這些俘虜,願意完整交給太守大人."

張翀道:"多謝."

然後,兩個人就談完了.

沒有任何意外.

甚至根本不像是談判,沒有一點點拉鋸,沒有討價還價.

就好像兩個人完全商量好了似得.

…………

沈浪和張翀一唱一和,當然是給天下人看的表面文章.

具體的詳細經過,張翀肯定是會原原本本密奏國君的.

"給國君的密折,我已經遞上去了."張翀道:"接下來是戰是和,是閃電雷霆,還是風輕云淡,就完全看國君意志了."

沈浪道:"國君旨意下來之日,就是我釋放三千多俘虜之時."

張翀道:"我剛才已經看到天道會的艦船源源不斷地進入怒潮城了."

"嗯!"沈浪.

玄武伯爵府擴軍之後,足足有五千私軍,接上接收了仇妖兒留下的一千多海盜,再加上天道會支援的一千多人.

所以,用來防守怒潮城的兵馬足足有七千人.

最關鍵的是,金氏家族接收了仇天危所有的艦船,擁有了大部分的制海權.

而張翀手中就只有仇嚎的四千海盜,卻要防守十幾個群島.

如今金氏家族已經占領了怒潮城的三個城堡,而且仇天危的城堡造得太堅固了,想要憑借四千海盜攻下來,完全是癡人說夢.

想要開戰?

所以除非國君集結兩三萬大軍,然後大造戰船.

就這樣還要一年半載之後,才能跨海進攻怒潮城.

但是國君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嗎?

南毆國那邊的平叛之戰,可是如火如荼啊.

若是把金氏家族逼急了,直接帶著怒潮城北上投靠吳國,那才是舉國動蕩.

所以剛才沈浪和張翀談的一唱一和,才是最好的辦法,能夠給天下一個交代.

國君面子上也過得去.

甚至表面上看,這還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開疆拓土啊,還不牛逼嗎?

當然,這也算是金氏家族在甯氏臉上打了一個耳光.

國君能忍下這口氣嗎?

………………

張翀又給沈浪倒了一杯茶.

"不管國君最後旨意如何,但老夫這一戰算是輸了."張翀道:"真是少年可畏."

沈浪道:"太守大人的功勞,您的苦心,相信國君是看在眼里的."

張翀道:"我和玄武伯歲數差不多,之前又蹉跎了十幾年,如今跌了這個大跟頭,不知道何時才能爬起來,甚至爬不起來了."

沈浪道:"那不至于,我相信張公定有造化."

他這話說歸說,但是對張翀的下場,他真的不敢確定.

在怒潮城一戰,張翀確實為國君挽回了一半的局面,至少沒有讓金氏家族奪走整個雷州群島.

這樣一來,不至于讓金氏家族徹底在海外做大,起碼能夠在周圍群島進行牽制和監視.

但是,張翀和金氏這一場斗爭,結局確實是敗了.

國君又是喜怒無常,刻薄寡恩之人.

所以張翀結局究竟會怎樣?誰也不知道,完全在國君一念之間.

張翀自嘲道:"起碼新政和我無關了."

新政何止是和張翀無關.

怒潮城一戰之後,越國的新政基本上是要暫停了.

因為你再挑誰下手?

你讓誰來做這個新政先鋒?

任何政治斗爭敗了之後,首先要做的是蟄伏,等待時機,而不是立刻沖向下一個戰場.

張翀的密奏已經用最快速度送往國都了.

沈浪幾乎無法想象國君會是何等震驚,整個朝堂會是何等震撼.

張翀起身道:"如此,我們就算是談完了,那老夫就會老宅,等待國君的發落了."

沈浪躬身道:"張公,山高水遠,後會有期!"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舊三更一萬九!我們距離月票總榜前十就差二百多票,就差一哆嗦了,糕點給您拜了,票票給我吧!

謝謝DEKIA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93章:仇妖兒訣別!徐芊芊歸屬!(2更求月票)    下篇:第195章:國君震駭!天下雷霆!(1更謝超神小蝌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