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95章:國君震駭!天下雷霆!(1更謝超神小蝌蚪)   
  
第195章:國君震駭!天下雷霆!(1更謝超神小蝌蚪)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盟主超神小蝌蚪的十萬幣打賞,急需月票,兄弟們拉我一把呀)

玄武伯金卓鎮守怒潮城,他這樣保守堅毅的性格最適合守城了.

沈浪和金呈率領一千人攻打金山島.

金山島上本就有玄武伯爵府的近兩千俘虜,里應外合之下,大約半天時間,擊敗島上的一千海盜徹底拿下金山島.(此處省略五千字)

金呈率領一千軍隊留守金山島,其中一半從原來玄武伯爵府俘虜中整編出來.

沈浪率軍五百,返回玄武伯爵府.

……

這次離開家足足一個多月,真正的歸心似箭啊.

木蘭寶貝,我好想你啊.

這一個多月我可沒有沾花惹草哦,對仇妖兒我連正眼都沒有看過.

在怒潮城這種紙金迷醉的地方,我也沒有找過一個女人.

這年頭像我這樣潔身自好的男人,真是不多了.

這就是愛啊!

徐芊芊妖嬈地走了過來,來到沈浪的背後,為他按摩雙肩.

而且還裝著不小心用胸口磨蹭沈浪的腦袋.

別,別這樣?

我是正經人.

我們已經離婚了啊.

我不能對不起木蘭.

我不是這樣的人.

唉!

真軟啊!

沈浪腦袋靠了上去,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目光迷醉.

黃鳳做出了一個吞咽的工作.

她不是流口水啊,而且壓制內心的殺氣.

然後,轉過身去.

徐芊芊嬌滴滴道:"沈浪,你看我們關系都已經這樣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當日在染料配方上下的什麼毒?你是怎麼害我們家,怎麼讓那些西域商人忽然中毒發病的?"

靠!

就知道你這娘們沒安好心.

沈浪坐直身體,把腦袋離開了徐芊芊的胸脯.

我沈浪是正經人,就算娘子不在,我也絕不偷腥.

然後,他義正言辭道:"徐小姐莫要冤枉人啊,我根本就沒有在配方上動手腳,我也從來沒有害過你們家,那些西域商人船上你們新絲綢衣衫忽然中毒發病我是完全不知情的."

徐芊芊咬牙切齒,然後嬌聲道:"那換一個說法,通常新配方出現問題是在所難免的,關于紫色和彩虹色染料配方,沈公子能夠做一些改進呢?"

沈浪點頭道:"嗯,這個可以有,不過要付出代價."

徐芊芊再一次將胸脯貼上去.

沈浪又舒舒服服地枕了上去道:"采用我們染料配方的絲綢,以後每賣出一匹,我們抽成百分之五."

徐芊芊一顫道:"沈公子,我們關系都這樣親密了,談錢多傷感情啊."

沈浪稍稍用力磨蹭道:"唉,親兄弟明算賬,更何況我們只是前夫前妻而已!"

"滾!"徐芊芊一把將他推開!

………………

回到玄武伯爵府之後.

甚至還來不及和木蘭親熱,就看到了一地的尸體.

整整二十幾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這些都是玄武伯爵的忠仆,沈浪雖然不見得能夠交出每一個人的名字,但是卻認識每一張面孔.

另外還有上百具尸體,全部都是戰死的武士,有新兵有老兵.

甚至岳母蘇佩佩背後都有一個大傷口,足足半尺多長,半寸多深,幾乎能夠見到骨頭了.

安再世道:"姑爺,我手下的女醫士為夫人止血,並且敷藥.傷口縫合您已經教過我了,但我還是不敢動手,怕留下太大的傷疤."

沈浪道:"我來,羊腸線准備好了嗎?"

沈浪來到這個世界後不久,就把縫合手藝教給安再世大夫,而且制作了大量的羊腸線,不過用得到的地方卻很少.

羊腸線縫合的優點是容易被身體吸收,但缺點是容易造成炎症反應.

不過沈浪用現代工藝處理過這些羊腸線,每一根都經過幾個月時間,經過十幾道工藝的處理,確保炎症反應降到最低.

岳母蘇佩佩雖然已經懶散,但武功畢竟高,身體素質好,加上用大量的消炎中藥,問題應該不大.

蘇佩佩躺在床上,身上穿著衣衫,在背後衣衫剪開一個大口子,露出傷口.

就算是後背,她也不想被其他男性大夫觸碰.

但是沈浪就是兒子,又有什麼要緊的.

沈浪仔仔細細為蘇佩佩縫合傷口,一層又一層地縫合.

仔細到了極點.

而且采用的是美容針縫合.

可惜啊,這個世界沒有美容線,夠則未來的傷疤還要更小.

"都這個歲數了,留下一點傷疤又有什麼要緊的?"蘇佩佩道:"難道你爹還能嫌棄我嗎?"

沈浪道:"在我手藝下,保證傷疤微乎其微.當然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掩飾傷疤."

"什麼?"蘇佩佩道.

沈浪道:"在後背上刺一個漂亮的紋身,讓岳父大人現在就開始學紋身圖案."

蘇佩佩道:"為娘這個年紀,還要刺紋身,是不是不太妥當啊."

她嘴上說不好,但其實已經心動了.

沈浪道:"又沒有別人看到,專門給岳父大人看,又有什麼不好."

蘇佩佩道:"再說,再說."

…………

沈浪回到自己的院子,面孔頓時冰冷了下來.

他還從來都沒有這麼仇恨過一個人,還從來沒有這麼仇恨過一個家族.

鎮遠侯蘇氏.

蘇難,蘇劍亭!

木蘭趴在床上,上半身沒有穿衣衫.

粉嫩滑脂的後背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青紫.

這是那天晚上為了保護封地子民和假冒匪徒作戰,被蘇氏家族的高手用錘子砸中的.

雖然沒有留下傷疤,但是卻受了一些內傷.

沈浪心疼得直抽抽.

用配置好的藥油,一點一點揉進木蘭背後的青紫之內.

"夫君,你不怪我嗎?"木蘭柔聲道.

木蘭躺在沈浪的懷里,抓著沈浪的手放在自己美好無限的胸口上.

沈浪道:"怪你什麼?怪你明明知道是調虎離山之計,依舊率兵沖出去拯救封地子民嗎?你就是這樣的木蘭啊."

木蘭一翻身,趴在沈浪的身上,輕輕吻著沈浪的嘴唇.

沒有再說話.

怒潮城已經奪下來了.

仇妖兒走了.

望崖島之戰大勝,仇天危全軍覆滅.

這些消息沈浪統統都沒有說,當然也不需要他說,早已經派人回報家里了.

現在就剩下心疼了.

"蘇翦侯爵給我們家的那封密信不是已經燒了嗎?蘇難也相信了啊,為何蘇劍亭還會來奪?"沈浪道:"那而且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來搶奪?"

木蘭搖頭,表示不解.

這中間肯定又出現什麼陰謀.

也好,也好.

原本沈浪還沒有決定,到底是先報複薛氏還是先報複蘇氏.

現在有答案了啊.

滅蘇氏!

沈浪腦子飛快地運轉.

蘇氏家族.

拋開威武公爵,鎮西侯爵之外,鎮遠侯爵府就是最大的老牌貴族了.

封地最大,私軍最多.

而且蘇難還是太子少保,鎮軍大將軍.

真正的超級巨頭.

想要扳倒他,很難的!

張翀智近乎妖,但是根基太淺.

而蘇氏家族根基底蘊比玄武伯爵府還要厚.

看上去想要扳倒蘇氏,難如登天.

但是……

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起整個地球.

同樣給我一個支點,我能夠滅掉蘇氏全族.

沈浪扳著手指計算.

木蘭本來一直調皮地吻他,如同玩游戲一樣.

先吻眼睛,然後停下來,讓沈浪猜接下來要吻哪里.

接著下一口,就吻在耳後.

當然這完全是不開口說話的,完全是親昵的心靈游戲.

此時見到他神棍一樣地掰著手指頭算,不由得噗刺一笑.

"你在干嘛呢?"木蘭嬌滴滴道.

沈浪道:"我在算,大概要幾天才能滅掉蘇氏."

木蘭道:"那你算出來了嗎?"

沈浪道:"大概需要一百五十天左右."

木蘭不解,這還能精確到天嗎?

不過,我不想動腦子,只想拍手鼓掌,然後高呼夫君好厲害.

當然現在木蘭不用嘴巴歡呼了.

用眼神就可以.

對,大致需要小半年的時間.

關鍵是需要支點.

那麼這個支點是什麼呢?

五殿下甯政!

沈浪看著木蘭的眼睛,很美麗,但是充滿了血絲.

這個女人不知道多久沒有睡過好覺了.

"寶貝,睡吧."沈浪道.

"嗯,夫君你陪我睡."木蘭膩聲道.

"好."沈浪.

木蘭順便將自己下半身的裙子也脫去了.

然後她將沈浪身上衣衫也褪去,然後舒舒服服地抱著沈浪睡去.

被窩里面,芳香怡人,滑嫩如玉.

短短幾秒鍾後,木蘭就甜甜睡著了.

過去這一個月內,她每天睡覺的時間都沒有超過三個小時.

沈浪抱著如玉一般的木蘭,一邊內心如狼,一邊又心疼無比.

兩分鍾後,也睡著過去.

過去一個月,別看他牛逼哄哄,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樣子,其實他也沒有睡好.

………………

晉海伯爵府內!

世子唐允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不……"

"父親,一定要這樣嗎?局面未必就會如此啊."

"金氏家族奪了怒潮城,這就等于是打了國君的臉,國君不會放過他們的."

"我們未必要走這條絕路啊."

"再等等看啊,等等看啊……"

唐侖伯爵痛苦一笑道:"再等全家就都死絕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我們這位國君,聰明絕頂卻刻薄寡恩,他的怒火一定要傾瀉出去的,但傾瀉到誰的頭上就不好說了."

唐允世子道:"可是破壞新政的是玄武伯爵府啊?借勢擴張的也是玄武伯爵府啊,我們唐氏家族一直站在國君一邊啊,憑什麼把怒火傾瀉在我們頭上啊?這樣豈不是讓人寒心嗎?"

唐侖伯爵道:"當年南毆國主還不夠忠誠嗎?結果又如何呢?活生生被我們這位國君坑死,然後又把矜君養在國都,派遣大量官員進入南毆國奪權.要說寒心,誰能比矜君寒心啊."

唐允道:"那他應該把怒火傾瀉在金氏家族頭上啊,為何是我們?"

唐侖伯爵道:"金氏家族已經拿下怒潮城了,而且得到了仇天危的八成艦隊.怒潮城孤懸海外,沒有水軍怎麼打?國君就算想要攻打怒潮城,起碼要造船一年半載,然後准備三萬大軍,而到那個時候金氏家族難道會坐以待斃嗎?北邊不遠就是吳國了,當年卞逍率領十萬大軍,三郡之地背叛吳國,南投越國,使得吳國大敗,至今都沒有緩過來.難道國君想要這樣的悲劇再次上演在越國嗎?"

唐允世子沉默了,接著更加嚎啕大哭.

唐侖伯爵道:"我們是在和時間賽跑,張翀的密奏已經送到國都了,你現在去總督府檢舉揭發我還來得及,否則等到黑水台的騎兵沖進我們家,一切都晚了.國君的怒火,是會讓我們徹底滅族的."

唐允世子道:"那,那其他兄弟呢?"

唐侖伯爵沉默了好一會兒.

是啊,其他兒子呢?

如果讓他們提前逃走去別的國家,還是能夠活下來的.

但是要這樣做嗎?

如果讓這些兒子逃走去別的國家,那唐氏家族就白白犧牲了.

國君這次被打臉,怒火要徹底傾瀉出來,要大量殺人.

如果整個唐氏家族被殺乾淨,就留下唐允一人.

國君未來想起來後,或許還有愧疚之心,能夠彌補一二.

若唐侖讓幾個兒子全部逃到吳國,那就是真正的叛國啊.

那樣為國君背的這個黑鍋就白背了.

唐侖伯爵道:"不要告訴你的任何兄弟,你一個人偷偷走吧,去總督府揭發我們."

唐允一顫,再一次淚流滿面.

父親這是要犧牲全族之人,成全他唐允一人.

唐允肝膽欲裂.

唐侖伯爵道:"檢舉揭發我之後,你立刻進京,選擇一位王子投靠."

唐允世子道:"我應該投靠誰?"

唐侖伯爵陷入了為難之中.

是投靠太子,還是投靠三王子?

"你自己決定吧,為父實在是看不清楚了."唐侖伯爵道:"但是你要記住一點,不要再和沈浪為敵,不要再和玄武伯爵府為敵."

唐允世子道:"為什麼?就是因為沈浪,我們家族才會遭遇如此絕境啊,兒子發誓以後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一定要徹底毀滅金氏家族."

唐侖伯爵一個耳光扇過去,直接將唐允打飛出去.

"蠢貨."唐侖伯爵怒吼道:"若不是沈浪提醒,連你也活不了."

唐允道:"難道,我就該咽下這股仇恨嗎?"

唐侖伯爵道:"就算要報仇,也要看清楚自己的仇人是誰?"

唐允世子一愕.

然後再一次大哭出聲.

…………

當天夜里.

晉海伯爵府世子唐允離開家,日夜兼程趕往天南行省總督府.

此時已經半夜時分.

祝戎大都督依舊沒有睡.

他哪里睡得著?

手中這封張沖到密信,他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後遍體冰涼.

金氏家族竟然奪了怒潮城.

從此之後,一飛沖天了.

再也壓不住了.

至少新政的屠刀,再也宰不到人家的頭上了.

張翀這個最鋒利的刀子,雖然沒有斷折,但是卻蹦了一個大口子.

這個他最最看好的心腹,竟然折在了怒江郡.

折在了玄武伯爵府.

他不夠強嗎?

不,已經強到了極致.

只不過,玄武伯爵府的那個贅婿,太妖了.

雖然祝戎沒有參與整個過程,但是卻看得清清楚楚.

簡直就是兩個頂尖高手的對弈.

最後,張翀棋差半招.

這不僅僅是張翀的失利,也是他祝戎大都督的失利.

如果說張翀是新政的大將,那他祝戎就是主導新政的元帥.

東江伯爵府成功之後,一旦玄武伯爵府再次成功.

那麼接下來,新政就會如同大火一般,燒往整個越國全境.

如同刀切豬油.

又如同開水化雪,毫無抵抗之力.

東江最跋扈,玄武最堅忍.

這兩個老牌貴族先拿下來之後,剩下的就沒有多少抵抗之力了.

而現在新政在玄武伯爵府面前撞了個頭破血流.

怎麼辦?

繼續下去?

找誰開刀?

讓誰去抄刀?

碰到一個硬骨頭輸了,就先放在一邊,挑選一個軟骨頭搞?

如果是意氣之爭,當然沒有問題.

但這是政斗,需要講究的是一個勢.

一旦勢停了,需要的是重新醞釀力量,然後再卷土重來.

就如同一輛車子,猛地撞停在一個障礙物上,那就需要後退幾十米,重新積攢速度,而不是繼續橫沖直撞,那樣是沒有力量的.

所以!

新政暫時要停了.

或許表面上會燒得更加猛烈,但實際暗里是要暫停了.

張翀要背責任,他祝戎也要背.

當然,祝戎不擔心自己.

但是他擔心張翀啊.

這把最鋒利的刀子,就這麼折了?

國君什麼性子?祝戎最清楚了.

其實這一戰,張翀無過,反而有功.

但是在國君眼中,張翀就是輸了,就是讓他失去了顏面.

"怎麼辦?如何保住張翀?"

祝戎頭痛欲裂.

幕僚言無忌道:"國君一定會非常震怒,而他的怒火是一定要傾瀉出來的,光一個唐侖可不夠,他最惱怒的就是張翀,竟然敗在沈浪手中,讓他這位國君顏面盡失."

"我們這位國君,聰明絕頂,但是心胸狹隘,刻薄寡恩……"言無忌道:"所以想要救張翀,或許就要發生另外一件大事,引起他更加滔天的怒火,這樣……張翀的仕途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言無忌家族就是因為國君這種莫名其妙的怒火,而全族皆滅.

所以,他在祝戎面前從來都不掩飾對國君的態度.

哪怕國君滅了言氏之後,又有些愧疚,讓言氏的子弟出仕了幾人.

而就在此時.

外面的仆人道:"主人,晉海伯爵府世子唐允求見,說有重大密報."

祝戎總督點了點頭道:"讓他進來."

片刻後,唐允世子沖進來,跪在祝戎面前道:"大都督,我要檢舉揭發,我父親為了報複金氏家族,竟然和海盜仇天危勾結,私自將金山島贈于海盜,而且派出家族私軍假扮海盜,冒天下之大不韙進攻玄武伯爵府的望崖島,我唐允乃國君欽點的探花,自古忠孝難兩全,學生願意為國舍家,大義滅親."

說罷,唐允世子一頭磕下去,貼地不動,雙手將這份檢舉他父親的血書高高奉上.

祝戎大都督接過血書,稍稍看了一眼.

"你父親讓你來的?"祝戎問道.

唐允世子跪在地上,沒有出聲.

"不容易."祝戎道:"你來得還算及時,再晚半個時辰,本都就要進國都面見國君請罪了."

頓時,唐允後背冷汗爆出.

果然差一點點,唐氏家族就要徹底族滅.

祝戎道:"行了,你起來隨我一同進入國都吧."

半個時辰後.

幾百名騎兵,護送著祝戎大都督離開天南行省,進入國都.

這是一場天大的政治危機.

那麼接下來是如同雷霆霹靂,徹底引爆整個越國,無數人頭落地.

還是風輕云淡,粉飾太平?

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就要看國君的意志了.

希望是後者吧!

南毆國的戰局,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順利.

瘋狂的矜君,已經引入大量的沙蠻族大軍,整個戰場已經殺得血流成河了.

越國實在經不起太大的動蕩了.

…………

越國國都.

金碧輝煌的王宮內.

國君甯元憲手中拿著張翀的密奏.

這位至高無上的君主,狹長的面孔一陣陣抽搐.

剛剛看了兩頁,他就將這份密奏撕成碎片.

"砰!"

然後,猛地將前面的台子踢飛出去.

頓時,殿內所有的宦官,黑水台官員全部跪伏在地,不敢大聲喘氣.

將密奏撕碎之後.

國君看了一眼滿地的碎片,寒聲道:"拿下去拼起來,若是少了一塊,拿你們是問."

"是!"

幾名太監上前,仔仔細細將每一個碎片撿起來.

然後,小心翼翼拼接起來.

完成裝裱.

頓時,一副完整的密奏,又出現在國君面前.

國君又面色鐵青地看完了張翀的整個密奏.

然後,再一次撕得粉碎.

接著,這位至高無上的君主發出一陣陣怒吼.

"造反啦!"

"金氏造反啦!那只烏龜鑽出頭來,造反啦!"

"張翀無能,張翀無能!"

"來人,去把張翀押解進京,打入黑水台大獄!"

"讓祝戎來,讓南宮敖來,集結大軍,准備平叛!"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真的很危急,已經落到總榜十三,距離前十僅僅只有六百多票.

弟兄們拉我一把啊,真的拜求了!

上篇:第194章:張翀沈浪之了結!不朽功業(3更求月票)    下篇:第196章:木蘭吃浪!滅族!張翀之下場!(2更為新盟主車夶炮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