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199章:國君和沈浪!相談甚歡(2更為新盟主余大律師賀)   
  
第199章:國君和沈浪!相談甚歡(2更為新盟主余大律師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祝余大律師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涕零,順便弱弱求個票)

"此子一路上表現如何?"國君甯元憲問道.

大宦官道:"招搖過市,肆無忌憚."

國君沒有說話,旁邊的六王子甯景道:"怎麼個肆無忌憚?"

大宦官道:"他只是一個小小贅婿而已,但排場卻堪比封疆大吏,身邊足足有一百多騎兵隨從護衛,而且住各郡官驛的時候,一定要把最好的院子全部包下來.若那個院子內住著太守以下的官員,他都要派兵驅逐."

這確實囂張了.

哪怕是真正的貴族世子,也不敢這樣做的.

尤其是老牌貴族的世子,一個比一個低調.

大官宦道:"進入國都的時候,奴婢專門看了一下他的表情,是不是被這天下堅城所震撼,結果他扁了扁嘴,仿佛瞧不起的樣子."

旁邊的六王子甯景道:"我越都物華天寶,宏偉壯麗,尋常貴族來了都要受到震懾,他區區一個鄉下小子竟然還瞧不起,真是有意思了,只怕是有心胸壯志啊."

國君甯元憲沒有說話.

大宦官繼續道:"奴婢故意帶他走了玄武門,結果他抬頭看了一眼說.哎喲,我這是回家了啊.陛下,此子張狂可見一般,竟然敢把玄武門說成是他家的大門,這是有不臣之心啊."

國君面孔微微一陣抽搐.

心中對祖宗有些腹誹,玄武是能夠隨便亂封的嗎?

看看其他國家,哪有以玄武做爵位封號的?

你怎麼不叫青龍伯呢?但是第一代國君是個武人,沒怎麼念過書,而且還霸道得很,聽不得反對的意見,但是卻和第一代的玄武伯意氣相投,又有什麼辦法?

後面幾代國君想要把這封號改了都沒法子.

大宦官道:"更氣人的還在後頭了,在玄武大道上我們遇到了三公主殿下."

大公主甯蘿,今年二十八歲,嫁給南毆國主矜君為妻.

二公主甯寒,今年二十六歲,幾乎在十年前就被譽為越國第一美人.但已經完全消失在所有人視野中,不知道去向.

當然前文中有提到,她跟隨天涯海閣之主左辭去了海外.

這位公主殿下未婚夫發生劇變,至今未嫁.這也是國君心中之痛,這位甯寒是他最疼愛的掌上明珠了.

三公主甯焱,今年二十四歲,已經嫁為人婦.

但她性情暴烈,已經和夫家鬧翻,常年住在越都,驕縱跋扈,無人敢惹.

"她又怎麼了?"國君道.

大宦官道:"三公主正在賽馬呢."

在玄武大道上公然賽馬,聽上去問題很嚴重,說不定會撞傷了無辜百姓.

實際上不會的.

越國的玄武大道雖然比不上大炎帝國那一條,但也足足有九十米寬.

你沒有看錯,九十米寬的玄武大道,相當于現代公路的30車道.

大炎帝國的玄武和朱雀大道更是足足一百五十米寬.

當然中國古代的大唐帝國朱雀大道也是一百五十米寬.

簡直有些顛覆三觀哈,那麼寬的馬路修來干嘛啊.

而這九十米寬的玄武大道,中間六十米絕大部分都是空的,原來規定只有王族才能走.

不過後來這個規矩也漸漸變了,許多權貴也開始走了.

而普通老百姓,小官員就只能走大道的兩邊了.

所以三公主甯焱就算賽馬得再瘋狂,也不會撞到普通百姓的.

"胡鬧!"國君罵了一句,但也沒有再說什麼.

對于這個女兒他是有愧疚的,所以也就放縱了一些.

大宦官道:"見到三公主殿下的馬隊,我們趕緊退到兩邊跪伏在地了.但是沈浪這個小贅婿非但沒有下馬車,反而大刺刺坐在上面,打開窗戶觀看三公主的身體,還評點了一句."

國君道:"他評點了什麼?"

大宦官道:"奴婢不敢複述,實在太逾越了."

"說."國君道.

大宦官道:"他說這娘們屁股是夠大夠翹,腰也夠野,就是大腿太粗了."

頓時,國君臉色都變了.

旁邊的甯景怒道:"找死,他竟敢如此冒犯三姐,完全是找死."

大宦官顫聲道:"他還說了一句,奴婢不知道什麼意思?"

甯景道:"說."

大宦官道:"他說最近看來是憋太久了,看到這種級別的娘們竟然都石了."

雖然石了這句話有些不太好懂,但是根據上下的語境,國君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國君面色鐵青,寒聲道:"這個豎子真當是不怕死的嗎?"

甯景道:"父君,可見此獠完全沒有把我甯氏放在眼里,目無君上,狂妄之極."

國君道:"此子在哪里?"

大宦官道:"正在仁慈閣等候."

國君道:"可還恭敬?"

大宦官道:"尋常人,哪怕是封疆大吏等候陛下召見的時候,都是跪著的,而他竟然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還問有沒有茶水,放肆無禮之極,簡直讓人側目."

國君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那就讓他等著吧."

…………

越國王宮仁慈閣內.

小宦官恨得咬牙切齒.

因為尋常官員來了之後,都會遞上來一個金幣,讓他指點應該跪在哪里.

這仁慈閣內的金磚大部分都是實心的,只有三塊是空心的.

實心的金磚你就算把腦袋砸裂了聲音也不響,空心的金磚你稍稍磕一下,就咚咚響,豈不是顯得你對陛下敬重萬分.

當然了,這里的金磚不是真的金塊,只是黃顏色的地磚而已.

當然你或許會說,那麼多官員都來這里覲見過國君,那一塊金磚是空心的不是早傳出去了嗎?

這話是沒錯.

但太監為了斂財,經常把空心金磚變幻位置的.國君也知道,但這種小事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畢竟都是家奴,幫他敲打一下下面的官員,也沒什麼不好的.

這個小太監聽說今日來的是貴族的一個小贅婿,便打算大敲詐一筆.

沒想到人家來了之後根本就不跪,見到椅子就坐.

小太監怒叱他好大的膽子,在這里哪有你小小贅婿的位置,趕緊跪下來.

結果沈浪說國君不在就讓我下跪,你讓我跪你嗎?你這是享受和國君同等待遇呀?

頓時,小太監啞火了.

媽蛋,你自己找死,我可不想找不痛快.

這話怎麼接都是錯了.

于是,沈浪就坐在這仁慈閣一直等,一直等.

從天亮等到天黑,等得他昏昏欲睡,饑寒交迫.

這是國君給他的下馬威啊.

剛才他要茶水,沒人理會他.

他要糕點,也沒人理會他.

就在沈浪覺得自己要在這仁慈閣中過夜的時候.

外面所有的太監全部跪下.

"恭迎陛下!"

沈浪趕緊起身跪下.

都說穿越者的腰杆硬,膝蓋硬,不願意下跪.

沈浪當然也不願意.

但是他膝蓋沒有那麼金貴的,關鍵時刻他連娘子都能跪,何況國君呢.

入鄉隨俗呀.

不跪會死,我就不信你們這群穿越者腰杆那麼硬.

"學生沈浪,恭請陛下聖安."

沈浪額頭貼地,沒有磕頭.

國君甯元憲走了進來,坐在位置上.

"抬起頭來."

沈浪抬頭.

然後不由而一愕.

靠!

這國君竟然這麼一副好面相?

頂級美男子啊!

而且看上去一點都不刻薄寡恩啊,天生華貴的同時,還有幾分風流倜儻.

身上也不是穿著龍袍.(越國王的龍袍是四爪金龍,大炎皇帝是五爪金龍)

他身上穿著的是黑色綢服,但一細看發現上面是有四爪金龍的,但是非常淡,甚至有點鈔票的水印感覺.

牛逼啊!

這才是低調的奢華啊.

像浪爺這種恨不得把袍子繡滿金絲,就顯得有些張揚惡俗了.

沈浪心中估算了一下.

國君身上的這件袍子,最少也要上千金幣.

因為,上面的每一根絲都是精挑細選的.

上面四爪金龍的眼睛,是用最好的紅寶石碾碎了,然後繡上去的.

龍鱗也是寶石碎片,一點點繡上去的.

這些寶石都非常堅硬,怎麼繡上去的啊?沈浪都有些不敢想象.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誰能想到喜怒無常,刻薄寡恩的甯元憲竟然是這麼一副好相貌呢?

這像是誰呢?做詩萬首的十全老人?

而且他比玄武伯小不了幾歲的,卻顯得非常年輕,看上去仿佛三十幾歲而已.

媽蛋!

這麼會保養,該不會是吃了女人某處泡棗吧.

一路上沈浪都在想,這位越國的至尊究竟會問他什麼問題.

會如何試探他有無謀反之意.

這一路上,他都被監視著.

一言一行,當然都被宦官彙報給了國君.

按說這位國君應該會震怒.

畢竟沈浪可是對著他的女兒甯焱石了,還嫌棄她大腿粗.所以接下來國君的問話會非常關鍵,甚至關乎命運.

"沈浪,你家拿下了怒潮城,接下來有何打算啊?"國君問道.

這麼直接了當的嗎?

沈浪道:"陛下,說真話嗎?"

國君眉頭一皺.

當然是說真話,難道你還敢欺君嗎?

沈浪道:"說真話可以,請陛下屏蔽左右."

這話一出,國君甯元憲目光一縮.

好你個沈浪,小小贅婿一路上囂張跋扈也就算了,如今來到寡人的面前,竟然還如此狂悖.

"說不說隨你."

周圍依舊站著黑水台的高手,還有幾位宦官.

沈浪道:"那我可說了啊."

國君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沈浪道:"接下來我要報仇,我要弄死鎮遠侯蘇難."

"放肆!"國君甯元憲怒斥:"鎮遠侯乃太子少保,豈是你能夠直呼其名的,玄武伯難道沒有教你規矩嗎?在寡人的面前你還敢如此放肆,果然是目無君上嗎?"

沈浪道:"蘇氏和我家有血海深仇,當日岳父大人在望崖島迎戰仇天危,我在攻打怒潮城.蘇劍亭竟然率領一百多名西域高手侵入我玄武伯爵府大開殺戒,殺了我家一百多人,傷了我娘子和岳母,請陛下徹查,還我家一個公道."

國君面色一寒道:"此獠無狀,叉出去,叉出去!"

然後,沈浪就被四個黑水台高手扔出了王宮.

他和國君的第一次見面就結束了.

……………………

回到金氏別院時,小冰迫不及待地沖上來,充滿擔心道:"怎麼樣?怎麼樣?國君有打你嗎?"

沈浪道:"沒有啊,我和國君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小冰道:"真的?"

沈浪道:"這還能有假,飯做好了嗎?餓死了."

飯早就做好了.

木蘭的廚藝一般,但冰兒丫頭的廚藝可是一級棒的.

這次她隨姑爺進國都,心中充滿了忐忑不安,但更多的是快活.

我終于可以和姑爺雙宿雙/飛了,再也不用吃小姐剩下的殘羹冷炙了.

姑爺體力一般,每一次和小姐好完之後,都無力再和她好了.

而現在,姑爺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我小冰要三天一次.

對不起啊小姐,我一個小丫頭有這樣的想法不對,但我實在忍不住啊.

所以吃晚飯的時候,冰兒美眸就水汪汪地盯著沈浪,眼睛內充滿了期待.

"冰兒別這樣,我雖然離開了娘子,但是卻不能對不起她."沈浪道.

冰兒幾乎要哭出來道:"可是小姐答應過了啊,而且還讓我侍候好姑爺,免得被外面的狐狸精勾了去,說要讓你沒有力氣."

就憑你?

沈浪道:"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要獨守空房,為娘子守貞.明天晚上,你再鑽進我的被窩."

冰兒望著姑爺?

這……這有什麼區別嗎?

沈浪歎息,如今像我這樣潔身自好的男人,真是不多了.

但是調侃歸調侃.

他此時真是想念木蘭,整個人都空落落.

這兩月夫妻如同連體嬰一樣,可不僅僅是木蘭離不開沈浪,沈浪也離不開木蘭.

"胖子呢?"沈浪道.

冰兒道:"對啊,少爺呢?"

沈浪道:"你沒有派人去通知肥宅,我來了嗎?"

冰兒道:"姑爺沒有吩咐,我就忘了啊."

呃!

沈浪道:"算了,我明天去見他吧.這一提起來,我還真有些想他,不知道他在國子監被人欺負成什麼樣了."

冰兒道:"我一點都不想她,我眼睛里面只有姑爺."

沈浪道:"你這樣討好我也沒用,今天晚上我就是要獨守空房."

…………

王宮內!

一身囚衣的張翀跪在地上,身上戴著重重的枷鎖.

張晉死了,怒潮城丟了,他的頭發只白了幾分之一.

而此時,他的頭發已經白了大半了.

整個人已經完全像是一個糟老頭,再也不複之前鋒芒畢露的樣子.

"罪臣張翀,拜見陛下!"

張翀艱難地磕頭,因為戴著枷鎖,所以就算再努力,頭也磕不到地上.

這還是他被捕下獄後,第一次見到國君.

入獄之後,沒有任何審判,也沒有任何人詢問他貪腐之事.

而且在大理寺監獄內,他也沒有任何優待,住的就是最普通的牢房,吃的也是最普通的囚餐.

在國都為官的二兒子,每日白天去衙門上職,晚上就來到大理寺外跪著.

沒有國君的旨意,他不能去監獄中見父親,所以只能在外面跪著,表示和父親同甘共苦.

這樣已經堅持了近兩個月了.

他已經練習到可以跪著睡覺,膝蓋都比常人腫大了一塊.

國君甯元憲沒有說話,旁邊的宦官把今天沈浪的表現複述了一遍.

包括他一路上的放肆,進入玄武門說的話,還有見到甯焱三公主說的那些無禮之語.

大宦官道:"國君問你,沈浪這等表現是發自內心,還是在演戲?"

張翀道:"啟稟陛下,沈浪此舉是發自內心,但也是在演戲."

大宦官道:"此話怎講?"

張翀道:"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但是本可以不說出來,他明明知道有人監視,卻依舊說出來,這就是在演戲,想要讓國君覺得他乃是性情中人."

大官宦道:"在仁慈閣覲見的時候,國君問他奪了怒潮城之後,下一步打算怎麼辦?他說要弄死蘇難侯爵,這話是真的是假."

張翀道:"真的."

大宦官道:"國君問你,沈浪此人可有野心?可會謀反?"

張翀道:"若不逼他,絕不會反.若逼他,必反無疑!"

頓時,國君俊美的面孔一冷.

他就聽不得反這個字.

大宦官道:"國君問你,沈浪此人理想是什麼?"

張翀想了一會兒道:"享受榮華富貴,不受任何委屈."

大宦官道:"什麼叫不受任何委屈?"

張翀道:"就是有人得罪他,他就要全部弄死."

國君終于開口了,道:"那他怎麼沒有弄死你?"

張翀道:"因為臣從未得罪過他."

確實如此!

張翀和沈浪從頭到尾都只有政治矛盾,沒有私仇.

所以當分出輸贏之後,兩人可以說是一笑泯恩仇.

國君把玩著手中的瓷器.

這瓷器極其珍貴,巧奪天工不說,關鍵是近乎透明.

明明是瓷器,卻如同玉石一般.

就這麼一個杯子,價值數百金幣.

但這樣的瓷器也只是好看,輕輕一磕碰就碎了.

沈浪倒像是這件瓷器.

精致絕倫.

人人都說他粗鄙不堪.

但國君卻能從他身上看到一種氣質,一種精致的氣質.

這個世界上最難得的就是精致人.

把玩了一會兒,國君問道:"張翀,你說我該不該殺沈浪?"

說完後,國君目光仿佛漫不經心落在手中的杯子上.

這個時候張翀一定要脫口而出,絕不能深思熟慮.

君上和想法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他根本不需要你給的正確答案,也不需要你最好的答案.

他要的是……真心話.

張翀道:"不殺."

國君道:"為何?"

張翀道:"此子用好了,是一把利刃,比罪臣還要鋒利的利刃."

…………

注:第二更送上,我去吃點飯,然後寫第三更!膽怯地問一聲,還有月票嗎?給我好不?

謝謝小城市居民,盧嗣來,上官名劍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198章:伯爵府喜事!沈浪進宮!(1更)    下篇:第200章:浪爺做爹了!金木聰火了!(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