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01章:征服母老虎公主!浪爺厲害!(1更)   
  
第201章:征服母老虎公主!浪爺厲害!(1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接下來沈浪用X光眼看小冰的肚腹.

果然是懷孕了,胎心都清清楚楚了.

這丫頭上個月就知道了,結果硬是不說.

也幸虧是在金氏家族,換在其他家,你這種心機小婊會被大婦打死的知道嗎?

然後沈浪不由得擔心起來,為啥木蘭沒有懷孕呢.

其實,沈浪和小冰屈指可數的,這幾個月來也就是三四次而已.

不是不想啊,實在是……不說也罷.

木蘭太厲害了,而且也太美了.

沈浪的那點力氣,全部折騰在娘子身上了.

當沈浪恢複正常之後,一個月時間就和木蘭有三十三次.

兩人都是食髓知味,完全不知道克制.

那個月,浪爺瘦了好幾斤,眼圈都有些黑了.

後來岳母又把金木蘭拉去說了悄悄話.

于是,木蘭就克制住了,但頻率還是比較高.

可就算這樣,木蘭都沒有懷孕.

她也沒有可以避孕啊.

娘子的身體該不會有問題吧?

呸呸呸!

就算渣浪的身體有問題,娘子的身體也不可能有問題.

娘子肯定很棒很好的.

…………

"你這個賊丫頭."沈浪惱怒道:"你既然知道自己懷孕了,還要鑽我被窩?"

小冰媚眼如絲道:"奴奴知道好多其他辦法,那種事情不做,我也可以侍候姑爺舒服.而且只要小心一些,懷孕也是可以羞羞的啊."

唉!

這個世界上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取錯的外號.

都叫你騷冰,看來是半點錯沒有.

"好了,好了,知道你身懷絕技,走吧走吧,有一只母老虎要殺進來了."沈浪無語道.

小冰眼眸睜大道:"姑爺,小姐讓我看緊你,不要被外面狐狸精勾勾搭搭的."

沈浪擰著她的耳朵道:"你給我聽清楚,來的是一頭狂躁的母老虎,不是狐狸精懂嗎?狐狸精男人敢上,你見過哪個男人敢上母老虎的,不怕被一口咬斷,一爪捏爆嗎?"

然後!

空氣中充滿了一陣殺氣!

一頭母老虎猛地沖了進來,朝著沈浪寒聲道:"說得好,說得真好啊!"

沈浪頓時頭皮發麻.

媽蛋,你怎麼來得這麼快啊?

沈浪不由得朝沈十三和黃鳳望去.

怎麼守門的啊,竟然讓人就這麼橫沖直撞進來了?你倆該不會是在眉來眼去,互相勾搭吧.

黃鳳無語.

明明是你自己說過的,甯焱公主來的時候不必阻攔,現在又來找我們麻煩,真是難侍候.

這位三寡婦氣場驚人,站在房間之內,瞬間奪目.

因為她喜歡穿紅色的衣衫,越紅越好.

所以看上去,完全如同一團火焰一般.

而且,她還喜歡穿武士勁裝.

這個世界大多數女人都穿裙子,但甯焱酷愛騎馬,所以永遠都穿馬褲.

當大家都穿裙子的時候,你穿褲子當然就很顯眼了.

當大家都穿褲子的時候,你穿褲衩那也顯眼.當大家都穿褲衩,你啥也穿還是很顯眼.

因為穿著馬褲,所以她的身材特征就更明顯了.

腚大,大腿粗!

這可不止沈浪這麼說啊,那位被吊在樹上打得半死的尚書公子也這麼說的.

或者整個國都的人都這麼說.

其實咱們說句良心話.

沒那麼誇張!

這位三寡婦比尋常女子稍大一些,而且因為喜歡騎馬運動,形狀超級棒,頗有桑巴女郎的特征,翹得驚人.

至于大腿粗.

尋常女子都穿著裙子,也看不出來啊.

而這位甯焱三公主,下肢運動得厲害,所以雙腿肌肉當然發達了.

從現代審美角度而言,其實很性/感的.

結實有力的大腿,才是誘人的.

…………

"你就是那個人渣沈浪?"甯焱道.

"嗯."

甯焱道:"今天你說我屁股倒是挺大,腰也夠野,就是大腿太粗?"

"嗯!"

甯焱道:"你還說你實在憋得太狠了,見到我這種級別的娘們都能硬?"

"嗯!"

三寡婦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焰.

我這種級別的娘們?

我是哪個級別的娘們啊?

老娘今年才二十四歲,雖然比不上二姐甯寒,但也是超級美人呀?

聽你這口氣,竟然是瞧不起我了?

三寡婦一字一句道:"那你說這些話的時候,知道我是誰嗎?"

"嗯!"

頓時,殺氣沖天!

甯焱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叫三寡婦嗎?"

沈浪道:"知道."

因為你詛咒自己丈夫死.

甯焱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回國都住,離開夫家嗎?"

因為你和夫家鬧翻了,每一天都雞飛狗跳.

甯焱道:"因為我再不離開家,我丈夫就要被我打死了,為了饒他一命,我這才離開家."

啊?竟然還有這等背景?你這樣的母老虎嫁給誰家,誰家真是倒了八輩子大黴了.

三寡婦甯焱道:"今天有一個尚書公子也說了我一句,尻真大,結果現在被我吊在樹上抽了一百鞭子,血肉模糊.你沈浪羞辱了我多少句,你自己想想看,我應該怎麼懲罰你呢?"

沈浪羞辱調戲了甯焱多少句?

白天是三句.

剛才和小冰聊天的時候,羞辱了三五句.

這加起來就是七八句了啊.

難道要被抽八百鞭子?

以浪爺的體格,估計八十鞭就死翹翹了.

三寡婦甯焱道:"沈浪你有一句話說得好啊,說得真好,倒是給我了靈感."

沈浪後頸汗毛一豎.

"來人,把他褲子扒下來,倒吊在樹上,往他命根子上澆開水,然後用鐵刷子刮一百次!"

這話一出.

沈浪幾乎要尿了.

靠!

你果然是國都一大禍害啊.

這麼惡毒的招數你是怎麼想出來的啊?

我覺得我沈浪已經夠惡毒的了,你這是青出于藍啊.

緊接著幾個女武士上前,一把將沈浪按在桌子上就扒褲子.

小冰沖上來護住沈浪,大喊道:"不要扒我姑爺的褲子,要扒扒我的."

不過這話說出來之後,她覺得不對.

"不行,也不能扒我的,我懷孕了."

聽到這話,甯焱公主不由得朝小冰的肚子望去,眸中露出複雜神情.

外面的黃鳳和沈十三緊張無比.

因為剛才沈浪和這二人說過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進來.

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姑爺你被弄殘?

"讓開到一邊去."甯焱公主道.

然後,又來兩個女武士,直接將小冰給架走了.

力量非常大,幾乎是抬走的,但是有不會傷到她,更不會碰到肚子.

"不要傷害我姑爺,不要傷害我姑爺……"小冰驚呼.

然後,本能就要去拿出暴雨梨花暗器.這丫頭太虎了,動不動就想用暗器殺人.這就是傳說中的身懷利器,殺心頓起嗎?

可是,她雙手都被牢牢抓住了,動彈不得.

這丫頭幸好沒有拿出暴雨梨花暗器,否則麻煩就天大了.

浪爺被四個粗壯的女武士抓住,按在了桌面上動彈不得.

然後,有一個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女壯士上前,直接要來扒掉沈浪褲子.

而且,她的表情還充滿了興奮和期待.

甯焱公主道:"沈浪,現在天上地下誰也不能救你!你得罪了我,完全是自尋死路,你不是說你硬了嗎?我就將它徹底廢了!"

那玩意先被開水泡,然後用鐵刷子刮.

百分之百就廢了啊,比閹割了還慘啊.

沈浪幽幽道:"甯焱公主,你做夢都想要一個孩子對嗎?你和夫家之所以鬧翻,就是因為你沒有孩子.而我就能給你一個孩子."

這話一出,甯焱一愕.

然後,整個人都要炸了!

人渣,惡棍,你還想睡我?

自尋死路,自尋死路.

我甯焱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小白臉.

以為自己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就覺得天下女人都應該喜歡你,就知道禍害良家女子.

我甯焱不吃這一套.

我弄殘的就是小白臉,就是美男子.

天下的小白臉,沒有一個好東西.

甯焱笑道:"沈浪你膽還真肥啊,你還想要給我一個孩子?你這是想要睡我?行啊,那就不給你命根澆開水了,也不用鋼刷刮了,直接割了吧,進入我府里當太監怎麼樣?"

"動手,給我割了!"

甯焱是真怒了.

這個人渣當著她的面,還敢羞辱她.

沈浪一驚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能治不孕不育啊."

甯焱道:"不管什麼意思都晚了,給我割掉!"

然後,那個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女壯士,從腰力抽出一把匕首.

"公子,對不住了,奴奴也不想的."

然後,她就要一刀揮下.

而這個時候黃鳳和沈十三沖了進來,直接一劍.

"啊……"那個腰圍八尺女壯士一聲驚呼,手中的匕首被擊飛了.

所有人朝她望去鄙夷的一眼.

你武功那麼高,會被區區一劍擊飛匕首,演戲也不要這麼假好嗎?

看人家長得帥,你就想跪舔?

你腰圍八尺,再跪舔也是沒用的,美男子不會看上你的.

此時沈浪收起了所有的笑臉,認真道:"公主殿下,我之所以言語冒犯你,刺激你,是想要救你."

甯焱冷笑道:"我需要你救?整個國都會敢惹我?"

沈浪道:"公主殿下有難言之隱,所以現在幾乎不敢多喝水,對嗎?"

這話一出,甯焱臉色一變.

這個秘密,只有她心腹之人知道,外人根本無人知曉.

緊接著,她立刻明白沈浪為何知道了.

肯定是安再世跟沈浪說的.

玄武伯爵府的安再世是名醫,甯焱也秘密派人去咨詢過她的病症.

甯焱身體很健康.

否則怎麼又會被成為母老虎呢?

但是再勇猛的她,也有一個致命的痛點.

每一次小解的時候,簡直如同酷刑一般.

劇痛無比.

那種疼痛,簡直比生孩子還要強許多倍.

每一次都渾身大汗淋漓.

要不是甯焱身體強悍,說不定昏死過去了.

所以,每一次小便對于她來說,都是無比的煎熬.

她秘密尋遍了所有醫生,都完全無解.

治不了.

甚至,連什麼病都不知道.

而且她可是一個女子,還是一個高貴的公主.

又病得特殊,總不能讓男大夫檢查吧.

還好有女大夫,哪怕醫術不高.

但至少四五個女大夫檢查過了,那非常健康,完全沒有問題啊.

已經四五年過去了.

這種疼痛一次比一次激烈,真是痛不欲生.

而且最近小解出來的,竟然還有血跡.

甯焱不是很怕死,但也不願意死啊.

但有些時候痛得太狠了,她還真恨不得自己一刀了斷了,也免得受這樣無盡的痛楚.

有些時候她向上天祈禱,只要讓她治好了這病,任何代價都願意付出,哪怕這個公主身份不要了都可以.

人每天都要小便的,這每天都要煎熬痛苦一次,誰受得了啊.

所以,聽到沈浪的話後,甯焱公主道:"你說你能救我?"

沈浪點頭.

甯焱道:"我找遍了不知道多少大夫,他們連我是什麼病都不知道,你又不是什麼名醫,你能救我?"

沈浪道:"在下婦科聖手."

他說這話是有道理啊.

在玄武伯爵府,他本來就是主子,給人看病那是善心,給岳父岳母調養身體那是孝心.

完全不需要用醫術作為晉身手段.

但是在國都就不一樣了.

他的醫術,加上X光就能派上大用場.

但是……

他可不想變成一個專門的醫生啊.

到時候這個大人物找你看病,那個大人物找你看病,煩不勝煩,沈浪也不用干別的了.

但你若要不去,那就得罪人了.

所以,沈浪把自己定位成為婦科聖手.

誒!

這樣一來,找他看病的人就少了.

普通人哪里夠資格讓浪爺看病啊,都是頂級權貴.

但是頂級權貴家的女子都要愛惜臉面的,不是迫不得已,不是關乎性命,哪里敢來找沈浪?

不干不淨的病,為了顏面更是不敢找了.

所以沈浪這醫術,關鍵時刻能救人,卻不擔心門庭若市.

我浪爺婦科聖手,專治女人啊!

這下子,王妃啊,王後啊有什麼疑難雜症,就可以找我浪爺了.

進身之階啊.

我浪爺生下來,就注定要吃女人的軟飯啊.

甯焱公主認真道:"沈浪,我每一日都要受到三次的痛苦煎熬,比生孩子還要痛幾倍.我發過誓,如果誰能治好我這病,那就是我的恩人.但是……你說是為了活命而騙我,我真的會殺人的."

接著,甯焱公主道:"我知道你絕對不能殺,殺了就有天大的禍事嗎,但是這件事你敢哄我,哪怕付出天大代價,我也宰了你,大不了給你抵命."

沈浪滿臉認真道:"公主殿下,沈浪在這種事情上從不開玩笑."

甯焱公主道:"那你說,我得的是什麼病?為何所有大夫檢查過,都說完身體很好?"

沈浪揮了揮手,沈十三離去.甯焱公主身邊女武士也離去.

甯焱道:"你要給我檢查身體嗎?不行的啊,我是女人,你是男人,男女有別."

"不用檢查,我已經知道公主殿下得的是什麼病了."沈浪道.

甯焱顫抖道:"什麼病?"

沈浪道:"腎結石!"

甯焱一愕,這病完全沒有聽說過啊.

沈浪道:"公主殿下以前腹部的劇痛是不是非常偶然,沒有任何規律.但是近來每一次小便的時候,都會劇痛?"

甯焱點頭,臉色蒼白.

回憶起這劇痛,真是生不如死.

天下最痛的,便是腎結石,尿路結石.

真的超過女人分娩十倍都不止.

一個鐵打的漢子,當他腎結石疼痛發作的時候,都可能躺在地上抽搐.

恨不得立刻死去.

這位甯焱公主能夠忍住不在地上打滾,而只是全身衣衫被冷汗濕透,已經很了不起了.

沈浪道:"公主殿下最近小便中,是不是還見血了?"

甯焱公主更加驚愕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就絕對是隱秘了,連身邊人都不知道,沈浪又如何知道的呢.

沈浪道:"那是因為腎里的結石已經進入膀胱,所以每一次小解的時候都劇痛無比.這些結石在體內摩擦,所以才會流血.若再不治,就會引發感染,那就麻煩了."

這話太玄奇了.

甯焱根本就聽不懂.

什麼腎里面有石頭?

石頭還能長在身體里面嗎?

但是沈浪說得那麼專業,盡管甯焱聽不懂,卻覺得沈浪很厲害.

不明覺厲.

于是,甯焱公主聲音都顫抖了,道:"那,那你能治嗎?"

她真的做夢都想治好啊.

她不止發誓過一次,只要這病能好,她公主身份都願意不要.

甯焱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你就是我恩人,從今以後誰敢找你麻煩,我就弄死他."

"你要錢,我就給你錢."

"你要女人,我一天送你十個."

"甚至你要做官,我都能夠給你,只要是七品以下的."

甯焱真的很激動啊.

這幾年的噩夢,仿佛看到了結束的曙光.

哪怕有一點點希望,她都不願意放棄啊.

沈浪道:"能治."

甯焱道:"那需要多久?"

不要給我說要治個一年半載啊.

我真的撐不下去了.

最近每天都要痛三次.

真的有些不想活的感覺.

沈浪道:"一個時辰!"

頓時,甯焱公主狂喜道:"快給我治,給我治.你若治好我,就是我天大的恩人"

腎結石,嚴重的話是要開刀的.

但是,在這個世界給人開刀?做這樣的大手術?

別開玩笑了,會死人的.

現代還有一種體外碎石,就是用一種先進的儀器將超聲波傳遞進結石,在結石的表面產生反射波,結石表面會受壓而破裂;當超聲波完全穿過結石時,在界面被再次反射,這一反射產生張力波,當張力波的強度大于結石的擴張強度時,結石破裂.

結石碎裂之後,再通過尿液排出體外.

但是這更不可能了,這個世界哪里來到超聲波儀器啊.

但是沒有超聲波,卻有真氣內力啊.

能夠將結石震碎,然後喝大量的水,排出體外.

當然震碎結石要非常精准,因為腎髒比結石還要脆弱,你若稍稍不慎,可能把腎髒也震碎了,那就死翹翹了.

所以,這個時候就要找一個頂尖高手了.

而且還要是女的,畢竟這是要貼身操作的.

沈浪道:"治療公主殿下的病,我需要一個武功頂尖的女子,就算比不上幾大宗師,但也要相差不遠."

甯焱公主道:"去,去把甯潔姑姑請來."

不到半個時辰!

一個頂尖的女高手進入了房中.

甯潔!

國君的妹妹.

頂尖武道高手,甯寒公主的啟蒙武道老師.

左辭的師妹,前天涯海閣的大學士.

終身不婚者.

甯焱公主躺在床上,露出腰身.

沈浪正式為她治病!

………………

注:第一更送上,頸椎堅硬疼痛難忍,去推拿一個小時,然後立刻回來寫第二更.月票好難求啊,感覺哭死都漲不大上去的感覺,好辛酸,恩公們給我呀!

上篇:第200章:浪爺做爹了!金木聰火了!(3更)    下篇:第202章:公主膜拜浪爺!金木聰失身(2更為新盟主混口飯吃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