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02章:公主膜拜浪爺!金木聰失身(2更為新盟主混口飯吃賀)   
  
第202章:公主膜拜浪爺!金木聰失身(2更為新盟主混口飯吃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混口飯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涕零,順便求月票呀)

國都,鎮遠侯爵府.

金氏家族在國都只有一個別院,瞧瞧人家蘇氏,在鎮遠城有一個侯爵府,國都還有一個.

而且這個侯爵府是國君賜的,足足有上百畝大小.

從中可見這個老狐狸在國君心中的分量.

蘇難的侯爵名聲非常不好,甚至臭名昭著.

很多人將他視為老牌貴族之恥,就只會毫無原則地跪舔國君.

要不是你這厮投降,老牌貴族聯盟怎麼會如同一盤散沙?

大家怎麼會被國君折騰得那麼慘?

現在好了,站出來了一個玄武伯爵府.

竟然活生生頂住了張翀的攻擊,在新政的屠刀之下非但沒有倒下,反而拿下了怒潮城,局勢直接就穩了,甚至還趁勢崛起,為我們老牌貴族爭了一口氣.

而且聽說玄武伯馬上就要封侯了啊.

那麼大家是不是有主心骨了啊,老牌貴族們趕緊行動起來啊,組建貴族聯盟抵抗國君啊.

金氏家族就是我們的新領袖啊.

這不是笑話,很多老牌貴族還真的打算暗中竄連,把金氏家族推向貴族新領袖的位置上去.

蘇難侯爵聽到這話,頓時笑道:"推吧,趕緊推吧!越是出頭,死得越快."

他坐在一面大鏡子面前,一個絕色美人正在給他染頭發.

這面大鏡子,他花了巨額金幣購買來的.

天道會的拍賣已經開始幾個月了,每一個頂級權貴家里都有一面大鏡子.

誰家要是沒有的話,簡直就不配做頂級貴族了.

蘇難為何要染發?

別人染發,都是把白頭發染黑,而他恰恰相反,要把黑發染成白色.

這樣一來就顯得蒼老幾分.

久而久之大家就會覺得這蘇難侯爵已經垂垂老朽,提防之心就弱了些許.

其實,他今年才六十而已,對于他這種級別的武道高手來說,正當壯年.

不過他武功太高,身體太好,頭發也長得快,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把發根染白.

正是因為如此,他也有了一個外號.

蘇白頭.

蘇劍亭道:"今天晚上,國君召見沈浪,這個孽畜公然說要弄死我們蘇氏."

蘇氏是龐然大物,蘇妃在宮中又受寵,所以沈浪說的話當然很快就傳出來了.

蘇白頭呵呵一笑,道:"他那是為了自保,本來太子和三王子都容不下他,但是沈浪這麼一宣戰,這兩位殿下反而暫停下來,等著坐山觀虎斗."

蘇劍亭道:"畢竟,這兩位殿下都想要得到我們的支持."

蘇白頭道:"我蘇氏家族已經富貴到了極致,不屑投機了.二十幾年前的那個經驗教訓要永遠記住."

他說的當然是蘇翦侯爵打算在最後關頭支持大王子甯元武,結果因為卞逍的原因,當年太子甯元憲直接奪嫡成功,差點給蘇氏家族帶來大禍.

"每每想到此事,我就心有餘悸,說來還真是要感謝金氏家族,若非他遲遲不應,我蘇氏家族已經大禍臨頭了."蘇難侯爵道:"所以從今以後,我們蘇氏家族不站隊!我們只堅決支持國君陛下,誰在王座支持誰."

"是!"蘇劍亭道.

蘇難侯爵一拍下面的凳子.

"啪!"

這凳子不由得顫動了一下.

啥?

為什麼這凳子還會動呢?

因為這是肉凳,是由一個美貌女子跪在地上組成的凳子.

蘇難就坐在她的腰上,翹起的滿月就是扶手.

沒錯,就是這麼奢靡到近乎變態的地步.

所有人都知道蘇難喜歡女/色,也紛紛拿此取笑他.

禦史台幾乎每個月都有人彈劾他,說蘇難生活奢靡無度,腐朽不堪.

國君也經常叱責他.

但是他絲毫不改,依舊維持自己奢靡好色的本性.

所以又有很多人取笑,蘇南侯爵你老得這麼快,是不是女人搞多了.

蘇難侯爵就會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懂得及時行樂.

見到美麗的女人就想睡,男人通病而已,又有什麼好奇的.

然而,這位蘇南侯爵不知道多懂得養生.

堅持一五一十的原則,五天睡一次女人,絕不貪歡.

為了扮老,他不但染白頭發,還要佝僂走路,甚至皺紋都要做出來.

人生如戲,都靠演技.

這位蘇難侯爵,就是一個演技派高手啊.

蘇劍亭道:"父親,沈浪今日在國君面前提起了我率人突襲玄武伯爵府一事."

蘇難道:"國君可有細問嗎?"

蘇劍亭道:"沒有,沒有理會他."

蘇難搖頭道:"這不妙,國君不細問,反而會心中懷疑.你確定那封密信燒了?"

蘇劍亭道:"孩兒確定,親自燒的,當日蘇佩佩走投無路才拿出來的."

蘇難道:"必須想辦法,把國君的這個心結解掉."

接著,蘇難下意識地拍打身下的美人凳.

他是練武之人,武功極高,哪怕是弱不經意拍打,稍稍不控制力道,就會很疼.

當他凳子的這個美人,痛得咬緊牙關,不敢出聲,也不敢流淚.

"拿著金幣去找那幾個禦史,讓他們上奏折彈劾我."蘇難道.

蘇劍亭道:"彈劾您什麼罪名,還是奢靡無度嗎?"

蘇難道:"不,這次罪名大一些.就說我目無王法,派遣高手突襲玄武伯爵府,殺死金氏家族幾百名無辜奴仆.喪心病狂,意圖謀刺親妹蘇佩佩."

蘇劍亭大驚道:"為何啊?"

蘇難侯爵道:"這種事情,與其讓別人引爆,不如自己引爆,這樣才能掌握主動權,而且能夠引導輿論.如何才能讓一件事情從真的變成假的,那就是放大,放大,誇張到荒謬的地步,反而沒有人相信了."

蘇劍亭道:"是!"

蘇難侯爵道:"金木聰那邊,你有准備好了嗎?"

蘇劍亭道:"早已准備,他剛剛進入國都就盯上了."

蘇難侯爵道:"國君准備冊封金卓為怒潮侯,稍稍破壞一下吧."

蘇劍亭道:"是!但是甯政那邊……"

蘇難侯爵道:"不要搭理這個結巴."

………………

金氏別院內!

甯焱公主敞開著雪白的蠻腰.

沈浪這句話說得對,她的腰確實夠野.

很細,但是充滿了力量感.

腰力肯定特別強,一扭起來,保證殺得男人丟盔卸甲,魂飛魄散.

所以上了年紀的司機,第一眼看的就是腰.

沈浪此時就盯著甯焱公主的腰一動不動.

當然,不是耍流氓,而是用X光掃描後腰,查看這些腎結石的位置.

現代人喜歡喝碳酸飲料,所以的結石的概率很高.

"三公主,你喜歡吃肉?"

甯焱道:"嗯,無肉不歡."

吃肉太多,結石的概率也會提升.

不過也正是吃肉多,這甯焱的身上的肉才這麼瓷實,充滿了彈力.

沈浪又道:"還喜歡喝濃茶."

甯焱道:"濃茶提神."

沈浪一愕,就你這腦子,還有什麼需要提神的嗎?

沈浪道:"晚上提神做什麼?"

甯焱道:"看書."

沈浪一愕,他對甯焱公主的資料查得比較詳盡.

知道這位女漢子確實喜歡看書,而且喜歡看打打殺殺的書.

最最喜歡的就是《東離傳》,已經看了不下二十遍了.

現在,這又迷上了《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了.

沈浪一邊說話,一邊用筆在甯焱公主後腰上做標記,每一個位置,代表著一顆較大結石的位置.

"沈浪,《金x梅之風月無邊》是你寫的?"甯焱道.

"嗯."沈浪.

甯焱道:"寫的什麼玩意啊?太垃圾了."

這話一出,旁邊的甯潔長公主垂下美眸.

甯焱公主問道:"師傅,我介紹給你的《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你看過了嗎?"

甯潔長公主道:"不要叫我師傅."

"姑姑,那本書你看了嗎?"甯焱公主道.

"嗯!"

甯焱道:"好看吧,這是我看過最好的書了,比《東離傳》還要好看."

甯潔:"還好."

甯焱公主道:"還好?那就是一般,那就是不喜歡了?你們這些人就是沒眼光,這麼好的書不知道欣賞."

接著,甯焱公主道:"沈浪,這本斗破蒼穹是金木聰寫的?"

沈浪道:"嗯."

甯焱道:"你去告訴他,趕緊寫第二部,一個月內我再看不到第二部,我弄死他.第一部我都快會背了."

"我盡量."沈浪不由得冷汗滴下,這幾乎是他見過最暴力的催更了.

"三公主,您為何自己不派人去催金木聰呢?"沈浪問道.

甯焱道:"他長得太挫了,配不上這本書的作者,我見到他,害怕自己會忍不住弄死他."

我日!

幸虧我長得帥,遇到這樣暴力讀者也不要緊.

"師傅,甯寒姐姐還沒有回來嗎?"甯焱道.

"不要叫我師傅."

"姑姑,甯寒姐姐還沒有回來嗎?"

"嗯."

甯焱道:"她真是的,有必要躲得遠遠的嗎?不就是未婚夫死了嗎,有什麼要緊的,而且這個未婚夫她連見都沒見過,死的時候只怕還沒生出來.做這種寡婦,也挺別致的.不像我,想做寡婦都做不了."

沈浪無語.

這個母老虎公主不但胸大無腦,還嘴毒.

甯潔長公主依舊不想理她.

"啊……啊……"

忽然,甯焱公主一聲慘叫.

來了,來了……

劇痛的感覺又來了.

瞬間,她整個人猛地繃直,全身青筋暴起.

黃豆大的冷汗,瞬間爆出.

眼睛直接充血.

這……這該疼成什麼樣了?

沈浪光看都忍不住抽抽啊.

"啊……啊……啊……"

甯焱公主瞬間渾身就濕透了.

牙齒因為咬得太狠,直接冒出血沫子.

她的拳頭拼命捶打牆壁.

但是這里不是她家.

她家的牆壁是專門用軟被包裹過的,這里的牆壁可是硬邦邦的木板.

"砰砰砰砰……"

轉眼之間,這厚厚的木板牆壁,被她砸穿了幾個大孔.

她又開始捶打床沿.

僅僅兩拳頭,就把這結實無比的大木床砸塌了,整個人也摔在了地上.

真的是很疼了.

"沈浪,快,快救我,救我……"

甯焱顫抖道,血沫子流出嘴角.

但是沒有辦法,發作的時候不能動,因為她動彈得太厲害了.

甯潔長公主無比心疼,就只能緊緊握住甯焱的手,仿佛這樣能夠給她力量.

整整發作了十分鍾.

甯焱公主就仿佛從水里撈出來一眼,臉色蒼白得沒有任何血色,仿佛劫後余生的魚,大口地喘息著.

"看到了嗎?我每天都有受到這樣的折磨,所以根本不敢喝水了,因為每次一尿必定會痛."甯焱公主道:"你若治好了我,就是我大恩人,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沈浪道:"放心!"

然後,給甯焱公主換了一張床.

很快,他將甯焱腎上的七個結石,還有膀胱內的三顆結石也標了出來.

然後,他指點甯潔,這顆結石在後腰肌膚下多深的位置.

取出極其細長的鋼針,交給甯潔.

"第一顆結石,在這個位置,腰下兩寸半,從這個角度刺下去,不會傷害腎的關鍵位置."

甯潔鋼針猛地刺下,在她的真氣下,直接刺穿了那顆結石,然後內力猛地一抖.

瞬間,那顆結石直接粉碎.

就這樣.

第一顆,第二顆,第三顆……

僅僅不到一刻鍾後.

甯焱體內的十顆結石全部被粉碎了.

然後,沈浪端過來一壺水,足足有兩三斤.

"喝下去,然後排出來."

甯焱公主心有餘悸,她現在最怕的就是喝水了,哪怕再口渴也只吃水果.

這個不學無術的女人覺得吃水果就不會尿多.

稍稍猶豫了片刻.

甯焱公主接過水壺,一口氣將三斤的白開水一飲而盡.

僅僅一刻鍾後.

小腹就有漲意.

沈浪道:"黃鳳,帶公主殿下去馬桶."

"我來."小冰跑出來道.

沈浪一愕,你這sao丫頭還沒有回自己院子?

什麼都有你啊.

然後,小冰牽著甯焱公主的手去淨房.

房間內就剩下甯潔長公主和沈浪.

浪爺目光避開,不敢看她.

這當然不是因為她的美麗.

這位甯潔長公主是很美,但比不上甯焱母老虎.

母老虎雖然是女漢子,但實際上是真的很豔麗.

那種極其張揚的豔麗,就仿佛一朵玫瑰花開成牡丹的豔麗,很奪目的.

只不過這種純爺們的性格,毀了這種極度的豔麗.

而這位甯潔長公主,沈浪之所以不敢看她,是因為而是她太聖潔了.

這種聖潔不是說聖女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是什麼江湖門派仙子的超塵脫俗.

而是一個真正的獨身主義者,那種毫無男女欲望的氣質.

沈浪是渣男,面對這種氣質當然不適.

就仿佛一個大貪官見到海瑞這樣的人,也會有強烈不適感的.

講得再直接一些,見到甯潔這樣的美人,沈浪石不起來.

對于石不起來的女人,沈浪是吝嗇開口的,反正沒打算睡,就不要浪費口舌了.

而甯潔長公主也沒有任何要開口的意思.

她已經很少說話了,長期處于隱居的狀態,基本上不和任何人打交道了.

也就是甯焱這樣沒心沒肺的母老虎經常闖進去看她,因為她完全沒有眼色的,根本就看不出來甯潔不歡迎她,當然就算看出來她也不在意的.

這位三寡婦就是徹底的目中無人.

我不管你怎麼想,反正我爽就行了.

母老虎甯焱小心翼翼地坐在馬桶上,心驚膽戰.

之前每一次小解都是地獄一般的疼痛,噩夢一場.

她實在是害怕了.

雖然沈浪說治好了她,但她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所有大夫都治不好,沈浪這個小白臉憑什麼能治好?

她小心翼翼,一點一點地開始.

不痛!

真的不痛啊.

那噩夢一般的劇痛,竟然沒有來.

雖然還是有一點點小疼痛,但是一點都不難受,反而還很舒服啊.

然後……

如同水庫決堤.

甯焱公主喜極而泣,無比狂喜.

"我好了,我被治好了."

"太爽了,太爽了……"

好幾年了啊,終于可以暢快了.

幾年的噩夢終于結束了.

大笑之後,甯焱公主又大哭.

果然是一個女神經.

旁邊小冰臉上笑嘻嘻,心中MMP.

因為她在妒忌.

這個母老虎一坐下來,把整個馬桶口都蓋住了,引起冰兒強烈不適感.

…………

接下來,母老虎甯焱很不見外,直接在金氏別院洗了一個澡.

小冰的衣服不適合她穿,剛好黃鳳的衣服適合.

不過,高頭大馬黃鳳的衣衫穿在甯焱身上還是顯得太緊繃,尤其是腰下,仿佛要漲裂了一般.

"沈浪,厲害,厲害……"

"師傅,我治好了,我治好了……"

甯潔:"不要叫我師傅."

甯焱:"姑姑,我治好了,我治好了……"

甯潔道:"那我回去了."

然後,她就走了.

沈浪松了一口氣,這個讓人不適的女人終于走了.

她這一走.

沈浪看了一眼母老虎.

頓時,磊了.

母老虎上前,拍打沈浪的肩膀道:"沈浪,你太厲害了,你是我見過最了不起的大夫.從今以後你不要寫你的垃圾書了,專門治病吧."

沈浪拱手道:"過獎,過獎,我都已經說過了,我是婦科聖手."

甯焱道:"所有的大夫都治不好我的病,你們家的安再世也看不出我得了什麼病,只有你一眼就看穿了,而且不到一個時辰就治好了,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

甯焱一邊說,一邊拍打沈浪的肩膀.

沈浪越來越矮,右肩幾乎要被拍塌了.

這個母老虎武功那麼高,又沒輕沒重的,剛才她可是一巴掌把堅固的大木床給拍塌了.

"疼,疼,公主殿下輕點."沈浪道.

甯焱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道:"你也太沒用了吧,我這麼拍別人,他們都沒事?"

他們有事,但不敢喊出來而已.

甯焱公主認真道:"沈浪,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兄弟了.在國都我罩著你,有誰敢欺負你的話,報出我的名字,我立刻弄死他."

"行!"沈浪道.

甯焱公主道:"你以後不管有什麼要求,我都能給辦到,在這越國,還沒有我甯焱辦不成的事."

這你就吹牛逼了.

一個女人,把男人吹牛的臭毛病也學了去.

難怪明明是絕色,卻一點都沒有絕色美人的氣質.

"嗯,我不會客氣的."沈浪道:"我現在就有個要求."

呃!

甯焱母老虎一愕.

你沈浪這麼現實,這麼直接?

我剛才的話,可是有吹牛成分的啊.

我雖然是國都一霸,但是我禍害別人可以,壞事有余,成事不足的啊.

沈浪道:"我要做官,七品八品都無所謂的,就是那種手中有權力,卻不用承擔任何責任,每天還不用去點卯上職.總之就是有權力,沒義務的那種."

母老虎咧嘴,紅唇嬌豔欲滴.

還有這樣的官職嗎?

我怎麼不知道?

母老虎道:"我對官場也不熟悉,我去問問,看有沒有這樣的職位,如果有的話,我一定給你弄上,老娘說話絕對算話."

沈浪道:"好,謝謝公主殿下."

母老虎道:"兄弟之間,不必客氣."

然後,母老虎走了.

沈浪迫不及待拉著冰兒進了房間.

"冰兒,聽說你身懷絕技?"

冰兒嬌聲道:"是呀,人家看著書學的,人家什麼都會,就是沒試過."

沈浪道:"來,那就試試."

就在冰兒要施展絕技的時候.

忽然,黃鳳沖了進來.

然後,痛苦地閉上眼睛.

我為什麼要攤上這樣的主人啊.

我的眼睛還想留著,不想瞎掉啊.

"什麼事?"沈浪怒道.

黃鳳道:"五王子府上的宦官求見."

沈浪一驚.

這半夜了,甯政的心腹竟然來找,肯定是出事了.

于是,沈浪重新穿好衣衫,去會客廳見客.

"沈公子,金木聰世子被萬年縣衙抓了."

國都有兩個縣,平安和萬年.

當然,其他國家也是這樣的,就如同幾乎每個城市都有南京路一樣.

其他地方都稱之為城,只有國都這兩個行政區域稱之為縣.

從此也看出新政絕不僅僅只是針對老牌貴族,接下來還有文武分治,日後會把郡改為州府,把城改為縣.

當然,言歸正傳.

沈浪聽到這個消息,頓時眉頭一縮.

金木聰被抓了?

"他犯了什麼事?萬年縣令為何要抓他?"沈浪道.

五王子的宦官道:"強汙良家女子."

沈浪不敢置信.

肥宅?強汙良家女子?

怎麼可能?

你說公雞生蛋我還信,你說肥宅會強爆女子?

這怎麼可能?

他那麼乖,那麼老實,那麼慫的孩子.

頓時間,沈浪殺氣騰騰道:"這是有人在汙蔑他嗎?"

宦官道:"他確實被人在床上抓到的,而且……當時正在做那事!被抓的時候,身上光溜溜."

啊?!

沈浪徹底震驚.

這,怎麼可能?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三更,不過會很晚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否則我太愧疚了!但是月票要給我啊,這是支撐我拼命的動力,真的.

謝謝沒錢大大,書友160824085242209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01章:征服母老虎公主!浪爺厲害!(1更)    下篇:第203章:浪爺又要殺全家!五王子震撼(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