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03章:浪爺又要殺全家!五王子震撼(3更)   
  
第203章:浪爺又要殺全家!五王子震撼(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來到國都之後,金木聰一直都很乖的.

沈浪跟他說的每一條,他都做到的.

不要去青樓,小心別人害你.

不要和人出去吃飯,小心別人害你.

在街道上不管遇到什麼人倒在你的面前,不管是老太,老頭,還是美女都不要去管.

要麼呆在國子監,要麼去五王子甯政的府上,不要亂出來玩.

可以在國子監里面交朋友,但不要和任何朋友單獨出來玩.

這幾個月時間,金木聰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哪怕他是一個非常貪玩的人.

但是他心中知道,一定不要給家族惹麻煩,一定不要給姐夫惹麻煩.

《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大火了之後,金木聰也徹底紅了.

幾乎每天都有人去國子監催稿,許多學渣都成為了他的粉絲,盡管這世界沒有這詞.

金木聰有無數的讀者,無數的追捧者.

但是朋友,卻只有一個!

此人就是天風書坊的掌櫃余放.

也就是幫金木聰出書之人.

余放在國都有五家書坊,生意做得不算大.

而且這里是國都,書坊生意競爭是非常激烈的,這位余放經營狀況一般,只是小有盈利.

當然就算小有盈利,日子也過得不錯,每年有個幾百金幣淨利潤.

雖然談不上豪富,但也過得還算愜意.

但是去年一場風波,讓他大賠了一筆錢.

《東離傳》.

這本書是大炎王朝的第一奇書,講的是天下第一強者,大乾王國的帝主姜離的傳奇故事.

這本書總共十冊,足足一百五十萬字.

在整個大炎王朝賣出了天文數字,具體多少數字沒人知道,但肯定是前所未有的記錄.

以後,大概也無人能夠打破,哪怕是沈浪寫的書.

在十幾年前,大炎帝國皇帝下旨,任何國家都不得公開出售《東離傳》.

從此,這本書就成為了禁書.

張翀有一句話說得對,天下什麼書最容易火?

當然是禁書啊.

所以這十幾年來,幾乎每一家書坊都在偷偷出售《東離傳》.

余放的天風書坊當然也不例外.

這都多少年了,朝廷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反正這里又不是大炎帝國.

但沒有想到去年,大炎帝國的一位皇子出訪越國,體察民情的時候,竟然發現街道上的很多書坊竟然還在偷偷賣《東離傳》,于是這位皇子非常震怒.

然後整個越國就開始了大行動.

無數衙役沖進書坊,把所有的《東離傳》全部抄出來燒掉.

不僅如此,一旦發現有《東離傳》的書坊,罰以重金.

當然了,那些手眼通天的書商早就得到消息了,提前將《東離傳》轉移走了.

而天風書社的余放,就屬于沒有靠山沒有背景的那一種.

庫存的一萬本《東離傳》全部被查抄燒掉了.

這還不算什麼.

關鍵是還被罰了一千金幣.

甚至這也不算什麼.

真正讓他傷筋動骨的是來自官差的敲詐,萬年縣衙的每一個小吏都來敲詐過.

他整整被訛詐了八千金幣.

這已經是他所有的錢了.

那些官差就是這樣的,敲骨吸髓,一定要將你徹底榨干才放過.

所以,余放就算是破產了.

加上他近來發行的幾本書全部撲街,眼看就要走投無路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金木聰大神來到了國都.

帶著書稿,尋找書坊發行《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

他們的上一本《金X梅之風月無邊》實在是太火了,浪陵笑笑生這個筆名就意味著銷量.

所以金木聰要出書的消息傳出去之後,立刻被踏破了門檻.

幾乎所有書商都紛湧而至,揮舞著金幣.

條件開得一個比一個高,甚至賠錢都願意出.

為什麼?

因為誰出了這本書,誰的招牌就要火起來啊,能夠帶動其他書的銷量啊.

你們知道如今《金X梅之風月無邊》在越國賣了多少本?

整整二十萬本!

天文數字啊.

天風書社的余放,是所有來找金木聰書商中個最窮的一個,條件也給得最低.

他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所以才來碰一下運氣.

然而沒有想到,宅心仁厚的金木聰就選擇了余放.

因為他最慘!

結果……

《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這本書果然大火了.

無數達官貴人買回家之後破口大罵,大呼上當,甚至有些人直接將這本書燒了.

太毀浪陵笑笑生在他們心目中形象了.

但是又有一群人,超級喜愛《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

識字的年輕人,練武之人,識字的販夫走卒等等,簡直對這本書如癡如醉.

發行三個月,就賣了十幾萬本.

光國都一個地方,就賣了三萬本.

余放發大財了!

僅僅這一本書,他就賺了兩千多金幣,相當于過去幾年的利潤.

這還不算什麼,關鍵是對天風書坊招牌的提升巨大啊.

而且還帶動了其他書籍的銷售.

許多豪商紛紛入股他的書坊,幫助他擴張.

短短三個月,他在國都的書坊就從五家上升到了十五家.

而且,在其他郡的擴張也在有條不紊進行著.

所以這本書帶來的直接利潤雖然不是很大,但間接利潤巨大,讓他從一個末流的書商排名前列.

因為金木聰說過了,這本《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足足有五百多萬字,可以出三十幾冊.

這是要發大財啊!

所以余放對金木聰當然感恩戴德.

金木聰完全拯救了他的事業,拯救了他的家.

天大的恩情啊.

而且金木聰出身貴族,對金錢無感,對這本書的抽成一點都不高.

余放對他更加感激無比.

無數次邀請金木聰去他家里做客,請他吃一頓家常飯.

金木聰記住姐夫的話,除了五王子家里,其他人誰家的飯都不要吃.

余放邀請了幾十次.

金木聰都沒去.

于是,余放就每天來國子監,陪金木聰聊天.

天上地下無所不聊,非常投機.

兩個人就成為了知己.

這是金木聰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昨日余放又請金木聰去家里做客吃飯,金木聰聽姐夫的話,又拒絕了.

余放表示理解,但是神情非常低落.

甚至露出一絲自卑,說是他孟浪了,金木聰堂堂伯爵府世子,而且可能馬上就要成為侯爵府世子了,怎麼可能會和一個商人交往.

然後,金木聰還知道昨日是余放老母親的生日,他家從早上就開始准備,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而且只請金木聰一個客人.

金木聰若是不去,余放一家人該是何等傷心?

這一桌子好菜又哪里吃得下去啊?

于是,心軟之下的金木聰就去了.

畢竟已經交往了幾個月,完全是掏心掏肺的至交好友.

去了余放家里之後.

一家人對他極其親熱,仿佛親人一般.

這讓離家幾個月的金木聰非常溫暖.

這一桌子好菜也實在美味極了,金木聰吃得非常過癮,甚至喝了兩杯酒.

然後……

他就覺得自己有些頭暈目眩,渾身燥熱.

這酒里面當然是下藥了.

當時他還不懂這是為什麼?

但他本能感覺到危險,直接就起身要告辭離開.

結果,余放把他硬攙扶到房間里面,在床上躺下來.

等到金木聰再一次醒來的時候.

他正趴在一個女人的身上.

那個柔美的婦人在哭泣.

身上布滿了被蹂躪過的痕跡.

甚至,金木聰此時和她還是負距離.

而這個女人,就是余放的妻子陳氏.

一個柔弱嬌羞的女人,今年三十一歲,長得挺美.

就這樣,金木聰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次全部交代了.

回頭一看,見到了仿佛要擇人而噬的余放,還有余家的老母親,還有在場許多人.

親眼見到了這一切.

甚至,金木聰還壓在陳氏的身上.

余家老母親當場就昏厥了過去.

而余放的妻子陳氏光溜溜沖下床,直接就朝牆壁撞去,要用自殺洗淨恥辱.

當然,她的力量不夠,沒有撞死,但是卻也撞得鮮血淋漓.

然後,她開始哭訴,她進房間給金木聰送醒酒湯的時候,金木聰化為禽獸,把她給強行汙了.

他是一個有武功的人,陳氏表示自己嬌弱,完全無法反抗.

只能被他蹂躪了一次又一次.

她拼命地掙紮,以至于遍體鱗傷.

余放目光含淚,指著金木聰吼道:"我把你當兄弟,你竟然強辱我妻子?辱妻之恨,不共戴天!"

頓時間,金木聰遍體冰寒.

他真的沒有想到,人心會險惡到這個地步.

自己對余放是何等的恩情,不但挽救了他的生意,讓他得到了巨大的富貴,甚至可以說是挽救了他的人生.

結果,他就是這樣報答自己的?

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陷害自己?

關鍵,那可是她的明媒正娶的妻子啊,竟然也舍得拿出來這樣毀?

有人究竟是給了他多大的好處啊?

讓余放不但陷害自己的恩人,而且犧牲妻子的清白?

人竟然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之後,余放報官.

萬年縣衙的衙役來得飛快,直接就將金木聰抓走了.

金木聰下獄!

整個過程幾乎無縫對接啊.

金木聰的隨從見之,立刻飛奔到五王子甯政的府上求援.

頓時甯政大怒!

這種手段實在是太卑劣齷蹉了.

他連夜前往了萬年縣衙,向萬年縣令要人.

…………

越國大部分的城主都是六品或者七品.

國都兩個縣,平安縣,萬年縣.

平安縣令地位更高,縣令是正五品,萬年縣令從五品.

比起尋常城主,要高一到兩級.

那麼這個萬年縣令是誰呢?

沈浪的老相好,老仇人,前大理寺丞王啟科.

就是和祝文華一起去玄武伯爵府抓沈浪的那個官員,罪名是謀殺祝蘭亭子爵.

當然,沈浪假裝天花,使得那一次抓捕不了了之.

後來王啟科驚魂了好幾天,確定沈浪是在裝天花,于是視為奇恥大辱.

最近,他升官了!

從六品的大理寺丞,晉升到了從五品的萬年縣令.

這萬年縣令可是不得了.

國君腳下為官啊,首善之地,大權在握,比起有些偏遠的太守還威風.

所以,他是不怎麼把五王子甯政太放在眼里的.

畢竟,一個被國君厭棄的兒子,手中無權無勢,又能怎樣?

…………

在萬年縣衙,甯政盡管心中非常憤怒,但表情卻很平靜.

"王大人,不管這件事是誰在背後指使,我都不追究,把人放了."

甯政當然知道,最近是金氏家族的關鍵時刻.

國君馬上就要給金卓封侯了.

結果,金木聰立刻出事,而且出的是這樣的丑事.

在別人家里做客的時候,強行玷汙別人的妻子,何止是仗勢欺人,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啊.

甯政可以想象,明日彈劾玄武伯的奏章會雪片一樣飛入王宮.

金氏家族管教不嚴,才會出了這等丑事.

如此汙濁不堪的家族,還有什麼顏面晉升侯爵啊?

萬年縣令王啟科給甯政行禮之後,道:"五殿下說笑了,此事下官也只是秉公辦理,暫時沒有查出什麼陰謀,您想得太多了."

甯政目光一縮.

"王……王大人,果然不放人嗎?"

憤怒之下,甯政有有些結巴了.

萬年縣令王啟科心中恥笑,就憑借你這結巴,永遠也不可能上位.

別以為你是國君的兒子,就可以來我勉強裝腔作勢.

你一個無權的廢人,敬你的話,還當你是國君的兒子.不敬你的話,你什麼都不是.

"金木聰作為貴族子弟,不以身作則,竟然做出這等喪心病狂之舉,簡直讓人觸目驚心,我若是放了他,如何向國君交代,如何向天下萬民交代,如何向無辜被羞辱的婦人交代?"

"五殿下,下官奉勸您一句,不該管的事情,不要管!"

這句話的羞辱之意,已經非常明顯了.

甯政瞬間就要炸了.

我作為國君的兒子,你區區一個萬年縣令也要騎在我頭上啊?

我甯政只過自己的日子,從不與人相爭,你們竟然如此羞辱我?

我一個國君之子,竟然連一個表弟也保不下來?

刹那間!

甯政真是感覺到權力的的寶貴,權力的可悲.

換成其他王子,哪怕是甯禛,甯景在這里,萬年縣令早就跪在地上,哪敢有半分不敬.

而對他甯政,竟然直接出口相辱.

我甯政再怎麼說,也是蘇妃所生,出身高貴.

甯政強忍恥辱道:"王大人打算如何處置金木聰?"

王啟科道:"這事下官說了不算,不過一旦徹查清楚,證據確鑿之後,像這等強爆無辜女子之罪,按照大越律法是要腐刑的."

甯政太陽穴猛地一跳.

什麼時腐刑?

就是宮刑,也就是閹割.

傳說中的沒收犯罪工具.

這等話說出口,就是生死大仇!

深深看了一眼萬年縣令王啟科,甯政離去,返回家中!

…………

甯政府邸,半夜時分.

沈浪本想明日一早再來拜見甯政,卻沒有想到發生了這樣的大事,以至于他半夜時分就來拜會.

"沈浪,拜見五殿下!"

來到這座宅邸,沈浪真是驚詫.

甯政住的地方也太寒酸了吧,區區十幾畝而已啊.

國君就冊封給他這麼一座小宅子?

簡直比金氏別院還小啊.

這可是國君之子,真正的王子啊.

這位五王子,不受寵到何等地步了啊.

他已經成年很久了,竟然還沒有冊封任何爵位.

甯景馬上都要封爵了啊,甯政的爵位還遙遙無期,看上去仿佛一輩子都不可能封爵了.

甯政這等待遇,真是讓沈浪不忿.

甯政目光複雜地望著沈浪,然後躬身拜下道:"甯政慚愧,我有義務照顧金木聰,結果卻讓他身陷囚牢,有負姨母的囑托."

沈浪道:"殿下去過萬年縣衙了?"

"嗯."甯政道:"縣令王啟科,不願意放人."

沈浪道:"殿下應該還受辱了吧."

頓時,甯政臉色脹紅,他平常都呆在家中,不願意和人打交道,就是不想看人臉色.

今日受到的恥辱,簡直終身難忘,萬年縣令簡直就如同耳光打在他的臉上.

五王子甯政道:"我,我受恥辱沒什麼,關……關鍵是如何渡過這次難關.父君正要冊封姨父為侯爵,這個關鍵時刻,金木聰出事,會把封侯之事徹底耽擱!"

一憤怒,一緊張,甯政就會結巴.

沈浪道:"我可以想象,明天一早,就會有無數彈劾奏折飛入王宮,彈劾我金氏家族,金木聰會身敗名裂.有人這是故意要破壞我金氏家族的好事,不想國君給我家封侯啊."

甯政道:"對手太卑鄙!"

"不,我不這麼想."沈浪搖頭道:"既然是敵人,那就沒什麼卑鄙不卑鄙的,這次的手筆大概出自蘇氏吧,他們的報複還真快啊."

甯政道:"我們的時間很緊迫,天亮之前就要解決此事,否則大事晚矣!"

確實如此!

此事的困難之處,不僅僅要營救出金木聰.

而且要阻止整個事件的發酵.

說白了,就是要阻止百官彈劾金氏家族.

但是,對方早已經准備好了一切,在抓金木聰之前,彈劾奏章就已經寫好了.

明天,一定會掀起巨大的輿論風暴.

無數的口水會瞬間淹沒玄武伯爵府.

金木聰會身敗名裂.

甚至,就連沈浪也難逃口水,他的所有事情都會被揪出來.

若不出意料的話,明日甚至會有人去圍攻金氏別院.

甯政道:"想要在天亮之前,營救出金木聰,解決這個難關,簡直難如登天."

確實難如登天!

甚至仿佛是不可能的.

對方已經准備好了一切.

完全無法阻止.

蘇氏下手果然快啊.

沈浪剛剛進入國都,他們就動手了.

快,准,狠,毒!

而且,沒有底線.

非常符合蘇氏家族的風格.

甯政道:"距離天亮不到三個時辰,想要在這個時間內找到證據,洗清金木聰的罪責還他清白,簡直太難了."

沈浪不屑地搖搖頭.

"找證據?還金木聰清白?不,不,不."沈浪道:"五殿下您這個思路本身就錯了,這樣就落入敵人的節奏了.金木聰當場被人在床上抓住,甚至醒來的時候,還在余放妻子的體內,所以他清白不了了."

"關鍵是,我們完全不需要去證明金木聰的清白啊."

"面對這種卑劣手段,根本不需要循規蹈矩."

"關鍵是從根子上解決這個問題."

甯政道:"願聞其詳!"

沈浪道:"首先第一步,倒打一耙,敵人無恥,我們就比他更加無恥!"

"第二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阻止無數言官彈劾金氏家族,阻止輿論風暴的誕生."

"我金氏家族正當紅,發生了這樣的丑事,肯定是要引起輿論爆炸的.那麼如何阻止呢?"

"非但簡單,制造一起更加駭人聽聞的事件,驚動整個國都,吸引所有人的眼球,引起所有人的憤怒,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這件事情上,無心再去關注金木聰強汙民女的事情."

"逼迫所有的言官,藏起彈劾金木聰的奏折,換成我想要的彈劾奏折.就算他們再不願意,也必須這樣做,因為這完全關系到越國顏面,這是絕對的政治正確."

"第三步,弄死余放全家,弄死萬年縣令王啟科,在蘇氏家族的臉上狠狠抽一個耳光."

"這場戰役來得非常突兀,但既然開打了,就要打到底."

"所有出頭的人,統統都弄死!"

"這個余放,更是要全家死絕!"

"五殿下,在政治斗爭上,一定不要落入敵人的節奏,不要進入敵人的主場作戰."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功夫在于詩外!"

甯政驚愕!

都說玄武伯爵府的姑爺智近乎妖,如今真是見識了.

真是走一步,看三步,四步啊!

而且手段狠毒,動不動弄死敵人全家.

甯政道:"能成嗎?"

沈浪道:"十拿九穩,我的人已經去辦事了.明天一早,就會有震撼整個國都,整個越國的大事件發生,天下震駭."

"我現在就去萬年縣,會一會這個老相好王啟科."

"太興奮了,剛一來到國都,竟然就有戰斗要打."

"與人斗,其樂無窮啊!"

甯政無語!

本來他覺得是天大的難題,天大的困局.

結果沈浪非但沒有不安惶恐,竟然是興奮,還有蠢蠢欲動的殺戮之心.

此人真是妖啊!

沈浪離去,殺氣騰騰,前往萬年縣衙.

好興奮啊!

我沈浪在國都的第一刀,竟然這麼快就開始了啊.

要制造天大事件.

要殺人了,好興奮啊.

肥宅,我不怪你!你就在大牢里面呆一陣啊,看你姐夫如何如何在國都掀起驚濤駭浪.

如何殺人全家!

………………

注:第三更送上,竟然凌晨六點了.今天依舊更了近一萬八!最後這一更完全靠喝酒提升興奮度寫出來的,真的是竭盡全力!月票榜掉到13名了,我們真的無力再戰了嗎?求你們了!

上篇:第202章:公主膜拜浪爺!金木聰失身(2更為新盟主混口飯吃賀)    下篇:第204章:沈浪惡毒反擊!去捅破天!(1更為新盟臭美的流夜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