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04章:沈浪惡毒反擊!去捅破天!(1更為新盟臭美的流夜賀)   
  
第204章:沈浪惡毒反擊!去捅破天!(1更為新盟臭美的流夜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臭美的流夜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涕零,順便弱弱求下月票)

鎮遠侯爵府內.

蘇難侯爵此時已經睡下了,他是非常注重養生的,每天睡眠時間都要確保三個時辰以上.

不僅如此,他的被窩要時時刻刻都溫暖.

一天十二個時辰內,他的被窩里面都躺著一個皮膚光滑如玉的美人,而且要處子.

所以這等小事就交給蘇劍亭了.

蘇庸,鎮遠侯的心腹.

"世子,一切都已經妥當,金木聰已經抓進了萬年縣令獄之中."

"五王子甯政已經去過萬年縣衙,讓王啟科放人,結果被拒絕了,還被羞辱了一番."

蘇劍亭不由得眉頭一皺.

這個甯政,簡直就是一個不祥之物啊.

你本來剛生出來就要被溺斃的,是蘇佩佩多事救了你一命.

不僅國君不喜歡你,蘇妃也不喜歡,我們蘇氏也不喜歡你.

既然大家都不喜歡你,你就安安心心躲在你的小院子里面不要出來見人好了,為何要多事呢?為何要找事呢?

如今玄武伯爵府,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你甯政這個不祥之物偏偏還要湊上去.

蘇劍亭道:"那些禦史的奏章都已經准備好了嗎?"

蘇庸道:"已經打過招呼了,全部打點好了,明日一早彈劾金氏家族的奏章就會雪片一般飛入皇宮,保證讓金卓封侯的旨意不了了之."

蘇劍亭道:"沈浪那邊呢?"

蘇庸道:"他已經去過甯政那邊了."

蘇劍亭道:"也依舊說,他動起來了."

蘇庸道:"對,動起來了."

蘇劍亭道:"他在玄武城那邊能夠興風作浪,但這里是國都,他孤身一人,無依無靠,而我們樹大根深,這不是靠什麼智力就可以彌補的差距.他不動還好,這一動起來,就是自己找死了."

蘇庸道:"針對他的陰謀也已經啟動,只要他一動,保證立刻背上一個殺人的罪名.這樣一來,金氏家族的兒子和女婿都犯罪了,一個強爆無辜女子,一個殺人.就看這金氏家族還怎麼封侯."

蘇劍亭道:"圍攻金氏別院的人馬已經准備好了嗎?"

蘇庸道:"全部妥當."

蘇劍亭冷笑,就是要殺沈浪一個措手不及.

雙拳難敵四手.

你區區一個沈浪,再加上一個廢物般的甯政,如何敵得過我蘇氏這個龐然大物,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在蘇劍亭看來,這根本就是無解的.

沈浪就算是神仙也逆轉了不了這個局面,更加救不了金木聰.

畢竟金木聰是當場被人從床上抓住的,當時他和那女人還是負距離呢.

想要證明金木聰清白?

別說跳進怒江了,就算用神仙水也洗不白了.

蘇劍亭道:"那幾個禦史彈劾父親的奏折,寫好了嗎?"

蘇庸道:"寫好了,這是樣本."

蘇劍亭打開一看.

這份彈劾父親的奏章果然凶狠,幾乎要刀刀見血的意思.

什麼蘇劍亭不忿被沈浪搶走金木蘭,所以派遣五百名武士殺入玄武伯爵府,屠殺金氏家族私軍和無辜奴仆達到千人之多.

不僅如此,蘇難還派人去刺殺自己親妹妹蘇佩佩,簡直是大逆不道,天理不容.

總之,這奏章無比的誇張,跟天書一樣.

就是那種讓人看一眼就覺得特別特別假的文.

"行了,明天這幾分彈劾奏章也一起上,務必讓所有人都覺得,這些彈劾父親的奏章是金氏家族授意的."蘇劍亭道.

如此一來,就更有意思了.

這邊無數的禦史瘋狂彈劾金氏家族,但卻有真憑實據,你金木聰就是強爆無辜女子了.

而那邊出現了幾份彈劾蘇難的奏章,而且還極盡誇張,一看就知道不是真的,你金氏家族為了引人耳目,為了報複也太下作了,竟然如此無中生有.

如此,便是一箭雙雕啊.

既打擊了金氏家族,又讓蘇氏渡過了這次小小的危機.

這等政治手段,也絕對是高明的了.

甚至,看上去也是無解的.

臨末了,蘇劍亭道:"讓那些在國都的羌國使者稍稍收斂一點,不要天天打死人啊!"

…………

沈浪來到了萬年縣衙.

"拜見王大人,恭祝王大人高升."

沈浪再一次見到了這個老仇人王啟科.

王啟科穿著官服,坐在公堂書案的後面,飲著茶淡淡道:"堂下何人啊?"

裝你娘啊.

沈浪道:"在下玄武伯爵府沈浪."

"沈浪?"王啟科眯起眼睛,過了好一會兒仿佛記起來了,道:"是你啊?怎麼你的天花好了?"

沈浪道:"時好時不好的,偶爾還會發作."

發作你大爺.

天花只發作一次,要麼痊愈成麻子,要麼死.

你還經常性發作,你怎麼不說你經常死呢?

"大膽!"王啟科寒聲道:"你區區一個贅婿,在本官面前竟然還敢站著,跪下!"

從某種程度上,一個贅婿見官肯定是要跪的,哪怕是玄武伯爵府的贅婿.

贅婿身份也就比奴仆好一些,又沒有任何爵位.

只不過在玄武城的時候誰又敢讓他跪啊?

說到玄武城,沈浪想起柳無岩城主了,不知道他如何了啊?

王啟科寒聲道:"沈浪,你沒有聽到本官的話嗎?你是贅婿,本官是五品高官,見官不跪?來人,教他如何行跪禮."

沈浪淡淡道:"大人,我是太學監生,功名勉強算是一個候補舉人,可以見官不跪的."

這還是當時國君下旨羞辱玄武伯爵府來著.

因為當時沈浪和玄武伯爵府揭發了矜君要毒殺甯蘿公主的陰謀,所以國君冊封他為太學監生.

而太學里面,基本上都是商人家的子弟,交錢就能上的學渣.

人家金木聰進的都是國子監呢.

沒成想到,這個太學監生的功名此時倒是有了那麼一點用處.

"太學監生?"王啟科心中一陣不屑.

他是堂堂進士二甲進士,處于鄙夷鏈的次頂層.

一甲鄙夷二甲,二甲鄙夷同進士,同進士鄙夷舉人,舉人鄙夷國子監,國子監鄙夷秀才,秀才鄙夷太學.

可見太學監生有多麼渣.

比名牌大學里面的成教還不如.

曾經的太學是何等牛啊,最高學府啊.科舉制度出來後,太學就成為權貴鍍金之所.大商人花錢把自己孩子送進太學之後,那些權貴子弟都不能忍了,就另外成立了一個國子監.

"沈監生,你找本官何事啊?"王啟科道.

沈浪:"王大人,冤家宜解不宜結啊!我們也算見過面,算是半個熟人.在金木聰的事情上,還請您高抬貴手,高抬貴手,我金氏家族一定不會忘記朋友的情意."

萬年縣令王啟科大笑道:"沈監生,你這是在賄賂我嗎?"

沈浪道:"王大人,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王啟科道:"本官受陛下信重,執掌這首善之地的縣衙大令,要的就是匡扶正義.你放心本官一定秉公斷案,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沈浪道:"請王大人不妨說得再直接一些."

王啟科道:"說得再直接一些就是,沈監生不必瞎耽誤功夫了,你找誰來說情都沒有用的.別說是五王子,就算是玄武伯親臨求情,本官還是那句話,絕不放過任何一個惡人.金木聰罪大惡極,按越國律法當處于腐刑.我王啟科若是畏懼權貴,就不會去大理寺,更不會坐在這個位置上."

沈浪深深看了王啟科一眼,然後躬身道:"學生先行告退!"

然後,沈浪退了出去.

萬年縣令不屑.

你沈浪在玄武城在厲害,但只要進了國都啥用都沒有.

就算是一條龍,你也給我變成一條蟲.

除了甯政那個廢物之外,你完全孤立無援,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來.

別以為在玄武城覆雨翻云,來到國都還可以興風作浪,找死啊!

如今怎樣?

在本官面前你還是一口大氣都不敢出,還想要求情,還想要賄賂本官,也不看看你幾斤幾兩.

如今還不是乖乖退出去?當然給金木聰上腐刑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折磨卻是可以.

此時,旁邊的一個師爺走了過來道:"大人,這事……會不會鬧得太大,國君知道會不會不高興."

王啟科道:"國君知道了,也只是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能夠上這個位置,蘇少保是最大的恩主,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

准確說,他是無法拒絕蘇氏的要求.

因為他是蘇系的官員.

如今朝堂之上分為兩大派系,太子一系,三王子一系.

但這是奪嫡啊,很多人真不敢攙和.

贏了當然好,輸了可是會死的啊.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你想不站隊就不站隊?

哪有這樣的好事啊,你不站隊就不要想升官.

在官/場上混,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當然是靠山了.

于是,朝堂內就出現了一個中立派系.

當然,這個派系名字不是這麼叫的,公開稱之為忠君派系.

我們只支持國君,誰當國君支持誰.

而蘇難,就是這中立派系的幾大巨頭之一.

當然,原本中立派系最大的巨頭應該是卞逍公爵,但是人家太屌了,太傲了,根本不屑加入任何派系,連中立派都不願意.

中立派系的誕生,可給了越國一大批官員生路了.

于是,大批不敢參與奪嫡的官員紛紛加入.

這位王啟科今年四十幾歲了,在大理寺丞這個位置上做了八年了.

而且完全看不到晉升的希望啊.

沒有想到剛剛加入中立派系,就立刻晉升了,而且還是萬年縣令.

于是,王啟科能不回報蘇難侯爵嗎?

當然了,蘇難侯爵永遠都不承認自己是中立派系的巨頭,他每次都說我們忠的是國君,國君才是我們唯一的意志.

那意思很清楚,中立派系只有一個天,只有一個巨頭,那就是國君陛下.

所以,蘇氏讓他害金木聰,他就去做.

哪怕他對沈浪是有一點點畏懼的.

怒潮城之戰的底細,大部分都無權知道,但大概也能知道沈浪在里面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然而沒有想到,此時這沈浪竟然這般無用.

"都說這沈浪智近乎妖,我看也是窩囊一個."幕僚冷笑道:"沒什麼本事."

王啟科道:"他就算是一條龍,在國都也變成蟲盤著.在國都蘇氏什麼勢力,遮天蔽日,他沈浪孤掌難鳴,隨便一掌就拍死了,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來.金木聰在牢內如何?"

幕僚道:"還算安靜,不過命根子有點受傷,痛得哼哼."

王啟科道:"有意思,有意思,你去跟余放說,聽說他娘子做飯不錯,送到我家來做兩頓讓我嘗嘗."

幕僚頓時露出猥瑣的笑容,道:"卑職懂得,懂得.陳氏這鮑魚做得不錯,大人一定要好好嘗嘗."

而就在此時.

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激烈的鼓聲.

這可是大半夜啊,誰活得不耐煩了,竟然敲鼓鳴冤?

要告狀,也明天再來.

王啟科怒道:"看看是誰,給我打十個板子,然後扔出去."

"是!"

兩個衙役殺氣騰騰走了出去.

片刻後,外面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然後,這兩個衙役走了進來,一個鼻子被打斷了,一個牙齒被打飛了四顆.

萬年縣令王啟科見之大怒,吼道:"這是誰,想要造反了嗎?竟然公然毆打我萬年衙役?"

那個衙役道:"是,是沈浪讓人打的!"

"找死,這個孽畜在找死!"王啟科寒聲道:"公然毆打官差,來人啊,立刻出去把沈浪這個贅婿抓入大牢."

接著,王啟科親自帶著幾十名武士,殺氣騰騰走出去.

沈浪,你真是昏了頭啊.

竟然敢在國都鬧事,這不是找死嗎?

我們還正愁找不到你的把柄呢.

現在,現在你卻主動落入我的手里,不把你打得死去回來,如何能夠一雪我在玄武伯爵府受到的恥辱.

…………

萬年縣令王啟科帶著幾十名武士走出來的時候,沈浪依舊在敲著大鼓.

"大膽沈浪,國君腳下,竟敢公然毆打官差,把這里當成是你的玄武城了嗎?真不知道玄武伯是如何管教的,簡直是大逆不道,來人給我拿下!"

說罷,他身後的幾十名武士沖了上來.

此時,一個身影站了出來.

紅豔豔的,哪怕在黑夜的燈火下,也顯得如此奪目.

關鍵是那兩條大腿,還有腰下有些誇張的曲線.

大x公主?

怎麼這個禍害也在啊?

她怎麼和沈浪厮混在一起了啊?

甯焱公主道:"萬年縣令,你的人是我打的,你有意見嗎?你要抓我嗎?"

王啟科頭皮一麻.

誰敢抓你,活得耐煩了嗎?

你連丈夫都敢殺,更何況是別人.

王啟科躬身道:"拜見公主殿下,但這件事情關系到國家律法,關系到國君顏面,還請公主殿下三思."

說實在話,王啟科對這位公主殿下也沒有那麼敬畏.

畢竟,她只是跋扈,手中沒有權力.

她若只是打人,禍害市面,國君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若她干擾政堂,那國君也饒不了她.

甯焱公主道:"我也沒有要你徇私枉法,只是沈浪要告狀,你就要審案.雖然是大半夜,但人命關天,就辛苦你連夜開堂了."

王啟科冷冷看了沈浪一眼.

原本金木聰強爆陳氏一案,他打算明天一早審理,畢竟哪有半夜升堂的道理.

但你竟然等不及,想要提前找死,那也就滿足你了.

這件案子鐵證如山,就算你沈浪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過來.

你想提前讓金木聰完蛋?

還行,那好,我成全你!

"來人啊,升堂!"

"帶犯人金木聰,帶原告余放,帶苦主陳氏."

什麼叫犯人金木聰,應該是被告,或許嫌犯.

你直接就是犯人,豈不是預設立場嗎?

然後,王啟科去換官服,戴官帽.

幾十名衙役拿起水火棍,主官刑獄的主簿到場,負責記錄的書吏到場.

大場面啊!

整整幾十上百人,將整個萬年縣衙大堂填滿.

威風凜凜!

殺氣逼人!

就要正式開堂.

沈浪和甯焱公主告別.

"沈浪,公堂之上就要靠你自己了,我去辦你的另外一件事了."甯焱道.

沈浪道:"去吧."

甯焱道:"這件案子鐵證如山,你翻不過來的,你洗不掉金木聰身上罪責的,神仙也洗不掉,他被當場抓住,而且鳥還在別人巢里面."

沈浪無語,這三寡婦就是牛逼啊,葷話說得比他還溜.

"無妨,一切交給我."沈浪道:"功夫在于詩外,公堂不重要,外面的兩場大戲才重要,這就要辛苦你了."

母老虎公主拍著自己的胸膛道:"沒問題,我這人最講義氣了,你治好了我,我說過只要有事情你開口,整個國都就沒有我辦不成的事情."

接著,母老虎公主道:"我這個人雖然喜歡刺激,雖然喜歡把事情鬧大.但這件事也太大了,會捅破天,你……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要啊,就是要捅破天啊,我保證你不會有事,國君反而還會誇你做得好."

"你甯焱公主平常膽大包天,這件事情該不會不敢做了吧."

甯焱大怒,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胡說,在國都就沒有我不敢做的事情."

她每拍一下,沈浪就感覺到峰巒疊嶂,仿佛整個視野都在顫動.

難怪小冰會妒忌死.

沈浪道:"那你就去做,把天捅破,讓所有人看看,你甯焱公主是何等俠氣凜然,何等之厲害."

甯焱公主熱血沸騰,之前她只是隨便禍害一下,還沒做過這種大事呢,肯定特別爽.

"你去公堂斗贓官,外面交給我."母老虎又拍自己胸口.

終于沈浪忍不住了,也在她胸口拍了一下,大義凜然道:"好兄弟."

"好兄弟!"甯焱公主胸口被拍了,也沒有恍惚過來,畢竟沈浪臉上太正義了,沒有絲毫色意啊,她也一拳捶在沈浪胸口,表示兄弟拳拳在心.

"噗……"沈浪幾乎一口血噴出.

甯焱公主走了,去辦大事了.

明天一早,他要讓所有人都震驚,我甯焱絕對不是只會闖小禍的女人.

不過走了好遠之後,她才響起沈浪剛才不是用拳頭捶她胸口,而是用手掌拍.

他這是啥意思?

占我便宜?

我把他當兄弟,他該不是想要睡我吧?

那可不行,要真那樣的話,我得弄死他.

………………

萬年縣衙公堂之上!

"威!"

"武!"

幾十名衙役喊道.

水火棍猛烈敲擊地面.

甚至衙門外面,幾十名全副武裝的武士,手中時刻握在刀柄上.

顯得威風肅殺,讓人幾乎無法喘氣.

縣令王啟科驚堂木一拍,大聲道:"堂下何人,有何冤屈?"

余放臉上悲戚萬分,直接就要跪下大呼冤枉,就要狀告金木聰強爆他妻子陳氏.

但是還有一個人更快.

沈浪直接道:"學生沈浪,狀告陳氏強爆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聰!此女放蕩惡毒,見到我弟弟金木聰英俊可愛,而且酒醉不省人事,竟然扒下他的衣衫,趁機將他強汙,活生生奪走了他十八年的清白之軀,使我弟弟金木聰痛不欲生,奇恥大辱."

"如此丑事,觸目驚心,駭人聽聞.如此毒婦,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請大人做主,請大人為我弟弟金木聰討回一個公道!"

頓時,所有人驚了.

我……我日,還可以這樣?

…………

注: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昨天寫到早上六七點,越來越晚了嗚嗚嗚!拼這麼狠,都是為了月票啊,恩公們幫幫我呀!

謝謝兔子chi蘿蔔,魘天焱,Arvons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203章:浪爺又要殺全家!五王子震撼(3更)    下篇:第205章:浪爺扭轉乾坤!大殺四方(2更為新盟主沒錢大大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