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08章:百官震動!蘇難震驚!請罪(2更)   
  
第208章:百官震動!蘇難震驚!請罪(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大理寺外!

張翀的二兒子張洵依舊筆挺地跪在那里.

已經整整幾個月了,很多人都說不用跪了,你的孝道已經到位了,你已經感天動地了.

而大牢里面的張翀也讓人幫忙傳出話來,不用跪了,回去吧.

但張洵每天從禦史台下職之後,依舊准時跪在大理寺之外,陪同父親坐牢.

很多人都說張洵實在太會演戲了.

知道你孝順,但是也不用這樣表演吧,過火了啊.

張洵聽到之後頓時付之一笑.

人在官場上混當然需要演技,但張家都是實力派,而不是演技派.

他每天來這里下跪,固然是陪同父親,但絕對不是給天下人看他有多麼孝順.

他這是給國君看的.

我天天就跪在這外面就好像一個雕塑,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話題,一個印象.

這樣國君就不會忘記我的父親.

人的本性就是見到可憐柔弱的事物就會心生同情.

國君一旦心軟,那父親才有出頭之日.

當然這位國君刻薄寡恩是鐵石心腸,想要他心軟不啻于愚公移山.

但是他能夠堅持下去.

最艱難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天氣也漸漸暖和了.

他此時跪著睡覺,已經毫無障礙了.

今天從禦史台下職的時候,禦史大夫王承惆留下了他,讓他准備寫一份奏章,彈劾玄武伯爵府教子無方,以至于世子金木聰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竟然強爆柔弱民女.

張洵驚詫,金木聰出事了?

而事實上,當時的金木聰還沒有被萬年縣衙抓捕.

可笑吧?

金木聰還沒有被抓,甚至所謂的強爆民女還沒有發生,有些大佬的彈劾金氏家族的奏章就已經寫好了.

禦史大夫王承惆道:"論恩怨,誰都沒有你張氏和金氏的恩怨更深,所以這份奏折你最有理由寫.我們整個禦史台可以讓你做主筆,讓你的彈劾奏章排在第一個,讓國君知道你的忠誠,這樣對你父親也有好處."

那意思非常明白了,就是讓張洵做出頭鳥.

畢竟他最有理由啊,張氏和金氏生死大仇.

張洵躬身行禮,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然後就去大理寺外面跪下了.

禦史大夫王承惆道:"下筆很一些,激烈一些,只有你才有這個資格,我很很看好你."

晚上!

跪在外面的張洵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寫這份彈劾奏章.

出頭鳥他肯定是不做的.

但是所有人都寫奏章彈劾,你反而不寫?這也是一種出頭鳥啊.

所以,寫肯定是要寫,但是要寫得平平淡淡,泯然于眾人之間.

反正我張氏家族和金氏已經一笑泯恩仇了,弟弟張晉的死已經抵消了一切.

就這樣,他跪趴在地上寫了一份不痛不癢的彈劾奏章,簡直就不像是他的正常水平,平庸之極.

後半夜!

天邊火光亮起.

"哪里著火了?"

仆人道:"是……是聖廟的方向."

張洵道:"去,快去查看,不要裝著救火,遠遠詢問一下就可,看看是誰這麼天大的膽子,竟然把天捅破了."

僅僅片刻之後,張家老仆就回來了道:"是羌國武士,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們火燒聖廟之後,還對著撒尿,載歌載舞,狀似瘋狂!此時已經被全部拿下了."

"羌國使者?"張洵驚愕,然後身體猛地一顫.

他想到了幾個問題.

羌國使者燒聖廟,誰受益最大?

金氏家族.

誰最倒黴?蘇氏家族!

"這該不會是沈浪做的吧,他,他沒那麼厲害吧?"

張洵頭皮一陣陣發麻.

"如果是的話,那……那也太逆天了."

之前只是聽說,現在還沒有見到沈浪本人,他就已經感受到此人的劍氣沖天了.

厲害,厲害.

比不過,比不過!

幸好,我們張氏已經和他無冤無仇了.

于是,張洵把這份彈劾金氏家族的奏章撕個粉碎,甚至還不放心,直接一把火燒掉.

趴在地上,重新寫了一份奏章.

大噴狂噴!

意氣奮發,劍氣沖天.(咦,怎麼又是這個詞)

總之,總之和剛才彈劾金氏家族的奏章完全判若兩人.

這份奏章,張洵完全把二甲第五名的才華發揮得淋漓盡致.

每一個字里面都充滿了憤怒,激昂,慷慨,豪邁.

恨不得提起三尺劍,殺向羌國.

為國君,為天下,為讀書人討回這個公道.

………………

天還不亮,禦史大夫王承惆就已經起床洗漱了.

沒辦法啊,他這個位置品級很高,但是一定要窮.

你別管是真窮還是假窮,但一定要表現出窮的氣質來.

禦史大夫啊,專門噴人的啊,專門挑人毛病的啊,只有足夠窮才有立場去批判別人.

所以,王大人的房子距離王宮比較遠,每天都要提早很多起來趕去上朝.

真是辛苦啊.

天色還黑漆漆的,老夫就要起床了.

吃過早飯,王承惆又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自己寫的彈劾奏章.

沒問題了!

足夠犀利,甚至談得上狠毒了.

他彈劾金氏家族的角度很刁鑽.

金木聰之所以會強行玷汙無辜女子清白,不完全是金氏家族管教不嚴,而是因為金木聰心中充滿了唯我獨尊的氣概,所以女子在他眼中就是草芥一般,哪怕到了國都也不例外.

他對國都的女子態度和在玄武城是一模一樣的.

這說明了什麼?玄武伯平常對他進行的是霸氣教育,只教他為主,沒教他卑微為臣,

不臣之心已見只鱗片爪.

當然了,這位禦史大夫的文字水平超級高,不會寫得這麼直白.

但意思就是這麼個意思.

一句話,從金木聰強爆民女這件事情可以看出,金氏家族有反意.

牛不牛逼?

這自由心證簡直比後世的論壇還要凶啊.

沒辦法,這就是禦史台要干的事情.

哪怕再小的事情,我也能把他吹到天上去.

那麼這個王承惆和金氏家族有私仇嗎?

有一點點!

當日國君派他去玄武伯爵府見證金氏家族移交望崖島給隱元會.

結果,被沈浪打臉了.

王叔甯啟還勉強可以付之一笑,但王承惆也笑不出來.

我是誰啊?

禦史大夫啊.

專門負責噴人,專門打臉的啊.

現在,竟然被打臉了.

當然,金氏家族的那一道耳光是打向隱元會的,但是波及到我王承惆的臉上了.

唉!沈浪的打臉還帶濺射效果.

所以一旦讓這位禦史大夫抓住機會,肯定往死里噴金氏家族.

當然他內心知道,這份奏章根本不會給金氏家族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現在最擔心逼反金氏的就是國君.

最多,也就是擋住金卓的封侯之路而已.

"出發!"

禦史大夫下令道.

然後,坐著轎子前往王宮.

哪怕他家距離得很遠,此時出發也有點早了.

但沒有辦法啊,他是禦史大夫啊,專門負責彈劾噴人的啊.

所以他要提前趕到王宮,再一次統一意志.

所有的禦史彈劾奏章寫了沒有?

寫得夠不夠很?

有沒有人作妖?

這都要提前檢查的啊.

確保都無誤了之後,再整齊猛烈上奏.

務必制造出千夫所指,金氏家族天理難容的效果.

這是一場戰役,而他禦史大夫就是戰役的指揮官.

沒辦法,誰讓金氏家族在朝堂上沒有根基呢的?

說一句誅心的話,逼反金氏家族那是國君才擔心的事情,而不是我們這些官員,更不是我們這群禦史.

禦史的指責就是噴人,有條件要噴,沒有條件制造條件也要噴.

坐在轎子之內的王承惆心中微微得意.

金氏家族在玄武城贏了張翀,看上去威風八面,但是在國都內卻毫無存在感啊.

完全處于權力的邊緣位置.

窮鄉僻壤啊.

你玄武伯就自認倒黴吧.

蘇氏對你動刀子,我們也只是推波助瀾而已.

接下來,雪花一般的彈劾奏章飛入王宮.

朝堂上,百官一齊彈劾金氏家族.

大場面啊,想想都讓人激動.

然而就在此時,外面的轎子聽了下來,還有一陣巨大的喧嘩聲.

怎麼回事?

這天還沒亮呢?怎麼這麼吵?

"怎麼了?不要管閑事,繼續前進."禦史大夫道.

外面的武士道:"大人,聖廟被燒了."

"什麼?"禦史大夫幾乎猛地跳起來.

聖廟被燒?

誰啊?天大的膽子啊.

這可是天下官員的聖堂啊.

那里面供奉的可是東方文明的神人啊.

那可是天下讀書人的信仰啊.

不管是誰燒的,都要誅殺九族的啊.

這,這是捅破天了啊!

緊接著,禦史大夫王承惆大喜.

這……這莫非是沈浪所為?

那太好了啊!

那他就必死無疑了啊.

金氏家族也完蛋了啊!

這是聖廟啊,這是絕對的政治禁忌,誰碰誰完蛋.

皇族也不例外.

"誰燒的?誰燒的?"

"去查,快去查!"

"看看和沈浪有沒有關系?"

片刻後,那個武士便回來了.

"是羌國使團武士燒的,被當場抓住了,喝得醉醺醺的,還在大火中撒尿."

"不僅如此,還口口聲聲燒得好,燒得爽!"

頓時,一股怒氣沖向了禦史大夫王承惆的天靈感.

王八蛋啊!

該千刀萬剮的羌國人啊.

你早不燒,晚不燒,偏偏在這個時候燒.

你,你是金氏家族派來的救兵嗎?配合得這麼及時?

現在好了!

整個天都被捅破了.

接下來幾天大家都別干別的了,專門逮住這件事情狂噴好了.

這就相當于挖了文官的祖墳啊.

禦史台平均每個人不上十個奏章,就是不合格.

至于金木聰的強爆案.

十天之內是不要指望在拿出來說了.

這個時候誰要是敢彈劾金木聰?政敵就會立刻跳出來說你什麼意思?

你這是轉移視線,你這是要為羌國分擔火力嗎?

這群禽獸可以毀我宗廟,毀我神祇啊!

"回家,回家,快點……"

禦史大夫王承惆憤怒道.

然後,看了一下手中彈劾金氏家族的奏章.

寫得多好啊,嘔心瀝血啊,整整兩個多時辰才寫出來的啊.

用不了了.

接下來,還要構思彈劾抨擊羌國使臣的奏章.

一定要慷慨激昂,恨不得和羌王同歸于盡的那股氣勢.

所以內心一定要充滿憤怒,寫出的奏章才殺氣騰騰.

但關鍵這位禦史大夫王大人不憤怒啊.

面對聖廟被燒,他反而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

就好像小時候看到別人家失火了的感覺.

……………………

蘇難侯爵睡足了三個半時辰(7 小時),然後美美地起床了.

抬頭往下看了一眼.

這個歲數了還能擎天,真是了不起啊.

看了一眼邊上婀娜的美人,有心征戰一番.

但不行啊,距離下一次還有兩天.

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克制欲望.

念了幾下靜心訣,讓它蟄伏下去.

然後,蘇難侯爵開始洗漱.

完全不用自己動手的.

洗臉,淨牙都不需要自己動手.

去小解,不用自己動手.

上完茅房,也不用自己動手.

擦拭屁股要用一種非常柔軟的棉布,沾濕了再擦拭,不能對皮膚有一點點刺激.

而且水溫要剛剛好,不能高,也不能低.

水溫太高了擦屁股時會刺激菊部,會有一種沒有排盡的感覺.

水溫太低了,會引起肛縮.

而且,每一塊細軟棉布只能用一次.

每一盆溫水也只能用一次.

終于洗漱完畢了.

開始吃早飯,看似簡單,卻精致昂貴之極的早飯.

當然飯還是要自己吃的,不能讓別人喂,因為萬一別人下毒呢?

蘇劍亭道:"父親,一切都已經妥當,接下來文武百官都會彈劾金氏.一定能夠阻止他封侯,今日朝堂肯定會非常熱鬧."

蘇難沒有什麼反應.

蘇劍亭道:"這金卓真的仿佛一只烏龜一般,就只會縮在殼子里面,從不離開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這樣的人就算讓他得了怒潮城也沒什麼用,永遠處在權力的邊緣,在朝堂上毫無根基.所以一旦出事,所有人都落井下石,千夫所指."

蘇難依舊沒有什麼反應,但心中頗有得意.

蘇庸道:"哪里像主人啊,左手拿著封地和私軍,右手在朝中掌握重權,而且有壟斷了羌國的政治資源,勢力遮天蔽日,哪怕打一個噴嚏,無數官員都要抖上兩抖."

蘇難道:"金氏家族的人有意思,有才華的人胸無大志,有野心的卻志高才疏.可惜讓他們奪了怒潮城,這次沒有死透.今日朝堂對他的攻擊,也僅僅只是阻止他封侯而已."

蘇庸道:"金木聰雖然不會死,但也要脫一層皮.至于沈浪麼?下場只會更慘,太多人容不下他了.他金卓還想封侯?還想要和主人平起平坐?簡直是癡心妄想,白日做夢!"

蘇難道:"那些羌國使者如何了?"

蘇庸道:"還是那樣,每天都惹一些小禍."

"無妨,越跋扈越好,對我們越有利."蘇難侯爵道.

蘇劍亭道:"父親,是不是可以利用羌國武士謀害沈浪啊?那樣玄武伯鞭長莫及,國君也會樂見其成吧,就算不殺他,也閹了他."

蘇難侯爵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

"羌國人用好了是一支利劍,對待敵人同樣如此,但是一定要用好,用好了確實能對沈浪一擊致命!"

而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一個武士飛快沖了進來.

"侯爺,不好了,不好了!"

這話讓蘇難侯爵眉頭一皺.

什麼叫侯爺不好了?

蘇庸上前,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

"在侯爺面前大呼小叫,毛毛躁躁,成何體統?就算是天塌下來了,我們蘇氏家族也頂得住."

那個武士趕緊法跪伏在地上,拼命磕頭道:"是,小人錯了,小人錯了."

蘇庸道:"什麼事?說!"

那個武士道:"聖廟被燒了!"

蘇難眼睛一睜,先是一驚,後是一喜,然後一變.

該不會是……

他擁有狐狸一樣的直覺,立刻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蘇庸道:"誰燒的?"

那個武士道:"羌國使團的武士燒的,燒完後還不逃,還對著大火撒尿,還載歌載舞,被人全部當場抓住了."

"砰!"

蘇難臉色劇變.

手中的瓷碗,猛地粉碎.

身體微微發抖!

他的面孔瞬間失去了所有血色.

而蘇劍亭眼睛怒睜,不敢置信,大聲吼道:"這群惡狼是瘋了嗎?瘋了嗎?就算他們瘋了,也不要將我們蘇氏拖下水啊?那些監視羌國使臣的奴才呢?都死光了嗎?也不知道阻止他們?"

片刻後,蘇劍亭依舊在發飆.

但蘇難侯爵卻安靜了下來道:"再去給我裝一碗粥."

又一碗粥端了過來.

蘇難仔仔細細吃著,和平常一樣吃到七分飽就停了下來.

然後,再喝一碗奶!當然這是人的奶!

"被人陰了."蘇難道.

蘇劍亭道:"父親,那現在怎麼辦?立刻和這些羌國時辰劃清界限?"

蘇難道:"想要享受寶劍的鋒利,就要承擔偶爾不小心割傷自己的後果.有難關了,渡過難關就是了,憤怒沒有用的,我這就去覲見國君請罪,順便接受訛詐吧!"

然後蘇難站起身體,身體如同標槍一樣筆直,如同高山一樣威猛.

"咳咳咳……"

非常逼真地咳嗽幾聲.

然後他佝僂腰身,駝起後背,瞳孔微微散開,嘴唇微微下垂,脖子微微歪起.

頓時,整個人仿佛老了十幾歲.

從一個英姿勃發的壯年,變成了一個不堪一擊的垂垂老朽.

他腳步微微蹣跚地走了出去,坐上轎子前往皇宮請罪.

但是在房間內走路的時候,他明明是龍行虎步,每一步充滿了力量.

………………

王宮內!

國君怒吼道:"甯焱,這件事情和你有沒有關系?"

甯焱公主倔強地站著,絕不下跪,道:"我就是不忿羌國人欺負我們的子民,所以就過去教訓了他們一頓,後面他們火燒聖廟,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國君道:"他們幾天之前就撞死了越國的子民,你早不去,晚不去,偏偏昨天晚上去,好巧啊!"

甯焱公主道:"是啊,好巧啊!"

國君道:"還有昨天晚上給這群羌國人陪酒的粗壯婦人,都是你身邊的女壯士,現在都不翼而飛了,你休要把別人當傻子."

甯焱公主道:"我把自己當傻子就行了."

頓時,國君氣得頭發都要豎起.

接著,他的聲音變得陰冷起來,一字一句道:"這件事情和沈浪,有沒有關系?"

"沒有!"甯焱道:"一切事情都和他沒有關系,所有事情都是我干的,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國君眯起眼睛道:"你……你和他上過床了?"

母老虎公主甯焱幾乎跳了起來,大聲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當他是兄弟!"

國君閉上眼睛:"我怎麼生出你這麼一個愚蠢的女兒啊."

沈浪治好了甯焱一事,國君幾乎第一時間就知道了,不過沒有發表任何看法.

他的目光陰冷了下來.

好你個沈浪,小小贅婿,竟敢利用起寡人的女兒了?

你難道就真的不怕死嗎?

而就在此時.

一個大宦官跪在外面道:"陛下,五王子帶著沈浪在王宮之外求見陛下,說要向陛下請罪."

緊接著.

另外一個宦官也在外面跪下道:"陛下,蘇南侯爵在宮外求見,要向陛下請罪!"

國君怒極反笑.

好嘛!

兩伙人一起來請罪了!

"去把沈浪給我押進來見寡人!"

"至于蘇難,就讓他繼續跪著吧!"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三更!依舊會很晚大家千萬不要等,明早再看!我什麼時候才能調整過來,我也不想這樣啊!嗚嗚嗚!

天天盯著月票榜心力憔悴,兄弟們幫幫忙呀!

上篇:第207章:帝國大使!殺余放舟全家!(1更)    下篇:第209章:沈浪狂打臉蘇氏!招招致命!(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