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11章:浪爺才華折服國君!大傻來了(2更)   
  
第211章:浪爺才華折服國君!大傻來了(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個小宦官頓時大驚.

怎麼會是打殺我呀?

明明是沈浪在胡作非為啊.

他又是在王宮面前肆意妄為,又在鞭笞中弄虛作假,而且還動手輕薄公主殿下.

陛下最喜歡我的啊.

因為我最會養蘭花了,總共三盆最好的蘭花,黎隼那個老東西養死了一盆,我卻養活了兩盆,所以國君才提拔我來他的書房侍候啊.

我明明是最受寵的太監啊,怎麼就打殺了呢?

但四個武士已經上前,將他拖了出去.

小太監尖聲道:"陛下,陛下,明明犯錯的是沈浪啊,他剛才還摸了甯焱公主的胸啊!"

這話一出,沈浪頭發幾乎豎起.

我艹,你個下賤東西,臨死之前還要咬我一口.

國君目光如電,朝著沈浪雙手望來一眼.

這個時候沈浪感覺到自己的手仿佛要被剁下來一樣.

"陛下,我照顧您的稀有蘭花有功啊,為什麼殺我?憑什麼殺我啊?"小宦官尖叫道.

國君頓時眉頭一皺.

黎隼上前,掏出一團東西直接往這小宦官嘴里一塞.

頓時,所有的尖叫都被堵住了.

拖到院子之外,老宦官黎隼道:"小東西,你剛剛到陛下的書房侍候不久,就敢往外偷東西,完全是自尋死路,杖責三十,最後一杖斃命."

"是!"

四名武士道.

然後直接扒下了這個小宦官的褲子.

粗大的木杖,狠狠砸了下去.

"啊……"

那個小宦官喉嚨地下發出一陣慘嚎.

這已經不是劇痛了.

這是毀滅一般的恐懼.

僅僅一杖下去,就直接把大腿骨打斷了.

"啪,啪,啪,啪……"

接下來,兩個武士輪流用木杖拍下.

沈浪看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太殘忍了.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杖責,而是最殘忍的殺人.

第一杖打斷腿骨之後,接下來砸在小腿上,膝蓋上,大腿上,臀位上.

每一杖,都把骨頭打得稀碎.

整整二十九杖後.

這個小宦官整個下半身,直接被拍扁黏在地上.

這個時候他的痛苦,已經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但偏偏還活著,而且還清醒.

此時他就只想立刻死去,千萬千萬不要活著了.

最後一杖.

"啪!"

直接砸在後腦.

瞬間斃命!

…………

國君甯元憲挑選宦官的條件很簡單.

忠誠,聰明.

要時時刻刻和他一條心.

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

這個小宦官確實有本事,那幾盆稀有的蘭花別人都養不活,唯獨他能養活了.

所以這才出人頭地,來國君的書房侍候,在仁慈殿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首領.

他敲詐官員金銀,國君只當沒看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他偷宮里東西往外賣,這已經不能容忍了.

偏偏這個小畜生還為太子傳消息.

而今日,這個小畜生完全不知國君心意,依舊在那里挑撥離間想要弄死沈浪.

你難道沒有看出沈浪對付蘇氏家族,國君是樂見其成的嗎?

甚至沈浪用陰謀焚燒聖廟,最大的得利者也是國君嗎?

南毆國大戰如火如荼,沙蠻族大軍源源不斷加入戰局.

羌國借機敲詐越國天文數字的金錢物資,國君拖著不想給,但你若真的一點都不給,羌王是要憤怒的,要借機生亂的.

而羌人使團焚燒聖廟,正好讓國君有理由不給這筆錢.

蘇難侯爵,這是你家闖的禍啊,羌王的訛詐也就由你來付吧,你蘇氏家族替寡人出了這筆錢財吧.

至于聖廟,燒了就燒了嘛.

燒的是孔丘,關我甯元憲何事啊?又燒的不是我的祖宗.

這里是國都,焚燒聖廟這麼天大的事情,沈浪憑什麼敢做?

還不是因為符合國君利益嘛.

只不過他膽大妄為,沒有得到國君的同意,就把他拉進統一戰線,聯手給蘇氏割肉放血.

要不然鞭笞沈浪的時候,哪里來的軟甲護身啊?

偏偏這個小宦官看不透,屢次挑撥和國君對著干.

所以,只能死得這麼慘.

只不過他臨死之前的那一句話,倒是把沈浪給坑了一下.

沈浪?

你好大的膽子啊,有婦之夫,竟然敢輕薄我的女兒?

國君的目光一直盯著沈浪的手掌.

浪爺汗毛豎起,他真是感覺到了一點危險了.

甯焱道:"父王,沈浪他沒有摸我啊,他只是拍我的胸口啊."

沈浪無語,你快別亂解釋了.

接著,甯焱公主仿佛想起什麼事情,道:"對了父王,昨晚沈浪治好了我的病,我答應報答他的,他說想要做官,七品八品無所謂.但是要有權力,卻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也不用每天去衙門上職,總之就是有權力沒義務."

沈浪心中淚流滿面.

我日死你啊,你這個胸大無腦的蠢貨,不會說話就不要亂說啊.

母老虎這樣的隊友,用起來是真好用.

但有些時候,也真是會坑死人啊.

國君對自己生出這樣愚蠢的女兒也很無奈,揮了揮手道:"你出去吧,出去吧!"

"哦!"甯焱道:"沈浪,要是有什麼事情你就在里面叫一聲啊,我立刻就沖進來.你放心在國都內,就沒有我辦不成的事."

你快出去吧大尻,我都快被你坑死了.

…………

沈浪正要開口認錯.

"別開口,別解釋……"國君道:"再有下一次,你的手就別想要了."

"是."沈浪.

國君道:"沈浪,你是個聰明人,精致人,不容易!"

沈浪恨不得將腦袋耷拉到褲襠去.

這話已經是非常嚴重的威脅了.

國君罵人的時候不害怕.

甚至他口口聲聲說難道我殺不得你嗎?也不用害怕.

但是他平靜說話的時候,你就要害怕了.

這話的意思就是,沈浪你這樣的精致人,我也比較愛惜的,但是你不要太作死.

這大概就是曹操看楊修的感覺了.

愛其才,但是不喜其性格.

幾次忍耐之後,曹操還是把楊修殺了.

當然,沈浪比楊修聰明得多,他不會去真正去挑釁國君的底線.

而且時時刻刻向國君表示,我有大用.

至于沈浪去占甯焱公主的便宜.

在國君看來,甯焱畢竟二十四歲了,而且已經嫁過人了,而且還自封寡婦,名聲早就毀完了.

破罐子破摔吧.

盡管他知道,甯焱公主本身是很純潔的.

但是愚蠢的純潔……不提也罷.

當然若沈浪敢真睡了甯焱,那國君是絕不容忍的.

到時候就不要怪我的刀子太鋒利啊.

…………

然後,沈浪和國君又面對無言.

國君頓時想到了蘇難,此人跪得更好看,完全沒有骨頭一樣,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地上舔他的鞋底.

但這個老狐狸和甯元憲的博弈一次又一次.

而且好幾次,還都無聲無息占了便宜.

這個王位不好坐啊.

太子和甯岐都迫不及待想要上位,他們能駕馭這些老奸巨猾的臣子嗎?

這些朝臣如果都像金卓這樣的老實人就好了.

而眼前這個沈浪,姿態別提多乖巧,多謙卑了.

但……又是一個小狐狸.

奸猾得很.

"你知道朝堂上發生了什麼嗎?"國君帶著考察的口氣.

他算是第一次對沈浪的才華有了正面的興趣.

"太子和三王子,都願意為陛下當刀子,彈劾蘇難侯爵."沈浪道.

"嗯."國君內心有點失望.

沈浪道:"但是蘇難侯爵老奸巨猾,一定會首先站出來,將以退為進戰術用到極致,主動認下所有罪名,屬于他的罪過認了,不屬于他的罪過也認下來,而且還會乞骸骨,主動辭官."

國君眼睛微微一亮,然後坐了下來.

沈浪繼續道:"蘇難此人看似柔若無骨,對國君毫無骨氣,實則干脆果斷,他主動提出殺掉焚燒聖廟的十幾個羌國使團武士.不僅如此,他還願意承擔所有責任,消除羌王的憤怒.蘇氏願意付出巨大的代價安撫羌國,使羌王不作亂,不劫掠,不去南毆國戰場搗亂."

國君內心已經非常驚豔了.

沈浪道:"但是他應該有一個條件,讓草民出使羌國,想要借羌王之手殺了我!"

國君接著喝茶的功夫,微微閉上了眼睛,隱藏了自己驚豔無比的眼神.

此子的才華,果然讓人震驚啊.

整個朝會,他沒有看一眼,也沒有聽一句話.

但是竟然絲毫沒有差錯,完全親眼目睹一般.

這不是猜測,而是分析.

厲害啊!

國君道:"蘇難侯爵的條件開出來了,你願意去嗎?"

沈浪道:"學生願意出使羌國!"

國君甚至覺得,沈浪仿佛一直在等這一句話.

甚至還沒有焚燒聖廟的時候,就已經謀劃到這一步,就已經想到了這個結果.

國君道:"那十幾個焚燒聖廟的羌國使臣,全部要明正典刑,斬首示眾,給天下人一個交代.而你若出使羌國,是要帶著這十幾個腦袋去的."

沈浪道:"臣知道."

你個不要臉的東西,這就自稱為臣了?

你這是向寡人要官啊.

總不能一介白身出使羌國吧,一定要有官身吧.

國君道:"不僅如此,還要讓羌王寫請罪書,還要讓他在羌國境內修建聖廟."

啊?

還有這一條?

那真是難如登天啊!

羌國人信仰天神,整個境內只有雪山神廟,容不下其他任何寺廟的.

之所以是雪山神廟,因為最高的山頂,距離天神最近.

你想要讓羌王在羌國境內建聖廟?

難如登天!

沈浪想了好一會兒點頭道:"行!"

國君詫異.

這……你也答應?

明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啊.

任何人帶著十幾顆羌人腦袋出使羌國就只有一個結果,必死無疑.羌王會何等暴怒?完全可想而知.

而沈浪去了.

就只會死得更慘,絕對扒皮抽筋,被活生生煮了吃肉.

因為誰都知道,羌王和蘇氏家族好得穿一條褲子.

然而,他還是答應了.

國君道:"沈浪,國事不是兒戲."

沈浪道:"臣無比認真,願立軍令狀."

立什麼軍令狀?

你不成功的話,在羌國內就被碎尸萬段了,還輪不到我甯元憲殺你.

國君道:"告訴寡人,為何對出使羌國如此迫不及待?"

沈浪道:"為了弄死蘇氏!"

又來這一句.

想要弄死蘇氏,羌國是絕對繞不過去的.

沈浪道:"加上來回趕路,一個月內,臣就能夠完成任務.不但能夠平息羌王的怒火,使得他不越境作亂,讓羌王寫下認罪書,而且在羌國修建聖廟!"

國君更加無法相信,這完全難如登天.

沈浪道:"但是臣有一個小小小小的要求."

國君道:"冊封你岳父為玄武侯,不要怒潮侯,將怒潮城名正言順冊封給你金氏家族對嗎?"

沈浪趕緊道:"聖明無過于陛下!"

國君道:"你果真要去?"

這是九死一生啊.

沈浪道:"為陛下,為越國,臣願粉身碎骨,死而後已."

屁!相信你個鬼話.

別說九死一生,就是三死七生,沈浪都不願意去冒險的.

這件事情又不是生死存亡.

沒有絕對安全,沒有絕對把握,沈浪壓根就不會去.

國君閉上眼睛.

沈浪道:"我會寫信給岳父大人,是我主動要求出使羌國,陛下沒有任何逼迫.就算我死在羌國,金氏家族也只會仇恨蘇氏,絕不會……"

接下來話不能說了.

記恨國君這種話,你能說出來嗎?

不能!

國君淡淡道:"沈浪,這件事情你若真的能大功告成!冊封玄武侯的事情不必說,回來之後我也定會重用你!"

一言為定!

那等我回來要官的時候,你可千萬要記住今天的承諾啊?

沈浪對做官沒有任何興趣.

他此時唯一的目標就是,弄死蘇氏全族.

所以,屆時他就需要一個官職了.

國君點了點頭,揮揮手道:"你去吧!"

沈浪躬身行禮離去.

本來應該下跪的,他連這都借機省掉了.

國君也只當作沒看見.

此時,滅蘇氏家族第一步已經正式完成!

第二步,立刻開啟!

第三步也要開始謀劃了.

蘇難此人,極度厲害.

幾次和國君的博弈,都占了上風.

在陰謀,狠毒,細節,演技上,他比張翀還要厲害.

正面對決的時候,此人可謂是毫無破綻.

但是有一點他不如張翀,高瞻遠矚!

張翀一心只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並不貪婪自私,所以眼光能夠看得極遠.

而蘇難侯爵貪權自私,所以戰略遠光不及張翀.

這不是聰明智慧決定的,而是個人性格決定.

走出門後,沈浪回來舔著臉道:"陛下,能不能求您一件事啊?"

國君道:"釋放金木聰是嗎?已經派人去了."

沈浪道:"這差事您能不能交給我啊?最好給我一道旨意?"

國君道:"就這樣丟人的事情,還想讓我下旨?黎隼,你陪著沈浪去一趟."

………………

"黎公公稍候,我回家梳洗一下,畢竟這渾身狼藉的."

家門之外,沈浪笑道.

黎隼坐在轎子內,笑吟吟道:"無妨,咱家就在這轎子里面等你."

沈浪回到家中!

騷冰還沒有去睡覺,依舊在客廳椅子上,小腦袋一垂一垂的.

幸好客廳的無煙炭火燒得暖和,而且這丫頭身上也披著一層鵝絨被子,否則要凍壞了.

沈浪有些心疼.

這都已經快到中午了,這小丫頭硬是從昨夜熬到現在.

沈浪正要抱她去房間睡覺.

結果這丫頭一聽到沈浪腳步聲,一陣激靈醒來了.

"姑爺,你回來啦!"

然後,歡天喜地地迎了上來.

此時,沈浪心中一軟.

他忽然有些了解這個丫頭的心境.

對于別人來說,還有家族,還有事業.

而對于小冰來說,沈浪此時大概就是他的全部,哪怕她只是一個侍妾.

她所有的人生理想大概就是得到沈浪的寵愛,然後生下幾個孩子,幸福快樂地度過這一生.

"怎麼還不去睡覺,你還懷孕呢?不能熬夜."沈浪道.

小冰道:"昨天人家正要侍候你,中途出事你就走了,我就一直等你回來,讓你看看我的本事啊,姑爺我們進房間吧,奴奴侍候你,定讓你見識我的本領!"

沈浪驚呆了!

接著,小冰興致勃勃地去漱洗,刷牙,喝下玫瑰花露讓小嘴香噴噴的.

然後,更加興致勃勃拉著沈浪進房間.

沈浪無語.

我的天哪!

這個世界真的沒有取錯的外號啊.

冰兒你也太敬業了啊,你這是干一行愛一行啊.

丫頭,姑爺相信你身懷絕技.

但是今天真的不行啊.

昨天姑爺在外面和別人斗了一夜,已經心力憔悴,真的沒有精力了.

所以今天就算了吧,關鍵姑爺還有事呢?還要去萬年縣衙把肥宅接回家,順便害人呢?

十五分鍾後!

沈浪驚呼.

冰兒,你真是天賦異稟啊.

要不然再來.

就讓黎隼那個老閹貨多等一會兒.

肥宅,你別急啊,姐夫一會兒就來救你了.

………………

萬年縣衙牢房內!

王啟科非常震怒!

他品級太低,還沒有資格上朝,但是發生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而且也上了一份奏折.

天殺的羌人啊,你早不燒聖廟,晚不燒聖廟.

偏偏在這個時候燒?

那金木聰這邊的案子怎麼辦啊?

不過很快他就得到了指示.

盡快給金木聰定罪.

聖廟被燒一事,最多火熱個十天.

世人都是健忘的,再大的事情也就是火熱個十天半個月了不起了.

十天之後,聖廟被燒一事冷卻了.

就把金木聰強爆無辜女子的事情爆出來.

到那個時候,所有人繼續彈劾金氏家族,文武百官繼續圍攻玄武伯.

什麼?

你說百官和金卓無冤無仇的,為什麼要圍攻他?

拜托,他要封侯了啊.

看到別人封侯,你難道不眼紅?

整個越國才幾個老牌侯爵啊?

兩個啊!

你金卓何德何能能夠成為第三個?

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有些時候也要大干特干的.

看到別人倒黴,我心里就舒坦了.

得到新指令後,萬年縣令王啟科狂喜.

然後,趕緊去審訊金木聰.

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辦成鐵案.

沈浪昨天晚上顛倒黑白,占據了主動.

那就想辦法讓金木聰認罪,簽字畫押.

必要時候可以動刑!

當然,不能留下任何傷口的刑罰,卻又很痛苦.

這種刑罰有很多的.

保證讓你痛苦得懷疑人生,普通人的意志根本無法支撐下來.

但是,卻有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不過萬年縣令王啟科也稍稍有點不安.

這畢竟是玄武伯爵府的世子啊,真的要動刑嗎?

難道斗爭已經上升到這個地步了嗎?

當然了!

今日沈浪活生生坑了蘇氏家族,憑空制造了一個巨大的蘇氏危機.

蘇氏當然要報複.

沈浪太奸猾,那就報複在金木聰身上.

金木聰癡肥愚蠢,一看就沒什麼本事,意志力肯定不強,只要稍稍動刑,他就承受不了,就會認罪.

中午時分.

王啟科想起了余放舟妻子的味道,不由得心癢癢.

于是,再一次嘗試了她的廚藝.

果真好味道啊.

整整六分鍾後.

王啟科大人感覺到自己都要抽搐了.

這是破天荒的記錄啊.

陳氏媚眼如絲道:"天哪?大人你太厲害了,人家真的要死過去了一樣."

接著,陳氏道:"大人,您什麼時候放奴奴回家啊?還有金木聰什麼時候判啊!"

她當然不知道國都局面發生了劇變.

萬年縣令王啟科道:"陳娘子,你和金木聰有過接觸,你覺得什麼酷刑能夠讓他開口認罪,但是又不留下任何傷痕?"

陳氏眼睛大亮,興奮道:"現在已經開春了,田里面有螞蟥了,去抓一碗螞蟥過來,把幾百條螞蟥活生生喂進金木聰的嘴里,喂到他的肚子里面,不信他不招供."

萬年縣令一顫,這女子竟然如此狠毒?

"這是會死人的啊."

陳氏道:"不會的,當金木聰痛不欲生的時候,趕緊給他喂下鹽水,就能夠讓所有螞蟥融化.這種酷刑最殘忍,金木聰這個廢物一定會招供的.我從書上看來的,一定管用!"

萬年縣令王啟科道:"行,就這麼辦!"

而就在此時,心腹在外面道:"王大人不好了,沈浪帶著武士強沖縣衙,要將金木聰劫走了."

………………

國都之外!

一個身高兩米多的巨漢,背著一支鐵棍一般的重劍,站在玄武門外.

大傻來了!

這……這就是國都?

二傻家在哪呢?這里叫玄武門,莫非就是二傻家大門?

此時,一個豔絕人寰的身影騎著駿馬沖了出來.

周圍人等,無不紛紛退讓.

唯有大傻依舊呆呆站在原地.

母老虎公主甯焱見之,也不放慢馬速,直接朝著大傻沖撞過來.

"傻大個,好狗不當道,你給我滾開,否則撞死你!"

…………

注:第二更送上,終于在十一點寫完了,嗚嗚!我接著熬夜寫第三更,依舊會很晚,大家明天早上再看.但月票一定記得給我啊,淚求諸位大大的支持啊!

上篇:第210章:國君沈浪聯手!對蘇氏開刀放血(1更)    下篇:第212章:沈浪最殘忍殺人!牛逼大傻(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