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12章:沈浪最殘忍殺人!牛逼大傻(3更)   
  
第212章:沈浪最殘忍殺人!牛逼大傻(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浪爺眼中,母老虎甯焱或許還有幾分可愛.

但是在尋常人眼中,她可一點都不可愛,完全就是一個禍害.

在她的世界中只有別人讓她,從來都沒有她讓別人的.

所以她真就這樣縱馬撞了過去.

而且她胯下騎著的是一匹千里馬,高大威猛,速度極快.

而大傻!

天生不會躲的.

當時在楓葉村後山遇到了大老虎撲過來,他都不會躲的.

現在也是如此.

他就這樣傻呆呆地站在這里.

"找死!"

甯焱一聲怒叱,她還以為大傻在挑釁,反而催動戰馬加速.

周圍所有人全部閉上眼睛,不忍看接下來的一幕.

在他們看來,這個傻大個肯定會被撞飛出去,口吐鮮血,筋骨斷折,淒慘死去.

真是可惜了.

從來沒有見過長這麼高的,這麼大的.

就算他是一個巨漢,也擋不住這戰馬的驚人一撞啊.

"啊!"

所有人捂住眼睛.

母老虎也一聲低呼.

這,這還是他第一次撞人啊,真是有些心慌慌啊.

關鍵時刻,她猛地拉緊缰繩,想要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她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狠.

但已經來不及了!

"砰!"

一聲巨響.

甯焱公主的戰馬,帶著無比驚人的力量和氣勢,狠狠撞上了大傻.

撞死了嗎?

我,我有些後悔啊,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啊?

然而!

接下來的一幕.

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這個傻大個沒事.

只見到他飛快蹲下來,雙手抓住馬腿猛地舉起.

這匹高大的千里馬足足一千多斤.

大尻公主一米七五左右,也有一百二十斤.

這兩個加起來,分量也足夠重了.

但是,一人一馬竟然活生生被大傻舉了起來.

這千里馬大聲鳴叫,後蹄著地,上半個身體被舉在空中,拼命掙紮,拼命狂踢.

但是,它絲毫不能動彈.

所有人驚呼,這巨漢完全是天生神力啊.

太驚人了啊.

甯焱公主也一驚.

"大膽刺客,竟然襲擊公主,格殺勿論."

甯焱公主的幾十名武士沖上前來,將大傻團團包圍.

幾十支劍,指著他的脖子.

而甯焱公主先是一喜,人沒死就好,但緊接著她勃然大怒.

好你個傻大個,不但攔我的路,還抬我的馬?

挑釁,完全是挑釁啊!

然後,她猛地拔出劍,就要就要朝著大傻的手臂砍去.

不是脖子是手臂.

我是國都的禍害,你以為是假的嗎?

大傻也不管周圍密密麻麻的劍,望著甯焱問道:"你認識二傻嗎?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嗎?"

甯焱一愕,道:"你不就是二傻子嗎?"

大傻搖頭道:"不,我是大傻,沈浪才是二傻."

頓時!

甯焱趕緊收回劍,道:"你,你認識沈浪?"

大傻點頭道:"對啊,我來找他,你知道他家在哪嗎?"

甯焱公主道:"你和沈浪什麼關系?"

大傻道:"我是大傻,他是二傻啊?"

甯焱公主驚詫,沈浪黏上毛比猴子還精,會有你這樣傻子兄弟?

不過母老虎你也不想想,沈浪最喜歡和誰交朋友?

傻子啊!

你以為你甯焱就比大傻聰明多少嗎?

沈浪就是因為你胸大無腦,所以處心積慮和你交朋友,並且成為兄弟的啊.

他不僅把你當兄弟,而且蠢蠢欲動想要睡掉你呢.

當然,母老虎對這一切完全是混沌未知的.

她只知道沈浪治好了她的病,挽救了她的新生,而且這個人很有趣,從今以後他就是我甯焱的兄弟.

這就算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識自家人了啊.

"收了收了,這傻子是自己人."甯焱公主道.

頓時,幾十名武士收劍入鞘.

接著,甯焱公主道:"傻子,我帶你去沈浪家."

"誒!"大傻歡喜道:"我是大傻,不是傻子."

旁邊的女武士道:"公主殿下,帝國大使云夢澤世子還等著您一起賽馬呢,他已經在馬場等了挺久了."

甯焱公主道:"就讓那個垃圾等著,反正他也是一頭種/馬,如果他實在等得無聊,就讓他跟馬玩吧."

頓時,周圍所有女武士無語.

甯焱朝大傻道:"傻子,把我馬放下來啊!我這匹是母馬啊,被你這樣抬著看,你想干嘛啊?"

靠,你這母老虎葷話也是一套接一套啊.

不過,大傻壓根聽不懂,他甚至不知道母馬和公馬有什麼區別.

他放下了戰馬.

甯焱公主本來想要讓一個騎士下來,讓出一匹馬給大傻騎.但是看他這麼大的高個,估計戰馬也馱不動.

"大傻子,你在後面跟著跑."甯焱道.

大傻道:"誒,好!"

然後,甯焱公主調轉馬頭重新入城,朝著金氏別院奔馳而去.

這大尻公主一跑起來就有些停不下來,因為平時和別人賽馬慣了.

就這樣,她的千里馬跑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她麾下武士們的戰馬可沒有那麼神駿,一會兒功夫,幾十個武士就比他甩下好遠.

好在這是玄武大道,也不可能有什麼刺客.

足足跑瘋了好一會兒,甯焱公主才記起來,自己背後還跟著一個傻大個呢,他不知道被拋到哪里去了吧.

結果回頭一看.

大傻朝他咧嘴一笑.

就在她邊上,距離不到三尺.

甯焱公主頓時呆了.

這傻大個什麼身體啊?

不但力大無窮,而且還跑得這麼快?

知道你腿長,但這也太快了吧?

我這是千里馬啊?

這足足跑了好幾里路了啊,你竟然毫不費勁跟著,而且好像還能跑得更快的樣子?

………………

不久之後,甯焱公主和大傻就到了沈浪的金氏別院.

大傻興致勃勃地沖了進去.

"二傻,我來了,我來了!"

"這半年多我好想你啊!"

"師傅去辦事了,把我放在國都門口,我就來找你了."

"師傅說給我找了一個媳婦,讓我來相親?啥是相親啊?"

"二傻,二傻,二傻!"

大傻好興奮啊.

這半年多,他最想念的人就是二傻沈浪了.

現在終于要見到了,一邊沖進金氏別院,一邊大喊道.

結果,沈浪不在家.

只有嬌俏無雙的小冰在家,而且算半個女主人,人家現在也是個小貴婦呢.

她此時在給沈浪繡衣衫,這騷丫頭還不睡覺.

因為她正興奮著呢,完全不用睡的,晚上抱著姑爺一起睡.

她見到大傻先是一愕,然後白了一眼,絲毫沒有在意,更沒有他鄉遇故知的驚喜.

這丫頭就是一個小勢利眼,成為沈浪的女人後,她眼中只有沈浪和木蘭,連金木聰都不怎麼看在眼里,更何況是大傻.

在她看來,這大傻就是一個白吃白喝的傻大個.

也虧得姑爺富貴之後不嫌棄這些貧窮舊友,換成我小冰,早就當作不認識這種窮親戚了.

………………

萬年縣衙!

這位萬年縣令王啟科並不知道火燒聖廟的幕後指使就是沈浪,憑他的級別還不夠知道這樣的絕密.

事實上只有國君,蘇難和蘇劍亭知道.

而且,蘇氏家族絕對不會外泄.

國君心知肚明都不打算追究,你蘇氏家族往外透露不是丟人嗎?

又不能真的坐實沈浪的罪名,反而會讓人覺得沈浪好厲害,竟然憑借一己之力陰了蘇氏家族一次.

而且最關鍵這次火燒聖廟的始作俑者是甯焱公主,你難道還要去追究她嗎?

王啟科聽到沈浪竟然率領武士來劫獄.

他先是一驚,然後大喜.

沈浪你真是太囂張了啊,你以為這里是你的玄武城嗎?

這里是國都.

你竟敢來劫獄?

自尋死路啊.

玄武伯保不住你,廢物五王子也保不住你了.

王啟科朝著陳氏道:"我讓人給你們准備一輛馬車,你和你丈夫立刻出城去農田抓螞蟥."

陳氏起身,興致勃勃道:"不用去城外農田,這縣衙後面有一個池塘,那里就有很多螞蟥,我這就帶人去撈一碗."

縣令王啟科驚詫.

這個女人好毒啊,看來這個酷刑她早就想好了,甚至哪里有螞蟥她都瞧准了.

"去吧!"王啟科道.

陳氏拿起毛巾蹲下來擦拭,然後妖嬈地穿上衣衫,邁著婀娜的步伐出去池塘撈螞蟥了.

這個女人是在是太妖了.

王啟科覺得自己那麼厲害的身子骨都有些吃不消了.

本來昨夜那一場滴血認親他還覺得是沈浪搞鬼,現在看來余放舟之前被戴綠帽子的可能性就很大啊.

"再睡她十次,就立刻斷絕關系."

"要不,十五次!"

"要不,二十次?"

縣令王啟科換上官服,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厲聲喝道:"來人,集結所有兵馬?去迎戰劫獄匪徒."

"立刻去通報萬年千戶所,讓他們立刻派兵前來支援."

………………

沈浪其實就帶了幾十名武士.

而且,他還故意吩咐黎隼公公呆在轎子里面.

然後麾下的沈十三在外面叫囂.

"砰!"

一聲巨響!

萬年縣衙的大門猛地打開.

從里面沖出來了上百名衙役,和沈浪的幾十名武士對峙.

"唉!"

轎子之內的黎隼心中一聲歎息.

何必呢?

你直接讓我出去亮相,不久輕而易舉救出金木聰嗎?

非要玩這麼一出.

但沈浪這個人有機會要裝逼,沒有機會制造機會也要裝逼的啊.

關鍵他要害人啊!

他可不滿足救出金木聰,也不滿足只弄死余放舟夫妻,還想要趁機坑害王啟科啊.

萬年縣令王啟科穿著五品官服,威風八面地走了出來.

"沈浪,你這是要造反嗎?"

沈浪道:"王大人,請你立刻放掉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聰,否則後果自負."

"哈哈哈……"王啟科大笑道:"白日做夢,沈浪,你以為聖廟被燒之事引爆天下之後,金木聰這個案子就算了結了嗎?不可能!"

然後,他的目光朝著沈浪脖子傷口望來道:"今天在王宮的那三十鞭子好受嗎?今日早晨在王宮大門口,你那小丑一般的行徑,早就傳遍整個國都了.也就是蘇難侯爵仁慈,念在親眷的份上沒有和你計較,否則就不是三十鞭子的事情了,你早就被打死了!"

沈浪縮了索脖子,仿佛要隱藏脖子上的傷口.

然後,他仿佛色厲內荏道:"羌人焚燒我聖廟,天下讀書人無不憤慨.你依舊扣押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這是想要做什麼?昨天晚上案子已經清清楚楚了,是陳氏那個毒婦強汙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聰,滴血認清早已經真相大白,你依舊扣押金木聰,究竟何意?"

王啟科道:"沈浪你不要急,不要急.金木聰很快就要招供了,到時候就是鐵證如山,任由你多麼狡詐也翻不了案了.在國君的英明決策下,聖廟風波很快就會平息,到時候天下臣民依舊會對你金氏家族千夫所指,你以為事情就這麼簡單結束了嗎?做夢!"

沈浪寒聲道:"你究竟放不放人?"

萬年縣令王啟科道:"不放!"

沈浪厲聲道:"大膽王啟科,我這是奉國君的旨意來釋放金木聰的,你竟敢阻止?"

王啟科道:"國君的旨意?拿出來啊?"

沈浪氣勢弱了下來,仿佛啞口無言道:"沒有旨意,但是國君的意思我聽出來了,他就是想要放出金木聰."

"哈哈哈哈……"王啟科放聲大笑道:"沈浪,你好大的膽子啊,竟敢妄自揣測陛下的心意.你還真是活得不耐煩啊,你想要救人?有膽子你劫獄啊!"

沈浪大聲道:"王啟科,金木聰是無辜的,而且余放舟夫婦犯下了滔天大罪,你不要自誤."

王啟科真是覺得可笑.

余放舟夫婦犯下滔天大罪?

就憑一個小商人也配滔天大罪這個詞?

真是可笑啊!

王啟科面孔冰寒道:"沈浪,放人是不可能的,我再說一句,有膽子你劫獄吧!"

沈浪仿佛陷入了掙紮,然後猛地一咬牙道:"來人,跟我沖進去,把金木聰世子救出來!"

隨著他一聲令下.

身後的幾十名武士猛地拔出刀劍,朝著里面沖進去.

萬年縣令王啟科大喜.

動手了啊,沈浪終于動手了啊.

國君腳下,你沈浪竟然敢率領家族武士沖擊官府,形同謀反啊!

這下子天上地下,誰也救不了你了!

你等死吧!

然後,王啟科大聲下令吼道:"擋住他,擋住他!"

衙役當然是擋不住精銳武士的,哪怕人數多了一倍.

而王啟科也只是假裝抵擋.

一定要讓沈浪沖擊官府,劫獄徹底成為事實啊.

僅僅片刻後,上百名衙役就被擊敗放倒.

沈浪的幾十名武士輕而易舉地沖進了萬年縣衙.

這事成了!

王啟科狂喜.

沈浪死定了,死定了!

然後他大聲狂呼:"來人,來人,去千戶所,去兵馬司,去樞密院,沈浪造反了!玄武伯爵府造反了!"

他興奮得渾身發抖.

頓時,十幾名武士騎著快馬,到處去報信.

而大宦官黎隼坐在轎子之內,被抬進了萬年縣衙.

他幾乎是捂著臉看著這一切的.

太沒有底線了,太沒有底線了啊.

你沈浪好歹也是和國君談笑風生的人,這一到下面做事就這麼沒有底線.

還有萬年縣令王啟科.

你信息太不對稱了,你知道沈浪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嗎?

你知道今天早上沈浪做了什麼嗎?

你要是知道,一定會嚇尿了褲子.

可惜王啟科真的不知道,他就聽說今天早上沈浪在王宮面前小丑一般表演,結果被抽了三十鞭,打了個半死.

…………

沈浪直接帶著幾十名武士,沖入縣衙大牢之內將金木聰救了出來.

他沖進去的時候,金木聰還在呼呼大睡.

驚醒之後,他發現姐夫竟然來劫獄,頓時幾乎嚇尿了.

"姐夫,你這是劫獄?千萬不要啊,千萬不要!"

"我呆在牢里面沒什麼的,他們不敢殺我的,最多是受一些罪.你若是劫獄那就是造反啊."

"我可以出事,姐夫你一定不能出事啊.金氏家族可以沒有我,但不能沒有你!"

"姐夫,你對我的關心我記住了,有你這樣的家人我這輩子都值了,我不出去,我就呆在牢里面,你趕緊走,千萬不要劫獄."

沈浪不由得一愕.

誰說肥宅傻的?

他明明很懂事啊!

沈浪一揮手道:"將世子救走."

然後,沈十三和家族武士上前,直接就要將金木聰抬出來.

"我不走,我不走!"

"姐夫,你不要劫獄啊,你不要劫獄啊!"

肥宅拼命抱著大牢的鐵柱,硬是不走.

結果,活生生被沈十三等人抬走了.

………………

等到沈浪等人沖出大牢,來到外面院子的時候,已經密密麻麻麻站滿臉軍隊.

周圍一個千戶所傾巢而出.

整整上千人,將整個院子包圍得水泄不通,將沈浪的幾十名武士包圍得水泄不通.

沈浪好興奮啊!

王啟科終于將周圍的官兵都搬來了,終于有一個大場面了.

此時,余放舟和妻子陳氏沖了出來,指著沈浪尖聲道:"縣令大人,沈浪劫獄,沈浪劫獄!"

陳氏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滿了無限的怨毒.

昨天晚上就是這個小白臉,給她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羞辱.

而余放舟的目光,更是仿佛要吃人一般的興奮.

他是一個官迷啊,當然知道劫獄的嚴重性.

更何況這是國都,沈浪帶著玄武伯爵府的私軍來劫獄,這完全是造反啊!

沈浪死定了!

哈哈哈哈!

到現在余放舟都不知道為何昨夜的滴血認親會出錯,但肯定是沈浪這個孽畜所為.

如今這個畜生終于要倒黴了,上天有眼啊.

事實上余放舟也非常奇怪,沈浪應該很聰明的啊,怎麼會做出劫獄之事啊?

沈浪目光朝著余放舟妻子陳氏手中望去一眼.

這女人手中拿了一個碗,碗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螞蟥,足足有幾百條在蠕動,看上去好惡心啊.

沈浪是有密集恐懼症的,最害怕螞蟥這些軟體動物了.

然後,湧起的是無比的憤怒.

好毒的毒婦啊,這些螞蟥顯然是要給金木聰喂下的.

這是要屈打成招,這是要對金木聰動刑啊,而且表面看不出傷痕.

更可怕的是被喂下這些螞蟥後,就算用灌下鹽水殺死這些螞蟥,但是也殺不死里面的血吸蟲.

在這個世界,沈浪可找不到消滅血吸蟲的藥.

到時候就連沈浪這個婦科聖手,也救不活金木聰啊.

肥宅那麼乖巧,你竟然想要害死他?

沈浪望著王啟科,寒聲道:"王大人,我奉國君的命令來帶走金木聰,你這是要抗旨嗎?"

"哈哈哈……"萬年縣令王啟科道:"沈浪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敢說這是國君的旨意?聖旨呢?你拿出來啊,拿出來啊……"

當然沒有聖旨了!

王啟科厲聲道:"玄武伯爵府贅婿沈浪,假傳聖旨,犯了欺君之罪.帶領金氏家族私軍,攻打萬年縣衙,劫獄搶人,形同謀反,給我拿下!如有違抗,格殺勿論!"

"是!"

萬年千戶所的上千名士兵齊聲大喝.

然後,猛地拔出刀劍,彎弓搭箭瞄准沈浪等幾十名武士.

沈浪厲聲道:"王啟科,你真要抗旨嗎?"

萬年縣令王啟科獰笑道:"動手!"

頓時,幾百上千名士兵沖了上來.

此時,轎子里面的大宦官黎隼咳嗽一聲.

現在我可以出來了吧?

沈浪你這氣氛應該鋪墊到位了吧,你要坑人現在也差不多火候了啊.

我今天可是剛挨過板子,屁股都開花了,真是坐不住了啊.

他緩緩地從轎子里面走了出來.

朗聲道:"國君口諭,金木聰一案子虛烏有,命令萬年縣立刻將其無罪釋放!"

"國君口譯,商人余放舟喪心病狂,私自販賣《東離豔史》,誅殺全族!"

頓時,王啟科整個人仿佛雷擊一般.

不敢置信望著黎隼.

他當然是認識這位大宦官的,國君的心腹大太監啊.

原來,真的有國君口諭啊,真的有啊!

這,這怎麼可能啊?

而余放舟更是徹底失去了所有反應.

《東離豔史》,我什麼時候賣過這本書了啊?

我去年是賣過《東離記》這本書,而且差點讓我破產走投無路,如果不是金木聰的這本《斗破蒼穹之風月無邊》,我余家已經徹底完蛋了.

可是我哪有膽子賣《東離豔史》啊?我不要命了嗎?

那里面可都是肉文,而且寫的都是大炎帝國的皇後,皇太後啊.

這本書真的是誰碰誰死的啊!

余放舟頓時跪下來淒呼.

"冤枉,冤枉啊!"

"這肯定是栽贓陷害啊,這是陷害啊,王大人你去查清楚啊."

而他的妻子陳氏指著沈浪,道:"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們家."

他朝著王啟科道:"王大人,一定是沈浪把《東離豔史》放進我們家書坊的,一定是他栽贓陷害我們,您要為奴家討回公道啊!"

沈浪上前,朝著沈十三道:"按住余放舟這對夫婦."

沈十三和幾個武士上前,猛地將余放舟夫婦按著跪在地上.

沈浪拿過這碗螞蟥道:"這是什麼啊?胖乎乎的蠻可愛的啊,應該很有營養吧."

刹那間.

余放舟的妻子陳氏嚇得魂飛魄散.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沈浪道:"金木聰你要記住,見到可憐之人,稍稍同情可以,改變命運這種事情不要輕易去做,明白嗎?"

陳氏跪在地上,拼命磕頭道:"沈公子,我錯了,我錯了!我願意檢舉揭發,我余放舟讓我陷害金木聰的,是他給金木聰灌下了情藥,然後讓我強行玷汙了他,都是他逼我做的."

"我還要揭發,萬年縣令王啟科是知情者,他也是幫凶,他是陷害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聰的幫凶.我要告狀,我要告狀,萬年縣令王啟科強爆了我,兩次,整整兩次."

陳氏瘋狂地攀咬.

沈浪淡淡道:"我已經不在乎真相了,也沒有人在乎真相,十三,掰開她的嘴!"

沈十三上前,掰開了陳氏的嘴巴.

她咬得太緊,完全掰不開.

沈十三直接卸掉了她的下巴骨.

"陳氏,這碗吸血蟥你是准備用來害金木聰的吧?現在你自己享用吧!"沈浪直接將半碗的可怕東西活生生喂進了她的嘴巴里面.

"啊……啊……啊……"陳氏發出無比恐懼淒厲慘嚎.

自作自受,求仁得仁!

旁邊的余放舟渾身顫抖,望著沈浪顫抖道:"無毒不丈夫,無毒不丈夫,我不後悔,我不後悔……啊……"

沈浪將另外半碗的可怕東西,灌入了余放舟的肚子之內.

旁邊的萬年縣令王啟科,頓時癱倒在地,渾身戰栗.

………………

注:第三更送上,凌晨四點就寫完了,好高興啊,嗚嗚嗚!今天三更一萬九千多!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小糕的眼淚都要求干了!

上篇:第211章:浪爺才華折服國君!大傻來了(2更)    下篇:第213章:天譴!大傻的媳婦!(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