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17章:浪爺羌國殺王子,好毒!(2更)   
  
第217章:浪爺羌國殺王子,好毒!(2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沈公子,你說我給羌王陛下戴綠帽子,可有證據?"

"如果沒有證據的話,那就是羞辱羌王陛下,羞辱幾位王妃的名譽."

"你就要接受天刑,你就要被無數禿鷲你啄肉而死."

道士左伯玉此時也失去了仙風道骨的姿態,變得咄咄逼人.

生死存亡的關頭,也就不必裝腔作勢了.

是啊?

什麼通過X光眼還能看到出軌?

這也太神奇了吧,關鍵這道士又不是女人,不能看到肚子里面有蝌蚪在游.

當然沈浪的X光也遠沒有那麼牛逼,看不到小蝌蚪.

沈浪之所以這麼斷定,是因為道士左伯玉貼身穿著一件絲綢內衣,上面繡著金絲.

甚至這個也不能證明什麼.

最關鍵的是絲綢內衣上還繡著一行詩: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

落款是:雁!

而羌王有一個妃子,剛好名叫洛雁.

這里面沒有奸情都有鬼了.

沈浪甚至可以斷定,羌王在劫掠西域的時候,這個左伯玉就趁虛而入,搞上了羌王的妃子洛雁.

羌王雖然勇猛無比,但此人野獸一般,帶給女人只有無邊無盡的痛苦.

而這道士左伯玉仙風道骨,而且肯定溫柔體貼.

所以兩人戀奸情熱,這女子就為他繡了一件絲綢內衣,而且逼著他穿上.

道士左伯玉覺得這衣衫是穿在內里的,隔著好幾層衣衫,而且他有一個人獨居,絕對不可能被發現,所以也就大膽地穿著.

但誰曾想到,沈浪會X光透視呢?

而且這個世界的豪門就要就喜歡用金線紡繡,所以在X光下看得尤為清楚.

"羌王陛下,沈浪拿不出證據,他玷汙我的名聲不要緊,但玷汙您和眾多王妃的名聲,就罪無可赦了."左伯玉寒聲道.

羌王盯著沈浪,一字一句道:"沈浪,這件事情你若拿不出證據,就不要怪我不遵守雪隱神女的約定,我就只能天刑懲罰你,會死得極度之慘."

沈浪淡淡道:"羌王,您扒下這道士的衣衫就知道了."

這話一出,道士左伯玉盡管心理素質超強也忍不住嚇了一跳,臉色一變.

這……這怎麼可能?

難道沈浪真的發現了什麼?

這絕對不可能.

洛雁送我的絲綢小衣我是貼身穿的,任何時候都沒有脫下來.哪怕睡覺的時候,外面也罩著幾層衣衫,而且從不換下.

沒錯,從不換下.

因為天氣太冷了,羌國的許多人長年累月不洗澡,不換衣衫的.

就這衛生環境,能不爆發疫情嗎?

整個羌國唯一能夠天天沐浴的,也大概只有王族中人了.

"胡言亂語,成何體統."道士左伯玉寒聲道:"我乃修道之人,難道就任由你這樣羞辱嗎?讓我解下衣衫,真是荒謬."

然而,羌王是多疑的,他寒聲道:"道長,請解下你的衣衫."

左伯玉急道:"大王,這沈浪完全是在胡言亂語,您不要相信."

羌王道:"解下衣衫."

他親自上前,按住左伯玉的肩膀,抓住領子,猛地往下一撕.

嘶啦!

左伯玉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衣衫被撕扯下來,露出了里面的絲綢小衣.

露出了熟悉的字跡.

羌王臉色劇變.

直接將左伯玉身上的絲綢小衣撕扯下來.

上面繡著一行詩: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

落款是:雁.

盡管羌王沒什麼文化,但也看得出來這是一句情詩啊.

頓時,他的目光充滿了絕對的殺氣,一字一句道:"左伯玉,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沈浪心中又得意,又歎息.

你們還真是戀奸情熱啊,在這種場合下還要穿著情人繡的小衣慰藉相思.

然而沈浪不知道的是,偷/情的人最喜歡這種調調,越是危險,越是刺激.

辦公室危險不危險?

人來人往的.

而那些看起來精明強干的大人物,有些時候甚至就在辦公室里面亂搞.

難道他們就不怕被發現嗎?

怕!但是忍不住,因為太刺激了.

左伯玉臉色一陣變化.

然後,他顫抖跪了下來,哭泣道:"事到如今,我也不隱瞞大王了,我和洛雁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妹啊.之所以來大王身邊服務,完全是因為她,我之所以嘔心瀝血救小王子,也是因為她,小王子是我的親外甥啊."

我日!

沈浪驚愕,你還有這一手?

不過,你以為羌王會信?這個荒謬的解釋,虧得你想出來?

把我們都當成三歲小兒嗎?

羌王果然不信,直接寒聲道:"讓洛雁過來."

片刻後,一個嫵媚柔美的女子款款走了進來.

此女,就是羌王的妃子洛雁,果然長得很美,只不過這麼嬌弱的身體,是如何扛得住羌王的蹂躪的?只怕是痛不欲生吧.

她見到跪在地上的左伯玉,還有羌王手中的絲綢小衣後,頓時俏臉一變.

"哥哥,我們的事情被大王知道了嗎?"

沈浪頭皮發麻,又來了一個演技派高手啊.

你倆是兄妹?

說給鬼聽啊.

但沈浪仔細看了一下.

真是見鬼了,這兩人還真有些像啊,面孔不是很像,但臉骨很像啊.

肯定是表兄妹,或者堂兄妹.

隱元會在天下四處布局,將女子嫁給羌王為妃,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沈浪得到的資料,這個洛雁是羌王劫掠楚國的時候,搶到了一個美人兒.

那很可能就是隱元會做的局.

如今再讓左伯玉過來,就是收這個局.

羌王也發現了,平時沒怎麼發現,但是讓洛雁和左伯玉在一起的時候,確實發現輪廓有些相似啊.

羌王妃子洛雁淒淒切切哭道:"幾年之前,奴家被大王看中,就來到了羌國.我家父母和兄長到處尋我,找了好幾年,終于找到了我.但是又不敢相認,因為當時我到大王身邊的時候,說自己已經沒有家人了.兄長為了保護我,也仰慕大王威嚴,所以就留在您的身邊嘔心瀝血,然而聖明不過大王,沒有想到您還是發現了."

"奴家不敢和兄長相認,但是就給他繡一件衣衫,這難道也有錯嗎?"

牛逼,好演技.

沈浪頓時歎為觀止,這演技起碼給九十分.

若不是他心中有定論,只怕也信了.

沈浪道:"面骨輪廓相似,也有可能是表兄妹,也有可能是堂兄妹的.況且這是一首情詩."

羌王妃子洛雁目光朝沈浪望來,閃過一絲惡毒道:"誰說這是情詩了?這明明是我思念家人的詩句,我明明有家人,但是卻不能相認,也不能回到父母身邊,因為我已經有了新家,有了所愛的大王,有了孩子.我回不去了,只能死了之後,再和父母相聚."

厲害!

這個解釋,也完全是說得通的.只能說漢字太博大精深了,一首詩怎麼解釋都可以.

可以說是男女之情,也可以說是親人之情.

接著,羌王妃子洛雁目光含淚,無比恥辱道:"大王,臣妾還有一個辦法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

然後這個女人猛地掀開自己的裙子,褪下自己的綢褲.

好惡毒的女人啊!

她就憑著這一個動作,想要害死沈浪.

因為沈浪和羌王站在一邊,左伯玉跪在地上.

這個女人當著沈浪的面,露出自己的大腿和屁股.

羌王是一個非常霸道的男人,擁有很強的獨占欲.他的女人如果被別的男人看到屁股那還得了,這也相當于半頂綠帽啊.

但沈浪反應更快,還沒有等到她掀開裙子,他就直接背過身去了,什麼都沒有看到.

所以,這個女人的歹毒沒有得逞.

羌王不需要看,他知道洛雁大腿內側有胎記,三顆紅痣,他愛不釋嘴.

"這是臣妾的獨有胎記,我兄長腿上也有,只不過在左邊."洛雁道.

然後,道士左伯玉充滿屈辱和悲歎地解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了右邊大腿內側的三顆痣,形狀和洛雁幾乎一模一樣,也是紅色的.

沈浪直接斷定,這是做出來的,絕對是假的.

那三顆根本就不是痣,這種小血瘤輕而易舉可以做出來.

但是,羌王不懂啊,他覺得這就是天生的.

他覺得兩個人有一模一樣的胎記,那肯定是親兄妹無疑了.

當然,羌國人的私生活超級亂.

所以就算是親兄妹,也不能證明是清白的.

但至少,左伯玉穿著洛雁繡的絲綢小衣是比較正常的,不能證明兩人有奸/情.

但是,羌王心中還是無法釋懷.

他已經有心結了.

現在局面陷入了兩難,不能證明洛雁和左伯玉有奸情,也不能徹底證明二人就是清白的.

忽然,洛雁寒聲道:"沈浪公子,我兄長穿著我繡的絲綢小衣,你是如何知道的?"

沈浪道:"當然是有人給我通風報信啊,你以為你們之間的丑事就沒有人發現嗎?"

洛雁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再問你,蘇難派信使傳書,說我羌國時辰焚燒越國神廟導致被殺,都是你的陰謀,是真是假?"

這個女人要反咬沈浪了,想要將他置于死地了.

沈浪道:"對,是真的."

洛雁道:"大王,此人已經認了!他竟敢謀害我羌國使臣,請大王將他碎尸萬段."

羌王腦子依舊充滿了惱怒,卻又無處發泄,此時聽到洛雁的話後,立刻勾起了之前的疑問.

一開始他就是問沈浪這個問題,沈浪回答一切都是他的陰謀,羌國使臣是他害死的.

所以,羌王暴怒要殺沈浪的屬下沈十三和黃鳳.

結果被沈浪送重禮挽回了.

畢竟,羌王貪婪.

現在,這個話題再一次被勾起來.

羌王冷道:"沈浪,你謀害我羌國使臣?找死嗎?為什麼?你如果不能給我一個解釋,那就不要想要活著走出去了."

沈浪心中破口大罵.

這個羌王真是善變啊,完全沒有底線的.

剛剛說過的話,立刻就會反口,翻臉比狗還快.

所以有人說收下羌王豈不是更好?

不可能的,這種反複無常的惡狼是無法收服的.

弄死他,才是唯一的選擇.

沈浪道:"大王,我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要弄死蘇氏家族,然後取而代之!壟斷羌國和越國的所有外交."

羌王目光一縮,這個理由他能夠接受.

不過,我和蘇氏合作得這麼愉快,為何要換?

沈浪道:"大王,蘇氏每年能給您的,我金氏也能給!不僅如此,我金氏家族還能給得更多,每年十萬金幣,夠不夠?"

這話一處,羌王目光一亮.

蘇氏家族和羌國每年的貿易讓利,也就是四五萬金幣.只有需要求羌王辦事的時候,才會一下子給很多,比如這次要借羌王之手弄死沈浪.

而沈浪直接說願意給十萬金幣,每年十萬金幣.

沈浪道:"不僅如此,一旦需要羌王幫忙的話,我們出手只會比蘇氏更大方!"

羌王冷笑道:"我憑什麼相信?你金氏家族我了解的不多,但是比蘇氏家族窮多了."

沈浪道:"大傻,抬進來!"

大傻又抬進來一只箱子.

沈浪打開箱子,而且對著窗戶的太陽光方向打開.

頓時,一陣明晃晃的光芒,幾乎亮瞎人眼.

一面巨大的鏡子,足足三米高,一米寬.

沈浪道:"大王,您應該知道這新鏡子吧."

當然知道,這新的玻璃鏡已經風靡整個東方了.

西域諸國為了得到這些鏡子,無數的商人紛湧而至,請求和天道會合作.

天道會一下子就奪回了部分東西貿易的戰略主動權.

只不過現在每一面鏡子都在拍賣會出售,完全是天價.

而且至今為止,拍賣的最大鏡子,也沒有超過六尺.

眼前這面鏡子,比拍賣會上最大的那一面鏡子還要大.

羌王妃子洛雁盡管對沈浪充滿了怨毒,但也是女人,見到這麼一面巨大的鏡子,也不由得一顫.

沈浪道:"大王,這鏡子便是我金氏家族所制造,現在您相信我們有取代蘇氏家族的能力了吧."

羌王望著鏡子,露出一絲貪婪目光.

直接下令道:"將鏡子收下,將沈浪扣押下來,逼迫金氏家族每年進貢一千面鏡子給我."

這就是羌王的面目.

極度自私,極度貪婪,只有自己是人,別人統統都是豬狗不如.

這樣的人,一定要想辦法害死.

但起碼沈浪陷害羌國使臣焚燒聖廟一事,就算是過去了.

洛雁心中惋惜.

可惜啊,又讓沈浪躲了過去,沒能殺掉他.

緊接著羌王的目光再一次落在左伯玉身上.

他有些相信左伯玉和洛雁是兄妹,但卻不完全相信這兩人的清白.

是將這個道士趕走?

還是殺了?

還是不要殺了,畢竟他的醫術非常高明,萬一以後他某個地方再得了難言之隱的疾病,也可以讓他出手救治.

還是趕走吧,不要讓他在洛雁的身邊出現.

左伯玉很顯然看出了羌王的意思,立刻跪下來顫抖道:"大王,您趕走我不要緊,但萬一王族之中再有人得了天花該怎麼辦啊?到時候誰來救治他們啊?"

這道士很奸猾,口口聲聲王族得了天花該怎麼辦?

羌國的百姓,他是不會去救治的,因為他知道治不好.

王族的血脈比較強悍,免疫力也強,衛生條件也好,扛過天花發作不死的概率要高一些.

沈浪道:"我來治!"

他本來就是要來拯救羌國,成為羌國救世主,徹底消滅天花疫情的.

只要這樣,他才能借機謀殺羌王.

道士左伯玉寒聲道:"整個天下,就只有我能治愈天花?憑什麼讓大王相信你嫩能治?大王啊,為了王族的安危,為了您的安危,請您留下我吧."

而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響起了一陣驚恐的聲音.

"大王,不好了,三王子阿魯罕出痘,感染天花了."

緊接著,又一個人跪在外面喊道:"大王,不好了,公主也發痘,得天花了."

這話一出.

羌王阿魯岡面色劇變.

他的兩個小兒子得了天花剛剛治愈,如今又有兩個感染上了.

第三子阿魯罕,長得最像他,是他最疼愛的兒子啊.

公主阿魯娜娜就不用說了,完全是他的掌上明珠.

如果失去了第三子和女兒,那對羌王完全是錐心之痛啊.

左伯玉道:"大王,這沈浪不是口口聲聲說自己能夠治愈天花嗎?那就讓他證明給您看!三王子阿魯罕交給我來治,公主殿下由沈浪來治.我有神藥,能夠讓三王子的天花一夜之間痊愈,但這神藥僅僅只剩下一副了."

好深的套路啊!

頓時沈浪懂了.

這左伯玉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卑鄙.

本來他還猜測,所謂治好羌國小王子只是給他喂下麻醉藥物,讓他昏睡過去,然後靠自己體質扛過天花而自愈.

沒有想到,這小王子的天花索性就是假的.

完全是他和洛雁合謀偽造出來的水痘.

僅僅只是皮膚之毒,精心制造出天花的症狀而已.

所以,左伯玉才能藥到病除,變成神醫了.

而且他已經說了,這神藥難得,只能救王族,至于平民就管不了了.

這麼深的套路,羌王當然上當了,留著左伯玉,就好像多了一條命啊.

如今天花肆虐,除了太子阿魯太之外,誰都有感染危險啊.

因為太子阿魯太小時候得過天花痊愈了,所以現在臉上有麻子.

現在左伯玉和洛雁的陰謀已經非常明白了.

所謂羌國三王子阿魯罕得天花是假的,也是左伯玉偽造出來的皮膚之毒,只是症狀看上去和天花一模一樣而已.

但……公主阿魯娜娜的天花,卻是真的.

有人處心積慮讓她感染上,很顯然她的歸來,擋住了某些人的路.

現在左伯玉讓沈浪去治阿魯娜娜公主,他自己去治三王子阿魯罕.

結果當然很明了.

明日三王子阿魯罕就會"痊愈",而阿魯娜娜公主起碼要等很久才能渡過這一劫難,甚至有很大概率死掉.

此時大傻在後面忽然道:"二傻,快救我媳婦,快救我媳婦."

然後,他猛地轉身跑了出去.

………………

王宮之外,已經建成了兩間隔離房,不久之前剛剛建成的,因為當時兩個小王子"感染"了天花.

徹底封閉的隔離間,每一塊木板都幾乎嚴絲合縫,連窗戶都沒有.

因為病人不能見風.

羌國三王子阿魯罕,躺在左邊的隔離房內,阿魯娜娜公主躺在右邊的隔離間,中間只有一堵牆.

阿魯娜娜的臉上,果然已經有天花的痘群了.

就是這幾個小時內冒出來的,沈浪一眼就能認出,這就是天花.

她被人陷害了.

"快出去,快出去……"

阿魯娜娜見到大傻,立刻大聲吼道.

相親時她看不上大傻,但是心中還是親近的,這畢竟是她的師弟.

而且,這大傻一點都不討厭,不像某些小白臉.

大傻直接沖到阿魯娜娜面前,抓住她的手道:"媳婦你不要怕,你不要怕,二傻很厲害的,一定能救你的."

"你瘋了?"阿魯娜娜真是呆了.

她被發現感染了天花之後,所有人都避之如同蛇蠍,包括她的母親和父親.

而大傻非但不害怕,反而還握住她的手.

這天花傳染性可是很強啊,唾沫和呼吸都能傳染,更別說直接身體接觸了.

"媳婦,你別怕,你別怕……"大傻一邊哭,一邊道.

頓時間,阿魯娜娜的內心真是有點顫抖了,感覺到無比的溫暖.

她非常要強,覺得自己無所不能,根本就不需要男人.

看看師傅,她需要男人嗎?不需要.

那我魯魯也不需要.

但是當她發現自己得了天花的時候,真是充滿了惶恐.

她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勇敢.

她也怕死,而且當所有人都遠離她的時候,她更是感覺到孤獨無助.

此時,大傻出現在她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

她頓時覺得大傻好高大.

自己瞬間安全了下來.

實際上,大傻是不會被傳染的,因為沈浪早就給他種過牛痘了.

…………

隔離間之外.

道士左伯玉道:"沈浪,我治三王子阿魯罕,你治公主阿魯娜娜."

"大王,我願意立下軍令狀!若明日一早,我能治好三王子阿魯罕,請您讓我留下來,保護王族."左伯玉道:"若明日我不能治好三王子阿魯罕,您就將我千刀萬剮,碎尸萬段!"

羌王道:"你確定要這樣."

左伯玉道:"我願立軍令狀."

然後他咬破手指,寫下了軍令狀.

然後,左伯玉又道:"若我明日治好了阿魯罕王子,那就證明沈浪沒有必要留下了,請大王將他除之!"

說罷,道士左伯玉一臉慷慨,勇敢地步入了三王子阿魯罕的房間內.

所有人露出了敬佩的目光.

但沈浪卻沒有進阿魯娜娜公主的隔離間.

羌王道:"沈浪,你不是說會治天花嗎?為何還不去為娜娜治療?"

沈浪道:"天色已經晚了,不是良辰吉日,明日再治."

這話一出,左伯玉放聲大笑道:"大王您聽,這沈浪根本就不會治療天花,他連公主的房間都不敢進去.您等著吧,明日一早我就為您治好三王子阿魯罕,到時候請您殺了沈浪此賊."

羌王指著沈浪道:"我給過你機會了,若左伯玉一夜之間治好了阿魯罕,明天我就殺你!"

然後,羌王離去.

他的妃子洛雁望著沈浪低聲道:"沈浪,明日你死定了!"

沈浪沒有說話,只是吩咐道:"黃鳳,你是女人比較方便,進入阿魯娜娜公主房間照料."

黃鳳一愕道:"是!"

沈浪又低聲道:"夜里冷,記得升火盆!"

然後,他無聲無息說了一段話,完全是口型,只有黃鳳一人看到而已.

黃鳳低聲道:"是!"

…………

三王子阿魯罕的隔離房內,房門緊閉.

他已經被麻醉散藥倒了,整個人會昏睡到明日,什麼都不會知道.

道士左伯玉拿出了自己的所謂神藥,其實就是藥膏,塗抹在三王子的痘群上.

這壓根就不是什麼天花.

而是精心偽造出來的皮疹而已,用的是一種植物和毒蟲的混合汁液.

如今整個羌國都在鬧天花,而且這皮疹痘子和天花症狀幾乎一模一樣.

所有人看到了,都以為是天花.

這就是左伯玉神醫的秘密啊.

果然,他准備的藥膏抹在三王子的水痘群上.

僅僅兩個時辰後!

阿魯罕臉上,身上的水痘群就漸漸消了下去.

明日一早就會全部消失.

到時候,他左伯玉就會上演一夜之間治愈天花的神跡了.

到那個時候,羌王就算有心結,也只能把他留在身邊,因為能夠保王族之命啊.

至于阿魯娜娜公主那邊的真天花,就用神藥就剩下一副,需要時間來配做推脫好了.

"哈哈,沈浪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明日一早,三王子阿魯罕痊愈,我創造奇跡,沈浪你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這個隔離間真是憋悶難受啊.

但左伯玉是不准備離開的,一直守到天亮,免得出現什麼意外.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一個女子聲音響起,是洛雁的心腹侍女.

"左爺,沈浪忽然連夜求見大王,怕是有什麼陰謀,您趕緊過去看看."

左伯玉道:"洛雁為何不去?"

那個女子道:"大王剛剛寵幸過主人,她……她動彈不得!"

左伯玉心中憤怒,看了一眼三王子,此時他臉上水痘群已經差不多全部褪了.

應該無事了.

然後,他離開了隔離間,朝著外面守護的幾個武士道:"你們守住三王子,任何人不得靠近這個隔離間十尺之內."

"是!"

幾十名武士道,拔出刀劍,把守隔離房周圍.

毫不懈怠.

道士左伯玉,匆匆朝著王宮走去.

沈浪,你又想要用什麼招式害我?

沒用的,你不要再掙紮了.

明日一早,三王子阿魯罕就會痊愈,我就成為了治療天花的神人,而你沈浪就死定了.

然而,左伯玉剛剛離去不久.

從隔壁房間探過來一個非常細小的管子,里面源源不斷冒出了一氧化碳.

于是!

這個三王子阿魯罕在昏睡中,不知不覺死去!

………………

注:第二更送上,因為要將劇情字數太多了所以那麼晚發布,抱歉啊!我接著熬夜寫第三更,大概又要通宵了,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嗚嗚!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真真拜托了.

上篇:第216章:浪爺高明又狠毒!羌王戴綠帽(1更)    下篇:第218章:敵爆死!羌王慘了!浪爺爽了(3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